【008】凶猛,不就是厉害的意思吗!/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乔安此时突然笑了起来。

“好吧,你们两个的关系果然就像传闻中的一样,比银行的保险柜还牢固!我算是见识到什么叫长情了。”

“我也总算见识到什么走投无路,狗急跳墙了。”

明乔安尴尬笑了笑,她现在的确可以用这两个词来形容。

不过,她刚刚那么做纯属就是一时兴起,想要试试陆景言跟许格亦的感情罢了。

其实最主要是想要知道陆景言是不是真的是说一不二。

说不帮她,就不帮她!

“景言,介不介意聊几句。”

明乔安想要说的话,很多都是不方便在小孩子面前说。

这点陆景言也明白,他看了眼许格亦,给了个让许格亦放心的眼神后,便跟明乔安一起走出病房。

他们两人一出去,许格亦的视线也追随着过去。

“妈咪…你这样看着粑粑,是对粑粑不放心吗?”

“你这孩子,你怎么懂这么多呢!”

小酒听着,瘪着小嘴…委屈起来。“我懂这么多,小染也还是离开我了。”

许格亦突然觉得,不能用开导小孩子那样哄小酒,而是需要像对付一些被爱情冲昏头脑的人,骂醒他!

“陆寻小盆友,你何必为了一朵花,放弃整个花园呢?”

“小染不是花,小染是我吕盆友。”

“吕盆友就是花阿,你看妈咪跟你粑粑,一开始妈咪就是粑粑的吕朋友,然后粑粑为了妈咪这朵花,放弃了整个花园,把变成你们的妈咪。”

欸,怎么听起来不像是劝小酒放弃小染呢。

小酒似懂非懂的眨巴着双眼:“可是妈咪,我看不出来你是一朵花,刚刚那个阿姨穿的倒像是一朵花。”

许格亦:“……”

哇擦,这像是发高烧的小孩吗!

病房外不远处的走廊里,明乔安双手环宇胸前,她先是叹了口气。

然后才慢慢开口:“刚刚的事,对不起…不过,这也证明了,你说不帮我,那肯定也不会帮我。”

“没什么重要的事,我要进去陪我老婆孩子了。”

“我们合作四年了,你连听我说这些话,都不愿意听。陆景言…你是有多怕我会爱上你?”

明乔安心里很清楚,就算自己再完美,再优秀。

陆景言也不会对她有半点喜欢,所以她在发现自己心里有那么一丝喜欢陆景言的时候,将这份萌芽封印。

“我对人对事,向来如此。”他的女人只有许格亦,自然心里,眼里也就只有许格亦,谁爱他,他早就不在乎了。

“好阿,那我就以合伙人的身份跟你谈律师所的事。”

“谈事情之前,你先把资金补上,不然…就算是南晖出面,我对你所做的事,也不会客气的。”

“我动律师所的钱,你一开始就知道,我这算是私自动用吗?”明乔安被逼急,吼了起来。

她前前后后在过去一年里,几乎每隔3个月就动用律师所的钱,她就不信,陆景言会不知道!

“这里是医院,请你保持安静。”

语闭,陆景言往小酒病房走去。

明乔安气得拿出包里的烟放在嘴边,刚准备点燃的时候,才意识到这里是医院,烦躁的将烟跟打火机丢进包里。

……

陆景言进来的时候,许格亦一脸不悦的看着他。

“跟你的花聊什么久阿?”

“花?什么花?”

“粑粑,妈咪这是吃醋了。”小酒不以为意的说着。

陆景言听着扑哧笑了起来。

“小酒,你这状态…我很怀疑你昨晚半夜是故意想要分开粑粑跟妈咪?”

小酒瞥了一眼过去:“粑粑,你身为一名律师,这样诬陷自己儿子,爷爷知道吗?”

小酒虽然怕陆景言,可是每次他在受到陆景言‘威胁or陷害’的时候,他肯定把陆邵海搬出来。

陆景言:“……”

心想,你爷爷要是知道你读幼儿园就有什么小染了,绝对会跟你上教育课。

陆景言摸了摸小酒的额头:“看来是退烧了,没事的话,今天下午应该可以出院。”

这时,小酒突然唉声叹气。

“粑粑…你这么厉害,可不可以帮我把小染找出来。”

“粑粑一点都不厉害。”陆景言没好气的回着。

小酒不解的看着许格亦:“妈咪…你跟粑粑谁在说谎呢。”

“说什么谎?”

“你上次吃早餐的时候,说粑粑很凶猛,那不就是厉害的意思吗?现在…粑粑说他一点都不厉害,那你们两个其中有个肯定在说谎。”

许格亦:“……”

陆景言:“……”

许格亦嗬,嗬,咳着。脸红看了看陆景言,呵呵给了个傻笑。

陆景言突然忍不住,伸出打掌捏了捏许格亦的小脸,然后扣住她的后脑勺,缓缓按向自己。

低声问:“我有多凶猛阿?”

许格亦听着脸更红了,也是用只有连个人听得到的声量:“小酒在呢!”

陆景言微微侧过脸看着小酒,这小家伙正捂着双眼呢。

小家伙见没什么动静,偷偷将肉肉的小手张开,睁开眼睛看过去。

“粑粑,妈咪…我已经捂着眼睛了,你们可以玩亲亲的游戏了。”

许格亦:“……”

她有种觉得,是不是认错孩子了,今天话特别多的会不会是小圆,不是小酒呀!囧!

陆景言倒是被小酒的举动跟天真的话逗笑了。

*

下午的时候,医生来给小酒做检查。

虽然小酒退烧了,但是还是有些喘。所以…医生还没让小酒出院。

这儿童医院的病房也是一个床位,小酒住的这个病房也算的是是好的病房了,毕竟陆景言在当初许格亦生下他们的时候,就给他们买了保险。

这生病什么的,可以全额报销。

所以,说句不好听的,就算小酒住一星期,他们都不担心医药费的事。

这会,陆景言那一米八多的身高也躺在估计只有一米七的沙发上小憩。

小酒则是在看电视剧,没错,他不是在看卡通片,而是在看目前热播的都市电视剧。

这倒是符合小酒的口味,看电视永远都是偏成熟。

许格亦也在一旁看着,只是她时不时会拿手机拍陆景言。

当电视剧播完,进广告的时候,小酒突然叹了口气。

“怎么啦?是不是觉得无聊,要不我们看动画片吧。”

“我在想小染突然离开我,是不是也是因为第三者。”

许格亦:“……”

眼前这个人小鬼大的家伙,是小酒没错,无需置疑。

因为小圆根本不懂什么第三者,他大概懂葫芦娃里面那个娃会喷火,那个会喷水。

“小酒,你现在还小,等你以后长大了,会遇到小染的。”

许格亦就不信,以后还不会出现第二个‘小染’。

小酒眨了眨双眼,一脸相信许格亦话的天真。

“妈咪,虽然你说话向来都不会实现,但是我还是选择相信你。”

“小酒,不是要选择相信妈咪,你是要相信你自己。”

许格亦说着,也突然认真了起来。她跟陆景言的儿子,现在是小正太,长大以后那肯定也是祸害万千少女的男神阿。

小酒勾着唇角,敷衍的笑了笑,继续看电视。

对于小酒这种高冷,许格亦觉得这以后小酒得遇到像她一样,厚脸皮的‘小染’。

不然,以他这种时而高冷,时而暖心的性格,会跟他粑粑一样,到了大学才找到自己的初恋。

*

这天晚上,病房里有点热闹。

陆邵海跟简欣,许正东跟唐心如,还有柯少军跟夏天……

这三对,像是说好似的,依次来医院看小酒。

这陆邵海跟简欣刚走没多久,许正东跟唐心如就来了,再过一会,柯少军跟夏天也来了。

好在王子凯跟宋珊珊在国外,不然,估计这个时候,他们两人也会来凑热闹。

沙发上,小圆,yoyo,柯景腾三人正在玩陆邵海,许正东,柯少军他们买来的玩具。

好在,小酒向来对玩具不感兴趣,这三样玩具,刚好适合他们三人一人一样。

“小酒,少军叔叔听说,你失恋所以发烧了阿?”

小酒瞥了一眼过去,语气很是嫌弃的回:“少军叔叔,那你肯定没有发过烧吧。”

柯少军:“……”

众人:“哈哈哈哈!”

“少军,你还是过去跟小圆他们一起玩玩具吧。”

许格亦这话绝对是神助攻!

再次逗得其他人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过后,夏天对许格亦挑了挑眉,小声问:“格子,还记得前两天我跟你说的那件事吗?”

“什么事?”

“就是那个明乔安跟她假男朋友的事阿。”

许格亦‘喔’了声之后点头,“怎么啦?你的下水道又有什么劲爆的消息?”

夏天嘿嘿一笑,还真的有!

“她那个假男朋友,是王百万的女儿。”

“不认识。”

夏天听着一脸嫌弃,富商王百万都不认识:“王百万你不认识,王子凯你总认识吧。”

许格亦一惊:“王子凯不是独生子吗?”

“王百万是王子凯的舅舅,也就是说,明乔安的假男朋友,是王子凯的表姐。”

许格亦很是吃惊的看着夏天,十分好奇!她一个文学编辑,怎么跟八卦编辑一样,知道的也太多了吧。

“你这么看着我,是不是觉得我很厉害阿!”

许格亦呵呵,默默竖起大拇指。

“不过,我还听说这个假男朋友……”

“是双性恋?”

“哟呵,你还会抢答了阿。”

“如果不是双性恋,那还值得你这么神神秘秘的阿!”

夏天耸耸肩,她其实这些也都是在下午茶的时候,跟隔壁部门的编辑闲聊,聊出来的。

女人嘛…聚在一起,总会说些有钱人的八卦。

……

最后探病时间是9点,在9点之前,许正东他们几人也离开了医院。

唯独许格亦还在想着要留下来陪小酒。

不过这点,直接被陆景言给否定了。

反正他也常常‘睡眠不足’,也不在乎这一天两天了。许格亦不一样,先不说,她熬夜,陆景言会心疼。

这家伙一熬夜,那精神状态就好像被人长期虐待之后的状态一样。

他怎么会放心,让她来照顾小酒。

“可是,你昨晚都熬夜了,你今晚吃得消?”

“妈咪,我现在已经没事了,今天晚上粑粑绝对会睡个好觉。”

该懂事的时候,小酒还是挺懂事的。

许格亦看了眼已经在沙发上打着哈欠,还在坚持玩玩具的小圆。

平时兄弟俩差不多9点也就上床准备睡觉了,这会可能也困了。

“那我带小圆回家啦,明天我送小圆去幼儿园之后,我再来。”

“嗯,明天小酒应该可以出院了。”

“喔,对了…我虽然不知道乔安为什么会拿律师所的钱,但是我觉得她可能有什么隐情,因为刚刚夏天跟我说…乔安的男朋友是王百万的女儿。”

“我知道。”

这也是为什么,陆景言在知道明乔安拿律师所钱之后,并没有马上采取任何行动。

王子晴在圈内是出了名贪玩的富家女,之前也是因为情感纠纷,所以找明乔安打了场官司,两人才认识。

只是,陆景言也是很不明白,王子晴并不缺钱,为什么要威胁明乔安。

想了想,陆景言将思绪拉了回来。

“快回去吧,小圆都快睡着了。”

“嗯,那我先回去了…”许格亦走到小酒旁边,亲了亲小酒的额头:“小酒,其实小染不是离开你,她只是先躲了起来,等你们长大以后,她会再出现的。”

小酒笑着,也给了许格亦么么哒。

“妈咪,虽然我知道你这是在骗我,但是我还是要谢谢你。其实我也相信,我跟小染会再遇到的。”

许格亦的笑卡在那,真不知道是不是给小酒取错名字啦。

陆寻,陆寻……难道他从童年开始就真的要一直在寻找小染吗!

囧。

*

许格亦回到家之后,给陆景言发了条报平安的消息后,便给小圆洗澡,只是这小家伙,居然在洗澡的时候,睡着了。

能够站着睡着,也是无敌了。

不过,他熟睡了,许格亦才能做自己的事。

家里突然没有陆景言在,许格亦很不习惯,虽然这公寓的治安很好,但是许格亦还是将所有门窗检查好。

毕竟要是真的有什么大盗,她一个弱女子外加一个小孩,哪里拼的过。

想着,许格亦自己都笑了起来,真是陆景言不在家,她浑身的细胞都在叫嚣,处处有危机。

躺在床上的许格亦,没有任何睡意。

她看着小圆那睡得香甜的小脸,忍不住拿出手机拍了几张。

边拍嘴里还嘀咕着:“也不知道跟你粑粑小时候像不像,你粑粑都没有小时候的照片。”

许格亦想到小酒也是个不喜欢拍照的人,每次有酒圆兄弟同框的画面,那都是许格亦偷偷拍的。

想着,许格亦把小酒跟小染玩亲亲的视频翻出来看了一遍又一遍。

虽然现在小酒没什么事了,但是她也很好奇,她这个‘小儿媳妇’怎么突然转学了。

许格亦在那个妈妈群里翻了翻,群里也就10来个人,认真看了一遍之后,就是没有看到备注成小染妈妈的账号。

许格亦抿着唇,也不知道小酒会不会真的把小染记到长大。

应该不会吧,她小时候也玩过过家家,都没记住。

这三岁半的孩子,懂个毛线阿。

“我跟我哥哥不是怪物,不是……”

小圆突然小脸皱了起来,很是生气的说着梦话。

许格亦认真听着,眉头也是皱了起来。

之前就听小酒说过,有人说他是怪物,现在居然连小圆都被祸害了。

许格亦放下手机,将小圆抱进怀里,轻轻拍着他,哄着:“小圆,别怕,妈咪在。”

小圆嗯嗯呢喃着后,在许格亦怀里静了下来。

许格亦觉得,她很有必要明天早上送小圆去幼儿园的时候,跟园长好好谈谈!

不能再把这件事不当一回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