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我对我家小鹿,无条件相信/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出戏算是完美落幕了。

因为柯少军跟夏天的目的达到了。

成功的刘浩宇跟胡晴这两个‘有钱人’被其他小盆友所讨厌。

一开始陆景言告诉他们,如果这两个小盆友并没有像他们的妈妈那么讨人厌,那就不能伤害他们幼小的心灵。

但是……

如果这两个小盆友,跟他们妈妈的嘴脸一模一样,那就无需客气了。

在他们这个年纪,让他们清醒的话,绝对是对他们有益无害。

原本‘唐老鸭’跟‘米老鼠’只表演20分钟,结果柯少军跟夏天足足表演了一早上。

两人真的是拼了老命,去讨好这些小朋友。

所以两人在晚餐的时候,决定夫妻同心好好敲诈陆景言一笔。

他们选的餐厅,是对于那种家有小孩的首选。

因为这餐厅里设有小型的儿童乐园,还有专人照顾着。

这让家长可以放心的用餐。

将小酒小圆,柯景腾放在儿童乐园后,陆景言跟柯少军他们这会才能在餐桌上尽情聊今天幼儿园的事。

“那个小胖子,哇,不得了,以后要是真的变成有钱人,那绝对是个祸害人间的极品!”

“还有那个小女孩,太可怕了。”夏天说着还吓得喝了口果汁压压惊。

“你们两个演得也太浮夸了吧。”

虽然知道这两个小孩的妈妈是个极品,小孩多多少少会被影响到,可柯少军跟夏天两人超级夸张的神情,让许格亦忍不住想要损一下。

“孩子是父母的影子,父母的一言一行都会对子女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如果父母自私,子女就会养成爱占便宜的习惯,如果父母骄傲自大,子女就会目中无人。”

“是吗?那我家腾腾怎么一点我的影子都没。”

许格亦喝了口果汁,嫌弃的瞥眼过去:“这很奇怪吗?我家小酒小圆也没有我的影子。”

“格子,小酒小圆要是有你的影子,那以后有多了个‘传奇人物’!”

许格亦听得出来柯少军这是在说反话,她耸耸肩,她传奇的地方,不就是因为她可以逆袭,勾搭上陆景言!

“景言,你确定那两个小孩会自动退学?”

“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小孩,多多少少会希望成为身边小盆友里面的‘王者’,一旦被大家所孤立,他肯定会选择另外一个环境在树立自己的‘王国’。”

陆景言这种富有哲理的话,在柯少军的世界里,这说的不是‘人话’。

不过,他也听得懂陆景言想要表达的意思。

“喔…对了,你让我说的那个小染的事,应该是真的被那两个小孩欺负,才退学的。”

许格亦听着,蹙起眉头来:“哇靠!那两个兔崽子把我小儿媳妇欺负跑了!”

“你说你需要心急成这样吗?小酒才3岁半呢,你就这么着急发让他嫁人阿。”

“我这是认真对待我家小酒的初恋。”

夏天翻了翻白眼,她都不担心自家的柯景腾找不到沈佳宜,你还担心小酒的初恋!

许格亦能不担心嘛,她家小酒向来就沉默寡言,身边除了小圆跟柯景腾外,也没什么特别要好的小盆友。

更别提小染那种能够让小酒那么在意的吕盆友了。

*

这天晚上,许格亦将小酒小圆哄睡。

只不过她哄睡的方式跟其他妈妈不太一样,她觉得说故事跟哼歌这一招用在她身上,那只能适得其反来形容了。

所以,许格亦决定跟小酒小圆玩游戏。

只是事与愿违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在她跟两个儿子之间。

本来想着玩游戏,玩到两个小孩子累了,肯定会睡觉。

没想到,这两个小家伙非要跟她玩脑力游戏。

两轮下来,许格亦还是决定让陆景言来好了。不然,等下没把两个小家伙哄睡,倒把自己的智商给出卖了。

“这种游戏阿,还是让粑粑陪你玩,他最喜欢玩这种游戏了。”

许格亦说完直接离开房间。

小酒跟小圆互相望了望。“哥哥…我困了。”

“我也困了,我们睡觉吧。”

小酒说着,将安装在床头边上,方便他们自己关灯睡觉的开关一案。

而后,他等小圆躺了下来,并且很有大哥哥的样子,将小被子盖在两人身上。

许格亦回房的时候,没看到陆景言在房间里。

她便往书房走去,陆景言果然在。

书房里,陆景言拿着手机,背对着房门,并没有发现许格亦站在门外。

许格亦以不打扰陆景言的轻动作,静悄悄走进书房。

“好,我一会到。”

陆景言挂断电话,转身。

看到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的许格亦:“小酒小圆睡着啦?”

“还没,他们兄弟玩脑力游戏,我应付不过来。……你要出去阿?”

“嗯,关于律师所的事。”

“这么晚?”

陆景言上前搂着许格亦的腰,轻笑:“听你这语气,好像是在吃醋阿?”

许格亦挑眉,她吃醋也很正常好不好。

陆景言除了特殊情况,会在晚上的时候外出。

现在为了律师所的事外出,许格亦可能会想到明乔安。

最近也就明乔安跟律师所有矛盾。

“那要看你出去见谁了。”

“王子晴。”

听到王子晴这三个字,许格亦突然好奇起来了。

“不是谈律师所的事,怎么跟她见面?”

“明乔安动用律师所的钱,王子晴补上了。”

许格亦蹙着眉头,想了想:“那现在王子晴是你的合伙人?”

陆景言笑着,摇头。

“我不需要什么合伙人,我出去跟她谈点事。”陆景言看了看时间,继续说:“12点前,我会回来。”

说着,陆景言在许格亦额头轻轻一碰。

……

王子晴约陆景言谈事的地方不是俱乐部,也不是酒吧KTV。

而是王子晴的别墅。

陆景言来的时候,王子晴的佣人按照王子晴之前吩咐的话去做。

直接带着他往王子晴的房间走去。

“陆律师,我家小姐已经在房间里等你。”

“麻烦你告诉你家小姐,我跟她还没有熟悉可以在房间里独处。”

语闭,陆景言转身便往楼梯走去。

佣人见状,便立刻上前拦住陆景言:“陆律师,是我的错,我家小姐在书房等你呢,不是房间,不好意思,这边请。”

陆景言哼声浅笑,“还有一句话麻烦你告诉你家小姐,过家家的游戏,我没兴趣。”

陆景言说着,已经哒哒下楼了。

佣人这是也着急的立刻去敲书房的门,将陆景言的话且也已经离开的事告诉王子晴。

王子晴将烟摁灭,走出书房,也下楼了。

这时陆景言已经在驾驶座上了,刚发动引擎,调转车头。

却发现一头短发,中性装扮的王子晴此时站在不远处朝他挥手。

王子晴见陆景言似乎没有要下车的意思,直接拨通陆景言的手机号码。

并且通过挡风玻璃,示意陆景言接听。

“喂……”

“事情还没谈,陆律师就这么急着走?”

“王小姐爱玩的性子,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但是王小姐应该也知道,我的性子。”

听着陆景言的冷言冷语,王子晴并没有在意。

“我就是因为知道陆律师很爱老婆,可是居然大半夜会同意我提出的要求来我家商量律师所的事,我当然得试试你……是不是真的要跟我谈律师所的事。”

陆景言又是一声哼笑。

如果不是因为律师所是他的心血,他根本不会答应晚上来王子晴别墅,跟她见面。

“好了,谈正事。”

“有什么事,现在谈。”

“陆律师真是有意思,来我家不敢下车,难不成陆律师也怕我会爱上你?”

王子晴说着嘻嘻笑了起来:“好啦,不跟你玩了,下车吧…我们谈谈律师所的事。”

“律师所的事,已经没必要谈了。”

语闭,陆景言直接挂断电话,打转方向,车子驶出王子晴别墅。

王子晴看着陆景言车远去的画面,不屑一笑。

“陆景言,你还真的以为全世界的女人都得围着你转吗?呵…既然你的为人这么正直,那就从你的事业下手。”

*

难得的周六,一般小孩子肯定都是睡得迟。

不过,晚起床这件事似乎没在小酒小圆身上发生过。

这两个小家伙,就算是周六不用去幼儿园,他们也跟平时一样,8点半准时起床了。

好在,陆景言也是个早起的人。不然,这兄弟俩起床了,绝对会饿肚子。

房间里,还在熟睡的许格亦被手机铃声吵醒。

许格亦伸手摸索将手机抓了过去,接听:“喂……”

“还在睡?我发给你的微信消息看了吗?”

许格亦看了看正在通话的名字是夏天后,才迷糊回:“是你阿,夏天。”

夏天,囧!

“快点起床,不然就出大事了。还有,让陆景言赶紧想办法处理这件事。”

许格亦揉了揉眼睛,什么重大事件,怎么还牵扯到陆景言了。

“夏天,你是不是又有什么小道消息!”

“这次不是小道消息,我问你,陆景言昨晚是不是去找王子晴了。”

许格亦听着,不以为意呢喃着问:“你怎么知道?”

“王子晴住院了,伤势挺严重的,听说是被一名L姓律师打的。”

“L姓?”

“对。”

“那跟我家小鹿有什么关系!”

“哇擦!陆的第一个字母不是L吗?你赶紧的,起床刷牙洗脸,然后把我发给你的消息拿给陆景言看。”

许格亦懵圈的‘喔’了声。

夏天听到被誉为是言语上的家暴——‘喔’这个字!

马上开骂:“挖草,许格亦,你TM真是要急死我阿。”

许格亦打了个哈欠,缓缓坐起身子,下床:“我已经下床了,准备去刷牙洗脸。”

“那我等你消息。”

结束跟夏天的通话,许格亦还是出于懵圈状态。

……

洗漱完之后,许格亦这才去看夏天说得火急火燎的事。

许格亦看完不免,笑了起来。

突然想起秦乐瑶的事。

许格亦走出房间,看到客厅里十分温馨的一幕。

小酒小圆居然跟陆景言能够哈哈笑着在玩玩具,欸…也不算是玩具,是堆堆乐,一人抽一根积木出来,谁弄倒,就算谁输。

许格亦走进一看,猛地也哈哈大笑起来。

因为这父子三个,脸上都画着不同颜色的XX。

“你们这是在干嘛阿?输了画XX阿。”

“妈咪,你要不要玩,很好玩。”

“滴滴,还是不要让妈咪玩,要是妈咪也玩的话,那画笔不够用。”

“没事,妈咪的脸小,画笔应该够。”

许格亦:“……”

此时脸颊上也被画了三个XX的陆景言咯咯笑了起来。

“我也觉得不要让妈咪玩。”

许格亦嘻嘻笑意看着陆景言,不愧是夫妻,懂得在这个时候出个声。

“为什么阿?”小圆追问着。

“小圆,这些积木倒下来,我们堆的话,也需要时间呀。”

小圆还是一脸的不解:“不明白。”

“滴滴,粑粑的意思是…如果妈咪玩的话,那我们的时间估计都是用在堆积木上。”

许格亦听着朝陆景言瞄眼过去,还真的是真爱阿。

叮,你有一条微信消息。

许格亦握在手中的手机突然提醒着有消息。

是夏天发来的:‘怎样,事情问了吗?’

许格亦抿唇笑着,淡定给夏天回:‘有点事,现在没空。’

‘欸?吵起来啦?’

许格亦没回,而是拍了一张父子三人玩玩具的画面。不过她站在陆景言旁边拍过去,所以只看到两个小家伙脸上的XX。

拍完之后,将照片发给夏天:‘他们忙的很,我都没机会说话。’

夏天:‘……’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她迟早会被许格亦这个墨迹王给‘折磨’死。

许格亦知道,自己肯定是把夏天给弄心塞了。

于是她先是给夏天发了一个笑脸过去,然后回:‘L姓的律师多的去了,有几张我家小鹿离开她家的照片,就说是被我家小鹿打的,太可笑了!’

‘天底下也就你这么淡定。’

‘那当然,我对我家小鹿,无条件相信。’

‘你再恶心我,我马上不帮你跟这条新闻了。’

许格亦看着这话,咯咯笑了。

一个文学部门的编辑,对于八卦的热情,简直都把娱记的编辑都给KO了。

*

王子晴别墅里。

“你又在搞什么?”王百万简直气不打一处来,他将今天报道的报纸往正在玩手机的王子晴身上丢去。

“玩玩而已,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玩玩而已?你知不知道你这么一玩,公司会损失多少钱?”

王子晴不屑的站了起来,朝王百万吼过去:“钱钱钱,你就知道钱,你什么时候真正关心过我?”

“没有钱,你哪来这么多东西,你已经不小了,给你安排公司的事,你也不管,天天穿的跟男人似的,你难道真的很想当男人?”

王子晴烦躁的拿起烟,准备点燃的时候,烟被王百万夺走。

“这次是什么事让你不爽了?”

“没什么事…就是一个小律师,欺负我女朋友。我只不过给他一点教训而已。”

“陆景言?”

王子晴点头,重新拿了根烟点燃,抽了起来。

“小律师?你知不知道这个小律师的背后有多少靠山,你还想给他教训?”

王子晴耸耸肩:“他的靠山不就是一些见不得人的富商嘛。”

王百万简直快被这个女儿气得肺都要炸了。

“爸,一个小律师你都怕成这样,你怎么在商界混?”

“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下一步就把陆景言为什么把我打伤的原因丢给记者。”

王百万看着王子晴抽烟的样,真想一巴掌呼过去,可惜…毕竟是他女儿,他王百万唯一的女儿。

从小到大,真的是给她最优质的生活,没想到让她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想着,王百万还是决定不能让女儿这么下去,是时候管管这个女儿了。

“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不允许你在胡闹下去!”

丢下这么一句话,王百万便离开王子晴的房间。

王子晴吐了口烟圈,哼哼一笑,完全没把王百万的话听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