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悄无声息的解决/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末这天。

按照以往的周末,许正东,柯少军…这家都已经有小孩肯定会相约出来。

这次也不另外,原本柯少军还以为陆景言会因为富家女王子晴的事,肯定会没什么心情一起过周末。

看到陆景言心情这般好,他不得不在心里又佩服了下陆景言。

以往周末约的地方,不是什么博物馆就是什么具有特殊意义的展览中心。

反正就是跟儿童玩的地方,扯不上边。

一开始柯少军觉得,周末带大字不识几个的小盆友来看一些以后他未必能够接触到的事物,是一件对一个儿童‘极其残忍’的事。

不过,在后来有次他在跟客户见面的时候,他的儿子能跟自己的客户聊上几句历史上的文物,这让他觉得,参与陆景言这种‘残忍’的周末,还是值得的。

还以为这次依旧会是什么文物展览,没想到会是水上乐园。

到目的地之后,除了yoyo跟着唐心如进了女生更衣室外,三个小男生便跟着陆景言他们去男生更衣室。

“景言,我真的很佩服你,面对外界的猜忌,你是怎么办到让自己置身之外的阿?还有心情来水上乐园!…换成是我发生这种事,估计会躲在某个角落里痛哭。”

柯少军边说边检查柯景腾的泳裤跟泳帽。

“那是因为如果这事发生在你身上,完全属实。”

“东子,你这话说得好像我长了一张渣男的脸。”

许正东没接话,而是轻轻一笑。

……

女生更衣室里,无疑也是在聊陆景言跟王子晴的事。

许格亦给了个笑脸说:“树大招风吧。”

夏天看到唐心如跟许格亦这两人生完孩子还是瘦子。

很是嫌弃:“你们两个月子期间没吃饱吗?”

“怎么可能,我可是要喂饱两个,你是不知道我的胸当时有多大。”

“那你现在怎么跟yoyo有得一拼?”

许格亦:“……”

当初确实上围暴涨,谁知道…断奶之后,就瘪成这样了。

“不过无所谓啦,我在拼三胎,到时候又能涨一段时间,哈哈。”

夏天的脸从嫌弃变成委屈,“胸大的羡慕胸小的,胸小的羡慕胸大的。”

许格亦听着瞄了一眼穿着连身泳衣的夏天,上围确实很壮观。

“夏天,你这泳衣都快挤爆出来了。”

“你是在暗示我又变胖了吗?”

唐心如随口一问:“夏天,你现在多重?”

“唐心,不问我这问题,我们还是朋友!”

许格亦往唐心如旁边一站,大致比了下两人的身型:“目测夏天应该是55—60公斤。”

夏天瞥了一眼许格亦:“你瞎了吗?我只有60公斤阿?”

许格亦被骂的哈哈大笑起来。

“那你告诉我,你有多重,看我瞎的程度严不严重。”

“现在不知道阿,上次检查身体的时候,58公斤,我估计现在已经超过60了。”

“那也还好阿,我也50公斤了呢。”

唐心如补充:“我也差不多。”

夏天抿着唇,表示不想多说一句话。50公斤跟60公斤能比吗!差了好大一坨肉阿。

……

当许格亦他们换好泳衣出来后,陆景言他们已经在休息区等着她们了。

话说,许格亦这泳衣买了很久,今天是第二次穿,但是对于陆景言,她倒是好奇陆景言会穿什么泳裤。

之前虽然有带小酒小圆去沙滩,但是陆景言穿得都是沙滩裤。

不知道这次会不会也是。

走到休息区的时候,还真的是穿沙滩裤。

连许正东也是,唯独柯少军父子俩穿得是大三角。

柯景腾顶着小肚子朝yoyo走过去:“yoyo,你的泳衣好漂亮喔。”

yoyo回:“那当然,女生的泳衣都很漂亮。”

柯景腾看了看yoyo又看了看小酒小圆。

然后圆圆的小脸皱了起来不解的问:“小酒小圆,你们也是女生吗?为什么穿得跟yoyo一样?”

小酒小圆听着兄弟俩很淡定的回:“我们是来玩的,又不是来炫泳衣。”

“而且,等下滑滑梯,你的泳裤会被水冲走喔。”

小圆的话,让在场的人哈哈笑了起来。

……

陪孩子在这水上乐园玩了一遍之后,陆景言跟许正东则是回到休息区休息。

许格亦她们便继续穿着救生衣,顺着大型的圆形泳池飘阿飘…

“虽然知道你会把事情处理的很好,但是还是想要知道,处理得怎样?”

“可能以后要一个人撑起律师所。”

“其实我发现,一个人挺好的。”

“怎么啦?跟江猛闹僵了?”

“也不是…只是最近在想要不要把人物设计得成熟点,换掉卡通造型。”

“你的游戏排在网游人气第6,可想而知,你要是改的话,会损失多少玩家?”

“格子有没告诉你,小酒懂得怎么玩我的网游?”

“小酒喜欢玩一些机械器材的玩具,懂得玩,也挺正常的。”

“是阿,江猛说得对,你跟格子生出来的孩子不是正常的人。”

陆景言勾唇轻笑:“说不定以后,小酒还能帮到你这个舅舅。”

许正东听着也跟着轻笑起来。

双手放至脑后,抬眸看着蔚蓝的天空。

“我有时候觉得,压力这种东西,是可以缓解的。我现在就有一种,什么都不想管,只想好好休息休息。”

“很多压力都是自己给自己照成的,这是社会,说白了,人必须要有点钱在身边,如果没钱,你就算有理,也不敢理智气壮。”

“听说,你前段时间利用卡通人物,去跟两个幼儿园的小孩较劲?”

“果然,少军参与的事,过不了三天,全世界都知道了。”

许正东笑着,柯少军那守不住秘密的人,做事一向不都如此。

“王子晴的事,是因为什么?”许正东将话题拉了回来,继续问。

“其实我也想知道是为了什么!”

“她那么贪玩,能做出这种事一点也不奇怪,但是为什么要招惹你?”

“可能因为我太爱你妹妹了。”

许正东:“……”

*

这天晚上。

晚了一天的小酒小圆回家洗完澡,倒头就睡了。

许格亦也是累到处于一躺就能睡着的状态。

许格亦本来运动细胞就不好,为了纪念两个孩子的成长,今天她算是舍命陪酒子跟圆子了!

拿着手机到处拍拍拍…

“你今天照片拍得还真不少阿!”

“那当然,这可是你第一次带他们去属于他们的地方,你看小酒,笑得多开心,看来小酒不是天生不爱笑,得看地方。”

“如果我告诉你…是因为我跟小酒说,要保持笑容,才能再遇上小染。你会信吗?”

许格亦有点难以置信的看着陆景言:“真的假的阿?”

陆景言微微一笑,不语。

“难不成,明天小染会回到幼儿园去?”

陆景言摇头,他倒想,但是他是真的不知道这个女孩的新家在哪里。

“早点休息吧,今天你也累了一天。”陆景言说着将许格亦的手机拿走,而后在她额头轻轻一碰。

许格亦笑着‘嗯’了声。

准备睡觉的时候,陆景言瞄了眼那一天没怎么注意的手机。

有几通未接电话…都是尚志打的。

一般陆景言在陪孩子的时候,都是将手机调为静音震动。

看着这未接的记录,陆景言也不管现在尚志是不是有没有时间,直接回拨过去,毕竟能够打了近10通的电话,肯定有急事。

“我去书房打个电话。”

许格亦嘟囔说:“说好的早睡呢!”

“尚总打了好几通电话给我,我回个电话就回来。”

“好吧!…那我先酝酿酝酿,你早点说完电话,早点回来陪我。”

“嗯!”

陆景言嗯了一声后,便离开房间,往书房走。

边走边回拨电话给尚志。

尚志像是真的有急事找他一样,才嘟一声,便被接起了。

“尚总,这么着急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自从陆景言替尚志打赢那场官司之后,他便把公司的一切关于法律事宜都交给陆景言的律师所管理。

这么多年来,陆景言出于对尚志为人的信任,并没有花更多时间去费心。

毕竟他觉得一个正正经经的商人,绝对不会做出违法的事。

陆景言也相信,自己不会看错人。

“我今天跟苏桦见面,谈到你的事。”

陆景言一听就知道,是王子晴遭受暴力那件事。

“事情应该快解决了。”

“怎么解决?”

“悄无声息的解决,也就是让时间冲淡这一切。”

报道里面只提到L姓律师,外加几张夜里他的模糊照片,对于陆景言来说,这不算什么。“让时间冲淡这一切?景言,你不能就这么放过那个王子晴,像当初秦乐瑶的事,你不是处理的很好,这次怎么就这么拖泥带水?”

尚志的语气,显然激动了起来。

陆景言这次的确在处理这件事的时候,手软了。

只是让苏桦在跟百万商城合作的时候,提出一些为难他们的事。

因为他总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个王子晴肯定因为某人针对他。所以在还不清楚是因为谁,他是不会冒然做出任何反击的。

何况在法律上,王子晴还是他的合伙人。

“王子晴怎么说现在也是我律师所的合伙人,她这个人,谁都知道,任性胡闹。”

“所以你就不追求此事?”

“尚总好像挺关心这件事,你认识王子晴?”

电话那头的尚志哼哼一笑:“王百万的女儿,我怎么可能会不认识。”

“那尚总要我不放过的人,是王子晴,还是王百万?”

据陆景言了解,王子晴虽然是王百万的女儿,可手上并没有任何权势,说白了,她就是一个被王百万宠坏的千金小姐。

“景言,你这是什么意思?”

对于尚志的官腔回答,陆景言勾唇一笑,含糊回答:“商场如战场,没别的意思。”

“是阿,商场如战场,能活下来的有多少!”

“尚总,已经不早了,我得去陪孩子了。你也早点休息。”

“大男人陪什么孩子,把孩子交给佣人带就行了。”

“下次再聊。”

挂断电话,陆景言神色有点不安,仿佛跟一个陌生人通完电话一样。

尚志向来不管这种事,就算听到苏桦那么一说,估计也就是发个消息过来关心下,而不是到打10通的电话给他。

为的就是跟让他不要放过王子晴?

这么紧张,难道是因为王百万在生意上得罪他!

记得前半年品食公司遇到危机,需要一大笔资金周转,他都没有现在这么紧张过。

陆景言捏了捏人中,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

王子晴别墅。

房间里,王子晴将音响开到最大,估计现在就算外面世界大战,她也听不到任何动静。

房门外的佣人手节骨都已经敲红了,可就是没有得到王子晴的允许。

“明小姐,要不你下次再来吧,我家小姐心情不好,估计也不想见客。”

明乔安当然知道她心情不好,因为那音量大到她还没上楼就能清楚的听到在唱什么。

她现在跟王家佣人站在门外,虽然靠的近,可说话都需要稍微大点声,彼此才能听到。

“家里应该有备用钥匙吧?”

佣人不敢说谎,毕竟这个明小姐,是刚刚老爷打电话来特地交代,她说什么就做什么。

“如果你不想你家小姐出事的话,现在,马上给我开门!”

佣人听着,也有点怕自家小姐出事。

虽然也知道自家小姐脾气不好且爱玩,可从来还没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整天。

这时,用人拿来备用钥匙,将房门打开。

明乔安马上就走进房间,看到王子晴还在随着嗨乐跳舞着,她关上房门走了过去。

二话不说,将音响关掉。

原本还在扭动的王子晴听到声音没了,也马上停了下来,朝明乔安看过去。

“是你…干嘛把音乐关掉?来来…我们一起跳舞。”

“子晴,你清醒点好不好?”

“我很清醒阿,我现在已经清醒到都喝不醉了。”

王子晴说着,将手中的酒瓶高高举起,朝自己脸上灌着。

当酒也顺势灌到鼻腔里,王子晴难受的咳了起来。

明乔安看着也是心疼:“你醒醒,为了一个男人,你看你把自己变成什么样了。”

缓过来的王子晴突然朝明乔安扑了过去:“乔安,为什么你不给我一次机会,为什么!陆景言已经有老婆了,你就算再等下去,也等不到他。”

“子晴,我早就不喜欢陆景言了。”

“那你给我一次就会好不好,我会好好爱你的。”王子晴说着,想要上前去吻明乔安。

明乔安气愤的直接将王子晴连拉带拽的往浴室走去。“我不能再让你这样下去。”

“乔安,你弄痛我啦!乔安!”

王子晴被拽到浴室之后,明乔安直接转开花洒,往她身上冲去。

“你已经堕落这么多年了!你还想着堕落下去吗?一个渣男而已,值得你这样吗!”

已经一天只靠酒精来作为三餐的王子晴,立刻痛哭起来。

“乔安…我放不下他。”都说初恋最难忘,对于王子晴来说,亦是如此。

明乔安知道她放不下那个男人,不然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偷偷的拿钱给那个男人周转。

结果,换来的是什么,是永无止境的伤害。

……

等王子晴冷静下来的时候,明乔安给她换了身衣服,让她静静睡着。

她跟王子晴也是近10年的好朋友。

从一开始她认识的正常王子晴到现在已经把自己逼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王子晴。

明乔安想着,或许…只有跟陆景言说实话,他会帮王子晴。

“子晴,是时候该把你这么多年受的苦,还给那个男人了。”

明乔安虽然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也知道那个男人跟陆景言的关系。

但是对于王子晴跟他的金钱来往,她手上没有任何证据。

明乔安叹了口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