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过于完美的人生,连老天都会嫉妒/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星光幼儿园,教室里。

原本是小酒小圆单独坐在一个大圆桌上,今天一早便成了刘浩宇跟胡晴了。

上课期间,林老师也试图跟刘浩宇胡晴沟通,让他们跟其他同学为那天的事道歉。

谁知,这两个小家伙‘宁死不屈’。

说什么妈妈说过,不跟穷人说话。

林老师再次笑着确认:“你们真的,不要道歉吗?”

“不要,我们没有错,为什么要道歉!”

“对,我跟小于没有错。”

林老师耸耸肩,好吧!不道歉就不道歉。

反正她也觉得,不道歉反而还更好。小酒虽然平时不爱说话,不爱笑,但是真实,对待其他小盆友,也是会一起玩到一起。

不过,今天的小酒有点不太一样,虽然没怎么说话,但是会笑。

而她眼前这两个小盆友,已经被家长影响的太严重了。

既然不想道歉,那也就是代表不想跟小盆友一起玩了。

那林老师也没办法了。

所以,林老师在耐心哄骗下,他们还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样。

林老师只能放弃了。毕竟,她心里也是不太喜欢这两个小孩。

“小酒,其实你笑起来很好看。你以后要跟小圆一样,多笑一笑。”

“嗯!”

“小染虽然转学了,但是我们还在阿,以后我们是好朋友。”小女孩朝小酒伸出了手,小酒没有排斥,也伸出小手,跟小女孩握了握。

其他小盆友见状,也跟小酒握了握手。

这一幕让一旁的刘浩宇胡晴看得两张小脸都不爽的皱了起来。

两双小眼还生气的瞪着他们。

*

夏天办公室。

许格亦来的时候,夏天并不在办公室里。

见夏天的电脑还开着,应该不像是出去跑新闻了。

于是,许格亦坐在沙发上等夏天。

坐了好一会,就看到夏天边看资料边回到办公桌的盘旋椅上坐了下来。

全程都没发现,她办公室里的沙发区多了个许格亦。

许格亦不免对于她没发现自己,站了起来,笑着朝办公桌走去去。

敲了敲桌面…

“哇靠!……”

许格亦这么一敲,似乎把夏天吓得不轻。

“我去,反应这么大,文学编辑当得这么可怕阿…还是在看什么黄色小说阿。”

夏天捂着胸口:“黄色你个头,你什么时候来的阿?走路没声音!”

“我早就来了,只是你看资料没发现我,看什么呢…让你这么入迷。”

夏天将排版资料递给许格亦,“我估计你看了,你也会很入迷的。”

许格亦倒是很好奇,什么资料魅力这么大。

“王子晴真正的男朋友是PS公司的总裁…”

这资料的魅力果然很大,许格亦从第一句话开始,就看得入迷了。

看完之后,许格亦嘴巴直接成了O型。

“这是真的假的?”

夏天耸耸肩,“我跟隔壁的编辑关系不错,我之前有跟她说过,关于王子晴的事,不管大事小事都通知我一下,这是今天早上的资料。”

“那是已经准备报道出去?”

“王子晴的负面新闻太多了,她这几年上各种八卦杂志都是出柜的新闻。就前两天说是遭受L姓律师的暴力,都有人猜测,王子晴可能是因为喜欢你,所以才会被陆景言打。”

许格亦:“……”

我去!已经不能控制人类的脑洞了。

“那都过去的事了,我是问你,这里的PS公司是什么?”

“品食公司。”

“这个名字好熟悉。”

“你忘啦?你怀孕那会,陆景言不是为了这间公司去华都打官司。”

夏天这么一说,许格亦马上想起来了。“对对…品食公司的总裁,那不是小鹿的客户。”

“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我见过那个人,好像是叫尚志,不过,他已经结婚了,而且为人还挺好的,不太可能会跟王子晴有关系。”

“知道为什么这新闻迟迟没刊登吗?”

“为什么?”

“品食公司的影响力太强了,不过,或许有件事,你还不知道…本来百万商城里面超市的所有包装食品,都是由品食公司提供的。”

“品食公司那么大,都有自己独立的超市了,就算百万超市的食品是他们的,也很正常阿。”

夏天瞪了一眼许格亦,“本来!你没听到本来吗!”

“听到啦,唉呀…你直接说重点吧。”

“那都是三年前的事了,品食公司出了一批品质不过关的食物,被百万商城拒绝了,那时候听说品食公司损失了不少钱,但是后来,又不知道哪来的一笔资金,品食公司就觉得扩大自己的超市。还有半年前……其他合作的商家也是发现品质有问题。”

许格亦听得完全惊呆了。

“你也太厉害了吧,你不是文学编辑嘛,怎么也对这些事这么清楚?”

“天天跟一些八卦的人混一起,你就算不想知道,也会听到你记住了。”

“是听到你吐了吧!”

夏天:“……”

许格亦想了想:“所以,你的重点是,王百万跟这个尚志有过节?”

“具体情况不知道,反正我觉得这事十有八九是真的。”

“王子晴不是喜欢女人嘛…怎么又跟有妇之夫在一起。”许格亦做了个‘猝死’的表情。

夏天耸耸肩,表示她又不是当事人,怎么知道。

*

同一时间,明陆律师所。

明乔安也是一早就来陆景言办公室等他了。

陆景言见到明乔安的时候,大概猜到,她肯定是为了王子晴的事来的。

“有什么事吗?”

“很多事。”

“挑重点的说。”

“你再这么糊涂下去,会破产的。”

陆景言抬眸,看着明乔安,没有接话,而是静等下文。

“其实我跟子晴不是外界传的那样,尤其是子晴,她是个正常女人,她只是为了一个有妇之夫,把自己弄成这样。”

“你是不是想要告诉我,那个有妇之夫,是品食公司的总裁,尚志!”

明乔安心中一喜:“你知道他跟子晴的关系?”

“不知道。”其实陆景言是想说,他不想知道。

他所交的商界朋友,尚志是唯一一个让他可以不用官腔方式说话的人。

在关系上,虽然是他客户,但是,陆景言更多是把他当成朋友。

“尚志是子晴的初恋,可是只有子晴爱他爱得深…后来,尚志莫名其妙闪婚了,子晴还为了他自杀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子晴会答应尚志提出的建议,为了能够不被怀疑维持那段婚外情,让子晴装喜欢女人。”

陆景言听着,心情有点复杂。

他知道明乔安不会平白无故去说一个人的坏话。

可是…尚志这个人,他还是不愿意相信,他是那种人。

“你是品食公司的法律顾问,这几年你除了正常收钱外,我估计你也没有去真正了解品食公司的资金运营。”

陆景言依旧不语,脑海中也顿时在分析整件事。

明乔安见他似乎有点相信自己的话了。

便继续说:“知道我为什么动律师所的钱吗?因为……那是尚志告诉子晴,你光拿钱不做事,半年前他私下赔了那么多钱,就是因为你的失责。子晴就偷偷一点一点的拿律师所的钱。”

半年前那件事,陆景言是知道的,当时他还跟尚志谈过。

他有信心可以在这件事完全不需要品食公司来赔钱。

可是,尚志却说,是他们的失责,所以愿意赔这笔钱。

当时,陆景言还对尚志另眼相看。

“子晴是我好朋友,我实在不想看到子晴为了那个贱男人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你刚刚说破产,是什么意思?”

说真的,陆景言脑子现在有点乱。不管尚志私下做过什么,他现在在乎的是他自己的事。

“子晴诬陷你那件事,是尚志让她这么做的。因为…尚志现在接触的生意,有一大部分是违法的。他知道,如果一旦你知道这件事,肯定不会顾及你跟他的情面,所以…他要子晴把律师所弄垮。”

陆景言哼声一笑。

想弄垮他的律师所,有那么容易吗!

“这几年,尚志给你的所谓法律顾问的钱,都是违法得来的,而且,难道你没发现,他给你的钱还比当初协议上的钱要多出十倍?”

这点陆景言还真的没有发现,因为那笔钱…他不曾动过。

既然不曾动过,那当然也没有去查过。

“怎样都可以,我就是希望你能够把尚志的为人公开。”

“以你的个性,应该很多杂志社都收到你的匿名举报。”

明乔安突然笑了起来,她就知道,陆景言绝对是个聪明人。不过,她的匿名举报,一早就送给不下五家杂志社。

今天一早也没见新闻被报出来。

“那又怎样,新闻不还是没有报出来。”

陆景言没有给意见,毕竟现在什么事都是明乔安的一面之词。

虽然昨晚尚志的行为很值得怀疑,但是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据,陆景言还是选择相信尚志多一点。

“你,现在有什么想法?”

“我很谢谢你提醒我,但是事情还弄清楚之前,我没有任何想法。”

“我相信你会迟早会弄清楚整件事,不过,我必须要告诉你,一定要快,不然…你真的会破产,到时候你会一无所有。”

明乔安顿了顿继续说:“你是个律师,你应该知道,收违法的钱,后果是什么!……我相信,格子比谁都不希望看到你坐牢。”

陆景言低沉‘嗯’了声。

……

明乔安离开之后,陆景言站在落地窗户前,手肘抵在另一手背上,修长的手指轻碰着唇。

思绪有好长一段时间,处于空白状态。

除了从大学时代认识到现在的许正东,柯少军他们几个外,尚志是他唯一放心,毫无防备去交的朋友。

没想到,在强的信任也敌不过金钱的诱惑。

担任品食公司的法律顾问开始,陆景言没少帮品食公司处理纠纷事情。

至于那钱…他是真的没有查看过。

想着,陆景言马上回到电脑前,登录了用在工作上的银行卡,查看了上面的转账信息。

明乔安说得没错,尚志从两年前开始,就以十倍的资金私人账户转账给他。

看到此,陆景言没有暴怒,而是觉得可笑。

原来尚志早在三年前就开始打算整他。

陆景言不解,难道真的就像明乔安说的那样,尚志正道走走久了,开始走偏门,却又怕东窗事发,所以一开始就在谋划着这件事!

*

中午的时候,陆景言打电话给许格亦,一起吃午餐。

点完餐之后,许格亦没怎么说话,倒是陆景言一直在说些他们一家四口的事。

许格亦虽然对现在一些事,沉得住气,但是…这件事如果牵扯到陆景言,而且陆景言还被蒙在鼓里的话,那她就会坐立不安。

食物上来的时候,许格亦故意绕了个弯。因为她知道,尚志这个人在陆景言心目中还是挺重要的。

“小鹿,这吃的东西阿,有时候很多都是假象。”

“怎么啦,是不喜欢今天点的菜?”

“就拿这盘菜来说,它虽然已经被炒熟了,但是你不知道它原来在被炒之前,经历了多少人的手。”

陆景言勾唇笑着:“既然菜已经炒熟了,那趁热吃阿,等下我们再谈。”

许格亦其实也饿了,对陆景言笑了笑之后,便开始动筷子了。

正餐吃完之后,陆景言又点了两份甜点,这时他才开口问:“从夏天那边是不是得到什么消息?”

“我说了,你可别生气。”

“嗯,说吧。”陆景言大概也能猜的出来是什么事。

许格亦端起旁边的饮料,喝了口之后,深呼吸:“有人举报…你的客户,品食公司的总裁跟王子晴有婚外情。”

许格亦一说完,就马上观察陆景言的神情,咦…没变!

神情是没变,但是却沉默了。许格亦猜测,肯定是被这个消息吓到了。

“在想什么呢,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陆景言伸出长臂,猛地握住许格亦的手:“格子…我在想,我要是坐牢了,你们母子三人怎么办。”

“你说什么?什么坐牢。”许格亦被他这个问题吓到了。

陆景言抿唇笑着,“我跟尚志两个人,肯定有一个会去坐牢。”

许格亦看着挂着笑的陆景言,却还是吓得不知所措。

“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如果整件事情,都是真的话,坐牢的人很有可能是我。”陆景言依旧是噙着笑说。

许格亦故作镇定切了声:“胡说八道什么阿,这件事关你什么事,明明就是那个王子晴跟尚志的事,你一个外人怎么会坐牢呢。”

许格亦说着说着,情绪马上有点控制不住了,眼眶顿时红了起来。

陆景言突然笑了起来,安慰着:“好啦,跟你开个玩笑呢,你怎么就哭了呢。”

许格亦瞪了一眼过去,小腿还在桌底下踢了一下陆景言。

“你吓shi我了!什么玩笑不好开,开这种玩笑,难道你不知道说什么来什么吗?万一你真的坐牢了,我怎么办。”

许格亦说着意识到自己好像把陆景言会坐牢的事给坐实了,立刻又呸呸呸了几声。

陆景言心里也是很不安。

因为他,自己跟尚志这场官司,要是打起来,真心不好打。

毕竟他真的很有可能会无力反击,到最后会因为贿赂帮尚志逃避法律责任,而坐牢。

但是,在许格亦面前,他还是把这份不安掩饰的很好。

尽可能让许格亦安心。

刚刚看到许格亦因为听到自己可能会撇下他们母子三人,而呆住的神情,陆景言莫名的心疼。

或许…太过于完美的人生,也会被老天嫉妒。

命中注定,他陆景言要撑过这个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