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你坐牢,我陪你!/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天,小酒小圆上课上得很开心。

小酒虽然没在脸上表达,可是他也用实际行动表达了。

许格亦去接他们的时候,他直接扑到许格亦怀里。

用他这年纪该有的撒娇声:“妈咪…”

“小酒今天这么开心阿,跟妈咪说说,是不是遇到小染啦。”

小酒嘟囔着小嘴,摇头。

虽然有其他小盆友一起玩,但是他还是会想小染这个吕盆友。

“妈咪,是今天班上的小盆友都跟我们玩了,除了小于跟小晴。”

许格亦微微一笑,果然就像陆景言说的那样,那两个小孩会渐渐被孤立。

……

公寓里,陆景言跟往常一样,负责晚餐之后,又负责收拾碗筷。

不仅如此,平时许格亦负责给两个儿子洗澡的活,他也抢着做。

虽说,爸爸给儿子洗澡,没什么…但是对于许格亦来说,他有点反常。

因为两个儿子能自己做的事,陆景言都是慢慢让他们学着做。

但是许格亦倒是挺喜欢给他们做一些,他们办不到的事。

至少这样许格亦会觉得,自己还是有事做的。虽然不能煮好吃的给他们,但是给他们洗澡,她还是游刃有余。

浴室里,两个小家伙一身的泡泡,连头上也是。

小圆的小手继续在浴缸中,来回滑着。“哥哥,你看…我又弄出好多泡泡来了。”

小酒的心智比小圆似乎就是要‘成熟’的多。就拿他身上的泡泡来说,都是小圆弄上去的。

他比较在乎今天陆景言为什么给他们兄弟俩洗澡。

想了一会后,他壮胆一问:“粑粑…你是不是要离开我们了阿?”

陆景言浅浅一笑问:“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林老师说,一个人如果突然做平时他不做的事,那就是他做错事,想要弥补。但是…粑粑你的个性,应该不是做错事,而是因为什么事,要离开我们。”

陆景言莫名被小酒戳中泪点。

“粑粑,你要去哪里?”小酒见陆景言没有生气,他壮着小胆再一次问。

这时一旁玩泡泡的小圆也开口问:“是不是妈咪惹你生气啦?”

陆景言被逗笑,“没有阿!”

小圆眨了眨双眼,看着小酒:“哥哥…我们有做了什么事让粑粑生气的事吗?”

小酒听着,将视线放在陆景言身上。“粑粑,你还是出去吧,我跟小圆自己洗。”

“嗯,粑粑,你出去吧,我们自己洗。”

“小圆,我们不要玩泡泡了。”

小圆‘嗯’了声之后,兄弟俩互相把头上的泡泡弄掉。小酒更是站了起来,拧开开关,这时原本在陆景言手中拿着的花洒也被小圆双手‘抬’走了。

小酒闭着眼睛,任由小圆将花洒朝他冲洗。

蹲在浴缸旁边的陆景言,看到这一幕,他内心的那座城墙,瞬间觉得无比的脆弱。

结婚那时候,他在心中默默许下会让许格亦一辈子就这么在他的宠溺中笑着,幸福着。

她为他生的儿子,当然也会被他用爱去守护。

……

两个小家伙洗完澡之后,陆景言又破天荒的帮他们擦头发,穿衣服。

不过,这两个小家伙似乎很‘怕’这样的陆景言。

两个小家伙光溜溜的小身板站在床头,跟陆景言保持距离。

“怎么啦?不喜欢爸爸给你们拿的衣服?”

“你放在那边好了,我们自己穿。”

“没事,爸爸帮你们穿。”

陆景言发现,自己还真的很少给他们穿过衣服。除了在他们baby时期,陆景言给他们洗过澡,换过尿布,喂过奶外……

现在是真的很少为他们做什么事了。

“粑粑……你就实话告诉我们吧,是不是妈妈有了妹妹,所以你打算对我们好点,然后把我们送给别人。”

“爸爸那么爱你们,怎么舍得送给别人。”

“可是,你突然对我们这么好,肯定有原因。”

“原因就是你们的粑粑,很爱你们阿。快点穿衣服…不然等下怪兽要来了。看到你们还没穿衣服,肯定会抓走你们的。”

许格亦见陆景言还没搞定,打算帮他一下。

不过,这两个小家伙不仅没有因为许格亦的话,乖乖穿衣服。

反而绕过陆景言跟许格亦,兄弟俩光着小PP就这么跑出房间了。

陆景言跟许格亦对望,有点懵。

两人走出房间后,看到小酒拿着家里的座机听筒,似乎在打电话。

而小圆则是像护卫一样,保护着小酒能够顺利打这通电话。

陆景言蹙着眉头:“你们这是在干嘛?”

“我猜不是打电话给他们的舅舅,就是打电话给他们的爷爷奶奶。”

这时只听到,小圆可怜兮兮的对电话那头的人说:“你们再不来的话,就看不到我跟哥哥了。……嗯,妈咪有了妹妹,粑粑就不要我们了。”

许格亦:“……”

她什么时候怀了妹妹?

手上还拿着小酒小圆小四角的陆景言也是哭笑不得。

“嗯,好…那你们快点来。”

放下听筒后,小酒小声在小酒耳旁说:“滴滴,爷爷奶奶的号码没打通,我打电话给舅舅了,他说他马上来。”

小圆听着点了点头。

这会,两人像‘负荆请罪’一样跪在沙发上,异口同声:“父亲大人…你来吧。我们不挣扎了。”

陆景言:“……”

他怎么就没发现小酒小圆这么小就这么爱演了。

给两个小家伙穿上衣服后,陆景言便想要哄着他们睡觉。

谁知,这两个小家伙,又开始耍起‘宁死不屈’的小情绪。

“陆寻,陆遇!”

听到粑粑直呼其名了,两个小家伙绝对放大招了。嗷呜的一声,两人嚎嚎大哭起来了。

把在浴室里清理两位大少爷沐浴之后的‘战场’的许格亦都嚎出来了。

“怎么啦?怎么突然哭啦。”

陆景言叹了口气,给许格亦一张,他也很无奈的笑容。

“粑粑…我们不介意有个妹妹。”

“我跟滴滴可以自己吃饭,自己穿衣服,自己洗澡,自己泡奶粉,自己睡觉……我们什么都可以自己来,粑粑,你不要把我们送给别人好不好。”

许格亦擦干手,蹙着眉头朝沙发区走去了过去。

“不哭啦,粑粑没有要把你们送给别人阿。”

“可是,粑粑今天太反常了,他这是想要对我们最后好一次。然后就不要我们了。”

“粑粑帮你们洗澡,穿衣服,是因为妈咪今天有点累,不能帮你们洗澡。”

许格亦还确实有点不舒服,对于陆景言今天中午说的话,她都现在还想着呢。

小酒小圆倒是停止哭了,以往的时间里,每个月倒是也有那么几天,妈咪不舒服,没帮他们洗澡。

但是…那时候粑粑也没像现在这么‘好’,帮他们洗澡,还帮他们拿小四角。

陆景言突然觉得自己平时是不是对于两个儿子太过于严格了,导致,他现在想为他们做点事,却被如此误会。

“你们两个现在不进房间睡觉的话,等下过了时间,我是真的会把你们送人。”

小酒小圆听着,立刻飞快的往他们的房间里跑去。

一进房间,两人还将房门反锁了。

下秒,兄弟俩击了下掌,跳上床。

“哥哥,你说粑粑会不会趁我们睡着了,然后偷偷送人。”

小酒听着紧牵着小圆的手:“别怕,哥哥在…如果粑粑真的把我们送人,哥哥带你回来,我知道我们家的地址。”

“嗯。”小圆说着,也握紧了小酒握住他的手。

客厅里,许格亦面无表情的看着陆景言,沉重的语气问:“你今天说的那句话,不是玩笑,对不对?”

陆景言轻笑:“你怕了吗?”

陆景言这句‘你怕了吗?’直接让许格亦模糊了视线。

她从来没有想过,没有陆景言的生活,她会是怎样。

陆景言朝许格亦几步上前,紧紧搂着她。“你放心,为了你跟小酒小圆。我会全力以赴,不让任何人欺负到我头上来。”

许格亦伸出双臂,也搂紧陆景言,很紧很紧…

紧到许格亦都想跟陆景言融合一起,她好希望她能够替陆景言分担他遇到的难题。

她知道,陆景言向来在处理事情的时候,无论结果好坏,都不会将她卷进来。

不知道为什么,许格亦总觉得,王子晴这件事,似乎真的把陆景言的思绪给影响到了。

两个小家伙都觉得,今天的粑粑那么反常。

她怎么能感觉不出来呢。

“小鹿…我爱你。”许格亦哽咽说着。

陆景言缓缓将许格亦从怀里松开,他抹掉许格亦脸上的泪。

“我也爱你。”

许格亦深吸一口气:“如果你坐牢,我陪你。”

“笨蛋,如果我坐牢,你怎么陪我。”

“反正我跟法院申请,我没有你不行,我要待在你身边。”

陆景言哭笑不得,或许也就只有这个时候,他才能稍微笑一笑。

他的大掌抚着许格亦的脸颊。

“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这辈子…我会很爱很爱你。”

许格亦听着猛地一鼻酸,踮起脚吻上陆景言的双唇。

陆景言的大掌也顺势hold住她的小脑袋,加深这个吻。

吻了许久之后,陆景言准备弯腰抱起许格亦,回房间。

却听到叮咚,叮咚,的门铃声。

从这按门铃声可以听得出来,来的人很着急。

陆景言跟许格亦对望了下,刚刚忘记检查两个小家伙是给谁打电话了。

两人稍微调整了下情绪后,陆景言便去开门了。

是许正东。

许正东一进门,就开口问:“小酒小圆呢?”

“在房里睡觉。”

许正东眯眼看着许格亦,尤其是往肚子看去:“你有老三啦?”

“没呢。”

“那小酒怎么说,你们为了妹妹,不要他跟小圆了。”

许格亦呵呵一笑:“哥,三岁小孩说的话,你也信阿。”

“要是少军的儿子打给我,我肯定不信,但是是小酒打的。”

许正东这时也察觉到气氛似乎不太对劲。

“你们两个怎么啦?发生什么事!吵架啦?”

“没事。”

没事?!许正东不信,只见他双手环于胸前,一副等陆景言跟许格亦‘如实招来’的表情看着他们。

许格亦看着坐在沙发上,且翘着腿的许正东。似乎没说个事给他听,他就不离开的架势。

“你这是干嘛?不在家陪老婆女儿,在我这秀长腿阿。”

“信不信我打电话通知所有人,到时候可是一大堆人来这里秀长腿。”

许格亦:“……”

信!

陆景言这时在旁边的沙发坐了下来,手肘抵在膝盖上,十指交握着。

“如果我出事了,你要帮我照顾好我老婆跟我的两个儿子。”

许正东听到陆景言从未有过的语气,顿时心一慌,发生什么事了,能让陆景言说出这种像是交代后事的话。

他放下长腿,突然一副很是紧张的样继续追问:“发生什么事了?”

许格亦在陆景言旁边坐了下来,原本装出来的笑也渐渐消失了。

她握着陆景言的手:“我才不要我哥照顾!”

陆景言轻笑,看样子,他似乎把许格亦宠坏了,已经不能停止宠她了。

一旁还在担心的许正东朝两人瞪了一眼。严肃问:“发生什么事了!”

“王子晴是尚志的情人。”

陆景言简单的一句话,让许正东顿时更加心慌。

虽然这两人他都只是知道名字,不认识。

但是尚志是品食公司的总裁,而且还是陆景言律师所的客户。

他居然会因为他们这层关系,而对他说,要他照顾格子跟两个小孩。

想必,事情挺严重的。

“尚志因为王子晴,给你压力?”

“不是…相反!他让我对于前几天的新闻,不要放过王子晴。”

许正东听的有点乱,不过,他还是能将事情分析出来:“尚志玩腻了这段婚外情,想利用你摆平王子晴。”

陆景言轻笑,如果这么简单就好了!

“尚志从三年前,开始以10倍的价钱,每个月给律师所汇款,作为他公司法律顾问的酬劳。”

许正东这下是真的乱了,分析不出什么事情来。

“尚志是想利用王子晴,把我送进监狱。”

许格亦听着,背脊一凉,全身细胞都顿时叫蠢蠢欲动,无疑是在害怕。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乔安是说他最近几年都在做偏门生意。”

许正东听着突然哼笑起来:“他怕你迟早会知道他违法,所以一开始就在贿赂你?”

“品食公司很多债务,都不是我处理的。”

陆景言一开始觉得,尚志在商界也有一定的人脉关系,如果遇到一些财务纠纷,他相信尚志自己也会处理好。

他对尚志的一切,完全是处于信任。

就好像他信任许正东一样。

没想到…呵!陆景言只要一想起这事,从一开始就在谋划,他就觉得好笑。

原来最可怕的人,是你一直人认识会是良友的人。

“打算怎么反击?”

虽然陆景言似乎对这事,束手无策!

但是许正东相信,陆景言绝对会有更强的反击。

陆景言摇头,他心里其实也没个底。

“你这摇头是什么意思?”

“尚志隐藏的太好了,我没有任何他违法的证据。倒是他有我收黑钱的证据。”

许正东听着也是沉默下来。

一旁的许格亦突然冒出:“我可以让夏天把尚志的事爆出来。”

“如果他的事被爆出来,顶多是被怀疑婚外情,你老公可是会被抓去坐牢的。”

许格亦抿着唇,继续想:“那王子晴呢?或者王百万?苏桦,林佩琦?又或者唐心的爸爸?总会有个人是尚志的强敌吧?”

许格亦反正是把她所知道的有钱人名字说了一遍。

陆景言听着勾唇一笑,直接朝许格亦的小嘴一吻。

许正东:“……”

这是goodbye。kiss?

------题外话------

妞们,端午节快乐!o(^▽^)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