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景言很久没有失眠了。

但是,今晚他失眠了。

虽然已经是深夜了,可陆景言还是每隔1小时看下手机。

尽管没有听到任何消息提示的声音,他还是会看。

房间里也很静,静的他都听得到许格亦那略微重的呼吸声。

估计她这两天也没睡好,不然今晚绝对不会睡得这么沉。

陆景言侧着身子,看着许格亦。

以往都是这家伙白天睡多了,晚上睡不着。

然后有好几晚睡不着,不是研究他的颜值,就是在怀疑这是一场梦。

陆景言现在到也希望,尚志这件事是一场梦。

看着许格亦熟睡可爱的模样,陆景言唇角微微勾起。

这个笨蛋不知道在做什么美梦,也在笑。

陆景言轻轻碰了下许格亦的笑着的双唇。

“不管怎样,我都不会让你跟小酒小圆受苦。”

语闭,陆景言还是决定睡觉,没有什么事比搂着老婆睡觉还重要了。

船到桥头自然直,他也只能静观其变了。

虽然知道下一步,尚志绝对会怂恿王子晴跟他打官司。无论谁胜利,他那个打算用为工作上的私人账户里的金额肯定会被查出来。

再然后,无疑就是尚志开个记者会,说陆律师不断利用律师身份,故意造假一些品食公司违法的证据。

在过去3年里,要了他一笔不少的金额。

想着,陆景言笑了笑。

如果没有王子晴的证据,那明天也只能先把王子晴跟尚志的关系先爆出去。

新闻越乱,对他就越有利。

……

清晨,一切如常。

但是就算这样,小酒小圆也能感觉的出来,爸爸妈咪有心事。

两个小家伙也没好奇心去问,免得给爸爸妈咪添乱。

乖乖的吃完早餐,去幼儿园。

今天陆景言依旧是带着许格亦,先是送小酒小圆去幼儿园,然后回律师所。

回到律师所的后,他们见到了明乔安。

看她一脸担心且没精神的样,许格亦先是开口问:“乔安,你没事吧。看你状态好像很不好。”

明乔安对许格亦摇头,笑了笑。

而后,将一份公文袋交给陆景言,说:“这是尚志三年来,洗黑钱的资料。”

陆景言难以置信,原来不是王子晴不发邮箱给他,而是尚志违法的资料,已经多到邮箱根本就发不完的情况。

“这么多……”许格亦也是看傻眼。

那文件袋的厚度,简直就跟教科书一样厚。

这是赚了多少黑心钱阿!

“子晴去华都之前已经把这些资料准备好了,这些都是原资料。”

陆景言拿着资料,也是自嘲的笑了起来。

尚志在这3年里,究竟都做了些什么事!

“今天早上子晴打电话给我说什么尚志找她要这些资料。然后还说她已经把资料都准备好了,让我去拿给你,…可是后来,她又莫名其妙的说什么要跟尚志永远在一起。”

许格亦蹙着眉头,“尚志回心转意啦?”

“不可能,子晴说那句话的时候,语气很奇怪,什么永远在一起,我总觉得她好像准备做什么傻事。”

“不会吧。”

“你们不了解子晴,子晴性子倔得很,她爱尚志已经爱的没办法回头了。而且,如果尚志真的回心转意,根本不会找子晴要那些资料。”

许格亦毕竟对两人都不是很了解,听到明乔安这么说,她也就没说什么了。

一旁的陆景言则是在看尚志违法的资料。

这时,他也打开电脑,将尚志转账给他的记录,全部打印出来。

“有没信心,接我的官司?”

“接你的官司?什么意思?”

陆景言这时才真正的微笑着:“我要揭发尚志,涉嫌洗黑钱,以及耍小聪明,诬陷我。不知道明律师,有没信心接?”

明乔安有点不知所措,笑着点头。

论资历,她没有陆景言深。

但是论实力…明乔安从成为陆景言的合伙人开始,实力也是有目共睹的。

而且,告的人还是她恨得不得了的尚志。

她肯定会全力以赴。

……

既然准备开始主动告尚志,陆景言就要把所有资料准备好。

好在他那个准备作为工作用的私人账户,凡是登录,都会有记录。

过去3年,完全没有他登录的记录。

虽然,这点还不能够作为他完全不知道此事的证明,但是陆景言也不傻,他有当初开这个账户时,只有尚志一人知道的证据。

这会,陆景言也正在跟明乔安商量怎么打这场官司。

尚志的城府太深了,绝对也会有给自己留个退路的计划。

就算他知道王子晴很爱他,可是他连信任他且有利用价值的陆景言都用这么阴险的方式摆脱。

何况他一直利用的王子晴。

所以这个官司,就算把尚志真的告倒了,尚志绝对也会拉陆景言下水。

毕竟,受贿这件事,证据很明确。

哪怕尚志没说,对方律师也会查到此事。

“你觉得,尚志会聘请哪个律师?”

对于尚志,明乔安只知道他身边的律师只有陆景言。

“能够帮尚志在这3年里,没有任何危机的律师……应该是张大律师。”

“你是说张其华?不可能,他过两年就要退休了,不会冒这个险。”

“那如果尚志给的钱,比他以后的退休金还多呢?”

陆景言这话,明乔安很认同。知法犯法的律师,在律师界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了。只要看你怎么去让自己洗白脱身。

张其华大律师,不仅北淮赫赫有名,就连国际的一些名人,都会找他。

只是这几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张其华就算实力再强,大家也都是当他是个传说,毕竟张其华已经50多岁。

现在的人都喜欢找陆景言这种年轻有为的律师。

拼得起,也hold的住场面。

但是张其华虽然有名,可毕竟很多人都会用年龄先代入,觉得找年轻且有资历的律师更有胜算。

所以,张其华想要在退休前,想要赚一笔钱,不是没有原因的。

“如果对方真的是张其华的,你还会让我当你的辩方律师?”

“所以你要找到,张其华受贿的证据。”

明乔安呼了口气,突然觉得……这绝对会是今年最受关注且很很有可能会打很久的一场打官司。

“如果怕的话,我可以找其他人。”

“我怎么可能会怕,我倒是很谢谢你的信任。”

“我不是信任你,我是给你一次替朋友出气的机会。”

明乔安露齿笑了起来:“这样的话,更加要谢谢你。”

陆景言浅浅一笑。

“那你对于张律师应该很了解吧。”

“他经手的官司,我都有资料。”

“那就好。”

语闭,陆景言朝沙发区的许格亦看了过去,还以为她会无聊的睡着。

没想到,没有!反而很有精神的在玩手机,像是在聊天似的。

陆景言看了看时间,等下资料整理的差不多,就可以跟明乔安去法院了。

许格亦这时确实也在聊天。

夏天将昨天陆景言跟许格亦的专访发给许格亦看。

好让许格亦去问陆景言,有没有遗漏的。

许格亦看完夏天发来的专访。不得不对夏天刮目相看,这文学编辑梳理出来的专访,让人看着就是舒服。

夏天居然把她跟陆景言从相遇,相识,相知,相恋,相守,写的这么唯美。

许格亦看的过程中想起了不少跟陆景言一起经历过的事。

等了好一会的夏天发来消息问:‘怎样,怎样!给陆景言看了没。’

‘他在忙,估计没时间看,不过呢…我很喜欢耶,你就这样出好了。’

‘那好,我等下确定排版,晚上就可以印刷了,跟这一周的周期杂志一起出版。’

‘ok!’

许格亦给夏天发了个笑脸表情之后,他看着正在认真看资料的陆景言。

这专访的内容,应该不需要他看过之后再同意。

反正夏天只会在他们的好放面‘添油加醋’。

*

华都这边,尚志为了不让人知道他跟王子晴的关系。

并没有替王子晴安排任何酒店。

不过王子晴已经不介意这些了,她想了一晚,也把事情想明白了。

明乔安说的对,尚志就是一直在利用她。

她现在变成这样,已经得不到什么了。

王子晴从早上打电话给明乔安之后,就一直这么的呆呆的坐在窗口看着楼下的一景一物。

她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4点半了。

突然她笑了起来。因为她知道,用不了多久时间,尚志会打电话给她。

果然,不到5分钟。

尚志的电话打来了。

王子晴不过才接通电话而已,电话那头就传来狠厉的骂声:“王子晴!你背叛我?”

王子晴并没有马上承认,而是…装不知情。

“什么背叛?”

“你还跟我装傻?陆景言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背叛我?”

“尚志,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我刚刚收到律师函,陆景言把我告上法院了!法院也已经受理了。”

“我不知道这件事。”

“你不知道!王子晴,你TM还跟我装。陆景言要不是握有我的证据,他会有胆子告我?”

“尚志,我真的不知道这件事。你不是说陆景言不好惹,说不定他是真的有胆子告你呢。”

尚志冷哼一声,继续吼:“我偷偷转账给他那么多钱,就是为了防着他知道我洗黑钱之后,可以反咬他一口。他要是没有我足够的证据,会告我?”

王子晴听着,态度极其淡定:“尚志,那你应该打电话给陆景言。”

“你还在装?不过我也不怕,你不是一直想要知道是谁帮我逃过这些法律的吗?就算陆景言这个替死鬼没有掉,我还有张其华这个大律师。”

“你连张律师都不放过?”

“这老家伙也拿了我不少钱,我怎么可能在自身难保的时候,还装什么大好人?”

“尚志,你变得好可怕。”

“钱这种东西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它却能让人为所欲为。”

“你再这样下去,毁掉的会是你自己。”

“说这句话的时候,看看你自己,你自己成什么样了!毁掉的人是谁!”伴随着这句话还有尚志的笑声,听得王子晴揪心的很。

是阿,她这几年把自己的人生毁得所有人都心疼了。

“尚志,谢谢你让我清醒了。”

语闭,王子晴挂断电话,这是她第一次先挂断她跟尚志的通话。

或许,真的是梦该醒了。尤其是这种比噩梦还可怕的梦。

王子晴将刚刚跟尚志的通话录音保存下来。

然后转发给明乔安,并附上:‘或许对陆景言的官司有帮助。’

刚从法院出来的明乔安一收到消息,还没看是什么内容,就直接拨通王子晴的手机号码。

她好怕她做傻事。

好在王子晴接电话了。

“乔安…我想清楚了。”

明乔安一听,顿时很是担心:“子晴,你在哪?千万别做傻事。”

“你放心,我不会做傻事了。我已经傻了这么多年,我也是时候,该清醒清醒。”

“那就好,你还在华都吗?”

“嗯。”

“你赶紧回北淮,我跟景言已经把所有资料都提交了。而且新闻也报道了。尚志应该也知道了,我担心他会……”

“他刚刚打电话过来威胁我了。”

“天呐,那你真的要小心,要不报警吧。”

“乔安,他就算再厉害,也不会知道我住在哪里的。”

向来都是王子晴找尚志,尚志从未主动找过她,除了这次针对陆景言。

他的主动一开始让王子晴很是窃喜,可越来发现,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一回事。

“王子晴,是我。谢谢你的资料。”

“我本来是想拿那些资料让尚志娶我,没想到却成了证明你清白的资料。”

“这证明,你并不傻,你应该为了你爱的人活着,而不是为了卑鄙小人要死要活。”

王子晴不语。

“乔安为了你,担心了一整天。我相信你也很珍惜这份友谊,不仅如此…你还有一个疼你的爸爸。”

王子晴听着,难过的哭了。

的确是,当初一开始假装喜欢女人的时候,身边的女性朋友只剩明乔安了。

也就只有明乔安,才会用心去了解事情。珍惜她跟王子晴的友谊,陪伴到现在。

“陆景言,我知道你很爱你老婆,但是我也很想告诉你,乔安是个好女人。如果你哪天不小心跟你老婆离婚了,你可以考虑下她。”

陆景言当玩笑话一般的听着笑了起来。“会开玩笑,说明你没事。”

“那你帮告诉乔安,我明天就回北淮。”

“嗯。”

结束跟王子晴的通话,陆景言要把手机还给明乔安时。

却发现明乔安很开心的笑着看着他。

“笑什么?”

“原来你不止在跟格子说话的时候,会笑的这么开心没这么好看。子晴跟你说了什么?”

“她说了一件,我这辈子都办不到的事。”

明乔安听着也是笑了笑,没有追问。

而是将王子晴发过来的文件,点开…

手机马上开始将王子晴跟尚志两人的对话播了出来。

听得陆景言跟明乔安不约而同的对望,笑着。

“原来子晴说的想清楚,是真的放下尚志了。……不过,尚志居然还想让张其华做替死鬼。”

“这不奇怪,尚志做事向来都会给自己留个后路。他这么多年洗黑钱都没事,张其华肯定在帮他的时候,还保留那些证据。尚志也不是笨蛋,怎么会没有张其华受贿的证据呢。”

“真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不过,你应该是属于,人不犯你,你不犯人。”

陆景言笑而不语。他做人向来如此。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明乔安认识陆景言这么久,居然在一天里,见到陆景言笑了三次。不过这三次,都不是为了她而笑。

陆景言看了看时间:“你自己搭车吧,我要去接我两个儿子下课。”

“可是,格子不是在她朋友的杂志社吗?你不过接她吗?”

“我就是要过去接她,没时间送你。”

明乔安明白了,拎着公文包转身离开。

“乔安……”

听到陆景言喊自己名字,明乔安立刻笑着转身:“什么事?”

“你把王子晴刚刚发给你的消息转发给我,谢谢你。”

明乔安笑着点头,真是想太多了。

看着陆景言的车子开远了,她笑得更加灿烂了。

只能叹息,自己没有遇上这个好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