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快说,你要什么特殊服务!/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目前情况的走势,对陆景言来说,绝对是有优势的。

他看了眼坐在副驾驶上的许格亦,大掌突然探过去,握住许格亦的手。

许格亦微笑着朝陆景言看了过去,学小圆的语气:“小心警察蜀黍抓你阿。”

“警察蜀黍不会忍心给秀恩爱的人开罚单的。”

许格亦露齿笑着,没有接话。

她看得出来,陆景言现在的心情跟前几天完全不一样。

唯一可以说明的原因,那就是‘雨过天晴’!

虽然只是递交了资料,再等开庭时间,不过,许格亦相信…公平总会站在正义这一边。

“格子……”

“嗯?”

“你常说狗shi运大神,是你的守护者。现在看来,也是我的守护者。”

许格亦听着嘻嘻大笑起来。

“虽然胜胜负还不知道,但是目前这种局势,已经是最好的了。”

“我们不是有尚志的犯罪的资料了吗?胜算肯定比较大。”

“张其华跟我一样,是个爱家人的人。虽然已经快退休了,但是他也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出事。所以……这场官司,是1对2。”

“1对2?王子晴不是已经站在我们这边了吗?”

陆景言轻笑:“尚志做了那么多违法的事,没有一个资深的律师帮他,他是不可能办得到的。”

许格亦原本的笑容,渐渐消失。“还以为雨过天晴了呢。没想到只是局部多云而已,这暴风雨随时还是会来的。”

“你还真会形容。不过呢……在暴风雨来之前,我相信会有个大太阳来阻止这场暴风雨。”

希望如此!

……

到了幼儿园附近的停车场,陆景言跟许格亦刚下车走没几步。

陆景言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

要是一直走的话,肯定是到幼儿园的。

张其华走到幼儿园门口的时候,果然有个小女孩往张其华小跑过去,边跑还边亲昵的喊:“爷爷……”

“希希,今天乖不乖阿。”

“希希当然乖了,爷爷…我给你介绍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盆友。”

希希说着还拉着张其华往小酒小圆走过去:“爷爷,这是小酒小圆,他们是双胞胎喔。而且……他们的粑粑跟爷爷一样,是个大律师。”

张其华朝小酒小圆笑了笑。

“爷爷好。”

“嗯,乖…你们的爸爸也是律师喔。”

小酒小圆点头。

“爷爷,你认识小酒小圆的粑粑吗?”

张其华呵呵笑着,北淮的律师何其多,他相信,他的名声。

这两个小孩的爸爸绝对知道,但是他们爸爸的名字,他未必会知道。

“爷爷,我们的粑粑在那边。”小圆指着朝他跟小酒走过来的陆景言跟许格亦。“我妈咪也来了。”

张其华好奇的转过身,看过去。

是陆景言!

张其华笑了笑,北淮还真是小阿,这两个小家伙的爸爸居然是:这个被律政界誉为以最年轻的资本赢得最深的资历——陆景言!

在来接孙女的路上,他接到尚志的电话,说是陆景言已经将他告上法院了。不仅如此,而且还有充分的证据。

张其华很明白,尚志打电话给他,无疑就是暗示他收了他的钱,就得替他摆平这件事。

“张大律师,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是阿,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提前遇到你。”

陆景言轻笑:“看来尚志已经通知你了。”

“这或许是我退休前的最后一场官司,不知道陆律师聘请哪位大律师?”

“明乔安!”

张其华听得哈哈大笑起来。对他而言,明乔安是个乳臭未干的丫头。

根本不是他对手。

“为了你两个这么可爱的儿子,我建议你还是找个大律师。”

张其华就不信,以陆景言现在的人脉,会找不到一个知名的大律师替他打官司。

“不知道张大律师有没有有空,我有段语音想要让你听听。”

张其华用老谋深算的眼神看着陆景言。这个时候约他单独谈话。

肯定是为了尚志的官司。

张其华笑了笑,牵着孙女的手,准备离开:“等这场官司结束,我就有空了。”

陆景言朝小酒小圆使了使眼色,小酒小圆接收到‘讯息’。

马上动身‘办事’!朝张其华小跑过去。

“希希…希希……”

“怎么啦,小圆。”

“你要不要去麦当劳坐坐?”

“我滴滴想要请你吃冰激凌。”

“好阿,好阿……爷爷,我要跟小圆去吃冰激凌。”希希马上嘟嘴跟张其华撒娇。

“希希,冰淇淋吃太多,要没有牙齿。没有牙齿就不漂亮。以后就嫁不出去了呢。”对于自己的孙女,张其华也用变声说。

“没关系,爷爷…如果希希嫁不出去,我娶她。”

一旁的小酒看着自己的滴滴,为了粑粑,这牺牲不是一点点阿。

希希听着立刻从张其华身上挣脱下来,马上跟小圆手牵手:“走吧,小圆,我们去吃冰激凌。”

约五步远的许格亦蹙着眉头很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你这是让你儿子使用美男计?”

“小盆友最可爱了,大人都没办法拒绝的。”

语闭,陆景言牵着许格亦走了过去,边走还边说:“你带他们去麦当劳坐一坐。”

“你呢?”

“我尽可能的把局势反转。”

……

许格亦带着三个小孩坐在麦当劳里,原本以为一人一个冰淇淋就可以搞定了。

谁知道…这个小女孩,说肚子饿了。

许格亦没办法,给他们买了套餐。

看着他们三人吃的时候,许格亦的视线还不由自主的往麦当劳对面的咖啡厅望过去。

好在麦当劳跟咖啡厅都是透明玻璃,他们又都做在靠边的座位。

许格亦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看样子,似乎还没聊出个什么春天来。

许格亦托着的下巴,看着希希,挺可爱的一个小女孩,当爷爷的应该也坏不到哪里去。

希望小圆的‘美男计’能用得值得。

……

咖啡厅里,陆景言并没有直接将录音放给张其华听。

他得先探探张其华的想法。

“你我都明白,尚志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想,张大律师应该手上也握有尚志所做的事情的证据。”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现在这个社会,知法犯法的人已经不差你一个了。”

“陆景言…小心我告你诽谤!”

碍于公共场合,张其华只能咬牙切齿的吼着。

“但是希希的爷爷只有你一个。”

张其华哼声一笑:“你到底想要让我听什么录音。”

“我想希希应该很不希望看到自己的爷爷坐牢。”

“陆景言!你到底想干嘛!”

张其华跟陆景言一样,是个爱家之人。

他对自己孙女的疼爱,看希希那么喜欢自己的爷爷就知道了。

“我知道你手上有尚志的资料,是以防万一,尚志反咬你一口。你可以自保…但是你有没想过,尚志会跟你坐同一条船吗?他会不知道…你背着他做了些什么?”

只能说,不愧是同行。

知道的套路太多了。

张其华确实有,但是并不代表他会对尚志怎样。

目前情况来说,尚志对他还是跟以往一样。并没有什么要弄死对方的趋势。何况……他跟尚志一起做那些非法的勾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如果出事,早就出事了。

何必等到现在,所以这点…张其华还是相信自己。

“张大律师肯定在想,我跟你的交情,不如尚志跟你的?”

“陆景言,太聪明的人,向来都会成为公敌。”

“是吗?难怪我会被尚志陷害成今天这个局面。”

陆景言说着自嘲笑了起来。

张其华看了看时间:“我没兴趣跟你在这里耗时间。”

“不耗点时间,怎么知道原来张大律师,思考事情已经开始不用脑了。”

“陆景言!我告诉你,你太自以为是,你以为,几句话挑拨我跟尚志的关系,我就会帮你?”

“帮我?”陆景言笑了起来,继续说:“张大律师,你难道真的以为,尚志会过放过你?我知道你还有两年就可以退休了,过去3年,你只所以帮尚志,我想一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我!”

张其华对似乎‘了如指掌’的陆景言猛地另眼相看,此时他也较为冷静下来。

因为陆景言说对了,当初他帮尚志,的确是因为陆景言。

因为那时候尚志对他说,陆景言没有能力帮他,而张其华一时被怂恿,就帮了一次,这有了第一次,肯定也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再加上尚志给的酬劳不少,他便一错再错到现在。

“说吧,你到底要让我听什么录音。”

陆景言见张其华的语气软了下来,似乎已经意识到自己无论多替尚志卖命,到最后肯定还是会被‘抛弃’。

陆景言将那段录音按了出来……

*

公寓里。

陆景言一直笑得合不拢嘴。

许格亦看得觉得,自己老公真是帅,刚刚谈事肯定是谈妥了。不然也不会把下半年的笑容都用上了。

可小酒小圆却觉得,粑粑笑得好诡异。

尤其是小圆……他有点怕怕。

记得那时候小酒要跟小染结婚,粑粑都没有笑得这么诡异。

“哥哥,你说粑粑跟希希的爷爷谈了那么久的话,是不是在谈我娶希希的事阿。”

“应该不是。”

“那就好,吓shi我了!”

“你不喜欢希希吗?”

“喜欢……但是,我不想娶希希。”

“为什么呀。”

“希希不是我的菜。”

“喔。”

兄弟俩之间沉默了几秒之后,小圆突然开口问:“哥哥,你还在想小染吗?”

“嗯。”

“那你快点睡觉,说不定你跟小染在梦里就可以见面了。”

小酒小脸一皱,很是怀疑:“是…吗?”

“嗯,妈咪说的阿,如果你想的那个人也在想你的话,那你们就可以在梦里见面了。”

小酒抿着唇,原来是妈咪说的阿,那就更加没有可信度了。

不过,小酒心里还是在祈祷,妈咪说的这句话是‘真话’。

想着,他闭上双眼:“滴滴,晚安。”

“晚安,哥哥。”

小圆说着,伸手关了灯。

……

房间里,许格亦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一直在自嗨的转圈圈。

陆景言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她不仅没有停止,还拉着陆景言一起转。

“格子,再转我要晕了。”

陆景言一把将许格亦拉进怀里。

“年纪轻轻的,转几圈就会晕阿。”

“已经不年轻了。”陆景言说着弯腰将许格亦抱了起来,往床上一丢。

许格亦吓得咯咯笑了起来。“你居然用丢的!”

说完,许格亦立刻趴在床上,双手撑着下巴:“你看起来不像是不年轻的样子阿。”

陆景言被许格亦那逗逼神情逗笑。

他两步上前,用跪着的方式爬上床。

陆景言这一上床,许格亦就迫不及待的扑过去了。

此时,陆景言也渐渐有了想要缠绵的感觉,他刚稍微撩起自己衣角的时候。

许格亦却说:“你今天请那个希希的爷爷喝了多少杯咖啡,才搞定的?”

陆景言:“……”

看到陆景言似乎被自己问题吓到了,许格亦接着问:“你没注意吗?”

“嗯。”

他怎么会去注意张其华喝了多少杯咖啡,他倒是记住张其华发了几次火。

许格亦笑着,趴在陆景言胸膛上:“早知道这个希希的爷爷是关键人物,我们一开始就应该让小圆出马。”

陆景言:囧!

“不过,小鹿…那他是不是不管怎样,都会坐牢?”

“那要看他自己怎么替自己辩解了,毕竟他的确做过违法的事。”

许格亦皱起眉头,莫名觉得这个张其华很可怜。一把年纪了,还要面临牢狱之灾。

“那明天就会把真相公开了吗?”

“应该是吧。”

陆景言其实不是百分百确定,张其华会帮他。不过…他相信,张其华宁愿在这个时候以一个充满正义感的人自首,也不要等到事情被揭发。

至少他现在也可以装作不知道,完全是被尚志陷害。

语气好的话,或许可以免了牢狱之灾。

许格亦的小手突然捧着想事情沉着脸的陆景言。

“是我的错,不应该聊这个话题,让原本一直在你脸上的笑容不见了。”

“那是不是应该给我点补偿?”

“你想要什么补偿,只要我办得到,我肯定全力以赴。”

许格亦说着还将两只手用力往里面挤,她这么一挤,陆景言的五官马上扭曲,双唇也被挤出香肠唇。

“你这样好好笑阿。”

陆景言:“……”

心里自我安慰:把你宠得像个小孩一样,不懂得情调…

是我的错,我的错!

这时,许格亦在那被她挤得嘟起来的双唇,轻轻啃了肯。

陆景言被这一阵酥麻给电到。

真是个小人精,还懂这个!

许格亦松开自己的小手:“补偿完啦,我们睡觉吧。”

陆景言:“……”

纳尼?!他现在‘热’的很…居然捏完脸,咬完唇就打算睡觉了。

在他还不知所云的时候,许格亦已经钻进被窝里了,而且还将被子盖过半张脸。

陆景言无奈的将灯关了,也躺进被窝里。

他才一闭眼,许格亦又开始使坏了。

“陆先森,还需不需要补偿呀?”

陆景言用超级嫌弃的语气回:“刚刚那种补偿,你倒贴我都不要。”

许格亦咬着下唇,突然撒起娇来:“那你想不想要一些特殊的补偿。”

“要是没有脱衣服的话,那就不需要了。”

许格亦忍着笑:“脱裤子的补偿行不行?”

陆景言:“……”

呀哈,这小人精还跟他玩起文字游戏了阿。

“小鹿……快说,你要什么特殊服务。”

陆景言呼了口气,认真回:“不穿衣服,不穿裤子的特殊服务,还有罩罩跟小裤裤。”

许格亦这下忍不住了,直接哈哈大笑起来……

要一个大律师说这样的话,真是为难他了。

不过,许格亦就是喜欢听小鹿说这种让她想要扑倒他的暧昧情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