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他算个什么老师/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直在宿舍楼下着急等着的陆寻,看到唐蜜跟秦安然安全下楼了。

直接上前牵着唐蜜的手:“我们快点离开这里。”

唐蜜喘着气‘嗯’了声。

陆寻牵着唐蜜,唐蜜牵着秦安然。

三人一起往校门口快步走去。

秦家的司机看到自家小姐出来了,也是马上替秦安然开门。

“唐蜜,谢谢你。”

“客气什么,我们这是打到社会的败类。”

虽然两人打了高星辉,可是秦安然开心不起来,毕竟这种事情对这种败类来说不算什么!

“你放心,事情没有这么快结束。”唐蜜看到秦安然有点失望,她补充着。

“什么意思?”

“刚刚我们跟高星辉的事情,已经在网络直播出去了。”

秦安然蹙着眉头,还是不解。

唐蜜笑了起来,“我的手机还在高星辉宿舍呢。”

唐蜜这么一说,秦安然明白了。

难怪刚刚唐蜜一直在套高星辉的话,原来是故意的。

*

晚上7点半。

陆家公寓来了两名身穿警察制服的警察。

“请问陆寻跟唐蜜是住在这里吗?”

陆景言皱着眉头反问:“有什么事吗?”

“北六中的一名教师到警察局报案,说陆寻跟唐蜜在今天下午5点在宿舍对他进行殴打。”

“不可能。”陆景言对自己的儿子,很了解。

陆寻的性格跟他一样,向来都是用实力说事,从来不会使用暴力。

更别说的是殴打教师了。

“请问你是?”

“我是陆寻的爸爸。”

“陆先生,请配合下我们的工作,我们现在要带陆寻跟唐蜜回警察局协助调查。”

陆景言让两名警察进来了。

先让他们在客厅里等着,他则是去房里叫陆寻跟唐蜜。

喊陆寻的时候,陆景言没说明什么,只是让他们两个出来下。

误以为是要喊他们出去吃水果的两人,挂着笑容出来。

当看到客厅里的两名警察后,唐蜜吓得往陆寻靠过去。

陆寻心里也是慌了下。

“我们是北淮XX分局的警察,你们是陆寻跟唐蜜,对吧!”

陆寻跟唐蜜轻轻点头。

“高星辉是你们的数学老师对不对?”

两人又是很配合的点点头。

“他报警说你们两个在今天下午5点在宿舍里对他进行长达一小时的殴打。导致他身体多处骨折,现在在医院。”

陆寻跟唐蜜两人对视了下。

不可能阿,明明就知道用开水汤伤他而已,怎么会出现过处骨折,还严重到住院。

“警察叔叔,是不是误会阿,我们没有殴打高星辉。”

“可是我们在伤者的宿舍里找到一部手机,伤者说是你的。”

“是我的。”

“那你是承认你曾经到过高星辉的宿舍?”

“对,可是我只是用开水烫伤他而已,他不可能会严重到住院。”

“小妹妹,高星辉的确住院了。既然你承认你到过他的宿舍,我们需要你跟我们回警局协助调查。”

“还有你。”另一名警察看着陆寻补充着。

“警察先生,他们两个未成年,我是他们的监护人。”

“那请陆先生跟我们一起去。”

陆景言点点头,从刚刚唐蜜的话语间,他听得出来,陆寻跟唐蜜可能是真的有去这个老师的宿舍,今天两人也比较晚回来。

不过他相信,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

让许格亦在家里待着等消息,陆景言换了身衣服,就跟他们一起去警局了。

*

警察局里,两位民警正在替唐蜜录口供。

唐蜜也很配合的将放学后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至于高星辉为什么会伤的那么严重,唐蜜是真的不知道。

难道是被烫伤之后,为了追她们,从宿舍4楼不小心滚下来?

那真的是老天有眼!

陆寻这边也是将事情从头到尾说了出来。

虽然他没有在现场,但是他可以肯定高星辉如果真的是伤的那么严重,那绝对不会是唐蜜所为的。

在外面等明乔安的陆景言也是在想这件事。

没一会,明乔安也赶来了。

“陆寻跟唐蜜现在在里面录口供。”

明乔安嗯了声,再来的路上有大概了解了下情况。

当唐蜜跟陆寻出来的时候,明乔安将视线放在唐蜜身上,她知道这个女孩是范云熙的女儿。

果然跟妈妈长得很像,都一样的漂亮,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可性子都是不能任人欺负的。

“陆先生,我们已经录好口供了,但是他们两个现在不承认殴打高星辉老师,所以我希望你们当家长的劝劝孩子。”

陆景言听到这话,很明白这位民警是在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可是,他儿子跟唐蜜没做过这事,要他们承认什么?

只见他露出不悦神情,说:“警察先生,没做过的事怎么承认?”

“但是高星辉真的受重伤,他被送去医院的时候,在意识很清楚的情况下,说是他的学生陆寻跟唐蜜打的。”

“目的呢?”

“好像是什么明天要考什么模拟考,唐蜜为了考试题目想要利用自己的条件勾引高星辉,可是高星辉拒绝了,所以她便让她男朋友,一起对高星辉进行殴打。”

唐蜜听着,在心里爆了无数句脏话。

陆寻反而没有过多的情绪,而是在想高星辉为什么会受重伤,而且明明就是唐蜜跟秦安然去宿舍的,为什么要说是他跟唐蜜。

“唐蜜的成绩从初中开始就已经是中下等的成绩,如果她要勾引老师,何必等到现在?”

明乔安的发言,让唐蜜看了过去。

她怎么也在这里。

“你是……”

“我是陆寻跟唐蜜的辩护律师,我叫明乔安。”

明乔安说着将名片递了过去。

民警看着明乔安的名片,确实是个律师。

可是,他很不解,普通的伤人事件,而且受害者也已经说出了肇事者。

这么简单的一个案件,需要什么律师。

“其实整件事已经很明了,只要你们赔偿伤害的医药费,如果伤者愿意和解的话,不需要什么律师。”

“警察先生,你错了,我现在要代表我的两个当事人控告高星辉污蔑他们。”

明乔安也算是看着陆寻长大的,都说陆寻像陆景言,头脑聪明,做事果断,怎么课呢过去殴打教师。

还有唐蜜,她在跟范云熙聊天的内容里也了解不少这个女孩的性格。

所以……既然那名教师要搞事,那就把这事情搞大。

“明律师,你说反了吧,现在是他们两个把人民教师高星辉殴打成重伤。你要控告高星辉?”

民警的语气很明显有点小激动了。

“对,我控告高星辉。我现在要给我的两个当事人保释,有什么事你可以随时让负责这个案件的警察联系我。”

民警重音回了个字:“好!”

*

办理好保释手续,四人便离开警察局。

但是明乔安还是要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了解一下。

于是已经是大半夜的时间了,明乔安没有回家,而是一起去了陆家公寓。

许格亦很是担心,看到他们回来了,也松了口气。

只是看到明乔安,她有点不解。

明乔安朝许格亦笑了笑:“不用担心,这件事我一定会替他们两个完美解决。”

许格亦看着心情异常好的明乔安,莫名的觉得,她是不是对江猛跟范云熙做了什么。

没等许格亦问,明乔安便跟陆寻,唐蜜一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了。

许格亦对陆景言挑了挑眉,什么情况这是!

陆景言附耳小声:“乔安现在是他们的律师,我们回房休息吧。”

陆景言这么一说,许格亦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这么说的话,她的儿子跟唐蜜是真的打伤人啦?

“那个老师不知道什么原因诬陷他们两个,所以乔安反告他。”

许格亦呼了口气,真是吓shi人了!

陆景言跟许格亦回房后,客厅里就只剩下明乔安,陆寻跟唐蜜了。

明乔安也开始向他们询问事情。

当唐蜜说完高星辉的恶性之后,明乔安非常气愤。

见明乔安很是气愤,唐蜜轻声开口:“乔安阿姨,打官司的时候,可不可以不要把我同学的名字说出来。”

“她们不出来指正的话,只会让那个禽兽脱罪。”

“其实当天的事有在网络平台直播。”

“网络平台?”

唐蜜脑袋使劲点头:“是陆寻教我的,他让我在平台上创建一个帐号,然后再偷偷直播出去,我的手机也是因为这样才会在高星辉的宿舍里。”

明乔安明白了。

一般这种事隔天就会被爆出来。

“不过,挺奇怪的,明明是我跟另一个女同学在宿舍反抗高星辉的,他为什么要说是我跟陆寻呢。而且……我们走的时候,他只是脸上跟手上被烫伤而已。”

“我看过警察提供的照片,高星辉确实伤的很严重。”

“那会不会是他为了追我们,然后滚下楼梯的?”

“一个成年人滚下楼不会伤的那么严重。”

那唐蜜就不知道了。

“会不会是郭冬琳的什么人?”

明乔安其实也想到了这个,能够让一个人那么凶残,那必定是那个人有很大的愤恨。

“我听安然说,冬琳有个混社会的哥哥。”

明乔安听着轻笑了起来:“好了,你们两个赶紧去睡觉吧,明天还要上课。”

“我们明天能去上课?”

“为什么不能?你们又没错,就算你弄伤高星辉,那也是属于自卫行为。”

“蜜蜜的意思是,学校肯定都知道这件事。”

“知道更好,我打官司,向来都不嫌事大。”

唐蜜噗呲笑了起来。她突然发现自己对这个乔安阿姨没有之前的不喜欢了。

反而莫名的喜欢了。

……

因为刚刚去了一趟警局,唐蜜吓得一身冷汗,重新洗了个澡。

说真的,唐蜜虽然没做过,可还是怕。

那可是她第一次去警察局。

“还在怕吗?”

唐蜜微微点点头。“陆寻,其实我比较希望是因为高星辉自己为了追我跟安然,然后不小心滚下楼的。”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事实就是事实,我们改变不了。”

唐蜜抿着唇。

“如果真的是冬琳的哥哥,那以后冬琳还怎么读书。”

陆寻摸了摸唐蜜的小脑袋。

他知道她的内心肯定很自责,学校因为她重新分班。但是这事陆寻觉得,根本不能怪唐蜜。

先不说,现在早恋的学生有多少,他对唐蜜那可是一般的喜欢。

何况,学校对于这种分班情况,根本没意识到这样有多打击到其他同学。

所以这个责任,学校得负一大部分的责任。

突地……

陆寻猛地想到什么,觉得当初自己为什么不跟其他同学一起反对这次分班。

看到陆寻脸上神情怪怪的,唐蜜担心问:“怎么啦?”

“高星辉是教导主任推荐到我们学校的,我现在很怀疑,是不是高星辉让主任跟校长提议要重新分班。”

“你的意思是,高星辉故意这样,然后借着这个机会欺负女同学。”

虽然很不想承认,可是这是陆寻想到的最接近事情的推断了。

“我的天阿!”

“所以你不要自责了,我们一定要把这个败类送进监狱。”

唐蜜点了点头:“嗯,我相信乔安阿姨会把这个社会败类送进监狱的。”

听到陆寻这么说,唐蜜心里更加错综复杂了。

教导主任怎么会推荐这种人来学校教书!

“别想了,我们睡觉吧,已经2点了。”

唐蜜‘嗯’了声之后,自己上床了。

不知道这床是有点穴的隐形功能还是有隐形的捆绑。

唐蜜一趟下来,就马上四肢僵硬,双眼直直看着天花板。

“蜜蜜,你每天这样睡不累吗?”

“不会阿。”

其实唐蜜心里是在嘶吼,不能用累来形容,应该是用残来形容。

残的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只有一个脑袋而已。

其他部分不属于她的。

“你这么怕我,以后我们怎么办?”

唐蜜突然结巴起来:“什,什么,以后…怎,怎么办!”

“我们结婚阿。”

唐蜜:“……”

她其实也想做到自然,但是没办法,每次一躺下来,尽管知道陆寻最多也就像昨晚那样,把手放在自己腰间而已。

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几己!

陆寻关灯也准备睡觉了,他也跟唐蜜一样,平躺着,双眼看着天花板。

“晚安,蜜蜜。”

“嗯,晚安。”

*

第二天,陆寻跟唐蜜还没走进校园,一路上就有很多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们。

唐蜜感觉的出来,平时被其他同学看,是因为她跟陆寻站在一起。

现在这种异样的眼光绝对跟昨天的事有关,毕竟学校出了这么大一件事,都涉及到警察局,医院了。

想不被知道都不行。

陆寻倒无视这些眼神。

像是走了星光大道般的紧张感后,两人终于到了高三二班的教室。

一进教室,那怪异的眼神也是齐刷刷的向他们投来。

苏陌跟李嘉尔两人最近也不知道这两人在干嘛。

对于殴打教师事件,他们也很想知道事情的内幕。

“陆寻,你真的把数学老师打到住院阿。”

“嘉尔!他算个什么老师,他就是一个社会败类。”

李嘉尔见唐蜜这么激动,看来陆寻打高星辉这件事的可信度极高。

苏陌倒不这么觉得,他认识的陆寻,完全没打过架。

因为陆寻说过,从不跟没脑的人一般见识。

所以就算别人在言语上多羞辱他,他只会用学识反击,根本不会动手。

除非别人先动手,又或者是为了爱情…

苏陌在陆寻旁边轻轻小声问:“都说唐蜜为了跟你同一个班级,找高星辉要试卷答案,然后还牺牲色相?是不是因为被高星辉吃豆腐了,结果没给答案,所以你把高星辉给打残了?”

陆寻不语,直接给了苏陌一个冷冷的眼神。

他这种阔怕眼神一出现,苏陌马上封嘴,将视线瞟向其他地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