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隔门听墙角,面红耳赤/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呐!!!

又是一张和叶以深一模一样的脸!!!

只是,不同的是,这个男人的目光阴骘可怖,毫无一丝生气,更恐怖的是,他手里正拿着一把刀,一步步的走了过来,脸上的表情明显写着三个字:杀了她。

他要杀自己?!

夏晴天惊恐万分,她想逃跑,可是脚却像灌了铅一般根本无法动弹,想喊救命,张了张嘴,却又发不出任何声音。

救命啊救命啊——

夏晴天在心中呐喊,却没有人听到她的求救声。

男子举起了手中的刀,眼看就要砍到她身上的时侯,夏晴天两眼一闭华丽丽的晕倒了……

男子并没有停止杀戮,蹲下身,死水般的眼眸绽放出嗜血的光,于是再次举起了刀子……

“住手!”眼看刀子就要砍在她修长的脖子上时,突然出现了一个人,他一只手握住了男子的手腕,“不能杀人。”

男子气冲冲的瞪着来人,没有说话。

来人将地上的夏晴天抱起来,怒声对男子道。“我不是让你不要出现吗?别玩玻璃球了行不行?”

男子发狂的吼道,挥舞着手中的刀,“我不要待在这里,我不要待在这里,我不要待在这里……”

来人怕他伤害到怀里的夏晴天,连忙退出房间,严肃的说,“难道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叶家的秘密吗?”

男子骤然停住,眼底发红的盯着来人看了几秒钟,随后将刀狠狠的摔在地上,转身走进了黑影中。

来人叹了口气,看着四尊神像道,“你别这样,我是为了你好。”

没有人回应他,于是他静静的关上房间门,抱着夏晴天下到了三楼……

……

黑暗中,叶以深用刀一下一下的割着她的胳膊,夏晴天倒在血泊中无法动弹,而他却咧着嘴嘿嘿的笑……

“救命啊,救命啊……”夏晴天有气无力的低声呼唤,眼看着他高高举刀,然后直直的向自己胸口插下,“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将她从梦中惊醒。

眼前是白色的天花板,鼻间是花香,夏晴天粗喘着气,额头全是冷汗,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是梦吗?!

夏晴天抬起胳膊擦汗,小臂上的牙齿印清晰可见……

猛地从床上坐起,夏晴天死死的盯着小臂上的牙印,记忆一点点的回到了大脑中。

她听到了玻璃球的声音……去了五楼……见到了一个和叶以深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

他手里还拿着刀,他向自己砍来的时侯,她晕倒了……

这不是梦,这是真真切切发生的事情,小臂上牙印就是证据。

突然觉得后背发凉,夏晴天哆嗦着蜷着双腿,将自己紧紧抱住。这个叶家藏着一个凶手……不,住着一个鬼,一个索命的厉鬼。

他想要了自己的命!

想到此,夏晴天瞬间魂魄不安,大声冲外面喊,“来人啊,来人啊。”

门被人推开,王管家疾步走了进来。

“少奶奶,你怎么了?”

夏晴天从床上爬过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前言不搭后语的说,“王叔,王叔,五楼有鬼,我看到了,真的,我看到了。”

王管家脸色严肃的说,“少奶奶,你在胡说什么,五楼什么都没有,你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夏晴天撸起自己的袖子,露出上面的牙印,“你看,这不是梦。我上去之前咬得,你相信我,这真的不是梦。”

王管家无奈,“少奶奶,你别胡思乱想了,叶家怎么会有鬼呢?”

夏晴天脸色惨白,“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呢?五楼真的有鬼,他长得和叶以深一模一样,他还拿着一把刀子,他要杀我,他真的要杀我……”

“你说胡说什么?”门口进来了两个人,叶以深和叶星悦。

夏晴天一看到他就尖叫了一声,动作迅速的躲在床角,甚至不敢看叶以深的眼睛,“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叶以深气急,她这个样子明摆着在说自己就是鬼,还要杀她?

怒火涌上心头,叶以深大步走过去,一把攥住她的肩膀,凶悍的说,“你给我睁大眼睛看清楚,我是鬼吗?”

夏晴天还沉浸在那个恐怖的场景中,哪里还敢看他,将脑袋埋在双臂间,口中不断念叨,“你是鬼,不要碰我,不要杀我……”

叶以深愈发生气,捏住她的下巴将她强制抬起来,“我再问你一遍,我是鬼吗?”

夏晴天直愣愣的望了他两秒,想起他拿刀捅向自己,立即用力推开他,“你别过来!”

“MD,老子今天让你知道我是不是鬼!”叶以深一把拽过她的胳膊,夏晴天一个重心不稳,直接从床上摔了下去。

这一疼,脑子也清醒了许多。

叶星悦看不下去了,开口劝道,“哥,你不要这样对嫂子,她是女孩子。”

“你给我闭嘴!”叶以深扭头冲他怒喝,指着门的方向说,“出去!”

“哥——”叶星悦没有想到哥哥的反应如此激烈,异常诧异。

“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出去!”

管家看场面有些失控,忙走到叶星悦身边说,“二少爷。走吧,我们出去吧。”

“可是……”

“这是少爷和少奶奶之间的事情,你就不要搀和了,走吧。”王管家好心的劝说,他太了解大少爷的脾气,只怕叶星悦越替少奶奶说话,他对少奶奶的态度就越差。

叶星悦担忧的看了眼摔在地上的夏晴天,有心无力的走了出去。

管家说的对,这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他的确没有立场。

“二少爷,您……”管家闭上门一转身,就看到叶星悦抓着栏杆在生闷气。管家默了片刻说,“二少爷,晚饭做的差不多,您下去吃吧。”

“不吃!”叶星悦赌气。

气都气饱了,哪里还有胃口吃饭。

“那……”

“你不用管我,我缓会儿就好了。”

管家无奈的摇了摇头,下了楼。

房间里。

夏晴天的脑子逐渐清醒,想逃过即将面临的暴力,连声祈求,“对不起,我刚才是做噩梦了……”

“现在求饶?来不及了。”叶以深冷笑,将她拉起来压在床上。动作熟练的剥光了她的……

“别这样,求你了……啊……”

猝不及防的疼痛席卷全身,夏晴天忍不住尖叫出声,修长的脖子向后仰去,如同一只悲伤的白天鹅。

叶以深握住她的脖子厉声问,“看清楚,我是鬼吗?鬼能这么上、你吗?”

夏晴天泪水涟涟,“不是,你不是……”

“以后要是再敢说这样的话,我就弄死你,知道吗?”

女人点点头,眼泪不断的往下掉。她是真的害怕,比以往任何时侯都害怕。

这个男人……就是一个恶魔!

看到夏晴天的眼泪,叶以深并没有放轻力道,反而刺激的他愈发兴奋……

“疼……求求你……好疼啊……”

叶以深咬住唇,带着残忍的笑说,“不疼你怎么能分得清梦境和现实呢?”

“分,分清了……你别……”

可是叶以深哪里会顾及她的感受,只管自己痛快,不一会儿,夏晴天就和死人差不多了……

门外。

还未离开的叶星悦听着她凄惨的呼喊声,握住栏杆的手更紧了,为什么哥哥要这么对她?她只不过是做了一个噩梦而已,为什么要对她如此凶狠?

突然回想起那天在咖啡馆初见夏晴天的样子。她穿着工作制服俏生生的站在人群中,带着年轻人的朝气蓬勃,尤为显眼。

那天的她跑来跑去忙的顾不上喝一口水,却始终用微笑面对所有人,她是那么坚强那么阳光的一个人……

可一回到叶家,她就收起了身上所有的光芒,变得畏畏缩缩,暗淡无光。

若不是长得一样,叶星悦差点要以为自己认错人了。

每次看她在哥哥面前很乖顺的样子,以为是哥哥对她太过严肃,现在看来,何止是严肃?简直可以用恐怖来形容了。

夏晴天也是可怜,从小在幼儿园受尽酸楚,长大了嫁人了,还要承受丈夫的虐待……想到这些,叶星悦不由的替她心疼,这样明媚灿烂的女孩子不应该遭受这些的。

听着里面的惨叫,有那么一刻叶星悦很想推门进去劝阻,但硬是忍了下来,渐渐的,惨叫声变成了喘息声,叶星悦面红耳赤的疾步离开,回了自己的房间。

站在房间的阳台上,他百思不得其解。到底哥哥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夏晴天,她娘家虽然没有多少钱,但哥哥也不是看钱的人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行,他等会要去问清楚!

……

一个多小时后,叶星悦就去找自家哥哥了,却没想到管家王叔先进了哥哥的房间,于是连忙跟了上去。

门半掩着,叶星悦正要推门进去,却听到王管家提到了夏晴天,他停止了动作静静的聆听着。

王管家的声音透着语重心长,“少爷,虽然少奶奶长得很像白依灵小姐,但是她并不是白依灵小姐啊,您不能把对白依灵小姐的仇恨转嫁到少奶奶的身上,这样对她太不公平了。”

叶以深长长的吐出一口烟圈,冷笑道,“她算哪门子的少奶奶,不过是我买回来的女奴而已。我想要就要,不想要就扔了她,你也没有必要把她看得那么重。”

管家王叔更加不理解了,“少爷,少奶奶她除了长得像白依灵小姐,平时也没有做错过什么事情,您为什么要对她如此……”

看少爷面色不善,管家硬是咽下了“苛刻”二字。

叶以深用力吸了口雪茄,冷声说,“有些事情你不知道,我这样对她当然是有原因的。”

他一开始接触她,娶她,就是因为她长得像那个贱人,觉得她应该和那个贱人有什么关系,但是查了半天并没有任何结果,相处下来,她的性格也和白依灵大为不同,便对这方面的怀疑少了很多。

不过如此对她。更大的原因是,他竟然娶回来了一个人尽可夫的贱妇,一想到她婚前失贞,一想到他以前有那么多男人,他就恨不得直接将她给撕了。

门外,叶星悦听到这一切顿时气血翻腾,原来哥哥是因为这个原因娶的夏晴天啊?

他知道哥哥有个初恋女友叫白依灵,两个人的关系很好,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就消失了。他也没有见过这位白依灵,这么说来,哥哥娶夏晴天的原因竟然是因为白依灵?她只不过是哥哥初恋的替身而已!

这也太过分了,是白依灵曾经伤害了他,他凭什么把这些仇恨报复到夏晴天身上?就因为两个人长得像?

这对夏晴天来说太不公平了!

哥哥怎么可以这样!把她折磨至斯!

胸中涌起一股火气,叶星悦嚯的一声推开了门,王管家正好走过来,看到他气势汹汹的样子,便知道他听到了刚才的对话,于是上来想要拉叶星悦离开。

“别管我。”叶星悦看也不看他,拨开他的手,径直走向叶以深。

透过薄薄的烟雾,叶以深冷漠的望着弟弟,“你来做什么?”

“哥,你这样对待夏晴天太不公平了!”叶星悦直截了当的说。

叶以深将雪茄掐灭,长腿一收站了起来。双手插在裤兜里,冷眼看着弟弟问,“为什么不公平?”

叶星悦一吐而快,“你既然娶了她为什么不好好对待她?就因为她长得像你的初恋?就因为你的初恋曾经伤害过你,所以你要伤害夏晴天?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叶以深的手紧紧的握住,眼眸染上了怒意,“这是我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

“她是叶家的少奶奶,怎么和我没有关系?”

“叶星悦!”叶以深怒喝道,“你是我弟弟,你为什么要三番五次的为她说话?”

“这和血缘没有关系,我只是觉得没有道理,想请哥哥解惑。如果哥哥说的有理,我自然不会再过问你们的事情,你想怎么对待她我都不管。”叶星悦情绪激动的说。

“没有道理?”叶以深一步步逼近他,“在你心中,我是不讲道理的人吗?”

“正是因为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相信哥哥是个正直的人,始终拿你当我的榜样,所以我才会疑惑,到底是因为什么,你才会对嫂子如此残忍?”

“呵!你还知道她是你嫂子?”叶以深陡然想起花园里的事情,脸色一变,“是不是那个贱人勾引你了,你才会帮着她说话?”

叶星悦气的想要爆粗口,但硬是忍住了,“哥!嫂子怎么会勾引我?这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没有勾引你怎么会和我顶嘴?这好像是第一次吧。”叶以深越想越气,恨不得再去教训教训那个女人。

“啊——”叶星悦抓狂,他意识到自己再说下去,夏晴天可能又要遭殃了,气呼呼的说“好好好,这是你们夫妻的事情,我不问了,但是我要郑重申明,嫂子没有做任何勾引我的事情,哥。这关于人清誉的话是不能乱说的。”

叶以深冷哼一声,隐晦的说,“她那种人还有什么清誉?”

叶星悦愣了几秒,哥哥这是什么意思?

“星悦,你回国才几天,里面的事情你不清楚,哥哥不怪你,至于我怎么对待夏晴天,自然有我的理由。你走吧,我累了。”

叶星悦无奈,说了半天什么用都没有。

从哥哥房间出来,叶星悦想起了夏晴天。情不自禁的走到她的房间门口。

门紧闭着,没有任何动静,不知道她是不是睡着了……

心情沉重的站了几分钟,叶星悦脑子一片混乱,而叶以深在他心中高大的形象也在一点点崩塌。

不管哥哥说的理由是什么,他都觉得身为一个男人不该如此对待女人,更何况这人还是自己的妻子。

重重的叹了口气,叶星悦准备抬脚离开,这时门里突然传出来了低沉压抑的哭泣,声音中带着满腹的委屈和难过,透过门缝钻进自己耳朵,然后一点点地缠绕住了自己的心脏。

叶星悦神色复杂的看着门,他仿佛看到了夏晴天正蜷在被子中咬着唇在嘤嘤的抽泣……

突然好想冲进去安慰她,安慰她别哭,但他的身份太过尴尬,一旦踏进这扇门,就会给夏晴天带来更加巨大的伤害。

他在不能帮助她的时侯,就不要去给她添麻烦了。

哭声时有时无,叶星悦静静的听着,心渐渐被眼泪泡的酸软。

等里面的哭声彻底停止了,叶星悦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心头像是压了一块重重的海绵,那里面全是夏晴天的泪水,有生以来,他第一次感到如此无力。想要安慰却连个立场都没有。

同时也是第一次,他替一个女人心疼,好想……保护她啊……

……

翌日,太阳冲破乌云,将阳光洒到大地。

夏晴天疲惫的起床,照镜子时才发现,眼睛又红又肿。

哎……都怪她昨天哭的太伤神。

小臂上的手印依旧在,她也清晰的记得昨天发生的事情,那不可能是梦,叶家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就藏在五楼禁区里。

她要搞清楚这件事,最好是关于叶以深的,这样她就能抓住他的把柄了!

穿好衣服,遮了一身的伤痕,夏晴天便下了楼。

老远就看到叶星悦正坐在客厅里打电视游戏,夏晴天想起昨天的事情感觉有些尴尬,本想避开直接去户外,叶星悦却喊住了她,“嫂子,早上好啊。”

夏晴天只好停住脚步,“早上好。”

叶星悦看她双眼红肿,心里一抽,脸上却没有表现出分毫,依旧微笑着说,“你还没有吃早饭吧。我让厨娘留了点在厨房。”

“不用了,我不是很饿。”

叶星悦故意说,“不饿正好,你过来帮我把游戏这一关过了。”

夏晴天连忙拒绝,“我不会玩游戏。”

“这个很简单的,你过来试试就知道了,反正今天是周末,在家里待着无聊。”

叶星悦的极力邀请让夏晴天不能拒绝,只好走过去问,“什么游戏?”

“喏,就是这个……”叶星悦指着宽大的电视屏幕,“我装了感应系统。愤怒的小鸟会玩吧。”

“会玩一点。”

叶星悦指着上面一个手掌教她,“你把手放在这上面,感应到了你就可以玩了,这一关我玩了很久都没有过,换个人换个手气。”

夏晴天也是紧跟潮流的大学生,只试了一次便学会了。

“往后拉往后拉……对对,再拉一点点,放……哈哈哈,没有打上……这一关真难过。”叶星悦一边助威一边观察她的神色,看她紧锁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自己的心情也好多了。

“这个弧度不够。”

“够了够了,刚才角度就太大……哔……哈哈哈。打中了,我说够了吧。”夏晴天一颗心瞬间就开心起来了。

叶星悦假装诧异,“你怎么这么厉害?不行,下一关下一关。”

或许夏晴天是把游戏里面的猪头幻想成了叶以深,一打一个准,而叶星悦也是有心逗她开心,一个多小时后,夏晴天就把游戏打了个通关。

叶星悦这次是真的惊讶了,“你……你还说自己不会玩游戏?我打了几个月都没有打通关,你玩了一个多小时通关了?”

夏晴天心中的阴郁之气消散的差不多了,站起来活动活动胳膊说,“哈哈,这也是靠运气的,简直太爽了。”

“啊,要气死了。”叶星悦像个孩子般撒娇。

夏晴天哈哈一笑说,“那怎么办?我都打通关了,要不找个你擅长的?”

“不玩了不玩了,出去散步,坐了这么久,腿都麻了。”叶星悦随意的说,“我前两天给湖里放了几条鱼,你和我去看看,还活着没。”

夏晴天想闲着也是闲着,点头说“好”,便和他出去看鱼。

书房里,叶以深正在大发雷霆,“都多少天过去了?找个人都找不到?我养你们有什么用?”

方毅沉默着不敢说话,任由老大责骂。

叶以深怒发冲冠,走到窗户前透气,却看到了一男一女正说说笑笑的往湖边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