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真相,原来如此/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咚!”一拳砸在窗框上,方毅瞄了老大一眼,这是看到了什么,情绪这么激动?

叶以深咬着后槽牙心道,好啊夏晴天,我警告过你多次了不要勾引我弟弟,你骨子里的骚气怎么就是不改呢?

还是雨夜里碰到的那个女孩好,那么清纯和青涩,为了救自己都奉献了她的第一次,绝对不是夏晴天这种荡妇能相比的……

贱人!

叶以深越想越生气,越想就越发的想要尽快找到那个女孩……

叶以深狠狠的盯着楼下的两个人,冷声说,“方毅,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务必把那个女人尽快找到,再给你半个月时间,要是还找不到人,你们就全给我滚蛋!”

“是,老大,我们会尽力的。”方毅委婉的说。

叶以深怒喝,“不是尽力,是必须找到!”

“是!”

“还不滚?”

“是!”方毅立即离开。

……

青砖小道上,叶星悦正说着留学的趣事,夏晴天的手机响了。她掏出来一看,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回头看了看高大的别墅,淡漠的接起电话。

“立刻来书房!马上。”叶以深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怒火,说话便挂了电话。

夏晴天抬头望着书房的窗户,隐约看到那里有一个身影,嘴角露出一丝冷漠的笑意,叶以深你这是又要折磨我了是吧?

叶星悦看她的表情就知道来电话的是谁,刚想说话,就听夏晴天说,“我有点事,你自己去看鱼吧。”

“嗳……”

夏晴天疾步向别墅走,叶星悦不放心的跟了上去,在门口的时侯,却碰上了行色匆匆的方毅。

一把抓住方毅的胳膊,叶星悦问他,“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去?”

方毅无奈,“还能干什么?当然是找耳坠的主人。”

“哥哥又发脾气了?”

“嗯,”方毅想起上次在书房的事情,问叶星悦,“二少爷,你那边有什么线索吗?”

“我这几天有点忙,还没有开始着手找呢。”

方毅似乎早就料想到是这个结果,苦笑着说,“二少爷,那我先去卖命了,找不到这个女孩,我也就不用在叶家干了。”

叶星悦极为意外,方毅跟着哥哥没有十年也有八年了,是哥哥的左膀右臂啊,哥哥居然对他如此严厉?

叶星悦疑惑的问,“这个女孩对哥哥真的这么重要?”

方毅犹豫了片刻,看周围没有人,就凑到他跟前小声说,“那天老大被王家下了极强的春,药,还恰巧碰上女孩。然后……你明白了吧……”

叶星悦显示惊愕,然后是恍然大悟,“你是说……”

方毅点点头,“而且那女孩是第一次。”

“明白了明白了,你赶紧去忙吧。”叶星悦拍拍他的肩膀,转身向楼上跑去。

回到自己的房间,叶星悦从抽屉里把画了耳坠的图纸拿出来,自言自语道,“难怪哥哥对她念念不忘,看样子是喜欢上这姑娘了……咦?如果找到这姑娘,哥哥是不是就会放过夏晴天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叶星悦瞬间就激动了,没错,他只要找到耳坠的主人,那夏晴天就解放了,她就不用每天面对哥哥的虐待。

对,他要赶紧行动起来,找到这个女孩。

……

书房里。

夏晴天一进来就被甩在了宽大的椅子上,她稍稍反抗了下便顺从了,既然结果都一样,她何必再给自己再添新伤疤,他总有发、泄完的时侯。

叶以深对她的态度更加鄙夷了,一边扯着她的衣服,一边嘲讽道。“今天怎么不反抗了?以前都是装出来的吧,贱人就是贱人。”

夏晴天冷笑的着看他,“我反抗你会放过我吗?”

“你觉得呢?”叶以深身子一沉,直接……

夏晴天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心里气愤,直接咬在他的肩头,他让她多疼,她就咬多重。

叶以深就算身强体健,却也不是铜皮铁骨,吃痛的怒吼,“贱人,松开。”

夏晴天倔脾气上来了哪里会听他的,只会咬得更用力,感觉嘴巴里有了血腥味才松口,挑眉冷酷的望着他。

男人眼皮跳了几下,他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不要命,于是动作轻缓了许多。

“夏晴天,你是不是想死?”

“那你杀了我呀。”夏晴天直接说。

叶以深被怼的火气更大,一把攥住她的脖子,“想死,那也要等我玩够了再死。”

夏晴天冷哼一声,撇过脸不去看他那张狰狞的面孔。

她的态度点燃了他所有的怒火,叶以深抬起她的腰,一边占有一边呵斥,“我警告过你……不要勾引叶星悦……你为什么就是不听呢?”

夏晴天紧抓住椅子的扶手,避免自己掉下去,她盯着叶以深辩驳,“我没有勾引他!”

叶以深怒目横视,“撒谎!我亲眼看到你们两个勾勾搭搭的向湖边走去……你敢说你刚才没有和叶星悦在一起?”

“啊——你是不是得妄想症了?”夏晴天口不择言的骂了一句,瞬间就被他折腾得上气不接下气,“我,我们只是恰巧碰上……叶星悦邀请我去看湖里投放的鱼……哪里有勾勾搭搭?”

“邀请你?他怎么不来邀请我?”

夏晴天在心里骂了句神经病,愤愤的说,“你去问他啊!”

“这还用得着问吗……”叶以深冷笑,“肯定是你用下贱的手段迷惑他了。”

夏晴天无处申冤,只好沉默以对。

叶以深讨厌看到她的这种态度,厉声说,“我再警告你一次,别打我弟弟的主意!知道吗?”

“我绝对不会!”夏晴天也严厉的回答他。

或许是得到了保证,叶以深不想看到她这张脸,翻了个身,再次……

“啊——”夏晴天仰头叫了一声。

叶以深也很舒服,闭眼享受的同时,突然莫名其妙的喊了声白依灵。

白依灵?

夏晴天怔住,这个名字好熟悉啊,以前好像在哪里听过,可是在哪里呢?

正想着,叶以深将一包纸粗鲁的扔在她身上。“擦了立刻滚出去。”

夏晴天紧咬牙关才不让那句骂人的话飙出来,动作麻利的弄完恨恨的扔在地上,然后收拾好就跑出了书房,她不想再多待一秒。

扶着楼梯踉跄的下楼,迎面就碰上了叶星悦。

女孩长发凌乱,脸颊绯红,衣衫不整,叶星悦不是傻子,一眼就看出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夏晴天顿时觉得尴尬又狼狈,低着头从他身边经过,不料却被叶星悦抓住了手……

像是被电了一般,夏晴天猛地撇开他的手。震惊的望着他,眼睛里写着大大的三个字:你干嘛?

叶星悦为自己的冲动懊恼不已,现在还不是时侯。

他干巴巴的解释,“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要摔倒了,想扶你一下。”

夏晴天有些尴尬,淡淡的说了句,“谢谢。”

抬脚准备回房间,刚走了两步耳边突然就传过来了玻璃球的声音,夏晴天顿时僵住脚步,想起那个拿刀要杀她的那个家伙,控制不住的浑身发抖。

叶星悦见她脸色发白。担心的问,“你怎么了?”

“你听。”夏晴天眼睛望向五楼。

“听什么?”叶星悦也紧张起来。

“玻璃球弹跳的声音,咚,咚,咚……”

叶星悦认真听了听,“什么都没有啊。”

夏晴天诧异,怎么会听不到?如此清晰的声音,“你好好听听。”

叶星悦屏气凝神,空气中传来微弱的声音,咚、咚、咚……

“我听到了,”叶星悦表情严肃,“貌似就是玻璃球弹跳的声音。”

夏晴天一喜,“听到了是吗?这个声音是存在的吧。”终于有人和她有共识了。

“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夏晴天直直的盯着五楼的那扇门,“是五楼禁区。我每次听到的这个声音都是从五楼传出来的,而且我去过五楼,里面的确有人。”

叶星悦惊诧万分,“这不可能,我在叶家住了这么多年,虽然不经常回来,但是五楼的确没有人。”

“那玻璃球的声音是从哪里来的?”

叶星悦也很疑惑,“这……”他看夏晴天那么想知道真相,于是主动提出来,“既然我们都听到了,那上去看看就清楚了。”

夏晴天一愣。要上去吗?上次就差点被人杀了,再上去会不会遇到更大的危险?

不过,叶星悦陪自己一起去是个好机会,如果有危险,他应该……应该会保护自己的吧。

考虑了片刻,夏晴天点点头,“好,我们上去。”

两个人上到五楼,大热天里一股阴风席卷而来,吓得夏晴天连忙抱住自己。

“就是这里。”夏晴天再次站在那扇门前,意料之中的,玻璃球的声音又消失了。

叶星悦胆子大,想都不想的一把推开了那扇门。

夏晴天原本鼓了很大的勇气,甚至想要是那个男人再提着刀出来,她一定撒腿就跑……

然而,门打开的那一刹那,夏晴天懵住了。

这……怎么会这样?

阳光从明亮的窗户照进来,一室灿烂,而且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就是一间很普通的空房间。

夏晴天快步走进去,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明明……明明这里放着四尊神像,几乎一人高,昨天还放在这里,怎么会一夜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呢?而且地上一点痕迹都没有。

“不可能。不可能……”夏晴天不断的摇头,轻声念叨,“昨天还在这里的,怎么会不见了?”

叶星悦看到她迷茫的表情有些不忍,正想开口安慰,身后传来冷冰冰的声音。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叶星悦和夏晴天同时回头,一脸寒霜的叶以深就站在门口,目光凶狠的盯着女人,讥笑道,“夏晴天,你来叶家的第一天我就告诉过你,不要上五楼,你是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吗?”

夏晴天思绪还在混乱当中,不断的重复道,“昨天还在这里的,四尊神像,就在这里,怎么不见了?”

“够了!”叶以深怒声喝道,“夏晴天,这下你满意了吧,五楼根本什么都没有,你说的那些都是你梦中的东西,你把梦境和现实混淆了。”

“不可能!”夏晴天依旧很坚定,“如果五楼什么都没有,你为什么说这里不能上来?”

叶以深态度嚣张,“哼,我是叶家的主人,我说这里不能来就不能来,没有任何理由!”

“可是我昨天真的看见了,前两次也看到了。”

叶以深威胁道,“夏晴天,如果你还这么神神叨叨的没完没了,我就直接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好好治治你这癫狂病。”

此话一出,女人立刻闭上了嘴巴。叶以深说的出就做的到,她还要上学。不想去那种地方。

叶星悦很想相信夏晴天说的一切,但现实就在眼前,他选择了相信他看到的事实,而夏晴天出现这样的幻觉,没准是被哥哥虐待成这样。

“嫂子,可能真的是你想太多了,你放轻松点。”叶星悦轻声安慰她。

叶以深冷眼望着两人,心中很是不爽,冷声说,“星悦,你跟我下来,我有事和你讲。”

“哦。”叶星悦乖乖跟着哥哥出去了,离开的时侯回头看了眼夏晴天。她失魂落魄的站在阳光中,那么的茫然和无助,仿佛全世界都抛弃了她一样。

叶星悦心里难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一定要救夏晴天出去,时间长了还不知道她会怎么样呢。他不能让这么一个好好的女孩子毁在哥哥的手中。

在空房间待了许久,一直等到王管家上来找她吃午饭,她都没有再听玻璃球的声音,也没有见到那个杀气腾腾的男人。

王管家跟在她身后无奈的说,“少奶奶,您以后尽量不要和少爷顶嘴,他说什么做什么。您都顺从着点,不然受苦的还是你自己。何必呢?”

夏晴天知道王叔是为了她好,轻“嗯”了声。

她很失望,原本还以为能凭借着五楼的秘密抓住叶以深的把柄,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就连曾经有没有发生过她都不知道了。

难道真的都是自己的幻想?

夏晴天接下来的后半天已经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中。

下午无事,叶星悦为了尽快找到救哥哥的那个女孩,让夏晴天脱离苦海,于是带着图纸去了咖啡店。

周末的市里很堵,到处都是闲逛的人群,叶星悦被堵在路边,烦躁的看着车窗外,手指在车门上不断的敲打。

就在这时……

“小偷——”街头传来一个女人的惊呼声,接着就有一个贼眉鼠眼的年轻男人跑进了他的视野,怀里还抱着一个女式包。

敲打的手指停下,叶星悦默默的看了几秒,开门下了车。

小偷在人群中乱窜,叶星悦双手插在裤兜,站在小偷的必经之路,等他过来的时侯,长腿一伸,小偷没留神,直接被绊倒在地。

“就这点本事还学人偷东西?”叶星悦一脚踩在小偷的背上,周围的人纷纷投来关注的目光。

小偷想要爬起来,叶星悦一用力,“噗通”一声他又吃了一嘴的土。

“怎么着?敢偷不敢认啊?”叶星悦调侃。

小偷知道碰到了硬茬,苦哈哈的扭头求他,“朋友,高抬贵脚,放我这一马成吗?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叶星悦哭笑不得,“MD,谁和你是朋友?”

“错了错了,我说错了。”小偷赶紧认错,“您大人有大量,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亲下有嗷嗷待哺的女儿,您放了我吧。”

“你说你这词也不编好点。你也就是二十出头,你母亲就八十岁了?”

小偷呵呵一笑,“我妈是老来得子。”

这时,被偷东西的女孩跑了过来,不是别人,正是苏清雅。

叶星悦从小偷手中把包拿过来给她,“你的包。”

苏清雅接过来弯腰致谢,“谢谢,谢谢。”

“不客气。”

苏清雅抬头,只是一秒钟,她就觉得自己的心被什么击中了。

眼前这个男生高大帅气,棱角分明。他穿着很简单的白色T恤,泛白的牛仔裤,一双白色帆布鞋,如此的干净清爽,仿佛青春校园小说中走出来的男主角,只是浅浅一笑,便让她封闭多年的心塌方式的沦陷了。

如果有人问苏清雅,爱上一个人需要多久时间,她此刻的回答是,一秒。

叶星悦把包给她,又回过头调戏小偷,“最讨厌你们这种不劳而获的人,我还是把你交给警察叔叔吧。”

“别别,大哥,求求你,我下次真的不敢了,求你放过我这次吧。”小偷求的痛哭流涕,惹得周围的人哈哈大笑。

叶星悦真是被他打败,抬起脚在他大腿上踢了一下,“都多大了还哭,要不要脸啊。”

小偷嗖的爬起来,顾不得拍身上的灰,哧溜跑进了人群中。

叶星悦拍拍手往车边走,却被苏清雅拦着。

“还有事?”叶星悦挑眉问。

苏清雅脸瞬间红透。眼睛都不敢看他,“那个……我要怎么谢谢你?”

“不用谢,以后小心点。”说完,阔步走进人群中。

苏清雅直愣愣的望着他的背影,回过神时,惊呼道,“唉呀,快迟到了。”最后看了一眼那个英挺的背影,苏清雅拔腿向附近的地铁站跑去。

和往日不同,今天她的心里填满了喜悦,觉得下午的烈阳都没有那么热了。

如果下次再遇见这个男生,她一定放大胆子去要手机号码。

半个小时后,叶星悦终于到达了咖啡店。

“来来,都先别忙了,过来给你们看件东西。”叶星悦站在吧台前召唤。

几个服务员呼啦啦全都围上来,好奇的看着叶星悦将一张图纸打开。

“老板,这是什么东西?”领班莎莎问道。

叶星悦认真的说,“这是一个耳坠,你们把这个样子记清楚,如果看到店里的顾客,或者平时生活中发现有人戴着这款耳坠,请第一时间通知我。会有丰厚的报酬。”

莎莎半开玩笑道,“老板,这是女孩的东西吧。是你女朋友的吗?”

叶星悦笑了起来,“你们啊,不要那么八卦,总之呢,这个耳坠的主人对于我来说非常的重要,所以请大家务必帮我留心一下。”

“老板吩咐的事情就算没有报酬我们也会做的,大家说是吧。”一个激灵的服务员笑嘻嘻的说。

“对啊,老板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我们会义不容辞的……”众人纷纷附和。

一直仔细看图纸的小米突然说,“奇怪,我怎么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呢。”

叶星悦惊喜的问,“真的?在哪儿见过?”

小米皱起眉头点着下巴说。“反正就是在哪里见过,可是忘了在哪儿了。”

“你赶快想想,这件事真的很重要。”叶星悦很开心,没想到第一天就有这么大的收获。

这时苏清雅气喘吁吁的推开了咖啡店的门,还好,没有迟到。

顺了口气,发现大厅里一个服务员都没有,再一找,所有人都围在吧台不知道看什么。

苏清雅也走上前,听大家都是讨论什么耳坠,一头雾水的她轻拍下一个姑娘的肩膀询问,“小米。你们在说什么呢?”

小米回过头见是她,让开一点地方指着设计图说,“老板在找这个东西,你也看看没准见过。”

苏清雅凑上前一看,X形状的耳坠,这不是夏晴天戴的那个吗?

“我认识这个耳坠。”苏清雅一开口,整个空气都安静了,她接着说,“没错,就是这个耳坠,是……”

话还没有说完,手腕被人一把拽住,一个男声激动的问她,“你真的见过?在哪里?是谁的?”

苏清雅被攥的生疼,扭头一看,整个人震住,这……这不是刚才见义勇为的那个男生吗?他怎么在这里?

当然,除了震惊她心里还有欣喜和温暖,没想到在地铁上许下的愿望这么快就实现了。

“你快说,这耳坠是谁的?”叶星悦兴奋的问。

旁边的小米突然想到了什么,冷不丁的开口道,“我想起来了,清雅,我上次在你的柜子里见过这耳坠,这不会是你的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