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找到了那夜的女人/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话一出,现场再次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苏清雅。

苏清雅正要澄清这不是她的,而是闺蜜夏晴天的耳坠时,却没想到叶星悦欣喜若狂的说,“真的是你的?天呐,太好了,我找到你了。”

说完,像个孩子般把苏清雅一把抱进了怀中……

一切都来的太快,苏清雅僵直着身子,她是第一次被男生拥抱,而且还是她一见钟情的男生。

鼻息间全是他干爽好闻的气息,苏清雅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心又向下沉沦了一分。

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苏清雅表情变了又变,嘴巴张开又合上,她很想说出耳坠不是她的,但最终,闭上了嘴巴。

她太贪恋这温暖的怀抱了。

夏天,这就是你上次说的那个人品很好的年轻老板是吗?这次我同意你的观点了,他人真的很好。

夏天,希望你不要怪我,你拥有了爸爸,拥有了一个家,而我什么都没有。这次,就让我抓紧他好吗?

我就伪装……伪装几天就告诉他真相!

叶星悦松开她,欢喜的问,“你叫什么名字?”

“苏清雅。”她红着脸,痴痴的仰头望着他。

“名字真好听。”叶星悦赞扬了一句,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又对员工们说,“好了,开工了,大家干活吧。”然后又笑眯眯的看了眼苏清雅,真是越看越满意。

自己运气太好了,不出手则罢,一出手就旗开得胜。

苏清雅感觉做梦一般,晕晕乎乎,一颗心都在冒泡,带着这样幸福的情绪,她忙碌了一下午,还出了一个小失误,把3号桌的咖啡端给了6号桌,好在客人都比较客气才没有投诉她。

就算投诉,按照叶星悦此时的心情,他又怎么会处罚她呢?

下午六点,苏清雅来到吧台递客人的点单时,叶星悦直接说,“好了,你可以现在下班了,去换衣服吧,我带你去吃饭。”

苏清雅一愣,“可是老板,我要上到晚上九点呢。”

叶星悦拿过她的盘子,温柔的笑道,“我是这里的老板,我说下班就下班,快点去换衣服,你一下午跑来跑去肯定早就饿了。”

苏清雅娇嫩的脸庞爆红,羞涩的点点头。“那……那你等我几分钟。”

“嗯嗯,快去。”

苏清雅脚步优雅的转身向更衣室走去,可是刚离开他的视线,就躲在墙角开心的跺脚,这是梦吧,他居然邀请自己去吃饭?

大家都在大厅各司其职,所以更衣室里没有人,苏清雅按捺着兴奋的心情动作迅速的换了衣服,在镜子前理完头发,发现自己的嘴唇太干燥,可是为了省钱没有唇彩或者口红,此时只能舔一舔让双唇看起来没有那么干。

出了咖啡店,一辆玛莎拉蒂停在门口,叶星悦长身玉立靠在车前,等她出来热情的拉开后车门,“漂亮的女士,请上车。”

苏清雅脸红心跳的坐进车里,她还是第一次享受这么好的待遇。

叶星悦关了后车门,坐进驾驶座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她,“你想吃什么?”

“都可以,我不挑的。”

叶星悦略微考虑了一下问,“去吃法餐怎么样?”

“可以。”现在对苏清雅来说,哪怕去路边摊吃一碗酸辣粉都是愿意的。

“坐好喽,我们出发了。”

叶星悦开车很认真。路上没有说一句话,心里盘算着等会儿怎么询问她前段时间的事情,毕竟,女孩子经过了那样的事情,他一个男人并不好开口。

其实在找到苏清雅后,他就想给哥哥打电话说,但总觉得不够慎重,还是等问清楚了再说,免得出什么乌龙。

而苏清雅也在狐疑,他找这个耳坠的主人干什么?难道是晴天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到了一家高级法国餐厅,两人坐在环境优雅的卡座,叶星悦很殷勤的为她介绍这家餐厅的特色,手边S市华灯初上。

“你想吃什么随便点,不要客气。”叶星悦亲切的说。

苏清雅连忙摆手拒绝,“还是你帮我点吧,我对这些地方不是很熟悉。”

“也好,”叶星悦随意的点了几道菜,等服务员离开后,才笑着说,“今天在咖啡店是不是吓到你了?真是抱歉,因为这颗耳坠对我真的很重要。”

“没关系,这颗耳坠对我也很重要,我能理解你的心情。”苏清雅模棱两可的说。

叶星悦继续问,“这颗耳坠你前段时间丢过吗?”

苏清雅想起夏晴天曾经对她说过的事情,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低着头说,“嗯,一个月前丢的,后来剩下一只了,我就不戴了。”

叶星悦看她这副样子,以为是想起了那件事,觉得尴尬,所以很害羞,他就更加不好意思追问了,只是心里更加确定了这就是他要找的人。

太好了,找到了她,那这样晴天就可以离开哥哥了。

想到此,叶星悦开心不已。

“对了,你现在还是学生吗?”叶星悦打听她的底细。

苏清雅点点头,“今年上大三,就在S大。”

“S大?”叶星悦反问,好像晴天也是S大三年级的学生,等等……她说她好像叫苏清雅,是不是晴天那天打工替班的朋友?

“有什么问题吗?”苏清雅紧张的问,担心他嫌弃自己是个穷学生。

叶星悦笑道,“没有问题,对了,我第一次到咖啡店的时侯。好像没有见到你啊。”

苏清雅心里砰砰直跳,小心翼翼的说,“那天我有重要的事情,就让我朋友替我去上班了。”

“你朋友叫夏晴天?”

“你认识?”苏清雅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双手在桌下攥得紧紧的。

叶星悦一派闲适,笑的很温暖,“认识啊,所以我们很有缘对不对?”他没有说的过多,因为以后她自然会清楚的。

“嗯,很有缘。”苏清雅沉醉在他的笑容里,提起的心渐渐放下,她不用担心了。

如果叶星悦认识夏晴天。却不知道晴天就是耳坠的主人,那就说明,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

她回去要问清楚,免得穿帮了。

一顿饭的时间,叶星悦尽显绅士风度,体贴又细心,还给苏清雅讲很多笑话,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苏清雅更加喜欢他了。

因为苏清雅经常要打工,有时回校很晚,所以她就在学校外面租了个房间。叶星悦送她回来,看了看小区皱眉说。“这里的环境太差了,你一个女孩子家住不安全,以后租一个条件好的。”

若是旁人这样说,苏清雅很无所谓,可叶星悦这么说,她觉得有些丢人。

“我……我没有那么多钱。”苏清雅红着脸低头说。

叶星悦看出了她的窘迫,猛地拍了下脑门道歉,“真是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你一个女孩子靠自己努力在外面租房子已经很不错了。”

几句话说的女孩心中暖暖的,忍不住差点哭出来。

“相信我,你这么善良这么坚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叶星悦意有所指,她是哥哥的救命恩人,哥哥以后肯定不会让她住在这里的。

不过苏清雅听到的却是满满的鼓励,眼泛泪水说,“谢谢你。”

“赶紧回家吧,你住几楼?”

“四楼。”苏清雅不知他要做什么。

叶星悦仰脖子抽了眼,指着没有开灯的屋子说,“就是那间?”

“嗯。”

叶星悦贴心的说,“那你上去吧,我等你灯亮了再走。”

苏清雅第一次这么不想回家,恋恋不舍的说,“那……星悦。晚安。”

“晚安。”

苏清雅下车,一步三回头的走进黑漆漆的楼道,然后撒腿往上跑,只想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在下面等。

抖着手打开房门摁开灯,一个健步冲到窗户边,玛莎拉蒂果然还在下面停着。

情不自禁的冲下面挥了挥手,叶星悦按了两下喇叭,似乎再回应她,接着就掉头驶近了茫茫夜色中。

苏清雅目光追随着车尾灯,直到消失很久了才收回视线。

“天呐,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男人?叶星悦,星悦,连名字都这么好听……老天爷,一定是你看我这些年过的太辛苦,所以送给我一个白马王子做补偿对吗?我好喜欢他,不管是长相还是举止,都好喜欢……”苏清雅一边痴傻的自言自语,一边欢快的在房间转圈跳舞,一副坠入爱河的小女儿神态。

热血渐渐冷却,苏清雅冷静下来才觉得有些对不起夏晴天。

怎么办?

夏晴天才是耳坠的主人,如果晴天知道她冒充的话,会不会责骂自己?

想起闺蜜经常说的,我的就是你的,我以后会让你生活的很好那些话。苏清雅就自我安慰般的释然了,晴天一直以来都对自己很好,也希望自己找到幸福。

所以,就算她知道自己顶替了她,应该也不会生气的吧。

这么想着,苏清雅轻松了很多,脚步轻盈的去洗澡,准备洗完了给闺蜜打电话,把事情问清楚。

……

这边,叶星悦将车子开到120迈,狂飙回叶家。

刚一进别墅,就碰上了从下楼来的夏晴天,他控制不住自己喜悦的心情,张开上臂就是一个熊抱,然后在她耳边轻声说,“嫂子,我一定会救你的。”

夏晴天的反射弧还没有启动,他就松开她,一步两个台阶直奔楼上。

女人有点懵,他……怎么了?刚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救我?

简直莫名其妙嘛。

“哥,哥,你在哪里?”叶星悦满别墅的喊,声音里是藏不住的激动。

叶以深听到他的声音,打开书房的门,幽幽的应了一声,“在这呢。出什么事情了,至于高兴成这样?”

叶星悦一口气跑到四楼,比小时候考了第一名还高兴,他将一只手摊开,得意洋洋的说,“我赢了,车钥匙。”

叶以深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转身往书房走,“什么钥匙?”

“上次说好的,我找到耳坠的主人,那辆车就是我的。你可……”

话音未落,胳膊就被叶以深一把攥住,“你找到她了?”

叶星悦摇头晃脑的笑道,“我的车呢?”

“要多少都有,人呢?在哪里?叫什么?”

叶星悦看哥哥比他还激动,有不好再卖关子,笑着说,“唉呀,你先别着急嘛,人找到了,听我慢慢说。”

“你长话短说。”叶以深现在哪里有耐心听他讲故事?

叶星悦干咳两声道,“好好,我捡要紧的说,不过你好歹让我喘口气,为了告诉你这个消息,我闯了好几个红绿灯……”

叶以深快要急死了,“你也太墨迹了,快点说。”

叶星悦简单的说了下午在咖啡店的事情,也说了晚上吃饭两个人的谈话,最后总结道,“如果没错的话,她应该就是你要找的那个女孩。”

叶以深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嗖的站起来就往外走,被弟弟眼低手快搂住。“你干嘛去?”

“去找她,她住在哪里?”

叶星悦哭笑不得,“哥,你未免太着急了吧,你这么冒然找上去门去会吓到人家姑娘的,你看看现在几点了?”

叶以深怔住,也对,现在都八点多了,去一个女孩家不合适。

叶星悦观察着哥哥的表情,轻声问,“哥,我看你是喜欢这女孩吧。”

叶以深扭头看他,很坦白的说,“没错,我是挺喜欢她的,因为……她给我的感觉很不一样。”

叶星悦心中暗爽,于是给哥哥出谋划策,“你如果真的喜欢人家姑娘,就慢慢来,她看起来是个很单纯很善良的女孩,性格也很活泼开朗,我觉得和你还挺配的。”

“真的?”叶以深眼睛放光,“她长什么样子?”

“反正很漂亮就是了,温柔大方,一看就是乖女孩,”叶星悦对症下药,看哥哥的笑意越来越浓,趁热打铁道,“对了,还有个很重要的信息。”

“什么?”

“你知道她叫什么吗?”叶星悦一脸的神秘莫测。

叶以深恨不得打这个家伙一顿,“能不卖关子吗?”

叶星悦嘿嘿一笑,“她叫苏清雅,有没有觉得这个名字很耳熟?”

“苏清雅?”叶以深重复了一句,“好像在哪里听过。”

“你忘了?我回家那一天,嫂子回来迟了,她说去照顾生病的朋友了。那个朋友就是苏清雅。”

“你说……”叶以深震惊无比,他怎么也想不到,他一直要找的女孩居然和他有如此近的距离?

叶星悦拍拍他的肩膀说,“所以啊,你现在应该对嫂子稍微好一点,通过她多了解了解苏清雅,最好通过嫂子把苏清雅带到家里来,这样也不突兀。”

“为什么要这么麻烦,我直接去找她不就好了?”叶以深皱眉说。他对夏晴天怀有深深的厌恶,对她好?那不是让自己恶心?

叶星悦继续给哥哥灌迷魂汤,“你都不知道苏清雅是怎么想的,万一她非常恨你呢?……哎。你别这么看我,我说的都是真的,你想,一个女孩子,莫名其妙被陌生人夺走了第一次,你觉得她会喜欢你?”

叶以深陷入思考,良久才说,“你说的对,我是太冲动了。”

“这就对了,反正现在人也找到了,她也还在念书也跑不到哪里去,你急什么?”叶星悦最后打了一计猛针,“而且你也希望她能喜欢上你吧。”

叶以深深吸一口气,“我知道怎么做了。”

弟弟说的对,人既然找到了就不急在一时,而且他也想验证一下,这个苏清雅是不是自己要找的女孩。

事情说的差不多了,王叔过来敲门,“少爷,二少爷,该吃饭了。”

叶星悦惊讶,“都这会儿了你们还没有吃饭?”

“这不是等你吗?走,再吃点。”叶以深心情很好的搂着叶星悦的肩膀往外走。

……

楼下,餐厅。

夏晴天觉得今天晚上的叶以深很诡异。他没事老看着她微笑干什么?很瘆人好吗?不行,要加快速度吃,赶紧离开这个恐怖的氛围。

筷子刚伸出去要夹青菜,一个虾仁落在了她的碗中,夏晴天整个人僵住,深深的质疑:他……他真的是叶以深吗?

要么就是夹给她的虾仁有毒,他看她实在不顺眼,想要毒杀她。

“不要老吃青菜,吃点虾,补充蛋白质。”叶以深突然开口说。

夏晴天感觉自己快要精分了,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想干什么直说?”

叶以深愣住,看女人正用警惕的目光望着他,压制住心头的怒火,还算温和的说,“不想干什么。”

夏晴天盯着他吃了个虾仁,确定没有毒,这才拿起筷子继续吃。

坐在对面的叶星悦看到这一切,看晴天在哥哥面前战战兢兢,有些难受,更加肯定要带走她的决心。

饭吃到一半,叶以深开口了,“对了,我记得上次你说有个什么朋友。叫苏清雅的,有空可以请她来家里做客。”

这下夏晴天彻底不淡定了,极为震惊的扭头看他,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你……你今晚怎么了?”

“没怎么,就觉得以前我对你太严厉了,”叶以深忍着心里的厌恶说完这句话。

夏晴天睁大了眼睛,严厉?他居然会说太严厉?那分明是就是残忍好吗?

不过,夏晴天不敢相信他是真的反思了,因为他太劣迹斑斑,已经渗入她的骨髓了。

“我刚才说的那件事,有空了让朋友来玩。好像是和你一同在幼儿园长大的吧,按道理我应该见见的。”

夏晴天的大脑快要停止思考了,她严重怀疑今晚这个叶以深是假的。

“叶以深,你想干什么请直说好吗?我什么都没有,你不用给我下套。”

男人的脸色变的有些阴冷,这个女人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他好声好气对她说话,她却怀疑自己?

叶星悦发现哥哥情绪不对,连忙出来圆场,“嫂子,你误会哥了,他说的都是真心话。你嫁到我们叶家这么久了。是应该请朋友来玩玩了。”

夏晴天诧异,就算如此,叶以深的态度转变的也太快了吧,今天早晨还恨不得要了自己的性命,晚上就和颜悦色的给自己夹菜,邀请自己的朋友来玩?

他是精神分裂了吗?

不行不行,太乱了,她需要找个地方好好冷静冷静,于是放下筷子起身说了句“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就逃离了现场。

望着她的背影,叶以深收起了假意,冷笑道,“哼,不知好歹的女人。”

“哥,可能是你的态度变得太快,嫂子还没有适应过来。”叶星悦替她说话。

叶以深瞥了他一眼,讥讽道,“她那样的女人,根本就不配我对她用如此的态度说话。”

叶星悦心里不爽,可又不能多说什么。说的多了,哥哥回去又要折磨夏晴天。眼下最要紧的事情就是让苏清雅也尽快喜欢上哥哥,这样他们双宿双飞,晴天就可以解放了。

夏晴天回到房间心情难以平静,直到用凉水洗了把脸,才清醒了许多。

那个家伙太奇怪了,怎么会突然对自己这么好?脑子进水了?

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时侯,手机陡然响了,抓起来一看,是苏清雅。

“喂,清雅。”夏晴天坐立不安,在房间里踱步。

“你现在忙吗?”苏清雅的声音听起来比平时更温柔了。

“不忙,一点都不忙,有事吗?”

“没事儿,找你聊会儿天。”苏清雅像是突然想起,关心的问,“对了,我想起一个事儿,上次你跟我唠嗑过,说夏薇薇把你的耳坠抢走了,她没有还你吗?”

夏晴天无可奈何,“她抢都抢了,你觉得她会还给我?她可是夏薇薇啊。”

“那你怎么办?那对耳坠可是你爸爸亲自设计的呀。”

“算了,反正一个刚好丢了,另一个也没有什么用了,下次找机会再拿回来吧!”

苏清雅顿了片刻说,“晴天,你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弄丢了呢?”

夏晴天愣住,上次她告诉清雅说走路时摔了一跤丢了,撒了个谎自己都内疚了好几天,这次她又问起,夏晴天迟疑着要不要说真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