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嫁了一个超级牛逼的男人/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她这边没有动静,苏清雅淡淡的说,“果然是有内情,晴天,既然你不愿意说就算了,就算是情如姐妹也有自己的小秘密,我不勉强你,你早点睡吧,我不打扰了……”

“你别这样,我说我说。”夏晴天最怕她生气,这件事说来也没有什么。

在她看不见的那头,苏清雅得逞的笑了起来,她太了解夏晴天了,以退为进才是让她主动说出的最好办法。

“那天晚上我走在路上,碰到一个人在车里受伤了,我就帮了他,可能就是在拉扯的过程中,耳坠掉了吧。”夏晴天说的很简单,至于被男人侵犯的事情,这件事无论无何都是不能说的。

“这是在哪发生的事情?”

“就在尚德路的拐弯处,那天雨太大了,又是晚上,我连他什么样子都没有看清楚就跑了。”

“原来事情是这样,这也没什么啊。有什么不能说的,行了,你早点睡吧。”

“哦,拜拜。”

夏晴天挂了电话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清雅怎么突然想起问这档子事情了。

“你在和哪个奸夫打电话?”身后突然传来叶以深的质问声。

夏晴天心道,这才是自己认识的叶以深,冷声说,“是我朋友苏清雅,难道她是奸夫?”

叶以深怔住,眼中的怒火少了很多,语气转的飞快,“既然是朋友,这个周末请她来家里玩吧。”

夏晴天脚下一软差点摔倒,这个男人今天晚上是没有吃药的节奏?

不过,她好像还没有告诉清雅她结婚了,这可怎么办?

叶以深看她傻傻呆呆的样子,一股暗火从脚底窜起,很想上去将她推到,可又想到还要靠她接近喜欢的姑娘,不能对她太过分,于是放弃了这个想法,转身出了房间。

那边,苏清雅开心的在床上直蹦跶。

难怪叶星悦那么着急的找耳坠的主人,原来是晴天救了他的命,而且还没有看清楚彼此的长相,这简直就是天助我也。

只要她假装成是救他的人,叶星悦就会为了报答她,对她好,这样她就能让叶星悦慢慢爱上她,她有这个信心。

一想到可以和那么完美的男人牵手,拥抱,亲吻,甚至做更加亲密的事情,苏清雅就心潮澎拜的难以入睡。

……

第二天早晨有课,夏晴天按时起床,在餐厅里毫无意外的又看到了叶以深。

他只是清淡的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夏晴天在暗地里观察,不知这个家伙今天吃药了吗?

叶以深很不爽她的目光,感觉她在看一个白痴,“看什么看?快点吃饭,你们早上几点有课?”

夏晴天手一哆嗦,“九点。”

“哦。”

夏晴天呆住,他这个“哦”是几个意思?管他呢,先吃饱再说。

胡乱的吃了几块面包,夏晴天准备起身去学校,叶以深冷不丁的说,“等会儿,我送你去。”

然后……

一直到叶以深将自己送到了学校门口,夏晴天还是有些惴惴不安,生怕他会不怀好意的把她拉到某个山顶推下去。

“谢谢你,再见。”夏晴天道。

伸手开门准备离开,结果车子却被锁住了。

“麻烦解一下锁。”夏晴天对司机说。

司机冷酷的没有说话,叶以深却道,“等一下你朋友,你们一块儿进去。”

“不用等,她今天没有课。”

叶以深扭头看她,眼中都是疑惑,“你们不是在一个班吗?”

“是一个班,我今天上午是选修课,清雅要打工。所以她报的是其他选修课。”

叶以深一口闷气压在心里,脸色唰的黑下来,“下车!”

夏晴天也怒了,麻溜的下了车,低声骂了一句,神经病吧你。

……

这两天苏清雅过的极为惬意,因为她喜欢的那个人对她非常好。

请她去最好的餐厅吃饭,每天车接车送,还当着咖啡店所有人的面说,以后她来只上三个小时,不过工资照常发。

这让其他小女生都非常的羡慕,私底下说苏清雅是麻雀变凤凰了。

“来,你尝尝这个汤,女孩子经常喝这个对身体好,也很养胃。”叶星悦从瓦罐中盛了一碗西洋参甲鱼汤,双手放在她面前。

苏清雅眼中全是小粉红,尝了一口说,“嗯,很好喝。”

“好喝就多喝一点,”叶星悦语气很温柔,“对了,你昨天说你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的,那初中呢,你的学费啊生活费啊是怎么办?”

苏清雅很骄傲的说,“我带着晴天去教育局,直接找他们局长,让他给我们免了。”

“你太厉害了,”叶星悦夸奖道。

“这个没什么,我们要上学,总不能让孤儿院再出钱吧。”

叶星悦这两天借着吃饭送她回家的时机,把苏清雅小时候的事情问了个清清楚楚,其实他想了解的是夏晴天,正好苏清雅和她打小就厮混在一起,她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又发生过那些有趣的事情,叶星悦很快就知道的一清二楚。

可怜苏清雅还以为他是因为喜欢自己,说的兴高采烈兴致盎然。

这天下午,苏清雅回学校上课,在学校门口告别了叶星悦,然后依依不舍的目送他的车子离去。

“清雅——”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她一回头,夏晴天从不远处跑过来。

心里陡然一慌,她有没有看到什么?

“你什么时侯来的?”苏清雅满脸笑意的问。

夏晴天顺势挽住她的胳膊,“刚到,你站这儿看什么呢?这么出神?”

苏清雅松口气,“就在等你啊,我想着你应该也快到了。”

“是吗?你真是太了解我了。”夏晴天依偎在她肩头。看似轻松随意,心中却有千斤重担,到底要怎么开口说结婚的事情。

“这两天我们总是碰不上,你过怎么样啊。”

夏晴天叹口气说,“还是老样子。”扭头看她,发现闺蜜双眸含情,面若桃花,和往常很不一样,不由得问,“咦,我觉得你气色很好啊,说。有什么好事发生吗?”

苏清雅略微紧张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气色很好吗?”

“对啊,”夏晴天认真的望着她,“一副少女怀春的样子,清雅,这两天不见,你该不会是交男朋友了吧。”

苏清雅尴尬的笑笑,掩饰地说,“哪里有什么男朋友?我这两天睡得比较早而已。”

“是吗?”夏晴天笑嘻嘻的问。

“当然了,我有男朋友会不告诉你吗?”

“也对哦,”夏晴天终结这个话题,心里愈发觉得有愧于好朋友。她什么事情都告诉自己,而自己结婚这么大的事情却瞒着她,可是要怎么说她才会相信呢?

不如,明天就把她邀请到叶家,然后再告诉她事情的来龙去脉,清雅那么善解人意,一定会原谅自己的。

想到此,夏晴天问,“清雅,明天周六,你有空吗?”

“我周末哪里有空闲的时间?我要去咖啡店上班啊。”现在去咖啡店,是她最欢喜也最幸福的事情。

夏晴天暗骂了自己一声蠢,她怎么忘了,每个周末都是苏清雅最忙的时侯。

“怎么,你有事找我啊。”

夏晴天呵呵笑道,“没事没事,就是我们俩好久没有出去玩了,想去郊外爬山什么的。”

苏清雅哀怨的叹口气,“我的姑奶奶,我哪里有这种闲工夫?每天兼职就很累了,还爬什么山?”

“算了,就当我没有说,我们快点走吧,上课时间快到了。”至于请她去叶家。以后再说吧。

然而世事难料,谁又曾想到,就在夏晴天苦恼之际,当天晚上她在家里吃饭的时侯,就接到了苏清雅的求救电话,说是无家可归,要夏晴天暂且收留她一段时间。

“你别哭啊,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慢慢说。”夏晴天焦急的问。

苏清雅一边哽咽一边说,“下午放学后……”

原来,苏清雅放学回到外面租的房子,走到三楼,就听到四楼自己的房间传来了“嘁哩哐当”的声音,她以为是进小偷了,连忙往上跑,结果却看到自己的行李大包小包的被堆在屋外。

苏清雅脑子嗡的一声响,疾步跑进房间,看到房东正在收拾东西。

“你干什么?”苏清雅惊愕的问。

房东是个胖乎乎的中年妇女,面色不善的说,“房子不租给你了,我儿子马上就要结婚了,你搬出去吧。”

苏清雅一下子就懵了,“你就算让我搬出去,也给我几天时间找房子啊。你这样我晚上住在哪里?”

“爱住哪住哪,和我没有关系。刚好这个月到期了,赶紧走。”房东太太的态度很霸道。

苏清雅委屈的要死,“阿姨,您不能这样啊,你让我一个女孩子大晚上去哪里?”

“现在装可怜了?我每次让你交房租的时侯都躲得找不到人,哪一次不是拖了半个月才交的?租给你这种穷学生真是倒霉了,滚滚滚……”说着,房东太太把她推出去,然后“哐”一声关上了门。

苏清雅望着一堆大包小包的行李,眼泪“簌簌”滚落,上大学后第一次觉得命运对她是如此的不公平。

像她这个年纪一样的女孩,有的是在学校安心的读书,畅游在知识的海洋,有的家境优渥的吃喝玩乐,享受肆意的青春。而她呢?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奔波在打工的路上,要看顾客的脸色,要看老板的脸色,不敢买漂亮的衣服和化妆品,吃一顿火锅都要后悔好几天。尽管如此,她还是很努力的生活,不偷不抢,凭双手吃饭。

此刻,她真的要坚持不住了,她什么错事都没有干过,为什么从一出生就要承受如此不公正的待遇?

蹲在门口呜呜呜的哭了一阵,将痛苦发泄的差不多了,才掏出手机本能的拨通了夏晴天的电话。

因为在她心中,夏晴天就是她的亲人,是她在困难时最能依靠的人。

“这么晚了,我要去哪里啊,呜呜呜……”苏清雅哭着讲完事情经过,其实她可以去住附近的小旅馆,但她吃一顿饭都要精打细算,又怎么会去旅馆,太浪费钱了。

夏晴天在这边又心疼又着急的安慰。“清雅,你别哭,我给你想想办法。”

“呜呜……晴天,我能去你家挤几天吗?你放心,你后妈和夏薇薇不管说什么,我都会忍的,我现在实在是……”

夏晴天当然一百个愿意,但问题是她现在住在叶家呀,这个家她说了不算。

“你先别哭,我问一下……”夏晴天捂着话筒,求早已放在筷子的某人,“我朋友被房东赶出来了,你能不能让她在这里住几天,几天就可以。”

叶以深刚一听到苏清雅的名字,就聚精会神的听她们之间的谈话,此时夏晴天开口正和他心意。

“可以,叶家房间多的是,当然没有问题。”

夏晴天顾不上探究叶以深的态度,惊喜的连声道谢后,忙对着电话说,“清雅,你可以过来住,是我去接你呢?还是你打车过来?”

苏清雅有了落脚之地,抹了把眼泪说。“现在这么晚你不要来接了,我自己打车过去。”

“那好,我把地址发给你,你路上小心一点。”

“谢谢你晴天。”苏清雅笑中含泪的说。

“傻子,你和我说什么谢谢?快点过来。”

挂了电话,夏晴天没有了心情吃饭,她恨不得现在就跑到门口去等好友。

“你朋友怎么住在外面?”叶以深看似漠不关心的问。

夏晴天叹口气说,“她为了挣学费和生活费,在外面做了几个兼职,有时侯回来的晚了,就被锁在宿舍外面,宿管阿姨也不给她开门。没办法她就在外面租了个小单间,没想到房东这么讨厌,招呼都不打就把她赶出来。”

叶以深听完,若有所思。

他这两天一直在考虑问题,如果她是一个学生,大晚上的怎么还在外面晃荡,而且还下那么大的雨,现在一切都能解释通了。

等了几分钟,夏晴天实在坐不住了说,“我去门口等她。”然后就起身跑了出去,奇怪的是,叶以深并没有阻拦她。

若不是身份不允许,他也想去门口等他想念了许久的女孩。

从叶星悦和夏晴天的字里行间,他觉得自己喜欢的女孩很好,坚强,勇敢,没有被命运打败,而是笑对生活。

这样的女孩子很好。

别墅门口,夏晴天焦急的踱着步,半个多小时后,一辆出租车从远处驶来。

“你终于来了,急死我了。”夏晴天看闺蜜从车里下来,忙迎上去,帮苏清雅把行李从后备箱拿出来。

苏清雅眼睛红红的,表情却异常的错愕。她望着夏晴天身后远处那幢豪华别墅,惊讶的问,“晴天,你住在这里?不是住在夏家吗?”

她去过夏家几次,就是很普通的小别墅,和这个比简直被秒成渣。

夏晴天很是抱歉的说,“清雅,我一直没有给你说,其实我……我结婚了。”

“什么?”苏清雅的音调都变了,“结婚?怎么可能?你才21岁啊,而且,而且你也没有对我说过呀。”

“哎。这件事说来话长,等有时间了我再慢慢讲给你听。”夏晴天招手叫来门口的保安,吩咐道,“把这些行李帮我搬进去。”

“是,少奶奶。”

苏清雅听到那句少奶奶,才确定晴天是真的结婚了,心里愈发不是滋味,抱怨道,“晴天,你太不够意思了,我们一起长大,这么重要的事情你竟然不告诉我?”

夏晴天内疚的说,“我也不是不知道该和你怎么开口啊,你别生气了,我给你赔罪,你想让我做什么都行。”

“是吗?”苏清雅挑眉。

“当然了,这件事是我的错,我不该瞒着你的,只要你能原谅我,做什么都行。”

苏清雅这才展露笑颜,“那我得好好考虑一下。”

这个承诺她要在关键的时侯用。

“慢慢想,想好了告诉我。”

夏晴天带着她向灯火通明的别墅走去,苏清雅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别墅,空气中浮动着花香。远处还有潺潺水声传来……

“你家真大啊。”苏清雅不由的赞叹道。

夏晴天莞尔一笑,嘴角却带着苦涩,这里……不是她的家。

与此同时叶以深正襟危坐在客厅,说实话,他贵为一家跨国企业的总裁,见惯了许多大场面,这一刻要见一个女孩了,心里却不自觉的紧张起来。

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听到她们进了门,他才缓缓的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看向在梦中出现了无数次的女孩。

她长得很漂亮,水汪汪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双唇微红,穿着淡粉色的T恤,发白的牛仔裤,一看就是单纯干净的大学生。

只是……第一眼的感觉,叶以深就发觉,这好像她并不是她记忆中的那个女孩。

苏清雅看到客厅的英俊男人愣了一下,见他直直的望着自己,有些不知所措的回头用眼神问夏晴天,这是你老公吗?

夏晴天干巴巴的笑了笑,领着苏清雅来到叶以深身前介绍,“这是我朋友。苏清雅。清雅,这是叶以深,我的……丈夫。”

她几乎是咬着牙说出了后面两个字,叶以深垂眸瞥了她一下,心中暗暗耻笑她,真是爱慕虚荣自作多情的女人。

“你好,欢迎你来我家做客,”叶以深露出久违的笑容,非常热情的说,“你叫苏清雅是吗?不要拘束,在这里就像和自己家一样。”

苏清雅心里的紧张稍稍缓解,他不笑的时侯好严肃。笑起来就亲善很多。

“谢谢你,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叶以深目不转睛的望着她,“一点都不打扰,我们家空房子挺多的。”

夏晴天看着两人说笑,脑子里有一万头草泥马跑过,敢情叶以深这家伙只对自己是冬天,对其他人都是春天啊。

不过也好,清雅住在这里不用那么为难和尴尬。

这时管家刚好进来,夏晴天忙说,“王叔,你让厨娘新炒两个菜。”

“是。少奶奶。”

夏晴天扭头对闺蜜说,“你先在这儿休息,我去给你安排一间客房。”说完,抬头看向叶以深,似乎在问我朋友住在哪间房子?

“你自己去看着安排吧,要好一点,阳光充足的。家里一直都有人打扫,让女仆换了床单被套就可以了。”

“我知道了。”夏晴天转身离开。

叶以深视线又回到苏清雅身上,笑着说,“别站着了,坐吧。”

“谢谢你。”苏清雅浅笑,心中羡慕夏晴天,不但找到了爸爸,还嫁了这么好的男人,而且还这么有钱。

叶以深想要询问的话都到嘴边了生生咽了下去,她才来到叶家,自己就如此唐突的问那晚的事情,一定会吓到她的,还是按照弟弟说的,慢慢来,既然她来叶家了,他就有大把的机会。

虽然苏清雅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就是她看起来很清纯,未施粉黛,干干净净的,让人很舒服。

“少爷,饭好了。”王叔过来说。

“吃饭吧,”叶以深领着她走向餐厅,亲自为她拉开椅子,“请坐。”

苏清雅有些不好意思,连忙道谢,“谢谢叶先生。”

“都说了不用这么客气,”叶以深在她旁边坐下,专门为她夹菜,“你是夏晴天的好朋友,叫我以深就可以了。”

站在旁边的王管家看到这一幕,愣了很久才回神,这……这是假的少爷吧,他怎么会对少奶奶的朋友如此热情?

“我听说你现在在兼职,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公司?”叶以深抛出橄榄枝,如果她同意的话,他们就多了更多单独相处的时间。

“你们公司是……”

叶以深略带得意的说,“叶氏集团,听说过吗?”

苏清雅一脸惊诧,“你是说……市中心楼最高精英云集效益最好的那个叶氏?”

“S市还有第二个叶氏吗?”

苏清雅一口米饭差点噎住,再次感慨,晴天居然嫁了这么牛逼的一个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