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绝不会跟夏晴天离婚/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知道他可是千万少女的梦中情人啊。当然,不包括她。

苏清雅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委婉的说,“这,这太意外了,而且我还没有毕业,你们公司招人条件那么苛刻,我去肯定不行的。”

“没有谁一开始就会的,不会可以学。你是学新闻的,可以直接进我们公司的宣传部门。”

苏清雅很惊喜,又有些矛盾,要知道能进叶氏是多少人的梦想,可是她在咖啡店每天都能看到叶星悦,如果去了叶氏就见不到他了。

“这个……你让我考虑一下可以吗?”苏清雅不好直接拒绝,而且这个机会真的太难得,她要好好想想。

叶以深温和的笑道,“当然可以,你考虑好了给我电话,对了,你手机号码是多少?”

苏清雅总觉得这个总裁太过热情了,但又想他是晴天的老公,可能是因为她和晴天关系好就对她热情点,于是没有多想就把手机号码报给他了。

就在两人说话时,一个响亮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回来了。”

苏清雅手一顿,这个声音好像……叶星悦。

抬头去看,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走过来,一边走一边问,“还在吃饭吗?”等苏清雅终于看清楚他的脸时,激动的站起来。

“你……你怎么在这里?”她很惊喜。

叶星悦看到她也小小惊讶了两秒,“这是我家呀。忘了告诉你,这位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男士是我的哥哥,你们应该已经认识了吧。”

“那晴天是你嫂子?!”

“嗯,是的。”

苏清雅兴奋异常,这也太巧了吧,本来还觉得不好意思,可是在这一刻她决定留在叶家,这样就能更了解他,每天都看到他。而且最重要的是,就算叶星悦最后知道耳坠的主人是夏晴天,他们也不可能了。到时候自己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叶星悦还是自己的。

夏晴天收拾好客房下楼来,见叶星悦也在,简单的打了招呼便对闺蜜说,“房间收拾好了,我带你上去。”

“好。”苏清雅客气的和叶以深兄弟二人告别,从叶星悦身边经过时,柔情似水的望了他一眼,只可惜叶星悦并没有接收到她的情意。

两个女人离开,叶星悦调侃某人,“哥,你这速度也太快了吧,这就把人带回家了?”

叶以深收回视线,解释道,“苏清雅被房东赶出来了,她无处可去就来这里了。”

“原来是这样,那挺好,也不用租房子了,直接住在家里刚好。”叶星悦不怀好意的笑道,“哥。怎么样?苏清雅是不是救你的那个女孩?”

叶以深剑眉紧蹙,“说不来,感觉像又不像,我明天再问问她。”

“反正人我给你找到了,你慢慢问吧,我先睡啦,困死了。”

……

客房。

苏清雅参观了一整圈,宽大舒适的床,鹅黄色的壁纸,精美的柜子和桌椅,明亮的卫生间,还有一个漂亮的阳台,从小到大她都没有住过这么好的房间。

“晴天,你真的太幸运了,嫁了一个好老公。”苏清雅躺在柔软的床上感慨。

哑巴吃黄连什么滋味,夏晴天现在算是知道了。

“我前段时间看你从豪车里下来,还以为你被哪个富商包养了,后来想想,以你的性格应该不屑于做这种事情,”苏清雅趴在床上,手抻着下巴笑嘻嘻说,“原来不是被包养,而是嫁了个大老板。你老公对你真好。”

夏晴天有苦难言,这是自己的事情。她实在不想让闺蜜知道叶以深的阴暗面。

“你忙了一天了。赶紧睡吧。”

苏清雅拉住她的手,笑着说,“晴天,谢谢你哦!”

“我们两个说什么谢字?再这样我可生气了。”夏晴天假装恼怒道。

苏清雅打趣她,“好啦,赶紧走吧,免得你家相公等着急了。”

夏晴天作势要挠她痒痒,苏清雅一个翻身滚到了床角。

回到自己房间,夏晴天一关上门嘴角的那丝苦涩就流露出来了。

好老公?!他到底好在哪里了?!

哦,对了,他对别人好,对她……

哎……顿时觉得心里好酸涩啊。

无精打采的走进浴室洗澡,水声很大,根本听不到外面的声音,所以当叶以深站在浴室门口时,她吓得差点滑倒。

“你走路没有声音吗?”夏晴天生气的问。

叶以深二话不说只脱衣服,然后挤进浴室,将夏晴天抓过来。

“你放开我……”夏晴天下意识的反抗。

叶以深握住她的细腰,冷笑道,“夏晴天,你如今只有这副身体能取悦我,还不卖力点,等什么时侯我连你的身体厌恶了,你就会像一块破抹布被我扔出叶家了。”

夏晴天心里早就凉透了,可还是因为他的话而难过,为什么他对别人都能微笑,对自己就如此残酷呢?

她真的好恨那个雨夜夺走自己第一次的男人,都是他害自己到这种地步。

因为有水充当润滑,夏晴天没有以前那么疼,只是这个姿势太耗气力,不得已攀住了他的肩膀……

叶以深目光锐利的望着她,他要把温柔全留给苏清雅,而把所有暴戾全都给眼前这个淫荡的女人。

人与人的区别真是太大了,两个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一个是那么的清纯正直,而另一个却是如此下贱不堪。尤其是当他看到夏晴天自动抱住他的时侯,心里就更鄙视她了。

这一晚,夏晴天是什么时侯睡着的都不知道,脑海中最后的印象是他伏在自己身上喘气……

早晨,苏清雅早早就起床了,这是她保持多年的好习惯。

穿戴整齐下楼,她想对叶星悦说一声早上好,却意外的看到了穿着休闲衣的叶以深。

“早上好,叶先生。”苏清雅礼貌的打招呼,她很不习惯称呼他……以深,这太过亲密了。

叶以深稍稍挑了下眉毛,淡笑道。“早上好,昨晚睡得怎么样?”

“很舒服。谢谢你的收留。”

叶以深无奈的笑,“看来昨天我说的话你都还给我了。算了,吃早饭吧。”

苏清雅局促的揪揪手指头,“那个,我们不等晴天和……叶星悦吗?”

“他们还睡着,不用管这两人,等他们饿了自然会起床的。”

苏清雅无言,她是客人,只能听从主人的安排。

早餐很丰富,中式西式摆了满满一桌子。

“想吃什么自己取,别客气。”叶以深顺手给她面前放了一笼灌汤包,“尝尝虾仁汤包。味道还不错。”

“谢谢。”苏清雅夹起一个咬开吸汁,满口鲜嫩,“哇,好好吃。”

“好吃就多吃点。”说着,叶以深又给她倒了杯热牛奶,这才问出那个问题,“对了,我听星悦说,你以前丢过一个耳坠。”

苏清雅心里“咯噔”一下,夹着的灌汤包也掉在了碗中。

怎么他也问这件事?也对,他是叶星悦的哥哥,应该是想证实一下。免得弟弟被骗。

苏清雅故作镇定的说,“嗯,一个多月前丢的。”

“在哪里丢的?”

苏清雅凝眉回想夏晴天说过的事情,“尚德路的拐弯处,那天雨很大,又黑,所以就……”

叶以深看她语言又止,神色紧张,忍不住又问,“你当时有没有碰到什么人?”

“你怎么知道?”苏清雅反问了一句,眼神不敢直视他,“当时碰到一个男人。”

“然后呢?”

苏清雅模棱两可的说,“这件事我不想再提了,你能别问了吗?”

叶以深见她如此抗拒提起此事,心里便认定她就是那天晚上的女孩,被一个陌生男人强、暴的确不需要大张旗鼓的炫耀。

终于找到救他的女孩了,叶以深心情舒畅,越看苏清雅越喜欢,忙说,“好了不问了,你快点吃饭。”

苏清雅暗暗的松口气,天呐,这比考试还要紧张。不过,看他的态度应该是过关了吧。否则,他早就把自己轰出去了。

叶以深看似随意的说,“对了,你在外面不要租房子了,一个女孩子很不安全。家里的房子空着也是空着,你就住下吧。”

“这个不合适吧。”苏清雅嘴上客气,心里却乐开了花,恨不得立刻点头。昨晚睡的时侯还在思考,这几天要找个什么理由留下来,现在问题解决了。

叶以深一锤定音,“没有什么不合适,就住在这里,想住多久都可以。”

苏清雅脸色红润,“那我付你房租。”

叶以深哈哈大笑,打趣她,“我这里的房租你怕是付不起。再说我叶以深还不至于缺你的房租钱,留着自己花吧。”

“可是我总不能白住吧。”

叶以深眼眸暗了几分,醉温之意不在酒,“那就让我想想,你能做些什么抵房租,等我想到了就告诉你。”

苏清雅没有想那么多,以为就是表面意思,很快答应说,“你放心。我会干的活很多,洗衣服做饭除草捉鱼全都会。”

“你是十项全能啊。”越交谈,叶以深越发觉得她很可爱。

“差不多吧,自力更生嘛,多学点总能用得上,这样就饿不死了。”

“你以前吃了很多苦吗?”

“还行吧,也没有多苦,你看我现在,不是活的挺好的嘛。”

两个人的说笑声传出很远,夏晴天站在楼梯上发呆,一边深觉得叶以深对清雅未免太好,一边又有股艰涩涌上心头。

“你站这儿干嘛呢?”叶星悦从三楼下来,看她的表情有些古怪,担心的问,“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我没事。”夏晴天淡淡的说了句,下楼向餐厅走去。

叶星悦刚才也听到了哥哥和苏清雅的笑声,眼底露出得逞的笑意,按照这个发展速度,夏晴天很快就能离开叶家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餐厅,苏清雅看到叶星悦眼睛露出光彩,却不敢表露太多。

叶星悦伸伸脖子,“你们起的好早啊,今天是周末耶,也不睡个懒觉。”

叶以深淡笑道,“你好像每天都是周末吧,反正十点你的小店才开张。”

前者一屁股坐下,喝了口牛奶说,“我的店哪里小了?每年的营业额也很不错的。”

“一年还不到五十万你告诉我不错?够你加油钱吗?”叶以深直接戳穿。

叶星悦嘿嘿一笑,“哥,你能不打击我了吗?”

“说了多少次了,让你来公司帮我,非得守着你的小店,真搞懂你是怎么想的。”

叶星悦懒洋洋的说,“哥,并不是每个人都有你那种雄心壮志的,再说了。有你在前面,我何必那么累呢?反正有饭吃有房子住。”

叶以深哭笑不得。

“对了,今天周末,嫂子,你们两个准备干什么?”叶星悦问。

夏晴天吃着饭,脸上看不出情绪,“我不干什么。”

“我要去咖啡店上班。”苏清雅的目光中都是温柔。

叶以深冷冷的看了眼夏晴天,哼,就知道好吃懒做,同样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怎么不学学苏清雅?

叶星悦有意给哥哥制造机会,淡笑道,“我等下先要去办点事情,哥,你不是要去公司吗?正好路过,你把苏清雅顺过去。”

“可以。”尽管他今天不用上班。

苏清雅尴尬了一下,她原本是想坐叶星悦的车去咖啡店的,现在……

算了,人在屋檐下,只能听从主人安排。

吃完饭还有一些时间,叶以深和弟弟叶星悦去外面散步,青草上的水珠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亮晶晶的光彩。

“我现在已经能确定了,苏清雅就是那天雨夜里救我的女孩。”叶以深温柔的笑道。

“确定了?”叶星悦很惊喜,作势拍拍胸口说。“那我就放心了,你昨天晚上说感觉不是很对,我还担心了一晚上呢。”

“你是担心那辆车飞了吧,”叶以深调侃他。

“当然了,”叶星悦口不对心的说,其实他是担心夏晴天。

叶以深边走边说,“不过她似乎很不想提起那天晚上的事情,换位思考一下,这个也正常。我就是担心她知道我就是那晚的男人,会不会恨上我?”

他回想起刚才苏清雅的反应,心里不免有些内疚,是自己毁了一个单纯的女孩,但是他一点都不后悔。

叶星悦安慰他,“哥你放心,只要你对她好,捕获她的芳心,就算她知道了也不会怪罪你的,可能还会觉得这是上天的安排。”

“是吗?”叶以深反问。

叶星悦胸有成竹的说,“相信我,女人很好哄的,你每天都对她好,她一定会感动的。”

叶以深想了想说,“好吧,只能先试试了。”

“哥,那你把嫂子怎么办?”叶星悦终于问出了这个压下心头的问题。

叶以深停下脚步,有些后知后觉的才想到,对啊,还有夏晴天呢。他如果想和苏清雅在一起,那她怎么办?

叶星悦看哥哥的表情就知道他没有考虑那么远,心中不由得替夏晴天不值,于是提议道,“哥,你既然喜欢苏清雅,最后势必要和她在一起的,那不如和嫂子离婚算了,反正你也不喜欢她。”

“离婚?不可能!”叶以深下意识的断然拒绝。他从未想过要和夏晴天离婚,哪怕是在最讨厌她的时刻。

叶星悦懵了几秒,“那……那你总不能娶两个女人吧,而且,如果你不离婚,你的身份就是闺蜜的丈夫,苏清雅怎么会喜欢好友的丈夫?”

“不行!”叶以深心思深沉,“不管怎么样,我不会和夏晴天离婚的。”

叶星悦差点恼火,但为了不让哥哥看出自己的意图,他还是心平气和的叹口气说,“哎。那对这两个女人太不公平了,世界上哪有这等好事,让你左拥右抱,而且她们还是好姐妹。”

“你别说了,”叶以深打断他的话,“让我好好想想。”

“OK,那你慢慢想,我先走了,我今天早上真的有事,你别忘了等会儿送苏清雅去咖啡店,拜拜。”

叶星悦离开后,叶以深陷入了沉思,他虽然已经确定苏清雅就是那个女孩,可为什么心里总有个声音在告诉他不对不对,明明时间地点都对得上啊。

夏晴天站在三楼阳台目送着叶以深的车子远处,眉头紧皱,总觉得叶以深对闺蜜那么好是别有用心的,上次夏薇薇来,他可没对她那么温柔。

这个叶以深又想干什么?

不行,晚上她要问清楚,千万不能让清雅吃了亏。

咖啡店里。

苏清雅满心欢喜的做事,视线却不停的看向门口,她在等待叶星悦,然而从上午等到下午。叶星悦也没有出现。

一直到晚上下班,等在咖啡店门口的不是熟悉的玛莎拉蒂,而是今天早晨坐的悍马。

失落从心底升起,他今天去哪里了?为什么没有来上班呢?

上了车,叶以深看她脸色不好,以为是太累了,于是说,“工作很累吗?累的话就不要干了。”

苏清雅扭头看向车窗外面,淡淡的说,“不干我的学费从哪里来?”

“我可以资助你啊。”叶以深脱口而出,他实在不忍心自己喜欢的女孩每天干这么辛苦的工作。

苏清雅诧异的回头看他,“资助我?”

叶以深望着她清澈黝黑的眼眸,认真的说,“对,现在不是都有什么资助大学生的项目吗?我可以当你的资助人,生活费和学费都是我来付。”

苏清雅毫不犹豫的说,“不,我不需要资助。”

“为什么?”叶以深颇感意外。

“我有手有脚能养活自己,为什么让你资助?”苏清雅神色凛然,如果她真的需要资助,早就去学校申请了,她就是不想靠着别人生活。

叶以深静静的看着她,心里的喜欢又多了一分,“你还没有吃饭吧。我先带你去吃饭。”

“不用不用,咖啡店里有工作餐,我吃过了。我想回去休息,太累了。”苏清雅想尽快回到叶家间叶星悦,哪里还有心情去陪他吃饭?

晚上,夏晴天站在阳台上看到叶以深的车回来,看到他亲自为苏清雅开门,更加坚定了要和叶以深谈一谈的决定,哪怕会被他讽刺,她也要做这件事。

听着隔壁房间的门打开又关上,夏晴天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出去敲门。

“进来。”

夏晴天推开门。叶以深正在解扣子准备换衣服,看到她站在门口,眼底闪过一丝惊讶,然后被冷漠替代。

“什么事?”叶以深冷声问。

夏晴天进来关上门,直视着他疑惑的目光,直接问道,“你想对我朋友做什么?”

“你是什么意思?”叶以深手上的动作停止,嘴角噙着冷笑问。

“你无缘无故对我朋友那么好,别说你没有企图。”

叶以深脸上的笑意更浓,却和看苏清雅时完全不一样,“夏晴天,你只是我买来的一个女奴。还真当自己是我妻子,可以对我事情指手画脚?”

“我对你的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是你找的人是清雅,我就不得不问。”夏晴天振振有词,并不因为他的讽刺而退让。

叶以深懒得和她解释,指着门说,“夏晴天,在我还没有生气之前,立刻滚出去,否则我会让你后悔。”

“告诉我你的目的,我立刻走。”夏晴天毫不示弱。

叶以深一步步走向她,嘲讽道,“目的?就算我有什么目的我会告诉你这个荡妇?别做梦了。”

夏晴天急了,“你不要碰苏清雅,她是个单纯的好姑娘,我不允许你伤害她。”

“她当然是个好姑娘,努力上进,善良美丽,不因为生活的困苦而失去希望。可是她怎么会有你这种朋友?简直瞎了眼。”叶以深将她压在墙上,捏住她的下巴继续说,“夏晴天,你来我房间是为了让我上、你吧,你怕我对你朋友有兴趣就把你扔了,所以找个借口来勾引我?是不是?”

夏晴天撇过脸,“当然不是。”

“是不是都无所谓了,”叶以深的手伸进她的腰间,“因为你成功了。”说着不再给她辩驳的机会,压下头堵住了她的嘴巴。

狠狠的噬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