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秘密,吻你/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夏晴天被折腾的毫无反击之力时,她有些后悔,时机挑错了,她应该找他在外面散步的时侯去说,直接来他房间可不是羊入虎口吗?

再次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夏晴天浑身酸痛的洗了澡,下楼才发现只有叶星悦在别墅外面试那辆赢来的车。

“早上好。”叶星悦停下车,坐在车厢里朝她招手。

夏晴天走过去,忧郁的表情里露出一点笑意,“你没有出去?”

叶星悦从车里跳下来,喜滋滋的说,“周末嘛,休息休息。”

“其他人呢?”

叶星悦假装不经意的说,“八点多的时侯我哥顺路送你朋友去上班了。”

夏晴天的笑容逐渐消失,以前的周末叶以深从未去过公司,这次却两天都去?真的是去工作吗?

叶星悦看了眼她的脸色,试探的问,“晴天,如果哥哥一直对你这样不好下去,你要怎么办?”他没有喊嫂子,因为他想在潜移默化中消除他们叔嫂身份,拉进彼此距离。

夏晴天怔住,下意识的回答。“我不知道。”

“你为什么不和他离婚呢?反正你们之间也没有感情,还不如离婚。”叶星悦直接提出问题。

夏晴天苦笑,“你觉得离婚是我说了算的吗?”

叶星悦给她出谋划策,“你可以找律师起诉啊,让法院判离婚。”

“可我暂时还不能离婚。”夏晴天淡淡的说。

爸爸的公司还需要叶以深的资金支持,如果自己冒然提出离婚,叶以深一定会疯狂的报复爸爸,到时候,夏家一定会倒闭的,她不忍心。

所以,在她还感念爸爸的恩情时,她是不会提出离婚的。

叶星悦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因此非常不理解夏晴天的选择,诧异的问,“为什么?你在这里过的并不开心。”

“你别问了,我自然有我的理由。”

叶星悦又失望又气愤,差点对她说出“你只是哥哥初恋的替身而已”这句话,但觉得这话的杀伤力太大了,忍了忍意有所指的说,“那如果哥哥爱上别的女人呢?到时候你如何自处?”

夏晴天感觉他说的是苏清雅,眼皮突突的跳,心道,叶以深和清雅认识才不到两天,他就喜欢上她了?

不不可能,叶以深那种人怎么会有心?他一定是另有所图。

叶星悦迟迟没有等到想要的答案,失落的跳上车,油门一踩出门兜风散心。

因为心里有事,夏晴天中午只吃了一点点,心烦意乱的来到花园,看到站在花丛中认真修剪花枝的男人时,摒住了呼吸。以为是眼花,她揉了揉眼睛,再睁开眼,真的是他。

他不是叶以深,而是许久不见的“叶星悦”,尽管他们长得一模一样。但夏晴天还是从气质上一眼就分辩出来了。

“你这几天去哪儿了?”夏晴天跑上前激动的问。

男人穿着棉质短袖T恤,一条休闲裤,一副清贵闲适的样子,他抬头看到她似乎也有些惊讶,笑了笑。

夏晴天心情激荡,又问,“你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出现,担心死我了,你还好吗?”

男人微笑的点点头,低头继续修剪粉色玫瑰。

“你住在叶家哪里啊?我这几天把叶家找遍了都没有找到你,你是故意藏起来了吗?”夏晴天见到他心情很好,笑着打趣。

可是男人只是笑,并不回应她的问题,连点头摇头都没有。

夏晴天觉得太阳有点晒,转身坐到了紫藤架下的凉椅上,一边看着他修花枝一边对他讲这段时间遇到的事情,“你知道吗?我刚开始一直以为你叫叶星悦,直到真正的叶星悦回来,我才知道自己错了,所以,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啊,为什么叶家的人都说没有见过你?害得我总以为是自己的幻觉。现在应该不是幻觉吧……”

“我朋友苏清雅是个很好的女孩,你见了也会喜欢的,我不想让她受到一点点伤害。可有时侯我能做的事情真的好少,哎,我什么时侯能拥有强大的力量,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活着……”

男人耐心的修剪着各种花枝,听着女孩的啐啐念,直到她没有了声音,回头一看,她靠着凉椅睡着了,真是……没心没肺啊。

勾唇宠溺的浅笑,他放下手中的剪刀向别墅走去。

夏晴天再次醒来时,看到男人坐在距离她不远的地方作画,好奇的起身过去看,然后整个人呆住,许久说不出一句话。

画中的女孩长相甜美,长发飘飘,睡卧在紫藤花下,如同一个落入凡间的花仙子,异常美丽。

夏晴天惊喜的指着自己的鼻子问,“这是我?”

男子勾勒完最后一笔,冲她温柔的点点头。

夏晴天真诚的赞美,“比我本人好看多了,你画的真好看。”

男人把画从画架上取下来,递到她跟前。

“送我的?”夏晴天吃惊的问。

男子微笑着点点头。

“真的吗?”夏晴天不敢置信,又问了一遍。

男子再次点点头。

夏晴天双手接过画,心中柔软的一塌糊涂,“谢谢你,我一定会好好珍藏的。”有了这张画,就能证明,这不是自己的幻想,他是真的存在的。

低头看着画中的女孩,夏晴天觉得很温暖,从小到大,从未有人如此认真的给她作过一幅画。

正感动着,额头突然落下轻柔的一吻……

夏晴天惊愕的抬头,男人低眉浅笑,那双眼眸中仿佛有漫天星辰,每一颗星星都在说喜欢你。

脸悄悄的红到了脖子,夏晴天的一颗少女心砰砰砰的跳起来,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甜蜜和欢喜,好像就连空气也变得香甜,每一缕阳光都柔和了。

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爱情的味道。

“你……你亲我……”夏晴天几乎不敢直视他炙热的眼眸了,却又想知道他的反应,于是忐忑不安的问,“你亲我,是喜欢我吗?”

男人停顿的片刻,然后坚定的点点头。

在看到他点头的瞬间,夏晴天急促的心跳停止了。一颗心炸成了烟花,要不是理智还在,她差点扑上去抱住他。

夏晴天羞涩的低下头,脸红成了一颗苹果。此时,她沉醉在甜美的爱恋中,彻底忘了,她还是叶以深名义上的妻子。

男子牵住她纤弱的小手,拉着她坐在刚才睡着的凉椅上,两个人靠的如此近,近到夏晴天可以闻到他身上的气息。

花丛中有数只蝴蝶在飞舞,缠缠绕绕,夏晴天心想。如果时间能停留在这一刻该多好。

就这么安静的坐着,感受着彼此的心跳,看着太阳的轨迹一点点西斜。

“少夫人……少夫人……”远处传来王管家的呼唤声,夏晴天从幸福中清醒,忙松开他的手,焦急的说,“我有点事要去忙,你在这等我,我忙完就来。”

男子笑着点头。

“少夫人,你在哪里?”

“来了——”夏晴天回应了一声,然后把画快速的卷起来,离开时对男子说。“等我。”

男子勾唇微笑,目送她匆匆忙忙的离开花园。

“少夫人,你去哪儿了?”王管家问。

夏晴天把画藏在身后,强作镇定的说,“我就在花园,刚才不小心睡着了。”

“哦,下午太热了,你还是待在房子好一点。”王管家没有多问,反正她是挺喜欢去花园的。

夏晴天悄悄回头看了眼花园,稳稳心神问,“王叔,你找我有事吗?”

王管家好心的说,“刚才少爷,二少爷以及苏小姐回来了,我怕少爷等会儿找你找不到,他又发脾气,到时候受罪的还是你啊。”

夏晴天心中一暖,“谢谢王叔。”

“不客气,快进去吧,外面太热。”王管家笑眯眯的说,他为了这个家和平也是操碎了心。

夏晴天扫了眼,见一楼没有人,忙拿着画一口气上到三楼,把画藏在了衣柜最下一层的抽屉里。

这样叶以深应该发现不了吧。

藏好画。夏晴天下楼,她这次一定要搞清楚,花园里的男人到底是谁。

恰巧王管家一个人在别墅门口站着,夏晴天鼓起勇气再次问他,“王叔,你们家真的没有和叶以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吗?”

王管家神色古怪的看着她,淡定的说,“少夫人,我记得上次你就问过这个问题了,就是二少爷啊。”

“不,我说的不是二少爷,他和叶以深只是长得相似而已,并没有一模一样,我说的是一模一样的人,但是性格却完全不一样,而且不会说话。”夏晴天心里着急,一股脑全说了出来。

王管家的表情瞬间就严肃了很多,“少夫人,叶家没有你说的这个人,我从来没有见过。”

“怎么可能?我刚才还在花园见了。”夏晴天嘴一快就说了出来,但一想,他一定是叶家的人,说了也没有关系。

“是吗?我在叶家二三十年了,我怎么没有见过?”

夏晴天信誓旦旦的说。“他现在就在花园,我带你去看。”

“少夫人……”

“站住!”身后传来一声怒喝,两人回头,叶以深,叶星悦和苏清雅不知道什么时侯站在了不远处,前者满脸怒火,后面两人的表情则有些惊讶。

夏晴天心里陡然一跳,垂着眸不再说话。

“夏晴天,大白天的你能不能清醒点,上次说五楼闹鬼,现在又冒出来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你到底想干什么?”叶以深一边向她逼近,一边质问她。

夏晴天倍感委屈,争辩道,“我说的都是真的,就在花园里,就在刚刚我还见到他了。你们要是不信,我带你们去看。”

叶以深一把攥住她的胳膊,“哼!我看你是真的不清楚了,再胡言乱语我就把你送到精神病医院去。”

“哥,”叶星悦连忙上前劝说,“既然嫂子都这么说了,我们去看看也无妨。”

弟弟的面子不能不给,叶以深甩开她的手说,“要是没有人,我让你好看。”

“他一定在。”

夏晴天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向花园走,不断在心里祈求,你要信守诺言,要要等我啊。

到了花园,夏晴天僵住了。

除了空中飞舞的蝴蝶,空无一人,就连刚才的画架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不是说有人吗?人呢?”叶以深讥讽的问。

夏晴天慌乱的在花园找了一圈,完全不见他的身影。

“他……刚刚还在这边坐着啊,就在这里。”夏晴天指着凉椅,而且他们还待了一下午,怎么就不见了呢?

“够了!”叶以深一把将她推倒。夏晴天一个踉跄趴在了凉椅上,下巴被他紧紧的掐住,暴怒道,“夏晴天,你快要把我们叶家的脸丢尽了。”

“我没有说谎,真的……”夏晴天小声争辩。

“夏晴天,我真是受够你的这些神神叨叨的鬼话了,王管家准备车,把这个女人拉到精神病医院去好好检查一下。”

王管家颇有些为难,这……她毕竟是叶家的少夫人啊。

夏晴天眼中露出慌乱,连声说,“我不要,我没有病。”

“哥,你怎么能这么对嫂子呢?……”

“你给我闭嘴!”叶以深转身狠狠的训斥弟弟,“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叶星悦梗着脖子和他争论,“嫂子是你的妻子,你不应该对她这么凶。而且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叶家的少夫人,怎么能被送去那种地方呢?”

“呵!看来我上次说的话都白讲了,”叶以深冷喝,“她是我的女人,我怎么处理她是我的事情。王叔,还不去开车。”

叶星悦拦在王叔面前,“哥,这次就算是我求你了好吗?你放过嫂子。”

叶景琰目光沉沉的望着他。紧握着拳头,余光突然看到苏清雅受惊般的站在旁边,小脸吓的煞白,他的火气一点点降了下来。

夏晴天是她的好朋友,自己这么做,她肯定会讨厌自己的。

想到此,叶景琰回头对夏晴天说,“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要是还有下次,不管谁求情都没有用,知道了吗?”

夏晴天咽了咽唾液,下意识的点点头。

趋利避害,这是人的本能。

叶以深冷哼一声,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花园,王管家跟在他后面,悄悄松了口气。

夏晴天瘫坐在地上,心中既沮丧又难过。

明明说好让他在这里等的,为什么不出现?

明明他是喜欢自己的,给自己画了画,亲吻了自己,可为什么在她最需要他的时侯,他不出现?

他到底去了哪里?

叶星悦心中难受,眼中都是疼惜,伸出手说,“嫂子,你先起来。”

夏晴天回过神,茫然的抬头看他,然后自己撑着凉椅站了起来。

叶星悦尴尬的收回手,柔声安慰她,“你别害怕,有我在,哥哥不会把你送去那种地方的。”

夏晴天还沉浸在另一件事中,听到叶星悦的话,救命稻草般抓住他的小臂问,“你信不信我?我真的见到了那个男人。”

叶星悦重重的点头,给她最大的信任。“我信,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相信。”

“真的?”

“真的。”

夏晴天感动的望着他,却从他眼底看到了怜悯,猛地甩开他的胳膊,哭丧着摇头说,“不,你并不相信这件事。”你只是单纯的想要让我开心。

没有人相信自己的话,就连他,那个永远冲自己笑的男人,关键时刻也不相信自己。

夏晴天顿时觉得好难过,这世上仿佛只剩下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叶星悦担心的望着她单薄的背影,有那么一刻。他希望自己也见过她说的那个人,至少这样,自己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她站在统一战线,维护她说的每一句话。

可是……

一直站在旁边默不作声的苏清雅从刚才的紧张中冷静下来,为什么好朋友会忽然变成这样?而且,她眼前喜欢的这个男人,好像……对好朋友的感情很不一般。似乎并不是叔嫂间的亲情,倒有几分男生对女生的喜欢。

想到此,苏清雅的一颗心提了起来。

这不可能,晴天是他的嫂子,他怎么能喜欢她呢?这是违背伦理道德的。

苏清雅压下心中的惶恐,轻声说,“星悦,晴天不会有事儿的,你能陪我在别墅里走走吗?”

叶星悦表情淡漠的说,“我没有心情,你自己到处看看吧,我累了。”

他没有回头的走向别墅,苏清雅呆在原地,他前几天不是很热情吗?怎么现在说句话都不想看自己。

当天下午,叶家别墅莫名的安静,夏晴天拿着那幅画在房间里呆坐了一下午,直到夕阳落山。

她有太多的想不通,那个不说话的男人究竟在躲什么?为什么只有她真正见过。而叶家其他人都没有见过?还有五楼的那个神秘房间,为什么也只有自己见过?

这个叶家太诡异了。

到了吃晚饭的时间,苏清雅来到餐厅,却发现只有她一个来了。

“王叔,其他人呢?”苏清雅疑惑的问管家。

王管家笑眯眯的说,“哦,他们都说不太饿,今晚就不吃饭了,您吃吧,不用管少爷和少夫人了。”

苏清雅也瞬间觉得无趣了,尤其是叶星悦不在,她哪里还有心情吃饭?

随便吃了两口,苏清雅便起身上楼,她想去看看晴天,今天下午的事情太过突然,她当时只顾着惊讶,没有及时去安慰她,她一定很难过吧。

来到三楼,还未走到夏晴天的房间,苏清雅就停住了脚步。

因为她心心念念的男孩正站在好朋友的门口,因为是背身,她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却感觉得到他的担心。

叶星悦在担心夏晴天。

但是……应该担心夏晴天的是她的丈夫叶以深才对,他一个小叔子站在这里……

突然想起今天下午的推测。苏清雅一颗心揪在一起,难道他喜欢上夏晴天了?

不行,这是绝对不可以发生的事情!

苏清雅走上前去打破他的心思,轻唤了一声,“星悦。”

叶星悦猛地回头,见是苏清雅,不由的有些尴尬,他并不想让人看到他在这里,如果让大哥知道的话,晴天又要受罪了。

“你找我有事吗?”叶星悦强装镇定的问。

苏清雅紧盯着他的表情,“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叶星悦的脸悄悄的红了,“哦。我看嫂子下午心情不好,也没有下楼吃饭,就想过来看看她出什么事情了。”

“你没有去餐厅,你怎么知道晴天没有吃饭?”苏清雅追问了一句。

“我猜的,”叶星悦胡乱的应付道,其实他去过餐厅,见只有苏清雅一人,就没有进去直接上来了,“你也找嫂子吗?”

苏清雅听到自己心破碎的声音,他口口声声嫂子,他真的把晴天当嫂子吗?

一股怨气和冲动涌上心头,苏清雅直接问道。“星悦,你喜欢你嫂子吗?”

叶星悦震住,直直的望着苏清雅,突然从这种混沌的状态中醒悟过来,他在干什么?晴天是他嫂子啊,他怎么能……

难以回答苏清雅的问题,叶星悦快速的逃离现场,他要好好理一理自己的思路。

回到自己房间,叶星悦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快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他这么紧张是因为苏清雅的话戳中了他藏在心底的秘密。

他在乎夏晴天,看到哥哥折磨她,就想带她离开这里,看她开心,自己也会开心。他知道,自己是爱上她了。

所以才会为她做那么多事情,尽管会惹哥哥生气。

可是苏清雅说的对,她是自己的嫂子啊,他不应该这么做,但那又有关系,只要她和哥哥离婚,她就是自由身。

他一定会让哥哥和她离婚的,不但是为了自己的爱情,更是为了让夏晴天摆脱这种痛苦的生活。

苏清雅眼睁睁看着喜欢的男孩逃走,心碎成了玻璃渣。

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她一直以为叶星悦喜欢的是自己,所以才会送她上下班,请她吃最贵的餐厅,和她聊天逗她开心,原来,他喜欢的人根本不是她,而是自己的好朋友,身为他嫂子的夏晴天。

这太荒谬了。

不行,她要问清楚夏晴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