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阴差阳错,我喜欢的是她/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前愤怒的敲门,里面传来好友的声音,“进来”。

夏晴天坐在阳台的小沙发上,见到是她,脸上挤出了一丝笑意,“清雅,过来坐。”

苏清雅看了眼她的房间,比她的稍微大一些,而且装修很精致。

也对,她是叶家的女主人,住的房间自然比客房华丽很多。

“你怎么不下去吃饭?”苏清雅坐在她对面的桔色沙发上,从这里可以看到别墅最好的风景,夏天的凉风袭来,透着丝丝清爽。

夏晴天窝在沙发里叹息道,“没心情不想吃饭。”

苏清雅观察着她的神色,试探着问,“晴天,你今天下午怎么了?”

说到此事,夏晴天黯淡的眼眸放出光彩,坐直身子说,“清雅,我下午说的事都是真的,中午我吃完饭……”

然后夏晴天把她的所见详细的告诉了闺蜜,除了那副画的事情。那是她的秘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后来不出现,可能是他不想让人知道他的存在吧,”夏晴天语气消沉的说完,看着苏清雅充满希冀的问,“清雅,我们从小一块长大,你是相信我的对吗?”

苏清雅看着她不说话,她更愿意相信大多数人,叶家的人几十年了都没有见过,她怎么就见过?

“连你也不相信我?”夏晴天惊呼,随即苦笑,“你们都不相信我,肯定当我发疯了吧。”

苏清雅沉默不语,她满脑子都是叶星悦的事情,根本没有心情听她说这么一大堆。

昔日无话不谈的两个好朋友,此时各怀心事的相顾无言。

良久,苏清雅打破沉寂,“晴天,你爱叶以深吗?”

“不爱。”夏晴天想都不想,直截了当的回答。

没想到这个回答立刻让苏清雅暴跳如雷,从沙发上起来,怒声说,“你既然不爱他为什么要嫁给他?就因为他钱多吗?”

“我……我不是……”夏晴天不知该如何解释。

“夏晴天,你太让我失望了,”苏清雅撂下这一句转身向门口走,夏晴天连忙抓住她的手说,“清雅,你听我解释。”

苏清雅冷漠的甩开她的手,“不用解释了,我头疼,不想听。”

夏晴天望着她气呼呼的背影,直接懵住,她怎么突然生这么大的气?自己只是说不爱叶以深而已?

猛然回想起这两天的事情,夏晴天直接石化。

难道苏清雅没有顶住叶以深温柔的攻势,喜欢上他了?

完蛋了,肯定是这样。否则她刚说了不爱叶以深,清雅怎么就炸了呢?

这可怎么办?如果是别的,她完全可以让给清雅,但叶以深是她名义上的老公,而且她现在和叶以深还不能离婚啊。

回到自己房间的苏清雅泪如雨下,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叶星悦前段时间对她那么好,自从她住进叶家之后却像是一个普通朋友。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在聊天的时侯,叶星悦总是会若无其事的提起夏晴天,她还傻不拉几的把小时候的趣事讲了一箩筐。

原来他并不是喜欢自己,他接近自己,只是因为她是夏晴天最好的闺蜜,只是为了更加了解夏晴天。

她不是一个传声筒罢了。

为什么?

夏晴天已经有了那么爱她的老公,为什么她还这么贪心,还要霸占着叶星悦的心,让他甘愿为她做这么多事情?

叶星悦是自己喜欢的第一个男孩,他那么美好,如同天上最闪耀的一颗星,她恨不得把自己的一颗心掏出来给他看,可是他为什么喜欢的是夏晴天?

太不公平了!苏清雅又生气又嫉妒。她早就知道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却没想到是如此的不公平。

不行,她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男孩,她一定要得到叶星悦。不论用什么样的办法。

这一晚,夏晴天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满脑子都是苏清雅的话。

这么多年以来,她是第一次对自己发这么大的火,说这么重话。夏晴天心里很难受,清雅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她绝对不能失去她。

思来想去,夏晴天决定明天一大早就和她解释清楚,告诉她实情。她一定会体谅自己的苦衷,原谅她的。

……

翌日。

夏晴天早早就起来了,她充满活力的站在楼梯拐角,见苏清雅出现连忙走上去,亲热的说,“清雅,我想和你说件事。”

苏清雅此刻心中对她全是嫉妒,当然没有一点好脸色,冷冰冰的说,“没有时间,我要去打工了。”

“现在时间还早,我就几句话。”夏晴天没有被她的态度打败。

苏清雅冷笑,“你是叶家少夫人,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当然觉得时间很多,可是我要去赚钱,时间对我来说是金钱。”

夏晴天满腔的热情被浇了一盆冷水,她难以置信的看着闺蜜,“清雅,你……”

“抱歉,我的心情不好。”苏清雅敷衍的解释了一句,便绕过她下楼。或许是真的语气太过分,但是一想到叶星悦喜欢她,苏清雅就压不住心里的那股妒火。

夏晴天默默的站在楼梯拐角,听着她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心中五味杂陈。

门口,叶星悦正要上车,苏清雅早饭也顾不得吃跑过去,“星悦,你要去咖啡店吗?”

“嗯,早晨有点事情。”叶星悦又恢复了往日的温润,在苏清雅眼中那么光彩夺目。

苏清雅忙说,“你捎我过去,可以吗?”

叶星悦没有多想,“上车吧。”

由于昨天的事情,车里的气氛有些压抑,叶星悦随手打开了音响,里面传出悠扬的钢琴曲。

苏清雅纠结万分,她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叶星悦,可是又怕得到的答案是自己不想要的。所以迟迟不敢开口。

绿灯变红灯,车子停下。

钢琴曲换了两首,距离咖啡店已经不远了,苏清雅想了又想终于鼓起勇气问,“叶星悦,你前段时间接近我,对我好,是因为我是耳坠的主人,还是因为夏晴天的关系?”

突如起来的问题让叶星悦怔住,几秒钟后,他很坦然的说,“你昨天问我是不是喜欢夏晴天。我现在告诉你,是的,我喜欢她。”

苏清雅心被猛击,语气加重,“可是她是你哥哥的妻子!”

“那又怎么样?哥哥对她一点都不好,你这几天才来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关系是多么的恶劣,”叶星悦顿了顿说,“只要晴天和哥哥离婚了,她就是自由的,我会带她离开这里。”

苏清雅震惊的看着他,完全没有想到,他对夏晴天的感情居然如此炙热。

那她怎么办?

眼眶一热。苏清雅的眼泪差点掉下来,“这么说,你是因为晴天的关系……才对我那么好?”

叶星悦回头看她一副难过的样子,知道她这段时间误会自己了,抱歉的说,“真是对不起,我不想伤害你的。”

“可是你已经伤害了……”苏清雅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怒声道,她已经把自己的心交出去了,他现在却说,对不起,我不喜欢你。她就那么不值得人喜爱吗?

叶星悦显然误会了这句话,他以为她说的是那天晚上雨夜中的事情。

“这个……有件事情我需要澄清一下,”叶星悦脸色有些尴尬,正好绿灯亮起,他启动车子稍稍掩饰了几分,“是这样,那天晚上在雨里的男人不是我,是我哥哥,是他侵犯了你,夺走了你的第一次。”

苏清雅惊讶的都忘记难过了,心里骂了句脏话,怎么还有这档子事?夏晴天从来没有说起过,叶以深也没有问过啊。

叶星悦看她表情就知道她误会了。自以为是的解释,“哥哥那天晚上被人下药陷害,幸亏碰到了你……后来他好像喜欢上了你,就一直想寻找耳坠的主人,我也就是帮他的忙,没想到你就在我咖啡店打工,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苏清雅神色复杂,最后恍然大悟,因为她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真相,而且只有她一个人知道的真相,那就是叶以深侵犯的那个女人就是他现在的妻子,夏晴天!

可是因为自己的冒认,夏晴天又没有看清楚当晚的男人,所以现在她成了那晚的女人。

靠!难怪她觉得叶以深对她未免太过热情些,还以为是因为她是晴天的闺蜜,没想到是这个原因。

叶星悦扭头看了眼她,发现她没有刚才那么伤心了,车子方向盘一打,将车停靠在路边,一把拉住她的手,激动的说,“清雅,你是晴天最好的朋友,你帮帮她。也帮帮我,好不好?”

苏清雅木木的问,“怎么帮?”

“很简单,我哥那么喜欢你,你也一点都不排斥她,只要你们两个在一起,让我哥和晴天离婚,那你就是叶家的女主人,这样我就能带晴天离开了。清雅,我是真的喜欢她,求求你了。”叶星悦说的情真意切,满含深情的望着她,只可惜这深情不是给她的,而是给另一个人的……

一连串的事实让苏清雅脑袋炸成烟花。这太疯狂了吧,叶星悦不但喜欢夏晴天,还想要带她走?而且还要自己嫁给叶以深?

他是疯了吗?

“清雅,”叶星悦看她呆呆的不说话,想是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轻唤了一声说,“这是对我们四个都好的结果。”

苏清雅猛的回神,故意问道,“如果我说,我不是耳坠的主人呢?你还想……”

“你不要开这种玩笑,”叶星悦直接打断她的话,“你怎么会不是耳坠的主人?清雅,你是晴天最好的朋友,我也把你当作好朋友,所以,现在只有你能帮助我们。”

苏清雅真想骂一句“去你妈的好朋友”,她一点也不想把他当好朋友。

叶星悦看她始终不说话,一边启动车子一边接着说,“我知道我突然说这些,你肯定一时之间难以接受,你慢慢考虑,我不会逼你的。”

苏清雅望着他刚才握过的手,心里既憋屈又嫉妒。不禁问道,“你为什么会喜欢夏晴天呢?”还不是我?

苏清雅自问,她和夏晴天相比,除了美貌不及之外,其他的都比她强多了。

叶星悦眉眼飞笑,温柔的说,“其实我第一次见到夏晴天的时侯,就觉得她站在人群中很耀眼,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朝气蓬勃,只是没有想到,她居然是我的嫂子。哥哥不喜欢她经常虐待她,她却从来不抱怨,还对我说没事。”

苏清雅很后悔,早知如此,那天就不让晴天来替她代班了。

“后来哥哥骂她的时侯,我就控制不住的想要去保护她,想要带她离开地狱般的生活,我刚开始以为自己只是出于同情,是你昨天提醒了我,”叶星悦顿了顿无奈的苦笑,“我去帮助她,想带她走,并不是同情,而是我喜欢她。我是真的爱上了她。”

苏清雅静静的聆听着,心中却波涛汹涌,真是作死!昨天她为什么要问他那么愚蠢的问题?如果不问,他可能还没有这么快意识到自己感情。

车子到了咖啡店门口,叶星悦在下车前说,“清雅,我希望你能慎重考虑我的提议。”

苏清雅回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有说下了车。

咖啡店里。

小米伸长脖子瞅了几眼,等苏清雅走近才轻轻撞了一下她,笑嘻嘻的说,“清雅,你这速度够快的呀,这大清早的,老板就亲自送你来上班了?”

又一个员工凑上来,“就是,你快要羡慕死我们了,你们说,同样是打工的,咱们怎么没有这种福气呢?”

小米怼她,“那是因为我们清雅长得漂亮,又是名牌大学的大学生,当然和我们不一样啦。清雅,你以后和老板结婚了,可千万别忘了咱们这些患难与共的小姐们啊。”

苏清雅干巴巴的笑了笑,心中的苦涩快要溢出来了。

“我先去换衣服。”苏清雅逃离羡慕嫉妒的包围圈。

这一切根本就不属于自己,叶星悦喜欢的是夏晴天,叶以深对她好,也是因为把她当成了那晚救她的女人,他们喜欢的只有夏晴天,根本和她没有半分关系。

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可悲,从小到大,夏晴天都是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转的小丫头,现在居然反过来了,她却要靠着夏晴天来生活?

老天爷是何等的不公平。只因为夏晴天长得好看,有个父亲?

这一整天,苏清雅都晕晕乎乎的。好几次把咖啡送错,领班莎莎看在老板的面子上只是小声提醒了一句,并没有责怪。

中午,叶星悦和往常一样给她叫了她喜欢的外卖,并让她去自己办公室吃,而他越这么做,苏清雅就对夏晴天多一分嫉妒。

她到底何德何能,让如此完美的男子为了她不顾伦常。

忙碌的一天结束了,苏清雅坐叶星悦车回家,两人都又些疲惫,默默的想着自己的事情,所以并没有交谈。只是到了叶家后,叶星悦才慎重的开口,“清雅,晴天是我喜欢的第一个女孩,我一定要努力争取我的爱情,请你一定要帮我。”

苏清雅愣住,努力争取爱情?

可是你知不知道,你也是我第一个喜欢的男孩。

在厨房忙碌的夏晴天听到汽车声音,趴在窗口看了眼,看到叶星悦两人回来,连忙放下手中的碟子跑出来迎接。

“清雅,你回来啦,是不是很累?我今天做了你喜欢吃的菜,”夏晴天很熟稔的拉住她的手,“我从下午就开始准备了,你等会儿要多吃一点。”

苏清雅敷衍的点点头。

夏晴天一颗心放进肚子中,今天早上清雅那么生气,她能想到让她开心的唯一方法就是亲手做顿饭给她,现在看来效果还不错。

“你亲自下厨吗?”叶星悦惊奇的问。

“嗯,我亲自做的。”夏晴天笑眯眯的说。

“那我等会儿要好好尝一尝。”

夏晴天没心没肺的说,“欢迎品鉴。”

苏清雅看着两人的说笑,心里愈发不是滋味。

正在说话,另一辆车子远远开了过来,夏晴天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

几人来到餐厅。餐桌上摆了满满一桌的菜,玉带虾仁、清蒸鲈鱼,麻婆豆腐、鱼香肉丝等等,有荤有素,还有煮了很久的鸡汤。

“嫂子,这些都是你做的?”叶星悦惊讶的问。

夏晴天不好意思的笑笑,“我其他的不懂,做菜还是会一点的。”

叶以深眼底闪过一抹惊讶,在主位坐下。

夏晴天殷勤的给大家添饭,然后给苏清雅夹了一块鱼肉,还专门把刺剃干净才放到她碗中,“你尝尝怎么样?”

苏清雅心情不好,吃什么都不香,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不好驳她面子,只好淡淡的说,“挺好吃的,谢谢。”

夏晴天一颗心立刻明朗起来,“你和我说什么谢谢啊。我给你舀碗汤……”

叶以深冷淡的瞥了她一眼,有些不懂她为什么对苏清雅突然这么亲热,前两天都很一般啊。

“嫂子,你做的这个虾仁真不错,外焦里嫩,味道也刚刚好,”叶星悦夸赞道。这是他第一次吃到夏晴天做的饭,私心里认为这是她做给自己的,所以吃的很开心。

叶以深听到这话很不屑的说,“哪里好吃了?勉强可以入口而已。”

夏晴天头顶冒出三根黑线,很想说,不好吃你还吃?

不过这顿饭是她专门做给苏清雅的,叶以深的意见不重要,这么想着她又开心的夹了根青菜给闺蜜,却完全没有察觉闺蜜的眼底带着伤心和怒火。

一顿饭在夏晴天的热情中结束,她欢乐的上楼洗澡,准备等会儿去找清雅,告诉她嫁到叶家的来龙去脉。

洒花在头顶。夏晴天一边搓澡一边哼着小曲儿。

突然,浴室门的门被推开,夏晴天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捂住身前,怒视闯进来的人,“你走路没有声音吗?”

叶以深看着她光滑的肌肤暗火丛生,边脱衣服边说,“这是我的地盘,我进来难道还要给你报备吗?”

“你……你出去,要洗澡去自己的房间。”夏晴天躲在浴室角落,强硬了一回。她等会还要去找清雅,实在没有心情应付他。

叶以深长腿踏进浴室。一把将她提到自己跟前,冷声问,“你今天晚上怎么对苏清雅那么好?”

“我一向对她很好啊。”夏晴天用另一只手挡在两人中间,想要隔开两人的身体,但是收效胜微。

“那你为什么只给她夹菜?你是不是忘了你的身份?”

夏晴天哑然,他这个问题也太可笑了。

“你没有让我给你夹菜啊,我怕给你夹了,你又扔出来,那我多尴尬。”夏晴天尽量给自己找借口。

叶以深一点点靠近她,将她逼到冰凉的瓷撞墙上,“你没有夹怎么知道我会扔出来?”

“好好好,我下次一定主动给你夹,你先出去好不好?”夏晴天妥协道,现在的情况太危险,她没有必要和他争辩。

叶以深像野兽一样嗅着她的气息,声音变得低沉又黯哑,“你觉得我进来了还会出去?”

“可是……可是……”夏晴天可是了半天,还没说出个所以然,就被男人堵住了嘴巴。

论攻城夺池,没有比叶以深更急切更凶悍的了。

一记深吻结束,夏晴天已然双腿酥软快要站不住了。

“女人,好几天没有碰你了,我还挺想念你的身体的,”说着双手托起她的,然而深入……

夏晴天被抛得一上一下,没有支撑只好紧抱住他的脑袋,于是身体就不可避免的送到了他的面前……

“几天不见,你还是这么淫、荡……见到男人就迫不及待了吗?”叶以深一边羞辱着她,一边狠狠的对她,眼中带着疯狂的火焰。

夏晴天早已习惯这种辱骂,她只希望他今天的兴趣没有那么浓,不让她晕过去就好。

或许是老天爷听到了她的心声,一个小时后,叶以深得以释放,然后冲了澡穿上浴袍离开了房间。

温热的水洒在身上,夏晴天觉得自己的腰都快要断了,稍稍休息了片刻,她草草洗了澡吹干头发穿上衣服去找苏清雅。

打开门的那一刻,夏晴天愣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