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脖子上暧昧的痕迹/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星悦?你找我吗?”

“没有……我只是路过……”叶星悦辩解道,不敢直视她湿漉漉黑亮的眼睛,视线不自觉的落在了她白皙修长的脖子,那上面有叶以深留下的痕迹。

心突然好像被一只手攥住,疼的难以呼吸。

“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叶星悦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夏晴天察觉到他的表情有些古怪,反手合上自己房间的门,淡声说,“我去找清雅聊会天。”

经过他身边时,手猛地叶星悦抓住,夏晴天震惊的看着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甩开了他的手,低声喝道,“叶星悦,你干什么?”

叶星悦颇为难堪,他只是想和她多说几句话而已。

“我看你穿的太单薄了,晚上天气冷,你多穿件衣服。”叶星悦说完这句就急匆匆的离开。

夏晴天还没有反应过来叶星悦这是什么意思,就感觉到不远处有人在看她,抬头看去,是面色不善的苏清雅。

叶星悦什么时侯站在夏晴天门口的,苏清雅就在自己门口站了多久。她一边替叶星悦难过,一边又嫉恨夏晴天。

夏晴天看到她,忙走过去说,“清雅,我想和你说件事。”

“说吧,”苏清雅异常冷漠。

“我们进去说好吗?”

“不用,就在这里说吧。”

她不想让夏晴天踏进她的房间,不过她忘了,能来到叶家却是因为夏晴天。

夏晴天不知她为何突然又如此生气,只好解释道,“其实我嫁到叶家来是有苦衷的。我爸爸的公司出现了资金问题,叶以深正好又能帮忙,只是他当初提出的要求是娶我,于是……我爸爸就让我嫁过来了,事情就是这样的,嫁给叶以深并不是我的意愿,我也是没有办法。”

虽然这是事实,但是落在苏清雅的耳中却有几分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嫌恶之感。

苏清雅阴阳怪气的讽刺道,“夏晴天,你爸爸那么疼你,如果你当初不想嫁,他怎么会强迫你?说到底还是你自己想嫁罢了。”

夏晴天连忙澄清,“不是的,当初爸爸的公司实在是有困难。我只能……”

“好啊,就算你是逼不得已的,那你现在过的也挺好呀,衣食无忧,还是叶氏集团的少奶奶。”

夏晴天听出了她的讥讽,无奈的说,“你看到的只是表面而已,我过的一点都不开心。因为……叶以深对我非常不好,他这个人很暴力,动不动就威胁我恐吓我,根本不是什么好人,你不要被他表面所欺骗了。”

苏清雅冷笑,“夏晴天,你不要再说了,我长眼睛了我自己会看。这几天我在叶家见到的叶以深并不是像你的说那样。他待人温和亲切,是个谦谦君子,并不像你说的那样。你既然是他的妻子,这么在背后诋毁他,这样好吗?”

夏晴天看她不信,忙焦急的辩解,“清雅,你被他迷惑了,他不是你说的这样,他……”

“别说了,我和你认识这么多年,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和你无话可说了。”说完,苏清雅转身进了房间,“哐”一声重重的关上了门。

夏晴天彻底石化,事情不是她看到的那样。为什么苏清雅宁愿相信才认识几天的叶以深,而不相信从小一块儿长大的朋友?

这也太不合常规了吧,难道苏清雅已经被叶以深那个混蛋洗脑了?

带着深深的失落感,夏晴天无奈的转身回自己房间,走到两步僵住。

两米之外,叶以深目光阴沉的注视着她,仿佛要将她撕碎一般。夏晴天想起自己刚才的说话,心中恐惧,本能的向后退。

早就听说有些女人喜欢在人背后嚼舌根,叶以深今天是亲眼见到亲耳听到了,而且还是他名义上的妻子讲他的坏话。

夏晴天看他表情就知道情势不对,撒腿就要跑,却被叶以深大手一捞拽住了胳膊,阴恻恻的笑道,“贱人。你跑什么?”

夏晴天咽了口唾液,结结巴巴的说,“我……我没有跑……”

“我一直觉得你这个女人心术不正,这次被我亲眼看到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我干什么了?怎么就心术不正了?”

叶以深死死攥着她的胳膊,力道大到仿佛要把她的骨头捏碎,“干什么了?你一出来就勾引叶星悦,难道我刚才在浴室还没有满足你吗?你就这么淫荡?还有刚才,你居然敢在苏清雅跟前说我的坏话?”

夏晴天的胳膊被他捏的生疼,可是又不敢反抗,只好小声辩解,“我没有勾引叶星悦,是他自己……”

“你给我闭嘴,到现在了还敢狡辩?你这种贱人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说完,叶以深把夏晴天往房间里拖,要干什么。她用头发丝都能想得到。

“对不起,我错了,我下次不敢说你坏话了,求求你放了我。”夏晴天一边挣扎一边求饶,眼泪都快吓出来了。

叶以深猛地将她拦腰抗在肩上,冷笑道,“你不是嘴硬吗?现在知道求我了,不过太晚了。”

夏晴天脑袋朝下,血瞬间涌到大脑里。她很想大声求救,但这里是叶家,是叶以深的地盘,哪怕是喊破嗓子也没有人敢救她。叶星悦或许会替她说两句,但他无疑是火上浇油,而苏清雅,她不想让朋友看到自己这副惨样。

一进门,夏晴天就被扔到了床上,以前叶以深也凶狠,但都不及现在吓人,他那表情似乎要把自己抽筋扒皮了才罢休。

衣服被撕碎,夏晴天哭求着他放过自己,叶以深却像没有听到一般狠狠的折磨,直到她彻底晕死过去。

夏晴天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小白兔,被一只残忍的大灰狼从这只爪子拨拉到另一只爪子下面,还冲她露出獠牙,最后张嘴吃她的时侯,小白兔吓死了。

……

早晨,一缕阳光从窗户照进来,夏晴天浑身酸痛无比的醒过来,身上盖着薄被,枕边没有人。

回想起昨晚的事情,夏晴天轻轻的吐口气,还活着就好,昨天晚上以为自己要葬送狼口了。

上午有课,夏晴天不敢赖床太久,稍微眯了会就痛苦的爬起来一跛一跛进了浴室。

白皙的肌肤上全是淤青,夏晴天骂了句混蛋,洗完澡找了件长袖衣服穿上。

下楼吃饭,路过客厅的时侯听到了说说笑笑的聊天声,转头看去,整个人都懵住了。

只见叶以深和苏清雅坐在沙发上,靠的极近,电视里是早间新闻,苏清雅剥了一瓣橘子亲昵的喂到叶以深的嘴边,男人很惬意的吃了下去。

而他看苏清雅的眼神,似乎吃的不是橘子,而是她。

夏晴天的脑袋轰的一声炸开,苏清雅是自己最信任的好朋友啊,她怎么能这么做?难道她已经被叶以深迷惑了?

电视里一个出镜记者正在现场介绍情况,苏清雅又为了一瓣橘子给叶以深后,娇柔的说,“我要是毕业了能去电视台做一名出镜记者就好了。”

叶以深直勾勾的望着她,勾唇一笑,“这有什么难的,到时候你想进哪个电视台随便挑。”

“真的?”苏清雅惊喜的问。

“我既然能说的出,就一定做的到。”叶以深承诺道。

“太好了,我以前还担心工作呢。”

“其实去电视台有什么好,我都说了让你去我公司上班……”

听着两人的对话,夏晴天的心里越来越堵,一个是自己名义上的丈夫,一个是自己的好闺蜜。而自己却活脱脱成了一个局外人。

苏清雅余光突然看到了不远处的夏晴天,故意往叶以深的旁边又贴了贴,笑着冲她打招呼,“晴天你起床啦,这个橘子好甜,要尝尝吗?”

叶以深也转头看她,脸上的笑容即刻消失,眼眸晦暗不明。

夏晴天默不作声的望着好友,她笑的那么灿烂,那么人畜无害,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单纯的和她说早上好。

苏清雅微笑着问,“你怎么啦,不会还没有睡醒吧,要不吃个橘子提提神?”说着还作势给她递了一瓣橘子。

夏晴天暗暗吸口气。遥遥头一句话都没有说,抬脚向餐厅走去。

她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不会这样对自己,夏晴天在心中默默的想,她要相信苏清雅。

苏清雅看她黑着脸离开,心中得意爽快之极,脸上却一副委屈的样子跟叶以深诉苦,“我昨天晚上和她说话的时侯重了点,她是不是还在生我气啊。”

叶以深柔声安慰她,“不用管她,不知好歹。”

餐厅里只有夏晴天一人,她心情不好,所以吃什么都没有胃口,她实在想不通好友为什么要这么做,除了想不通。她的担心更多,她怕叶以深对苏清雅做出什么事情伤害她。

随便吃了几口粥,夏晴天起身准备去学校,路过客厅的时侯,不可避免的又看到了两个人。

和刚才相比,两个人坐的更近了,苏清雅的半个身子几乎都在叶以深怀中。

夏晴天心中烦闷,却还是停下脚步问好友,“清雅,上午有课,要一起去吗?”

苏清雅毫不避讳的一只手搭在叶以深的肩膀上,娇柔的说,“等会儿以深开车送我去,要不你一块儿坐车去吧。”

夏晴天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感情她还要蹭苏清雅的面子坐自己老公的车去。

叶以深冷冷的看着她,眼中带着浓浓的嘲讽,“如果你求我,我就考虑带你去。”

“不用!”夏晴天很是硬气的说,如果在车上他们二人在车上还这么腻歪,她怕自己到不了学校就会主动要求下车。

“晴天,学校还挺远的,你就和我坐车去嘛。”苏清雅看似热情的说。

夏晴天指甲快要抠进手掌心了,脸上强装淡定的说,“不用,我自己去。”说完上楼去收拾东西。

苏清雅幽幽的叹口气,委屈的说,“晴天是真的生我气了,我等会儿去学校了给她道歉吧。”

“不用道歉,你昨天晚上说的我都听到了,你没有错。”

“是吗?可是我们毕竟是从小到大的朋友。我不想她误会我。”苏清雅依偎在沙发上,那小表情都快要哭了。

叶以深搂着她的肩膀安慰道,“好了,别难过了。”

话音刚落,楼梯上传来重重的脚步声,夏晴天背着双肩包头也不回的冲出门,叶以深看着她的背影很是恼怒。

作为她的老公和一个女人如此亲密,她却一句话都没有,真是厉害。

夏晴天气呼呼的走在路上,碰到一个小石子就踢飞,这一路也不知踢飞了多少小石子才走到公交车站。

到了学校,刚坐在经常坐的位置上,就看见苏清雅走近了教室。

夏晴天心中憋屈难受,假装故意没有看到她,低头翻书,余光去看到她一点点走近,然后在旁边的位置坐下。

“嗳,今天来上课的人还挺多的嘛,你放学去哪里吃饭啊。”苏清雅很正常的打招呼,仿佛她们刚刚见面。

夏晴天憋着一肚子怒火,抬头质问,“清雅,你到底想怎么样?”

苏清雅一脸无辜的摊手,“我没有想怎么样啊。”

“那你今天早晨在干嘛?”

苏清雅很无所谓的样子,“唉呀,你那么生气干什么嘛,我早晨什么都没有做啊,只是和叶先生在看早间新闻而已,你怎么这么大惊小怪。”

夏晴天懵住,难道自己看错了。“可是你明明……”

苏清雅很熟稔的挽住她的胳膊笑眯眯的说,“你放心啦,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闺蜜,只要你不做伤害我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做伤害你的事情的。”

或许是出于对她一直以来无条件的信任,夏晴天心中的怒火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她拉住苏清雅的手说,“清雅,你是这个世上对我最重要的人,你说什么我都相信。”

“这就对了嘛,好了好了,上课了,等会放学了一起去吃饭。”

“嗯,好。”夏晴天没心没肺的点点头,看来真的是她多想了,苏清雅的为人她最清楚了,不会做对朋友不利的事情的。

而此时,苏清雅却心里却想的和她完全相反。

夏晴天,抢走了我喜欢的男孩,从昨天开始,你就站在了我的对立面。我不想伤害你的,是你先这样做的,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她看的出来,虽然夏晴天表面上不在乎叶以深,背地里说他的各种坏话,但是心底里却是喜欢叶以深的,要不然她今天早上不会这么生气,还给自己摆脸色,这可是以前从未发生的事情。

夏晴天!你抢了我的爱人,那我就抢你喜欢的人,也让你尝尝心痛的滋味。

老师在讲台上唾沫横飞的交大家如何成为一个出色的出镜记者,夏晴天一边认真听讲一边做着笔记,她是真的想要成为一名优秀的记者的。

一节课快结束的时侯,夏晴天的手机“嘀”的响了,拿出来一看,她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半个月之后,就是清雅的生日了,她要借这个机会给她准备一份大礼,这样她们两个的关系就能恢复到以前了。

可是要送什么礼物给她呢?

接下来的时间里,夏晴天都在想这个难题。

下午没有课,苏清雅照例去做兼职,夏晴天一个人坐公交准备回家,窗外是不断掠过的风景,她陡然看到一个装修精致的奢侈品包包店。想起曾经苏清雅说过,她希望在21岁生日的时侯收到最好的礼物就是一个LV包包。因为她一直都过的很节俭,她也想体会一把奢侈的生活。

想到此,夏晴天立刻决定,她要买一个LV的包送给苏清雅,届时她一定会非常开心和感动。

车子到站,夏晴天提前下了站,倒退向刚才看到的LV精品店走去。

店里的装修很豪华,美女导购看见她热情的迎了上来,虽然夏晴天穿的很普通,但是导购还是一眼就看出来她身上都是大品牌。

这些衣服都是她还没有嫁过来的时侯,叶以深吩咐王管家添置的,他的眼光和品味自然不会差。

“女士,想买包吗?”导购热心的问。

“哦,我随便看看。”

导购跟在旁边介绍。“您看这一款,这是我们推出的最新款,时尚又大气……还有这一款,这是我们的经典款,很百搭,您不论出席什么场合都可以拎。”

夏晴天在她的推荐下看的眼花缭乱,觉得每一款都是很好看。

“这个包好看,”夏晴天瞅中了一个波西米亚风格的包包。

导购立刻介绍,“这款包包是经典和新潮的搭配,它搭配金色金属钥匙扣挂坠和全手工制作的精良手柄,背起来优雅奢华,而且容量比较大,能装很多东西,女士您可以试背一下。”

夏晴天提着包在镜子前看了看,很满意,这款包包很适合苏清雅。

“这款包多少钱?”

“18888。”

夏晴天心里喊了声“我的妈呀”,然后不动声色的将包包放了回去,对导购说,“我再看看。”

“好的。”

转了整整一圈,夏晴天从店里出来就直奔最近的银行,一查,卡里才不到四千块钱,她怎么买得起将近两万块钱的包包?

这可怎么办?距离清雅生日只剩下半个月了,她要去哪里弄钱?

夏家的经济大权都在继母手中握着,爸爸估计也只有少量的零花钱,她不想给爸爸添麻烦,免得爸爸又和继母吵架。

而叶以深……呵呵,怎么可能?他只会嘲笑她不自量力。

现在这形势看来,她只能自食其力了。

然而,一万多块钱不是一个小数字。她要去哪里快速的赚到呢?

左右下午无事,夏晴天在街上晃悠,趁机找找有什么好的发财路子,好让她很快赚到一万多。

一边看路边的各种招聘启示,一边盘算着她一天要赚多少钱,这时一个年轻男子挡住了她的去路。

夏晴天没留神差点一头撞上他,男子立刻向后退了一步,惊喜中带着恭敬,“白小姐,好久不见了,没想到您回国了。真的十分荣幸,能在国内遇到您。”

夏晴天惊讶的望着他,连忙澄清道,“对不起,你认错人了。”

男子诧异,“白小姐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认错您?您可以大名鼎鼎的大巨星白依灵,我是绝对不会认错的。”

夏晴天蹙眉,白依灵?这个名字好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您想起来了?估计您可能不记得我了,我叫韩晓,我们在美国见过的。”男子温和的笑道,表情带着一丝崇敬。

夏晴天再次解释,“你是真的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大明星,也姓白,我叫夏晴天,还是一名学生。”

韩晓震惊的看着她说不出话来,明明看起来就是一个人啊。

夏晴天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我还有点事情,我先走了。”

男子忙退后几步挡住她,又仔细辨认了一番才看清楚,眼前这个女孩的确不是白依灵。她身上的气息很纯粹,单纯的像是一张纸,而白依灵不论站在哪里,浑身的气势无人能敌。

韩晓抱歉的说,“真是对不起,是我认错了,您的确不是白小姐,不过你们两个真的是太像了。”

“没关系,再见。”夏晴天松口气,在心里又念叨了一遍白依灵。究竟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呢?太熟悉了。

韩晓看着她越走越远的身影,突然想到什么,快步追了上去。

“夏小姐请等一等。”

“还有什么事情吗?”夏晴天警惕的看着他。

“您不要误会。”说着韩晓从上衣口袋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她,“这是我的名片,我是一名经纪人,上面有我的电话号码。”

“哦,谢谢。”夏晴天收了就想走,但是韩晓拦着她继续说,“夏小姐很有潜力,您完全可以进攻娱乐圈试试。”

夏晴天呵呵笑了,“我是学新闻的,对表演一窍不通,而且我也没有当演员的愿望。”

韩晓努力说服她,“谁也不是天生就会演戏的,不懂表演可以学,你看现在很多当红明星都是半路出家,只要有天赋。你一样可以红的。”

“可是我对当演员实在没有什么兴趣。”

韩晓淡然一笑,“兴趣是可以培养的,也不是让你现在就当演员,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手中有很多的兼职可以做的。”

“不用了谢谢。”夏晴天直接拒绝。她看过很多娱乐圈的八卦消息,潜规则太多,像她这种小白兔进了娱乐圈,被人卖了估计还帮着别人数钱呢,所以真的不适合。

“你认真考虑一下,报酬是很丰厚的。”

“谢谢。”

韩晓一步三回头的离开后,夏晴天忍不住笑了,居然还有人觉得她能演戏?这简直是有生以来听到最有趣的事情了。

哎,也不知道这个经纪人觉得她哪里有潜力了,她自己怎么就不知道。

瞅了眼名片上的电话,夏晴天走到附近的垃圾桶旁边准备扔掉,鬼使神差般回想起韩晓刚说的最后一句话。

他说,报酬很丰厚。

打了个激灵,对啊,她不是正在找价钱高的兼职吗?这不是送上门来的?

她刚才怎么那么傻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呢?

可是刚才自己那么坚决的拒绝了对方,如果现在打回去是不是显得太掉价了。

夏晴天有些纠结,不过为了给苏清雅买生日礼物,她豁出去了,掏出手机给经纪人打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起来了,背景音有些吵杂,他应该还在走路,“你好,哪位?”

“你好,我们刚才见过面,我是夏晴天。”夏晴天捏着小拳头,心跳加速的说。

“哦,夏小姐,你改变主意了?”韩晓调笑着问。

夏晴天有些尴尬,“是这样,我可以答应你去做兼职,但价钱可能会比较高。”

韩晓很大方的说,“只要你肯来,钱都不是问题,你想要多少?”

夏晴天硬着头皮说,“半个月内赚一万五,可以吗?”

“当然可以,这是小意思。”

“等一下,我还有个条件。”夏晴天鼓起勇气说,“我听说娱乐圈有很多潜规则,我绝对不参与和潜规则有关的工作。”

“这个没有问题,我答应你。”韩晓说的很爽快。“你什么时侯可以开始工作?”

“明天就可以。”今天太晚了,而且她晚上是不可能出去的,叶以深知道了一定会把自己大卸八块。

“巧了,明天我这边正好有个拍摄活动,你明天来试试镜,如果通过了就可以正是开始了。”

夏晴天没想到这么快,雀跃的说,“好的,您把时间地点发给我,我明天准时到。”

“OK,那就这么说定了,夏小姐可千万不要忽悠我。”韩晓和她开玩笑。

“不会的,我一定会去的。”

“好,再见。”

半分钟后,一条讯息传了过来,上面是时间和地点,夏晴天回了一条“收到”。

仰天长长的舒口气,今天简直人品大爆发,想什么来什么。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夏晴天一看时间不早了,赶紧跑向公交车站。

回到叶家别墅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夏晴天小心翼翼的走进别墅,想趁叶以深不注意偷偷溜回楼上,没想到刚到楼梯口,大魔头就从楼梯上一步步走下来,苏清雅跟在他身后。

靠!今天的事情怎么都这么巧?

“为什么才回来?”叶以深居高临下冷声质问。

夏晴天不敢直视他的眼睛,随口胡诌道,“下午有课,又没有赶上公交车。所以耽误了。”

“我们下午没有课啊。”苏清雅故意说完后,忙用嘴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副说错话的样子,歉意的看着夏晴天。

叶以深的怒火冒上来,“说实话,到底去哪里了?”

夏晴天哪里敢说什么实话,只好一口咬定自己在学校,“我去图书馆找资料,看的忘了时间。”

“真的?”叶以深挑眉。

夏晴天竖起三根指头,“我发誓,真的在学校看书。”

叶以深冷哼一声,继续下楼梯,“你最好说的是真话,要是让我发现你没在学校出去勾引男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夏晴天乖顺的低下头。“我不敢。”

“知道就好。”

苏清雅从她身边经过,脸上带着歉意的笑,无声的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夏晴天点点头,表示她明白。

然而她没有看到的是,所谓的好闺蜜刚经过她之后,脸上就露出了鄙夷之情。

上楼放了书包,夏晴天去餐厅吃饭,因为有叶星悦在,苏清雅的行为收敛了很多,自己正正经经的吃饭。

对苏清雅来说,她是要气夏晴天,但是在叶星悦面前却做不出那么恶心的事情。

四个人各怀心事,吃的很沉默。

饭后。夏晴天去外面遛食,经过花园时,看到里面隐隐绰绰间站着一个笔直的身影,她连忙跑过去,居然是他!

“上次你为什么不见了?”夏晴天心中全是委屈,直接质问。

男子略带悲伤的望着她。

“你答应要等我的,为什么不信守承诺?”夏晴天把一肚子的怒火都发泄出来,“我当时带着他们来找你,并不是想对你做什么,而是要证明你是真的存在的。你知不知道,你每次这样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总让我觉得自己是活在梦中,好像一切都是我的错觉一样。你到底为什么不能让大家看到你呢?”

男子的眼眸中全是疼惜和无奈,突然伸开双手将她拥进怀抱。

听着他强劲有序的心跳,夏晴天愣了几秒,他是在安慰自己吗?不能说话所有用这种方式?

平静了一会儿情绪,夏晴天离开他的怀抱问,“你不出现是不是有自己的苦衷?”

男子郑重的点点头。

夏晴天一颗心揪起来,下意识的问,“是因为叶以深吗?”因为在叶家没有比他更残暴的人了。

男子听到这个名字,眼眸冷淡的很多,再次点点头。

“果然是因为叶以深……”夏晴天自言自语,难怪叶家的人都没有见过他,有叶以深在,他怎么敢出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