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藏在叶家的秘密/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晴天顿了顿,突然想起了五楼禁区里的那个男人,也是只有她见过,她一度怀疑那些都是不存在的,但既然眼前这个男人是真的,那是不是代表五楼禁区的危险男人也是真的?

他们只是惧怕叶以深,所以不敢出现。

夏晴天抬头向男子求证,“别墅五楼有间不让进的小屋,那里面是不是有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人?”

男子深深的望着她,沉默了片刻后点点头。

夏晴天一颗心落进肚子里,果然是存在的,不是自己幻想的。

“可是他为什么要杀我?我什么都没有做过啊。”夏晴天对此很不理解。

男子轻声叹息,抬起她的一只手,夏晴天刚开始不知道他想干什么,看到他低头写字的时侯,才明白他在和自己对话,于是赶紧低头看。

“五,楼,危,险,”夏晴天轻声念,“不能去。”

她很赞同他的说法,“的确很危险,我去了好几次,最后都晕死过去了,所以我一直以为是自己在做梦。”

男子轻柔的将她脸颊的长发撩到耳后,脸上全是怜爱。

确定这两个人都是存在的后,夏晴天愈发震惊。

叶家居然藏着两个跟叶以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而且几十年了从未有人见过,这简直太可怕了。

叶以深究竟想干什么?!他想用这两个人达到什么目的?!

他身上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越想越觉得后怕,夏晴天寒毛倒竖,抓住男子的手问他,“叶以深为什么要藏着你们?他想做什么事情?”

男子的眼眸突然变得冷冽起来,将她手摊开,在上面写了两个字:书房。

夏晴天哑然,“你是说,秘密在书房里面?”

男子点头。

夏晴天还想问什么,远处传来一串脚步声,夏晴天不想他被发现,忙对他说,“你赶快藏起来,我先走了。”

男子拉住她的手,快速的写了几个字:注意安全。

“我知道,你放心吧。”说完,夏晴天出了花园,走出两三米回头看时,他已经消失在花丛中了。

王管家带着几个人不知在找什么,夏晴天假装经过随口问道,“王叔,你们在干嘛呢?”

“哦,少夫人,这两天不知从哪里跑进了两只野猫,我让赶出去,不然晚上喵喵的叫唤,打扰大家睡觉。”

“为什么不白天赶呢?”光线那么充足。

“白天这些家伙就跑出去了,我白天找了一天都没有找到。”

“那你们慢慢找,小心别被野猫抓伤了,”夏晴天叮嘱了一句就走了。

上到三楼,夏晴天的眼神不自觉的飘向五楼的那个小房间,仿佛看到那个凶恶的男人提着一把刀向自己扑来。

夏晴天不禁打了个哆嗦,又看向叶以深的书房,秘密就在里面,她一定要想办法进去,找出叶以深所有的秘密,没准这样,花园里的男子就能摆脱他的束缚了。

对,她一定要揭开叶以深的面具。

回到房间,夏晴天从衣柜最下面的抽屉里拿出珍藏的画,上面的少女在安静的熟睡,他是真的存在的,夏晴天再次坚定了这个想法。

第二天没有课,等叶以深和苏清雅离开后,夏晴天收拾一番前往韩晓所说的拍摄地址。

人很多,到处都是青春靓丽的小姑娘,全都画着精致的妆容,夏晴天低头看自己,也太素了吧。早知道竞争这么激烈,她应该多擦点粉,老话说一百遮百丑。

“你是来应征的吗?”一个胸前挂着工作拍照的女孩问她,可能人太多,她的态度不是很好。

“是,韩晓让我来的。”夏晴天忙说。

“那你在这边排队,轮到你了就进去试镜,”工作人员给了她一个号码牌。

“你好,那边是干什么的?”夏晴天指着不远处那一大堆人问。

工作人员看了一眼说,“哦,那边是另外一个珠宝广告的拍摄活动,正在选模特,你不用管。”

“哦,好的。”

夏晴天乖乖的排队,也是都快排了一个小时,韩晓还没有到,而前面长长的队伍也没有少几个人。

夏晴天有些着急,她真的不想一整天的时间都浪费在排队上。

掏出手机给韩晓打电话,“你好,我是夏晴天,你什么时侯到呢?”

“唉呀,前面出了一起车祸。我堵在路上了,还不知道什么时侯能到呢,”韩晓烦躁的说,“你就先按照工作人员说的做吧。”

夏晴天很郁闷,一个小时了,她只挪动了半米。

不行,再这么盲目的等下去,今天一天就都白费了,她要赶紧赚到一万多块钱。

夏晴天的目光投向了另一边,那里的速度好像很快,她可以先去那边应聘,如果不行她再回来,反正手中有号码牌不怕别人插队。

对,就这样做。

打定好主意,夏晴天走向另一边。

这边果然很快,只等了五分钟,就轮到了她。

和她同时竞争这个拍摄活动的有三个女孩子,长得都很水灵,负责选拔模特的共有三个人,中间坐着一个满脸横肉胖乎乎的中年男人。

“来,你们四个,从左边开始,走一圈。”胖子用笔挑着,眼中露着亮光。

第一个女孩挺胸提臀,脚下生风,很专业的走了个一字步。

第二个女孩长得很是甜美,长发飘逸,走起台步来毫不逊色。

夏晴天是最后一个,越看心中越是失落,人家这一看都是专业的,自己肯定没戏了。

轮到夏晴天,她在一屋子人的注视下,大咧咧的上去随便走了一圈。

胖男子看她台风的时侯露出嫌弃的表示,可是当看到她的脸时,手中转动的笔停了下来,原本驼着的背也挺直了,一双眼睛放光,直勾勾的望着夏晴天。

简直是惊为天人。

他做导演这么多年,好久没有见过如此尤物,真的是清纯和性感并存。而且长得……和国际巨星白依灵很像,当然,他还不至于把两个人认错,白依灵那种大咖更加不可能来参见这种不上档次的面试。

周围的人看到胖男子的状态,就知道他定了谁。

夏晴天失落的站着,心想肯定没自己什么事情了,巴不得这里赶快结束,然后接着在那边排队。

“最后一个留下,其他的都可以出去了。”胖男子左边的女人开口说。

其她三人很不服气的看了看夏晴天,退出了房间。

夏晴天怔住,惊讶的睁大眼睛,这是什么意思?自己入选了吗?

“好了,就定你了。”胖男子的一句话让夏晴天欢喜无比。

“真的?”夏晴天不敢确定。

“当然是真的,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胖男子笑眯眯的问,眼底滑过不怀好意的光。

夏晴天忙笑着说,“我叫夏晴天。”

“名字也好听。”胖男子让助理把合同拿出给她,“你看看合同,同意的话就签了,我们下午就开始拍摄。”

夏晴天满怀期待的翻开合同,这是关于珠宝单品的杂志拍摄,搭配各种礼服,突出珠宝的奢华和高贵。

合同上的金额也很丰厚,三万块。

夏晴天对价钱非常满意,但问题是,这些照片最后要刊登在销量超高的时尚杂志上。

不管怎么说,她是叶以深名义上的妻子,如果以这种形式出现在杂志上,被他看到了,后果一定会非常严重。

按照她了解的叶以深。她这么做在他眼中是丢他们叶家的脸。

可是报酬真的很丰厚啊。

夏晴天犹豫不绝,到底该怎么办?

在她看合同的时侯,胖男子也在用淫邪的眼眸上下打量着她,并且越看越兴奋,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

“夏小姐,我们给的价格是非常高的,你要是没有什么疑问的话,就签字吧。”说着胖男子把手中的笔递给她,原本想顺便吃个豆腐,奈何夏晴天却没有结笔。

“我能提个要求吗?”

“当然可以,什么要求?”胖男子贼笑的看着她。

夏晴天尴尬的说,“我可以拍,但是我能不露脸吗?”

胖男子和房间里的几个人都笑了,“夏小姐。不露脸的话我们还搞这么大的形式选什么?随便找个人就拍了呀。”

“可是我有苦衷,我真的不方便露脸。”夏晴天恳求道。

“这可不行,”胖男子脸上的笑意变得淡了些,“我选你就是看上你这张脸。”

胖男子说的是事实,她的这张脸除了的确吸引人之外,他还想利用白依灵的知名度,正牌请不来,请一个冒牌货也不错,到时候再P的像一点,达到鱼目混珠的程度,反正很多消费者应该也分辩不出来的。

夏晴天很纠结,再次恳求男人,“求求你了,我是真的不方便,如果不行的话,我只好放弃了。”

胖男子盯着她看了会儿,不知道心里在筹划着什么,在夏晴天以为没戏的时侯,却听他说,“不露脸可以,不过钱可能会少很多。”

夏晴天惊喜的说,“没关系,没关系,一万左右我都可以。”

胖男子阴阴一笑把她手中的合同拿过来给助理,“改一下价格”,然后回过头很是惋惜的说,“唉呀,夏小姐长得如此漂亮。就算是放在娱乐圈也是翘楚,这么漂亮的美女就应该让更多人看到,怎么还这么保守呢?”

夏晴天干巴巴的笑笑没有说话。

助理改了价格之后,胖男子把合同又递给她,“好了,现在可以签了吗?”

“可以可以,谢谢您的理解。”夏晴天趴在桌子上签字,胖男子目光不断的在她的胸前和屁股徘佪。周围的几个人看到此种情景,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无声的笑了,这种事情他们见了没有十次也有八次,在娱乐圈太常见了。

夏晴天什么都没有察觉到,签上自己的大名后,把合同给他,“非常感谢您给我这个机会,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

胖男子点头笑道,“我就喜欢你这种小妹妹,懂礼貌。”

“那我什么时侯开始呢?”

“不急不急,现在都十一点多了,我们吃了饭,下午两点正式开始,你中午就不要回去了,免得下午迟到了耽误拍摄。”

“好的,我知道了。”

从试镜间出来后,夏晴天兴奋的蹦了起来,拿到这一万块钱,就差五千了,只要再接一个活动。那就能给清雅买下那个包了。

太开心了。

市中心的叶氏集团。

一个重要的会议结束,秘书跟在叶以深身后,小声汇报情况,“叶总,我们公司新推出的那款珠宝,今天王导在选广告拍摄的女主角,您要去看看吗?”

叶以深皱眉,“今天上午工作太多,不去了。”

“好的。”

叶以深想了想又说,“你安排一下,下午过去。”

怎么说这款新珠宝面向的受众都是高层消费者,万一那边选一个眼光差的,岂不是毁了这款新产品,他还是亲眼去看看比较好。

“明白了,我会安排好的。”

下午一点半,夏晴天提早到达了拍摄现场,她原本是想告诉韩晓一声她自己找到兼职了,都怪自己太粗心,昨天晚上忘了给手机充电,中午又刷了会儿微博,现在手机没电了。

陆陆续续有工作人员来到摄影棚,满身肥肉的王导演一看到她坐在休息区,眼睛立刻放光,快步来到她跟前。

“夏小姐来的这么早啊。”

夏晴天站起来客气的说,“应该的。”

“你跟我来吧,我先带你去换衣服。”王导演贱贱的笑了笑,夏晴天疑惑的问,“不用化妆吗?”

“衣服换了再化妆,先化妆再穿衣服容易把妆弄花的,”王导演解释道,顺便又夸了她几句,“夏小姐皮肤这么好,上妆应该非常快的。”

夏晴天不懂这些,想想导演说的也对,一股脑就跟着他到了试衣间。

试衣间不大,挂着各种华丽的礼服、西装以及演出服等。

“导演,我要穿哪件衣服?”夏晴天天真的问。

王导演反手锁了试衣间的门,带着她来到一个狭小的角落,指着衣架上的几件衣服说,“就是这几件。”

夏晴天一看,脸噌的涨的通红,因为这几件衣服真的太羞耻。不是性感小野猫、可爱小白兔,就是风骚的小狐狸等等。

这时,夏晴天才意识道自己上当了,自己这哪里是拍珠宝平面,分明是成人杂志上的情趣用品。

“导演,您搞错了吧,我们不是要拍珠宝吗?这种衣服怎么能和珠宝搭呢?”夏晴天一边说一边往后退,准备伺机逃跑。

王导演嘿嘿笑着一步步靠近她,“小妹妹,你以为珠宝广告是你想拍就拍的?再说了,你连脸都不想露,那我只能勉为其难让你拍这种了。”

夏晴天心中发慌,自己还是太年轻,也不多想想。如此价值不菲的珠宝,拍广告怎么会找一个名不经传的素人?

“导演,如果是让我拍这种的话,对不起,我不拍,我先走了。”说完,夏晴天就往门的方向跑,却被王导演一把抓住手腕。

“你说不拍就不拍?哼!难道我们的合同是白签的?”

夏晴天怒目而视,“可是我们当初说的不是这样。”

王导演放声大笑,“哈哈,当初说什么了?有谁能证明呢?”

“你太卑鄙!”夏晴天怒骂道,“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拍这种东西。”

“不拍也可以,”王导演眯着眼睛笑道,“那我们只能算你毁约,毁约赔偿金是30万。”

夏晴天震住,三十万?就算卖了她也不值三十万。

王导演看她懵住,肥乎乎的大手在她脸上摸了一把说,“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陪我一晚,这三十万一笔勾销。”

夏晴天一把拍掉他的手怒吼道,“你做梦!”

王导演冷冷一笑,放开她的手从裤兜里取出合同扔给她,“合同在这里,好好看看最后一条,三十万还是陪我一晚,你自己选吧。”

夏晴天慌忙翻开合同,后面最后一条写着:乙方要配合甲方所有拍摄要求。合同最终解释权归甲方所有。

夏晴天此时恨不得给自己一刀,见钱眼开的家伙,怎么不仔细看看合同?

“看完了吧,”王导演嘿嘿笑着走向夏晴天,想要挑她的下巴,被她快速的躲开,“小妹妹,一晚上三十万,价格很高啦,还不满意啊。”

“你无耻!”夏晴天大骂一句,向门口冲去,然而让她绝望的是门锁着,怎么也打不开。

王导演笑的很是淫荡,“你跑不了的。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乖乖换上这些衣服,然后去拍照。”

“不可能!我绝对不会穿的。”

“嘴倒是挺硬的,”王导演冷笑,“给你十分钟时间,如果还没有换好,那我就让几个男模来伺候你换,这样直接拍的效果,应该更火爆吧。”

夏晴天气的握紧了拳头,好想给他那肥厚的脸上一拳。

“快点,我的耐心很有限!”说完这句,王导演推开她出了试衣间,夏晴天想跟着逃出去,但没有成功。

“啊——混蛋王八蛋!”夏晴天气的大骂。她怎么就这么蠢,掉进了这种圈套当中?

骂了自己几秒钟,夏晴天开始自救,手机没有电不能向外求救,她只好在房间里找逃跑的出口。

试衣间有两扇窗户,但是很高,夏晴天根本看不到外面,她搬了一个箱子站上去,却郁闷的发现,就算是如此高的窗户,外面还有不锈钢的防护栏。

“咚咚咚——”外面传来粗暴的敲门声,“快点换衣服,再不换我就让人帮你换。”

夏晴天骂了一声娘,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只能先出了试衣间在趁机逃跑了。

于是来到辣眼睛的衣架前选了一套布料最多的情趣装:女仆装。

当她穿上这件羞耻的衣服,真的好想一头撞死算了。

因为是情趣装,版型都很小,夏晴天如此完美的身材也是堪堪穿上,但是最大的问题就是,胸部被束的太饱满,生生把她的C杯整成了D杯。

还有腰围,小的快要憋死她了。从而导致的结果就是臀部非常翘。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夏晴天脸通红。不由的在心中咒骂一声,男人真TM变态,怎么会喜欢这种衣服呢。

“咚咚咚——”外面又传来了敲门声,“我说你换好了吗?”

夏晴天咬咬牙,反正也没有人认识自己,就当把脸装进口袋里了。

“好了,开门。”

门从外面推开,是王导演,虽然夏晴天把自己的衣服挡在身前,但还是掩盖不住她前凸后翘的魔鬼身材。

趁导演流口水的时侯,夏晴天撒腿就往外冲,可是还没有跑两步,就被胖导演捞住了细腰。

“你放开我!”夏晴天用力的打着他的肩膀。

王导演把她往房间一推,怒声道,“想跑去哪里?”

“你个禽兽,放我出去!”

充满诱惑的靓丽女仆就在眼前,王导演压制不住身体里的兽性,嘿嘿笑道,“没想到你还挺有料的嘛,来。让哥哥先疼疼你,然后送你去拍照。”

与此同时,叶以深刚坐车来到拍摄现场,听到试衣间的吵闹声,不经意的往这边看了眼,一个女人刚好被推进房间里,他眼皮跳了两下,怎么觉得这个背影好熟悉,像是夏晴天。

但是又一想,夏晴天怎么会来这种地方,于是转头继续走。

这时,耳边远远传来女人的大叫声。

“你个混蛋……你放开我……救命啊,救命啊……”最后一句救命被关进了门里。

叶以深僵住脚步,猛地转头看向那间小屋子。不会错的,这是夏晴天的声音。

MD,这女人跑到这里干什么?

这么想着,叶以深大步走向小房间,抬腿一踢,薄薄的一扇门“哐”的被踹开。

巨大的响声把里面的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夏晴天扭头看去,阳光中的那人如同天神下凡,等看清他的脸时心中狂喜,立刻大声喊道,“叶以深,快救我!”

王导演一看是他,震惊万分,颤颤微微的说,“叶总,您来怎么不打声招呼?”

叶以深眼眸露出凶光,二话不说一拳挥过去,只听王导演“啊”惨叫一声被凑到在地,紧接着就是铁锤般的拳头不断的落在身上,打得他哇哇大叫。

“叶总饶命……叶总……”王导演抱着脑袋狂呼,他实在想不通,这个夏晴天居然会认识大老板,而且看来关系匪浅。

叶以深心中全是怒火,竟然敢碰我叶以深的女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找死!

将王导演胖揍到昏过去之后,叶以深抖了抖胳膊,脱了身上的西装将身材火爆的夏晴天包裹住。然后拉着她的手腕出了房间。

公众场合,就算是这个女人不要脸,他叶以深还怕丢他们叶家的人。

夏晴天知道他非常的生气,所以一直乖乖任由拽着走,好几次差点摔倒也是默不啃声,尽管她觉得自己的骨头快要被捏碎了。

到了停车场,叶以深猛地一甩,夏晴天的后背狠狠的撞在车上。

“贱人,你究竟是多么的缺男人?光天化日之下穿成这样,是想勾引多少人?我昨晚没有碰你,你个荡妇就这么忍不了吗?”叶以深暴跳如雷,掐住她的脖子质问。真想杀了她算了,以免脏了他的眼睛。

夏晴天替自己辩解,“我不是故意的。”

“够了!如果不是你自愿。会有人逼着你穿吗?我刚才是不是应该等十几分钟再进去,这样是不是更合你心意?”

夏晴天委屈的眼泪快要掉出来,“不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没有想拍这种东西。”

叶以深看到她的眼泪,没有丝毫可怜,更多的却是厌恶,“那你为什么要来拍?我们叶家养不起你吗?要你出来丢人现眼?你这个贱人真是把我们叶家的脸面全都丢尽了。”

夏晴天实话实说,“我……我只是想要出来赚点钱,清雅的生日快到了,我想给她买个生日礼物。”

“贱人,自己做了下贱事,还敢用苏清雅做挡箭牌,你根本就不配提她。”

夏晴天的眼泪唰的滚落。“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来是参加什么珠宝……啊——”夏晴天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叶以深推进了拉开的后车座里。

“夏晴天,你真是越来来越挑战我的底线,既然你这么缺男人,老子就满足你。”

“嗞——”女人身上的女仆装原本质量就很差,叶以深稍一用力就撕成了碎片,夏晴天不堪羞辱在狭窄的空间里做着最后的反抗。

“叶以深,我求求你,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不是故意来这里的……”

可是暴怒中的男人怎么会听信她的话,三下五除二就把夏晴天剥了个精光。

停车场的光线很昏暗,车窗玻璃又是遮光的,所以车里面很黑暗。叶以深进来的时侯,夏晴天觉得整个人都被撕裂的疼。

她突然想起自己的第一次,也是在车里,也是在黑夜,心中生出一股恐惧。她越怕身体就越紧,换来的则是叶以深更粗暴的对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