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吻,一不小心的沉沦/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种惨烈的惩罚不知持续了多久,夏晴天终于忍受不住在痛苦中晕了过去。

叶以深发泄完之后,望着身下泪眼连连的女人,嫌弃的起身,用她的衣服擦了擦,然后回到车外。

夏晴天再次醒来时,车子还停留在昏暗漆黑的停车场里,只是身上的衣服是新换的,叶以深在驾驶座抽着雪茄,整个人笼罩在一股青烟的冷漠中,看起来异常的孤寂。

从后视镜看到夏晴天醒来,叶以深将雪茄按灭,冷笑一声语气中带着深深的厌恶,“夏晴天,你真TM让我觉得贱。”

夏晴天浑身一颤,一颗心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他曾经也说过这样恶毒的话,但这次听起来如此的刺骨。

叶以深下车拉开后车门,直接拉着她的胳膊将她扔下了车,一同扔下来的,还有被撕得不成样的女仆装和她的包包。

夏晴天一大颗眼泪砸在上面,仿佛这不是一件衣服,而是自己被践踏的自尊。

车子启动,“嗡”的一声离她而去。

她像是被丢弃的一块抹布。没有丝毫价值。

夏晴天心中有说不出的难过和委屈,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只是想要赚钱给清雅买一件像样的生日礼物而已,为什么会遭遇这样的事情?

从昨天到今天上午,她还天真的以为自己是上帝的宠儿,直到现在她才明白,上帝从未宠爱过她。她是如此的愚蠢,以至于落到现在这种地步。

坐在地上默默的难过了一会儿,夏晴天擦了擦眼泪,起身准备离开。

“哎呦——”腿上传来一阵刺痛,夏晴天又摔倒在地,低头一看,原来不仅膝盖蹭掉了一大块皮,露出了血凌凌的肉,脚似乎也崴了。

而着一切都拜叶以深刚才所赐。

夏晴天试着再次起身,结果却疼的站不起来。

天呐,要不要这么悲催。

夏晴天看了看停车场的出口,至少还有一百多米的距离,现在这种状态想要自己走出去,估计这条腿就废了。

坐在地上缓了会儿,夏晴天决定单脚跳出去,可是才跳了不到两米,这时一个身影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靠!怎么这里还有粉丝守着?”秦亦朗小声吐槽了一句。

要知道他可是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摆脱了成群的记者和粉丝,没想到居然还有人在停车场堵他。

路过夏晴天时,秦亦朗停下奔跑的脚步,吐口婆心的劝她,“小姑娘,不要再跟着我了好不好?以后想见我,可以在粉丝见面会之类的场合,你这种行为很危险的。”

夏晴天一头雾水,抬头一看,一个帅的有些过分的男人站在她面前。

昏暗的光线下,男子的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似乎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淡淡桃红色的嘴唇,整个人散发着耀眼的光彩,仿佛阴暗的停车场都亮堂了许多。

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眼下的当红炸子鸡,秦亦朗。因为一部仙侠剧和一部古装权谋剧迅速蹿红。

奈何夏晴天压根就不怎么关注娱乐圈的消息,所以根本就不认识他。

夏晴天腿很疼,整张脸纠结在一起,没好气的说,“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粉丝。”

“你不是粉丝在停车场干嘛?”

这个问题戳到夏晴天的心窝里,她语气中带了点怒火,“和你有什么关系?”

“嘿!小姑娘还挺有性格的。”秦亦朗不怒反笑。

“什么小姑娘?你睁大眼睛看看,我是成年人了好吗?”夏晴天很想立刻逃离这个场所,可这家伙挡着她的道儿,她单脚跳过去有些费力,“喂,你能让开了吗?”

秦亦朗看着她气嘟嘟的表情,竟觉得有些可爱,不可否认眼前这个女孩很漂亮,但他身处娱乐圈见惯了美女,所以并不惊奇。他只是觉得好玩,向来都是被人追逐的对象,现在被人嫌弃,还挺有意思的。

正要调侃几句,秦亦朗余光看到她膝盖上的伤。陡然一愣,随口问道,“你受伤了。”

“不用你管。”夏晴天此时心情烦躁,对谁都没有好语气。

“我送你去医院吧。”秦亦朗好心的说,“正好这附近就有家医院。”

夏晴天怔住,她今天被男人骗怕了,有些不敢相信他说的话。

秦亦朗见她不说话,直接将她拦腰抱起向自己的车走去。

“唉唉,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夏晴天惊呼。

“别动,我车上有药,先给你处理一下伤口。”秦亦朗看她一脸警惕的望着她,哈哈一笑说,“你放心,我好歹也是知名人士,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夏晴天望着他,心里嘀咕,知名人士?她怎么没有见过?

秦亦朗的车停在最角落,司机看到他过来,怀里还抱着一个女人,惊讶的下车。

“先生,您这是……”

秦亦朗把她放进车里,一边从后备箱拿医药箱,一边说,“她腿受伤了,我给她处理一下。”

等他真的开始给她用酒精棉签清洗伤口的时侯,夏晴天才明白,自己刚才是错怪这个帅哥了。

“啊——疼疼——”夏晴天倒吸一口气,忍不住惊呼。

秦亦朗的动作果然轻了很多,一边处理伤口一边皱眉说,“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这么不小心?这应该会留疤的,以后穿裙子不好看。”

“没关系,都是皮外伤,会恢复的。”夏晴天无所谓的说,这是她的经验之谈,因为从小到大她因为调皮捣蛋或者和别的小孩打架,受了不少伤,最后还不都是好好的?

秦亦朗用桃花眼瞄了她一下,“你真是心大。”

处理完后,秦亦朗给她膝盖上贴了一片大大的创可贴,夏晴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刚才我态度不好。”

“没事,女孩子提高警惕是应该的。”秦亦朗把医药箱给司机,看夏晴天还是一脸的痛苦,不由的问,“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夏晴天弯腰揉着脚踝,无奈的说,“脚崴了。有些疼。”

秦亦朗伸手摸了摸,他的手是温热的,和冰凉的肌肤相碰,夏晴天觉得很温暖。

“你还会看病啊,”夏晴天微笑着问。

秦亦朗勾唇浅笑,“懂点皮毛而已,你这个崴的有些眼中,怕是骨头错位了,赶紧去医院吧。”

夏晴天想让他送自己去医院,可又说不出这话,正矛盾之际,只听他吩咐司机说。“去附近的医院。”

司机提醒他,“先生,您不能去医院。”

夏晴天诧异,为什么他不能去医院?

“对,我差点忘了,我现在身份特殊,的确不能送你去医院。”秦亦朗是为了他好,也是为了夏晴天好,要是他陪着一个女人上医院,明天绝对上娱乐版头条,而且那些狗仔肯定会闭眼写成他陪女友去打胎或者保胎……

夏晴天有些不理解,问他。“你的身份特殊到都不能去医院吗?”

秦亦朗笑了,“也不是这个意思,难道你到现在还没有认出来我是谁吗?”

夏晴天再次认真看了看,很抱歉的摇头。

秦亦朗哭笑不得的摇头叹息,“我叫秦亦朗,听过吗?”

“没有。”夏晴天很实诚的说。

“好吧,看来我还不够红,要继续努力才行。”

夏晴天恍然大悟,惊讶的说,“原来你是大明星啊。”

“你都没听过我的名字,哪里称得上是大明星?”

夏晴天尴尬的笑笑,“对不起,我这个人不怎么看电视,也不怎么关注明星。”

“没关系啦,这很正常。”秦亦朗反过来安慰她。

夏晴天虽然不了解娱乐圈,但常识还是有的,为了不给他添麻烦,她忙说,“那麻烦你把我送到医院门口,到时候我自己去医院就好了。”

秦亦朗显然不同意她这个建议,担心的说,“你这个脚啊,能从车里下去就不错了,千万不要再擅自行动了。以免伤的更重,打电话给你家人,让他们在医院门口等。”

家人?

夏晴天心中一酸,她虽然嫁给了叶以深,但他从未把自己当作他的家人,伤成这样也是他的成果。

至于夏家,也只有爸爸能关心自己了,只是不知他现在有没有时间来。

算了,不想这么多了,反正也没有别人可以求救,只能打给爸爸了。

以前夏晴天或许会找苏清雅,但是此刻,她本能的抗拒这个想法。

“你车里有手机充电器吗?我手机没电了,充了电我给我爸爸打电话。”夏晴天对秦亦朗说。

“手机拿来,我帮你充。”

……

联系上夏父,他很爽快就答应了夏晴天,这让夏晴天欣慰了许多。

到了医院门口,秦亦朗不方便下车,司机便将她扶下去,这时夏成雄也刚好到了医院,秦亦朗冲她招招手便离开了。

夏成雄看到女儿这副样子,忙上前搀扶住她。

“刚才那个是叶总的司机吗?”夏成雄看了眼消失的豪车。

“不是,是一个朋友。”

“哦,走慢点。”

挂号。拍片,一系列的程序之后,医生一边给她固定脚一边说,“你这个脚踝错位的比较厉害,先在医院休息几天,不要乱走动。”

“谢谢医生。”夏晴天忍着疼说。

医生离开后,夏晴天看着给自己削苹果的父亲,心中涌起一股温暖,就算这个世界抛弃了她,至少还有爸爸是爱她的。

夏成雄把削好的苹果给她,皱着眉问,“你的脚是怎么弄得?”

夏晴天咬了口苹果,很甜,但是在她的口中却带着几分苦涩。

她很想告诉父亲叶以深对她做的一切,将他的行为都控诉出来,也很想和叶以深离婚,她嫁到叶家这么久,她是想做一个合格的叶太太,但是叶以深从来不给她这个机会,他从来没有把她当作一个妻子对待,反而加倍的伤害她。

可是她说了这些父亲会同意她离婚吗?

当然不会的。夏晴天在心中苦笑。

“怎么不说话,脚很疼吗?”夏成雄关心的问。

夏晴天遥遥头,“不是很疼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脚怎么会扭伤呢?膝盖也破了。”

夏晴天闷生闷气的说,“下楼梯的时侯没注意,踩空了。”

“唉呀,怎么这么不小心。”夏成雄责怪了一句,他看了看女儿的神色,试探着问,“你和叶总的感情怎么样?”

夏晴天不想让父亲担心,只好说,“还好。”

夏成雄心中一喜,想了想说,“晴天,爸爸想求你一件事情。”

夏晴天莫名的觉得有些心慌,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不然爸爸不会用这样的语气。

“爸,什么事情啊。”

夏成雄殷切的看着女儿说,“是这样的,你能不能找叶以深借点钱。”

夏晴天怔住,“爸,叶氏不是刚给公司注资了吗?怎么还会缺钱?”

夏成雄重重的叹口气说,“是投资了,我本来说用这笔钱投资把大的,没想到中途出了叉子,全都赔了。”

“赔光了叶氏投资的所有资金?”夏晴天震惊的问。

“是啊,全都赔进去了,现在家里还经常有人来要债。爸爸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才找你帮忙的。”夏成雄抓住女儿的手说,“晴天,你就再帮爸爸一次。”

“爸,我……”夏晴天说不下去,撇过脸不去看父亲,她自身难保,如何能帮得了夏家?

“晴天,叶总是你丈夫,你问他借点钱这有什么难?你们是夫妻啊,”夏成雄给她出主意,“或者你让他再注资夏氏,到时候公司回本了,他也会赚钱的。”

夏晴天脸色冷了下来,扭头看着父亲沉郁的双眼,为难的说,“爸,我真的无能为力,我在叶家的地位并没有你想的那么高,根本不能左右叶以深的决定。”

夏成雄见她态度坚决,开始打苦情牌,一边说一边抹眼泪,“晴天啊,爸爸知道对不起你和你妈妈。都是爸爸年轻的时侯犯浑,做了对不起你妈妈的事情。如果那时我知道你妈妈怀了你。说什么也不会让你们离开的,可是你妈什么都没有说,这件事是爸爸亏欠你们母女的,让你在外漂泊了这么多年。”

“自从我得知你妈妈去世后,我就一直寻找你的下落,还好老天有眼,让我找到你了。虽然你继母和姐姐对你不是很好,但是爸爸是疼你的啊,你想要什么爸爸都会满足你,为了你和你继母闹矛盾这些都不算什么,爸爸只想补偿你。晴天,你就帮爸爸这一回吧。你总不能看着我们夏家流落街头吧。”

夏晴天听着父亲的话,心中酸涩无比,她也很想帮爸爸,但是她真的没有这个能力。

“爸,上次为了救夏家,我已经嫁给叶以深了,这次,我的确没有办法。”

“怎么会没有办法呢?”夏成雄双眼通红,看来有好几天没有睡了,“叶以深的资产那么庞大,一百万对他来说就是九牛一毛。你嫁给他就相当于嫁个了巨大的宝藏,我们夏家就算是死十次都有救啊。”

夏晴天有些怒了。爸爸哪里是把叶以深当摇钱树,分明是把自己当摇钱树,“爸,可是那些都是叶以深的资产,和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啊。”

夏成雄说了这么多都没说服女儿,最好拿出杀手锏,起身作势要跪下去,“晴天,就算是爸爸求你了,你救救夏家吧。”

夏晴天忙一把扶住夏成雄,“爸,你这是干什么?”

“你要是不答应。我们夏家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呀。”说着,夏成雄还要往下跪,夏晴天紧紧的抓着他的胳膊。

“好好好,我答应你了,我会想办法的。”夏晴天快要奔溃了,她总不能看着父亲跪到她面前。

夏成雄一听女儿答应了,立刻站起来,喜笑颜开的说,“晴天,谢谢你,你是咱们夏家的大救星。这次爸爸一定会好好用这笔钱的,肯定不会赔的,你放心。”

夏晴天觉得脑仁子疼,严肃的说,“爸,这是最后一次了。”

“呵呵,”夏成雄干笑不接她的话,“我看你也累了,快点休息吧,爸爸明天来看你。”

“嗯,你先走吧。”夏晴天此时也不想看到他。

夏成雄心愿达成,欢欢喜喜的离开了,独留夏晴天在病房郁闷。

心里很是难受,她还以为父亲是真的关心她。才抛下手中的工作赶来医院,没想到啊,原来是为了找她帮忙。

可是这个忙未免太难了,叶以深对她是什么态度她自己最清楚,从他手中借钱无异于在虎口中夺食,定是要掉层皮的。

而且听父亲的意思,好像以后只要夏家有了事情都要来找她,天呐,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

突然觉得好绝望,前面的路一片黑暗。

心沉重的像是压了块巨石,夏晴天窝在被子里想着该如何向叶以深开口。

此时。手机铃声打破了她的思绪,拿起来一看居然是叶以深。

夏晴天一想起他的所作所为,心中怒气难消,一点都不想听到他的声音,于是直接按了静音蒙着被子睡觉。

或许是真的太累的,这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还是被医生和护士吵醒的。

“恢复的还不错,等会儿护士会来给你换药。”医生检查伤势之后,说了几句就带着一大堆实习医生呼啦啦走了。

夏晴天单脚扶着墙去卫生间洗了脸上了厕所,回到病床上随手拿过手机,看到上面的未接来电时,她就知道大事不好了。

因为叶以深竟然打了6个电话,还有另外4个是韩晓打来的。

一想到自己昨天的遭遇和韩晓有脱不了的关系,夏晴天就不想理韩晓,至于叶以深,她打心底惧怕他,也顾得上脚的伤,下床就准备回叶家。

完蛋了,还不知道那个混蛋要怎么对待自己。

刚跛着脚走到门口,从外面闪进一个男人,戴着帽子和口罩,还有一个大大的墨镜。

“你是谁?”夏晴天惊讶的问。

男子把墨镜和口罩摘下,笑容如初冬的第一缕暖阳,“是我啊。”

“你怎么来了?”夏晴天看着秦亦朗俊美帅气的脸庞。很是意外。

“我来看看你,脚怎么样了?”

“就那样吧。”

夏晴天话音刚落,又被这个男人打横抱起来放到了床上,“你的脚还没有好,不要到处乱跑。”

夏晴天被他弄得苦笑不得,“谢谢你的关系,可是我现在有急事,必须现在就走。”

秦亦朗剑眉微挑,一双桃花眼中全是傲娇,“那可不行,我好不容易借着来医院看导演的名义来看你,你怎么能这么走了呢?”

夏晴天想起他昨天帮了自己。又专门来看她,自己便不好意思再说什么,重新躺在了床上。

秦亦朗认真的观察了她一会儿说,“我看你恢复的还不错,脸上的气色比昨天好多了。”

“可能是昨天晚上睡的比较早吧,”夏晴天尴尬的摸了摸脸,对面这个男人帅气的有些过头,饶是哪个女人被他这么盯着脸都会发红。

“对了,你刚才说有急事,什么事啊,我可以帮忙。”

夏晴天连忙摆手,“不用不用。没有什么大事。”

她可不敢让秦亦朗去找叶以深,那个混蛋一定会误会,而且说不定还会陷害秦亦朗,她不想给他增添更多的麻烦。

秦亦朗见她不说也不再追问,毕竟两人才认识。

“你吃饭了吗?”秦亦朗又问,“谁在这里照顾你?”

“吃了,我爸爸在这里照顾我。”夏晴天面不改色的撒谎,要不然显得自己太可怜了。

“那就好。”

两人正说着话,外面传来敲门声。

“哪位?”夏晴天问。

“护士,来换药的。”

夏晴天刚想说进来,被却秦亦朗捂住嘴,他扭头朝外面喊。“不要进来,等会儿再来换药。”接着他小声对夏晴天说,“我是偷偷来的,不能被人发现。”

夏晴天点点头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秦亦朗松开手后也对外面的护士说,“麻烦您等会儿再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