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不安份,那我满足你/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门外的护士翻了个白眼,一边面红耳赤的离开一边在心里吐槽,靠!把医院当宾馆啊,想办事出去办啊,这么着急,患者脚上还有伤呢。

完全被误会的两人毫不知情的在里面继续聊天,秦亦朗说的都是娱乐圈的秘闻,听得夏晴天一惊一乍,没想到在电视里那么正派的某个明星,私底下那么飞扬跋扈。

再说叶家。

夏晴天一夜未归,打电话也不接,叶以深心里难得生出几分担心,好歹也是一条人命,万一死了……

不敢再想下去,一大早就通知方毅去找人。

方毅找遍了全市的宾馆和派出所等等地方,最后得到消息的是,夏晴天在市医院。

“在医院?”叶以深有些诧异。

方毅恭敬的说,“是的,听说是昨天傍晚住院的,在骨科。”

“走,去医院。”

“是。”

刚走过来的苏清雅听到叶以深的话,也有些担心的问。“找到晴天了?”

“嗯,找到了,在医院。”

“她生病了吗?我要去看看她。”苏清雅焦急的说,不管怎样,她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不是说没就没的。

叶以深拿起沙发上的外套,“不用,我过去先看看怎么回事。”说完就大步流星的出了别墅。

去医院的路上,叶以深脑子有些混乱,怎么会在骨科呢?难道是昨天他离开后出了什么意外?

那为什么不给他打电话,或者不接电话呢?

方毅看叶以深阴沉着脸,知道他心里着急,于是狠踩油门一路狂飙到市医院,车子还未停稳,叶以深打开车门直奔骨科住院楼层。

“你好,夏晴天是不是在这里住院?”

正在写报告的护士抬头,被叶以深的容貌晃了下眼,花痴的说,“夏晴天是吗?在的。”

叶以深莫名的松口气,又问,“请问她在哪个病房。”

“在17号病房,”护士刚一说完,看他就要走,忙说,“您最好现在还是不要过去的好。”

叶以深停下脚步疑惑的问,“为什么?她出什么事情了?”

护士的脸有些发红,“那个……她病房里面有个男人……他们在那个……”

叶以深猛地睁大眼睛,一拳砸在护士台上,咬牙切齿的问,“你说什么?”

护士被他的暴戾吓了一跳,解释道,“我刚才去换药的时侯……”

话还没有说完,叶以深就直奔着病房而去,这一路的担心全都化成了熊熊怒火。

好啊夏晴天,果然是荡妇,住院了还不忘勾引男人。

方毅跟在他身后,心里默想,少夫人这次完蛋了。

找到17号病房,叶以深一脚踢开了门,吓得刚下床的夏晴天又一屁股坐回了床上。

叶以深快速的扫视了病房一眼,里面只有夏晴天一个人。

他大步走过去,一把拽住她的胳膊,怒发冲冠,“你的奸夫呢?”

夏晴天一头雾水,“什么奸夫?”

“刚才你房间的男人,藏在哪里了?我杀了他。”

夏晴天被他的浑身的杀气骇住,结结巴巴的说,“哪有奸夫?是昨天送我来医院的朋友,他来医院看其他人,顺便来看看我而已。”

“撒谎!”叶以深怒吼道,“护士亲眼所见,你们一对奸夫淫妇在里面苟且,难道她还冤枉你们?”

“不可能!我们只是聊天说话,什么都没有做!”夏晴天争辩。

然而叶以深先入为主又怎么会听她的解释?

“人在哪里?”叶以深怒问。

“他早就走了,而且我们什么都没有做!你为什么相信护士却不相信我呢?”

叶以深一把撕开她的衣服,一口咬在她的动脉。凶狠的说,“因为你本来就是荡妇,哪里有什么人品可言?”

夏晴天吃痛,尖叫道,“叶以深,我没有做的事情,你不能冤枉我。”

此时叶以深已经听不进去任何话了,他用行动发泄着心中的不满,夏晴天膝盖和脚都受伤了,男人粗鲁的动作让她更疼。

“叶以深……你放开我。”夏晴天尽最大的力气想要推开他,而他就像一块巨石压在身上,怎么都推不动。

“你不是喜欢男人吗?住院了也不安份一点,那我就满足你啊。”说着,叶以深一举进入,好像要把她生吞活剥。

“啊——”夏晴天疼的倒吸一口气,眼泪汪汪的说,“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你冤枉我。”

“你在我这里早就没有信任可言了,”叶以深说完就咬住她的嘴,不让她再说话。

夏晴天仰着脖子无声的哭泣,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叶以深要这么对她?

是他逼她结婚的,为什么结婚了却如此折磨她?

都怪雨夜的那个人,如果没有他,自己留给叶以深的印象不会如此糟糕,她也就不会过的如此惨。

其实就在叶以深来医院的时侯,秦亦朗恰巧被一个电话召唤走,电梯下到一楼还和叶以深擦肩而过,只是两人都不怎么熟,一个又是全副武装,当然不会有任何交集。

秦亦朗一走,夏晴天就给叶以深打电话,但是医院电梯的屏蔽能力太强,根本打不通。她想了又想,心中越来越忐忑不安,于是赶紧下床,准备回叶家。

结果鞋还没有穿上,门就被踹开了。

所以说,有时侯运气太差喝凉水都塞牙缝,如果秦亦朗迟走两分钟,或许叶以深早来两分钟,她夏晴天也不至于沦落到这种地步。

叶以深折磨完她后,将衣服扔在她身上,勉强遮住她的身体。然后对面喊道,“方毅,进来。”

夏晴天这才知道原来外面有人,可是他居然就这么对待自己……

羞愤交加,夏晴天连忙抓住衣服遮住自己,低着头不敢去看方毅的眼神。

“老板。”方毅也低着头,跟着叶以深这么久,什么该看什么不该看,他还是非常清楚的。

叶以深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说,“把她弄回去,不要在医院丢我们叶家的脸。”

“是。老板。”

叶以深整理好衣服什么都没有说,头也不回的率先离开。方毅很有礼貌的说,“少夫人,您准备一下。”

房间只剩下夏晴天一人,她默默的穿着衣服,没有哭,因为刚才眼泪已经掉完了。

外面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如同夏晴天的心情一般。

车里的气压极低,夏晴天蜷在离他最远的角落,仰头望着阴郁的天空。

到了别墅大门口,车子停下。叶以深突然开口说,“下车。”

夏晴天和方毅均是一愣,后者以为老板有话和夏晴天说,正要下车,却听到叶以深又说,“我让你下去。”

夏晴天扭头看他,“我?可是我脚上还有伤。”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下去!”

夏晴天怒目瞪着他,她现在连走一步都疼的要命,这么远怎么回去?

叶以深见她不动,亲自下车开门,将夏晴天从车里拉了下来。

“任何人都不许管她!”叶以深对门口的几个保安说。

方毅有些于心不忍,小声说,“老板,少夫人的脚受伤了不能走动吧。”

“走不了,那就爬回来!”

夏晴天狠狠的瞪着他,如果可以,她现在真的想一把刀杀了他。

怎么会有如此坏的人,把别人的自尊扔在地上随意践踏。

“你不用这么看我,这是给你的惩罚。”叶以深上车前冷笑。

雨越下越大,夏晴天很快就被淋透了,她眯着眼看远处雨幕中的别墅,心中充满绝望。那不是她的家,那是她的地狱。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转身就走,再也不踏进这个地狱。

头发湿漉漉的黏在脸上,雨水顺着脸颊滑下,夏晴天从未这般狼狈过。她强忍着脚上的痛苦,一点点向别墅的方向挪去。

屋子里,王管家看着远处那个单薄的身影,心中很是不忍,上楼去找叶以深求情。

而此刻,叶以深正站在书房,眼神冰冷的看着远处的夏晴天,心中无波无澜。他做的没有错,她既然能做出那种事情,就要承受这样的后果。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进来。”

王管家出现在门口,他苦口婆心的说,“少爷,外面雨那么大,她怎么说都是少夫人,您不应该如此对她啊。”

叶以深冷哼一声说,“王叔,你不知道她做了什么事情。她在医院居然……”后面那句话叶以深咽了下去,他怕脏了自己的嘴。

王管家叹口气说,“少爷,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没有任何误会,是护士亲眼所见。”叶以深斩钉截铁的说。

王管家沉默了片刻说,“就算您要惩罚少夫人,这个处罚也太重了些。”

“你不要管了,我就是要让她张张记性。”

王管家看劝说无效,离开时又说,“少爷,要不我去给少夫人送把伞,女孩子这样淋雨,身体会淋坏的。”

“不许!如果你想帮她,明天就收拾东西离开叶家。”叶以深发狠道。

王管家无奈的摇摇头只好离开。

小雨渐渐变成中雨。

夏晴天脚下一滑,“啪”的摔倒在地,胳膊和地面相撞,生疼。但是这些疼都比不上脚上的疼。

夏晴天浑身冷的发抖,紧咬牙关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可是胳膊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又重重的摔在地上。

这一刻,夏晴天真想就这样睡在这里算了,也算是以天为被以地为席。

书房的叶以深看到这一幕,心里的某处动了一下,正想说通知管家把她抬进来,一辆车远远的驶进了视野。

叶星悦开着车,突然看到前方路上躺着一个人,下意识的放慢了车速。

“谁躺在那边?”坐在副驾驶的苏清雅也看到了雨里的夏晴天。

叶星悦车子慢慢驶近,等看清那人的脸,一脚踩下刹车,打开车门狂奔过去。

“晴天,你怎么了?”叶星悦将她从地上抱起来,焦急万分的问。

夏晴天脑袋晕晕乎乎,勉强睁开眼睛。看到是叶星悦,扯扯嘴唇却没有说出话,她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什么都没有吃,能支撑到此时已经是极限了。

“晴天!”叶星悦紧张的呼唤,发现她的身体热的发烫,一张小脸泛着不正常的晕红,一把将她抱起来冲向别墅,一边跑一边说,“你发烧了,坚持一会儿。我立刻叫医生来。”

书房里叶以深看着这一切,狠狠的墙上砸了一拳,转身下楼。

“站住!”叶以深刚下楼,就看到叶星悦抱着夏晴天,厉声吼道,“把她扔出去。”

叶星悦不敢置信的看着哥哥,愤怒的说,“哥!她都快要晕过去了。”

“和你没有关系,想要进房间,就让她自己爬起进!”叶以深毫不客气的说。

“你疯啦!”叶星悦冲他大吼,“她都发烧到晕过去了,你怎么能这么对她?”

叶以深看弟弟如此生气,不由的更加火大,“那就等她高烧退了自己爬回来,现在立刻把她扔出去。”

“她做了什么事情你要这么对她?哥!你太过分了!”叶星悦紧抱着夏晴天不松手,今天他是不会放任不管的。

叶以深紧握着楼梯扶手,冷喝道,“我再说一遍,这是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我也告诉你,今天这件事我管定了。今天有我在,我不会让你这么对她的。”说完。叶星悦抱着已经昏迷过去的夏晴天,从叶以深身边绕过,三步并作两步朝楼上跑去。

“王叔,快去请林医生过来。”叶星悦扭头朝楼下喊了一声。

叶以深转身盯着消失在楼梯口的两人,气的差点掰断了手下的扶手。

而和叶星悦一同回来的苏清雅一言不发,静静的看着发生的一切,心中五味杂陈。看来,叶星悦要和叶以深摊牌了。

王管家看少爷没有反对,便赶紧去给家庭医生打电话。

叶星悦把晕迷的夏晴天放在床上,她的衣服全是湿的,自己又不能碰。于是又跑到门口喊了两个女仆过来。

“快给她把湿衣服换了。”交待之后,叶星悦为了避嫌走到了门外。

他的心和夏晴天身上的委顿一样滚烫,今天的事情让他更加肯定,一定带夏晴天离开,否则她一定会死在哥哥手中的。

如果哥哥对她好,爱她护她,叶星悦绝对送上最真挚的祝福,但是他如此对待自己喜欢的姑娘,叶星悦不能忍,既然已经到了现在这一步,他也不怕和叶以深硬抗了。喜欢就是喜欢,没有什么遮遮掩掩的。

女仆给夏晴天换上干净的衣服后,叶星悦再次进入她的房间。

女孩的脸烧的通红,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看起来异常的痛苦。叶星悦跑去洗手间弄了块湿毛巾放在额头,勉强给她降温。

“晴天,你再坚持一会儿,医生马上就来了,再坚持会儿。”

夏晴天迷迷糊糊的喊“疼”。

叶星悦整个心攥在了一起,连忙问,“哪里疼?”

可是她已经陷入了昏厥。根本说不清楚话。

叶星悦在焦急中等到来家庭医生。

“林医生,你快给她检查一下,她为什么一直喊疼,是哪里受伤了吗?”

医生仔细的检查了一遍说,“是她的脚崴了,还挺严重的,应该是在医院处理过了,不知为何又加重的病情。”

叶星悦哑然,脚崴了?随即心中升起更大怒火,她都脚崴了,大哥居然还让她在雨中淋着。难怪夏晴天倒在地上动不了,根本就是脚痛的无法动弹了。

天呐,哥哥太冷血太毫无人性了,就算是一个陌生人也不能这么对待,更何况晴天是他的妻子?

“烧到三十九度了,我等会儿开点退烧药。另外她的身体气血两亏,需要好好调养,多吃一些滋补的药膳,不然会落下大病根的。”林医生皱着眉头说,这女人还真是多灾多难,他这段时间来叶家,都是给她看病。

“谢谢林医生。”叶星悦客气了一句。林医生便告辞下楼去开药。

叶星悦坐在床边,望着夏晴天,心中又气又难受。

门口传来脚步声,叶星悦回头去看,正是罪魁祸首叶以深,怒火噌的冒上来,站起来直视哥哥的冷眸。

“你可以出去了。”叶以深冷漠的说。

“我要看着她醒过来。”叶星悦直截了当的说。

叶以深的眼眸沉了几分,“叶星悦,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叶星悦以保护者的姿态站在夏晴天床边,“我当然知道,晴天已经成这样了。我不会再让你折磨她的。”

“叶星悦!别忘了你的身份!”叶以深断喝。

“我没有忘!我看是哥哥你忘了,”叶星悦发泄着心中的不满,“你是她的丈夫,你怎么能如此残忍的对待她?”

叶以深冷冷的讽刺,“哼!她根本不配做我叶以深的妻子,她只是我买回来的女奴而已。”

“好!既然你不把她当妻子,也不爱她,那为什么不和她离婚?为什么不肯放过她?她只是一个无辜的人,到底做错了什么要承受你这些残酷的报复?”叶星悦猛地想起一个人,愈发生气,质问道,“就因为她长的像你的初恋?”

叶以深眉毛微挑没有说话。

“你是不是疯了!”叶星悦骂道,“是你的初恋背叛了你,又不是夏晴天,你怎么能把被人欠你的账算在她的头上,这对她一点都不公平。”

叶以深回想起医院护士的话,冷声说,“你不懂,出去!”

“我有什么不懂的?既然你有理,你说啊!”叶星悦把夏晴天挡在身后,不让他靠近。

叶以深看他如此大怒,指着门口的方向吼道。“叶星悦,她是我的女人,还轮不到你在说三道四,给我滚出去。”

“她不是你的女人,她只是你报复的工具!大哥,你是不是想杀了她才甘心?”

“滚!”

“我不!”

两兄弟脸红脖子粗的杠在了一起,王管家看情况不对,连忙上前拉住叶星悦的胳膊劝道,“二少爷,走吧走吧。”

“王叔,你别碰我。今天我不会让他伤害晴天的。”

王管家心中直喊老天爷,一边劝他一边给叶以深带话,“少夫人都病的不省人事了,少爷不会把她怎么样的,是吧少爷。”

叶以深冷哼一声没有接话。

叶星悦双目通红的瞪着哥哥,王管家用尽全身力气把他往外拉,“二少爷,走吧。”

他虽然不甘心,但还是被王管家拉了出去,“二少爷,你可别和大少爷吵了。这对少夫人没有什么好处。”

“王叔,怎么连你也说这种话?你看看晴天的样子,脚都崴了还让她爬进别墅,这是一个男人会做出的事情?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最后一句叶星悦是朝着房间里喊的,没错,他骂的就是自己的大哥。

王管家又把他拉回自己的房间,谈了口气说,“二少爷,我知道你是为了少夫人好,这次少爷的确是做的过分了,但是他或许有自己的苦衷。”

叶星悦心情难以平静。“狗屁苦衷,他就是想把晴天当成白依灵来报复!这对晴天公平吗?她招谁惹谁了?”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这会儿少爷也没有把少夫人怎么样,你就先别去掺合了,我给你去倒杯水。”

安慰完叶星悦,王管家出了房间,重重的叹口气,其实他心里是赞成二少爷的说法的,奈何叶以深太固执,他也没有办法。

楼下,苏清雅听着房间里的大吵大闹,既担心好友的身体,又嫉妒她的好命。

她没有想到叶星悦对夏晴天的喜欢已经到了这种地步,甚至不惜和叶以深对抗,和他争执。

夏晴天,你真的有什么好,让叶星悦如此豁出去。

……

房间里。

女仆端来冲好的药剂喂夏晴天吃药,可是她闭着眼睛只尝了一点就再也不喝了,女仆怎么喂她都不张嘴。

叶以深居然临下看着这一幕,冷声说,“把药放下,你们都出去吧。”

“是。”

迟疑了片刻,眼看她的脸越来越红,叶以深走过来一手捏着她的下巴,等她的嘴巴张开一点点缝隙,就快速的把药汁灌下去,可是下一秒,她就吐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