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难耐,她的滋味太美好/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苦了。

叶以深嫌弃的用纸巾给她擦了擦溢出来的药,想了想,自己猛灌了一大口,然后俯下身掰开她的嘴巴,顺了进去。

这次,她没有再吐出来。

叶以深一看这种办法有效,又喝了一口喂她,就这样一碗药喝了个干干净净了。

女人的双唇柔软又温热,叶以深不由的多停留了一会儿,她的舌尖不自觉的缠上他的舌……

叶以深被她搅动的有些爱火难耐,但看她这副惨样有些不忍下手,于是离开她的唇,准备出去。

“冷……别走……”手被女人无意识的抓住,她红扑扑的脸放在他宽阔的大手上,似乎很舒服。

叶以深想要抽出来,可是她抱得更紧了,带着哭腔哀求,“别走,求求你。”

这一刻,叶以深仿佛看到了白依灵,她曾经也是这样哭着求自己不要离开她。

心莫名的软了许多,叶以深脱了鞋揭开被子躺了进去,夏晴天随即窝进他的怀中,找了一个最舒服的方式继续睡。

叶以深无奈。只好抱着她一起睡觉。

外面的雨下了一夜,快到凌晨时才停止。

夏晴天无意识的翻了个身,结果被脚上的刺痛惊醒,一睁眼,发现自己睡在叶以深的怀中,她的脑子有些懵。

怎么会这样?

他是精神分裂吗?昨天还恨自己恨不得要了她的命,这会儿怎么还抱着她?

察觉到她醒来,叶以深微眯着眼睛看了她一眼,嘟哝一句说,“依灵,别动,再睡会。”

夏晴天震惊异常,依灵,依灵……好熟悉……对了,白依灵?难道是韩晓提过的那个白依灵?

一想到此,夏晴天愈发惊讶,想要推开他问个明白,哪知叶以深抱得跟紧了,“别闹,再陪我睡会。”

夏晴天浑身没有丝毫力气,哪里能敌的过他的力气,只好继续闭眼睡觉,想着等会儿醒来要问问他,他口中的依灵是不是白依灵。

可是这一睡又不知睡了多久,朦胧中,夏晴天感觉到一个冰凉柔软的东西碰到了额头,像是一条蛇,她吓了一跳赶紧睁开眼睛,看到的景象比蛇更让她害怕,立刻大叫,“你干什么?”

叶以深从她额头离开,冷漠的说,“看来是退烧了。”然后揭开被子下床。

夏晴天被他一系列的举动吓得不轻,以至于把凌晨关于白依灵的事情忘得干干净净。只不过……退烧?

自己发烧了吗?

夏晴天努力回想昨天的事情,她被这个混蛋丢下车,吃力的往别墅走,走到半路摔倒了,后面发生了什么……怎么不记得了?

正苦思冥想之际,房门被推开,苏清雅走了过来。

“你身体怎么样了?”她是看叶以深下楼才决定上来看看她。

夏晴天心中涌起一股暖流,微笑着说,“好多了,过来坐。”

“你想吃什么吗?我等会儿让厨房做一点。”苏清雅心情有些复杂,虽然她很嫉妒夏晴天得到叶星悦的爱,可是两人怎么说也是好姐妹,从心底来说,她不想看到晴天被如此对待。

夏晴天亲昵的握住她的手,“没有胃口,对了,我昨天怎么了?”

苏清雅惊讶,“你忘了?”

“脑袋晕晕乎乎的,想不起来了。”

“看来是烧糊涂了,”苏清雅顿了顿说,“我和星悦昨天下班回来,远远就看到你躺在雨里,好像是晕倒了,后来星悦就把你抱进屋子,医生说你发烧了……”

随着苏清雅的叙述,夏晴天的回忆渐渐回来,恼怒的说。“我想起来了,都是叶以深,他把我扔在大门口,明知道我的脚受伤了,还让我自己走回来。”

想起在雨中狼狈绝望的样子,夏晴天又恨又气。

“我要和叶以深离婚。”她突然开口说。

苏清雅惊讶的看着她,似乎没有听清楚,“你说什么?”

夏晴天从未有如此坚定,“我一定要和叶以深离婚,我要想办法离开这个混蛋。”

她不想再被这个混蛋折磨,她还年轻,没有必要为了夏家搭上自己的一辈子。

苏清雅怔住,离婚?难道她要和叶星悦在一起吗?

就算她不这么想,到时候叶星悦也会疯狂的追求她,她能抵挡住那么完美的叶星悦吗?

不,她不能让夏晴天和叶以深离婚。

“晴天,你舍得现在荣华富贵、锦衣玉食的生活吗?”

夏晴天苦笑道,“你觉得我过的荣华富贵、锦衣玉食?”

苏清雅急了,“至少比以前好啊,而且你也不用和我一样去做兼职打工,还有什么不满意?”

“对,以前虽然穷一点,但是至少是快乐的,能看得到未来,”夏晴天脸上露出一丝苦涩,“可是如今呢?自从我踏进叶家,我没有一天是过的开心的,在这里,我连一个身为人的自尊都没有了。与其这样,我宁愿去过清苦的日子,就算和你一样每天去打工赚钱,我心里也是踏实的。反正,我一定要离开他,不论付出什么代价。”

苏清雅看她如此坚决,不免有些心慌,再次劝道,“你爸爸是不会同意你离婚的。”

“我长大了,这是我自己的事,我不想再过他安排的生活。”至于借钱的事情,既然她已经答应了父亲,就会做到。

苏清雅无言以对,如果是以前她也双手赞成好友离婚,因为她在昨天终于看清了叶以深是如何对待晴天的。可是现在,一想到她离婚就很有可能和叶星悦在一起,那就另当别论了。

“晴天我希望你考虑清楚,叶以深的势力那么强大,他如果不想和你离婚的话,你觉得你离的了吗?”

“所以我要想办法。”

苏清雅真是无语。站起来严肃的说,“总之我不建议你离婚,你好好想想。”

房间里只剩夏晴天一人,她决定了,一定要离!但怎么离,她还要好好筹划。

她腿脚不方便,于是王管家让女仆端来了早餐上来吃,饭还未吃完,夏成雄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夏晴天头都大了,她真的不想接这个电话。

“晴天,你身体怎么样啊。我刚才去医院,医生说你昨天都出院了。”夏成雄温和的笑道。

夏晴天觉得一阵悲凉,她都出院一天多了,爸爸居然还不知道。

“我好多了。”夏晴天淡淡的说。

夏成雄呵呵笑了两声说,“那就好,你跟叶以深借钱的事情怎么样了?”

“我昨天发烧睡了一天,还没有提。”

“那你快点啊,爸爸等着钱急用了,你休息吧,爸爸不打扰你了。”

听到那边的嘟嘟嘟声,夏晴天鼻子酸涩,她都说了自己发烧一天。可是爸爸却一句问候的话都没有,只催她借钱,真是透心凉。

借钱……借钱……她去问谁借钱?

叶以深那她是打死都开不了口的,她说了就等于自己羞辱自己。

就在此时,一根救命稻草敲门走了进来。

“你看起来好多了,”叶星悦眉目含笑的说,“昨天差点吓死我了。”

“谢谢你昨天帮了我,”夏晴天感谢道,“你没和叶以深吵架吧。”

叶以深无所谓的说,“吵了两句,我哥做的太过分了。不过你放心,不会影响我们兄弟情分的。”

“我是怕给你添麻烦。”上次就因为她的事情,叶以深似乎就和他吵起来了。

叶星悦差点脱口而出,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但又怕吓到她,叶星悦忍了回去,转而说,“不用这么客气,我们是朋友嘛,”

所夏晴天扯了扯嘴角笑了笑,又陷入沉思。

叶星悦发现她的不对劲,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夏晴天再三思量,小心翼翼的问,“你能不能借我点钱。”

“可以。借多少?”叶星悦爽快的答应。

夏晴天原本想说一百万,但又觉得太多,最后说,“50万,等我以后工作了,我会尽快还给你的。”

“这件事以后再说吧,我现在手头没有这么多,过两天给你。”叶家的财政大权都在叶以深手上,咖啡店赚的钱也都是零散的,他花钱又没有节制,手中的确一下子拿不出来这么多。

夏晴天感激的说,“谢谢你。”

叶星悦看旁白的早餐没有动多少,安慰她,“你别太难过了,先把自己的身体养好,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接你吉言吧。”夏晴天淡笑。

看着她惨白的小脸,以及眼底深深抑郁,叶星悦觉得不能再等下去了,说了声“你好好吃饭”便出了房间,直奔书房而去。

“哥,我想和你好好谈谈。”叶星悦敲开门,直截了当的说。

叶以深扔下手中的资料,眉目清冷。“我也正有此意。”

“那我就不绕弯子了,我希望你能和夏晴天离婚,放她一条生路。”

叶以深咬牙,“你是可怜她,还是已经爱上她了。”

“到了今天这一步,我也不瞒你,我是爱上她了,所以才不想看到你如此折磨她。”

叶以深“嚯”的站起来,怒发冲冠,“你别忘了,她是我的妻子。”

“妻子?”叶星悦冷冷的讽刺,“我记得你昨天说她只是你买回来的女奴,现在怎么成妻子了?你给她妻子应有的待遇和尊严了吗?”

叶以深拳头紧紧窝在一起,“那又怎么样?”

叶星悦义正言辞,“所以,要么你和她离婚,让我带她走,我会给她最好的生活,要么,我们两个公平竞争,我不会让你再伤害她。”

叶以深讥讽,“哼!叶星悦,你别忘了你是我弟弟。”

“那又怎么样?”叶星悦学他的话反问,“我已经决定了,所以,你最好对她好一点,如果我真的把她抢到手,怕是你的脸上也不好看。”

“你今天是来向我下战书的?”叶以深眯着眼睛,脸上露出危险的光。

叶星悦不藏不躲,“对。”

说完,叶星悦潇洒的出了书房,这是他这段时间来最敞快的一次。

“哐!”书房里,叶以深不知砸了什么东西,叶星悦撇嘴笑了笑,下了楼。

这边。

叶星悦刚走没有多久,夏晴天就接到了韩晓的电话。

“你那天最后跑到哪里去了?打电话也不接?”韩晓口吻很不好。

“对不起。我后来出了点意外。”夏晴天沮丧的说。

“算了算了,这周五还有个面试你去不去?”

夏晴天谨慎的问,“拍什么?”

“一个珠宝广告,这是一家大公司,报酬很不错。”

一听珠宝这两个字,夏晴天的脑袋就炸了,立刻说,“我不去,这家珠宝广告有猫腻。”

韩晓听出了其中的意思,意味深长的说,“前两天负责的那个导演的确有些问题,现在珠宝公司换了广告团队。都是在业内非常有名的,而且有我在,你怕什么?”

夏晴天沉默着没有说话。

韩晓察觉到她的迟疑,继续说服她,“你上次不是说缺钱吗?只要你被选上了,通告费至少五万。而且和你一起拍摄广告的男星,据说是当红明星。”

“五万?”夏晴天被这个数字吸引了,想了想说,“好吧,那我去试试。”

韩晓松口气说,“这就对了嘛,我把时间地点发给你,这次不要乱跑了,免得我在广告公司那边没了信誉。”

“我会去的。”

“好,周五见。”

挂了电话,夏晴天看着外面阴沉沉的天空,郁郁寡欢。

人一生病就极容易犯困,夏晴天靠在床头没一会儿就打哈气,左右闲着无事,夏晴天往被子里缩了缩准备睡觉。

“咚!”一声巨响,门被踹开。

夏晴天的心颤了颤,她不用睁眼就知道,是谁,在整个叶家只有他会这样。

男人气势汹汹的冲进来。一把拎起她的衣领,盯着她的双眸阴狠的说,“你和我弟弟说了什么?”

夏晴天恐惧的看着他摇头,“我什么都没有说。”

“没有说他怎么会跑来让我和你离婚?”

夏晴天一怔,“我怎么知道?”

“如果不是你勾引他,他怎么敢跑来和我说这种话?夏晴天,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要去勾引叶星悦,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我没有!”夏晴天哑声冲他喊。

“想勾引我弟弟,你也不看看你有什么资本,是靠你的姿色,还是你的身体?”说着。叶以深一把撕开了她的衣服。

夏晴天预计到即将发生的事情,为了自己的腿考虑,她并没有反抗,只是眼睁睁看着他羞辱自己,然后把肮脏的痕迹留在她身上。

“我再警告你一次,要是再敢勾引我弟弟,我就杀了你。”

夏晴天双目空洞的看着苍白的天花板,觉得自己如同一条濒临死亡的鱼,在炙热的沙滩为了生存奋力跳跃,她拼命的想要回到近在咫尺的大海里,但海浪一波又一波,她却怎么也跳不回去。

作恶的人离开后。空气中还残留着暧昧的气息,夏晴天陡然“哇”一声哭出来,为这样不堪和无尽头的生活。

阴沉了两天之后,天空终于放晴,夏晴天的脚也好了很多,在房子闷了这么久,她早就烦躁不安,于是借着好天气,下楼去散步。

花园里的花有开有败,夏晴天望着怒放的海棠花,不由的羡慕,如果有来生。她就化作一枝花,开心的时侯绽放,招蜂引蝶,看它们为自己跳舞,不高兴的时侯落花,等待下一个春天的来临。

突然,一朵三色堇被送到眼前,夏晴天惊讶的回头,随即欣喜,“你来了。”

和叶以深一般无二的男子温柔的点点头。

夏晴天闻了一下手中的三色堇,露出了许久不见的笑容,“我都怀疑你是不是花妖变的,怎么每次只有我来花园的时侯才能见到你。”

男子用手指亲昵的敲了下她的额头,目光落在她的脚上,表情变得担忧。

夏晴天读懂了他的意思,笑着说,“前两天被叶以深甩下车,脚扭了,现在好多了,你别担心。”

男子摸了摸她的头发,很是疼惜,在她的手掌上写字问,“去书房了吗?”

夏晴天沮丧的摇头,“没有。我根本就没有机会。”

他又写,“没关系,不急,你要注意安全。”

“嗯,我会的。”

话音刚落,远处传来了脚步声,夏晴天连忙说,“你快躲躲,来人了。”

男子没有迟疑,一闪,消失在了花园里。

紧接着,叶星悦就意气风发的出现在了视线里。他朗声说,“我听王叔说你来花园散步了,脚伤好了吗?”

“差不多了,”夏晴天偷瞄了下男子消失的方向,希望叶星悦也没有看到。

叶星悦从兜里拿出一张银行卡给她,语气很温柔,“这里面是50万,你先拿着不够的话再告诉我。”

夏晴天想起叶以深那天说的话,本能的向后退一步,不敢不去接钱,挤出一丝笑容说,“谢谢你,我已经凑到钱了。”

叶星悦愣住,但很快就看穿了她的谎话,故意问道,“是我哥给的吗?”

夏晴天为难的点点头。

叶星悦揭穿她的谎言,“晴天,你在我面前就不要撒谎了,我哥根本就不可能给你钱。”

夏晴天咬着下唇不说话,她是个不擅长说谎的人。

“拿着吧,你不是急用吗?”

夏晴天摇头说,“我不能收你的钱。”

叶星悦脸色变了变,问她,“我哥是不是威胁你了?”

夏晴天继续沉默。

叶星悦气急。“他怎么……”他平复了心情说,“晴天,我带你走吧。”

夏晴天震惊的看着他,大脑一片空白,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带你离开这里,去意大利或者法国,随便什么地方,离开我哥,好不好?”叶星悦情绪激动,眼中泛着星光。

夏晴天呆滞了好几秒,唯一想到的事情就是快点离开这里,她需要冷静冷静。

“晴天……”

“别说话。我现在不想说话。”夏晴天一瘸一拐的从他身边经过,在花园外面碰到同样惊呆的苏清雅,什么都没有说,飞快的离开了堪称车祸现场的花园。

他疯了吗?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跟着他离开,那自己成什么了?

对,她夏晴天的确非常想离开叶以深,但不是以这种逃跑的方式,更何况他还是叶以深的弟弟。

目送她离开的苏清雅回过神来,心中全是悲愤和嫉恨。

叶星悦居然要带着她远走高飞?他不是计划着要让叶以深和夏晴天离婚吗?她以为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没想到叶星悦如此的迫不及待。

那自己怎么办?她才是喜欢叶星悦的那个人。

磕磕绊绊的回到自己房间,夏晴天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她是真的被叶星悦吓到了。以至于门刚有了动静,她就条件反射般的躲在了床角。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叶以深。

刚才他就站在二楼会客厅,把她和叶星悦之间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你需要钱为什么不着我,却要去找叶星悦?”叶以深冷声质问。

夏晴天捂着怦怦跳的胸口说,“我问你要钱,你只会羞辱我,我何必自讨苦吃?”

“原来你这么有自知之明?”叶以深讥讽完又问,“所以,你就去勾引我弟弟,让他给你钱?夏晴天,你怎么这么下贱呢?”

“不是这样的。我从来没有这样想,如果我真的想要他的钱,刚才为什么不收?”夏晴天大声为自己辩解。

叶以深目光沉沉的望着她,似乎在判断她话里的真假。良久,他换了个话题,“你想和叶星悦远走高飞吗?”

夏晴天很果断的说,“不,我并不想跟他走。”

“我觉得我会信你的话?”叶以深冷笑。

“你爱信不信,反正这是我的真心话。”

不知为何,叶以深心里莫名的送了口气,抬起她的下巴说,“夏晴天,我警告你,如果你敢跟着叶星悦走,我就让你们夏家倾家荡产,顺便打断你的腿,把你卖进夜总会,让你永远都见不着太阳。”

夏晴天银牙碎咬,从心底生出一股寒意,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狠毒的人?

“不用怀疑,我叶以深向来说到做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