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我们只是隐婚夫妻/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撂下这句狠话,叶以深甩甩袖子转身出了房间。

夏晴天接近奔溃,并且深深的后悔,她当初到底为什么要答应爸爸嫁给叶以深?

他简直就是人生中的噩梦。

蜷坐在床上细细想了想事情的前因后果,夏晴天也想起了曾经的一些琐事。好几次叶星悦都抓住了自己的手,她在表示疑惑后,他也都做出了解释,现在看到,他真的那时就有了心思,只是自己太大条,并没有放在心上。

老天爷,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种地步,叶星悦喜欢她,她一点都不欢喜,相反觉得很恐惧,因为这就意味着叶以深对她更深的憎恨。

晚饭时间,夏晴天下楼吃饭,老远就听到客厅里传来争吵声,是叶以深和叶星悦。

“你为什么让我回意大利?我的假期还没有结束。”这是叶星悦的声音。

“你有开学考试,早点回去好好看书。”叶以深找了个很烂的借口。

叶星悦气的快要冒火,“考试对我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你想让我走,何必找这种借口。”

“你说的对!我就找借口送你走。”

叶星悦像个没有理智的孩子,大声吼道。“我不走!”

“不可能。”叶以深沉声说,“你知道我为什么送你走,所以如果你还把我当大哥,如果你还在乎我们之间的感情,就按照我说的办。”

叶星悦愣了愣,他知道哥哥是不想和他起正面冲突,后退一步说,“我答应你可以,但是再给我半个月时间。”

叶以深又不傻,难道给他这么长时间,让他来筹划怎么带走夏晴天?这不是笑话吗?

“明天就走,我已经替你订好了明天早上的飞机,明天一大早让方毅亲自送你去。”

“哥!”

叶以深冷冷一笑,“你还知道叫我一声哥?就这样定了,明天早上必须出发。”

叶星悦郁闷的想要跳楼。

站在楼梯上的夏晴天心情有些复杂,其实叶星悦是个好人,也帮过自己很多次,但是她只把他当朋友,也不知自己是哪里做错了,让他有了误会。

现在这种情况,他还是离开的好,这对他们三个都好。

几个人吃饭的时侯,脸色都非常的不好,餐厅气氛沉重的仿佛在办丧事。

夏晴天吃了两口就放下了筷子,说了声“我吃饱了”就离席上楼,叶星悦目光追随着她的身影,眼中全是不舍。

门口传来敲门声,夏晴天猜想应该是叶星悦,因为叶以深只会横冲直撞,不会这么有礼貌的敲门。

她有些迟疑,到底该不该见他,在他向自己表明心意后。

“咚咚咚——”敲门在持续,夏晴天想起他对她的种种好,终是不忍,还是打开了房门。

外面站着的果然是叶星悦。

“有事吗?”夏晴天平静的问。

“晴天,我明天就要离开了。”叶星悦顿了顿,做最后的努力,“你和我一起走好不好?”

“不好。”夏晴天断然拒绝。

叶星悦的心被刺痛,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激动的问,“为什么?你在这里并不快乐。”

“我想,你应该知道原因。”夏晴天不想明说,她不想因为她的原因,让兄弟二人反目成仇,这对她没有一点好处。

叶星悦神色焦急,“你不用怕,只要我们离开这里,我哥就伤害不到你了。”

夏晴天苦涩的一笑,用力挣开他的手,轻声说,“祝你以后一切都好。”然后关上了那扇门。

这是她能给的最后的祝福。

叶星悦僵在原地,那扇门阻挡了他所有的希望,他以为夏晴天会和他想的一样,想要迫切的离开这里,原来一切都是他的妄念。

为什么?既然哥哥对她那么不好,她为什么还不离开?

叶星悦想到一种可能,那就说叶以深对她说了什么威胁的话,要不然她不会突然不要50万,不会对他的态度如此冷淡。

归根结底,还是自己太弱小了。他现在连自己明天做什么都控制不了,又怎么能给夏晴天一个美好的未来呢?

就算是她跟着自己走了,叶以深想要找到他们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想到此,叶星悦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质疑,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强大起来,而且要比哥哥更强大,这样,他才能带走夏晴天,也才能给她最安逸的生活。

苏清雅自从听说了叶星悦要明天离开的事情,一整晚都惶惶不安,在别墅找了一圈,最后在游泳池找到了发泄郁闷的叶星悦。

“星悦,你可不可以不要走?”苏清雅屈腿蹲下,心情失落的问在泳池边喘气的男孩。

叶星悦“哗啦”拍打了一下冰凉的水面,挑眉冷笑道,“我也不想走,但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情。”

说完,叶星悦又一头扎进了波光淋漓冰凉刺骨的池水里,月光被打碎,散落在水面上,如同此时苏清雅的心。

她必须要做些什么,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人离开。

苏清雅第一次来到四楼书房,她鼓起勇气敲了敲门,听到叶以深的回答后推门进去。

“清雅?有事吗?”叶以深见是她,语气和善了很多。

“以深,叶星悦真的要离开吗?”苏清雅怕他产生什么误会,连称呼都改了。

叶以深点头,脸上的笑意淡了很多,“是的,他必须走。”

“为什么呢?”

叶以深也不避讳,“下雨那天的事情你也看到了,如果他不走,迟早会和夏晴天出问题的。”

苏清雅立刻替好友求情,“以深,我和晴天一起长大,她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了,她不会和叶星悦有什么的,所以叶星悦根本不用离开。”

叶以深语重心长的说,“清雅,你太单纯了,夏晴天是什么样的女人,我比你更清楚,你才是这么多年被她骗了。”

“不,我相信晴天的人品……”

“好了,”叶以深打断她的话,“我知道你想为晴天求情,但是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你不要再管了,快去睡吧。”

苏清雅站了会儿,无奈的转身出去。

走到三楼的时侯,恰巧碰上拿着水杯出来的夏晴天,憋了一晚上的怒火全都发泄出来,“看你做的好事,现在叶星悦被逼走了,你开心了?”

“清雅,我……”夏晴天欲言又止,这是她能决定的事情吗?难道让叶星悦留下,那样事情只会越来越糟糕。

“夏晴天,我真是对你越来越失望了。”

夏晴天心中自责。目送着好友离开,也默默的回了自己房间。

这一晚,叶星悦在冰冷的游泳池待到很晚,他需要冷静冷静,王管家生怕他生病,站在池边不停的唠叨,叶星悦最终被唠叨上岸。

而另外三人也都没有睡好,尤其是苏清雅。

一晚上她都梦到叶星悦,她想要追上他,陪着他去世界的每个角落,可是每次快要追上的时侯,他都消失不见。直到最后一次,叶星悦告诉她,不要再追我了,我不喜欢你,我喜欢的夏晴天。

因为这句话,她哭的撕心裂肺,以至于第二天起来,枕头潮湿一片。

突然想起今天是叶星悦离开的日子,苏清雅起身随便穿了件衣服,顾不上洗脸就冲下楼想要见他最后一面,可是整个别墅里空空荡荡,没有任何他的气息。

“王叔,星悦呢?”苏清雅看到路过的王管家,连忙问道。

“二少爷七点就走了。”

苏清雅的灵魂像是被抽走一般,顿时失落落魄,麻木的上楼刷牙洗脸。

早晨吃饭的时侯,夏晴天看她脸色非常不好,一边给她倒牛奶一边关心的问,“清雅,你身体不舒服吗?”

苏清雅心里恨极了夏晴天,自然对她没有任何好脸色,冷声说,“不要倒,我不喝。”

夏晴天联想到昨晚她对自己的态度。知道她在责怪自己,轻声说,“那你想喝什么?豆浆要吗?”

“不要。”苏清雅喝了两口粥,推开凳子说,“我吃饱了,我先去学校了。”

“你等等我,我们一起去。”夏晴天也慌忙起来。

苏清雅看似关心实则嘲讽道,“你的脚还没有好,还是安心养着吧。”

“我送你去。”叶以深放下手中的筷子,用纸巾擦了嘴角,叶星悦一走,他的心情好了很多。

苏清雅存心要气夏晴天,脸像翻书一样,粲然一笑娇声说,“谢谢以深。”

叶以深很享受她的笑容,“你我之间不用说什么谢谢。快去收拾东西,我让王管家安排车。”

“好的。”

两人肩并肩离开餐厅,夏晴天挑眉看着,一口面包堵在嗓子眼,想咽咽不下去。

一整天苏清雅都郁郁寡欢,脑子里全是叶星悦。

当初她住进叶家,是因为情非得已,留下来是因为叶星悦,如今叶星悦都走了。她留在叶家也没有什么意义。再说她又不喜欢叶以深,实在没有必要报复夏晴天而再叶以深跟前搔首弄姿,这不是她的作风。

下课回到叶家,太阳已经落山,夏晴天坐在客厅里看新闻,听到脚步声她回过头,“清雅,你回来啦。”

苏清雅看着她的笑容很是刺眼,都是因为她,叶星悦才提前离开,她却笑的如此没心没肺。

在离夏晴天较远的沙发坐下,苏清雅冷淡的是说,“我这几天会找新的住处,然后搬出去的。”

夏晴天怔住,疑惑地问,“怎么了?这里不是住的好好的吗?”

“也不是很好,我不应该住在这里打扰到你和叶以深的生活,所以还是离开吧。”

夏晴天有些内疚,因为早晨苏清雅离开的时侯,她的确都些怪她,可是她真的说要走,夏晴天心中还是难过和不舍。

“清雅,你别走,我没有觉得你打扰到我……”夏晴天哀求。

“你要走?”叶以深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神色有些焦急,“你不能走,家里空房子这么多,你没有必要出去住。”

苏清雅勉强笑道,“我不想一直打扰你们家,所以还是……”

“谁说打扰了?”叶以深飞了一记刀眼给夏晴天,回到苏清雅身上时又变得温柔,“我是这个家的主人,我说可以就可以,没有人可以赶你走。再说现在外面租房子那么贵,你赚的钱还要付生活费缴学费,再加上一个房租。岂不是要累死。”

“可是……”

“没有可是,就住在家里,不用这么见外。”

苏清雅考虑了片刻,很牵强的同意,“好吧,那我再住一段时间。我先上楼休息会儿。”

“快吃晚饭了,等会儿下来。”

“嗯,好的。”

苏清雅一离开,叶以深把矛头就对准了另一个人,“你是不是对清雅说什么了?”

“我没有。”夏晴天摊手。

叶以深凶横的说,“我告诉你,在这个家你没有任何发言权。不要再耍什么心机,如果清雅离开了,我就把这笔账算在你头上。”

夏晴天无语,是她自己要走的,和我有半毛钱关系吗?

周五,为了不让夏晴天迟到或者爽约,韩晓一大早就给夏晴天打电话,确认她的行程。几天的休养下来,夏晴天已经可以正常走路了。

两人同时达到约定地点,韩晓眼前一亮,赞叹道,“我怎么觉得你又漂亮了。”

夏晴天害羞的笑了,“我扑了一点粉。”如果不扑,她这张憔悴的脸是没办法见人的。

“很好,今天一定会选上的。”

韩晓带着她见了新的拍摄团队,夏晴天一看这些人各个表情严肃,放心了不少。

来应征的女孩有二十多个,初试,导演严成杰说,“来,你们每个戴着这款样品分别走一圈,用自己的方式展示一下。”

夏晴天懵住,自己的方式?她连普通的方式都不会,连忙小声求救后面的韩晓。“怎么做呀?”

“你没有任何表演经验,太难的对你没有用,你戴上珠宝项链在展示的时侯,用手抹两下,表情喜悦一点,就像收到礼物一样。”

夏晴天临阵磨枪,收到礼物,她从小到大只周到过一件礼物,就是爸爸亲手设计的耳垂,结果还不见了。

当时自己是什么表情来着?

前面几个女孩表现的都很好,到夏晴天时,两台摄像机一对准她。整个人就不会走路了,而韩晓刚才说了什么也忘得一干二净。

站在监视器跟前的严成杰看到她的脸,却小小惊讶了一下,太像国际上的一个知名巨星了,只是举止太青涩。不过她的脸很适合屏幕,五官又小又立体,几乎算得上是完美,好像就是为屏幕而生的一般。

紧张的走完一圈,夏晴天沮丧的站在旁边,韩晓上来恨铁不成钢的说,“你怎么回事?刚才不是教你了吗?你脸上那是什么表情?”

夏晴天哭丧着脸,“摄像机一拍我。我就紧张,你说的什么我全都忘了。”

韩晓郁闷之极,本来还想借这次机会让她踏入娱乐圈的,看来是没戏了。

一个小时后,初选结束,夏晴天抱着被淘汰的心情等待宣布结果,没想到导演点的第一个名字就是“夏晴天”。

“我?”夏晴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指着自己问。

严成杰冷漠的脸上露出了一点笑意,“对,虽然你的表现有些糟糕,但是我喜欢你的青涩,还有。你的脸很适合屏幕。”

夏晴天欣喜若狂,忙道谢,“谢谢,谢谢导演。”

韩晓对严成杰的这个选择也表示欣喜,没想到这家伙和自己的眼光一样好。

最后,有五个女孩进入了复试。

“复试和刚才差不多,但是有主题,设定的环境是这是老公送给你的一款结婚纪念日礼物,你收到之后,是什么样的心情呢,把你的心情表现出来就可以了。”严成杰话音刚落,摄影棚门口突然一阵骚动,一群人朝这边走过来。

“谁来了,谁来了……”几个女孩接头接耳,等看到几个人的面孔时,几个女人差点激动的喊出来,“啊啊啊,是秦亦朗,是秦亦朗……”

然而,夏晴天却没有一点激动,因为秦亦朗前面走的人,是她名义上的丈夫,叶以深。

他怎么会来这里?难道知道自己在这里拍摄,专门来逮她的?

一想到此。夏晴天就不断的往人群后面缩,低着头,试图不让他发现自己,尽管如此,她还是察觉到有一道凌冽的目光看了过来。

完蛋了,他发现自己了。

接着她就听导演笑着打招呼,“叶总,您怎么亲自过来了?”

“来看看,选的怎么样了?”叶以深瞥过角落里的那个身影,淡漠的问。

“您来的正好,马上就到复试了,等会儿选的时侯您来定人选吧。”严成杰客气道。这可是金主爸爸,当然要让他满意才行。

听到这话,夏晴天懵逼了,难道这款珠宝是叶氏集团的?

叶以深点点头,淡淡的说了声“开始吧”。

他旁边的秦亦朗一眼就看到了夏晴天,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眼角的笑意却暴露了他的心情。

没想到在这里能碰到,简直太巧了。

因为大老板和明星的到来,面试的几个女孩都牟足了劲想要拿下这次签约,所以表现的都非常好,除了夏晴天。

她一上台就生出了几分怯意,尤其是在叶以深阴冷的目光中,以至于转身的时侯脚痛发作,趔趄了一下。

韩晓和秦亦朗都差点上去扶住她,还要夏晴天稳住了,最后秉着破罐子破摔的方式走完了全程,也摆出了应有的表情了。

而她的表现也毫无疑问收到了叶以深冷冷的嘲讽,夏晴天看到后,愈发的心灰意冷。

“你们的表现都可圈可点,不过你的表情也太夸张了,镜头会成倍的放大你的每一根脸部神经……还有你,又太含蓄了,笑的不够灿烂,”严成杰一个个评价。到了夏晴天这边,他有些遗憾的说,“你刚才还挺好的啊,这会儿怎么不会走路了?”

夏晴天尴尬的笑笑没有说话。

“叶总,您觉得哪一个合适?”严成杰笑眯眯的问叶以深。

叶以深扫视了一圈五个人,把这个问题推给了秦亦朗,“你是男主角,你自己挑吧。”反正那个女人的表现那么差,不会被选上的。

秦亦朗也不客气,直接指着夏晴天说,“那就最后一个女孩吧,虽然她刚才有些紧张。但总体表现还不错,气质很搭。”

叶以深眼眸沉了几分,很想否决他的意见,但奈何刚才的话已经放出去了,再收回来就太没有面子了,只能默认。

夏晴天听到他的话,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倒是韩晓兴奋的差点蹦起来。

很快,在夏晴天还大脑一片空白的时侯,韩晓快速的替她签下了合约。

“给,我就说你一定行的,怎么样?这不搞定了?”韩晓把合同递给夏晴天看。夏晴天在叶以深的注视下麻木的接下了合同。

秦亦朗阔步走过来,假装是第一次见到夏晴天,伸出手说,“你好,我是秦亦朗,合作愉快。”

夏晴天无奈的伸出手握了下便松开,与此同时,看到秦亦朗眼底的那抹狡黠。

看来是他替她开了绿灯了,否则以她刚才的表现怎么能选上?

夏晴天看叶以深黑着一张脸,没敢上去打招呼,等韩晓和导演等人敲定了正式拍摄日期,就赶紧离开了拍摄棚。

“我怎么看你神色不太对。还紧张呢?”韩晓问她。

夏晴天胡乱的点点头,“嗯,是有点紧张。”

韩晓安慰她,“第一次都是这样,别有那么多心理负担,反正现在合约也签了,只要你不爽约,就不会有多大的变故。”

夏晴天哪里敢说她紧张害怕是因为叶以深的原因,干巴巴的笑道,“哦,我知道了。”

“我送你回去吧,我车子在那边停着。”

“不用不用,”夏晴天连忙拒绝,“我还想在附近逛逛。”

韩晓目的达成,也不强求,冲她挥挥手说,“那我先走了。”

“嗯,再见。”夏晴天目送走他才大大的喘口气,让他送自己回去,岂不是就暴露了身份?

她看叶以深的意思,好像并不想让外界知道他已经结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