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致命误会,我不是那夜的女人/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水……”夏晴天声音沙哑的说,她感觉自己的嗓子快要冒烟了。

“快快,给少夫人喂水,”王管家对旁边的女仆说。

水的温度刚刚好,夏晴天渴急了,咕噜咕噜喝了整整一杯子。

“您感觉怎么样了?”王管家关心的问。

夏晴天浑身虚弱的说,“身上没劲儿,其他还好。”

“您一直没有吃东西,当然没有力气了,我等会让厨房做点粥。”

夏晴天看了眼窗外,应该是下午,她轻声说,“王叔,我想再睡会儿。”

“好,粥做好了我让人端上来。”

房间安静的只剩下窗外的风声,夏晴天嘴角露出苦涩的笑容,她真的不知道该为自己庆幸还是伤心。

消沉了一会儿,夏晴天想起花园里那个男人的话,她要尽快进到书房,找到叶以深的秘密,最好能彻底离开这个混蛋。

下午六点,苏清雅工作结束,她疲惫的从咖啡店出来,站在店门口犹豫着是奢侈一次打车回叶家。还是节省点坐公交回去。

如果叶星悦没有离开的话该多好,自己就可以和他一起回家,而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感觉好可怜。

叹口气,苏清雅最后决定还是搭公交回去,心不在焉的刚离开咖啡店门口,突然从角落里出来一个人,紧紧捂住了她的嘴巴。

苏清雅紧慌失措,拼命的挣扎,这时她听到耳边一个熟悉的声音,“别喊,是我。”

苏清雅呆住,对方松开手,她回头一看欢喜的跳起来,压抑着蓬勃而出的喜悦,“星悦,你什么时侯回来的?”

“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叶星悦张望着四周,生怕有熟人看到他。

“嗯,好。”

两人来到一家餐厅,找了个角落坐下,叶星悦才笑着说,“我是偷偷跑回来的,你千万别告诉我大哥。”

苏清雅满心满眼全是爱慕,“我不会的,你放心。”

叶星悦满意的点点头,又问道,“家里这几天怎么样?我哥有没有为难晴天?”

苏清雅听到这话,脸上的笑容僵住。

“怎么了?我哥是不是又折磨晴天了?”叶星悦担心的问,“我就知道,哥哥他不会对她有好脾气的。”

“你回来……就是为了晴天?”苏清雅找回自己的声音,艰难的问。

叶星悦沮丧的点头,“我实在放心不下,所以想偷偷回来看看,”说完他握住苏清雅的手求道,“清雅,你是晴天的好朋友,求求你一定要照顾好她,别让哥哥欺负她。我哥对你的感情不一样,你说的话他听得进去。”

苏清雅眼底的笑容彻底消失,心中瞬间了妒意,到底夏晴天何德何能,能让叶星悦跨越半个地球来亲自拜托她?

“清雅,你和哥哥在一起好不好?这样哥哥就能放过晴天了。”

苏清雅震怒,嘴边的话脱口而出,“可是我不喜欢你哥哥啊,我……”

我喜欢的是你!后面这句话她还是没有勇气说出来。

“没关系啊,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嘛,我哥哥现在就喜欢你……”

“打住,”苏清雅冷笑道,“我还是实话告诉你吧,我根本不是你们找的那个女人。”

叶星悦愣住,“什么意思?”

“就是说,我根本就不是耳垂的主人。”

叶星悦睁大眼睛,“这怎么可能?”

“是真的,”苏清雅顿了顿说,“那只耳坠是我在路上捡的,觉得好看就一直放在柜子里,所以,我并不是你们要找的女人。所以,你不要再把我和叶以深凑成一对了,我不喜欢他,而且我也不是他的救命恩人,至于那个女孩是谁,你们重新去寻找吧。”

叶星悦被她的这一番震住,脸上的表情僵滞住,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苏清雅看着他,一阵心酸,心中叹口气说,“很抱歉这件事我骗了你,我先走了。”

叶星悦突然伸过手去抓住她的手腕,“等等,你先坐下,这件事太突然了,你让我理理。”

苏清雅也想多和他待会儿,见他挽留心头一软,又坐回了软椅上。

两人沉默许久,叶星悦从一团糟的思绪中好不容易理出一丝清晰的路线,眼中闪过一丝决绝,平静的说,“清雅,就算你不是耳垂的主人,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就没有人知道这件事,你还可以装作是那个女人。”

“这……”苏清雅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种话,顿时懵住。

“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说出去的,”叶星悦情绪激动,“你想想,只要你和我哥哥在一起了,就不用现在这么辛苦了,到时候想要什么有什么,在家里当全职太太都可以啊。”

“可是我不愿意!”苏清雅心痛难忍,自己喜欢的男人居然要不遗余力的推向另一个人的怀抱。

叶星悦苦口婆心的说,“清雅,现在有多少年轻女孩子想要嫁入豪门,我想你比我更加清楚,现在就有这个好机会摆在你面前,荣华富贵唾手可得,你为什么不同意呢?”

这一瞬间,苏清雅好想把眼前这杯热水泼过去,他居然认为自己是这样的人。

看苏清雅寒着一张脸,叶星悦继续劝说,“清雅,这是双赢的事情,我们合作吧,好不好?”

苏清雅看着眼前的男子。心碎成了玻璃渣子,眼泪控制不住的掉下来,她再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抓起包飞泪跑出了餐厅。

泪眼朦胧的在路边挡了辆出租车坐上,说了目的地后,她就坐在后车座小声的哭了起来。

为什么?

为什么叶星悦对夏晴天那么在乎,甚至不惜将错就错?而且完全不顾及她的感受,她都说了不喜欢叶以深,他难道听不到吗?自己这么喜欢他,表现的这么明显,他难道看不见吗?!

也对,他的一颗心全都扑在了夏晴天身上。哪里看得见自己的深情?!

早知如此,初见时,你为何要对我这么好?等我深深的爱上了你,你却说自己爱的是另一人,只想利用自己而已?!

叶星悦,你未免太狠心了。

出租车司机见惯了女孩坐在后面哭,大多是因为感情问题,因此他什么都没有说。

等回到叶家别墅的时侯,苏清雅的心情已然好了很多,但是情绪却很低落,整个人蒙着一层淡淡的悲伤。

夏晴天和她在楼梯口相遇,见好友脸色不对。连忙关心的问,“清雅,你怎么了?”

苏清雅心中的悲伤全都化成一股怒火,猛地抬头瞪她,“夏晴天,我恨你了!”

夏晴天懵住,“我……我做什么了?”

“为什么世上的好事都落到你身上?为什么上天那么眷顾你?你什么都有了,为什么还要和我抢?为什么?”苏清雅抓住她的胳膊推搡。

夏晴天被她失控的情绪弄得一头雾水,结结巴巴的问,“我和你抢什么了?……清雅,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不要再装无辜了,我现在看见你这张脸都觉得讨厌,”说完,苏清雅将她狠狠的推了一把,夏晴天脚下不稳,摔倒在地上,可是由于力的相互作用,苏清雅没有站稳,直接向后栽了下去。

“清雅——”身后传来叶以深的一声惊呼,接着夏晴天就看到他从自己身边跑过去。

夏晴天心中亦是焦急,从地上爬起来,看到苏清雅倒在楼梯的拐角处,人昏了过去。

“清雅?清雅?”叶以深急声呼唤着。没有得到什么反应,他眼神凌厉的看向楼梯上的夏晴天,咬牙切齿的说,“夏晴天,你真的太恶毒了,清雅是你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你居然想要她死?我告诉你,如果清雅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给她陪葬。”

说完叶以深抱起苏清雅向楼下冲去,一边喊着王管家备车。

夏晴天也慌了,手忙脚乱的跟上去,她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突然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车子很快来到别墅前,叶以深将苏清雅抱进后车座,一回头看到夏晴天也要上车,一把甩开她的手,恶狠狠的说,“你去干什么?看她没死的话再推一次?”

“不,我不是……”夏晴天惊慌失措,话都不会说了。

“滚远!”叶以深冲她怒吼了一声,啪的关上车门,车子呼啸而去。

夏晴天目送着他们,有一边流泪一边担心。

老天爷,你一定要保佑清雅没事。夏晴天在心中默默的祈祷。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可是她记得很清楚。她没有推苏清雅,她也根本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是她推了自己,然后一不小心摔下去的,和自己真的没有关系啊。

在原地焦急的打着转,夏晴天看到王管家忙拉住他说,“王叔,给我安排辆车,我也要去医院。”

王管家安慰她,“少夫人,我劝你现在还是不要去的好。”

“可是……”

“你就听我一次,你现在去只会让少爷更生气,等医院那边有结果了,你再去也不迟。而且现在这么晚了。”

夏晴天落落寡欢的点头。

这一晚夏晴天没怎么睡着,天刚麻麻亮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在楼下遇到同样刚起床的王管家,她忙问,“王叔,清雅醒了吗?”

“听司机说,醒了,但具体情况怎么样他也不是很清楚。”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夏晴天提了一整夜的心落到了实处,边朝厨房走边说,“我去给她煮点粥送去。”

王管家看着她的背影直摇头,接触这么久,他多少了解夏晴天,她应该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这里面一定是有误会的,但是少爷既然认定是她动了手,想必她以后的日子会更加艰难。

熬了营养丰富的杏仁红枣粥,夏晴天来到医院,从司机那里要来了苏清雅的病房号,忐忑不安的走到病房门口时,里面说话声让她停住了脚步。

“来,再吃一点。”这声音再熟悉不过。可是语气里面的温柔夏晴天却从未听到过。

“我饱了。”苏清雅虚弱的说。

“饱了?那好,”叶以深把碗放在桌子上,抽了一张纸给她擦嘴角。

苏清雅愣愣的望着他,想起昨天叶星悦对待自己的态度,心中又是一阵酸涩,为什么他哥哥对自己这么好,他却只喜欢夏晴天呢?!

“哭什么?伤口疼了?!”叶以深紧张的问。

苏清雅摇摇头,有些感动的说,“我……我长这么大以来,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

“傻瓜,以后我会一直对你这么好的,不会再有人伤害你了。”

听着里面的对话。夏晴天心中又酸又涩,她是叶以深的妻子,他却对自己的好友如此贴心温柔,这让她如何自处?

算了,还是赶紧找个机会离婚吧,这样对三个人来说都是解脱。

在门口站了许久,等里面没有了声响,夏晴天才敲了敲门。

叶以深以为是医生护士,喊了声“进来”,可是看到是夏晴天时,脸上的表情立刻就变了,说话也变得冷漠,“你来做什么?”

“我熬了一些粥,给清雅送过来。”夏晴天走近,把粥放在餐桌上。

叶以深不想看到她惺惺作态的样子,冷笑道,“不用了,她已经吃过了,你可以带着你的粥滚了,谁知道里面有没有放砒霜。”

夏晴天忍着心中的刺痛,替自己辩解,“我昨天不是故意的,和我没有关系,清雅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怎么可能对她做那种事情?!”

叶以深冷哼一声,“你这个女人,心肠歹毒,这是我亲眼所见,难道还能有错?你一定是看我待清雅好,所以怀恨在心,想要赶她走,我记得上次你就说要她离开。”

“我没有,你能不能讲点道理?”夏晴天有口难辩,直接问苏清雅,“清雅,你告诉他。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清雅亦是冷笑,说出的话冰凉刺骨,“你昨晚推了我,你说怎么回事?!”

夏晴天震惊,“你怎么能这么说?明明是你推了我一把,自己没有站稳摔下去的。”

“哦,照你的意思,现在躺在床上都是我自作自受,自导自演的一场戏?!”

夏晴天难以置信,自己的好友会说出这番话,“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可是昨天的事情不是你说的那样……”

“你自己做过什么自己知道。”

夏晴天呆滞。不免怀疑,难道昨天真的是自己做错了?

叶以深眼中全是恨意,“滚出去,不要再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我最讨厌这种人。”

夏晴天被好友眼中的冰冷刺伤,转身离开。

浑浑噩噩的来到医院门口,她脑袋里全是刚刚离开时苏清雅说的最后几句话:夏晴天,我把你当朋友,小时候事事护着你,没想到如今你却如此嫉恨我,到底是我哪里做错了?

清雅,你可知道。这句话也是我想要问你的。

我们相识这么多年,对对方的了解胜于自己,可是自从你来到叶家,我好像就不认识你了,你似乎也不认识我了。

到底是我们哪里出现了问题?

矗立良久,夏晴天最终还是把所有的问题归结到了自己身上,一定是她做的不好,忽略了好友的感受。

她不想失去清雅这个朋友。

这个周六就是苏清雅的生日了,她一定要买到那个包包,这样清雅就会原谅自己,她们就会回到以前,哪怕回不到以前,关系也能修复一些。

做了决定,夏晴天心情舒畅了很多,准备打车回叶家,可是挡了一辆又一辆,不是满员就是被人抢先,二十多分钟过去了,她还是站在原地。

这时,一辆扎眼的悍马从医院里开出来,然后停在了她跟前。

夏晴天认出是叶以深的车,以为他要载她回去,主动上前拉后车门,可是拉了两下车门没有打开。车窗玻璃却缓缓降了下来,里面露出叶以深讥讽的脸。

“叶以深,清雅她对我有误会,我真的没有推她……”

“夏晴天,到现在你还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居然还在污蔑清雅?”叶以深面寒如霜,他对这个女人的厌恶到达到极限了。

“我真的……”

“闭嘴!我不想再听你说一句话,”叶以深冷喝道,“像你这样的品德败坏,行为下贱的女人根本不配坐我的车。”然后他转头对司机说,“开车。”

“嗡”一声,悍马飚了出去,车轮带起地上的灰尘。夏晴天躲避不及扑了一身。

她恨恨的跺跺脚,为什么就是不相信她的话呢?

第二天是广告拍摄的时间,夏晴天打足精神来到拍摄现场,见到了气宇轩昂风度翩翩的秦亦朗。

他一看到她,眼底就荡开了淡淡的欢喜,待她走近才小声问,“身体好点了吗?”

夏晴天点点头,“好多了。”

“我听司机说你半路就下车了,我还一直担心呢。”秦亦朗靠的有些近,夏晴天不自觉的往后挪了挪拉开店距离说,“我没事了。”

“秦老师,我们开始化妆了。”一个工作人员走过来恭敬的说。

“好的,马上就来,”秦亦朗转头对她说,“走吧,先去化妆。”

夏晴天第一次拍这种东西,看到摄影棚这么多明晃晃的灯光,道具,摄像机,还有正在忙碌的各个工种,心里就有些发慌,紧张的问他,“我等会儿要是拍不好怎么办?我还没有做过这种事情。”

“没关系,今天拍不完明天再拍。就当今天积攒经验了。”

听到这话,夏晴天才稍稍放心。

她的皮肤底子很好,化妆师不停的夸赞,说年轻就是好,等化妆完毕,夏晴天睁眼看着镜子中的人,大吃一惊。

“这是我吗?”她惊讶的问。镜子中的女人妖娆又妩媚,但因为眼神清澈,又透着一点点单纯,和她往日寡淡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化妆师骄傲的把玩着手中的眉笔,“当然是你了,来穿上衣服。效果会更好。”

等夏晴天穿着纯白色的长款礼服,整个人又不一样了,恍若从月宫中走出仙子。

“简直太漂亮了,这么多年了还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模特,走,出去让导演看看。”化妆师拉着自己的得意之作走出了化妆间。

夏晴天有些害羞,她还没有被人这么夸过呢。

外面,导演严成杰正在和早已化好妆的秦亦朗说等会儿的走位,突然发现整个片刻安静了下来,诧异的扭头一看,仙女般的夏晴天站在灯光下,眼中透着一丝羞涩……

“突突突……”秦亦朗感受到自己剧烈的心跳。这是爱情来临的声音。

严成杰淡然一笑,“你眼光不错,当时挑到她。”

秦亦朗回过神,掩下眼中浓烈的情感,淡笑道,“还是导演眼光好,不然也轮不到我来选。”

两人相视一笑,严成杰对夏晴天大声喊道,“女主过来一下,我给你和秦老师讲一下等会儿的走位。”

夏晴天提着裙摆忙走过来,纱裙如同流水,在静静流淌。

“你等会从这个楼梯上下来。记得表情甜蜜一点……”严成杰给夏晴天讲戏,她没有接触过,又不想拖后腿,所以听得很仔细,完全没有发现留恋在她身上的眼神。

“暂时先拍这么多,记住了吗?”

夏晴天点点头,“记住了。”

“好,我们先走一遍,看看效果。”

夏晴天来到楼梯的顶端,心里默念着刚才导演说的一切,表情要甜蜜甜蜜,这时听到导演喊道,“各人员准备,开始!”

夏晴天挺胸抬头从楼梯上款款下来,脸上露出浅浅的笑意。

等她走下来口,导演喊了一声“卡”,走过来说,“夏小姐,走位没有问题,但是你眼中情绪不够,看不出甜蜜的感觉。”

夏晴天脸一红,道歉到,“对不起导演。”

“你等会儿就想想你男朋友……”

“导演,我没有男朋友,”夏晴天打断他的话,虽然有个老公,但是他从未让自己体会过甜蜜的感觉。

严成杰懵了一下,“那……那就想想高兴的事情,比如说好吃的东西,收到最好的礼物等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