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五楼禁区的男人出现了/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夏,你脑袋再低就要埋进饭盒里了。”秦亦朗笑着说,私底下他称呼她晴天,但公众场合他跟着导演叫,避嫌。

在场的人一看,夏晴天的脸果然离饭盒不到几厘米的距离,严成杰哈哈笑道,“小夏害羞了,好了不说你了。”

叶以深垂眸冷笑,她在拍摄场地受宠的很嘛,竟然连秦亦朗都帮着她说话。

夏晴天尴尬的笑笑,连忙抬起头,可是接触到旁边某人阴冷的目光时,脸上的笑意立刻消失了。

严成杰说着拍摄期间的趣事,夏晴天专心的吃饭,突然感觉一只大手放在了自己的腿上,她浑身一凛,侧头去看,正是叶以深,而他却向没事人一般淡漠的笑。

夏晴天心中狂骂混蛋,却不敢爆发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只手撩开她的一层层裙子,然后伸向大腿根……

夏晴天一颗心狂跳,严成杰还在和秦亦朗说话。他们就站在自己身边,叶以深怎么敢做出这种事情?

女人想办法要把凳子往远处挪一挪时,叶以深的手捏住了她的大腿,她想动都动不了,直到他的手指开始挑内裤的时侯,夏晴天终于忍不住了,狠狠的瞪向叶以深。

“夏小姐看我干什么?有什么事情吗?”叶以深若无其事的淡笑。

夏晴天气不打一处来,皮笑肉不笑的说,“叶先生这点饭不够吃吧,我再去给你拿一盒。”说完,不等叶以深开口,夏晴天强行站了起来,叶以深顺势拿出了自己的手,她借口连忙跑了出去。

秦亦朗心下好奇,夏晴天不是那么冒失的人啊,她这是怎么了?

叶以深盯着她逃离的身影,眼底露出讽刺,跑的倒是挺快,但是以为自己逃得掉吗?

然而,到吃饭结束,夏晴天要拿的那盒饭也没有看到,连人也不消失了。

叶以深借故看一看现场,转了都没有找到夏晴天,回到休息室后,直接给她发了条信息。

此时,夏晴天正躲在女更衣室,这里叶以深是不会进来的,可是当她听到手机响的时侯,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没有什么朋友,唯一的朋友还和她闹掰了,当然不会给她发信息,所以这条信息是谁,不言而喻。

纠结了许久,夏晴天打开手机一看,猜的一点不错,上面只有五个字:到休息室来。

夏晴天把手机扔在一堆衣服上,鸵鸟般的把脑袋埋在两只胳膊里,假装自己没有看到这条信息。

没想到两分钟后,又过来一条,夏晴天愤愤的打开,上面依旧是五个字:给你两分钟。

夏晴天哀嚎一声,MD,这个混蛋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自己呢?

她太了解了叶以深了,所以不敢耽搁时间,如果两分钟内不出现的话,自己的这个广告绝对就拍不下去了,而且一定会尊严扫地。

咬咬牙,夏晴天深吸一口气,提起裙摆勇敢的走出女更衣室向休息室走去。

这边,秦亦朗正躺在保姆车里休息,发现夏晴天从自己车边经过,本来想要喊她上来,迟疑了一下发现,她走的方向是休息室。

那里,叶以深不是正在里面休息吗?

虽然他也不知道这个大老板为什么吃完饭还不回去,非要休息了再走。

秦亦朗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娱乐圈这种事情他见多了,女星想要勾搭大老板,大老板想要占女星便宜,各取所需。只是眼前这种情景……

夏晴天难道要去巴结叶以深?犯不着啊?她根本不想走娱乐圈这条路,而且他了解的夏晴天并不是那种爱慕虚荣的女孩。

那她去休息室干吗?表情看起来是那么凝重。

秦亦朗剑眉紧蹙,他只是和叶以深合作过几次,并不深刻了解他的为人,秦亦朗担心夏晴天的安全,在保姆车里待了片刻,起身也走向休息室。

夏晴天刚一走进休息室,就被叶以深摔在了沙发上,整个人压在了她身上。

“居然敢和其他男人在片场眉来眼去,果然是本性难移!”

夏晴天为自己辩解,“这是广告拍摄导演要求的,难道我要僵着脸?”

“还敢顶嘴?”叶以深捏着她的下巴,看着她精致的妆容有片刻的失神,好像眼前这个女人不是夏晴天,而是变成白依灵。

“你千万别以为自己拍了个小广告就可以进娱乐圈混了,我告诉你,这一切都是我说了算。”叶以深警告道。

“我拍完这个就不拍了,真的。”夏晴天向他保证,但能不能做到,谁知道呢,先逃过这一劫再说。

“你在我这里早就没有信誉可言了。”叶以深一把撩起她的裙子,然后……大手……,“说,秦亦朗有没有碰过你的腿?”

夏晴天被他揉的难受,脸一点点红起来,“怎么可能?我们拍的是广告,又不是什么不正常的东西!”

“你这种淫贱的女人,谁知道会不会自己贴上去呢?”

夏晴天被他的话气的牙痒痒,脱口骂道,“你神经病啊,放开我。”

叶以深当然不会这么轻易放开她,反而手伸到背后去直接拉开了裙子的拉链,然后……

夏晴天捂着胸前……急声说,“叶以深,你疯了!这里是片场!”

“那又怎么样?你别忘了,就是你的片酬也是我掏的,更不要说外面那么多人?”

“可是……这里随时会有人进来的……呜呜……”夏晴天话未说完,就被叶以深堵住了嘴,不过下一秒他就抬起头,嫌弃的望着她,“MD,用的什么口红,这么恶心。”

不知为何,看着他这个样子,夏晴天差点“噗嗤”一声笑出来,紧张压抑的气氛顿时消散了许多,还解释了一句,“化妆师的口红质量能有多好?”

叶以深擦了擦染到嘴巴上的红色。不再亲吻她的嘴,转而投向她的……

“你……别……”夏晴天浑身一酥,声音差点从嘴边跑出。

或许是刚才吃饭的时侯,叶以深就有了感觉,所以现在很急躁,直接……

“叶以深……你TM混蛋!”夏晴天痛苦的咒骂了一声。

叶以深眼眸一沉,狠狠的动了一下才俯身,在她耳边吐气道,“你再骂一句信不信我把你扒光了扔出去,让大家看看你是怎么勾引叶氏公司的老板的。”

耳朵向来是夏晴天的……他一吹气,整个人就软了下来,也好受了许多。

夏晴天微喘着气说。“明明是你叫我来的!”

叶以深的双手在她的身上放火,嘴巴一点点的……,“是我,那你觉得外面的那些人会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夏晴天气的说不出话来。

叶以深察觉到她身体的变化,一边起起伏伏一边讥讽道,“刚才不是还让我别碰你吗?怎么现在就来了?夏晴天,你的身体可比你的嘴巴诚实多了。”

夏晴天黑黝黝的眼睛羞中带怒的盯着他,咬着下唇不说话。

“喊出来。”叶以深掰开她的嘴巴说。

夏晴天撇过脸,他不要脸她还要脸,休息室的隔音那么差,在这里就能听到外面工作人员忙碌的声音,她要是喊出来。不就是直接告诉别人里面发生了什么吗?她在叶家早就没有了自尊,不想在这里也没有。

叶以深看她强忍,一只手突然直接……

“啊——你——”夏晴天被刺激的喊出声,好想骂他,但又怕被他真的扒光扔出去。

“这不是挺享受的嘛?”叶以深轻笑,夏晴天尽最大的努力远离他。

就在这时,“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夏晴天被吓了一跳,身体本能的紧缩,却差点让叶以深交待了。

“你想要弄死我吗?放松!”叶以深低声怒喝。

“来人了……”夏晴天担心的说。

“怕什么?他不敢进来!”

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小夏,你在里面吗?”

是秦亦朗。

夏晴天很想说不在,但叶以深似乎却很不高兴,继续在她耳边吐气,“告诉他,你在。”他倒想看看,秦亦朗想干什么。

夏晴天无奈,只好说,“我在,有事吗?”

“我想和你商量一下等会儿的广告拍摄。”秦亦朗听出了她声音的不对劲,眼眸阴沉了下去。

“等……等会儿,我现在有点事……”夏晴天不敢多说,因为叶少岩故意在撞她,她怕秦亦朗听出什么怪异来。

“麻烦吗?需不需要我帮忙?”

“不用!”夏晴天果断的说。

秦亦朗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又开口道,“那行,你快一点,我们下午一点开始拍摄。”

“知道了。”

秦亦朗何等聪明,即刻就听出了里面的不对劲,但他只有紧握着拳头无奈,因为叶以深的势力太强大了,他一个小明星根本得罪不起。

听着门外的脚步声离开,叶以深一边蹂、躏她一边质问,“秦亦朗对你为什么这么关心?”

夏晴天哪里敢说她和秦亦朗之间的瓜葛,只能说,“他对我和对其他人没有任何区别,你不要胡乱猜测。”

叶以深没有证据,暂时压下这件事不提。

因为秦亦朗的打扰,叶以深草草的结束了。

夏晴天瘫软成一团水,腿疼的抬不起来,可是还不得不快速穿衣服,她不敢让别人看到自己这副模样。

叶以深取了一截餐桌上的卫生纸擦了擦,又好心大发的扔给她一叠,然后严厉的警告夏晴天,“千万别让我听到你和秦亦朗的一点风声,否则我打断你的腿,让你永远出不了叶家的门。”

夏晴天打了个寒颤,低头小声说。“知道了。”

叶以深转身离开,拉着休息室门的时侯,夏晴天下意识的挡了一下自己的脸。

她觉得太耻辱了。

穿上长长的纱裙,夏晴天忍着双腿的酸痛,也逃离了这个充满情、欲的地方。

化妆间没有人,夏晴天坐在椅子上,看着镜子中的女人,妆花了,头发也乱了,真的很狼狈。

重重的叹口气,夏晴天起身去洗脸,眼泪不由自主的砸在水槽里。

夏晴天啊夏晴天,她现在真的沦为叶以深的奴隶了,想用就用,不想用就伤害。

突然想起孤儿院院长说的话,“晴天,你被送来的时侯是个大晴天,所以给你起这个名字,我们也希望你以后的生活能像你的名字一样,每天充满阳光,每天都是晴天。”

可是看看自己现在?

晴天?每天除了阴天就是下雨天,根本见不到一点阳光。

洗了脸,夏晴天暗暗发誓,真的不能这么下去了,她才21岁,她还想活到80岁呢,后面这将近60年的大好时光,她可不想浪费在叶以深身上。

所以她要努力赚钱,努力学习工作,然后彻底离开叶以深。

借口中午吃饭弄花了妆,夏晴天请化妆师再次给她化了妆,也重新弄了头发,一个看似容光焕发的绝色女子再次出现在镜子中。

下午一点,拍摄继续进行。

秦亦朗没有问她中午发生了什么,只是和往常一样按照导演的要求拍摄。但是夏晴天这边却出了状况。

可能是心理作用,自从她踏进拍摄场地。她感觉每一个人都用嘲笑的眼神看着她,似乎都知道今天中午的事情,这让她的情绪非常不好,再加上腰和腿很疼,所以频频出错。

越出错她越着急,严成杰脸黑成了墨,好像下一秒就要发飙了。

“别着急,我去跟导演说,今天下午不拍了。”秦亦朗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句,然后阔步走向导演。

“严导,我那边出了点急事,需要紧急处理一下。今天下午不拍了。”

严成杰看夏晴天不在状态,也巴不得停工,可又顾及秦亦朗的档期,要知道他可是大忙人。

“可是你的合同只签到今天下午。”

秦亦朗爽快的说,“没关系,顺延一天就可以了。”

既然大明星都这么说了,严成杰当然没有任何问题,点头说,“那好那好,秦老师你先去忙吧。”

“真是太抱歉了。”秦亦朗说着客套话。

“咱两就不说这么客气的话了,你先去处理你的事情吧,”接着严成杰就用大喇叭说,“下午不拍了,大家放假半天,休息。”

夏晴天听到这句话,大大的松口气,对秦亦朗投去感激的目光,他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什么都没有说。

又是繁琐的卸妆,换衣服,夏晴天沮丧的坐在椅子上休息了几分钟,拖着疲惫的脚步走出摄影棚。

“去哪里,我送你。”秦亦朗的车停在摄影棚门口,他探出脑袋问她。

夏晴天想起叶以深走时的警告,忙说。“不用了,我自己走就可以。”

“我看你身体不是很舒服,而且这一段很难打车的,我送你吧。”秦亦朗热情的邀请,看她还在迟疑又说,“快点,被狗仔看到就不好了。”

盛情难却,夏晴天上了车,有些疏远的说,“麻烦你把我放到市里能打车的地方就可以了。”

秦亦朗担忧的说,“我还是送你回去吧,你状态很不好。”

“真的不用。我想去逛商场,好久没有逛街了。”夏晴天找了个借口。

秦亦朗无奈只好同意。其实他很想问中午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又觉得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犹豫了好久才隐晦的说,“晴天,你如果遇到什么麻烦可以来找我,虽然我只是一个小明星,但是我能帮的话一定帮。”

夏晴天心中涌起一股温暖,她好久没有听到这句话了,但这是她自己的事情,她不能把秦亦朗拉下水。

“谢谢你,我没事。”夏晴天真诚的道谢。

秦亦朗直直的看着她。看的她心里发虚,干巴巴的笑着说,“我真的没事儿。”

“好吧,不过你记住,有什么困难就要来找我,别跟我客气,我好歹也算是你的朋友吧。”

“嗯,我记住了。”

到了市中心的一个大商场,秦亦朗让司机停下车说,“什么都别想,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都会好起来的。”

夏晴天感觉心里暖暖的。说了声“谢谢,明天见”然后下车。

等秦亦朗的车子消失在车流中,夏晴天才猛然意识到,秦亦朗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否则他说这些话干什么?

天呐,简直太丢人了!

夏晴天懊恼的跺跺脚,在路边招了辆出租车回叶家。

她对逛街实在没有兴趣,第一,她兜里没有钱,第二,她现在太困了。

王管家看到她回来的这么早有些惊讶,询问道,“少夫人,你身体不舒服吗?脸色这么差?”

夏晴天一边上楼一边无精打采的说,“太累了,王叔,我回房睡觉了,如果到了晚饭时间还没有醒,你不用来叫我,我也不是很饿。”

“好的,你好好休息。”

不知为何,夏晴天感觉困乏极了,躺在床上不到一分钟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梦中,叶以深又跑了进来,而自己成了一个小保姆。又洗衣服又做饭,还要被叶以深用鞭子打,真是受尽折磨……

紧接着,夏晴天感觉有人在摇她的肩膀,她眯瞪着睁开眼睛,看到是叶以深,以为还在梦中,拨了一下他的胳膊说,“你走开,我已经把衣服都洗完了,别动我,我要睡觉……”

叶以深好像很不满她的态度。又摇了几下,夏晴天隐约意识到自己在做梦,于是本着我的梦我做主的理念,用力的打了他一巴掌说,“叶以深,你滚出去,不要再出现在我梦里,走开!”

“做梦?!”面前的叶以深阴冷的说了两个字,然后阴恻恻一边掐住她的脖子一边说,“也好也好,让你在梦中死去也好……”

他说着,开始动手,渐渐的越发大力起来。

夏晴天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下意识的拍打着他的胳膊说,“你走开!”

可是这完全没有用,她能呼吸的空气越来越少,夏晴天终于意识到这不是梦,猛地睁开眼睛,看到叶以深正用力掐着自己的脖子,双眼通红,表情恐怖。

夏晴天抓住他的胳膊开始反抗,“叶以深,你疯了?你放开我!”

男子没有松手,然后阴笑道。“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夏晴天彻底的清醒了过来,认真的看了看眼前的男人,突然发现他根本不是叶以深,虽然他长得和叶以深一模一样,但是神态完全不是,他的那双眼睛,更像是……五楼禁区的那个男人!!!

一想这个,夏晴天吓得浑身发抖,但求生欲让她反抗的愈发激烈,她用手胡乱抓着他的脸,用脚猛踢他的双腿。大声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杀我?”

男子桀桀笑道,“嘿嘿,我杀了你我就自由了,杀了你我就可以出来了。”

“你到底是谁?”夏晴天发现她根本就撼动不了他的双手,他不是一个正常的人,更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体。

“我是谁?你管我是谁?反正我就要杀了你。”说着男子的手上又加了些力道。

夏晴天胸腔中的新鲜空气越来越少,心一横,扭头一口咬在他的手腕上,为了活命她咬得非常狠,很快,男子的手腕就流出了腥红的血。血水流进齿缝,夏晴天差点吐出来。

男子吃痛,终于松开了她的脖子,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打在她的脸上,夏晴天脑袋一晕,眼前开始冒金星。

但是她强忍着不让自己晕过去,因为一旦晕过去,她必死无疑。

脱离了钳制,夏晴天立刻向床的另一边爬去,试图逃离他的魔爪,可是下一秒她的一只脚就被男子抓住,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她向后拽。

“来人啊。救命啊,杀人了!”夏晴天怕急了,一边扯着嗓子冲外面大喊,一边胡乱的用腿踢着他。

可是她好像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流沙阵,她越是用力,她就离死亡更近。

“王叔!王叔!有没有人,救命啊!”夏晴天冲窗外大声呐喊,希望有人能听到她的求救声。

而下一秒,她就被男子的一只大手捂住了嘴巴,另一只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天、天呐,她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