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真的有三个叶以深!/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晴天看到他眼中的疯狂和浑身发散的杀意,心乱如麻,却还是挣扎着打他。

男子像是疯了一样说,“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哈哈哈……我要杀了你……”

夏晴天急得眼泪掉出来,她不能就这么死了,她还这么年轻,于是拼尽浑身力气一口咬住他的手,男子尖叫一声,再次松开了她的嘴,但是卡在脖子上的手还在。

夏晴天厉声喊道,“等等!就算你要杀我,也告诉我为什么?我不想就这么枉死,你得告诉我真相啊!”

男子甩甩手,变态的笑道,“哈哈,反正都要死了,知道这么多干什么?”

“那我会死不瞑目的,到时候一定化成厉鬼去找你!”夏晴天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只想拖延时间。

“好啊,来找我啊,我不怕你!”

“我和你无冤无仇,你到底为什么要杀我?”夏晴天凄声冲他吼。

“杀了你我就可以自由了!!!”男子似乎不想和她多说。双手直接掐住她细长的脖子,眼中的狠厉很明显,他想要夏晴天死。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夏晴天不明白,努力的挣扎着,但是对眼前的男子来说,她就像是一只小白兔,完全没有什么威胁。

“救命——救命——救命啊——”夏晴天绝望的喊,声音变得嘶哑又微弱,渐渐的她进气少出气多,眼前的景象开始恍惚。

难道,她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

她的人生是如此糟糕,没有家人关怀,没有朋友关心,叶以深还每天虐待她,尽管这样,她还是努力活着,因为她相信总有一天生活会好起来的,没成想,她今天要死在一个不知性命的人手中。

大脑开始缺氧,夏晴天的视线变得模糊,昏暗,最后一片漆黑。

就在她晕厥的那一刻,门“嘭”的被一脚踢开,门口传来一声怒喝,“夜帝,你放开她。”

“你来干什么?滚出去!这是我的事情!”夜帝冲他吼。

刚来的男子快步上前,抬起就是一脚揣在夜帝的腰间,后者来不及防备,摔倒在地上。

男子看夏晴天脸色一片死灰,焦急的摇着她的肩膀大声喊,“晴天,晴天,醒醒!”

夏晴天没有一丝人气。

“哈哈哈,我杀死她了,她死了,我自由了,哈哈哈——”夜帝坐在地上癫狂的笑。

“你TM给我闭嘴!”男子气急扭头冲他吼了一句,然后低头捏住夏晴天的嘴巴开始做人工呼吸。

夜帝翻身而起,见男子要救夏晴天,双手抓住他的背,用力将他拉开,“她死了,不要救她,她不能活着。”

“你给我滚开,你这个疯子!”男子凌厉的挥出一拳,被夜帝轻巧的躲过。

或许是男子的这句话刺激了夜帝,他的神情更加疯狂,嘴上不断的喊,“我不是疯子,你才是疯子。”

男子很想去救夏晴天,但是被这个家伙缠斗着,根本分不出身来。

就在两人打得不可开胶的时侯,床上的夏晴天忽然还魂般干嚎一声,紧接着睁开眼睛大口大口的喘气。

打架的两人均是一愣,然后一个往前扑着要继续杀她,另一个则抢在他前面挡在夏晴天身前。

“够了!你不能杀她!”男子怒声吼。

“不行!杀了她我才能自由!”

夏晴天打了个激灵,麻利的从床上爬起来,这时才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而且和叶以深长得一模一样。

“叶以深……”夏晴天刚喊出声,嗓子就像火烧一般。

男子奋力挡住夜帝的袭击。回头看她,这一看吓了一跳,夏晴天满口都是血,紧张的问,“你怎么了?嘴巴里怎么都是血?”

“我……我刚咬了他的胳膊……”夏晴天吃力的说完,仔细观察后身穿格子羊毛衫的男子,他……好像并不是叶以深,叶以深不会这么紧张她……那他是……

夏晴天突然想起花园里的那个温柔男子,猛地捂住了嘴巴。靠!他不是不会说话吗?刚才是他在说话?

夜帝力大无比,出手也非常狠,几个来回就把男子打到在地,然后上前来抓夏晴天。

夏晴天顾不及惊讶,连忙从床上跳下,向门口跑去。

突然,身后传来“咚”的闷响,她下意识的回头一看,追她的男子被另一个从背后踢倒在地。

“啊——王叔,快来人啊,王叔!”夏晴天站在门口大喊,奇怪的是,整栋别墅空荡荡没有一个人,只有她的声音在不断的循环。

这太诡异了,到底是在做梦还是真的?

夏晴天吓得很想立刻逃跑,但是又想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回头看房间里的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又打在了一起,她握了握拳头自我安慰,“没事没事,他会保护我的他会保护我的。”

夜帝被打得发了狠,直接抓起梳妆台前的凳子扔了过去,夏晴天惊呼“小心”,另一个人身子一闪躲过,沉甸甸的凳子砸在了沙发上,带着沙发旁边小桌上的花瓶“啪”的碎了在地上。

“快走,不要留在这里。”男子趁机对夏晴天说。

“我不走,你们到底是谁?你为什么会说话?”夏晴天执拗的说,她现在脑袋里全是问号,“啊——小心!”

说话间,夜帝又一计扫堂腿飞了过去,男子被夏晴天分散了精力,腹部受了重重一击,倒在地上想要爬起来却又摔倒。

看男子倒地,夜帝又向夏晴天走来,眼中散发着嗜血的光,夏晴天一边往后退一边随手抓起手边的工艺品砸过去,他随手一挡,工艺品砸在墙面,然后“咕噜噜”落在地毯上。

“别过来,别过来……”夏晴天尖叫。只见双眼发红的男子手起掌落,夏晴天脖颈一疼,眼前一黑,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有意识前的最后一刻,她听到男子慌张的呼唤声,“晴天——”

眼前一片黑暗,夏晴天在虚无的空间奋力奔跑,因为后面有个红眼长发的男人在追她,她不想死,只能拼命的向前跑,看到前面出现一道光,她心中一喜。连忙跑过去,才发现这是一个辽阔的花园,繁花似锦中站着一个熟悉的背影。

“救我,”夏晴天喘着气对他说,男子转过头,脸上带着熟悉的笑容,他一步步向她走过来,突然手中多了一把刀,他毫不犹豫的将这把刀捅进了她的心窝。

“啊——”夏晴天猛然从床上坐起来,睁开眼睛,眼前没有花园,没有对她笑的男人。也没有什么刀。

她下意识的捂着心口,感受到自己“突突突”的心跳声,才意识到自己活着。

“哎呦——”夏晴天一转头,脖颈像是落枕般刺痛,她想起来了,她昏迷前,被那个叫“夜帝”的男人打晕了。

当时她好像倒在门口了,为什么现在躺在床上?难道是花园里的男人把她抱到床上的?

等等……

夏晴天视线里的那瓶花怎么还完好无损的放在沙发旁的小桌子上?不是落在地上打碎了吗?

还有梳妆台前的凳子,也好好的放在原位,玄关处的工艺品也乖乖的待着,好像她晕倒前所发生的事情是一场梦中梦……

怎么可能呢?

明明当时她都快要被那个变态掐死了,而且……

想到这里,夏晴天撒腿向浴室跑去,镜子里的女人左边的脸微肿着,拉开衣领,细白的脖子上有掐过的手印,虽然痕迹很浅,但的确有。

“是真的,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做梦不是做梦,”夏晴天自言自语,发觉嘴巴里还残存着血的腥味,她张开嘴巴一看,呃——差点自己吐出来。

因为牙齿间全是血……

太TM恶心了。

夏晴天急忙拿过杯子牙刷。整整刷了三遍牙感觉嘴巴里没有血味了,才放过自己的牙齿和牙刷。

天呐,这个叶家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他们好像并不想让自己知道。

否则为什么明明在这个房间里打得翻天覆地,整个叶家却像被隔绝了一样,没有一丁点动静,事后还把所有的东西回归原位。

这太不正常了。

还有花园里的男人,他真的那么无辜纯良?那为什么要隐瞒自己会说话的事实呢?

越想问题越多,夏晴天脑子一片混乱,在洗手间站了许久,夏晴天决定去花园找那个男人问清楚。

洗了把脸,夏晴天出了房间。

此时屋外已经是黄昏,别墅里的灯亮起来,站在三楼看着整个别墅,竟有种光怪陆离的感觉。

不自觉地抬头看向五楼,她此时可以确定,五楼那个男人是存在的,而且就隐藏在叶家的某个角落,和花园里的男子一样。

突然有种冲动想要再次上去看看,但是她的理智制止了行动,她还不想白白送死。

忍着脖子的疼痛,夏晴天下楼来到花园。

黄昏时分,花园里很安静,空气里都是各种花的香气,夏晴天绕着诺大的花园转了一圈又一圈。没有看到他的一个衣角。

难不成他受伤了?所以躲在哪里养伤?

稍稍有些失望,夏晴天无精打采的回到屋子,在客厅碰到王管家。

“少夫人,刚找你呢,吃晚饭了。”

夏晴天一边向餐厅走,一边试探着问王管家,“王叔,你下午在别墅吗?”

王管家笑眯眯的说,“我一直在啊,怎么了?”

“那你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吗?”

“什么奇怪的声音?”王管家诧异的问。

“比如说打斗声,求救声之类的。”

王管家皱起眉头,“没有听到,叶家怎么可能会有人打架呢?少夫人,你是不是听错了呀。”

夏晴天仔细盯着他的表情,王管家很自然,没有任何破绽,但是这次她决定站自己,难不成左边的脸是自己做梦打肿的?嘴里的血是自己咬破了舌头?

“王叔,叶家真的没有和叶以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吗?”

王管家无奈的叹口气,“少夫人,这个问题你都问了很多遍了,还要我回答多少遍你才相信呢?真的没有。”

夏晴天勉强笑了笑,“哦,我就问问。”

不过她愈发肯定了心中的那个念头,那就是叶家绝对不正常,有事情瞒着她。

“少夫人,你是不是又做什么奇奇怪怪的梦了?”王管家问她。

夏晴天淡笑道,“对啊,睡了一下午难受死了,还梦到有人想要掐死我,到现在头还疼呢。”

王管家眼中闪过一抹喜悦,顺着她的话说,“下午睡觉容易梦魇,肯定是你做噩梦了。少夫人不要胡思乱想了。”

夏晴天假装说,“嗯,这段时间我太累了。所以老是做这种奇怪的梦。”

王管家的语气中透着一丝轻松,“好了,既然是梦少夫人就不要多想了,您赶紧吃晚饭吧,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夏晴天发现餐厅里只有她一个人,随口问道,“叶以深呢?还没有下班吗?”

“哦,少爷刚打电话回来说,他不回来吃饭了。”

夏晴天愣了两秒,心中有丝别扭,轻笑道,“他去医院了?”

“好像是吧。”王管家模棱两可的说完,然后安慰她,“少夫人你不要多想,少爷和苏小姐没有什么的。”

夏晴天苦涩的笑了笑,“王叔,你说这话,自己相信吗?”

王管家“呵呵”了两声,怕夏晴天还问什么,赶紧溜了出去。

夏晴天这顿饭吃的很孤独,又有些害怕,她总觉得黑暗处有两只发红的眼睛盯着她,想要随时扑过来吃了她。

这时,她到希望叶以深在家,虽然他也很可恶,但是他还不至于要自己的命。

带着这种忐忑不安的心情,夏晴天胡乱的吃了几口,在厨房自己煮了几个鸡蛋带上楼,她脸肿的这么厉害,总要想办法消肿,否则明天就不要拍广告了。

整个叶家很寂静,几乎都能听到草坪上的虫鸣。

夏晴天把房间的门反锁,又拿了把椅子挡在门后,检查了好多遍,这才放心的来到阳台用鸡蛋敷脸。顺便弄了块热毛巾敷脖子。

初秋的天气透着凉意,夏晴天盖着毛毯窝在阳台的小沙发里,她现在不怎么敢去床上,一躺上去就会想到那个变态,根本就睡不着,就在沙发上将就一夜算了。

晚上十点多的时侯,一辆车从大门处渐渐驶来,夏晴天定睛看了看,是叶以深的车。

哼!还以为今天晚上他要留在医院陪清雅呢,怎么回来了?

现在她也想通了,如果叶以深和苏清雅两人真的有感情了,她就立刻退出。最好叶以深明天就能和她离婚,然后她就自由了。

最怕他不和自己离婚,那边又和清雅牵扯不清,她虽然心里会有一点点难受,但是更替清雅不值得。

清雅那么好,值得更好的男生。

尽管她们两个现在有矛盾了,但夏晴天一直这么觉得。

四周很安静,能听到他下车声,进门声,夏晴天望着反锁的门,心里祈祷着,千万不要来找自己。千万不要来敲门。

然而老天爷似乎故意和她作对,心里的祈祷还没有说完,门口就传来了门锁转动的声音,没打开,接着传来了粗鲁的“咚咚咚”声。

夏晴天心中骂了声娘,从小沙发里起来去开门。

快速的将凳子放在原位,夏晴天小心翼翼的将门打开,外面站着气势汹汹的叶以深。

“反锁门干什么?”他劈头盖脸的质问。

夏晴天支支吾吾,“那个……我刚才在洗澡,所以就……”

“你在防我?”叶以深挑眉,他好几次进来都是她在洗澡。

“没有,我不敢。”

叶以深看到她脖子上的毛巾。眼眸晦暗不明,“你的脖子怎么了?”

“下午睡觉的时侯落枕了。”夏晴天扯谎道,她要是敢说下午的事情,叶以深即刻就能送她去精神病医院。

叶以深走进来,似乎在观察房间,看到阳台的桌子上放了好几个鸡蛋,疑惑的问,“你拿这么多鸡蛋干什么?”

“我下午不小心撞了脑袋,我想用热鸡蛋敷一敷。”

叶以深扭头,直直的盯着她,似乎在判断她这句话的真假,片刻之后说,“不要跟我耍什么心机,也不要试图隐瞒我什么,否则我会让你死的很惨。”

“我不敢。”夏晴天喏喏的说。

叶以深冷哼一声,转身出了房间。

听到门“哐”的被关上,夏晴天陡然松口气,好像叶以深回来之后,这个叶家都变得安全了。

想起明天还有拍摄活动,夏晴天上床睡觉,她想有叶以深在,五楼那个变态应该不敢出来的。

这一夜果然很安静。

早晨起来,夏晴天跑到镜子前,脸上的红肿已经消了。脖子上的掐痕还有一点点,她用粉底遮了遮看不出来才下楼。

餐厅里叶以深在吃饭,夏晴天犹豫了下也过去吃早餐。

“清雅的伤怎么样了?”夏晴天很关心好友。

叶以深瞥了她一眼,冷漠的说,“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关怀,你少在她面前晃,她好的更快一点。”

夏晴天被怼,心里闷闷的,自己分明是真心的,为什么被他说的这么不堪。好在他经常这么对她说话,夏晴天很快就释然了。

“我还想问你,明明昨天下午就能结束的拍摄。为什么要拖到今天上午?”叶以深严厉的问。

夏晴天不想拉秦亦朗下水,“我昨天下午身体不舒服,所以就……”

叶以深脸色一变,“这么说是秦亦朗故意替你说情了?他对你还真是不一般。”

夏晴天哑然,她怎么这么蠢,还是把秦亦朗拉进来了,于是连忙解释,“不是的,是因为我状态不好,他看我老是卡带,总是拍不好,正好他又有急事,就说不拍了。”

“哦?是这样吗?”

“是这样的,你不相信可以去调查。”

叶以深轻蔑的一笑,“谅你也不敢骗我。今天上午必须全部拍完。”

“是。”

吃了饭,叶以深开车自己走了,完全没有说要捎她一程之类的话,夏晴天瞪着车屁股跺了跺脚,小声嘀咕道,“真是小气鬼!”

打车来到拍摄场地,大多数的工作人员已经到齐了,夏晴天精神饱满的和大家打了招呼,最后来到秦亦朗跟前,笑着说。“早上好。”

“你今天状态不错。”她一进场秦亦朗就看到了,和昨天下午的消沉相比,今天的夏晴天生机勃勃,仿佛是一道光,走到哪里哪里就出现光明。

夏晴天浅笑,“昨天谢谢你了,我今天上午一定不会掉链子的。”

“那就好。”秦亦朗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想着杀青越迟越好,这样他还能多见见夏晴天。

而夏晴天这么高兴的原因却是,只要拍完这一场,她就可以拿到五万块钱,然后去买LV的包包。这样,苏清雅就会和自己和好了。

她真的太孤单,太需要朋友了。

上午是广告拍摄的收尾,镜头不多,但都是比较亲昵的场景,夏晴天做足了心理建设,淡笑着望着秦亦朗柔情似水的目光。

还好她对秦亦朗免疫,否则每天看着他这张脸,这双眼,一定会喜欢上他的。

“好,非常好!”严成杰拿着喇叭喊道,“接下来换另一个场景。”

就在此时。现场又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夏晴天一看到他,整个人都绷紧了,作为搭档的秦亦朗很快就察觉到了这一点。

严成杰很开心,“啊,叶总,您来了,请坐请坐,剩最后两个镜头了,马上就结束了。”

叶以深说了声“不用了,你忙”,然后双手抱拳站在摄像机后面。冷冷的注视着灯光里的两个人。

夏晴天的心紧张的跳起来,这个混蛋,为什么偏偏选择这个时侯来?就不能让她安安静静的拍完吗?

“女主,女主,注意你的表情,甜蜜一点,来。”严成杰大声喊道。

被叶以深盯着,夏晴天很紧张,哪里还有什么甜蜜的表情?

“嗳,我说小夏,你怎么回事啊,表情这么僵硬,刚才不是很好吗?”严成杰很不满的说。只剩两个镜头了,老卡着谁不心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