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包厢里的火辣勾引/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晴天异常尴尬,红着脸手足无措。

“算了算了,休息一下,小夏你调整一下情绪。”有时侯模特不在状态,导演也没有办法。

秦亦朗松开搭在她腰间的手,安慰道,“别着急,慢慢来。”

夏晴天欲哭无泪,她也想拍好,但能不能先请叶以深出去?

韩晓趁机跑上来,把手中打开的一瓶水给她,关心的问,“你怎么了?”

“没事儿,”夏晴天抿了口水,润了润喉咙问,“是不是真的很糟糕?”

“你一个新人,这些都正常,想当年我第一次拍戏的时侯,导演差点把剧本甩我脸上。”秦亦朗拿自己的亲身经历来开解她。

“真的?”夏晴天不敢相信,他现在可是最红的小生啊,谁能想到还有这种经历?

秦亦朗惆怅的叹口气,“往事不堪回首啊,比这严重的多了去了。所以啊,导演骂人很正常。更何况是你这种新人,别往心里去。”

“就是就是,”韩晓在旁边帮腔,“导演都是很有脾气的。”

夏晴天又抿了口水,余光看到叶以深在注视着这边,心中不免再次忐忑起来。秦亦朗很敏锐的察觉到问题的症结所在。

自从叶以深进来,夏晴天就不在状态了,他们两人之间肯定有什么关系,看得出来,夏晴天有些惧怕他。

心里沉了几分,秦亦朗只能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帮助她,“你别急,我去和导演聊聊。”

“嗳,你去聊什么?”夏晴天紧张的问,差点伸出手去扯他的衣袖。

“放心,随便聊聊。”

秦亦朗气宇轩昂的来到严成杰和叶以深跟前,他先是问了声“叶总好,”然后对严成杰说,“严导,我有个意见不知道该不该提出来?”

“你说,”严成杰很爽快。

秦亦朗指着舞台中央的位置说,“你看我和小夏的站位,是不是我站过去比较合适,因为我个子比较高,现在的站位会挡住一些光源,这样的话小夏脸上有侧影,不好看。”

“是吗?我再看看。”严成杰是个一丝不苟的导演,既然主要演员提出要求了,他当然要重视。

几人来到监视器前,严成杰让工作人员放了遍回放,秦亦朗用手点了下屏幕上夏晴天的颧骨部分说,“你看,这块都是暗的。”

“咦,我刚才怎么没有发现呢?那行,你上去和她换个位我看看。”

“好的。”秦亦朗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回到片场,对夏晴天说,“咱两换个位,你站我这边。”

夏晴天不懂这些,当然是他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只是这样,刚好就背对着叶以深了,她的压力小了很多。

“不错,等会儿就这样拍。”严成杰一锤定音。

秦亦朗似乎在和她闲聊,“你拿到广告片酬后准备干什么?”

“给我朋友买生日礼物。”

“那这应该是件很开心的事情。”

“当然了,”夏晴天一想到送了礼物她和清雅的关系就会缓和,整张脸都明亮起来,光彩照人。

“好了,你等会儿就保持这种状态就好,心里想着最开心的事情。”

夏晴天这才明白,原来秦亦朗是在帮助自己找情绪,介于叶以深在场,她很克制的说了声“谢谢。”

秦亦朗继续给她支招,“还有,你把全场的人都当成大土豆,当然除了我,这样心里就能轻松点。”

“这样也行?”夏晴天惊讶。

“你可以试试,我以前拍戏紧张的时侯都是这样想的。”

夏晴天的心慢慢平静下来,试着把叶以深、导演以及所有工作人员都当成土豆,好像真的有用。

秦亦朗看她表情变幻,问道。“现在可以拍了吗?”

夏晴天吐出一口气,认真的点点头说,“可以了。”

“OK。”秦亦朗扭头对导演说,“严导,开始拍吧。”

严成杰拿起手边的喇叭喊,“好!各工种就位,准备拍摄。”

按照原来的设定,秦亦朗轻搂着她的腰,两人额头相抵,如果热恋中的情侣般,夏晴天心里想着和苏清雅复合后的事情,眼中脸上流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叶以深看到这一幕,心中燃起了熊熊怒火,这个女人和他在一起时,从来没有笑的如此甜蜜,如今却对秦亦朗这般笑。

“卡!好,非常好,小夏,保持这个状态,我们来拍最后一条。”

听到严成杰的表扬,夏晴天终于松口气,她有些佩服演戏的艺人了,真不容易。

为了不破坏自己的情绪,夏晴天一直没有再去看叶以深的表情,虽然她明显能感受到他射来的冷箭,但这又怎么样?只要想着拍完这条她就能拿到5万块钱酬劳,她就开心的不得了。

几番忙碌下来,随着严成杰最后一声“卡”,所有镜头终于拍完了,秦亦朗双手合十向所有工作人员致谢,这是他如何以来一直保留的习惯,夏晴天不会,只会站在旁边傻傻的笑。

叶以深目光晦暗不明,他望着聚光灯下的俊男美女,觉得很是刺眼,曾几何时另一个女人也是如此,站在最闪耀处傻笑,他当时觉得她是那么的天真烂漫,却不想最后和他渐行渐远,至今毫无联系。

严成杰上前把两位主角好一通夸,然后大手一挥说,“走,去聚餐。”

夏晴天愣住,聚什么餐?

韩晓在一旁解释,“这是片刻的传统,但凡一部戏或者一个广告杀青,最后都会聚餐,一来是感谢所有人的努力。二来是沟通感情,以后相见还是朋友。”

“哦,这样啊……”夏晴天偷瞄了眼不远处某人的脸色,为难的说,“我不去行吗?”

韩晓当即严肃的说,“当然不行,你可是广告的女主角,你不去就代表对这个团队有意见,大家会不开心的。”

“可是……”夏晴天郁闷,可是她去的话,叶以深一定会很不开心,那么自己就会很倒霉。

韩晓有意让她踏足娱乐圈。不断的怂恿道,“去吧去吧,就当多交几个朋友,对你没有坏处。”

这时,安排了一圈的严成杰走过来点了她的大名,“小夏,快去卸妆换衣服,你必须去。”

夏晴天的心都纠结成抹布了,最后还是拗不过情面点头说,“去就去吧。”大不了回去被叶以深处罚,反正她也习惯了。

“这就对了嘛,年轻人放开点。被那么死板。”

侧耳听到她答应去聚餐,秦亦朗也同意了导演的邀请,要知道,这种聚会他以前很少参加,除非是非常重要的。

他去的理由很简单,担心夏晴天受到叶以深的欺负。

忙碌了一大圈,严成杰来到大老板跟前小心翼翼的问,“叶总,您下午有空吗?”

叶以深早就听到了他满场子说的话,却还要假装不知道冷冷问一句,“有事?”

“这不是杀青了嘛,大家准备出去聚餐放松放松。”

叶以深不动声色的看了眼走向化妆间的夏晴天,点头答应,“可以,我请客。”

严成杰愣住,他原本只是想要客气的邀请一下,因为叶以深这种大老板并不是谁都能请动的,突然听到他说可以,还主动请客,激动的都快说不出话来了。

“您能赏脸去就是我的荣幸了,怎么能让您破费呢?”严成杰欣喜若狂。

“无妨。”

这个消息传到正在换衣服的夏晴天耳朵时,她忍不住苦叫,完蛋了。

去餐厅的时侯,夏晴天乘坐的是韩晓的车。一路上,韩晓都在唠叨让她进娱乐圈,说钱多么多么好赚,你看这才几天就赚了五万块,夏晴天听得烦躁了怼了一句,“你再说我下车了。”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还不行吗?年纪不大,脾气不小。”韩晓嘟囔道,然后就闭了嘴。

夏晴天心烦意乱的望着窗外,等会儿肯定免不了被叶以深冷嘲热讽,她要做好心理建设。

到了吃饭的餐厅,导演要了一个较大的包间,里面可以坐下三桌人。

进了包间之后,夏晴天一直往最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钻,奈何她自身就是个发光体,躲在哪里韩晓都找得到。

“你坐这儿干嘛?去那边。”韩晓恨铁不成钢的说。

夏晴天往化妆师身后躲,“我不去,我坐这挺好的。”

“你真是要气死我,快点!”韩晓只差动手去抓她了,看她脸色那么坚决,扔出杀手锏,“你不过去钱我就不打给你了。”

签合同时,韩晓写的账户是他自己的。当时夏晴天脑袋昏昏乎乎的,根本没有在意这些。

这个姑娘怎么这么傻呢?有多少小姑娘想要巴结叶以深这棵大树,她倒好,有多远躲多远。

夏晴天抬头恨恨的瞪他一眼,气呼呼的站起来向主桌走去,果然,叶以深旁边还空着一个位子。

“小夏过来,正找你了,快来坐。”导演热情的招呼。

夏晴天挤出一丝笑容,在空位坐下,真是如坐针毡。

叶以深当然知道她在躲自己,不经意的递过去一个刀眼,夏晴天的笑容瞬间消失,默默的低下了脑袋。

夏晴天的旁边坐的是秦亦朗,他将两人所有的互动收在眼底,心中更加疑惑,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聚餐的人很多,氛围很热闹,又有不少美女过来给叶以深敬酒,所以夏晴天暂时很安全,她是真的饿了,就只顾埋头狂吃。

秦亦朗看她喜欢吃虾仁,很想给她夹一个,但碍于这么多人在场,个个又都是人精中的人精,他还是克制住了。目前这种情况,他不想传出和夏晴天的绯闻。

一顿饭吃了两三个小时,吃饱喝足的夏晴天舒服的靠在椅背上看酒桌上的觥筹交错,她是第一次和这么多工作人士吃饭,觉得很是有趣,尤其是劝酒的,说辞一套一套的,她想如果有人这么劝她酒,她一定会喝醉的。

她不太会拒绝别人。

旁边的叶以深眉目清淡,猜不透他在想什么,有人来敬酒。他就小小的抿一口,只是这样就算是给对方天大的面子了。

时间就在这些人的酒杯中一晃而过,外面的天色渐暗,大家闹腾的情绪似乎还刚被激发出来,有人提议去唱歌,很快便得到簇拥。

严成杰转头征求叶以深的意见,他淡淡的点点头,夏晴天见此不敢说不去。

于是乎一大帮子人又转战KTV。

全市最有名的KTV,最大的包房可以容纳五六十人,广告团队的区区二三十人刚才不在话下。

都是年轻人,又都喝了点酒,因此一进KTV。这些人就放飞自我了,点歌的点歌,划拳的划拳,还有呐喊加油的。

夏晴天坐在沙发的最边上吃零食,秦亦朗不知何时走了过来,手中还拿着一罐啤酒,“喝点?”他问。

或许是被气氛带动的,平时滴酒不沾的夏晴天豪爽的接过啤酒,笑眯眯的说了声“谢谢”。

秦亦朗顺势坐在她身旁,靠在沙发上,一只胳膊随意的搭在后面,“你不去唱首歌?”

夏晴天连忙摆手,“不了不了,我一直五音不全,我怕吓到大家。”

秦亦朗挑眉笑了笑,这时不知谁喊了声,“秦帅哥来一首”,很快大家就吆喝起来“秦帅哥来一首秦帅哥来一首”。

秦亦朗很大方的站起来,走到立杆话筒前,试了试麦克风,浅笑着说,“那我就给大家唱一首老歌,张学友的《一路上有你》,送给在场的所有人。”

“哦——”欢呼声掌声顿时响起。有人很快找到这首歌,秦亦朗跟着音节低唱,“你知道吗,爱你并不容易,还需要很多勇气,是天意吧,好多话说不出去,就是怕你负担不起……”

他的声音一出来,刚才还热闹的包房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他身上。

和平时说话的音色完全不一样,秦亦朗唱歌时的声音很低沉,带着一点点沙哑。撩拨着每一个人的心弦。

夏晴天专注的望着灯光下的秦亦朗,开始相信他为什么这么受女孩的喜欢了,他简直就是为了舞台而生,俊美的轮廓,深情的眼眸……她此时见了,都有中怦然心动的感觉。

一首歌唱毕,包房里爆发雷鸣般的掌声,夏晴天小手都快拍红了。

“别拍了,拿着这个。”韩晓神出鬼没来到她旁边,将一杯红酒塞在她手中。

夏晴天疑惑不解,“干嘛?”

“去给叶总敬酒。”韩晓直言不讳的说。

夏晴天断然拒绝,将红酒杯放在桌子上。“不去!”

“你真是榆木脑袋,”韩晓气愤的说,“刚才吃饭多好的机会,你酒也不敬茶水也不倒,就连一句话也没有和叶总说,你想成仙啊。”

夏晴天也生气了,“我又不想当明星,为什么要巴结他。”

“我知道你不想当明星,可世事难料,你在他跟前混个脸熟,以后找工作什么的,不是方便吗?”

混脸熟?夏晴天心中冷笑。我已经和他熟的不能再熟了,完全不用混。

韩晓有自己的打算,虽然现在夏晴天说不想进娱乐圈,但没准以后就开窍了,现在把路提前铺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我真是不知道说你什么好,”韩晓指着角落里默默喝酒的叶以深,以及两边围着的好几个小姑娘说,“你看看她们,条件全都不如你,还不是照样巴结叶总?为了什么我不说了吧,你倒好!我真想把你脑袋扒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夏晴天转头看去,昏暗的灯光下,叶以深懒洋洋的坐着,晃动着手中的酒杯,旁边有个小姑娘不知道说了什么,他勾唇笑了笑。

心中骤然像是压了块石头,闷闷的透不过气,他好歹也是自己的丈夫,也不收敛一点,就差抱住旁边那小丫头了。

“去呀,敬杯酒而已,又要不了你的命。”韩晓催促道。

“我不去。”夏晴天嘟着嘴说,有几分赌气的味道。

韩晓自然听不出来。又亮出王牌,“还想不想要钱了?”

“你就会拿这个要挟我!”夏晴天忿忿不平的说。

“姑奶奶,我这都是为了谁呀,”韩晓将红酒杯再次塞进她的手中,“快去。”

夏晴天暗暗磨牙,真是要被这个家伙气死了。

犹豫再三,为了自己的五万块钱,夏晴天还是起身穿过层层人群,向角落里那个大佬走去。

光线很暗,秦亦朗应广大吃瓜群众的要求增加了一首歌,醇厚的低音炮在整个包间回响,他的目光若有若无的追随着她的身影……

夏晴天强迫自己脸上带了抹笑容。快要走到叶以深跟前时,她看到他抬头看向了自己,眼中带着讥讽和调戏,那眼神似乎在说,女人,你忍不住过来了吗?

夏晴天轻咬住下唇,她真的很想转头都走,但已经有不少人看向了自己,如果此时转身,这也太怂了吧。

回去会被韩晓骂死。

算了,都走到这儿了,断没有回头的余地,不就是敬酒嘛,小意思。

暗地里给自己鼓劲加油,夏晴天继续走向叶以深,距离他不到两米的时侯,脚下突然被绊了一下,夏晴天手中的红酒杯飞出去,“啊——”一声尖叫扑向正前方的男人……

“咚!”脸和结实的肌肉相撞,夏晴天重心不稳双手不自觉的抱住了他的腰,现场顿时一片安静,就连秦亦朗也停止了歌唱。

夏晴天心中叫苦,卧槽!谁伸脚陷害我?

“夏小姐投怀送抱这一招学的不错嘛。”叶以深在她耳边低声说,语气中全是讽刺。

夏晴天回过神。手忙脚乱的从他怀中起来,又不小心按住了他的大腿,无意的动作瞬间撩起了他的欲念。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夏晴天站起来面红耳赤的道歉,声音小的像苍蝇。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叶以深故意为难她。

夏晴天声音大了一点,“对不起。”

“一点诚意都没有。”叶以深凉凉的说,目光一瞬,给自己的杯子里倒满红酒,然后说,“把这杯酒喝下去,我就原谅你。”

叶以深闻到她身上的酒味。心里非常的不满意。

夏晴天怔住,咬咬牙,端起了那杯红酒,正要喝的时侯,秦亦朗开口了,“小夏是女孩子,这酒太多了吧。”

叶以深目光立刻变得冰冷,挑衅的望着见义勇为的秦亦朗,冷笑道,“秦先生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什么意思,就是觉得……”

秦亦朗的话还没有说完,夏晴天便仰头“咕噜嘟噜”的将那杯红酒全部干了。她了解叶以深。她也知道秦亦朗是好心帮她,但这时秦亦朗越帮她说话,她的后果就越惨,还不如一不做二不休解决争端。

秦亦朗诧异的望着夏晴天,心中有些不忍。而叶以深却很得意,嘲弄道,“这位夏小姐好像并不买秦先生的账啊。”

秦亦朗见惯了这种场面,勾唇浅笑道,“看来是我多事了,抱歉。”说完转身离开。

夏晴天将杯子放在桌子上,用手指擦了擦嘴角低着头乖巧的说,“叶总。喝完了。”

“好了,走吧。”

夏晴天没想到这么快过关,赶紧脚底抹油跑,快走到原来的位置时,胸口一阵恶心,刚喝下去的红酒有吐出来的冲动,夏晴天捂住嘴巴冲出了包房。

韩晓急忙跟了出去,见她进了卫生间才稍稍松口气。

“哇——”夏晴天趴在马桶上把刚喝下去的酒全都吐了出来,不仅如此,连中午吃的饭也尽数吐了个干干净净。

感觉苦胆都要吐出来了,夏晴天放下马桶盖按下冲水键然后有气无力的来到洗漱台。

喝酒太难受了,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喜欢喝酒呢?

夏晴天又干呕了两下,胃里没有任何东西可吐了,才漱口洗脸。

感觉身后有人,夏晴天猛的从水池里抬头,看到来人本能向后退了一步,“你还想干什么?”

叶以深一步步逼近,眼中充斥着怒火,“秦亦朗为什么要替你出面?”

“我不知道,你如果想知道,可以去问他。”夏晴天绕过他想要跑出去,却被叶以深一把捞住,“刚才不是还投怀送抱吗?现在跑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