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口干舌燥的特殊羞辱/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刚才是韩晓让我去敬酒的,并不是我自愿的。”夏晴天替自己辩解。

“呵!现在其他男人都能指使动你了?”

“不是这样……你干什么?你放开我……”挣扎间她便被叶以深拖进了厕所的隔间,反手锁上了门。

“叶以深,这是公众场合,你放开我!”夏晴天被抵在卫生间的墙壁上,低声怒喝道。

“刚才是谁在公众场合勾引我?那么饥渴,现在和我说公众场合?”叶以深掐着她的腰,随后大手……

夏晴天又急又怒,想要阻止他的行为,两只手却被他攥在另一只手中,根本无法反抗,“你别这样……”

“别哪样?”叶以深的手开始……,“你这种贱人,没有和我讨价还价的余地,拍个破广告就忘了你的身份了?嗯?”

“呃!”随着他的动作……夏晴天一阵颤栗,眼中蒙了层泪。

叶以深低头在她的脖颈上……如同一只凶残的狮子在戏弄自己的猎物,夏晴天口干舌燥,身体扭曲着急于逃离他的掌控,可是他手上一用力,她就顷刻间崩溃。

“果然是荡妇,这么快就……”叶以深讥讽着……随后挤了进去。

“嗯……”夏晴天难受之极,声音从贝齿间溢出。

叶以深一边欣赏着她痛苦的表情,一边嘲讽,“你这不是很有感觉吗?”

夏晴天无言以对。打也打不过,说也说不过,她仰着头望着白花花的顶灯,感觉眼前的景物开始破碎。

门外忽然传来几个女人嘻嘻哈哈的笑声,夏晴天紧张的抓住他的肩膀,生怕她们破门而入。

“放松,她们进不来。”叶以深低声喝道,他差点要被这个女人给……

夏晴天撇过头不说话。

外面的人来了又走,夏晴天整个人都快要虚脱了,巴望着叶以深快点结束,可是他今晚似乎很兴奋,不知是喝了酒的原因,还是因为外部环境的刺激,把夏晴天翻来覆去的折腾,最后才……

叶以深用厕所里的纸擦了擦,说,“立刻回叶家,不要再在外面勾引男人。”

夏晴天手撑在抽水箱上才勉强站住,低垂的眼眸中全是恨意。

“听到没有?”

夏晴天咬牙切齿的点点头,“知道了。”

叶以深得到肯定答复,冷哼一身打开隔间的门出去了。

他一走,夏晴天立刻将厕所的门反锁,靠在门上双手敷着脸,眼泪从指缝里汹涌而出。

她以为人被羞辱惯了,心就会变得麻木,就不会痛,但事实不是这样的,只要她还有呼吸,还有喜怒哀乐,她还是会疼,像是无数根细长的银针刺入了每一个毛孔,疼的她浑身缠斗。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承受这样的耻辱?

压抑的哭声被门外吵杂的音乐声掩盖,夏晴天哭了许久,哭的眼泪都流干了才重新站起来,她还要活下去,她不能被一个渣男叶以深打败,那自己就活的太没有意义了。

整理了下衣服,夏晴天开门在水池边洗了把脸,镜子里的她眼睛又红又肿,鼻尖也红红的,一看就是哭过的样子。

长长的舒口气,把胸腔里的浊气全都吐干净,夏晴天振作精神回到包间拿了自己包准备走。

“嗳,你刚去哪里了?这么久?”韩晓颇为关心的问。

“我身体不舒服,先走了。”

韩晓听她声音不对劲,还想问什么,却见她已经疾步出了包间,他追出去喊道,“要不要我送你?”

“不用!”夏晴天头也不回的说,然后消失在了五光十色的楼道了。

出了豪华的KTV,夏晴天站在马路上有些茫然,现在还不到晚上七点,天刚刚黑,她一点也不想回叶家,尽管叶以深严厉警告过。

可现在她又能去哪里呢?

她能想起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还在医院的苏清雅,趁着时间还早,去看看她吧,虽然她不是很想见自己。

在路边招了辆出租车直奔医院。到了后她医院门口的水果店买了苏清雅喜欢吃的红龙果,然后去了住院部。

到了病房门口,夏晴天刚要敲门,听到里面传来苏清雅悦耳的笑声。

她的心情似乎不错,夏晴天心想,紧接着她又听到另一个声音。

“尝尝这个,我特意买的……”

夏晴天敲门的手僵住,这是叶以深的声音,如此温柔,完全不像自己认识的那个叶以深。

苏清雅的语气透着一股子少女的娇嫩,“嗯!很好吃,你也尝一个,我喂你……真乖。”

“我知道城西有一家做糕点更好吃,我明天带过来给你。”叶以深柔情似水的说。

“谢谢你啦。”

“傻瓜,和我不用这么客气,为你做什么我都是心甘情愿的。”

“以深你对我真好。”

“来,再吃一点……”

一句句甜言蜜语落在夏晴天的耳中,却如穿心箭,每一根都命中正心。

这就是她的丈夫和闺蜜,虽然她告诉自己,如果他们两个人是彼此喜欢的话,她可以退出,可事实摆在面前的时侯,她做不到那么大度。

心痛如绞……原来是这种感觉。

好像全世界都背叛了自己。

“嗳,你不进去吗?”护士手里端着药盘,疑惑的看着她。

“不用了。”夏晴天狼狈而逃。

护士嘀咕了一句“奇怪”,敲门进去。

夏晴天狂奔出医院,快速的上了辆出租车,她要尽快逃离这个地方。

“姑娘,去哪?”司机转头问。

夏晴天愣了半天报了叶家的地址,现在想想,那里至少还有一方属于自己的地方。

街上华灯初上,到处都是下班逛街的男男女女,有人在笑有人在沉默,可是他们的生活是鲜活的,不像自己,恍若一潭死水,看不到半点波澜。

夏晴天嘴角露出苦涩的笑,MD,活了21年,从没有过的如此不堪。

一定要结束这种生活。

回到叶家,夏晴天把手中的火龙果给王管家,直接去了花园,她要尽快找到那个男人,搞清楚昨天是怎么回事。

暗香浮动。

夏晴天在花园里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猛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你是在找我吗?”

她快速的转身,和叶以深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站在幽暗的灯光下。夏晴天辨认了一番,是他。

“你会说话?”夏晴天警惕的盯着他。

“会了。”他轻声道,“会了”而不是“会”,细微的差别夏晴天并没有听出来。

夏晴天心中涌起一股怒火,“为什么骗我?你明明会说话,为什么要骗我是哑巴?”

男子叹息道,“我原本是不会说话的,昨天情况紧急,想要救你,不知怎么就突然会说话了。”

夏晴天微微诧异,“这也太奇怪了吧。”

男子浅浅的笑,“我也觉得很奇怪。但的确是这样,我没有必要骗你不是吗?”

夏晴天心里的警备降了不少,“好吧,暂且相信你。那你叫什么?”

“白帝。我和昨天要杀你的那个男人是双胞胎,他叫夜帝。”

夏晴天听到这个名字突然有种想笑的冲动,他叫白帝,那个人应该叫黑帝,一黑一白才相得益彰嘛。

“你笑什么?”白帝看她表情松驰,似乎也松了口气。

“没什么,”夏晴天憋住笑继续问,“那你们和叶以深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和他长得一样?他也是你们的兄弟吗?”

白帝摇头,“我也不是很清楚。从我有了记忆开始,我就和夜帝在一起,后来才见到叶以深。”

“你们一直住在叶家?”夏晴天惊讶的问。

“是的,一直住在这里。”

“那为什么叶家的人都说没有见过你们?”

白帝淡然道,“我们的存在是叶家的秘密,他们当然不会告诉你这个外人。”

夏晴天怔住,对啊,这是多么重大的事情,堂堂叶氏集团总裁叶以深,家里竟然藏了两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任谁想都觉得这件事很诡异吧。

“那……你们为什么不离开这里?”一直困在一个地方会非常无聊的吧。

白帝无奈的说,“我们也想出去,可是叶家有结界,我们出不去。”

“什么?”夏晴天惊讶异常,“结界?”

“对。”

夏晴天脑子一片空白,她这不是在做梦吧,怎么结界都出来了,这不是二次元的东西吗?

“你不相信我?”白帝挑眉,目光有些受伤。

“这很难让人相信的好吗?结界?你当这里是动漫世界吗?我不是小孩子了,不要拿这种玩意骗我。”夏晴天非常质疑。

白帝双肩微垂,神情有些无助,“晴天,有些事情你没有见过不代表它不存在,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亲自解开这个谜题,看看我是不是骗你。”

他的一番话让夏晴天有些汗颜,咧咧嘴笑道,“那个……对不起啊,因为你说的话实在是太奇怪了,我怀疑很正常。”

白帝淡笑着望着她,“你说的对,一般人听到这样的话,的确会觉得很奇怪。”

夏晴天很尴尬,跳开这个话题问,“你刚才说让我去解开这个谜题,如何解?”

白帝脸上的笑容收敛了一些,很是认真的说,“在叶以深的书房里有一个黑匣子,匣子里面藏着关于我们的秘密,应该还有解除结界的阵法,你只要找到这个黑匣子打开它能知道了……晴天,或许只有你能帮我们逃出这里。”

夏晴天顿时觉得自己肩上的胆子沉甸甸的,突然想到什么问,“你和那个夜帝,你们这么神出鬼没的,为什么不去书房自己找?”

“我和夜帝都不能靠近书房,否则早就离开这里了。”

“哦~原来是这样,”夏晴天点头。“那叶以深把你们困在这里想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但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夏晴天立刻附和道,“当然了,他那种人渣会做出什么好事?”

白帝勾唇笑了。

夏晴天信誓旦旦的说,“你放心,我会找机会进书房的,前几天我进去过一次,但是被他抓住了,什么都没有找到。”

“你要小心一点,还有,以后不要去五楼,夜帝想要伤害你。”白帝叮嘱她。

“嗳,他到底为什么要杀我?我和他没有任何仇怨啊。”夏晴天表示很无辜。

白帝苦笑,“他脑子不是很正常,经常会发疯,不过你不用担心,只要有我在,不会让你受伤的。”

夏晴天心中一暖,想起昨天他为了救自己真的是拼了全力,还被那个家伙打,想到此,她关心的问,“昨天伤的重吗?”

“没事儿,他不会对我下狠手,毕竟我们是亲兄弟。”

“那就好。”

白帝抬头看着当空皓月,幽幽的说,“还记得你刚来叶家的时侯,我陪你上楼顶看星星,你说了很多外面的事情,你不知道我当时有多羡慕你,我也好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可惜……”

夏晴天心中一颤,握住他的手说,“我会尽快进到书房,然后让你离开这里。”

白帝反扣住她的手,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她光洁的脸颊。柔声说,“晴天,谢谢你。我不想让你冒险,可是除了你,我不知道还能有谁能帮我。”

“不要这样说,帮你也是帮我自己,我也很想离开叶家。”

白帝深情的望着她,慢慢靠近她的脸,然后吻上她温热的唇,细致又轻柔的舔舐……

夏晴天感觉的心砰砰砰的跳了起来,她闭上眼睛享受着这个吻,她想。她是喜欢上这个男人了。

如此温柔,如此完美,他不应该被藏在这种地方,不见天日。

一吻结束,夏晴天轻喘,脸颊绯红,眼睛湿漉漉的仿佛一只受惊的小鹿。

白帝恋恋不舍又轻啄了一下她的唇说,“你要小心。”

“嗯,”夏晴天点点头,因为叶以深带来的痛苦此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白帝松开她的手,“快回去吧,不要被人发现了。”

“我怎么找你?”夏晴天离开前问。

“想我了就来这里,我在花园里待的时间比较多。”

“好。我先走了。”

夏晴天脚步轻盈的离开,再回头时,他已经消失了,她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有问他住在哪里,也是在五楼吗?

算了,下次问吧。

夏晴天边走在心中发誓,一定要找到叶家的秘密,破除结界,带着白帝一起离开这里。

女人柔弱的时侯,大多是因为心中没有希冀,但只有要了目标。就会变得格外强大。比如夏晴天,此时她就浑身充满了力量。

进了别墅,遇到王管家,他笑着问夏晴天,“少夫人,晚饭好了,吃饭吧。”

“我不饿,不吃了。”夏晴天上楼,走了两步回头问,“叶以深回来了吗?”

“少爷还没有回来。”

“哦。”夏晴天心中一喜,他没有回来,这是个机会啊。

快步走到三楼。扶着栏杆往楼下看了看,并没有人注意这里,她又转身向四楼书房去。

到了书房门口,夏晴天傻眼了,书房什么时侯上锁了,还是指纹解锁,这明显就是为了防止她进书房啊。

这也更加印证了书房里藏着秘密。

靠!这可怎么办?叶以深在的时侯她没有办法进去,他不在就更加进不去了。如果是密码锁她还能猜一猜,可是指纹锁……

要疯了,难道她要剁下叶以深的手指来一个个试吗?这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看来,她还是要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才好。

原本抱着莫大的希望上来的,没想到现实却破了她一盆了冷水。夏晴天靠在栏杆上落落寡欢的失落。

这个叶以深实在太阴险了。

“你在这里干什么?”叶以深熟悉的声音响起,夏晴天骤然扭头,他站在楼梯的拐角处,眼神阴冷的望着自己。

夏晴天浑身打了个寒颤,胡乱的找着借口,“我……我站在欣赏风景。”

“这里有什么风景?”

夏晴天指着别墅里的灯火通明,胡说道,“从这个角度看别墅,很好看。”

叶以深怎么会相信她这种胡言乱语,当即戳破了她的谎言,“你想进书房?”

“没有没有,”夏晴天连忙摆手。“我真的是在看风景。”

叶以深慢步靠近,威胁道,“夏晴天,我警告你,不许踏进书房半步,要是让我下次发现你靠近这里,我绝不轻饶。”

“我知道了,”夏晴天小声应道,赶紧灰溜溜的从他身边跑开。

“站住!”

夏晴天叫苦不迭,刹住脚步,乖乖的转过身来聆听教训。

“明天上午我去接清雅出院,你在家里安分点,不要给我出什么幺蛾子。还有,她回来后你不许对她摆脸色,不许你再伤害她。我明确的告诉你,在这个家,她的份量要比你重的多。”

夏晴天暗暗磨牙,她本来还想跟着叶以深一起去接清雅的,现在看来,她去明显就是个电灯泡,她还是省省这份力气吧。

“听到没有?”叶以深见她呆呆的不说话,不由的发怒。

“知道了。”夏晴天抬起头直视他的目光,坦然的问道,“叶以深。既然你和清雅两情相悦,为什么不干脆和我离婚,和她双宿双飞?也省的我在这里碍你们的眼。”

叶以深愣住,他没想夏晴天会主动提出离婚,心中那股怒火越烧越旺,“夏晴天,我买你花了那么多钱,还没有用够呢,怎么能这么便宜你让你去勾引其他男人?”

夏晴天知道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尽量不把这句话往心里去,继续说,“可是你不觉得这样对清雅很不公平吗?你这是想让她当小三啊。”

“闭嘴!”叶以深怒喝。“滚,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这个贱人来多嘴。”

夏晴天看他发怒,一秒认怂麻溜的下楼,不过她心里却很爽快,能气到叶以深,也算是功德一件啊。

站在四楼的叶以深沉默了,他在回想夏晴天的话,他是喜欢苏清雅,这很大一部原因是源于那一夜她给自己的感受,可是娶她……

他承认从未想过这件事,就像他从未想过要和夏晴天离婚一般。

不管她做了多么让他愤怒的事情,他都不没想和她离婚。

哪怕是冲着她那张脸,他也不会让她离开叶家。

这一夜,夏晴天睡得很安稳,因为白帝说过,他会保护她,所以她很放心。

秋天的太阳似乎都懒惰了,七点多才冒出头。

夏晴天昨天的确累极了,这一觉睡到天大亮,下楼时整个别墅静悄悄的,几乎能听到屋外的鸟叫声。

“王叔,早啊。”夏晴天心情还算不错。

王管家正在换客厅里的花,闻言抬头笑道,“少夫人。不早了,都快八点了。”

夏晴天嘿嘿笑了笑,“这花还能开两天啊,怎么就换了?”

王管家的表情有一丝尴尬,却还是如实说道,“这是少爷交待的,说是苏小姐今天出院,为了迎接她……”

夏晴天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真是大清早的给自己找不痛快,嘴贱问这个干什么。

“少夫人,你不要多想,少爷可能……就是……”王管家想要安慰她。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夏晴天耸肩无所谓的说,“王叔,你不用说了,我又不是瞎子。厨房还有早饭吗?”

王管家松口气,“有有,你赶快去吃吧。”

夏晴天走向厨房,昨天中午吃了那么多最后全吐了,昨天晚上又没有吃东西,她的胃早就空空如也,看到餐桌上的面包和小粥时,眼睛立刻就亮了。

这世间所有的麻烦,都比不上饿肚子让人难受。只有吃饱了才能继续战斗不是吗?

正大口大口吃粥的时侯,手机“嘀”响了,随手抓起来看了眼,夏晴天立刻欢呼一声,开心的笑起来。

上面是一条银行转账信息,整整五万块。

五万块啊,对她来说就是巨款!她的银行卡里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多钱。

夏晴天高兴的跺跺脚,又吃了一大口粥才给韩晓打电话。

“喂?韩晓,钱我收到了,谢谢啦,”夏晴天的语气前所未有的愉悦,感觉小一秒就能飞起来了。

韩晓被她的笑声感染。笑道,“这是你应得的,不用谢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