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特殊霸道的占有欲/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你不是要抽提成吗?怎么全打给我了。”

韩晓很不屑的说,“就这么一点小钱,我还看不上。你不是说急用钱吗?我再克扣你那点小钱,还算不算男人了。”

夏晴天双眼笑的都眯起来了,“韩晓,你真是个好人,我改天请你吃饭。”

“吃饭就不必了,”韩晓顿了顿说,“小夏,你真的非常有天赋,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只要你想踏进娱乐圈,我一定会把你捧成比冰冰还要火的巨星,怎么样?”

夏晴天想起叶以深的话,迟疑了片刻拒绝道,“韩晓,谢谢你,可是我对这个真的没有兴趣。”

韩晓听出了她的犹豫,继续劝道,“小夏,你也看到了,短短几天就能赚五万块,而且是合法收入,这可不是哪个职业能赚到的。这还只是毛毛雨……”

“韩晓,你别说了,我不会进娱乐圈的。”夏晴天打断他的话,再说下去,她就真的要动心了。

韩晓笑着说,“OK,我尊重你的意见,总之我这里的大门永远朝你开着,你什么时侯想通了就来找我,我等你电话。”

“再见。”

“拜拜。”韩晓在那头笑的胸有成竹,这世上很少有人能经受的住金钱荣誉的诱惑,尤其是这种还没有毕业的大学生。

夏晴天挂了电话,喜悦的心情无以言表,很想找个人分享一下,于是她想到了花园里的白帝。

想到此,夏晴天赶紧吃完饭去花园找人,希望告诉他,她赚到人生的第一桶“巨额资金”了。

可是她在花园等了很久,也找了许久,白帝还是没有出现。夏晴天有些失望,好像这份喜悦没有分享就打了很多折扣。

远处传来汽车的喇叭声,夏晴天伸脖子看去,叶以深正好扶着苏清雅从车里下来,两个人携手进了别墅。

夏晴天愣了几秒,想了想抬脚向别墅走去。

有些事情总是要面对的,再说她也很想知道清雅的伤恢复的怎么样了。

客厅里,苏清雅看着花瓶里的鲜花言笑晏晏,感慨道,“还是你家里舒服,在医院把人都待烦了。”

“什么我家?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叶以深将女仆刚送来鱼汤给她,“赶紧喝了,专门让厨房熬的。”

“我不饿,还没到饭点呢。”苏清雅撒娇。

叶以深亲自舀了一勺鱼汤,吹了吹不热了送到她嘴边,“乖,不饿也喝点,对身体好。”

苏清雅余光看到刚走进来的某人,笑了喝了那口汤,“哇,味道还不错。我还要喝。”

“喜欢就好,我让厨房每天熬给你。”说着叶以深又喂了一口。

苏清雅故意说,“每天喝该腻味了,明天可以熬鸡汤啊骨头汤什么的,换个口味。”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叶以深声音柔情的快要滴出水来了。

夏晴天远远看着这一幕,心想,若叶以深如果有天幡然醒悟了,决定和苏清雅在一起,把自己赶出去,以夏家现在这个情况,定是不会收留她了,搞不好哪个继母和夏薇薇还会乘势打压她。所以,她也该考虑一下自己的后路了,总不能被赶出去身无分文流落街头吧。

“晴天?”苏清雅假装才看到她,眼中的笑意凉凉的,“好久不见。”

夏晴天走近,也不咸不淡的说,“我们前两天才见过。”

“哦,我忘了。”苏清雅很是高傲的看了她一眼。

“你身体恢复的怎么样?”

苏清雅挑眉道。“托你的福,恢复还差不多。”

夏晴天噎住,明明那天的事情不是自己的错,为什么苏清雅非要推给自己呢?

算了,这件事是解释不清楚了。

“以深,我累了想回房间休息。”苏清雅扭头对叶以深撒娇。

叶以深以为是夏晴天让她不舒服了,抬头狠狠的瞪了夏晴天一眼,转而拍着苏清雅的手背说,“也好,我让厨房中午做点清淡的食物,我先送你休息。”

“以深,你对我真好。”苏清雅笑的像是一朵娇艳的玫瑰。

叶以深温柔的笑了下,一把将她横抱起来,冷脸从夏晴天身边经过,向楼梯走去,然后夏晴天看了好友得意的笑容。

那意思好像再说,你看,你老公对我这么好,你也没有办法。

夏晴天的确是没有办法,因为叶以深只是她名义上的丈夫,在她心中从未把他当过老公。只是她有些惊讶,苏清雅以前叶以深的态度没有这么主动啊。

看来,经过医院这几天,他们的关系突飞猛进,或许好友是真的喜欢上叶以深了。

突然想起两个人还很要好的时侯,夏晴天发下誓言,以后生活好了,苏清雅想要什么她给什么。如今想来自己简直就是个笑话,自己名字上的老公都是苏清雅的了。

但或许因为自己心态的变化,她现在看到这一幕并不痛苦,只是觉得有些堵心。

事已至此,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不想流落街头,她只好去赚钱了。

握着手机,想起两个小时前挂断的那通电话,夏晴天沉思良久对王管家说,“王叔,能帮我安排一辆车吗?我出去有点事。”

“当然可以,不过等会儿就要吃饭了……”

“没事儿,我在市里吃,麻烦你了。”夏晴天不想给自己犹豫的时间,她怕自己反悔。

有时侯,人要做一件事,需要一点点孤勇。

“那好吧,我马上安排。”

车子向市里进发,夏晴天在心中默默盘算等会要和韩晓怎么谈判,她是同意进娱乐圈,但是并不代表什么都拍。而且这次她要仔仔细细的看一遍合同。千万不能被这个家伙坑了。

到了韩晓的公司楼下,夏晴天让司机先回去,她下午直接去逛街不用等了。

前台是位很有气质的美少女,看到夏晴天眼前一亮,亲切的招呼,“美女找谁呀?”

“我找韩晓。”

“韩大经济啊,你等等,”美少女一边拨号一边问,“请问美女贵姓?”

“我姓夏,早晨和韩晓通过电话。”

“好的,”美少女拨通了电话,说了这边的情况。然后对夏晴天说,“美女,韩大经济在5楼,您直接上去找他吧。”

“谢谢。”

一路坐电梯到了五楼,电梯门一开,韩晓就在门口等着,看到她如同看到了亲人一般,只差上来给一个大大的熊抱了。

“哎呦,你可来了,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的,来来来,去我办公室谈。”韩晓虚拦着她的肩膀。带着她往前走。

夏晴天打量着公司,开放式的办公环境,色调以桔色和绿色为主,很是明亮活泼,而且美女帅哥很多,好几个坐在沙发上闲聊。

韩晓将她带到一间办公室,亲自给她到了一杯水,靠坐在桌子上,双手抱在胸前说,“怎么突然相同了?早晨还义正言辞的拒绝我呢。”

夏晴天哀叹口气说,“人总是要靠自己生活下去的嘛。”

“这就说对了。”韩晓打了个响指说,“现在这社会啊,靠山山倒靠水水流,而且最不能靠的就是男人,只有自己强大才是正道。”

“韩晓,你也是男人,这样说好吗?”夏晴天苦笑。

韩晓用大拇指指着自己说,“就因为我是男人,我才最了解男人的劣根性。好了言归正传,你来找我应该是想通了吧,要进娱乐圈?”

“对,我想通了。不过我有要求。”

“这个正常,你说。”

夏晴天严肃且认真的说,“不拍吻戏、床戏、以及大尺度的戏。剧本也不能太烂。”

韩晓很爽快,“没问题。”

“答应的这么快?你该不会一转身就把我卖了吧。”夏晴天打趣道。

韩晓哈哈笑了两声说,“小夏,你也太不相信我了,我这个人向来很守信用,你可以在我们公司随便打听。而且以你的潜力,根本就不用靠这些来炒作,一样能红。”

“是吗?你每次这样说,我都好怀疑。”

韩晓拍拍她的肩膀,“你先坐我准备合同,酬劳方面我们公司有统一的规定,等会儿你看合同。”

“好的。”

这边。

叶以深和苏清雅来到餐厅吃饭,发现夏晴天不见人,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质问王管家,“王叔,夏晴天人呢?她不知道这个时间吃饭吗?”

“少爷,少夫人去市里了,说有事情要处理,她会在市里吃饭。”

叶以深怔住,随即冷笑,“她能有什么事情处理?”说着拿起手机给夏晴天打电话。

夏晴天正在等待合同,冷不丁看到叶以深的来电,不想让韩晓听到。赶紧跑到办公室的角落接电话,“喂。”

“你去哪里了?”

夏晴天没有隐瞒,“我在韩晓的公司,过来拿我拍广告的酬金。”

她不敢撒谎,因为家里的司机知道她来了这里,叶以深一查就知,而他也是知道韩晓的。

叶以深沉默了几秒钟,什么都没有说挂断了,这让夏晴天倍感意外,她以为他要训斥一顿才肯罢休呢。

“谁啊,把你吓成这样。”韩晓试探着问。

“没谁。”夏晴天握着手机没解释。

因为合同有标准的格式,韩晓只是加了几个条件就打印出来给她看。

夏晴天仔细的看着各项条款,看到金额的时侯问,“你们要抽60%?这么多?”

韩晓淡笑道,“小夏,这你就不清楚了吧,我们要帮你联系资源,请媒体请公关,还有各种饭局,还要配助理啊车啊等等,这些花销也非常大的。我们公司每个签约艺人都是这种条件。”

夏晴天不懂这里面的条条框框,最后看到签约时间,漂亮的眉毛皱了起来,“五年时间?太长了太长了,我最多只能签两年。”

两年之后她就毕业了,到时候她就可以重新找工作了。

“哎呦,我的小夏,两年时间能干什么?都不够你在娱乐圈混脸熟,到时候我们的前期投资怎么办?比如给你请形体老师,你又是素人,还要上各种表演的速成班,不能我们把你刚培养出来你就走了,那我们不是赔大了?”

夏晴天有些为难,“可是……五年也太长了。”

“五年时间很短暂的,你每天忙忙碌碌的一眨眼就过去了。”

夏晴天很犹豫,她不想在这个地方待的太久。最好一两年的时间就离开,可如果五年的话……

韩晓看她迟疑不决,严谨的说,“小夏,既然你有意成为我旗下的艺人,我想我们有必要好好沟通一下,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和我说。我知道的越详细,以后出了突发情况我才有足够能力应付。”

夏晴天吞吞吐吐的说,“我家里不太同意我干这一行,我又很想独立,所以……”

韩晓还以为是多大的事情,听到这个理由笑了。“很多艺人都是家里起初不同意,后来混好了,赚的钱又多,还不是都同意了。说白了,只要你有钱了,其他人就该看你的脸色了。你看秦亦朗,他现在去哪大家不是恭恭敬敬称一声秦老师?就连以前训他的导演见了他也要小心伺候着,这就是现实。”

夏晴天心知是这个道理,最后咬咬牙,眼睛一闭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至此她成为了韩晓旗下的艺人。

“夏晴天,祝我们合作愉快,我会尽快给你安排各种训练和工作的。”韩晓喜笑颜开,当了这么多年经纪人,终于挖掘出一个可以大红大紫的苗子了。

“嗯,以后还请你多多关照。”夏晴天客气的说。

“这是当然了,走,为了庆祝签约成功我请你吃饭,顺便给你介绍一下我们公司和现在娱乐圈的一些现状,你也有个了解。”

夏晴天原本要拒绝,可一听理由想拒绝也没有办法,只好跟着他去吃饭。

这一顿吃下来,夏晴天大开眼界,没想到娱乐圈这么复杂,谁和谁是一个圈子的。谁现在惹不起,每个影视公司的优势是什么,还有以后遇到媒体该怎么说话等等,她眼前仿佛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

顿时有些后悔,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适应这样复杂且剧烈的竞争,不过签都签了,退一万步讲,这些人总比叶以深好一点。

她连叶以深的手段都可以忍受,其他的应该也可以。

深吸一口气,夏晴天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突然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看时间还早,夏晴天和韩晓道别后。想起今天是苏清雅的生日,便徒步去LV店给她买礼物。

如今两人的关系虽然如履薄冰,但她还是想弥补一些,毕竟苏清雅在她心中还是不可替代的好朋友位置。

来到店内,上次看好的那款包还没有卖出去,夏晴天直接让导购员包了起来,然后刷卡。

“欢迎您下次光临。”导购将包好的袋子给她,亲热的说。

夏晴天接过来心中暗忖,下次才不来呢,太贵了。

边欣赏其他的包边往外走,刚出了店门两步,身后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以深。我们去这家店看看,买个包吧。”

“好啊,你喜欢就行。”

夏晴天心头一跳,回头,是叶以深和苏清雅,前者手中还提着大包小包,俨然一副拎包好男友的形象。

因为她前面刚好一块人形立板,所以两人并没有看到她就进了LV店。

苏清雅拿起一款手包说,“哇,这个包包好漂亮。”

“喜欢吗?”叶以深柔声问。

“喜欢!”

叶以深大手一挥,“来,把这款包起来。”

“这个也好看。”苏清雅又拿起一个说。

“这个也包起来。”

另一个导购员在旁观推荐,拿起夏晴天刚买的那款包包说,“美女长得漂亮,气质又好,非常适合这款包包,您试一下。”

苏清雅拿过来看了眼标牌,嫌弃的说,“才不到两万块钱,太便宜,我不喜欢。”然后她的眼珠一扫,看到展台中间的那一款说,“我要那个。”

“好的美女,”导购员心中狂喜,今天赚到了呀,把苏清雅看上的包拿下给她,推荐说,“这是我们今年的最新款,也是限量款,全球只有一千只。”

苏清雅看了看标牌,淡淡的说,“58888,这个还不错,以深,我想要这个。”

叶以深眼睛都不眨一下。“包起来吧。”那样子仿佛苏清雅想要整个店,他也会毫不犹豫的买下来送到她手上。

苏清雅亲昵的靠在他肩上说,“以深,你对我太好了。”

“你喜欢就好。”叶以深柔声说。

站在门口的夏晴天看着这一幕,心中震惊无比,这个苏清雅还是自己认识的苏清雅吗?何时变得如此爱慕虚荣?

她不是说……女孩子要靠自己的努力吗?这就是她的努力?

可能是两人带给她的震撼太强烈,以至于他们从店里出来,夏晴天都没有回过神。

“你怎么在这里?”叶以深眉眼瞬间变得极为阴冷。

夏晴天神魂归位,将手中的包藏在了身后,解释道,“我来街上逛逛。”

叶以深怒了,“既然见完了韩晓。就应该立刻回家,难道我没有告诉过你,要安份点,不要出来混乱勾引男人吗?”

“我没有,我只是出来散散心。”

叶以深狠盯着她,发现她身后藏着的明显logo,冷声说,“把东西拿出来。”

夏晴天躲了一下,没有给他。

“买的包?”叶以深反问,眼光闪过一道光,“想送给哪个男人?是韩晓还是秦亦朗?”

“不是送给他们的!”夏晴天反驳道。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看。”

两人的争执引起了不少来往人的眼光,一男两女,容貌又都很好,很容易引起各种猜测。苏清雅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又不忍心叶以深这么对待夏晴天,于是拉拉叶以深的衣袖说,“我们去别家逛吧,好不好?”

然而这次,苏清雅的话没有起任何作用,叶以深很不爽的一把抓住夏晴天的胳膊,往停车的方向走。

苏清雅见状,心中有些忿然,却也只好跟上去。

夏晴天很想甩开叶以深的手,他自己带着女人逛街。恨不得给苏清雅买下全世界,他到底凭什么来批评自己?

被叶以深粗鲁的塞进后车厢,叶以深坐进驾驶座,等苏清雅上车了,猛地踩下油门,车子飚了出去。

夏晴天心中冷笑,他到底在生气什么?自己是单独逛,又不是和哪个男生逛。

真是心里变态。

车里的气氛很压抑,又有些尴尬,苏清雅看到她手中的包,略带嘲讽的说,“晴天。没想到你也喜欢这种包包啊,你以前不是不屑于这种奢侈品吗?”

夏晴天的一颗心啪的掉在了地上,瞬间碎成了好瓣。

清雅,你知不知道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还是你口中很便宜的生日礼物,你这样说,我怎么好意思给你?

看夏晴天不说话,苏清雅感觉有些自讨没趣,轻哼了一声扭头看向车窗外。

夏晴天,既然你夺走了我最爱的东西,那么属于你的东西我也都要夺回来,看到你伤心难过,你知道我心中有多爽吗?

车子飙到100码。半个小时就回到了叶家别墅。

刚一停稳,叶以深就甩上车门,将夏晴天从车里拖下来,然后往楼上拽。

“叶以深,你疯了,你干什么?”夏晴天的胳膊被攥的生疼,忍不住破口骂道。

“干什么?等会儿你就知道了。你这么缺男人,那我就满足你啊。”叶以深语气中全是愤怒。

夏晴天气急,“我去找韩晓是去拿钱,这件事你也知道,怎么就成了我……”后面这半句话她难以启齿。

“哼,你这种荡妇。只怕是人家韩晓看不上!”

看着两人一路争执的上楼,苏清雅心中有些纠结。有时她很想将叶以深彻底抢过来,但是又怕他发现自己是处、女,那一切就都暴露了。而每每看到叶以深如此蹂躏夏晴天,她总觉得叶以深对晴天并不是表面上那么残暴,只是他的独占欲太强,容不得她和别的男人说一句话。

这到底……是不是喜欢呢?

应该不是吧,不然他前段时间不会让她在雨里淋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