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冲动,我一直很爱你/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卧室里,叶以深把夏晴天按在墙上,粗暴的……

疼得夏晴天倒吸一口凉气……

“叶以深,你TM疯了!”夏晴天一拳砸在他的肩膀,可是这对叶以深来说,就像是挠痒痒一般。

叶以深在她的蝴蝶骨上咬出一个血印才松口,抵着她气血翻腾的说,“我是在满足你这荡妇啊,你居然这么不领情?”

夏晴天狠狠的盯着他,咬着牙一言不发,她以前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如此恨一个人,恨不得饮其血吞其骨。

叶以深讨厌看到她这样的眼神,用一只手捂住她的双眼,然后吻上她的唇。

心头的这把火是从今天中午得知她去找韩晓就烧起来的,他知道她是去拿钱,但就是忍不住生气,因为她的劣迹实在是太多了。

一想到她和韩晓独处一室,他就想杀过去,好在有苏清雅分散了注意力。

此时,他只想把这股火全都是发泄到她身上。

夏晴天心知反抗无效,只好任由他来。

当时叶以深把她剥光扔到床上的时侯,夏晴天第一次觉得,她和韩晓签合同是非常正确的选择。

这样的生活,她不想再过下去了。

外面的风撩动白色的窗纱,不知从何处带进一片金色的银杏树叶。在夏晴天的视线中打着转落在厚重的地毯上。

叶以深在她身上起起伏伏,夏晴天却心如古井,无波无澜。

心中没有爱,做也是一种折磨和痛苦。

叶以深察觉到了她这种消极的情绪,一把攥住她的脖子,强迫她看着自己,怒喝道,“不许你想其他男人。”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其他男人?”夏晴天弯起嘴角冷笑,停顿的那一下,是他在作乱。

叶以深讥讽,“你这种女人除了想男人,还会想什么?”

夏晴天和他无力辩驳,每一次澄清都像是对斗牛弹琴,于是她淡漠的笑了笑,闭上眼睛不说话。

叶以深恨极了她这种态度,将她翻了身,随后……

“贱人,不要想着离开这里,只要我还没有玩腻你,你这辈子都休想离开。”

夏晴天紧咬着唇,目光迷乱又坚毅,细碎的声音还是从唇边跑出。

叶以深,你以为你就可以一手遮天了?我一定要离开你,而且带着白帝一起离开。

不知过了多久,叶以深终于食足餍饱,将瘫成软泥的夏晴天扔掉,草草清理了一下提裤子离开。

夏晴天浑身困倦,懒得收拾房间的杂乱,顺手拉过床上的被子盖住红果的身体,窝在枕头上休息。

她此刻一点都不难过,她的眼泪在这几天已经流光了,再说,哭泣除了疏散情绪,对她毫无帮助,她还是认真想想如何进入书房,这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

按照叶以深的习惯,一般下班回来后先是吃饭,接着回房间洗澡,然后再去书房处理公文,没有特殊事情的话,基本上是雷打不动。

不过,周末的时侯,他频繁出入书房,这个空隙他应该不会锁门。

所以她唯一的机会就是他出书房的这个空隙,当然,或许会被他当场抓住,但她顾不了那么多,先进去再说。

她觉得自己很悲催,如果她在这个叶家有一个帮手,和她里应外合,这样会比较容易。可惜啊,唯一能帮助自己的叶星悦……

正想到此,敲门声响起,夏晴天愣了愣,问道,“谁呀?”

“是我。”是苏清雅的声音。

“进来吧。”夏晴天从床边的柜子里取出睡裙穿上,靠在床头静待这位好友,不知道她要对自己说什么。

苏清雅一踏进房间,看到脚下扔着的衣服裤子还有内衣之类的,双颊不由的泛红,她还是青春少女,不经人事,对这些自然有些敏感。

这个夏晴天,也不知道收拾一下,她在心里抱怨。却忘了,这原本就是夏晴天的房间。

夏晴天平淡的看着多年好友,心中感慨万千,谁曾想,她们会走到这种地步。

“清雅,房间乱,随便坐吧。”夏晴天淡淡的说。

苏清雅瞥了眼,夏晴天神情恹恹的,乌黑的长发披在肩膀,衬托着一张小脸又白又嫩,颇有几分林黛玉的感觉。

只是……她蝴蝶骨上的血印,还有脖子上的吻痕有些辣眼睛。

苏清雅没有坐,而是居高临下的望着她,沉默良久她说,“晴天,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夏晴天笑了,“我为什么要生你气?”

“因为叶以深……”苏清雅顿了顿说,“我承认叶以深对我很好,但是我们并没有发生什么,你不要误会。”

“我没有多想啊。”夏晴天淡淡的说,就如上次告诉王管家的那句话一样,她眼睛没有瞎,她自己看得见,她也有脑子,自己会分析。

只是这些都无所谓了,因为她也不喜欢叶以深,除了觉得有点恶心之外。

苏清雅看着她的样子,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夏晴天不再是以前那个单纯的夏晴天,貌似……不那么好骗了。

“既然这样,那我先出去了,你好好休息。”

“等等,”夏晴天想起下午买的那个包,起身下床,赤脚在门口找到了包装袋,因为和叶以深的争执,包包掉了出来,她把包包拿到苏清雅跟前说,“今天是你的生日,你曾经说过,想在今年得到一个LV包包,虽然我这个比不上你买的那些,但也算是我的心意,收下吧。”

苏清雅看着手中的包,有些惊愕,她竟然还记得这件事……

而且这个包,好像是导购推荐的那一款,要18888,并不便宜。

“你哪来的钱买这么贵的包?”苏清雅诧异的问。

夏晴天坐在床边,“我这段时间打工赚的。”

“打工?”苏清雅更加疑惑,“什么工作赚钱那么快?”

“就是阴差阳错去拍了条广告,报酬不算低。”夏晴天没有细说。

苏清雅望着好友。她从小就长得很漂亮,从小收到情书很多,她们两个走在一起,别人先看到的总先是她,没想到有一天她能靠脸吃饭。

“收下吧,我们相识这么多年,你生日我从来没有送过一份像样的礼物,这次总算是有点钱了,。”夏晴天说的很坦然,但苏清雅感受得到,她对自己的情感没有以前那么热烈纯粹了,而她越这么说,苏清雅的心里就越难受。

“晴天。谢谢你还记得我的生日,我以为你都忘了。”

“怎么会呢?我半个月前就开始想给你送什么了,”夏晴天直直的看着她的双眼说,“清雅,生日快乐。”

今年说了这句“生日快乐”,明年还不知道可以当面说。

“谢谢,”苏清雅往日的情感也被唤醒,动情的说,“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

两人相顾无言看了许久,两个人的心情都有些复杂。

曾经多好的姐妹,以为可以相携到老,可是世事难料。大家都过不了心里的那一关……

等苏清雅离开,夏晴天觉得有些困,又上床窝着,迷迷糊糊又睡着了。

这几日,她好像格外的贪睡。

外面的天色一点点暗下来,门“咯吱”想了一下,进来一个人,夏晴天随口问了句“哪位?”

没有人回答,她好奇的扭头去看,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将被子抱在胸前,“你不要过来!”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好几次要杀了自己的夜帝,他桀桀一笑,露出惨白的獠牙,声音像是催命符一样,“上次饶了你,这次我一定要你死。”

夏晴天胆颤心惊,说话都结巴起来,“你……你滚开,你不能杀我,不然你哥哥不会放过你的。”

夜帝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刀,一边向她走一边说,“他今天不在,我看谁还能救得了你?嘿嘿嘿……”

夏晴天怕急了,从床上跳下来边大喊“救命”边朝门口跑。然而地毯好像是被施了魔法,她怎么跑都跑不动,衣领被人从后面拎起来,冰冷的刀刃架在了她脖子上。

“跑啊,你怎么不跑了?”夜帝狞笑道。

夏晴天欲哭无泪,她是在跑啊,鬼知道这个地毯出了什么问题。

“别杀我,我和你没有任何恩怨,求求你不要杀我。”夏晴天哀求道。

“哈哈哈,我想杀谁就杀谁,管你有没有得罪过我?”说着,夜帝手起刀落,劈在夏晴天的大动脉上,腥红的血“唰”的喷溅一墙。

“啊——”一声尖叫,夏晴天从噩梦中惊醒,她呆呆的看着眼前熟悉的精致,不自觉的摸了摸脖子,才发觉是一场梦。

额头虚汗涔涔,安静的房间里夏晴天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噗通,噗通,噗通……

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下来,现实与梦幻的交织时刻。

夏晴天按亮床头的灯,房间瞬间亮堂起来,她抹了把额头的虚汗,回想起梦中情形。不敢一个人待在这里,于是赶紧穿衣服准备下楼。

与此同时,楼下餐厅。

因为今天苏清雅的生日,叶以深特意让厨房做了许多的菜,到了吃饭时间,却迟迟不见夏晴天出现,这让叶以深非常恼火。

“王叔,夏晴天又跑到哪里去了?”

王管家恭敬的说,“少夫人好像睡着了,这会儿怕是还没有醒呢。”

叶以深冷哼,“不管她了,我们吃饭。”

“还是等一下吧。”苏清雅微笑着说,“今天是我生日,我想和晴天一起吃饭,往年我生日,都是她陪着我的。”

叶以深表情很不爽的说,“你是好心等着她,可是她呢?根本没有把你放在心上。”

苏清雅很大度的说,“你别这么说晴天,她就是睡过了,我们等等吧。”

“王叔,立刻去把那个女人给我拉下来,竟然让今天寿星等她。”

“好的好的。”

王管家匆忙去找夏晴天,刚上到二楼就遇上了夏晴天,连忙低声说,“少夫人,你可算是醒了,快点去餐厅,大家都等着你吃饭呢。”

“我正要去呢,王叔,你这么着急干什么?”

“少夫人,少爷正发脾气呢,你等会少说话。”王管家好心提醒她。

夏晴天冷淡的一笑,“你家少爷什么时侯正常过?”

王管家默然,心忖,除了对待你的时侯,他平时都很正常。

“少夫人,你忘了,听说今天是苏小姐生日。就是为这个……”

王管家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夏晴天快步从他身边走过,直奔餐厅。

对啊,她怎么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到了餐厅,夏晴天看叶以深的脸色成了冰川,赶紧主动道歉,“对不起,我睡过了。”

“哼!”叶以深冷哼,“你不知道今天是清雅的生日吗?你是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所以中午买的那个包就是给她的生日礼物。”

听到这个解释,叶以深刺了她一眼,她这是在说自己冤枉了她?

苏清雅不想好好的生日闹得大家都愉快,出来打圆场。“好了,既然人到了,我们吃饭吧。”

夏晴天听见心中一喜,她是真的很饿了,正要坐下,又听叶以深说,“站着吃。长长记性!”

夏晴天愣住,这也太霸道了。

“以深……”苏清雅试图说情,今天她生日,心情好,所以看夏晴天也顺眼了许多。

“不用替她说话,王叔,把碗给她。”

王管家无奈,只好将盛了米饭的碗递给夏晴天,后者迟疑片刻接过,可是她距离餐桌太远,根本够不着菜。

这个混蛋王八蛋,总有一天让你身败名裂。

“清雅,今天是你的生日,第一杯酒,祝你生日快乐。”叶以深举杯庆祝,苏清雅瞄了好友一眼,端起酒杯轻轻碰了碰,“谢谢你的祝福。”

第一杯酒下肚,两人开始吃饭,叶以深真的把夏晴天当成了空气。热情的给苏清雅加菜,还说这个好吃,那么不错,听得夏晴天在旁边直咽口水。

“咕噜噜……”肚子传来一阵抗议,夏晴天有些尴尬的捂住,太丢人了。

叶以深嘴角撇了撇,善心大发的说,“坐下吃吧。”

夏晴天也不客气,拉开眼前的椅子坐下就大快朵颐,她刚刚站着头都快要晕了。旁边的苏清雅亦送了口气。

这时厨娘端上了一窝汤,笑吟吟的说,“天气越来越凉了,我煮了羊汤。秋天喝最滋补了。”

盖子一打开,苏清雅赞叹道,“好香啊,都没有膻味。”

“这个羊肉是经过处理的,是没有膻味的。”厨娘解释。

可夏晴天却闻到好大一股膻味,刚吃下去的东西在胃里开始翻滚,有种想吐的欲望,刚想到此,她立刻起身向厨房跑去。

餐厅里的人都愣住,听到厨房传来的呕吐声,脸上均出现不同的表情。

叶以深瞬间没有了是食欲,把筷子扔在桌子上,双手抱在胸钱。黑着脸,等夏晴天吐完从厨房出来,冷冷的讽刺道,“夏晴天,你不想吃饭是不是也不想让所有人吃烦?”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夏晴天郁闷的说。

她吃香菜过敏,所以平时很注意,刚才也一直避开了有香菜的菜,可是没想到会败在一道汤下。

羊肉汤的气息再次扑鼻而来,胃中一阵翻滚,夏晴天又转身跑进了厨房。

这下,连苏清雅也没有了吃饭的欲望。而厨娘站在一旁颇有些尴尬,好似自己做错了事一样,求救般的看着王管家,王管家摇摇头,表示不用担心。

叶以深眉头紧皱,平时夏晴天吃饭不这样啊……

猛然想到一个可能性,他的目光变得阴沉,表情也更加沉郁,待夏晴天再次出来,挑眉质问道,“你该不会怀孕了吧。”

“啊?不可能。”夏晴天下意识的反驳,“不可能,一定是和上次一样,胃不舒服而已。”

嘴上这么说,夏晴天心里却震惊无比,因为自己的生理期已经晚了好长时间了,到现在也没有来。

她平时生理期就不怎么准,所以也没有注意过日子。

该不会真的是……怀孕?

不,绝对不是怀孕。夏晴天安慰自己。

叶以深看她说的那么坚决,不由的松口气,“不是最好,否则你知道后果。”

“是。”夏晴天低头应道。

叶以深此刻完全没有了食欲,对苏清雅说,“走,我带你去外面吃。”

“好啊。”苏清雅欢喜的说,毕竟她想好好过一个生日。

夏晴天很有自知之明说。“清雅,生日快乐,我就不去了,你玩的开心。”

“根本就没有打算带你。”叶以深讥讽了一句,起身向外面走去。

苏清雅复杂的看了好友一眼,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跟着叶以深出去了。

等两个人都走了,夏晴天赶紧对厨娘说,“把羊汤端走,我不喝。”

厨娘无辜的端走羊汤,明明她加了很多中草药除了膻味的。

草草吃了晚饭,夏晴天来到别墅外面散步,第一是为了偶遇白帝。第二是为了思考刚才发生的事情。

她太明白自己的处境,现在的她是绝对不能怀孕的,先不说叶以深不可能承认这个孩子,她自己也无法接受自己有叶以深的孩子,她迟早要离开叶以深,不能因为一个孩子和叶以深纠缠一生。

而且,他们两个之间根本没有一丁点爱,有的全是厌恶和仇恨,就这样把一个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来,这是对孩子的不负责。

她从小就是在孤儿院长大,她想给自己的孩子一个完整温暖充满爱的家。

再等等吧,再等几天如果例假还不来,就先买一根验孕棒偷偷查一下。

心情烦躁不堪,夏晴天在花园等了许久,都没有看到白帝的身影。

秋季的蚊子虽然少了,但露水很重,夏晴天感觉有些冷,便失望的进了房间。

走到三楼的时侯,夏晴天停下脚步,抱着一丝侥幸来到四楼书房,果然,门锁着。

这个家伙真是谨慎。

夏晴天小声骂了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刚躺下没多久,手机“嘀”响了一声。她随手打开,看到上面写的那句话时,坐了起来。

想要知道叶家的秘密。明天下午两点,来红叶咖啡厅。

夏晴天怔住,怎么会有人给自己发这种信息?

难道,对方知道叶家隐藏的秘密?

夏晴天心跳加速,盯着手机看了良久,给对方回信息:你是哪位?

然而这条信息石沉大海,没有一丁点反映。

到底是谁发给自己的呢?夏晴天左思右想没有任何眉目,最后把手机扔到一旁,不管了,明天见了自然就知道是谁了。

……

晚上十一点的时侯,叶以深和苏清雅回来了,后者喝得双颊绯红,略带醉意。从车里下来后没站稳倒在叶以深怀中,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娇笑道,“以深,谢谢你帮我过生日,这么多年来,这是我过的最开心的一个生日。”

叶以深香玉满怀,被她温热的气息熏得有些宠宠欲动,在她粉红的脸颊上亲了亲说,“只要你喜欢,以后每一年的生日,我都帮你过。”

“以深,你对我真好。”苏清雅笑的如同一朵盛开的玫瑰,双眸顾盼生辉。

叶以深一股冲动上来。将她压在车上,吻上她的红唇。

苏清雅从未和男子接过吻,此时大脑一片空白,就连呼吸也快停止了。这感觉就好像踩在棉花上,又软又飘……

叶以深一直想象着那一夜的美妙感觉,很想和苏清雅再回顾一下,可是又怕苏清雅生气,所以一直克制着,此刻,天时地利人和,他吻上她的唇,却觉得……为什么和记忆里的感觉不一样呢?

是哪里不对?难道是喝了酒的关系,人的神经退化了?

苏清雅是青涩的苹果。哪里经得起叶以深这种老手的撩拨,不到一分钟双腿就软了,整颗心也酥酥的。

朦胧间,她被叶以深抱上了楼,放在了床上。

接着她察觉到一双手不断的……

苏清雅挣开眼睛,恍惚间好像看到了叶星悦,心中一喜,伸手小心翼翼的触碰他的脸,柔声说,“是你吗?”

“是我,一直是我啊。”叶星悦轻声说。

苏清雅眼泪从眼角滑下,“你终于肯看我一眼了,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