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秘密,意外等来的人/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喜欢我?”对方反问。

“对啊,我好喜欢你,可是你从来不看我一眼。”

叶以深心情激荡,摩挲着苏清雅的脸庞说,“我也喜欢你。”

“真的吗?”苏清雅泪眼朦胧,脸上却露出幸福的笑。

“真的。”

苏清雅拉下男人的衣领,然后主动吻上他薄凉的唇。

天雷勾动地火,叶以深和她痴缠在一起,他想,或许是吻的记忆不太深刻,要更进一步身体的记忆才能恢复。

正如胶似漆之极,窗外一阵秋风吹来,苏清雅一个冷颤从迷离中清醒过来,此时,她的衣服已经被……

心中大呼危险,苏清雅猛地推开叶以深,面红耳赤的说,“不可以。”

叶以深眼中暧昧重重,突然被打断,他有些疑惑,“怎么了?”

苏清雅双手掩在……,“那个……我还没有准备好。”

叶以深凝望着她胆怯的眼眸,心中一软,翻过身躺在床上吐口气说。“对不起,是我太心急了。”

他以为有了上次的事情,苏清雅没有那么在意了,没想到她还坚守着底线,这让他很欣慰,比夏晴天那个荡妇好了不止百倍。

苏清雅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坐起来不敢看叶以深的眼睛,眼神躲闪着说,“现在很晚了,你还是赶紧走吧。”

叶以深一只手揉着眉心,苦笑着说,“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出去?我先缓会儿。”

苏清雅起先没有听懂他话的意思,目光不经意落在他下面的时侯,脸红的能滴出血来,整个人也更加局促,悄悄离他又远了些。

蜷在床角,苏清雅在心中懊恼,她喝点酒怎么就糊涂了,居然把叶以深看成了叶星悦,差点犯下大错。

她现在也说不清对叶以深是什么感觉,她心里最深处喜欢的还是叶星悦,奈何叶星悦一颗心都扑在夏晴天的身上。

在她伤心之余,她感受到了叶以深对自己的好,她不感动是假的,再加上对夏晴天有些嫉恨,她就利用叶以深来气夏晴天。

但她必须和叶以深保持距离,千万不能被他发现这个巨大的秘密。

两个人都是冷静了一会儿,叶以深恢复正常后,穿上衣服轻声对她说,“是我太唐突,喝了点酒,没有控制住,不要放在心上。”

“嗯。”苏清雅点点头,她还能说什么?

“你早点睡。”说完,叶以深出了房间。

苏清雅终于长长的松口气,她真的不敢想象,如果叶以深硬来的话,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惊心动魄的一晚上结束了,苏清雅困极了,也没有洗澡就直接窝进被子睡了过去。

……

翌日。

叶以深一大早去了公司,夏晴天吃了午饭前往短信上说的地点,公交车上,她一直在想,这个人会是谁?会给她什么样的信息?

带着一颗焦虑而迫切的心情,夏晴天来到红叶咖啡馆,找了个靠窗的卡座,要了一杯蓝山静静等待。

快到两点的时侯,夏晴天给那个陌生号码发了条信息:我到了。

同样,没有人回复她。

街上人来人往,夏晴天观察着每一个经过咖啡馆门口的人,猜测着是不是他,是不是她?

下午两点整,没有人走进咖啡馆。

夏晴天心想,对方应该堵车了,她再等等。

又过了五分钟,咖啡馆进来人了,不过却是一对穿着优雅得体的闺蜜,看样子并不是约她的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夏晴天的心情变得焦急起来,这个人到底还来不来了?

该不会是在骗自己吧。

这么想着。夏晴天找出昨晚的陌生号码拨了过去,手机里传来机械的女声: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靠!真的在耍自己?

不会这么无聊吧,而且对方怎么得知叶家是有秘密的?

还是不死心,夏晴天又等了半个小时,喝了两杯咖啡后还是不见人来,夏晴天起身结账离开。

到底是谁这么无聊捉弄她,害她高兴的一晚上都没有怎么睡好。

在街上百无聊奈的走着,正想着是回叶家还是去哪里再逛逛,前面一个熟悉的身影吸引了她的目光。

咦?前面那个男子怎么那么像……叶星悦?

可他不是回意大利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心中疑惑着加快脚步,看到他的侧脸时,夏晴天懵住了,对方也注意到了,眼中闪过一丝惊喜。

“晴天?”叶星悦激动的说。

“还真是你,”夏晴天惊讶的问,“你不是回意大利了吗?怎么在这里?”

叶星悦双眸亮的像星星,“这事儿一句两句说不清楚,走,我请你吃晚饭。我们边吃边说。”

“也好。”她也恰巧有事情问他。

夏晴天两人来到附近一家著名的饭店,要了个小包厢,随便点了几道菜就让服务员离开了。

叶星悦的喜悦全写在脸上,他真的没有想到会偶遇夏晴天,一边给她倒茶水一边说,“我啊,是去意大利了,可现在还没有开学啊,我觉得无聊又回来了,不过我哥哥不知道,你千万别和他说。”

“原来是这样,”夏晴天不由的想起他离开的原因,觉得有些尴尬,怕他又提起这件事,于是主动问道,“昨天晚上你给我发短信了吗?”

叶星悦愣住,“没有啊,我给你发信息干什么?出什么事情了?”

夏晴天考虑了片刻,把那条短信拿给他看,“就是这条,我刚在红叶咖啡厅等了好久,对方一直没有出现。”

叶星悦眼皮跳了几下,“这不是我发的,你有我手机号码啊,不过,这人说我们叶家的秘密?什么秘密?”

“我也很想知道啊。”夏晴天郁闷,如果她知道的话,还用得着来见这个陌生人吗?

叶星悦皱眉,手指研磨着茶杯的边缘,“真是奇怪。我们叶家有什么秘密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夏晴天暗忖,你们叶家有两个和叶以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你都不知道,还能知道什么?陡然想起叶以深书房那四幅画,假装随意的问他,“对了,我上次在书房看到墙上有四幅画,感觉好奇怪,书房怎么会有那种画呢?”

叶星悦饮了一口茶说,“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我哥喜欢吧,我也没有问过。”

夏晴天有些失落,她还以为叶星悦能知道些什么。没想到他比自己还要白痴。

气氛有些沉默,叶星悦把手机在另一只手中把玩了几圈,还是忍不住问道,“你这段时间过的怎么样?”

夏晴天嘴角流出一抹苦笑,“老样子。”

“我当时……”

“打住!”夏晴天似乎猜到了他要说什么,立刻打断他的话,“星悦,如果你还说让我跟你走之类的话,那我现在就走。”

“好好好,我不说,”叶星悦连忙安抚她的情绪,挑起另一个话题。“前段时间,我去一家朋友开的珠宝店,看到一款耳坠,我觉得非常适合你,你看看,喜欢的话我送给你,就当是……你明年的生日礼物吧。”

说着,叶星悦把手机划开,找到相册里的一张图片给她看。

夏晴天看到手机上的耳坠,表情微微一变,因为这对耳坠和父亲送的那对一模一样,只不过上面的X,换成了Q。

叶星悦观察着她的表情,解释道,“我第一眼看到这对耳坠,就觉得很适合你,上面这个Q就相当于你的名字,晴,所以我想买给你。”

“不用了,”夏晴天把手机推过去,“我有这样一对耳坠,不过上面的字母是X。”

叶星悦表现出惊讶的样子,心中却有些酸痛,笑道。“我怎么没有见你戴过呢?”

“丢了,所以就没有戴过。”

叶星悦追问,“怎么丢的?还能找到吗?”

“几个月前的事情了,不小心丢了,应该找不到了。”夏晴天表情淡淡的。

叶星悦还是不死心,“你在哪丢的,没准我帮你能找到。”

夏晴天沉默了,她想起上次苏清雅的态度,话说的如此难听,她担心如果告诉了叶星悦实话,又换来一通羞辱和鄙视,这又何必呢?

“你别问了,反正丢都丢了。”

“好吧,不问了,”叶星悦挤出一丝笑容,不过他的心里已经确定,夏晴天的确就是救哥哥的那个女人。

这下可怎么办?叶星悦很纠结。

服务员上菜,叶星悦点的都是夏晴天平时喜欢的,可此时她看到这些饭菜,却没有一丝胃口。

“怎么不动筷子?”叶星悦看她坐着不动,问道。

“不是很饿。”话音刚落,夏晴天的手机就响了,掏出来一看,脸色瞬间就变了。她抬头对叶星悦说,“别说话,是叶以深。”

叶星悦点点头,他也不想让哥哥知道他在国内。

“喂。”夏晴天接通手机,语气很冷淡。

“为什么不在家?立刻回来!”一如既往严肃的口令,不等夏晴天说话,那边就挂断了。

夏晴天暗暗磨牙,收了电话抱歉的对叶星悦说,“我不吃了,先走了。”

“这么着急?我等会送你回去。”叶星悦很是不舍,他们见面才几分钟啊。

夏晴天哪里敢让他送,“你可算了吧,让叶以深看到又是事儿,你吃吧,我一个人回去。”

“那你路上小心。”

“嗯,再见。”

夏晴天匆匆离开,叶星悦看着满桌的美味佳肴顿时也失去兴趣,将筷子随便扔在桌上,好像灵魂跟着夏晴天跑了一样,怅然若失。

夏晴天,夏晴天,为什么偏偏是你呢?

如果那个女人是苏清雅,或者别的女人都可以,为什么偏偏是你?

叶星悦手指滑动,看着手机上的那张耳坠图案,自言自语道,“晴天,你知不知道,其实那天晚上你救的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我哥哥啊……当时你把一只耳坠留在了车上,也带走了我哥的一颗心,现在他以为苏清雅就是那个女人,所以你看,他对苏清雅多体贴?”

叶星悦苦涩的笑笑接着说,“真是天意弄人啊。如果我哥知道救他的那个人就是你,那他……怕是要后悔死今天的所作所为。可是我怎么办?你们都不知道是彼此,偏偏我知道,我到底该不该告诉你们真相呢?”

这件事真的太难了。

叶星悦快要烦死了,他真的很想把这件事告诉叶以深,好亲眼看看他后悔内疚的情景,如果他知道了真相,一定会想尽办法求得夏晴天的原谅,那自己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所以,还是不要说了。

在包间坐了好一会儿,叶星悦唤来服务员结账走人。

他走出包间没有几米,隔壁包间的门开了。里面走出一个女人。

她望着叶星悦的背影,摸了摸耳朵上的X型耳坠,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

人走运的时侯,连老天爷也会帮忙。

她没想到爸爸送的这幅耳坠作用如此之大,那她的好机会来了呀,夏晴天的一颗丢了,另一颗在自己这里,那她就是耳坠真正的主人啊。

哈,上次叶以深对她那么绝情,夏晴天还不把她往眼里放,现在她翻身的机会来了。

夏薇薇得意的一笑,忙摘下耳坠,仔细放在包包的夹层里,这次,她要把夏晴天的一切都夺过来。

……

今天是国庆假期的最后一天,街上到处都是促销打折的吆喝声,夏晴天坐在出租车上看着外面挽手逛街的小姑娘很是羡慕。

犹记的曾经,她也和苏清雅手牵手逛了一家又一家店,尽管兜比脸干净,但是她们开心啊。

现在,她们将LV包包提在手中,却找不回当初单纯的幸福。

路上很堵,夏晴天也不想这么快回去,堵着。也比回去挨训好的多。

“姑娘,这段路估计要堵个十多分钟,你急不急啊。”

“我不急。”

“那行,”司机顺手打开了车载收音机,里面是文艺节目,正好介绍道目前正在播的一出热剧。

主播的声音缓缓流出来,像是一股清澈的泉水,磬人心脾。

“如今,秦亦朗称的上爆红,然而了解他的粉丝和观众都知道,他踏入演艺圈已经有七八年的时间了,能爆红是因为他所有的积累到了一定地步……”

夏晴天一听到秦亦朗这个名字。立刻就来了精神,还专门对司机说,“师傅,您能把声音放大点吗?”

“好嘞。”司机调大音量笑着说,“你们这些小姑娘好像都很喜欢这个叫秦亦朗的,我女儿也很喜欢,还吵着闹着要去看他,真是不懂,不都是一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吗?有什么好看的。”

“师傅,人家长得帅啊。”夏晴天调侃一句,想着下次见了秦亦朗,一定要把司机这句话告诉他。

出租车司机咧嘴笑了。“你还别说,是挺帅的,演戏也不错。”

夏晴天也笑了笑,认真听广播里的消息,讲的是秦亦朗的成名之路,听起来,他以前也挺惨的。

有了消遣时间的娱乐活动,堵车也没有那么枯燥了,车流渐渐开始动了。

就这么一路堵一路走,平时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今天用了两个多小时。

下车后,夏晴天看着霞光中的别墅。幽幽的叹口气,估计今天叶以深又有借口骂自己了。

客厅。

叶以深和苏清雅在看电视,夏晴天刚走进别墅的门,王管家就疾步走过来,小声说,“少夫人,你可回来了。”

“又怎么了?”夏晴天淡淡的问。

“少爷问了好几次了……”

王管家的话说了一半,就听到叶以深喊道,“让她过来!”

语气很糟糕,好像她欠了他一百万……哦,她是拿了他一百万。

夏晴天心里翻了个白眼,抬脚走过去。

“为什么才回来?我什么时侯给你打得电话?”叶以深扭头望着她。

“路上堵车。”夏晴天四个字刚说完,电视新闻里就开始直播市里的交通拥堵现状。

叶以深一句话憋在嗓子眼,上不来下不来,夏晴天却在心里偷偷的笑了。

“你出去干什么了?又去勾引哪个男人?为什么就不能安安分分的待在家里?”叶以深换了个话题。

夏晴天一股无名火烧上来,家?这里从来都不是她的家。

“叶以深,我也有自己的事情,我待在这里干什么?吃了睡睡了吃?还是每天等着你回来骂我?”

“你不满意?”

“如果是你,你满意吗?”夏晴天情绪变得激动,“我只是嫁给你,你凌辱我辱骂我,难道这样还不够,还要控制我的自由吗?”

叶以深“嚯”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怒声道。“你只是我买回来的奴隶。”

夏晴天冷哼,“就算如此,你对我做的那些也够还你了,如果还不够,你去找夏家,是夏家拿了你的钱,不是我!”

“夏晴天,你想造反吗?”叶以深被她彻底惹怒。

“造反?你觉得我有这个本事吗?”夏晴天指着自己的胸膛,“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也是一个人,不是你养的金丝雀!”

苏清雅看两人吵的如此严重,忙起身劝道。“以深,别生气了。”

王管家也在旁边相劝,“少夫人,您少说两句这事就过去了。”

夏晴天刚被一把火烧昏了,冷静下来后淡漠的望着他说,“叶少爷还有什么吩咐吗?没有的话我想去休息了。”

叶以深狠狠地盯着她,薄唇微抿,没有说话。

夏晴天和他对视了片刻,转身离开客厅,走时对王管家说,“王叔,我晚饭不吃了。”

刚走出客厅,身后就传来了“哐”的一声,接着是玻璃破碎的声音,应该是叶以深把什么砸了。

砸吧砸吧,反正砸的也是你们叶家的东西。

回到卧室,夏晴天心情舒畅无比。

这么久以来,这是她第一次吵赢了叶以深,她真的好想出去放两串鞭炮来庆贺一下。

带着这种喜悦的心情,夏晴天洗了澡躺在床上玩手机,不过这次刷的都是娱乐新闻。马上就要踏进娱乐圈了,她当然要了解一下现在的基本状况。

可是她刷了好几条,发现都是秦亦朗的八卦,好像又签了一部大IP。搭的是当红小花,还代言了一个奢侈品。

真是没想到,秦亦朗这么厉害啊,不过也是够忙的。

看着看着夏晴天就瞌睡了,调了明天去学校的闹钟,翻身就睡。

外面的夜静悄悄的,月光皎洁如霜。卧室的门突然开了,来人悄步走到她床边,静默的看了她许久,伸出手想要帮她捋一捋脸上的头发,又怕打扰她的好梦,手又慢慢的放下。

夏晴天睡眠向来很浅。察觉到眼前有人,心里一惊,猛地睁开了眼睛,对上了那双熟悉的眼睛。

她没有开口,因为她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叶以深还是……白帝。

“怎么了?这些天不见,不认识了?”男子温柔的说。

夏晴天一喜,握住他的手坐起来,“是你?你这几天去哪里了?我好几次去花园找你,但是没有找到。”

“我这几天有点事情……”白帝用手背碰了碰她的脸颊,关心的说,“你怎么又瘦了?”

夏晴天也摸了摸脸说。“这几天没有胃口不想吃饭。”

“你去书房了吗?”白帝问。

夏晴天无奈的说,“我进不去,叶以深发现我上次进去过之后,他就给书房装了指纹锁,现在进去就更难了,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的。”

“辛苦你了,”白帝眼中露出疼惜,“不要和叶以深正面冲突,他会伤害你的。”

“我知道,对了,你这几天住在哪里……嗳。你去哪?”夏晴天话说到一半,白帝突然起身跑向阳台的方向,下一秒,卧室的门就被推开了。

夏晴天按亮床头灯光,盯着走廊的方向,果然,叶以深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

他刚洗过澡,穿着宽大的深蓝色浴袍,露出结实的胸膛,头发还湿漉漉的,脚上穿着脱鞋。

“你刚才在和谁说话?”他敏锐的眼光观察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夏晴天强装淡定,“只有我一个人啊。”

“可是我明明听到有人在说话,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