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丈夫和闺蜜,想想都刺激/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我刚才在用手机看电影。”夏晴天看手机在枕头边,随便找了个借口。

叶以深在房间里转悠,看到敞开的阳台,走了过去,夏晴天的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

半分钟后,叶以深回到卧室,夏晴天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没有发现白帝,心里缓缓松口气。

“你刚才怎么不开灯?我进来才开灯?”叶以深再次质问。

“关灯看电影才有感觉。”

叶以深一边向她走一边脱衣服,“感觉?那何必看电影呢?我来给你感觉。”

“流氓!”夏晴天往后退着骂了一句。

叶以深似乎并不在意她的评价,脱下衣服就如猛虎下山般把她压在了身下,“你晚上骂的很爽嘛。金丝雀?就你这种荡妇还有脸称自己金丝雀?”

“叶以深,你口口声声说我是荡妇,你什么时侯亲眼见过我和其他男人做什么了嘛?”

“哼!那你怎么不是处?”叶以深捏着她的下巴,眼中全是嫌恶,“你嫁给我之前不知道和多少男人上过床,还说不是荡妇?”

“你!”夏晴天真是有苦难言,罢了罢了,和他这种人解释简直就是多费唇舌。

叶以深一把拉开她的衣领,冷笑道,“怎么了?无话可说?”

“我懒得和你废话。”

“那就别说话了,”接着叶以深就堵住了她的嘴。

不知为何,这两天夏晴天的……很敏感,胀胀的,好像是例假来前的征兆。但又多了些刺痛,所以叶以深手刚一放上,夏晴天就情不自禁的喊了声“痛”。

然而她越是喊“痛”,叶以深的力道就越重,她只能忍着。

这一晚,叶以深心里憋着火,所以就狠劲的折腾她,夏晴天实在撑不住了直接昏死过去。

第二天,夏晴天是被急促的闹铃声叫醒的。

顺手关了手机闹铃,夏晴天揉揉眼睛睁开,外面已然天色大亮,床上也只剩下她一人,只有凌乱的床铺和零星的记忆在告诉她,昨夜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以深这个混蛋王八蛋,总有一天我会离开你。”夏晴天便穿衣服边嘀咕,“哎呦……疼死了……”

低头一看,雪白的……青一块紫一块,尤其是……的部位最为严重。

“啊!怎么会这么疼?难道是大姨妈来了?”夏晴天连忙揭开被子,床单上除了几摊可疑的痕迹,没有一丝血迹。

“怎么还没有来啊,”夏晴天失望的自言自语,“大姨妈,你可千万不要吓我啊,赶紧来吧。”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洗洗刷刷完毕,夏晴天下楼去餐厅吃饭。

昨天晚上就没有进食,又被叶以深折磨了许久,她的体力早就消耗完了。

“少夫人,早。”王管家亲切的打招呼。

“早。”夏晴天往餐厅走,看到叶以深神清气爽的坐在那里,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不得不承认,男人的体力果然是比女人好很多。

苏清雅看到她过来冲她招手,“晴天,过来坐。”

夏晴天稍稍诧异,自从她送了清雅生日礼物后,她似乎对自己的态度好了很多。

“早。”夏晴天主动说。

“早啊。”苏清雅笑吟吟的说。

夏晴天看着她,脸上满满都是胶原蛋白,青春靓丽,再看看自己,无精打采失魂落魄,怎么有种黄脸婆的感觉。

叶以深眼皮都没有抬,自己吃着东西。

夏晴天端起手边的热牛奶,刚一闻到气味,胃里反了一下,一股酸水冒上来,但很快被她压下去,强制自己将一整杯牛奶喝了下去。

“晴天,我们早上有课,等会儿以深送我去,我们一起吧。”苏清雅盛情邀请。

同样的话,前段时间她也说过,当时夏晴天觉得有些扎心,现在……好啊,无所谓,正好她困得不得了,也不想去挤公交车。

看叶以深没有反对,夏晴天点点头说,“嗯,好。”

到了学校,夏晴天二人向教室走去。和往日不同。两个人一路上都没有任何交流,夏晴天是不知道说什么,苏清雅则没有兴趣。

她们之间,早就回不去了。

来到教室,一个国庆长假不见同学挤着堆热络的聊天,有人和她们打招呼,夏晴天则回应一个淡淡的笑容。

“就坐这儿吧。”苏清雅突然开口说。

夏晴天扭头看着她,两人眼眸中都有说不出的复杂,她点头坐下。

她们两个在同学眼中向来连体婴儿,走哪都是一起,若是现在分开坐,肯定有好事者上前打听,到时她们还要找借口打发对方,太麻烦了。

上课铃响,班主任拿着书进来,笑着说,“同学们,上课前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

该话一出,下面躁动起来。

班主任双手向下按了按示意安静,接着说,“都别激动,听我说,是这样的。明年你们就大四了,大四呢也基本上没有课,除了写论文就是找工作找实习单位,所以很多人都不在学校。为了让你们更好更快的适应即将面临的工作环境,也是为了培养优秀的新闻工作者,市宣传部决定,在全市举办一次新闻专业的比赛。优秀者可以直接去电视台,报社杂志社或者大企业实习。”

“哇,这么好,老师,听说去电视台实习没有关系是进不去的,”有个学生喊道。

老师默认了这个观点说,“所以,你们要抓住这个机会,好好表现,到时候评委有电视台新闻部的总编和主任,如果被挑中,你就可以去了。”

“老师,都比赛什么啊,有什么环节?”

“比赛分为两个环节,初赛和决赛。初赛是每人交一篇短消息,”说到此,老师表情严肃起来说,“我要强调一点,新闻报道要尊重它的三要素,真实性、时效性以及新鲜性。这次来的评委都是很有阅历的行家。你提交的新闻是不是胡编乱造的,人家一眼就能看出来,所以,即便写的不好,也不要写假新闻或者抄袭,咱们传播学院丢不起这个人,知道嘛?”

“知道了!”学生们纷纷应和。

“关于这次比赛的具体情况,今天学校会有公告,电子档也会发到我们班级群里,希望大家踊跃报名,这也是检视你这三年来的学习成果。好了,开始上课。”

夏晴天的心情很激动。去电视台报社实习,这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虽然已经韩晓签约了,但是并不妨碍她去实习啊,多一条路多一个选择嘛。

所以,她这次一定要努力。

旁边的苏清雅也抱着同样的心情,她只要有了正规的实习单位,以后就有稳定的工作啦,那就可以自己租房子自己赚钱了。

因为她清楚,那个秘密是最终是瞒不住的,叶以深迟早会发现。

下午四点,一整天的课程结束。苏清雅去做兼职,夏晴天则去路上寻找她的新闻线索。

都说记者是最不喜欢歌舞升平的一类人,巴不得街上有起车祸,或者有人跳楼,以前夏晴天不信,现在觉得,还真是这样。

在路上溜达了一圈,平静的一如往常,连个小偷都没有碰到。

眼看天色渐黑,夏晴天失落的打道回府。

进了别墅大门,后面进来一辆车,夏晴天不用回头都知道是叶以深回来了,车子从她身边经过时,意外的停住,苏清雅从里面下来了。

“晴天,你才回来啊。”苏清雅笑着问。

“嗯,是啊。”

苏清雅问她,“有没有碰到什么新奇的事情?”

“没有,街上一片平静。”

苏清雅也有些失落,“哎,我回来的时候也没有看到什么好新闻。”

“可能是我们的新闻敏感度太低了吧,等会儿看电视补补。”

“没错没错。”

两人聊着天走进别墅,关系缓和了很多,夏晴天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吃了晚饭,两个人就坐在沙发上认真的看新闻,而且看的是本省的都市新闻,车祸、环境污染还有扫黄打非、查酒驾查砂土车等等,很是刺激。

“你说这些记者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线索呢?我们怎么一个都碰不到?”苏清雅一边啃苹果一边疑惑的问。

夏晴天抱着双膝说,“我听说记者们都有自己对接的口,有人专门对接政法口,有人专门联系民政口,还有专门跑街的,你想,公安那边只要有个案子记者立刻就可以跟踪报道,线索当然很多了。”

“对啊,那我们怎么办,”苏清雅蹙眉。

“只能多看看,多找找,一定会碰到一起好新闻的。”

话音刚落,走过来的叶以深就给她泼了盆凉水,“就你这悟性,还是不要去丢人了,肯定在初赛就被刷下来。”

夏晴天攥住小拳头,暗暗翻个白眼,冷声说,“就算初赛被刷下来了,我也要去试试。不去怎么知道我行不行呢?”

“哼!真以为自己有多厉害呢。”叶以深讽刺道。

夏晴天好想回敬一句“关你屁事”,但是硬忍了下来,把注意力再次放在电视上。

叶以深觉得无趣,对正在冲咖啡的王管家说,“王叔,等会儿把咖啡送到书房来。”

“好的,少爷。”

夏晴天心头突然一跳,书房?

要不要……

夏晴天心下暗忖,见王管家把咖啡冲泡好,鼓起勇气说,“王叔,我去给少爷送咖啡吧。”

王管家和苏清雅均是一愣,这……今晚月亮打西边出来了?

“我不能送吗?”夏晴天假装没有看到他们的表情。

王管家有些犹豫,结结巴巴的说,“不是……这个……好吧,那麻烦少奶奶了。”

“不麻烦不麻烦。”夏晴天麻溜的起身,接过王管家手里的咖啡向楼上走去。上到三楼时,脚下一转,夏晴天朝自己房间走去。

她记得上次买了一点泻药,放在抽屉里了,怎么找不到了?

夏晴天埋头在抽屉里翻,可是找遍了所有地方,都没有找剩余的那一两片泻药。

吃完了?还是被人扔了?

靠,这多好的机会啊。早知道不抢这个活了,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夏晴天感慨一句,端着咖啡向四楼书房走去。

深吸一口气,抬手敲门,“咚咚咚——”

“进来。”

夏晴天推门进去,叶以深正专注的看着电脑上的邮件,纯英文的,下意识的感觉不对,一扭头,剑眉紧紧的皱在一起。

“怎么是你?”

夏晴天把咖啡放到桌子上,说着提前准备好的借口,“我上来想跟你借书,就是关于新闻写作方面的书籍。”

叶以深紧盯着她。对她这个话深表怀疑,冷淡的说,“我这里没有你要的那种书。”

“哦,好吧,再见。”

夏晴天当然知道他这里不会有专业书籍,听他这么说,赶紧逃离书房。

叶以深还想再警告两句,哪知她跑的比兔子还快,只能把嘴边的话咽下去。

这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莫名其妙。

……

晚上,夏晴天都在为痛失这次机会而懊恼,想着过两天一定去药店买点泻药备着,以防下次能用的上。

初赛的截稿日期是下周一。还有四天的时间,夏晴天这段时间没事就在街上溜达,看到街道派出所的时侯,她在门口转了好几圈,终于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说明来意后,民警很礼貌的说,“对不起,你没有记者证。”

“我是学校的学生……”

“那就等你毕业了好吧,姑娘,我们很忙的……”

就这样,夏晴天被轰了出来。

路边,叶以深正好出来办事,看到夏晴天从派出所出来,以为她犯了什么错误,心中一怒,大步走过去拉住她的胳膊就往车里带。

“啊——你干什么?”夏晴天猝不及防,刚要大喊救命,一看是叶以深,顿时偃旗息鼓。

叶以深怒冲冲的把她塞进后车座,怒声问,“我还想问,你在干什么?”

“我在找新闻线索啊,派出所的新闻最多,所以……”

叶以深气急。打断她的话,“够了!你真是把我们叶家的脸丢尽了。”

“我哪里丢你叶家的脸了?”夏晴天梗着脖子说,“我又没有和任何人说过我们的关系。”

“我劝你省省吧。开车,回家。”叶以深对司机说了一句,然后又对她说,“这两天除了必要的上学,哪里都不许去,给我安分点待在家里。”

夏晴天目光凶狠的瞪着他,没有说话,但是眼睛里却写着三个字,不可能!

对这次比赛志在必得的夏晴天,当然不会听叶以深的话乖乖待着叶家。于是第二天的课一上完,她又来到学校附近的几条街道转悠。

走到其中一条街道的时侯,突然听前面的有人大喊了一句,“抓小偷啊”。

夏晴天顿时兴奋起来,忙撒腿向前跑去,只见一家小照相馆前面,几个男子拿着拖把在阻止一个中年人离开,夏晴天连忙逃出手机拍照,最后这个中年男子被赶进了照相馆。

照相馆主人立刻把门在外面一锁,掏出手机报警。

之后,旁边的人纷纷问“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夏晴天也赶紧凑了上去。顺便把手机调成了录音模式。

照相馆主人情绪激动的说,“我刚在里间给顾客拍照呢,突然听到前台有动静,跑出来一看,这家伙把放钱的柜子撬开了,把里面的钱全拿走了,还有我的包,你们看,他手里的钱包就是我的。”

众人透过玻璃门看进去,果然他手中拿着一个黑色的长方形钱夹。

“这些小偷太可恨了,怎么这么大胆,敢明目张胆的跑到店里偷钱了。”有人义愤填膺的说。

“是啊。等会儿派出所的来了,一定要让他们好好教训这家伙。”

夏晴天关了录音,稍稍有些失望,这也算是新闻,可是这样的事情在全市一天就有好几起,算不上好新闻。

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在警察来了之后,事情出现了不可控制的变化……

几分钟后,该管辖区的两位民警来到了事发地,照相馆主人说了前因后果后,打开了照相馆的门。

“民警同志,我们是懂法的,没有打他,只是把他圈起来了。”

“你们做的很好,”其中一个民警夸奖了老板一句,然后对小偷严厉的说,“叫什么?起来,和我们去派出所。”

哪知,这个小偷不但不配合,还在地上开始撒泼打滚,嘴里呜哩呜哇的不知说些什么。

围观群众有人说,“这家伙还不是有什么病吧。”

民警似乎见多了这种事情,脸色一变不变的说,“不要耍赖。这没有任何作用,你这种小偷我见过了,一被抓住就说自己有病,偷东西的时侯怎么没有病呢?快起来!”

小偷见逃跑无望,看到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把裁纸刀,一跃而起抓住一尺长的裁纸刀对准民警和店主,“不要过来。”

民警立刻把店主护在身后让他先出去,指着小偷严厉的说,“把到放下,你刚刚只是偷窃,最多关几天,你现在要是伤了人。那可就是刑事案件,要坐牢的。”

小偷哪里听得进去,他只知道自己是不能进派出所的,否则曾经犯过事全都会被翻出来。

“你们让开,我不去派出所,”说着用刀子在虚空划了几下,趁两位民警向后躲,哧溜跑出了照相馆。

外面里三圈外三圈围的全是人,小偷疯狂的用裁纸刀突围,大家一看全都四下逃散,只有刚开始几个用拖把堵他的男子继续拿起了拖把将他挡住。

“让开——让开——”小偷冲几人大喊。

几个好汉的英雄气也被激发出来,就是挡着不让他走,小偷气急,冲到人群抓住一个女孩把刀子架在了她脖子上……

“你不要冲动,把人放了。”民警见形势不妙,手按住了腰间的枪。

小偷红了眼,冲他们吼道,“你们都给我让开,否则我杀了她。”

夏晴天吓得都快哭了,因为小偷抓的不是别人,正是她啊。

民警冷静下来劝道,“我再说一次,你刚才只是偷窃,处罚很小。你现在如果放了人质,我们算你自首,否则这就刑事案件。”

“我不管,反正都是去局子里蹲着,老子不怕,你们全都给我让开。”

“好好,我们放你离开,只要你放了人质。”

“我不相信你们,让开一条路。”

小偷和民警在不断的交涉,夏晴天被扣着,随着小偷的步伐而移动,她现在悔不当初啊。早知道就不来看这个热闹了,没想到还把自己搭进去了。

这可咋办,该不会真的死在这小偷手里吧。

“你把这姑娘放了,我当你的人质。”民警提出交换条件。

夏晴天在心里猛点头,不过小偷也不傻,喊道,“不需要,我就喜欢美女。”

“我不是美女。”夏晴天哭丧着说。

小偷这才注意到他抓的人,嘿嘿笑道,“谁说你不是美女的?我看你长得挺漂亮的,不如给我当女朋友吧,老子一定……”

话音未落。只听“嘭”一声,小偷接着一阵惨叫,手中的刀子“哐当”落地,夏晴天乘势一把推开了他,眨眼的功夫两个民警扑上前将小偷按到在地。

夏晴天刚才还有一口气撑着,此时被放,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原来刚才小偷和她说话,民警果断掏枪打中了小偷的胳膊。

“姑娘,你还好吧。”围观的一个女子看她脸色煞白,连忙上来问她。

夏晴天灵魂归位,咽了口唾液木木的说,“没事儿。我没事儿。”

“哎呦,这姑娘都吓傻了。”有人在旁边可怜她。

夏晴天看着民警们把小偷往警车上押送,想到自己还不完整的新闻,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追过去。

“警察叔叔,需要我录口供吗?”夏晴天热心的说。

“当然需要了。”一个民警扭头说,“姑娘,没想到你胆子还挺大,这会儿还能这么冷静。”

夏晴天挤出一丝笑容,“我一点都不冷静,都快吓傻了。”

民警看了下她的衣服,不好意思的说,“真是对不起,你的衣服都弄脏了。”

“没有啊,”夏晴天随口说了句,低头一看,衣襟上全是血,脸再次白了,眼泪汪汪的说,“警察叔叔,这可咋办啊。”

如果被叶以深发现,不知道他又会怎么样看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