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征兆,难道是怀孕了?/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时另一辆警车开来了,民警安慰她,“别担心,等会儿你跟着我们女民警去,她们会安排好的。”

警车停下后,从里面下来了四个民警,其中两个女的。

“姑娘,别怕,等会儿我们先带你去宿舍洗个澡,换身衣服,心情平复了再录口供。”

“谢谢。”夏晴天上车靠在椅背上,感觉整个人身上都充满了一股血腥味,血味冲到鼻子,一阵恶心。

等做完这一切,录完口供,夏晴天也打听出小偷的基本情况。

小偷姓王,三十出头,外省人,目前查明有吸毒史和入室抢劫史,这次是毒瘾犯了又没有钱,只好干起了老本行。这次也算是夏晴天运气好,要知道这些吸毒者都是心狠手辣之人。杀人眼睛眨都不眨。

天快黑的时侯,夏晴天走出了派出所,深吸一口气,觉得神清气爽。

这次也算是有惊无险,还得到了一条好新闻,划得来。

回到叶家别墅。

叶以深和苏清雅已经回来了,后者看到夏晴天眉眼飞笑,问道,“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我找了一条好新闻。”夏晴天压抑不住心中的喜悦,和苏清雅分享。

“是吗?说来听听。”苏清雅眼中闪过一抹嫉妒,她到现在什么线索都没有找到。

夏晴天正要说,却看到叶以深用讥讽的眼神看着她,立刻收敛了笑容说,“算了,也不是什么好新闻,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怎么?你还怕我抄袭?”

夏晴天怔住,一颗火热的心瞬间冷却下来,望着好友的眼睛说,“我没有这么想。”

苏清雅冷哼一声,转过头依偎叶以深肩头看新闻。

“少爷,晚饭好了。”王管家打破了短暂的沉默。

“走,去吃饭。”叶以深搂着苏清雅的肩膀,若无其事的从夏晴天面前经过。

夏晴天心里憋着火,看来,她和清雅的关系又回到冰点了。

苏清雅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回头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她,指着她的衣服说,“我记得……你上午穿的……好像不是这一身吧。”

夏晴天冷眼看着她,清雅是故意给她找事吧。

叶以深听到此话,眼睛里掀起了风暴,“怎么回事?”

夏晴天知道这件事瞒不过去了,耸耸肩说,“我下午被人当人质劫持了。身上溅了血,这衣服是女民警的。”

“啊?”苏清雅诧异万分,就连叶以深的双眸中也出现了惊讶之色。

“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一五一十的说清楚。”

“那就边吃饭边说吧。”

三个人来到餐厅,夏晴天简单把下午的事情说了一遍,叶以深越听脸色越黑,咬着牙说,“我告诉过你,没事儿就安分点待在家里,为什么不听?”

“这只是巧合,我怎么知道那家伙会抓我当人质?”夏晴天表示自己也很冤枉。

苏清雅还是有些不相信。“晴天,你说的都是真的?”

“你不信可以打110问一下。”夏晴天淡淡的说。

苏清雅噎住,埋头吃饭。

晚上的情绪有些亢奋,吃饭完夏晴天毫无睡意,想一鼓作气把稿子写了,于是问王管家,“王叔,家里有没有闲置的电脑,我想写稿子用。”

正在上楼的苏清雅听到这话,眼中闪过一丝亮光,看来她也要加油了。

“有是有。不过我要问过少爷,你知道……”王管家不好意思的说。

夏晴天很理解,“那麻烦你帮我去问问。”

“好的,少夫人你等一下。我去问问少爷。”

吃完饭,叶以深就去书房了。

夏晴天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盘腿构思稿件的大致框架,过了一会儿,王管家回来了,手里拿着几张纸和一支笔,尴尬的说,“少爷说让你手写。”

夏晴天愣了下,接过王管家的纸笔嘀咕道,“都说越有钱越小气,一点都没错。手写就手写,大不了我最后用手机誊写一遍。”

“我给少夫人洗点水果去,”王管家笑眯眯的离开。

夏晴天从沙发上面,坐在了沙发底下,因为有厚厚的地毯,所以一点都不硬也不凉。

事情都在脑子里装着,刚才又叙述了一遍,所以不用听录音。

突然有种下笔如有神的感觉,短短半小时她就完成了稿件。但是按照要求,短消息只要300字以内,可是她写的至少都有500字了。

托着腮,夏晴天小声读着自己的稿子,感觉哪里不通顺或者别扭,就改改。

就这么写写改改,改到脑子终于转不动的时侯,还多了五十字。

“少夫人,赶紧去休息吧,明天接着再写,很晚了。”王管家好心劝道。

夏晴天瞅了眼手机上的时间,“都十点半了?”

“是啊,快去睡吧。”

夏晴天看着改的面目全非的稿子,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明天再弄,撑不住了。”从地毯上起来,夏晴天又打了个哈气,心里嘀咕,奇怪了,前段时间熬到半夜十二点都没有睡意,怎么现在才十点多就哈气连天了?

该不会……

不会真的怀孕了吧……

想起不断推迟的例假,夏晴天就头疼的要命,千万不要是自己想的那样。否则真的很难办。

卧室,夏晴天想在床上眯一会儿休息一下,然后再去洗澡,冲一冲身上的血型味,哪知闭上眼睛不到两分钟,她就陷入了沉睡。

半夜凉了,她就自动卷卷被子继续睡。

梦中,夏晴天被一条蛇追着跑,追到一个悬崖边,那条蛇看了看她转身又走了。

第二天起床,夏晴天躺在床上缓了半天。怎么会梦到蛇呢?按照弗洛伊德的理论,她对昨天下午的事情执念那么深,昨晚应该继续梦到才是啊。

百思不解,夏晴天拿过手机搜了下周公解梦,然后僵住了。

因为上面写着,梦到蛇是太胎梦,代表怀孕了!

靠!不会吧。

夏晴天从床上跳下去跑到卫生间,大姨妈依旧没有光临,都推迟快半个月了。

不能再这么推下去了,该来的总会来,夏晴天决定这次比赛结束后立刻去检查。既然结果已经注定。她不能因为这件事影响自己的参赛心情。

下楼吃饭,叶以深在客厅看报纸,夏晴天边向餐厅走边嘀咕,他今天怎么没有去上班?

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她就骂了自己一声蠢,今天周末啊,当然不用去上班。

餐桌上摆了很多早餐,夏晴天看到有煎饺,小小的窃喜,倒了一小碟醋蘸着吃。

美美的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夏晴天假装没有看到叶以深,上楼继续修改自己的大作。

终于改到300字以内了,夏晴天又读了好几遍,满意了,才开始用手机一个字一个字输入。等所有的工作做完后,夏晴天伸伸懒腰,出门活动筋骨。

“这件事就这么办……对……你等会儿告诉我结果……”

夏晴天听到这个声音,下意识的向楼梯看去,叶以深一手打着电话,一手拿着咖啡杯从四楼下来。

“还有美国那个项目最新资料,立刻传给我……好,就这样……”

夏晴天目送着他下楼。心头一跳,等他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就快速的向楼上窜去。

书房的门半掩着,叶以深一时半刻上不来,夏晴天没有多想,推开门直接进去。

白帝说,书房有个小黑匣子,藏着叶家的秘密。叶以深能把这么重要的秘密藏到哪里呢?夏晴天拉开抽屉翻找,心跳飙到了一百。

文件,文件,小木匣……

打开一看。里面是个很旧的烟斗,好像是个老物件,或许是叶家长辈留下来的纪念品,夏晴天将它放回原位,接着找。

黑匣子,叶以深能放到哪里呢?

翻了几个抽屉和柜子之后,夏晴天听到了屋外王管家的声音,“少爷,你中午想吃点什么?您早晨都没有吃。”

“随便,清淡点的。”

“好的。”

夏晴天暗叫不好,把抽屉关上,然后快速出了书房,趴在楼梯处看了眼,叶以深已经上到了二楼,她现在下去一定撞个正着,可是能躲在哪里呢?

夏晴天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眼看叶以深就要上来了,她慌不择路朝五楼跑去。

只是躲一两分钟,五楼那个家伙应该不会这么巧出来的,再说,她只躲在五楼的拐角楼梯,不去五楼。

叶以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夏晴天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剧烈的心跳,她握着小拳头全神贯注倾听着四楼的动静。

叶以深上来了,向书房走去,接着是关门声。

夏晴天松口气,明白此地不宜久留,起身正要离开,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她吓得差点尖叫,硬是紧咬着牙关头也不回撒腿向下跑去。

一口气跑到一楼,夏晴天站在阳光里大口大口的喘气,脸色一片煞白。

“少夫人。你这是怎么了?有人在追你吗?”王管家诧异的看着她。

夏晴天咽了口唾液摆手说,“我没事,我锻炼身体呢……不小心跑岔气了。”

“哦,那你可要注意点。”王管家关心了一句就去忙自己的活了。

夏晴天心情渐渐平复下来后,心想,刚刚是谁拍了自己的肩膀,是夜帝还是白帝?

她刚才太慌了,根本来不及思考,但现在回想一下,好像白帝的可能性更大一点,因为如果是夜帝。他会直接把她拖上五楼,而不是拍她的肩膀。

想到这,夏晴天有些后悔,刚才应该回头看一眼。

要不……再回去看看?

夏晴天不由的打了个寒颤,算了,她可没有那个胆量,到现在她的后背还是湿的。

为了再次能够进入书房,夏晴天今天一直非常关注叶以深的行踪,可惜的是,他中午吃了饭便外出应酬去了,走时还警告她不要乱跑。

夏晴天很是幽怨,这样什么时侯她才能进入书房,找到那个黑匣子啊。

……

到了初赛截稿的日期,夏晴天把提前写好的稿子发了过去,第二天,学校就公布了消息,她通过了初赛,苏清雅也顺利进入了决赛。

决赛安排在周三举行。

都是现场比赛,分为三个环节。第一环节是评委给出相应语境,参赛者根据语境来设计出镜语。第二个环节是根据抽到的题目设计采访问题。第三个则是现场写一篇关于这次决赛的新闻。

……

周二上午。

叶以深在埋头工作,秘书敲门进来了。

“叶总,市里宣传部给您发了一封邀请函。”

叶以深放下手中的文件,眼中露出疑惑,“宣传部?我们和这个部门没有多少交集吧。”

“是这样的,他们最近组织了一场新闻系统的比赛,想邀请您去当评委。”

“比赛?”叶以深突然想起夏晴天和苏清雅最近正在忙活的事情,“拿过来我看看。”

打开邀请函,叶以深眉毛挑了挑,果然是这个比赛,明天的决赛场地就设在他们学校。

“你去告诉宣传部,就说我答应了,明天一定去。”叶以深捏着邀请函淡漠的说。

“好的。”

叶以深又看了眼邀请函,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夏晴天,有我在,你要想得第一名,怕是有点困难。

晚上回到家中,叶以深老远就看到夏晴天站在草坪里,嘴里在念叨着什么,下车问王管家,“她在那神神叨叨干吗呢?”

王管家笑道,“少夫人说明天学校有个比赛,她在练习如何出镜呢。”

“哼!临时抱佛脚,以前干吗去了。”

和夏晴天的状态不同。苏清雅则是默默的坐在沙发上看各种出镜新闻,叶以深走过去,一边挽着自己的袖子,一边说,“这么用功啊。”

“对啊,我对这次比赛可是志在必得的。”苏清雅握着拳头说。

叶以深在她旁边坐下,“那你一定会得第一的。”

“你这么看好我?”苏清雅惊讶又欣喜的问。

叶以深凑过去小声在她耳边说了句话,苏清雅立刻跳起来,握住他的手惊喜的问,“真的吗?你说的是真的?”

看着她开心,叶以深的心情也好了很多,“当然了,我有必要骗你吗?”

“天呐,太好了,我明天一定会全力以赴,不过你也要帮我哦,”苏清雅撒娇般的摇着他的手。

“当然了,我不帮你帮谁?”

苏清雅情不自禁的俯身在他唇角亲了一下,笑嘻嘻的说,“那我就先谢谢你了。”

这一幕刚好落在夏晴天的眼中,她的心小小的波动了一下。

苏清雅生日那天,她还专门跑来对自己说,她和叶以深没有什么,嗯,这的确是没有什么,可能只差睡一睡了。

苏清雅的余光也看到了夏晴天,眼神闪烁了随即恢复平静,现在最重要的是拿下比赛第一名,其余的她可不顾上那么多了。

餐桌上。

苏清雅很热情的给男主人夹菜,说这个好,那个补,那语气娇真的夏晴天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今晚是怎么了?夏晴天在心里嘀咕,平时也不这样啊。

叶以深边享受着苏清雅的服务,边留意着夏晴天的神色,发现她没有表现出一丁点吃醋的样子后,有些恼火。

别的女人给她的老公夹菜,她居然觉得无所谓?还一副看戏的样子?

“夏晴天,我劝你明天不要参加决赛了。”叶以深淡淡的说。

“为什么?”

“我嫌丢人啊。反正你也不可能得第一名。”

夏晴天暗暗磨牙,压着心里的怒火冷笑道,“你丢什么人啊,反正又没有人知道我们结婚了,就算丢人也是丢我夏晴天的人,丢不着你叶大总裁的人。”

叶以深横了她一眼,“我发现你越来越伶牙俐齿了。”

“是吗?”夏晴天假装懵逼。“我怎么没有感觉到?”

眼见两人又快要吵起来,苏清雅在旁边劝道,“以深,不要生气嘛,你上了一天班肯定很累,来喝碗汤。”

“谢谢清雅。”叶以深语气陡然变得温柔。

“我们之间说什么谢谢。”

夏晴天低着头,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这时,王管家拿着叶以深的手机走过来,“少爷,您的电话响了。”

“谁啊。”叶以深喝着汤问。

“方毅。”

叶以深拿过手机,“是我。”

不知方毅在那边说了什么。叶以深的目光阴沉了许多,期间还瞟了夏晴天一眼。

“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叶以深沉默的喝了两口汤,突然问,“夏晴天,你没有事情瞒着我吧。”

夏晴天心中警铃大震,“我瞒着你什么事?”

“紧张什么?我就问问。”叶以深撂下手中的瓷勺,“叮”一声敲在了夏晴天的心里,他冷声说,“夏晴天,不要背着我干我不喜欢的事情,否则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夏晴天紧咬牙关不松口,她唯一瞒着的事情就是和韩晓签订了合同,不过这件事只有他们两个知道,她还叮嘱过韩晓不要告诉任何人,叶以深应该不知道吧。

“我就是给你提个醒。”叶以深意味深长的说。

夏晴天咬着筷子不说话,不知是有些心虚,还是在默默抗议。

当天晚上,夏晴天为了养足精神,特地把房门反锁,十点刚过就上床睡觉。

好在叶以深今夜没有来打扰她,这一觉夏晴天睡到早上七点。

因为比赛环节有出镜,夏晴天特地画了点淡妆,将长发扎起来,显得干练清爽。上身穿的是一件带领子的衬衣,外面搭了件小西装,下半身则是黑色小脚裤配小白鞋,衬托着她的腿又细又长。

刚一出门,她就碰到苏清雅,和她的风格完全不同,苏清雅穿的很隆重,一身淡粉色的小套裙,脚上是小高跟,看款式和质地应该都是名牌,谁买的不言而喻。

两个人对视几秒,苏清雅眼底闪过一抹惊艳,不阴不阳的说,“你平时不是不化妆吗?”

“今天不是平时啊,今天有出镜,化妆会上镜一点。”夏晴天率先向楼下走。

苏清雅淡笑道,“看来你对这次比赛志在必得啊。”

“你不是也一样?”夏晴天反问。

“那我倒要和你比比,看看我们两谁能得第一。”

“好啊。”

叶以深坐在餐厅吃饭,两个人同时出现的时侯,他的目光还是不受控制的落在夏晴天的身上。

他鲜少见她穿的如此正式,还化淡妆,那一双眼眸黑黝黝的,仿佛能勾走人的魂魄。

突然有种把她锁在家里的冲动,不让任何人看见。

“以深,你看我今天穿这样好看吗?”苏清雅故意在夏晴天面前炫耀,却不知她已经不在乎了。

叶以深这才注意到苏清雅,唇角露出笑容,肯定的说,“很好看。”

“是吗?可是我觉得还是晴天的衣服比较好看。”

叶以深丝毫不给面子,“哼,她穿的跟个中年妇女一样,哪里好看了?”

夏晴天差点把手中的牛奶泼过去,眼睛瞎了吗?到底哪里像中年妇女?你TM才是中年妇女!

苏清雅满意的笑了,“以深,你等会儿送我们去学校吧。”

“当然了,你这么漂亮,我怎么舍得你挤公交车呢?”

夏晴天眼观鼻鼻观心,假装没有听到他们说什么,只是安静的吃着自己的煎饺蘸醋。她这几天越来越越喜欢吃酸了。

三人吃完饭,车子已经在外面候着了,叶以深亲自拉开车门请苏清雅进去,夏晴天也不客气,不等他拒绝,就直接拉开这边的车门坐上去。

现在的时间,坐公交或者出租车都赶不上了。有顺风车为什么不坐?

对此,叶以深只是撇嘴冷笑了一下,并没有把她从车上拽下来。

到了学校,叶以深扭头对苏清雅说,“别紧张,比赛而已,晚上回家我给你庆功。”

“借你吉言啦。”

夏晴天率先下车,留两人在车上道别,真是奇怪了,她明明才是叶以深的妻子,却还要腾地方让他和别的女人亲密。

哎,这世上像她这么有气度的正宫应该没有几个人吧。

“晴天,你等等我。”苏清雅在后面喊她,“走这么快干什么?”

“时间快到了。”夏晴天淡淡的说。

“还有半个小时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