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意外,被夺走的真相/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以前无话不谈,现在,无话可谈。

一对姐妹花走在校园,瞬间就吸引了不少同学的目光,尤其是夏晴天,她平时一直是素颜,穿着也很随意,今天稍稍打扮了一下,立刻像一个明珠般光彩夺目起来。

对此,走在一旁的苏清雅很是嫉妒,为什么所有人都只看到夏晴天呢?

今天的决赛场地在学校的大礼堂,夏晴天两人到的时侯,其他比赛选手早就到了。

进入决赛的共有十五名选手,每一轮都有评委打分,淘汰后五名,所以到第三轮的时侯,就只剩下五个人。

为了争夺这次比赛的第一名,进入决赛的每个人都是准备充分,男生全是西装革履,女生也都浓妆淡抹,很是靓丽。

“好,人都到齐了,我们现在来抽签决定先后顺序。”负责这次比赛的老师拿来一个小箱子,“抓吧,抓到几号就是几号。”

夏晴天默默给自己鼓劲,只要不抽到前三名就好,因为前三名的分数对比太少,评委一般给的都很低。

“啊,我是第五个,太好了,”一个外校的女生惊喜的说,看来大家都不喜欢前面。

轮到夏晴天,她手伸进去摸了一圈拿出一个球,上面写着8。

她还没有说话,苏清雅看到说,“真幸运,刚好是中间,”说完,自己去摸,拿出来一看14,苏清雅不满的抱怨,“这也太靠后了吧。”

夏晴天不由得安慰道,“14也好,可以准备的充分一点。”

“那我们换?”苏清雅突然说。

夏晴天看着她,正想拒绝,就听抽签的老师说,“抽到哪个就是哪个,不许换。”

好了,夏晴天也不用多费口舌了。

“靠!我是第一个。”一个男生郁闷的说,于是大家都对他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抽签完毕,老师严肃的说。“规则大家都清楚,准备一下,还有十分钟正式开始,现在进场,你们的位子在最左边,祝大家好运,跟我走吧。”

在老师的带领下,十五名比赛选手进入礼堂,此时,诺大的礼堂已经坐满了观众,很是热闹。

夏晴天也来过几次大礼堂,第一次是迎新,还有几次是听讲座,以及学校的各种歌舞晚会,但是她从未站在前方的角度看过,看着黑压压的人群,她顿时紧张起来。

这时。人群中不知哪个男生大声喊道,“夏晴天,你是最棒的,加油!”

接着就是一片起哄声和笑声。

夏晴天的脸瞬间就红了,连忙低着头走到礼堂最左边,找了个位子坐下。这到底是谁喊的?她压根就不认识啊。

苏清雅在旁边高深莫测的笑,要是叶以深听到这句加油声,夏晴天估计又有的受了。

突然,礼堂的嘈杂声小了很多,夏晴天抬头看去,学校几个领导鱼贯而入,后面跟着好几个陌生人,应该是这次的评委。

等等,刚进来的这个身影好熟悉。

夏晴天仔细看了眼,这不是韩晓吗?他怎么来当评委了?感情还想给他招几个娱乐记者?

还没想清楚,礼堂里响起一片女生的吸气声和尖叫声,她扭头一看。整个人僵住了。

那人穿着一身暗黑色的西装,深蓝色的衬衣,衣领微微敞着,没有系领带,面孔如雕塑般完美,眉眼间带着淡漠和冷峻,完全是女生心目中的禁欲系男神。

夏晴天脑子一片空白,他怎么也来了?堂堂叶氏集团的总裁,时间如金钱般金贵,居然跑来给这种比赛当评委?有没有搞错?

再看苏清雅,她笑的很灿烂,没有丝毫惊讶,显然是事先知道的。

主持人上台介绍领导和嘉宾评委。除了宣传部的主任,有电视台新闻部的总编、资深记者,新闻广播的主播,省报的首席记者等等,韩晓的身份居然是某传媒集团总监,介绍到叶以深的时侯,掌声和尖叫声是最热烈的。

夏晴天不免担忧起来,她多少了解叶以深,按照他往日的做事风格,他是不会让她获得第一名。

不过好在并不是只有他一个评委,就算他给最低分,也是被去掉的那一个,只要自己够优秀,他也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把自己的分数抹杀了。

主持人在介绍繁琐的比赛规则,夏晴天就听到后面的女生在低声讨论,“看见没,叶氏集团的总裁真人比电视上更帅气,要是能被他看中去叶氏集团实习就好了。”

“是啊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另一个女孩花痴道。

旁边的苏清雅轻轻的讥笑了一声,夏晴天扭头看她,两人对视几秒钟。苏清雅脸上的笑渐渐消失了。

夏晴天感觉莫名的悲哀,清雅怎么会变得这么势力?

“好,我们的比赛规则就是这样,现在开始我们第一轮的比赛,首先有请第一位参赛选手……”

比赛正式开始,夏晴天努力让心情平静下来,全身心投入到比赛中。

第一个,第二个……

半个小时后,轮到夏晴天,她深吸一口,挺胸抬头上了舞台。下面是黑压压的人群,夏晴天忍不住紧张,可是她看到韩晓鼓励的眼眸时,立刻安静了下来。

“好,我们来看八号选手的第一道题目,请看大屏幕。”

大屏上有几张照片和一段简短的介绍,是某个山区遭遇泥石流的情况,夏晴天认真看了关键要素,考虑一分钟后,她对着正前方的一个摄像机开始出镜,“我现在所在的位置是某山区的一个小村庄,就在半个小时前,这里遭受了一场泥石流灾害,五间房屋被冲垮,不幸的是,有两名村民被掩埋。目前消防官兵和当地村民正在合力抢救被埋者,我们记者也会在现场全程关注,为您带来最新消息,最后希望这两位村民能被平安救出。”

夏晴天声音清脆,字正腔圆,长得又非常漂亮,流利的说出这段出镜语后,整个大礼堂先是安静了片刻,然后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还有几声叫好声。

夏晴天自动忽略叶以深眼中的冷笑,看到其他评委们露出赞赏的笑容时,心里的第一块石头落了地,恭敬的鞠了一躬,下台。

回到自己位置时,她才发现自己的手心全是汗。

前面一个男生转过头对她竖起了大拇指,“说的很好。”

“谢谢。”夏晴天礼貌的笑道。

第九名参赛者结束后,夏晴天的分数出来了,毫无意外,韩晓给的是最高分,叶以深给的是最低分,两个人的分数去掉后,她是目前全场最高平均分。

分数一宣布,夏晴天心中“yes”了一声。这样的话,她第一轮就可以顺利晋级了。

自己比赛完,夏晴天暂时轻松了许多,以欣赏和学习的姿态看后面的参赛者,发现每个人身上都有可圈可点之处。

到了苏清雅,夏晴天小声说了句“加油”,苏清雅回头给了她一个微笑。

不管她们之间有多少隔阂,这个时侯夏晴天相信,她们的心情都是一样的。

苏清雅发挥的很好,和夏晴天等十人一同进入第二轮。

第二轮比赛很有意思,大屏幕刚一出现叶以深的介绍,礼堂的女生又是一阵尖叫,女主持人笑着说,“知道大家都喜欢帅哥,都先矜持一下,第二轮的比赛是这样,十名参赛选手根据叶总的介绍,拟设三个采访问题,最后由评委来打分,限时十分钟。”

夏晴天完全没有想到叶以深是采访对象,她虽然是他的妻子。但对他在工作上的成就一概不知,所以当她看到大屏幕上叶以深的各种成就和事迹时,总感觉在看另外一个人。

他这种人还做慈善?夏晴天在心中翻了个白眼。

只是,要问他什么样的问题呢?

夏晴天想了好几分钟,在结束的最后时刻写下三个问题,交了上去。

平心而论,她觉得自己的问题设计的并不好,一个问叶氏集团的创新技术投资是什么,一个问叶氏集团为什么每年都会做慈善,最后一个问叶以深对年轻人创业的态度是什么,有什么忠告。

评委打分的时侯,夏晴天很紧张,她这次不求最高分,只求不被淘汰就好。

然后最后宣布结果的时侯,夏晴天依旧以最高分获胜,苏清雅紧随其后。

夏晴天震惊无比,不会吧。自己的问题那么中规中矩,居然能得第一名,其他人的问题是有多……烂?

第三轮只剩下五人,竞争也愈发残酷。

当场写作,这考的不但是文学功底,还有逻辑组织能力,同样的事情,如何才能比其他人写的更加生动有趣?率先抓住受众的眼睛,这才是最重要的。

在场的五个人都是从小考试考过来的,但此情此景,没有一个不紧张的,夏晴天余光看到旁边的小姑娘手中的纸巾都换第三块了。

二十分钟后,交稿时间到,夏晴天写完最后一个字,交卷。

自己能做的已经做完了,接下来就交给评委了。

在评委忙碌的打分期间,提前准备的助兴节目轮番上演。

苏清雅凑过来悄声问夏晴天。“你觉得你能得第几名?”

“随便吧,这不是我说了算的。”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谁不想得第一呢?

歌舞舞蹈结束,美女主持人拿着小卡片上台了,“我们最后的比赛结果出来了,现在就在我的手上,大家是不是很激动啊。好,我现在就来宣布获得第五名的选手……”

夏晴天在心中默默的祈祷,不是我不是我,主持人说了个名字,不是她。

第四名,第三名,都不是她,也不是苏清雅。

“好,接下来是第二名和第一名了,台下还有两个人,夏晴天和苏清雅,听说她们还是一对好闺蜜,大家猜一下第一名是哪一位?”

主持人卖了个关子,大礼堂却炸了锅,有人喊苏清雅,有人喊夏晴天,其中夏晴天的呼声最高,而且大多数还都是男生。

坐在评委席上的某人,脸色清冷,眼中却乌云翻滚。

夏晴天,你在学校的人缘不错嘛。

“好了,看到大家的热情了,现在我来宣布第二名的获得者,她就是……”

夏晴天的小手揪在一起,一颗心都快要跳出来,接着她听到主持人说,“苏清雅”。

旁边的苏清雅愣住,她以为自己会是……

“没错。我们本次比赛的第一名诞生了,她就是传播学院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夏晴天!我们有请几位获得者上台。”

夏晴天听到自己名字,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前后左右的参赛者过来祝贺她,她只能傻笑的回应大家。

真的得第一名了?为什么感觉这么不真实呢?

直到站在舞台上,看见叶以深冰冷的目光,夏晴天才一个激灵回过神,脸上露出成功的喜悦。

这是她对叶以深的有力回击。

就在此时,大礼堂的某一处突然传出来一个洪亮声音,“比赛不公平,夏晴天不应该拿第一名。”

热闹的场面瞬间安静下来,准备上台颁奖的学校领导也停住了脚步,大家的目光纷纷投向说话的那人。

是个年轻的男子,斯斯文文的戴了副眼睛,他站起来盯着夏晴天,再次说道,“夏晴天没有资格得第一名。”

“为什么……为什么……”众人嗡嗡嗡的交头接耳。女主持人在校领导的示意下,忙圆场道,“这位同学,我们本次比赛全程都是公开公正透明的,夏晴天是几位评委……”

“就是评委有问题。”男子指着评委席说。

夏晴天刚刚还飞扬的一颗心落了下来,完了,难道他知道她和叶以深结婚了?

难道她结婚的事情要被公布于众了?

很快,那个男子就说,“我要举报,夏晴天和评委韩晓两人之间是认识的,夏晴天现在是韩晓旗下的签约艺人,在这种情况下比赛公平吗?”

此话一出,整个礼堂更加热闹了,反而夏晴天却送了口气,不是叶以深就好。

“如果大家不信,可以问问他们本人,到底是不是这种关系。”男子冷笑道。

夏晴天遥遥看着男子的那副嘴脸,又看了看很是尴尬的韩晓,主动走到主持人跟前拿过话筒,试了下音,镇定的说,“大家好,我是夏晴天。”

躁动的礼堂再次安静下来,无数双眼睛都落在她身上,夏晴天沉默了两秒说,“我的确签在韩晓公司了,但我要说的是,我事先并不知道韩晓会来当评委,对我来说谁是评委无所谓,最重要的是展示我自己,我做到了就够了。既然有人提出质疑,”她顿了顿说,“我退出这次比赛,谢谢大家给于我的支持。”

说完,夏晴天将话筒还给主持人,然后不卑不亢的走下舞台,仿佛一个战败的公主,虽然战场已失,却依旧有一身傲骨,不容人小视。

夏晴天抬着下巴,在众人的目光中默然的走出大礼堂,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身后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比她第一轮比赛结束的掌声还要热烈。

那一刻,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

在这个校园,除了已经异路的苏清雅,还是有人认同她的。

蹲在一个墙角,夏晴天的眼泪不要钱的往下掉,身后热闹依旧,努力了这么久,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突然一只手伸了过来。手里还有一包纸巾。

夏晴天仰头一看,是个英俊帅气的男生,他专注的看着夏晴天说,“别难过了,我相信你。”

“谢谢,”夏晴天接过他手中的纸巾,抽出一张来擦眼泪,叶以深就在礼堂里,她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也不想连累这个男生,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谢谢你的纸巾,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男生点点头,依依不舍的走了。

又哭了片刻,夏晴天的情绪疏解了很多,看着校园里来来往往的同学,叹口气站起来。其实想想也不是没有收获,最起码她对自己有了更多的认知,也积攒了一些经验。只是这个结果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罢了。

“你在这里啊,我找了好久。”旁边传来韩晓的声音。

夏晴天眼中的泪还没有风干,颇有几分带雨梨花的感觉。

“你不是评委吗?出来没关系吗?”她问。

韩晓站在她旁边晒太阳,“颁奖又没我的事……苏清雅得了第一名。”

夏晴天嘴角扯了扯说,“正常。”

韩晓从兜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根闻了闻,又放进去,感慨的说,“对不起啊,没想到这次是我害了你,其实我来之前也不知道你参加,早知道的话应该和你打个招呼。”

“没关系,事已至此,多说无用。”夏晴天看着远处怒放的秋菊,轻声说。

韩晓很疑惑,“不过我们签合同这事我谁也没说啊,都是保密的,怎么会有人知道呢?”

夏晴天想起昨天晚上吃饭时,叶以深问自己有没有事瞒着她,想必那时他就得到消息了吧。

韩晓不知道她和叶以深的关系,她也不方便多说,凉凉的笑了笑道,“别猜了,这天底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

“你说的对,”韩晓拍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别多想了,这只是一次比赛,你今天表现的很精彩,每个人都有目共睹,起码你在我心中是绝对的第一名。”

“谢谢啊。”夏晴天淡笑道。

“谢什么?走,我请你去吃大餐,化悲痛为食欲。”

夏晴天摇头。“多谢你的美意,我不去了,没心情。”

韩晓也不勉强,直接说,“公司那边正在给你规划,你先别着急,趁着现在还有大把的空闲时间,干点自己喜欢的事情,到时工作了就有的忙了。”

“嗯,我知道。”

“好了,那我先走了,别难过了,眼睛都哭肿了。”

“再见。”

这时路边一辆悍马缓慢通过,叶以深坐在车中望着两人,脸阴沉到了极点。

夏晴天,你翅膀硬了,居然敢背着我和经纪公司签合同。是想走白依灵的路线吗?

我告诉你,这件事不会那么容易的。

和韩晓告别后,夏晴天一人出了校园,在街边随便吃了点东西,突然觉得天地之大,她能去的地方实在是太少了。

不想在学校被人指指点点,也不想回叶家,夏晴天来到附近的公园,在垂柳湖边坐了整整一下午。

避无可避,黄昏时分,夏晴天无奈的回到叶家。

还没有走进别墅,就听到餐厅传来欢声笑语,叶以深朗声说,“祝贺苏清雅同学获得比赛第一名,干杯。”

“干杯!”

清脆的碰杯声在夏晴天听来是如此的刺耳,叶以深,这个自己名义上的老公,此时正在帮自己的闺蜜庆祝,夏晴天真是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既然那么喜欢苏清雅,为什么不干脆和自己离婚娶了她?

他的脑回路真不是一般人能想通的。

“嗳,晴天,吃饭了吗?过来吃饭啊。”苏清雅眼尖看到她,不知是真的关心,还是故意为之。

“我不饿,不想吃。”

苏清雅显然不想放过她,连跑带跳的过来,亲昵的挽着她的胳膊说,“我知道你没有得第一名心情不好,可是这也不能怪我呀,你不要给我摆脸色嘛。”

“我没有给你摆脸色啊。”夏晴天平淡的说。

“那就和我们一起庆祝嘛,走吧走吧,”苏清雅强拉着她到了餐厅,她一看桌子上的菜,呵。叶以深还真是给她庆祝,赶得上满汉全席了。

叶以深瞥了她一眼,冷声说,“夏晴天,你和韩晓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情既然说开了,夏晴天也不瞒着,坦然的说,“什么事情你不是都查清楚了吗?”

“我们叶家需要你出去丢人现眼卖笑赚钱吗?”叶以深被她的态度激怒,她真的是越来越嚣张了。

夏晴天给自己倒了杯红酒说,“你们叶家当然不需要,可是我需要啊,我要养活我自己,当然需要工作。”

“你敢顶嘴?”叶以深狠狠的盯着她。

“我实话实说而已,”夏晴天幽幽的回视,“叶以深,我一直很清楚,那是你们叶家的钱。不是我夏晴天的钱,我要靠自己赚钱,这难道错了吗?”

“你难道忘了借我的100万了?”叶以深冷笑。

夏晴天被今天的事情气的凭生出了几分胆量,和叶以深硬杠上了,“借?我记得叶总当时说是我伺候你这么久的小费啊,怎么?叶总身份这么尊贵的人,给我出的小费还有收回去的道理?”

“夏晴天,你找死!我命令你立刻和韩晓解约!”

“要么你就杀了我,让我解约,不可能。”夏晴天毫不示弱撂下狠话。

叶以深“嚯”的站起来,“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不会解约!”夏晴天缓慢而坚定的说。

叶以深阴沉的一笑,语气里全是杀意,“夏晴天,你是不是以为我拿你没有办法了?”

“你想怎么样?”夏晴天心里生出怯意,语气软和了些许道,“叶以深。我不过是想去工作而已,你有必要这么生气吗?再说了,我和韩晓的合同里面签的清清楚楚,不拍任何床戏、亲热戏,你到底为什么不让我去?”

“因为……”叶以深话到嘴边停住,因为白依灵就是演员,他绝不允许自己的妻子走上她的老路。

“因为什么?”夏晴天追问。

“不管是因为什么,你就是不能去拍戏!这是我的命令,不是和你商量。”叶以深蛮横的说。

“你未免也太霸道了,凭什么啊。”

“就凭我救了你们夏家。”

“呵!”

眼看两人吵上了,苏清雅着急了,干吗呀,今天晚上不是给她庆祝吗?怎么这两人先吵上了?

为了缓解气氛,苏清雅忙安抚男主人,“以深,不要生气了嘛,这些事情你们以后满满讨论。今天是给我庆祝,不要因为一些小事扫兴好吗?”

叶以深看了眼苏清雅,心的怒火降了许多,又坐回椅子,苏清雅端起酒杯亲昵的靠着他,“你陪我喝一杯。”

叶以深很给面子的举杯碰了一下,一仰头将杯中酒全部饮尽。

夏晴天觉得自己来餐厅就是多余,也懒得看两人秀恩爱,做样子般把酒杯举起来说,“清雅,祝贺你。”然后咕噜咕噜羊脖子把半杯红酒全喝了,“我累了,先回房了。”

“嗳,你还没有吃饭呢。”苏清雅假装关心的说。

“不吃了。”夏晴天头也不回的说,吃个P,看着叶以深就一肚子的气,哪里还有胃口吃饭。

回到自己房间。夏晴天四肢朝天在床上躺着,她要尽快找到叶家的秘密离开,现在叶以深已经知道她和韩晓的事情,谁知道他后面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可是他每天防贼一样防着她,不让她进入书房,这可该怎么办呢?

烦躁的翻了个身,一股酒味冲上鼻头,夏晴天忙起身跑向卫生间,吐了个昏天黑地,最后差点把苦胆吐出来。

“我的妈呀,要了老命了。”夏晴天瘫坐在地板上喘气。

大姨妈还没有光临,夏晴天郁闷之极,如果今晚上还不来,她明天就去药店买个测孕棒测一下,总比自己这么提心吊胆的好。

这一夜,夏晴天睡得非常不踏实,梦中全是那个小偷绑架自己的情景。以及那件带血的衣服,以导致第二天起床时,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没有一点力气。

抓过手机看了眼,已经早晨八点多了。

十点有课,夏晴天没有福气贪睡,挣扎的从床上起来去洗漱。

这个时间叶以深已经去上班了,苏清雅也不在,夏晴天没有一点胃口背着书包去学校。

“少夫人,需要车送吗?”王管家看她脸色憔悴,关心的问。

秋高气爽,夏晴天想散散步,于是说,“不用了,时间还早我想走走。”

“好的。”

没错,例假还没有来,夏晴天眉头都拧成了川字,她刚才在手机上搜了一下怀孕初期的症状,嗜睡,反胃,没胃口,困乏无力,每一条都对的上啊。

在学校附近下了车,经过药店的时侯,夏晴天停下了脚步。

要不要现在进去买?可是觉得好害羞,万一被人认出来怎么办?还是在学校附近。

迟疑了许久,夏晴天还是放弃了,还是等下午去稍远的地方买吧。

校园里的银杏树叶变成了金黄了,远远看去煞是漂亮,有不少学生在树下拍照。夏晴天独自走着,脸上没有一丝笑容,情绪很低落。

“嗨,夏晴天。”身后传来一声呼唤,夏晴天回头。是班里的同学A,她走近后笑着说,“真的是你啊,我以为认错了。”

“你好。”夏晴天淡笑着打招呼,和她并肩向上课的教室走。她平时除了和苏清雅走的很近之外,和班里的同学都是泛泛之交,所以也不知道说什么。

“你心情不好啊,是不是因为昨天的事情?”同学A猜测道。

夏晴天顺水推舟道,“有点吧。”

同学A安慰她说,“咱们班同学昨天全看比赛了,都说你拿第一名名副其实,虽然最后失掉了冠军,但是也别这么丧气,你很优秀的。”

夏晴天心中升起一股暖意,她平时很少和A交流,没想到她还这么关心自己。

“谢谢你。”夏晴天由衷的说。

同学A嘿嘿一笑,很是八卦的问。“昨天你说和那个传媒集团签约了,真的吗?你要去当明星了吗?”

夏晴天噗嗤笑了,“我签约是真的,但不一定能成为明星,你看现在演艺圈每年那么多新人,有几个红了?我签约也就是想多一份工作,多赚点钱。”

同学A在大一的时侯就听说她和苏清雅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所以很理解她想要赚钱的初衷,“你长这么漂亮,一定会大红大紫的,我相信你,不过你红了可要记得我们这些同学啊。”

“不管以后我怎么样,都不会忘记咱们班这些同学的。”

同学A呵呵笑了。

身后不远处,苏清雅疾步走着,她进校门不久就看到夏晴天的身影了,本想喊一声,却被别人抢了先,再看到夏晴天和那人有说有笑时,心里仿佛堵着一块石头,又好像属于自己的东西被抢了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