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试孕结果,不要这个孩子/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清雅的心思就是这么敏感,她虽然和夏晴天现在关系不好,但是也不想看到她和别人关系好,这是从小到大培养的一种占有欲。

带着这股怒火,苏清雅气冲冲的进了教室,看到夏晴天坐在同学A旁边,还和前后左右的同学打招呼,不由的更加恼怒,一个人坐在了最后一排。

她的这一系列举动,不但夏晴天看到了,还有不少同学都看到了。

夏晴天浅笑着没有说话,反正已经和苏清雅回不去,那干脆就一点点疏远吧。而其他同学却想的是,这两人因为昨天的事情闹矛盾了。

想想也对,原本是第一名却莫名奇妙成了别人的,佛祖都有三分气吧。

中午吃饭的时侯,夏晴天和苏清雅没有互相理睬,前者是和好几个女生去食堂吃的,后者则是一个人去外面吃的。

苏清雅很恼火,她夏晴天是什么意思?明摆着在同学面前不给她面子,也不想想昨天晚上是谁在叶以深面前替她说情,否则她能那么容易解脱?好心当成驴肝肺!

拜这次比赛所赐,夏晴天在学校的知名度又提升了许多,走到哪里都有男生投来炙热的目光,而她只能选择当个盲人,一个都看不见。

终于熬到下午的课全部上完,夏晴天和同学们告别,搭公交来到离学校较远的一个药店。

一整天,她心里都压着这件事,强颜欢笑。

还是觉得不好意思,夏晴天戴上卫衣帽子,又把头发放下来遮住一部分脸,这才鼓起勇气走进了药店。

“你好,需要点什么药?”身穿粉色护士服的导购热情的问她。

“我自己看看。”夏晴天羞于说出那几个字,遮遮掩掩的说。

导购似乎见惯了这种情景,笑了笑离开了。

夏晴天在一排排药架前搜寻。找了好几排,终于在底层找到了需要的东西,于是拿了一个看起来质量很好快步走向柜台。

“你好,20块钱。”收银员面无表情的说。

夏晴天掏钱的空档,收银员说,“您还需要叶酸吗?孕前三个月或者备孕都要吃叶酸。”

“不用不用。”夏晴天连忙摇头,把20块钱给她,将测孕棒塞到包里疾步离开。

直到走出了很远,坐上回叶家的公交车,她的脸还是红红的。刚才那两个女孩一定看出什么来了,没准她们这会儿正在嘲笑自己呢。

公交车开动,夏晴天看着外面斑驳陆离的世界。心情异常沉重,并没有发现,一直跟在她身后的出租车。

苏清雅一放学就看到夏晴天急急忙忙的走了,她今天不用去兼职,原本想着和她一起打车回叶家,这样也比较省钱,却发现她上了一辆不是通往叶家方向的公交车。

夏晴天这是要去哪里?

苏清雅心生疑惑,随手招了辆出租车跟上,一路尾随,看到她进入一家药店的时侯更加纳闷。

学校附近就有药店,她有必要装的鬼鬼祟祟来到这么远的药店吗?究竟买什么药这么隐蔽。

不行,她一定要查清楚。

回到叶家。天已经黑了。

叶以深在客厅里看电视,夏晴天趁他不注意迅速溜回了自己房间,将卫生间的反锁,胆战心惊的从书包里取出测孕棒。

楼下,苏清雅也回来了,先是四处看了看,没有发现夏晴天的身影,故意问,“以深,晴天回来了吗?”

叶以深指了指楼上,冷淡的说,“刚回来,回房间了。”

“哦,”苏清雅眼珠子转了几下,笑着说,“以深,我看晴天今天身体不太舒服,问她了几次怎么了,她也不理我,应该是为昨天的事情生气呢,你去帮我问问她。”

“身体不舒服?”叶以深皱眉,“我听她脚步声挺稳健的。”

“真的,她今天在学校的时侯都差点晕倒了,”苏清雅夸大其词。夏晴天一回来就进房间,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么严重?”叶以深默了几秒,起身说,“我去看看。”

苏清雅假模假样的说,“你对她好点啊。”

叶以深捏了捏她的脸蛋,欣慰道,“她对你那样的态度,你还对她这么关心。”

“她是我的好姐妹嘛,快点去。”

“嗯。”

楼上。

夏晴天看着测孕棒上的两道红杠,直接瘫软在地上,她有感觉自己可能中标了,但当这个事情被证实,她还是被震惊了。

怎么办?真的怀孕了。

夏晴天大脑一片空白,脑海里只有一句话,怀孕了,怀孕了……

突然,开门声把她从失魂状态惊醒,接着她听到叶以深的声音,“夏晴天,你在哪里?”

夏晴天一震,叶以深?他跑上来干什么?

手里的测孕棒怎么办?绝对不能让他看见这个,绝对不能让他知道自己怀孕了。

叶以深在房间转了一圈,没有找到夏晴天,发现卫生间的灯亮着,里面隐隐绰绰好像有人,想起苏清雅说的她今天差点晕倒,心中一急,忙拍打卫生间的门大喊,“夏晴天,你在里面吗?”

没有任何回应。

叶以深愈发着急,二话不说,抬腿就是一脚,门“哐”的被踹开,夏晴天惊慌失落脸色惨淡的坐在地上。

“你怎么不说话?”叶以深心中的焦急全转化成怒喝。

“我……”夏晴天无言以对,她哪里敢搭话?

“你在这里干什么?起来!”叶以深拉着她的胳膊把她从地上拽起来,发现她整个人都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胳膊也凉凉的,以为她是真的生病了,“你身体不舒服吗?我让医生来……”

“不用。”夏晴天严词拒绝,“我就是这几天累的,休息休息就好。”

叶以深的好意被无情拒绝,很是恼火,扶着她的手松开,冷声说,“快吃晚饭了,下去吧。”

“哦哦,好的。”夏晴天神色呆滞。

叶以深冷冷看了她一眼,转身出了卫生间。这时夏晴天才大大松口气,回头看了眼藏在垃圾桶里的测孕棒。

叶以深脸色铁青的下楼,苏清雅连忙迎过来问,“晴天怎么样?”

“不知好歹的家伙。”叶以深冷声训斥了一句。

“到底怎么了?”苏清雅不明白。

“不用管她,吃饭。”

苏清雅更加疑惑,上面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夏晴天一定有事情瞒着她。

过了会儿,夏晴天也来到了餐厅,相比刚才的失魂落魄,现在正常了许多,但还是看着有些不对劲。

苏清雅瞄了她好几眼,想着她隐藏的那个秘密,放下筷子说。“我去楼上取一下手机,你们先吃。”

然后噔噔噔上了三楼,但是她去的并不是自己的房间,而是夏晴天的房间。

门没有锁,她很顺利的进去了,观察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不同,最后目光落在了夏晴天的包包上。

没有任何的犹豫的抓起来打开一看,里面有一个拆开的包装盒,苏清雅拿出来仔细一看,猛然张大了嘴巴。

居然是……测孕棒!

天呐,夏晴天怀孕了吗?包装盒已经打开,说明她用了测孕棒。那么结果呢?

苏清雅把包包放在原位,快步来到卫生间,把角角落落翻了个遍,终于在垃圾纸篓里找到她要的东西。

她虽然没有怀过孕生过孩子,但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两道红线代表什么,她自然清楚。

苏清雅震惊的看着那两道红线,一时之间竟不知该怎么办。

如果是别人,她可能一笑了之,但这个人不是别人,是她一同长大的姐妹,现在又和叶以深是这种现状……

而且看叶以深刚才的表情和语气,他并没有发现这件事情。

苏清雅把测孕棒扔到纸篓里,晕晕乎乎的出了房间。

这对夏晴天来说是个巨雷,对苏清雅来说,也是个巨雷。

她怀的孩子肯定是叶以深的,但叶以深却不知道,而自己又不能说出真相,说了真相就等于自己撒了慌,一定没有好下场。

该怎么办?

苏清雅来到餐厅,状态有些不正常,叶以深看出来了问她,“出什么事情了?”

苏清雅回过神,瞄了眼只顾埋头吃饭的夏晴天。迟疑了几秒说,“我的一份兼职老板通知说不用我去了。”

叶以深无所谓的说,“我还以为是多大的事情,没关系,我上次就说了让你去我公司,你还不去,这次可以去了吧。”

苏清雅挤出一丝笑容,“我再考虑考虑,最近课业重,又不用交房租,省下了不少钱。”

“好吧,你考虑好了直接去我们公司报道。”

“哦。好的。”

苏清雅心里有事,食之无味,期间她看了好几次夏晴天,发现她一直没有抬头,因此她的打算是什么,苏清雅不得而知。

她会选择留下这个孩子,还是把它拿掉?

苏清雅正在想的这个问题,也是夏晴天此时考虑的问题,不过她已经决定了,要把孩子拿掉。

她的银行卡里面还有些钱,足够做手术用了。

各怀心事的吃完饭,夏晴天沉默的回了房间,她要查查哪家医院比较靠谱,以及手术前都要注意些什么。

她向来是个行动派,这个时侯更加坚定。

苏清雅来到她的房间门口,很想推门进去问问,她想怎么办?可是手抬起来了又放下,她们已经不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了。

“你在这里干什么?”叶以深从四楼下来,看到她站在夏晴天的门口,不解的问。

苏清雅消沉的说,“没什么,我看她心情不好,想安慰她几句,可是又不知道她会不会接受。”

叶以深走过来亲昵的揉揉她的头发,“你怎么这么善良呢?好了,不用去管她。”

苏清雅欲言又止,心里藏着个秘密却不能宣之于口,简直太憋屈了,早知道好奇心就不要那抹重,去跟踪夏晴天。

“我先去睡了。”苏清雅淡淡的说了句,走向自己的房间。

叶以深看着她的背影,对她的好感又多了一些,他喜欢的女人就应该是苏清雅这样,人品正直,善良温柔。

而不是夏晴天,淫荡下作。品行低劣。

这一夜,夏晴天和苏清雅都久久难以入眠。

夏晴天自然是不敢让叶以深知道她怀孕的,首先他承不承认这个孩子是他的都难说,再者,就算叶以深承认这个孩子,她也不想留,她不能让孩子成为她和叶以深之间牵绊。

所以不管从哪个方面考虑,她都要拿掉这个孩子。

而苏清雅,她只是单纯的被良心拷问,万一夏晴天决定不要这个孩子,以后真相大白了,叶以深会不会把孩子这比账算在她的头上?

第二天是周六。夏晴天嗜睡到晌午才起床,她心思已定反而淡定了许多,向平常一样刷牙洗脸之后,下楼准备去昨晚选定好的医院。

意外的,她看到苏清雅也刚刚从房间出来,这个时侯她不应该去打工了吗?

“早。”苏清雅顶着黑眼圈打招呼。

“早。”夏晴天回应了一句。

两人一前一后下楼,苏清雅不自觉的看着她的腰腹,忍不住问,“你今天干什么?”

“不干什么,出去转转。你呢?”

“我今天没有工作,想去王奶奶家,你要一起吗?”

“算了,等下次有时间我再去。”

闲聊结束,苏清雅看到王管家说,“王叔,我和晴天想出去,能给我们派一辆车吗?”

“当然可以,”王管家热情的说,少爷交待过,苏小姐的要求都要满足。

夏晴天没有拒绝,背着包上车。

没有人说话,夏晴天想着等会儿做手术的事情,所以很沉默,到了市中心。她让司机停车。

夏晴天开口说,“我想买在这里逛逛,买几件秋装,先下了。”

“好,再见。”

车子开出去不到五米,苏清雅对司机说,“停车,我突然也想买衣服了,你不用等我们了。”

“好的,苏小姐。”

苏清雅一下车就往回走寻找夏晴天,她不相信这个时侯了夏晴天还有心情逛街。

果然,苏清雅看到夏晴天在路边打了辆出租车。她也忙叫停一辆,“师傅,跟上前面那辆车。”

“好嘞。”司机情绪很激动,“姑娘,这是跟谁呢?”

“男朋友。”

司机一挥手,“那你放心,绝对丢不了。”

……

半个小时后,夏晴天到达市人民医院,她昨晚搜了很多家医院,最后觉得,还是正规医院比较靠谱。

戴上准备好的墨镜,夏晴天毅然决然的走近了医院。

因为周末,前来就诊的人很多,而值班的医生又少,所以不管是哪个门诊都排了长长的队。

夏晴天在挂号处办了卡挂了妇科的号,一路按照标识来到妇科门诊,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门诊室坐了七八个年轻女孩,和她不同的是,她们都有男朋友或者好朋友陪着,夏晴天只有一个人。

在护士那里交了号,夏晴天找了个位置坐下来,说实话,她现在很紧张。手心里全都是冷汗。

由于小时候的生活,夏晴天并不是个怕疼的人,但一走进这种环境,那种疼痛仿佛放大了几百倍,让她不由自主的去发抖。

坐了几分钟,一个姑娘坐在了她旁边,看得出来,她也有些害怕,于是找夏晴天聊天,“你也是来做人流的吗?”

夏晴天点点头。

“第一次还是第二次?”姑娘很直接的问。

夏晴天懵住,“第一次。”

姑娘叹口气,郁闷的说。“我都是第二次了。”

“啊?”夏晴天不敢相信,因为眼前这姑娘眉清目秀的,看起来年龄和她差不多。

“真的,”姑娘无奈的说,“都怪我们两没钱,有了孩子也养不起,只能打掉了。其实我还挺担心的,医生说流产次数多了,会造成习惯性流产,以后就怀不了孩子了。”

夏晴天紧捏着包包,心情愈发的紧张,她舔了舔干燥的嘴唇问。“疼吗?”

“你说做人流啊,”姑娘皱着眉说,“当然疼了,好几个冷冰冰的器械在身体里绞,说不疼那都是医院骗人的。”

“不是说会打麻药吗?”夏晴天声音都开始抖了。

“这个医院不打麻药,打麻药伤身体,她们用的是止痛棒。”姑娘轻车熟路,看到夏晴天的脸色都变了,疑惑的问,“你一个人来的吗?”

夏晴天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这怎么行?做完手术你疼的站都站不起来,怎么能一个人呢?你男朋友呢?也太不负责了吧。”姑娘很是义愤填膺。

夏晴天垂着眸不知道该怎么说。

“亲爱的,我把东西都买好了。”这时。姑娘的男朋友过来了,手里提着大包小包。

姑娘把气全都撒在了他身上,“你们这些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就知道自己爽,所有的后果全都是女人承担,这次孩子做了之后我们就分手,老娘的大好青春全都浪费在你身上了。”

男朋友忙屈膝蹲在她跟前好言相劝,“我知道是我的错,好了,宝宝不生气了,咱不是没钱嘛,等以后有钱了生多少我都养。”

姑娘眼泪吧嗒掉下来了。“那万一以后我生不了了呢?”

男朋友干净给她擦眼泪,柔声说,“生不了咱就领养,我不会离开你的。”

“你就知道骗我。”姑娘一抽一噎的说。

“没有骗你,我什么是时侯骗过你,乖,宝宝不哭了……”

男朋友搂着姑娘的肩膀一个劲的叫“宝宝”,虽然夏晴天觉得他其实算不得好男人,但这一刻能有一个人陪着,夏晴天也是羡慕不已。

再想想自己……

“15号,夏晴天。”

夏晴天起身走向门诊室,里面是个中年女医生。穿着白大褂,戴着黑框眼镜,一脸的疲惫。

“什么情况?”她抬了抬眼镜,面无表情的问。

“应该是怀孕了。”夏晴天轻声说。

“检查了吗?”

夏晴天以为她说的是用测孕棒检查,点头说,“嗯,检查过了。”

“现在有多少天了?从最后一次月经算起。”

“差不多少有五十天了。”

“是不想要这个孩子?”医生开门见山的问,她见多了这样的小丫头,一看就看穿了她的来意,否则她应该挂产科。

夏晴天咬了咬下唇,“嗯,不要。”

医生开始劈里啪嗒在电脑上打单子,一边打字一边说,“一个小时后在旁边的门诊做手术,做手术前先去做心电图。等会做手术的时侯不要紧张,最多半个小时就结束了。好了,去交钱吧。”

夏晴天起身离开,出了门诊室才发现,她的手都在发抖。

真是没出息,昨天晚上还想的好好,这会儿就开始认怂了。不过不管怎么怂怎么害怕,手术是一定要做的。

按照医生的要求,夏晴天交了钱做了心电图,显示一切正常后。她来到了人工流产手术室。

“你一个人吗?”护士再次问她。

“是的。”夏晴天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人流手术是要有人陪同的,万一出事了呢?”

夏晴天咬着牙说,“我是孤儿,我自己可以负责。”

护士愣了几秒,眼中露出悲悯,“好吧,那你等着,里面正在做着,下一个就到了你了。”

“好。”

夏晴天坐在门口的排椅上,顿时感觉浑身发抖,她是真的怕了。从小到大,她也受过不少伤。但都是皮外伤,进手术室这是第一次。

双手抱住肩膀,夏晴天低着头等待,十几分钟后,手术室传来一阵声响,“家属进来一下。”

旁边一个男生冲了进去,夏晴天也抬起头看,双手紧紧攥在一起,又过了几分钟,男孩横抱着一个女孩从里面出来,女孩面无血色,闭着眼睛,神情痛苦不堪,然后他们进了对面的休息室。

看到这一切,夏晴天手还是发抖,怎么办,真的好害怕。

“好了,到你了。”护士对她说。

夏晴天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抱着对以后的美好憧憬,进了手术室。

说是手术室,其实就是一间房,一半用帘子挡着,医生正在里面清理上个人留下的东西,旁边的废弃桶里扔着一次性手套,药棉,还有带血的卫生纸。

看到这些,夏晴天的脑子“嗡”的响了一下,她真的……害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