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叶以深的狠,不配有我的孩子/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做手术的是个女医生,她回过头看了眼夏晴天,温和的笑道,“不要害怕,很快就好了。”

夏晴天盯着她手中冰冷的器械,双腿开始发软,她怎么能不害怕?

“好了,把鞋脱了躺上去,裤子脱下一只,双腿放在这上面。”女医生有条不紊的交待。

夏晴天指甲都快要扎进皮肉里了,她很想现在就跑,但是她别无选择……

脱了鞋,躺在重新铺上的浅蓝色床上,夏晴天解裤子的时侯,手僵住了……

她回想起一个多小时前那个女孩说的话,人流很容易引起习惯性流产,很有可能以后就怀不上了。

她向来运气不好,万一她就是其中之一呢?

她是孤儿,除了只知道利用自己的父亲,在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亲人,如果以后连自己的孩子都没有,那岂不是要孤孤单单一辈子?

不,她不能这样。

“嗳,怎么不脱?”

夏晴天麻利的从床上起来,下意识的说,“我不做了,我要留下这个孩子。”

不管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她是孩子的母亲,不管将来会遭受怎样的折磨,她都要留下这个孩子。

这是她的孩子,和叶以深没有任何关系。

或许她明天后天后悔又来了,但此刻,她想留下这个孩子。

“你确定?”女医生问她。

“我确定。”夏晴天坚定的说,下床弯腰穿鞋。

鞋子刚刚穿上,外面突然传来嘈杂声,以及护士的喊叫声,“喂,你们是谁,你们要干什么?这里不能进……”

护士的话刚传进耳朵。一伙人就冲了进来,夏晴天一抬头,看到了凶神恶煞的叶以深。

他怎么来了?

“嗳,你们是谁啊,这里男士不能进来……”

叶以深推开挡在中间的医生,一把卡住夏晴天的脖子,眼目通红,像极了五楼的那个杀人变态。

“怀了别人的孩子,所以偷偷来打掉,就以为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继续当你的叶太太?”叶以深咬牙切齿的说,他恨不得现在就杀了这个女人。

夏晴天从未见过他如此生气,心中生出胆怯,更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他。“我……我……”

“怎么?全被我说中了无言以对?”叶以深手上的力道更重了,“我告诉你,我不会这么便宜你的,我要让你和肚子里的这个小杂种不得好死。”

“万一这个孩子是……你的呢?”夏晴天吞吞吐吐的说。

叶以深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笑意,“万一?哼!哪怕你肚子里的这块肉是我的,我也不会要他,因为你不配有我叶以深的孩子。”

夏晴天的泪水控制不住的从眼角滚落,心如死灰。

医生大致猜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知道这是家事,只好袖手旁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把她给我带回去!”叶以深用力一甩,夏晴天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胳膊和地板相碰。撞得生疼。

叶以深弃之如敝屐的从她身上跨过去,头也不回的走了。

方毅上来将她扶起来,平淡的说,“少夫人,你还是自己走吧,我们就不动手了。”

夏晴天擦掉眼角的泪水,拿过自己的包,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走向电梯。

这一刻,她仅存的尊严被叶以深摔得粉碎,她还有什么觉得丢人的?

被方毅带上车,夏晴天呆呆的望着窗外快速倒退的风景,心里一片荒凉,按照叶以深的凶残程度,这么自由的空气她这段时间怕是呼吸不到了吧。

叶以深坐在前面的那辆车里,脸黑如墨,他早就怀疑这个女人怀孕了,却被她一次次的借口掩盖过去,要不是有人给他透露消息,他就真的被夏晴天蒙混过关了。

只是他有些奇怪,为什么这么隐秘的事情对方会知道,而且还是个男的,难道说……夏晴天和打电话这个男人有关系?

他现在基本上可以断定,夏晴天怀的不是自己的孩子,否则她为什么不敢告诉自己,要去偷偷流掉。这太不合常理了。

车子回到了叶家别墅,夏晴天下车神色平淡的向房间走,经过叶以深时,听到他说,“站住!”

夏晴天心一跳,知道惩罚来了。

叶以深脸上露出凶残的光,“你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竟然还想舒舒服服的住在我的房子里?”

“你想怎么样?”夏晴天扭头问他,眼中一片平静。

“方毅!”叶以深盯着她冷声喊道。

“少爷。”

“前两天鹏总送来的那头畜牲关在哪里了?”

方毅愣了愣,恭敬的说,“就在后院的笼子里。”

叶以深桀桀笑道,“很好,把这个女人和那头畜牲关在一起。”

夏晴天脸上的平淡瞬间被打破,双眸中露出恐惧和害怕,叶以深看着她笑的愈发开心了,此时他就喜欢欣赏她这种楚楚可怜的样子。

方毅迟疑片刻,小声说,“老板,那畜牲凶的很,少夫人关进去会被咬的……”

“那就要看她的造化了,如果能活下来,算她命大,如果死了……哼哼,”叶以深冷笑两声说,“她和她肚子里的杂种就当给那头畜牲加餐了。”

“少爷……”方毅还想求情,这样对一个女人,未免太狠了吧,而且夏晴天怎么说都是他的妻子。

“还不去办!”叶以深怒喝。

“是。”方毅无奈,招了招手两个保镖上来拉夏晴天。

夏晴天不知道他们说的那是什么畜牲,但听两人的对话就知道绝对是头猛兽,双腿一软倒在地上,“不要,不要,我不去,我不去……”

“现在知道害怕了?你和其他男人鬼混的时侯,怎么没有想到这一天?”叶以深居高临下,用最鄙夷的目光看着她。

两个保镖上前按住她的肩膀,要把她带走,求生的本能让夏晴天摒弃所有的自尊,她抱住叶以深的裤腿颤抖的哀求,“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了,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求你不要这么对我,求求你了。”

叶以深弯腰挑起她的下巴,眼眸阴狠,“现在求我?晚了!夏晴天,你长了这么一张脸,如果好好做你的叶太太,我还可以让你安安稳稳的生活,为什么要和她做一样的事情呢?为什么?”

夏晴天茫然无措。她听不懂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那个她又是谁,只顾祈求,“叶总,叶少爷,求求你放过我,我知道错了……”

叶以深决绝的站直身子,一脚踢开她,冷声对手下说,“还愣着干什么?”

两个保镖不敢再迟疑,上前抓住夏晴天的两只胳膊,将她拽起来,因为她的双腿软着。两人只能拖着她走向后院。

“叶以深……叶以深……求求你了,我错了……”夏晴天苦苦求着,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在方毅的带领下,夏晴天被两个强壮的保镖拖到了后院,眼前隐隐传来野兽的低吼声和血腥味。

夏晴天抬头一看,最后一丝精气神被抽走,只见一米多高,两米多长的铁笼子里关着一头硕大的棕色藏獒,它正喘着气用幽幽的目光盯着来人。

“不,不,我不要待在这里……我不要待在这里……”嘴里念叨着,夏晴天从心底升起一股力量,猛地挣脱两人钳制反身向外跑。

她不要和那头藏獒待在一起。她就算不会被咬死的,也会被吓死的。

然而按照她的体力又能跑多远?还没有跑出后院,夏晴天就被两人抓住,再次带回到笼子前。

“方毅,方毅,求求你,不要把我关在这里,它会吃了我的,求求你……”夏晴天抓住方毅的胳膊哭求。

方毅无奈的叹口气,“少夫人,我也没有办法,少爷的命令我不能不照办啊。”

说完,上前打开铁笼的门,对两个保镖说,“把她关进去吧。”

夏晴天做最后的挣扎,可是徒然无功,最后还是被投进了充满腥气和恶臭的铁笼里。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不要被关在这里!”夏晴天拍打着铁门,眼睁睁的看着方毅和两个保镖越走越远。

“嗤嗤嗤——”身后传来藏獒的低吼声,夏晴天猛地回头,它正张着嘴巴露出獠牙一步步向她走近。

夏晴天紧紧靠着铁笼,嗓子都哑了哭道,“不要过来,我不好吃的,不要过来……”

藏獒听不懂她的话。一直来到她跟前,用喷着热气的鼻子从她的头发嗅到了腿上,吓得夏晴天一动不敢动,眼泪无声的滚落。

嗅完之后,藏獒又哼哧了两声,或许是肚子饱着,又或许是它觉得眼前这个猎物不是很好吃,转了一圈后回到了刚刚卧着的地盘上晒太阳。

至此,夏晴天才缓口气。

楼上,叶以深淡笑的看着这一幕,很是满意。他要让这个女人知道得罪他的下场。

“少爷,你找我。”王管家站在他身后问。

“吩咐下去,任何人不得给夏晴天送饭。不许给她求情,否则就同样的待遇。”叶以深语气很平淡,像是在交待一件最普通不过的事情。

王管家面露不忍,“少爷,这样的惩罚,是不是太……”

叶以深冷冷打断他的话,“王管家,你想和夏晴天一样被关进去吗?”

王管家立刻噤声,只好恭敬的说了“我知道了”,顿了顿王管家又问,“少爷,要关多久?”

“先关三天,如果她能够撑到第三天的话,再看我的心情喽。”

“是。”

王管家满面愁云的转身下楼,少爷说不让给夏晴天送饭,那他能做的就是把藏獒喂得饱饱的,让它对夏晴天失去兴趣。

希望这样做,能让夏晴天逃过一劫。

……

楼下,苏清雅也远远看着,双手揪成了麻花。

此时她后悔不已,上午她找人通知叶以深这件事,初衷是为了让叶以深阻止夏晴天做人流,毕竟那个孩子是他的,这样,以后就算真相大白了,他不至于那么后悔从而迁怒于她。没想到她的好意变成悬在夏晴天头顶的一把刀。

叶以深真的太狠了,夏晴天是他新婚妻子啊,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他心中一点点情意都没有吗?

看着笼子中被吓得哭泣的夏晴天,苏清雅难受之极,鼓起勇气去找叶以深,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夏晴天这么死了,那她一辈子都会魂魄不安的。

敲开叶以深书房的门,苏清雅直接了当的说,“以深,放了晴天好吗?求求你了,你这样做,她会死的。”

叶以深见是她态度软和了许多,“是你啊。清雅,我知道你关心夏晴天,但是我的这个决定是不会改变的。”

“为什么啊?”苏清雅假装问道。

“你不知道,”叶以深的双眼变得凌厉,“那个贱人怀孕了,但孩子不是我的,你觉得我会放过她吗?”

苏清雅怔住,“怎么可能不是你的?她是你的妻子啊。”

叶以深语气坚决的说,“哼!她在嫁给我的时侯就不是处子之身,而且在婚后又和别的男人厮混,孩子有多少可能是我的。”

“她没有……”苏清雅本能的辩解,那个秘密差点脱口而出。

“清雅,我知道你和夏晴天一块长大。感情深厚,但我说的都是事实。”

苏清雅看着他英俊却绝情的脸庞,沉默后片刻说,“如果她的孩子是你的呢?”

叶以深摊手道,“那又怎么样?我并不缺给我生孩子的女人。”

这一刻,苏清雅打了个寒颤,这个男人到底是有多么的冷血,居然说的出这样的话?而那个即将要宣之于口的秘密,硬是被压了下去。

他能对同床共枕的夏晴天如此残忍,如果知道自己一直在骗他,估计比夏晴天的结局还要惨,她不能说。

两人相顾无言许久,苏清雅叹口气打破沉寂说,“以深,如果晴天死了,你这就是蓄意谋害,是要坐牢的。这一点你没有想过吗?”

“坐牢?哈哈哈哈……”叶以深放声大笑,“清雅,你真的是太天真了,这个叶家就是一个铁桶,她死了就死了,没有人敢在外面乱说,到时候我只要给夏家一点封口费,事情不就解决了。”

苏清雅无言以对,顿时觉得浑身无力,离开前做最后的努力。“以深,晴天是我从小到大的好姐妹,我希望你能看在我的面子能留她一条性命……”

叶以深望着她,退让一步说,“如果她能撑过三天,我就放了她。”

三天?

苏清雅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一幕,万一那只藏獒半夜饿了想加餐,夏晴天那细胳膊细腿的怎么是藏獒的对手?

只怕晴天连今晚都撑不下去。

叶以深见她欲言又止,严肃的说,“这是我的忍耐极限,清雅,你不用再为那个贱人求情了。”

苏清雅紧攥的手松开,轻声说。“那你忙吧,我先出去了。”

藏獒的笼子只有一米多高,夏晴天站不起来,腿蹲麻了也不敢伸直只能忍着,怕它看见了咬一口,那自己就一命呜呼了。

喊哑了嗓子也没有一个人来救她,夏晴天绝望了,只能蜷在小角落里祈求这只藏獒放过她。

太阳慢慢的西斜,黄昏时分,藏獒似乎睡饱了对夏晴天有了兴趣,哼哧着喷着热气大摇大摆来到夏晴天跟前,像中午见面的时侯,开始不断的嗅,不同的是,这次它露着牙齿留着哈喇子。

“藏獒大人,你别吃我啊,我身上全是骨头,没有几块肥肉的……”夏晴天紧抓铁栏杆,背对着哭唧唧的说。

藏獒低吼了两声,粗粝般倒刺的舌头上落下大滴口水,眼睛不再是那么冷血,而是露出精光,那模样就是狼看见肥羊的模样。

“一边去,不要碰我,”夏晴天哭喊,却不敢打它。她怕把它惹怒了,这家伙一口咬下去,自己就一命呜呼了。

藏獒围着夏晴天打转,低吼声越来越急促,它是真的饿了,正在研究从哪里下口比较好。

就在藏獒的耐心一点点消磨殆尽的时侯,远处快速走过来了一个人,手里还端着一个食盆。

是王管家。

“王叔——”夏晴天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声音嘶哑的呐喊,“王叔,救我,它要吃我。”

王管家快步走近,将食盆放在距离夏晴天最远的地方。拍了拍铁框把藏獒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硕大的铁盆里是血滋呼啦的生肉,闻到血腥藏獒放弃了夏晴天,转身走向了食物。

王管家看它走过来了,才连忙来到夏晴天跟前,沮丧的说,“少夫人,少爷下了死命令,不让大家来看你,说要关你三天时间。”

“三天?”夏晴天惊恐,“我今晚就成这家伙的夜宵了,王叔,你帮我求求少爷,就说我知道错了。让我做牛做马都可以,放我出去好吗?”

“哎,上午我都求过了,少爷说谁求情就一并关进来,”王管家搓着手说,“原本少爷要关你好几天呢,苏小姐去找过少爷了,少爷才松口说,如果你三天之后活着就让你出来。”

“清雅?”夏晴天眼泪掉下来。

“对啊,这个家里能在少爷面前说上话的,也就只有苏小姐了,可是少爷太固执了,谁的话都不听啊。”

夏晴天眼中的最后一点希望“砰”的熄灭。

王管家看她这个样子于心不忍。安慰道,“少夫人,你坚持三天,这三天我会给足这畜牲生肉,让它吃饱吃撑,这样它就不会对你有兴趣了。”

夏晴天陡然笑出来,那笑容凄美又绝望,“王叔,谢谢你了。”

“哎,少爷就是有时侯犯倔脾气,我也没办法,只能做我能做的。”

“我已经很感激了。”

王管家叮嘱她,“你再忍忍。明天我给你送点吃的过来,不过你晚上要离这个畜牲远点。”

“我知道了,谢谢你王叔,你的恩情我会记一辈子的。”夏晴天感激的说。

王管家摆摆手,“什么恩情不恩情的,这都是小事。”

两人说话间,藏獒已经狼吞虎咽的吃完了盆中的生肉,这次应该是吃饱了,因为盆里还留着好几块。

王管家也不不敢久留,走过去把剩余的生肉倒在地上,方便它晚上饿了再进食。

“少夫人,我先走了,被少爷看到了他又要生气了。”

“嗯。好的。”

王管家走了之后,夏晴天回头去看体型庞大的藏獒,它恹恹的窝在角落,舌头舔着嘴边的血渍,怡然自得。

它这回应该对自己没有兴趣了吧。

夏晴天松口气窝在自己的角落,静静的看着夕阳一点点沉下去。

鼻间全是血腥和恶臭,夏晴天没有任何胃口吃东西,这样也好,不饿了。

秋季的夜晚降临的格外快,太阳刚下山,黑夜就统治了大地,冷风一阵阵席卷而来,夏晴天觉得有点冷,抱住肩膀取暖。

这一刻,她突然想起小时候的冬天。有次她和苏清雅领着孤儿院的孩子们为非作歹,一个孩子跌进了三四米高的洞里,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弄上来,孩子的腿摔骨折了。

为了惩罚带头者,院长罚夏晴天和苏清雅站墙角,当时是冬天,寒风呼呼的刮,姐妹两就抱着取暖,足足站够了两小时,脚都冻麻了才让进屋。

那时觉得好惨,现在回想起来,却感觉好温暖。

人总是这么矛盾。小时候总幻想着快点长大,这样就能自己赚钱,买好吃的和漂亮衣服,现在长大了,却发现小时候是最幸福的,只管吃饱喝足念书就可以。

不远处别墅的灯一盏盏亮了,她看到三楼有一间窗口站着人,想了想方位,应该是苏清雅的房间,她在默默的关心着自己。

想到此,夏晴天又一阵伤感。

苏清雅窗口站了会儿,便离开了,她不忍心看到夏晴天如此。

也不知过了多久。别墅的灯一盏盏熄灭了,夏晴天耳边是藏獒哼哧声,它稍微一动,她就一惊,又冷又怕,想起自己的身世,夏晴天忍不住“呜呜呜”哭了起来。

她上辈子到底造了什孽,这辈子命要这么苦。从小被妈妈抛弃,好不容易长大了,父亲找到了她,却为了钱把自己嫁给了叶以深。嫁就嫁吧,为什么婚前却还被陌生人强、暴,导致叶以深对自己态度恶劣……

她很害怕,真的很害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