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那晚的意外,不是你的错/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晴天想着,哭了起来……

哭着哭着,她突然听到藏獒起身了,嘴里也呜呜呜的低吟,于是立刻止住哭声,抬头一看,它果然朝自己的方向走来。

“哎,你要干吗?不要过来,你晚上不是吃饱了吗?”夏晴天惊恐的看着它,一颗心提起来。

“晴天。”身后传来温润的声音。

夏晴天扭头,许久不见的白帝站在笼子外面,眼神悲悯的望着她。

“你怎么来了?”夏晴天惊讶的问。

白帝曲腿蹲下,握住她冰凉的小手说,“叶以深太可恨了,他怎么能把你关在这种地方。”

手上传来丝丝暖意,夏晴天整个人也渐渐温暖起来,她垂着眸说,“你不应该来的,万一被他发现了怎么办?”

“没关系,他已经睡了。”

藏獒呜呜的凑过来,夏晴天吓得连忙往旁边躲,白帝柔声说,“别怕,它不咬人。”说着用手揉了揉藏獒的大脑袋,它立刻温顺的卧在夏晴天旁边,享受着白帝的抚摸,乖巧的像是一只宠物狗。

“它这么怕你?”夏晴天神奇的看着这一切。

白帝笑了笑,对藏獒说,“不要欺负她,她是我朋友,知道吗?”

藏獒听懂了一样呜了一声。

“你摸摸它,它同意了。”白帝对夏晴天说。

夏晴天炸毛,“我不敢。”

“别怕,它很温顺的,来,试一试。”白帝鼓励她。

夏晴天鼓起勇气,伸手轻轻的摸上它的脑袋,藏獒只是轻微的动了一下,并没有表现出不满。

“藏獒是很忠诚的,今晚你和它成了朋友,它以后就不会伤害你了。”

夏晴天轻柔的抚摸着它,心里大大的喘口气,这家伙白天一副凶悍的样子,没想到还有小猫的一面。

“你做了什么事情,叶以深为什么把你关在这里?”白帝很疑惑的问。

夏晴天手上的动作僵了一下,回头直视着他的眼睛说,“我怀孕了。”

白帝也愣了几秒,随即说。“那不是好事吗?”

“可是叶以深不相信孩子是他的,”夏晴天冷笑,“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个孩子是不是他的。”

“啊?”白帝诧异,“为什么?”

夏晴天沉默良久,目光回到藏獒身上,语气平淡的说,“我在嫁给他的前几天,被一个陌生男人……侵犯了。”

白帝听到这话,表情有刹那的错愕,但随即又恢复正常,隔着铁栏杆搂过她的肩膀,柔声说,“别想那些事情了,这些都不是你的错。”

他的一句话,瞬间击破她心灵的最后一道防线。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下来,事情发生这么久了,终于有人对她说,这不是你的错。

当叶以深用最恶毒的话讽刺她时,当苏清雅冲着她喊为什么你不去死时,她真的甚至怀疑那一晚是不是自己真的错了。

今晚,在萧瑟的凉秋里,有个男人抱着她说,这不是你的错。

他可知道这句话对她是多么的重要。

她真的太难受了……

白帝轻拍着她的背,轻声说,“好了,不哭了。”

夏晴天紧搂着他的腰抽噎着问,“你不会嫌弃我吗?”

白帝低头在她发顶吻了下说,“傻瓜,你这么好,我为什么要嫌弃你?再说了。我喜欢的是你,自然会喜欢你的所有,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

夏晴天心中感动的一塌糊涂,眼泪流的更凶了,不敢相信,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

“好吧,你想哭就哭吧,我今晚在这里陪你。”说完,他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她穿上,“晚上太冷了,你穿着。”

“你会感冒的。”夏晴天哑声说。

“我是男人,没事的。”然后他又揉着藏獒的脑袋对它说,“乖,往好朋友这边靠一点,她能暖和点。”

藏獒很听话挤到夏晴天身边,它很魁梧,就算卧下也像是一堵墙,毛茸茸的暖和极了。

“可惜我没有钥匙……”白帝遗憾的说。

夏晴天立刻说,“没关系,你不要去找钥匙,太危险了,叶以深关我三天解气了就放我出去了。”

白帝眼中露出恨意,“我真想杀了那个混蛋。”

“不,别这样,我还想和你一起离开这里,”夏晴天深情的望着他的眼眸说,“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的。”

“不着急,反正我在这里已经待了二十多年,”白帝顺势坐在地上,拍拍她的脑袋说。“你困了就睡吧。”

他不说还罢了,一说困意立刻席卷而来,打了个哈气靠在他胸口说,“等我睡着了,你就走吧,不要冻感冒了。”

“不用管我,乖乖睡觉。”白帝另一只手揉了揉藏獒的长毛,“你也睡吧。”

一天紧绷的神经终于松驰一下,夏晴天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这一晚,白帝就这么搂着她坐了一夜,直到天亮时分,才悄然离开。

夏晴天醒来时,整个人趴在藏獒的身上,白帝昨晚穿在她身上的衣服也消失了,若不是她看到藏獒温顺任由她靠着,她一定觉得昨晚是一个美好的梦。

“阿欠。”一股早晨的凉风吹来,夏晴天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尽管昨晚有人抱着,还是抵抗不住秋天的寒气。

听到她的声音,藏獒从地上起来,走到旁边抖抖精神,开始在周围搜寻食物。

嗅到昨晚剩余的肉,它很傲娇的遥遥头,用蹄子把肉踢出笼外,它是高贵的王者,怎么能吃剩下的东西。

夏晴天看着它没有了昨天的恐惧,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亲切,发现它也瞒可爱的。

“我们是好朋友了是吗?你不会再吃我了吧。”夏晴天小心翼翼的问,也不知道这家伙能不能听懂。

藏獒回应她的则是走过,用大脑袋在她肩膀蹭了下,夏晴天咧嘴笑了,揉着它的毛发说,“这就对了嘛,我们两都被关在这里,也算是烂兄烂弟,要互相照顾,你说是不是?”

藏獒“呜”了一声,夏晴天理解为它答应了。

昨天还觉得陷入了绝望的深渊,可是一夜之后,夏晴天发现事情也没有那么遭,她心底又重新燃起了对生的渴望。

她不能就这么死了,那太没有价值了,她还要带着白帝离开这个鬼地方呢,死了岂不是让叶以深这个小人得逞了?

今天是阴天,风一吹凉飕飕的,夏晴天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王管家来给藏獒送肉,看到她小脸煞白,又不停的打喷嚏,摇着头回到餐厅。

“她怎么样了?”叶以深边吃饭边问。

王管家如实说,“冻了一晚上嘴唇都紫了,好像是感冒了,又咳嗽又打喷嚏的,看着挺可怜的。”

叶以深讥讽道,“千万不要同情这种女人,她不值得。”

吃饭的苏清雅顿时没有了胃口,说了句“我吃饱了”离开了餐厅。

王管家双手握在一起,考虑半天还是说,“少爷,少夫人昨天中午到晚上都没有吃饭,我看她都快晕过去了,我给她送点饭吧。”

“不行!”叶以深断然拒绝。

“少爷……”王管家语气中带着祈求。

叶以深看着苏清雅消失的方向,良久才说,“送吃的可以,但是那头畜牲吃什么。就给她什么。”

王管家怔住,“这……这怎么行呢?藏獒吃的是生肉啊。”

“怎么?藏獒能吃,她就吃不得?”叶以深用纸巾擦了嘴,然后扔到桌上也离开了。

王管家真是要被自家少爷气死了,目送着他上了四楼后,连忙在厨房找了个大碗,装了四五个热腾腾的大包子,又铺了层塑封纸,随便扔了几片生肉盖住包子,走向后院。

此时,夏晴天正浑身无力的揉着几乎快失去知觉的双腿,和藏獒达成伙伴协议后,她终于可以把腿伸直了。

“少夫人,快,我给你拿来了早餐。”王管家疾步走过来,将碗上面的几片生肉扔给藏獒。去掉塑料纸,露出里面还冒着热气的包子。

夏晴天看到吃的眼睛都值了,也顾不上手没洗牙没刷口没漱,以及周围的环境有多么恶劣,拿过一个包子就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王管家看着她这幅模样,眼眶不由的红了,这么好好的一个姑娘,被少爷弄的人不人鬼不鬼,谁看了不心疼啊。

“慢点吃,别噎着,没人和你抢。”

夏晴天吃第二个的时侯,眼泪吧嗒掉了下来,可是她没有哭,用袖子擦干眼泪继续吃,她要活下去,多么糟糕的情形都要忍下去。

吃到第三个。夏晴天吃不动了,伸手把碗里剩余两个拿过来,感激的对王管家说,“谢谢你王叔。”

“我先走了,中午再给你送水过来。”王管家端着碗赶紧离开,夏晴天用不着谢他,他这是替自己少爷赎罪呢。

刚走到别墅门口就碰上了叶以深,他穿着西装革履要出门。

“你给她送了什么?”叶以深怀疑的问。

王管家装的一本正经,“就按照少爷说的,送了几片生肉。”

“她吃了吗?”叶以深整理着袖口,余光看到他手中的碗,碗沿的确有几丝血丝。

“哎,吃了两片就吐了,人怎么能吃那种东西呢?”

“那就饿死算了,省的麻烦。”叶以深冷冷的撂下这句,上了车。

叶以深虽然走了,但王管家也不能做的太显眼,只有借着中午给藏獒送食的空档,拿了一瓶水和一份饭给她。

到了下午,天色变得愈发阴沉,而且刮起了大风,夏晴天在四处透风的笼子无处可躲,只好在藏獒身边,让它替自己挡一部分寒冷。

苏清雅站在窗前,看着外面被吹的东倒西歪的大树,不禁担心起后院的夏晴天。

她那么瘦,身上没有一点点脂肪,怎么经受得住这种寒风?况且她肚子里还怀着孩子……

苏清雅坐立不安,越想越担心,最后从衣柜里找出一件棉衣,下楼给夏晴天送去。

第一次来到后院,苏清雅老远就闻到一股野兽的腥味。她有些害怕,却还是控制着这份恐惧,一步步来到了兽笼前。

夏晴天老早就看到了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等她靠近,才从藏獒身边一点点爬到笼子边。

两人四目相对,都红了眼眶。

夏晴天是感念于她的情意,而苏清雅却是在同情她,昨天还靓丽漂亮的朋友一个晚上就变成了劈头发散,浑身上下充满恶臭的……流浪者……

这是苏清雅目前能想到最好的形容词了。

苏清雅擦了下眼泪,忙把手中的棉衣给她,“晴天,快穿上,别冻感冒了。”

夏晴天颤抖的接过棉衣,眼泪随风而逝,“你过来叶以深不会怪罪吗?”

“他不在。就算在我也不怕。”苏清雅绝强的说。

“清雅,前段时间是我不对,我对你态度那么不好,没想到这个时侯,你还能想着我……”说着话,夏晴天的眼泪又落了下来。

苏清雅替她擦了脸上冰凉的泪水,柔声安慰道,“我们可是从小长大的交情,哪有那么脆弱?再说了,我一直把你亲妹妹看,我总不能看着你在这里受罪,我在房间里享受。”

夏晴天感动的一塌糊涂,抽噎着说,“清雅,对不起,我以后一定不错怪你了。”

苏清雅心道,应该是我是对不起你才对,如果不是我冒认耳坠的主人……

这一切说什么都迟了,她现在也是骑虎难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别哭了,快把衣服穿上,”苏清雅手伸进栏杆给她穿好衣服,夏晴天瞬间觉得整个人都温暖了。

“今天是第二天,你再忍一天,叶以深就放你出来了,我今晚再求求叶以深,看能不能给你送条被子过来。”

夏晴天虽然很需要被子,但是她不想给苏清雅增加麻烦,于是摇头说,“有这件棉衣就够了,你不要再去找叶以深了,省的他又迁怒你。”

“没事儿,”苏清雅仗义的说,“大不了他把我也关进来,正好我们两个人作伴,还像小时候那样抱团取暖。”

当然,她也只是说给夏晴天说,叶以深可舍不得把她关进来。

“我昨天晚上还想到我们小时候的事情,就那年冬天,我们两个闯了祸,被院长罚站了两小时……你还记得吗?”

苏清雅接着她的话说,“当然记得了,就是那次,我脚都被冻出冻疮了,每年一到冬天就又疼又痒。”

“那时候我们真是穷开心,可是现在……”

苏清雅握着她冰凉的手宽慰道,“别担心,会好起来的。”

藏獒似乎很不开心自己的朋友离开。慢悠悠的站起来走到笼子跟前,它的悄然出现吓了苏清雅一跳,以至于她直接坐在了地上。

“你……你别过来……”她声音颤抖的看着藏獒,僵硬着不敢动。

夏晴天忙说,“你别怕,它刚吃了午饭,不咬人的。”

但藏獒似乎并不配合夏晴天,冲着苏清雅露出了牙齿。

苏清雅立刻从地上起来对夏晴天说,“我有点怕这畜牲,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

“你小心点啊,”夏晴天冲着她的背影喊,看到她消失才扭头对藏獒说,“你看你,把我朋友吓跑了,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和我聊天的。”

藏獒哼哼了两声。又卧了回去。

有了苏清雅送来的棉衣,夏晴天从身体暖到了心里,也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下午四点多的时侯,叶以深应酬回来了,他没有进房间,而是先去后院远远看了一眼。他以为自己会看到夏晴天蜷在角落瑟瑟发抖的场面,却没想到,看到的却是夏晴天靠着藏獒睡觉,于是整个人都震惊了。

那个畜牲不是很难让人靠近的吗?

夏晴天怎么还能靠着它睡觉?而且,它起来还很温顺的样子。

她对它做了什么?

等等……她身上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一想到有人违背他的命令,再加上没有看到想看的场景,叶以深的怒火成倍的增加。

怒气冲冲的回到别墅,王管家迎上来还没有说话,叶以深就怒声说,“谁给那贱人送的棉衣?”

王管家一头雾水,“啊?我不知道啊。”

“去查,查出来……”

话说了一半,苏清雅从客厅站起来打断他的话,“不用查了,是我送的。”

叶以深凌厉的眼神飞过去,火气不将反升,“我说过,不允许任何人照顾那个贱人,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吗?”

苏清雅心中升起惧意,但还是硬撑着,“晴天是我在这世界上最亲的人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冻死。”

“那你就宁愿违背我的命令?”

“是,如果你觉得我做的不对,那就把我也关进去吧,我宁愿和她一起承受寒冷。”苏清雅说的大义凛然,她也是在赌,赌叶以深对自己的真情。

叶以深直直的盯着她。这一刻他真的想这么办,因为在这个家他不允许任何人挑战的他的权威,可是眼前这个女人太特殊,她救过自己的命,又这么善良,他如何忍心把她关进那种地方?

许久,叶以深才败下阵来,深深的叹口气说,“清雅,你太善良了,那是我给夏晴天的惩罚。”

“可是你的惩罚太重了。”苏清雅在心里暗暗松口气。

“一点都不重,而且我已经答应你,只关她三天,这次我先原谅你了,下次决不允许。”

苏清雅暗暗开心,看来自己在叶以深心中还是有些份量的。正这么想着,却听他对王管家说,“去,把贱人身上的棉衣扒下来。”

苏清雅和王管家都愣住了,这都穿上了,还要扒下来?

“以深,你……”

“不要再替那个贱人求情,再多说一句,我就多关她三天。”

刚想开口的王管家立刻噤声,因为他知道叶以深向来说话算话。

“还不快去?”叶以深厉声说。

“是……”

叶以深看了眼苏清雅,语气缓和了许多说,“清雅,我和夏晴天之间的事情你不管了。”

苏清雅苦笑了一下没有说话,她怎么能坐视不理,若是别的女人她自然不管,可她是夏晴天,纵使她们之间也有过间隙,但涉及到生死这种大事,她怎么能袖手旁观。

看苏清雅不说话,叶以深知道一时说不通她,于是也不说了转身上了楼。

王管家来到后院,一边摇头一边自言自语,“这少爷是魔怔了吗?为什么非要揪着夏晴天不放,折磨一个小姑娘干什么?既然她长得像白依灵,你不是应该好好待她吗?怎么还变本加厉呢?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嘴里边念叨着,王管家来到兽笼前,夏晴天看到他来到笼子前问,“王叔,有事吗?”

王管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小姑娘身体这么单薄,少了棉衣一定过不了今晚的。

夏晴天看出他有难言之隐,主动问。“是不是叶以深又有什么命令了,你说吧,我承受的住。”

王管家叹息一声道,“少爷刚才回来,知道苏小姐给你送衣服,和苏小姐吵了一架,还说……”

夏晴天一听苏清雅连忙问,“叶以深有没有责怪清雅?”

“这个倒没有,就是……”王管家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夏晴天立刻就明白过来了,快速的脱下身上的衣服,递给王管家,“王叔,叶以深是这个意思吧,不穿就不穿,没关系。我不能连累清雅,你把衣服拿回去吧。”

一阵秋风吹来,夏晴天一抖,倒吸一口气,牙关紧咬在一起。

“少夫人,你受苦了。”

夏晴天双手抱在胸前淡笑着说,“王叔,我根本就不是什么少夫人,你以后不要这么叫我了,喊我晴天就可以。你快回去吧,这里太冷了。”

王管家重叹口气,抱着还带有体温的棉衣离开。

夏晴天立刻缩到藏獒身边,将四肢埋进它长长的毛发中,打着颤说,“这个混蛋王八蛋,他是想活活冻死我。不过我不会这么死的,我还要报酬呢。朋友,你说等我出去后怎么报仇好?是给他下药还是把他推下楼?”

藏獒哼了两声,夏晴天往它身上又靠了靠,自言自语道,“不行,这样太明显,容易被他发现,我要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把他弄死,然后找到叶家的秘密,带着白帝离开……靠,太冷了……”

就在此时,叶家别墅的大门冲进来一个人……

一个原本应该在意大利读书的人……

“二少爷,你怎么回来了?二少爷……你去哪里?”王管家的表情从惊喜变成惊讶,最后有些担心。

叶星悦一句话不说,从车上跳下来就直奔后院而去。那脸色有多恐怖就有多恐怖,王管家一看情况不对,赶紧上楼去告诉叶以深。

叶星悦得知夏晴天的事情,整个人就燃烧起来了,他什么也顾不上只想回来救夏晴天出这个火坑。

他知道哥哥讨厌夏晴天,却没有想到他会做出这种可恨的事情。

一路狂奔到后院,叶星悦的脑袋都快要炸了,夏晴天紧缩在藏獒身边,蓬头垢面,如同电视剧里的小狼女,完全看不出第一次见她时的那种青春活泼,靓丽可爱。

夏晴天听到脚步声,睁开眼睛,还是那么的乌黑发亮。

“叶星悦?”夏晴天声音嘶哑的问,接着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你怎么回来了?”

叶星悦鼻子一酸。这是他喜欢的女人,如今却……

叶星悦看她穿的单薄,嘴唇都发紫了,快速的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递进去,“赶紧穿上。”

“算了,穿了也会被叶以深脱了。”夏晴天坐着没有动,她的腿已经麻木的没有知觉了,根本动不了。

“他就是个混蛋!”叶星悦喉结上下滚动,情绪异常的激动,将衣服扔在地上,找到笼子的铁锁,用力拽了好几下,手都拽红了,铁锁却纹丝不动。

“操!”叶星悦爆了句粗口,气的铁笼子上狠狠踹了好几脚。

里面的藏獒盯着他,但只哼哧了两声没有起身。

“叶星悦!你在干什么?”叶以深急匆匆赶来。看到弟弟疯狂的举动怒斥道。

跟着他来的还有王管家,方毅,以及还在走过来的苏清雅。

叶星悦停下举动,气冲冲来到他面前,一边动手搜东西一边说,“钥匙呢?钥匙在哪里?”

叶以深一把将他推开,气不打一处来,“你什么时侯回来的?”

“把钥匙给我!”叶星悦双眼通红伸着手,仿佛叶以深不给他就抢了。

叶以深的权威被挑战,很愤怒,“我在问你话,你没有听到吗?”

“钥匙给我!”叶星悦冲他吼道。

叶以深死死的盯着弟弟,咬着牙问,“你要钥匙干什么?”

“你说干什么?”叶星悦指着兽笼,语气愤怒又痛心,“你这是在干什么?啊?这TM是人干的事情吗?”

叶以深瞬间被激怒,一把拎住他的衣领,恶狠狠的说,“你在说一句!”

叶星悦用力推开他,“你做的事情还怕人骂吗?里面的人是谁?夏晴天,你的妻子,你怎么能这么对她?退一万步讲,她就算是个普通人,你TM有什么权力这么干?你这么欺负一个女人,你还算什么男人?”

叶以深双拳紧紧的握在一起,厉声说,“她怀了别人的孩子,给我戴绿帽子,难道我还要开开心心的接受?”

“谁说她怀的是别人的孩子,她怀的就是……”叶星悦话到嘴边硬是憋住,吓得旁边的苏清雅出了一身冷汗,叶星悦咽下那句话。接着说,“你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别人的,证据呢?”

叶以深极为自负道,“我说这话自然有我的道理。”

“放屁!”叶星悦又爆了句粗口,他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二十多年的修养在今天彻底被摧毁,“你以为你是谁?皇帝老儿吗?谁给你的权力?你这么做是在犯罪!”

叶以深阴恻恻的盯着弟弟,冷笑道,“叶星悦,我知道我是谁,可你还记得你是谁吗?”

“你不就是想说你是我哥哥吗?对,你是我哥哥,可是你做的这事就不是一个哥哥做的,我都TM鄙视你。”

“你还有脸说我?我不配当哥哥,你就是一个合格的弟弟了吗?”叶以深怒声说完,想到两人还不能撕破脸面。毕竟他是自己的亲弟弟,于是换了个话题问他,“我不是送你去意大利了吗?为什么突然回来了?”

“我如果不回来,还不知道自己的好哥哥干了这种好事。”叶星悦被这件事气的太阳穴突突的跳,摆着手说,“好,我不和你吵,把钥匙给我。”

“我也告诉你,不可能!”叶以深后面三个字说的极为坚定。

叶星悦的目光落在方毅身上,这种琐事向来都是方毅负责,于是径直走过去冷声道,“方毅,钥匙给我。”

方毅向后退一步,尴尬的说,“二少爷,钥匙不在我身上。”

“撒谎!给我!”

“真的不在我这儿。”

叶以深这时从兜里掏出一个明晃晃的钥匙,讥讽道,“钥匙在我这里。”

叶星悦深吸一口气,又回到他跟前,二话不说上去就抢。可叶以深是谁,怎么会让他抢到手里?

“说吧,怎么样才肯给我钥匙。”叶星悦磨着牙。

叶以深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现在立刻回意大利,我明天自然会放了她。”

叶星悦也不会上他的当,万一他走了叶以深却守信用怎么办?而且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明天?不可能!你现在放了夏晴天,我就答应你立刻回意大利。”

“叶星悦,你没有资格和我讲条件。”叶以深真的好像打这个弟弟一顿,“你最好搞清楚,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这不是你的事情,这是夏晴天的事情,是她的事情我就必须管。”叶星悦梗着脖子吼道,这一刻他心中没有胆怯,全是怒火和勇气。

“我说了,你没有这个资格。”叶以深咬牙切齿的说。

“如果我没有资格,那你就更加没有资格,”叶星悦毫不客气的揭老底,“从夏晴天嫁到叶家来,你有对她好过一天吗?你从不把她当妻子,也从不用公平的目光看待她,难道你有资格?就凭你和她有一纸婚约?叶以深,她是一个独立的人,不是你的私有物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