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动手,我会恨你一辈子/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晴天听着叶星悦的每一句话,心里又酸又痛,是啊,她是一个独立的人,怎么就成了叶以深的私有物了?

叶以深被弟弟怼的有些哑口无言,怒声道,“你走不走?”

“不走!除非今天放了夏晴天。”

“你不要逼我!”

“是你在逼我。”叶星悦拍着自己的胸膛,绝不后退一步。夏晴天是他放在心尖上的女孩,却被叶以深如此虐待,他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苏清雅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其实当她刚才听说叶星悦回来,并且直接来了后院,她就知道,她这辈子也得不到叶星悦的心了。

他愿意为了夏晴天这么堂而皇之出现在叶家,不管叶以深的雷霆之怒,冲着这一点,苏清雅佩服他,同时也深深的羡慕夏晴天,如果这辈子有一个男人也能为她付出这么多,她一定不顾一切的跟他走。

管它什么世俗眼光,去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过自己的小日子,有爱人相伴,这是多幸福的一件事。

不可置否,叶以深目前也是喜欢她的,愿意为了她退步,但这一切都只是“目前”,都是建立在自己救了他的情分上。

叶以深狠狠的盯着弟弟,又问,“你确定你不走?”

“我确定!”

“方毅!”叶以深怒喝,“把他给我带走,你亲自陪他去意大利。”

“是,少爷。”方毅上来请他,“二少爷,走吧。”

“我看谁敢碰我!”叶星悦也开始耍狠,“有本事今天就打断我的腿把我抬走。否则我绝对不会离开叶家。”

“二少爷……”方毅面露难色,他可是叶家少爷,谁敢动手?

正这么想,那个唯一敢动手的那个人开口了,“动手!”

“这……”方毅很犹豫。

叶以深下了狠心说,“打断了腿直接送到意大利去救治。”

王管家急了,“少爷,使不得啊。”

叶以深看方毅不动手,怒了,“方毅,别忘了你是谁的人!”

大老板都这么说了,方毅只能抱歉的对叶星悦说。“二少爷,得罪了。”

说着上手要去抓他的胳膊,却一个不防,被叶星悦一个回旋腿撂翻在地。他的身手和叶以深师出同门,只是一前一后罢了,所以方毅根本不是对手。

叶以深见状,骂了句“废物”,脱了身上的大衣扔给王管家,起了一个范,眼神冷漠的说,“很久你我都没有练过了,今天我陪你过过招。”

叶星悦挽起袖子。“好啊,我正有此意。”

“不过事先说好,千万别手下留情,断胳膊断腿听天由命。”

“这也正是我想说的。”

王管家那叫一个心急如焚,在旁边直跺脚,“嗳哟,两位少爷,你们都消消气好吗?谁要是伤了,我可怎么和九泉之下的老爷太太交待。”

但是此刻,他的话谁听得进去?

片刻之后,秋风乍起。

夏晴天只觉得眼前一晃,叶以深和叶星悦已经缠斗在一起,他们学的是正宗的中华武术,一拳一脚都有板有眼,除了攻击性强之外,也极具欣赏性。

她从小是混大的,也打了许多架,却没想到有一天能看到一场真正的武斗。

叶星悦心中带着极大的怒火,所以每一招都异常凌厉,叶以深也想教训教训这个弟弟,手下也没有留情,于是几个回合之后,两个人都挨了彼此几拳和几腿。

“我的少爷啊,别打了……”王管家还在旁边念叨。情急之下抓着方毅的胳膊说,“你快去把他们两分开啊。”

方毅无奈之极,“王叔,我根本不是他们两的对手啊,我怎么拉?”

苏清雅一双眼睛一会儿在叶星悦身上,一会儿在叶以深身上,每个人受伤她都难受,弄得她都不知道自己该关心谁。

还是夏晴天自在,全当是看戏了,因为她都自身难保,哪里还有心思关心叶家人的死活?再说,他们又不会真正至对方于死地。

打斗了好一会儿,叶以深心里的杀意被激起,一个反手将叶星悦的胳膊背到身后,怒声问,“你走不走?”

“不走。”叶星悦严词拒绝,接着听到“咔嚓”,叶星悦“啊”一声惨叫,他的一只胳膊被卸了下来。

“少爷——”王管家急得直打转。

夏晴天听到这清晰的骨胳错位的声音,微微一愣,叶以深疯了吧,他居然对自己的亲弟弟下这么重的手?

一只胳膊不能用,叶星悦还有另一只胳膊,还有两条腿,他并没有放弃而是继续和叶以深打斗,但很明显落在了下风。

很快叶以深情意的将他踩在脚下,“再问你一句,走不走?”

“不走!”叶星悦像个绝强的小孩。

“信不信我真的打断你的腿?”叶以深被气的双眼也红了。

叶星悦冷笑,“我信,我当然信,你这种无情的人做什么事情我都信。”

“好好好,”叶以深连道三个好字,指着夏晴天厉声道,“我们兄弟二十多年的情意,竟然比不过一个贱人,看来今天你是逼着我杀了她才肯罢休。”

叶星悦一听急了,“不是,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是喜欢夏晴天,所以才会替她出头,但是这件事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她从来没有回应我的任何请求,否则,我们早就跑了。”

“呵,跑?就是因为她知道跑不掉所以才不会答应你吧。要不是这个贱人三番四次的勾引你,我不信你会看上这种淫贱的女人。”叶以深不管不顾,把所有的错误都归咎在夏晴天的身上。

叶星悦真是服了哥哥,为什么不管他说什么。他都要怪罪夏晴天呢?

“我说了,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你要打要骂都冲着我来,何必欺负一个女人?”

“打你骂你?难道我没有做吗?可你还是执迷不悟,我看只有除了这个贱人,你才会真正死心,”叶以深浑身冒着杀气,盯着面露恐惧夏晴天,怒声喝道,“方毅,枪拿来。”

“少爷?”方毅和王管家同时喊道。

苏清雅也懵住了,他……他真的要杀夏晴天?

叶星悦更加着急。一鼓作气从他的牵制下逃开,挡在兽笼前,阴狠的望着他,“叶以深,你要是想杀夏晴天,就先杀了我吧。”

“我不会杀你,你是我的亲弟弟,我杀了你,怎么对得起父母的在天之灵。不过……”叶以深看向夏晴天,“这个贱人几次挑拨你我兄弟不合,不能再留了。”

夏晴天从他的眼中看出了他的杀意,惊恐的向后退。可是对于叶星悦的保护。她在心中还是非常感动的。

“你要是杀了她,我会恨你一辈子,绝对不会原谅你!”

叶以深对这种誓言从来不信,时间是治愈一切的良药,只要没有了夏晴天,叶星悦总有一天会明白他的苦心。

“方毅,枪!”叶以深伸手。

王管家拽着方毅的胳膊,拼命的向他使眼色,方毅也很无奈,只好将枪交到他手中。

苏清雅看到黑漆漆的手枪,大脑嗡的响了一下,连忙冲上去拉住叶以深的胳膊求情,“以深,求你了,不要杀夏晴天,不要杀她。”

“清雅,你就当从来这个朋友吧。”叶以深态度坚决,这个时侯没有人能阻止他的意愿。

“不要,求求你不要。”苏清雅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叶以深低头检查手枪,有子弹,然后他把枪口对准了两米之外的夏晴天。

他原本是不愿亲手杀了她的,想着只要她有本事撑过这三天,那就算了,没想到中途跑出来个叶星悦。那他就不得不重新考虑这件事情了。

“夏晴天,明年这个时侯,我会记得给你烧纸钱的。”

说完眼看就要扣动扳机,苏清雅大声说,“你要开枪,她就是……”

后面的话没有说完,就听叶星悦怒喊道,“好!我走!我答应你,现在就离开叶家。”

他宁愿离开,也不能让叶以深知道那个秘密,这是对他的惩罚。

叶以深眼底滑过一抹得逞,把枪放下。与此同时,在场的其他人都松了口气。

“你肯走了?”叶以深挑眉问,带着胜利者的骄傲。

叶星悦艰难的点点头,“我走。”

叶以深的火气消了一大半,“很好,我希望这次你是认真的,我会随时派人去意大利看你,还有,你好好读书,直到学业结束再回来。”

学业结束?叶以深的意思是两年之内,他都不能回来了?那夏晴天……

“好,我答应你。”叶星悦咬牙同意,心中恨意翻滚,现在他没有任何谈判的筹码,但是不等于两年后没有。

叶以深,你等着,两年后我一定回来,然后带夏晴天离开。

然而他想的却叶以深更好相反,年轻人是最没有长性的,今天喜欢这个,明天喜欢那个,两年时间足够他忘记夏晴天了。

“星悦,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叶以深意味深长的说。

“那我就多谢你的好意了。”

叶以深把玩着手里的枪,冷笑的看着笼子中的夏晴天,“今天算你命好,躲过这一劫,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在笼子多待三天吧。”

叶星悦一听头皮麻了,“你……”

“四天!”叶以深又增加一天,嘴角露出残忍的笑,“你现在替她多说一句话,我就多关她一天。”

叶星悦恨恨的瞪着眼前这个恶魔,怎么办,他突然好想杀了他。尽管他明白叶以深是他的哥哥,可是为什么这么恨呢?

“方毅,带二少爷去机场,这次你亲自送他去意大利。”

“是。”方毅走过来,想要搀扶叶星悦,却被他躲开。

“我自己会走。”

方毅看他额头全是冷汗,知道他是疼的,心中不忍开口求叶以深,“少爷,你给二少爷把胳膊装上吧。”

叶以深面无表情,“等上了飞机你给他装,也好让他长长记性。”

“是。”

叶星悦心中挫败不已。可是他一点都不失望,因为等他变强的那一天,他会回来的。而叶以深,他永远不会找到那个对的人。

叶星悦离开前忍着痛转身看夏晴天,她也比自己好不到哪里去,小白一片煞白,眼中隐约能看到对自己的担忧。

这就够了。

叶星悦扯扯嘴角,挤出一丝笑容说,“对不起,没想到没有救了你,还害你被多关几天。”

“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夏晴天惨淡的一笑。

叶星悦心中扯着疼,很想告诉她,再坚持一段时间,等他回来。

可是碍于这么多人在场,这句话咽进了肚子里。

“方毅,带他走。”叶以深非常不想听到他们的对话。

叶星悦最后看了夏晴天一眼,毅然转身离开,经过苏清雅的时候,他冲她轻微的摇摇头。

苏清雅明白他的意思,点点头。

不到万一不得,她当然不想把那个秘密说出来,因为真相被揭开的那天,就是她的死期。

一场战争在暴怒中开始。却在落寞中结束,而导致这一切结果的,归根到底就是因为叶星悦太弱了,今天他彻底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遭受劫难。

他不能这样下去了,他要变得强大起来。

后院再次恢复平静,叶以深目送走弟弟,回头盯着夏晴天,嘲讽道,“你看着我们兄弟二人火拼,心里是不是很爽快?”

“没有。”夏晴天语气平淡。

“夏晴天,别妄想任何人能救你。在我没有消气之前,你休想安然无恙的从这里出去。”

“随便吧。”夏晴天不想和他多说一句废话,目光落在藏獒身上,一点点顺着它身上的长毛。

叶以深看着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总觉得哪里和他预期的不一样,她不是应该像昨天那样痛哭流涕的向自己求饶吗?才过了一夜,怎么态度就变了……

感觉不舒服!

带着这种不舒服,叶以深离开了后院。

秋风还在呼呼的刮,夏晴天缩了缩身子,抱着藏獒略带兽味的身体,幽幽的叹口气说,“哎,看来我又要多陪你几天了,你是不是很开心?其实陪着你也好,只不过我的腿快废了,这可怎么办?”

藏獒扭过脑袋,摇头晃脑了两下就当是回应她了。

夏晴天想站起来,猫着腰在笼子里活动一下,不至于双腿真的废了,可是腿上一点力气都用不上,试了好几次都是以失败告终。

她就不信了,才过了不到两天时间,双腿就无用到这种地步,缓了会儿。她揉揉麻木如过电般的腿,再次猫腰站起来。

这次她成功了……只是双腿异常的刺痛,好像有千万根银针在扎她一样。

然而再痛她也要坚持。

猫着腰在不大的兽笼里活动,藏獒小眼睛一直跟随着她,似乎这是很好玩的一件事,也起身跟在她旁边转悠。

渐渐的,夏晴天的双腿没有那么疼了,但是腰却开始酸痛了。

可能是怀孕的缘故,她走了大概几分钟就困的不行,觉得还是坐下舒服,于是又靠着兽笼坐下。

望着阴沉沉的天空,夏晴天叹口气。她这回可算是吃了苦头了,也算是彻底看透了叶以深的本性,这个家伙就是个麻木不仁的冷血动物。

夜晚很快降临,凉风接着一阵又一阵,夏晴天的感冒愈发严重,咳嗽不断。

这一晚,不知道白帝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如约来看夏晴天,她昏昏沉沉抱着藏獒就睡着了。

到了第三天,阴沉了一天的天空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夏晴天被雨浇醒,这才发现自己浑身湿透。而旁边的藏獒也好不到哪里去。

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更何况这还不是陋屋,而是毫无遮挡的笼子。

“老天爷这是真的想整死我呀,”夏晴天声音嘶哑,刚抱怨完就剧烈的咳嗽开。

藏獒似乎也不是很喜欢下雨,嚎了两嗓子,然后精神抖擞的抖着身上的雨水,这一抖全抖到夏晴天身上了。

罢了,反正都湿透了,也不在乎这点雨水了。

苏清雅站在窗户前,看着愈下愈大的秋雨,心急如焚。

这几天气温本来就低。再加上这场雨,晴天就是不死也要丢掉半条性命。

突然听到楼下汽车的声音,苏清雅连忙来到小阳台,是叶以深离开了。考虑了片刻,苏清雅在衣柜找了件厚衣服穿上,然后快速的下楼。

王管家刚送走少爷,一脸的愁云惨淡,这雨下的,后院的夏晴天可怎么办啊。

“王叔,”苏清雅跑过来小声问他,“叶以深出去了?”

“嗯,苏小姐有事情吗?”

苏清雅看周围没有人。这才说,“下雨了,晴天肯定受不了,家里有没有比较大的雨布……”

“你的意思是……”王管家也正担心呢,没想到苏清雅和他想到一起去了,于是说,“有呢,你跟我来。”

苏清雅跟着王管家来到库房,找到一块崭新的黑色雨布。

“这个有两三米长,刚够,你给少夫人拿去盖上吧。”

“王叔,你是个好人。谢谢你。”

“谢我什么啊,不用谢。”王管家摆摆手,“你快速吧,我等会儿让厨房熬点姜汤,大家都喝了一点,暖暖身体。”

这个大家,当然包括夏晴天,只是王管家没有明说而已。

“那我先去了。”

苏清雅带着颇为沉重的雨布冲进雨里,王管家看着她的背影,对她的印象改观了许多。她刚来叶家的时侯,他总觉得这个女孩心思太重,没想到这种关键时刻才能看出她的人品。

是个好姑娘。

冒雨来到后院,夏晴天已经冷牙齿打颤了,看到苏清雅眼睛亮了一下,“清雅,你怎么来了……咳咳咳……”

苏清雅听着她的咳嗽声,心里一疼说,“我问王管家要了块雨布,帮你挡挡雨。”说完将雨布甩开,夏晴天也过来帮忙。

“清雅,你这么做叶以深会责怪你的。”夏晴天担忧的说。

“他出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侯回来,管不了那么多了。”

夏晴天鼻子酸酸的,两个人一外一内费了好大力气终于把雨布全都盖上。王管家找的雨布很合适。刚好把兽笼遮严实,不但雨下不进去,还能帮她挡点风。

“清雅,你快点回去吧,别感冒了。”夏晴天看她头发都湿了,心疼的说。

苏清雅感觉身上的衣服还干着,二话不说脱下来给她,“你把这个穿着。”

“你穿着吧,雨这么大。”

“快拿着,我回到房子就暖和了,快!”

夏晴天只好接过,苏清雅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叮嘱道。“叶以深后面如果来说什么,你都乖乖听着,顺着他先保住性命从这里出来再说,别犟,知道吗?”

“我知道,你快回去吧。”

雨瞬间大了许多,苏清雅不能久待,冲她挥挥手跑进雨中。

夏晴天穿上苏清雅的厚衣服,顿时温暖了许多。

她说的对,自己不能太犟,先从这里出去再说。

头顶的雨布“噼里啪啦”作响,像是一首欢快的乐曲,藏獒显然很喜欢现在的环境,在自己的领地巡视了好几圈,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铁笼是紧贴着地面的,上面淋不着了但是架不住四处的雨水从笼子底下过,夏晴天为了不给雨浇,只能蹲着。

又过了会儿,有个人打着伞过来了,是王管家,他手里除了藏獒的盆盆肉,还有一个饭盒。

到了兽笼前,他先把盆盆肉给藏獒,然后把饭盒递给夏晴天,大声说,“少夫人,这里面是熬的姜汤,还有热饭,你快趁热吃。”

夏晴天赶紧接住,感动的说,“王叔,你这样帮我,叶以深会生气的。”

“生气就生气吧,我一把老骨头了,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王管家很无所谓的说,他是伺候过老爷和太太的,叶以深就算生气也会看在父母的份上,最多骂他几句而已,而且他这么做是替少爷赎罪呢,万一夏晴天真的死了,那少爷的罪过可就大了。

夏晴天真是感激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少夫人,你吃,我等会儿过来取饭盒。这雨太大了。”王管家隔着雨幕说。

“哦,好的。谢谢王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