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契约,放在心尖上的人/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晴天打开饭盒,上面一层就是热腾腾的姜汤,光是闻着就全身暖烘烘的,夏晴天顾不上烫嘴,喝了大大一口。

姜汤顺着嗓子一路热到胃里,还有直通五脏六腑,夏晴天瞬间觉得暖和起来了。

喝完了姜汤,下面是热热的米饭,米饭上面一半扣着西红柿炒蛋,一半是以及红烧肉。这几天一直是包子,夏晴天看到这么好的饭菜,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

然而现在不是伤感的时侯,夏晴天大口大口的吃着米饭和菜,感觉这是她长这么大以来吃的最美味的饭菜。

外面的秋雨还在下,天地之间似乎只剩下这个小小的兽笼,夏晴天和藏獒都在默默的吃饭,他们都在是为了生存下去,毫无差别。

秋雨连绵,下起来没完没了,快天黑了,还不见停的迹象。

夏晴天的体温越来越高,脑袋也昏沉的厉害,这是一个不好的预兆,可是她没有办法只能强撑着。

叶以深开了一天的会,回到叶家的时侯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方毅那边来消息了吗?”叶以深边脱外套边问王管家。

王管家接住他的衣服,恭敬的说,“来了,叶星悦已经安全落地到意大利了。”

叶以深揉了揉眉心,坐靠在客厅的沙发上休息。

王管家看他有些疲倦,小心翼翼的问,“少爷,您吃饭了吗?要不要给你熬点粥?”

“不用,吃过了,”叶以深闭目养神,几秒钟后问,“那个女人怎么样了?”

“少夫人发烧了。看起来还挺严重的。”王管家观察着他的脸色,没有敢多说话。

叶以深冷哼一声道,“活该!”

王管家不敢接话,雨布还遮着呢,千万不能被少爷发现。

“少爷,你看起来很累,要不要现在就休息了,我去给你放洗澡水。”王管家试探着问。

叶以深轻声说,“嗯,休息吧。”

王管家心中一喜,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快步上三楼放热水。

正当叶以深泡在温热的水中解乏时。夏晴天终于坚持不住了,眼前一黑栽倒在藏獒身上。

萧瑟的秋雨下了整整一夜,直到天亮时分才堪堪停住。

温度又降了几度,王管家穿着呢大衣来到后院给一人一兽送早饭,因为兽笼被雨布盖着,里面的光线很暗,王管家隐约看到夏晴天还靠在藏獒身上,以为她还没有睡醒,喊道,“少夫人?起来了。”

夏晴天没有任何反映,王管家有些诧异,又喊了一声。还是没有反映。

这下王管家急了,赶紧动手揭了兽笼上的黑色雨布,这时才发现夏晴天下半身全浸在积水中,她不是睡着了,而是陷入了昏厥,整个人呼吸微弱的几乎看不到胸口的起伏。

“哎呦,这下真的出事了,”王管家焦急的再次呼喊,“少夫人,醒醒!醒醒!”

回应他的却是藏獒的哼哧声,它仿佛也察觉到朋友的不对劲,都没有起身去吃早饭。

王管家见叫不醒她,转身赶紧跑向别墅。

此时,叶以深刚好起床下楼,昨晚睡得很早,今天精神很不错。

“少爷,出事了。少夫人晕过去了。”王管家刚一进门,就看到神张着腰肢向餐厅走。

叶以深停下脚步,面色冷淡的问,“晕过去了?”

“对啊,我叫了好几声都没有反应,脸白的像一张纸。”

“你说什么?”身后,苏清雅也下了楼,听到王管家的后半句话。紧张的问,“是晴天怎么了?”

“苏小姐,少夫人晕过去了。”

“什么时侯的事情?”

王管家摊手,“我也不知道啊,刚才我去喂藏獒发现的,她腿全在雨水里泡着,应该是昨天晚上就晕过去了。”

苏清雅一听更加焦急了,“昨晚?那都一晚上了。”

“是啊,”王管家看叶以深表情冷漠,再次求情道,“少爷,让少夫人回来吧,昨天雨那么大,她在雨中泡了一天,就算是惩罚也够了。”

叶以深冷着脸不说话,苏清雅也跟着求情,“以深,现在晴天晕过去了,就算你再怎么想惩罚她,她也感受不到。让她回来吧,哪怕是等她醒过来,你再处罚都可以啊。”

叶以深想了想,苏清雅说的有道理,于是在两人祈求的目光中终于点点头,“好,我今天就看在你的面子上饶了她。”

“谢谢,谢谢你以深……”苏清雅激动异常,抓住叶以深的胳膊直说谢谢。

“不过,”叶以深话锋一转,冷酷无情的说,“把她扔进房间,谁也不能去照顾她,不能给她请医生,生死就看她的造化。”

“好好,就听你的。”

现在只要能让夏晴天从那个恐怖的笼子里出来,不管什么条件苏清雅都能答应。

有了叶以深的点头,王管家拿了钥匙,叫了两个身体强健的女仆和苏清雅来到后院。

看到半躺在雨水中的夏晴天,苏清雅的眼眶很快就湿了,她的裤子已经湿透,身上的衣服也湿了大半,这个情况……不知道孩子能不能保得住。

人来了,但是大家都害怕里面的大家伙,就算是开了门也不敢进去抬人。

有个女仆刚一靠近,藏獒就暴躁的冲她吼了一声。

“王管家,这……我害怕啊,这怎么进去啊。”女仆哭丧着脸说。

王管家一时之间也束手无策,虽然他经常来喂这个家伙。但是他们之间并不熟悉。

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王管家蹲下苦口婆心的说,“你别生气啊,夏晴天她生病了,要赶紧去看医生,我知道你们俩是好朋友,你也不想眼睁睁看着她病死对不对?”

藏獒目光幽幽的盯着王管家,也不知道它听懂了没有。

王管家继续说,“等她康复了,她会回来看你和你玩的,怎么样?”

藏獒扭头蹭了蹭她的脑袋,然后低吼了两声。似乎同意了他的意见。

“再进去试试,我在这边安抚它,”王管家对两个女仆说。

果然,当两个女仆再次进入兽笼时,藏獒只是静静看着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顺利把夏晴天从兽笼里抬出来,王管家关了兽笼说,“你真是个通灵性的好朋友,谢谢你。”

苏清雅拍着夏晴天的小脸,急声呼唤,“晴天?晴天?醒醒啊。”

夏晴天毫无知觉和反应。

“好了,别耽搁了,赶紧先背回去吧。”

于是由一个女仆背着夏晴天。几个人回了别墅。

叶以深坐在餐厅远远看着几人慌慌张张的上楼,总觉得让她这么快出了兽笼真是便宜了这个女人。

不过……急什么,他有的是手段整她。

几人来到三楼夏晴天的卧室,苏清雅让女仆把夏晴天直接放在了浴室。

“好了,你们先出去吧,这里交给我了。”苏清雅蹲下给夏晴天脱外套。

王管家提醒她,“苏小姐,你别忘了,少爷刚才说不能照顾她。”

苏清雅一脸的绝强,“我知道,我现在不是照顾她,只是给她换件衣服,王叔,出去时帮我把门关上。”

王管家摇摇头,转身出去关了门。

夏晴天在兽笼里待了整整三天,整个人都臭了,苏清雅一边给她脱衣服一边眼泪忍不住的流。

都怪她,如果不是自己那么自私,那么胆小,晴天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一步。

都是她的错。

楼下,叶以深没有看到苏清雅,冷声问王管家,“清雅呢?”

王管家委婉的解释,“少夫人情况很不好。苏小姐说帮她洗个澡就下来,不管是什么结果,女孩子总要干干净净的呀。”

叶以深愣了几秒,没有说话。清雅……真的是太善良了。

看他的表情,王管家大大松口气。

浴室里,夏晴天被翻来覆去洗了整整三遍,身上的那股恶臭味才祛除干净。

等给夏晴天穿上睡衣,放在床上,苏清雅出了一身的汗,可是她还不能停下来。在抽屉里找到一盒感冒冲剂,用凉水冲了浓浓三袋给夏晴天灌下去,苏清雅才坐在床边和她说话。“晴天,一定要醒过来知道吗?我们说过的,一起毕业,一起赚钱,还要一起去旅行,你不能抛下我一个人。”

苏清雅给她压实被角,出了这道门,一切就只能靠夏晴天自己了。

“你一直都很坚强,我相信你这次也会挺过来的,加油!”

嘴上这么说,但苏清雅真的很担心,刚才在洗澡的时侯,她的动作幅度那么大,但晴天就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而且她的双腿从始至终都很冰凉。

“好了吗?”

身后传来冷冷的一声,苏清雅不回头都知道是叶以深,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低头在夏晴天额头亲了一下,这才起身依依不舍的离开。

叶以深看着这一切,心里对苏清雅的好感又增加了许多。

“你忘了她前段时间是怎么对你的?你还对她这么好?”叶以深不悦的说。

“朋友之间哪里有不吵架的?”苏清雅轻描淡写的带过。

叶以深勾勾嘴唇,搂着她微湿的肩膀走到房间外面,“你也去换件衣服,小心感冒了。”

“嗯。”

苏清雅走了几步,听到身后叶以深反锁了夏晴天房间的房门。

小人!

苏清雅在心中默默的骂了一句,也是她住进叶家以来,第一次私心里骂他。

时间过的异常缓慢,叶家别墅表面上看起来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但是大家心里都清楚,每个人都关心着三楼的那间卧室。

就连女仆也在私下里讨论。

“嗳,你们说少奶奶能醒过来吗?”

“这个还真的不好说,”那天参与营救事件的女仆说,“你们是没有看见,我们把她从笼子里弄出来的时侯,她就跟个活死人一样,都听不到喘气声了。”

“这么严重啊?”

“那可不,也是个可怜的人。”

有人感慨道。“要我说,这少奶奶还不如咱们过的清闲自在,干活拿工资还不受气。”

“就是,也不知道少奶奶现在怎么样了,她人平时还挺好的,总是笑眯眯的,对咱们这些人也客客气气的。”

“这都过去快两天了还没有什么动静,该不会已经……”其中一个女仆神秘的猜测。

“呸呸呸,不要说这种话。”

“别说了别说了,王管家来了……”

比起女仆,苏清雅更加的焦虑,好几次她都趁叶以深不在。走到夏晴天卧室敲门,希望能被她听到,可是每次都是失望而归。

钥匙在叶以深手中,没有人知道里面现在是什么情况。

当天晚上,王管家好心说,“少爷,要不要进去看看少夫人怎么样了?只是看看而已。”

这个提议被叶以深当场拒绝,“不用,她活着的话自然会从里面把门打开的。”

可万一死在里面了呢?王管家不敢问,也不敢想。

太阳东升西落,窗外亮了又天黑,然而这一切和床上的女人没有一点关系。

她始终紧闭着眼睛,没有醒来意思。

夏晴天好像回到了小时候,她像一个旁观者看着自己被一个年轻的女人放在孤儿院门口,看着女孩跌跌撞撞的成长,收获朋友和友谊。看着她笑看着她哭,最后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时间过的那么快,又过的那么慢。

所有美好的梦境在那天晚上被打破,夏晴天站在旁边拼命的想要看到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子,但眼前却仿佛有一团迷雾,拨不开,看不清。

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女孩被黑夜吞噬,从此陷入无尽的痛苦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夏晴天从暗无天日的梦中醒来。外面是个大晴天,就如同她的名字一般。

夏晴天看着明晃晃的窗户,风轻云淡的笑了。

她活过来了,以后就不会那么轻易的死去。

苏清雅和往常一样,再次来到夏晴天的房间外面,今天是第三天了,如果她有轻功,真的很想飞到她阳台,看看她此时怎么样了。

“咚咚咚——”抱着希望敲门。

停顿了片刻,苏清雅依旧没有听到声音,叹口气准备走的时侯,门内突然传来“哐当”一声。

苏清雅僵住脚步。她想起最后离开房间的时侯,曾把把一杯水放在床边的小柜子上……

“晴天,晴天!你醒了吗?”苏清雅拍着房门大声喊。

门内没有任何声音,因为夏晴天一张口,就发现嗓子疼的厉害,根本说不出话来。

她挣扎着起床,一路扶着墙边头晕眼花的来到门跟前。

“晴天?”苏清雅还在敲门,不由的疑惑,难道刚才自己出现幻觉了,或者那声音根本不是从这间房子传出来的。

正这么想着,门锁突然动了,苏清雅惊喜异常,她醒了!她真的醒了!

很快,门从里面打开,露出夏晴天面如枯槁的小脸,虽然瘦的不成人形,但的确是她。

苏清雅欢喜的一把抱住她,泪水溢满了眼眶,“晴天,你终于醒了,你吓死我了。”

夏晴天拍拍她的肩膀,等她松开自己,才指着嗓子用低沉又嘶哑的说,“太……疼了……”

“估计是发烧烧的。过几天就好了,快,先进去,我给倒杯热水。”苏清雅扶着她进门,然后倒了杯温水给她。

夏晴天身体缺水严重,抱着杯子咕噜咕噜喝了两大杯才缓过气。

“慢点慢点,没有人和你抢。”苏清雅在旁边给她顺气。

“清雅……”夏晴天的嗓子好受了许多,“我不是在笼子里关着吗?”

苏清雅叹口气,把那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还有叶以深的苛刻要求。

“我进不来,只能每天来敲门,看你醒了没有。你都睡了整整三天了。”

夏晴天握住好友的手说,“清雅,这次真是谢谢你了,如果没有你,我可能早就死在兽笼里了。”

“说什么话呢?我们是好姐妹,”苏清雅替她捋着额前长发,轻声说,“如果有一天我也遇到了生命危险,我相信,你一定也会这样对我的,对不对?”

夏晴天用力的点点头,“对。哪怕让我替你去死,我都是愿意的。”

“傻瓜,什么死不死的,没那么严重。”苏清雅在心里笑了,有了这次的事情,万一真到了那一天,夏晴天一定会拼了命的保护自己,有了她,自己就不用担心了。

“你刚醒,先好好休息,我去给你煮点粥。”

“嗯,谢谢你了。”

“不要和我这么客气。”

苏清雅心情舒畅的离开。夏晴天满怀感激。

夏晴天醒来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别墅,王管家是最开心的,她可算是醒了,要是一直不醒,他怎么和老爷太太交待?

夏晴天睡得太久,骨头都快软了,尤其是双腿,又疼又酸。不过她非常欣慰的是,经过了如此残酷的虐待,她腹中的孩子居然还在。这孩子的生命力简直和她一样顽强,所以她应该把他留下来,这是老天爷送给她的礼物。

打定好主意。夏晴天在不大的卧室里活动筋骨。

晚上叶以深下班回来,在客厅遇到扶着沙发转悠的夏晴天,眼底闪过一抹惊诧,随即又恢复正常。

夏晴天看到他低下了头,长长的睫毛掩盖住眼中的仇恨。

“以深,你回来了。”苏清雅热情的迎接上去,叶以深微笑着冲她点点头,她解释道,“晴天是早上醒的。”

叶以深冷哼一声道,“算你命大,居然没有死。”

夏晴天很想反击,但又不想得罪这尊煞神。硬是咬着下唇没有说话。

叶以深看着她的发顶,嘲讽道,“怎么,住了几天兽笼,人话都不会说了?”

夏晴天紧攥着沙发的边沿,抬起头淡笑道,“叶少爷说什么就是什么。”

她的声音嘶哑又难听,像是被灌了一把粗沙粒,完全没有以前的清脆和婉转。叶以深皱皱眉头,抬脚向餐厅走去。

苏清雅转身轻拍着她的手小声说,“记住,别和他抬扛,对你没有好处。”

夏晴天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两个人一前一后到了餐厅,叶以深已经坐在了主位,夏晴天避免和他冲突坐在了离他最远的地方。

吃了两口饭,叶以深突然开口说,“王叔,家里的女佣是怎么休假的。”

王管家一时懵住,不知少爷是什么意思,“哦,女佣一个月是四天假,轮班休。”

“太少了,从明天开始,所有女佣放假。一周!”

“啊?这……”王管家很为难,“这有些困难吧,放假了家里的清扫工作……”

叶以深用筷子指了指离他最远的那个人,“不是有她吗?所有的工作都交给她。”

一时之间,餐厅陷入了寂静。

诺大的别墅,上下总共有五层,除了不让人去的五楼,有四层几十个房间,让她一个人干?怕是从早到晚都干不完吧,而且她还要上学。

“还有厨娘,也放假。”叶以深又加了一句。

夏晴天紧握着筷子,压不住心里的怒火。淡淡的笑道,“叶少爷就不怕我在做饭的时侯下毒?”

叶以深冷眸注视着她,冷笑道,“那你不妨试试?”

夏晴天暗暗磨牙。

“怎么,不愿意?如果不愿意的话……”

“愿意!”夏晴天满口答应,她是真的害怕继续被关进兽笼中,那种滋味,她不想再尝第二遍。

“算你识时务。那就从明天开始吧。”

“少爷,少夫人身体还没有康复,要不等她病好了再……”

叶以深挑眉,不满的说,“她生病了吗?”

呃……

王管家无言以对。

“没关系,我明天可以开始工作。”夏晴天替王管家解围。

苏清雅也很想替晴天说两句话,但想了想还是算了,这个时侯求情就是帮倒忙。搞不好叶以深又增加一周的工作量。

夏晴天这一顿饭吃的很饱很饱,因为过了今天,她不知道还有没有饱饭可以吃。

其实,她今天想过要彻底离开叶家,世界这么大,总有她的容身之地,而且她有手有脚不至于饿死,但是她走了,白帝怎么办?难道他要永远被困在这里不得脱身吗?这对他来说太不公平太残忍。

况且,她已经答应了白帝,要带他一起离开,她不能做这种背信弃义的事情。

为算是为了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