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旖旎的梦境,逼她引产/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天未亮,夏晴天还没有起床,敲门声就响了。

夏晴天睡眠浅,揉着眼睛从被子里爬出来,穿着睡衣去开门。

“来了来了,这大清早的谁呀,”门一打开,外面站着厨娘。

“少夫人,您该起床为少爷做早餐了。”厨娘笑眯眯的说。

夏晴天挠着头发,做饭?啊,她想起来了,昨天晚上叶以深吩咐的。可是……

“现在天还黑着啊。”夏晴天靠着门框打哈气。

“快六点了,熬粥很费时间的,您快点吧,”说完,厨娘下了楼。

夏晴天郁闷的伸了个懒腰转身进了卫生间。

整个别墅还在睡梦中,只有厨房和走廊亮着灯,夏晴天打着哈气苦逼的来到厨房,直到厨娘把一份菜单给她,“少夫人,这是一周早中晚菜单,你按照上面的来。”

夏晴天低头看了一眼,沉睡的大脑瞬间就清醒了,因为这菜单上面密密麻麻写着每一餐的菜,还不重样,而且光今天早晨就有七八道,八宝粥,小笼包,小菜,油条等等。

“阿姨,这……不是真的吧。”夏晴天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厨娘尴尬的笑笑,“少夫人,这个是昨晚管家给我的,让我今天早晨给你。”

王管家?夏晴天明白了,王管家不会这么陷害自己,一定是叶以深那个混蛋。他昨晚真是吃饱了撑的。难为他弄出这么多花样来整自己。

厨娘给她交待完,什么东西放在哪里,然后把围裙给她,笑着说,“少夫人,你快点动手吧,七点四十要正式开饭的。”

夏晴天一把拉住要走的厨娘,“阿姨,你……你能帮帮我吗?我第一次……”

厨娘断然拒绝,“不行的少夫人,昨晚王管家特意交待了,不许我帮忙。要是被少爷知道了,我会被辞职的。”

“那你今天这么早起来,就是为了交待我这些?”

“对啊,你快点做吧,”厨娘都忍不住打了个哈气,困乏无力的说,“我再去睡会儿。”

说完就走了,独留夏晴天在厨房凌乱。

天呐,这叶以深真是为了折磨自己无所不用其极啊。

小笼包?油条?这么高级的玩意自己怎么会做?太看的起她了。先不管了,捡会做的做吧。

于是当其他人还在美梦中的时侯,夏晴天已经像个陀螺般开始运转了。

还好她并不是十指不沾杨春水的真正大小姐,做饭什么的还会点。煮粥炒菜之类的难不倒她,不然,上次苏清雅生日,她也不会做那么一桌子大餐出来。

只是这种家常小吃,她是真的不会。

外面的天一点点亮了,别墅也开始有人走动起来。

王管家一起床就来了厨房,看夏晴天手忙脚乱的也不好打搅,转身又出去了。

等到夏晴天把会做的做完,已经又饿又累,而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亮起来了。

叶以深和往常一样来用早餐,夏晴天赶紧把盛好的粥端出去放在他跟前,除此之外还有几道清爽的小菜,热牛奶,面包。

叶以深俨然是来挑刺的,看了眼餐桌不高兴的说,“小笼包和油条呢?”

“这两样……我不会做。”

“不会做不会学吗?”

夏晴天咬咬牙说,“是,我会尽快学会的。”

叶以深面无表情的坐下吃饭,尝了口八宝粥,挑不出什么毛病,又夹了口清炒土豆丝,也还过关。

“还站在这里干什么?整个别墅等着你收拾呢。”叶以深冷淡的说。

“是,立刻就去。”

夏晴天快步离开餐厅,妈的。早知道在他没来之前,就应该自己先吃饱,失算了。

带着无限的怨念,夏晴天和苏清雅在楼梯相遇,后者看她一脸的疲倦,关心的问,“你这是怎么了?一大早脸色这么憔悴。”

夏晴天扶着楼梯,“别提了,我五点多就被厨房阿姨叫起来了,才把早餐做好,你赶紧去吃饭吧。”

“那你吃了吗?”

“没顾上,叶以深让我去打扫房间。”

“你不吃饭怎么有体力干活,我房间还有一袋饼干,你垫垫肚子再去干活。”

夏晴天感激的拍拍好友的肩膀,“好,我知道了,你吃饭去吧。”

来到苏清雅房间,狼吞虎咽吃了一袋饼干,夏晴天赶紧去干活。

为了避免被叶以深再挑刺,她先去打扫叶以深的房间。

嫁到叶家之后,她很少来叶以深的房间,鲜少的几次也是被叶以深强迫进来。他的房间和他的性格一样,黑白为主,透着冰冷和硬朗。

时间宝贵,夏晴天来不及吐槽就开始干活,整理床铺,擦洗没有一丝灰尘的桌椅,最后是清洗卫生间和浴室。

叶以深进来的时侯,夏晴天正跪在地上一丝不苟的擦着巨大的浴池,腰肢纤细,臀部微翘,长长头发被她高高挽起,露出修长细白的天鹅颈。

仅是这么看着,多日没有上床的叶以深突然来了性,趣。

正当宠宠欲动之时,他突然想起她肚子里还怀着别人的杂种,心底的那股欲火瞬间就被浇灭了。

他实在没有兴趣去上一个孕妇。

夏晴天感觉身后有一双阴冷的眼眸盯着自己,一回头,撞进叶以深暗沉深邃的双眸中,她心里一跳,连忙起身恭敬的说,“少爷,有什么吩咐吗?”

为了早日结束女仆的命运,她现在不能和叶以深有一丁点的冲突,还要事事顺着他的心意,就算他要打她的左脸,她也把右脸伸过去让他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浴室里不能看到一根头发丝。”叶以深随便找了个借口。

“是。我明白。”

叶以深少见这么乖顺的夏晴天,说什么都是“是,好”,一点意思都没有。相比之下,他还是觉得那个和他抬杠的夏晴天更加鲜活一点。

确保把叶以深的房间打扫的找不出任何毛病之后,夏晴天去打扫其他房间。

“唉呀,我这里你不用打扫,快去其他房间。”苏清雅推着她的肩膀出门。

夏晴天累的有气无力,“清雅,还是你对我最好。”

“那当然了。”

三楼的所有房间打扫完后,夏晴天突然想起书房,对呀。这是个进书房的完美机会啊,她真是忙晕了,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记了。

提着小型吸尘器,夏晴天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四楼书房。

门半掩着,隐约能听到叶以深在里面打电话的声音,夏晴天在门口站了会儿,等他讲完电话开始敲门。

“进来。”叶以深抬头看到门口的夏晴天,眉头紧皱,“你来干什么?”

“少爷,我来打扫书房。”夏晴天平静的说。

叶以深打消她的意图,“不用,书房由王管家打扫。”

夏晴天愣了两秒。“好的。”说完,轻轻的合上门。

书房果然藏着秘密,否则怎么会由王管家亲自打扫?她一定要找机会进去。

等打扫完所有楼道,楼梯,二楼的会客室,以及一楼的客厅,时间已经接近中午十一点。

夏晴天刚躺倒沙发上想舒展舒展懒腰,王管家就过来提醒她,“少夫人,快去做中午饭吧,都十一点了。”

“啊?”夏晴天哭丧着脸,“时间过的这么快?”

“是挺快的,你先别休息了,做完午饭再休息吧。”

“啊——累死我了。”夏晴天认命的起来向餐厅走去。

这样过一周,她一定瘦十斤。

看着水槽里还没有洗的碗碟,夏晴天欲哭无泪,可就算是再无奈,她还是要继续工作。

中午的炒菜相对简单,夏晴天不到一个小时就搞定了一切,这次她吸取经验了,没等叶以深下来吃饭,先舀了一大碗米饭,就着每样菜吃饱,才把碟子端出去。

反正她炒的份量多。少一点看不出来什么。

等叶以深和苏清雅吃完午饭,撑着最后一口气,夏晴天洗了碗筷,上楼扑到床上便呼呼大睡过去。

这才是第一天,还有六天就结束了。

这一觉夏晴天直接睡到了傍晚时分,要不是王管家上来叫醒她,她能直接睡到明天早晨。

“又是做饭,一天再家也没有干啥,就知道吃吃吃,吃死你算了……”夏晴天一边做完饭一边小声嘀咕,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掏出来一看,是班主任。连忙接起来。

“陈老师,你好啊。”夏晴天笑嘻嘻的打招呼。

“晴天,你是怎么回事,上周都没有来上课,明天是周一,你还来不来了?”陈老师的语气很不善。

夏晴天忙收了笑容道歉,“陈老师,真是对不起,我上周生病了。”

“那你病好了吗?明天能来上课吗?”

夏晴天想了下现在的处境,不好意思的说,“陈老师,医生说,让我再休息一段时间,所以……”

“你这同学,既然生病了就要请假,像你这样电话不通没有消息,是想搞哪样?”

“对不起陈老师,我错了。”

陈老师听她态度还算诚恳,火气也消了不少说,“等你出院了来学校补办请假手续,以后可不能这样了,知道吗?”

“是是,老师,下次不敢了。”

“好了,你好好养病,我挂了。”

“老师再见。”

挂了电话,夏晴天松了口气,她这两天向叶以深请假显然是不可能的,他好不容易逮着个机会整自己,怎么会轻松过自己,而且家里的女仆……真的全放假了。

晚上等众人都吃了饭,夏晴天收拾完一切,疲惫之余想起曾在危难之际给于她关怀的好朋友,于是打起精神去了后院。

还没有走近,藏獒就闻到了她的气息,兴奋的在兽笼里走来走去。夏晴天走近笑道,“好朋友,我来看你啦。你这几天有没有想我啊。”

她伸出手去摸藏獒的脑袋,对方也很温顺的配合她哼了两声。

“对不起啊,我昏迷了好久,昨天才醒过来,今天又忙了一天,所以才来看你。”

夏晴天蹲着和它叙旧,像是前几天和它关在一起的样子,或许是真的太累了,说着说着居然就这么睡着了。

朦胧中,肩膀突然披上了一件衣服。夏晴天打个激灵醒过来,抬头一看,是白帝。

“回去睡,你的病还没有完全好。”白帝弯腰将她打横抱起来。

夏晴天顺势抱住他的脖子,脸埋在他温暖的胸口咕哝道,“你怎么来了,我好几天都没有见你。”

“那是因为你昏迷着,我见过你啊。”白帝温柔的说。

“咦?什么时侯?”夏晴天诧异的问。

白帝抱着她走到一处隐蔽的墙角,在角墙根坐下说,“你昏迷的时侯我进去看过你,还灌了你几碗感冒药,只是你没有一点感觉。”

“是吗?难怪我病的那么重也能活过来。”

白帝将她整个人抱在怀中,修长的手指一点点勾勒着她脸的轮廓,心疼的说,“你瘦了好多。”

夏晴天乐呵呵的说,“那可不,省的减肥了。”

“你不需要减肥,需要增肥。”白帝点着她的鼻尖,眼中仿佛有漫天星辰,让夏晴天沉醉其中。

“我今天本来想进到书房的,可是……”

白帝用手指按住她的嘴唇,柔声说,“今天不说这些事情。”

夏晴天闪着大眼睛,“那说什么?”

话音刚落。只见眼前一黑,夏晴天的唇被温热的双唇覆住,她微愣了两秒,闭上了眼睛……

这是一个极致温柔的深吻,夏晴天抱住他的胳膊越来越紧,白帝同样也被挑起了欲望,一点点收紧自己的力道,将女孩压在怀中,吻得用力……

就在这时,夏晴天突然感觉……凉飕飕的,回过神来时,发现他正……

夏晴天忙推开他。捂住自己,羞怯的说,“我……我怀孕了,不能……”

白帝噗嗤笑了,像哄小孩一样,把她抱住,“放心,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夏晴天轻咬着下唇,脸颊上一片通红。

两个人安静的待了片刻,夏晴天怕被叶以深发现,先回了房间。

这一晚,她居然做了个销、魂的春、梦,梦里和白帝翻云覆雨。直到结束,她睁开眼睛却发现那男人根本不是白帝,还是叶以深,此时,他正阴恻恻的盯着自己,眼里还有尚未退去的欲、望。

夏晴天一个寒颤,猛地从春、梦中惊醒。

神啊,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夏晴天双手捂着脸,等温度退却,拿过旁边的手机一看,已经快六点了。

再睡肯定是睡不着了,夏晴天认命的爬起来。洗漱一番去做早饭。

接下来的几天,夏晴天就在这种做饭做家务的繁重工作中渡过,终于熬过一周,当晚,她看到休假归来的厨娘阿姨,开心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做好最后一顿饭,夏晴天想起陈老师的话,鼓起勇气对正在吃饭的叶以深说,“少爷,我明天想去一趟学校,这么久没有去,老师来电话了。”

叶以深神色清淡。苏清雅赶紧在旁边帮腔,“是啊,老师问了我好几次,说晴天再不去期末考试肯定挂科,以深,你看晴天这几天表现这么好,就让她去学校好不好?”

叶以深看了眼苏清雅,良久才点头说,“可以。”

夏晴天一听到这两个字,提着的心彻底放了下来,向苏清雅投去感激的目光。

“但是……”

夏晴天头皮开始发麻,她最担心的“但是”还是来了。

叶以深冷冷的刺了眼她的肚子。“你肚子里的杂种准备怎么办?”

夏晴天懵住,背在身后双手纠结在一起,孩子……孩子……她想留住,可是叶以深会同意吗?他不会容忍这个孩子存在的。

“说话!”叶以深怒声道。

夏晴天咬咬牙,试探他的意思,“少爷,是什么意思?”

叶以深拨弄着碟子中的菜肴,云淡风轻的说,“你觉得我会让你生下一个不知姓名的杂种?”

夏晴天的心彻底寒了,她早该知道是这个结果。

而让她更胆寒的是他接下来说的话,“听说五六个月就可以看清胎儿的模样了?这样吧,我就让你再做几个月的便宜妈妈。到五月份的时侯引产,把孩子生下来……”

夏晴天瞳孔瞬间放大,又怒又怕,浑身发抖。

叶以深不是人,他是魔鬼,最凶残的魔鬼!

“夏晴天,我就是要让你知道,背叛我叶以深是什么样的惩罚……”

他后面还说了些什么,夏晴天一句也没有听进去,摇摇晃晃走向楼梯,脑海中只回想着叶以深的一句话,五个月。把孩子生下来。

他纵然恨极了自己,可为什么要对一个无辜生命的如此凶狠,他到底还是不是人?

冷笑的看着她离开,叶以深继续吃饭。

苏清雅也好不到哪里去,拿筷子的手都在颤抖,好几次夹不住菜所幸不吃了。

“你……刚才说的……是真的?”苏清雅的声音中带着颤抖,显然是被他刚才的话吓到了。

叶以深只是冷冷一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所以是开玩笑,还是说真的,无从得知。

楼上,夏晴天躺在床上用被子将自己紧紧裹住。即使这样,她还觉得寒冷一阵阵袭来。眼泪无声的从眼角滑下。

哭了一会儿,苏清雅悄声走了进来,看她这幅模样,心里很难受。

苏清雅隔着被子轻拍着她的肩膀小声说,“晴天,如果叶以深说的是真的……我建议你这几天就把孩子打掉。”

夏晴天眼睛茫然的看着她,听苏清雅继续说,“你想想看,你现在和这个孩子还没有什么感情,现在把孩子打了,也受不了多少痛苦。如果真的五个月了,那你要疼死的。既然结果都一样,为什么不选择对你伤害少的呢?”

夏晴天抽噎着说,“清雅,你说的对,可是……我舍不得他……这是唯一和我有血缘的人。”

“我知道,我明白这种感受,现在的问题是,你根本保不住这个孩子,”苏清雅努力说服她,“叶以深的为人,你一定比我更清楚,他说得到做得到。”

夏晴天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可为什么要在她决定要留下这个孩子的时侯,叶以深给她劈头一棒?

苏清雅替她擦干眼泪,沉默了一会儿,想到一个办法,俯下身在她耳边小声说,“或者,你跑吧,带着孩子跑的远远的,世界这么大,总有叶以深找不到的地方。”

至于她……只是解决处女问题,办法多的是,只要夏晴天离开了。这个秘密就没有人知道了。

夏晴天怔住,逃?她曾经也想过这个办法,如果能逃她早就逃了,何必等到现在?

“清雅,我逃了,夏家怎么办?”夏晴天找借口,其实现在夏家已经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了,她舍不得的是白帝。

苏清雅无言,的确,夏家就算多么不仁义,始终是夏晴天的亲人。

“那你准备怎么办?”

夏晴天沉默许久说,“让我想想……我现在脑子乱死了。”

“好吧,”苏清雅看着缩成一团的夏晴天,叹口气说,“总之,你要记得,我是站在你这边的。”

“谢谢你。”夏晴天握了握她的手。

苏清雅离开后,夏晴天继续蜷着,怎么办怎么办?算时间,现在孩子才两个月,到五个月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她没有把握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找到叶家的秘密,到时候……

难道,这个孩子真的留不住吗?

她和这个孩子的缘分难道就真的止于此吗?

昏昏沉沉间,夏晴天睡了过去。

第二天,夏晴天和苏清雅一同去了学校,去补请假条的时侯,陈老师原本还想训斥两句,但是一看夏晴天整个人失魂落魄的,小脸又消瘦又苍白,训斥的话说不出口了,态度温和的让她写了请假条,还嘱咐她要好好休息,身体最重要。

强撑着精神上了两节课,下午没有课,苏清雅去打工,夏晴天则去街上散心,她不想回到那个阴暗的叶家。

走着走着,路过一家小医院的时侯,她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

叶以深的声音在脑海中回响,五个月,胎儿的模样应该能看清,到时候引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