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警告,离我的女人远点/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晴天捂着小腹想,要不要现在进去……

正犹豫不决,突然从旁边蹿出一辆自行车,速度非常快,“让开让开,车闸坏了,都让开!”

夏晴天还没反应过来,下一秒,天旋地转,猛地被自行车撞倒在地,自行车轱辘还快速的碾过她的脚踝。

“啊——”夏晴天疼的大叫一声。

骑自行车的是个年轻小伙子,染着黄头发,一看自己真的撞人了,扶起自行车飞奔逃离现场。他穷得很,付不起医院那么贵的医药费。

“喂!你给我停下!”夏晴天气的冲对方喊,可哪里还有那家伙的身影,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卧槽!这都是什么人啊。

夏晴天暗骂了一句,想从地上起来,脚却疼的根本没有力气,因为穿着长袖,胳膊没有受伤,但是手却被磨破了皮,渗出一颗颗小血珠。

周围来来往往的人都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只是看着却没有人上前帮忙,嘴里还在谴责刚才撞人的小伙。

“太过分了,竟然就这么走了。”

“就是就是,好歹把人扶起来呀。”

夏晴天有些郁闷,他们有看热闹的时间,难道不想上前扶一把吗?

哎,她又不会讹上他们。

路边,一辆豪车在等绿灯,里面坐的不是别人,正是红得发紫的秦亦朗。

他随意的往外撇了眼。发现医院门口倒着的一个姑娘,身影像极了许久不见的夏晴天,再仔细看了几眼,还真的是她,看样子是受伤了。

来不及考虑那么多,秦亦朗就要推门下车,司机急了,忙问,“老板你干什么?”

“你等我一会儿。”秦亦朗没有过多解释,戴上墨镜下车,劲直向人群中走去。

夏晴天再次挣扎的想要站起来。一双发着暗光的皮鞋映入眼帘,接着是男人有力的手扶住了她的胳膊。

夏晴天心中一喜,正要感慨这世上还是好人多的时侯,抬头却发现,眼前这人很熟悉。

“别说话。”秦亦朗压低声音说完,双手一用力,将她从地上抱起来,快速的走向自己的座驾。

面对突如而来的变故,人群中终于有人出声了,“哎,这不是秦亦朗吗?”

“秦亦朗?啊啊啊——真的是他。”刚刚还安静若鸡的围观群众瞬间沸腾起来。一边掏手机猛拍一边涌向秦亦朗。

夏晴天被这状况吓的脸都白了,幸亏秦亦朗腿长走的快,几步就回到了车上。

“快走。”秦亦朗对司机说,再迟几秒钟,外面的人能趴到车窗玻璃上拍,这样太危险了。

豪车快速的离开了事发现场,秦亦朗这才转过头关心的问她,“你怎么了?怎么倒在医院门口?”

夏晴天吹着手上的尘土,沮丧的说,“别提了,被一辆自行车撞了,结果那人还跑了。”

“你也太倒霉了吧,”秦亦朗看着她的伤口,眉毛跳了跳说,“别碰,等会儿到我家给你消消毒。”

“去你家?”夏晴天有些迟疑。

“那怎么办?送你去医院?你一个人行吗?”秦亦朗没好气的说,她到底是在避嫌什么?好歹也算是朋友一场吧。

夏晴天想了想,如今能帮她的只有苏清雅,她又在上班,自然不能麻烦,而父亲,呵呵。还是算了……

夏晴天点点头,“那麻烦你了。”

“你麻烦我的还少?”秦亦朗笑道,“对了,你哪里还不舒服?”

“脚踝好像又扭了,那混蛋的车子从我脚踝上碾过去了。”夏晴天气呼呼的说。

“严重吗?我看看。”秦亦朗俯身,用手捏了下她的脚踝,夏晴天疼的倒吸一口气,他立刻松了手直起身子说,“没伤到骨头,估计就是肌肉拉伤了。”

“你还会看病?”夏晴天很意外。

秦亦朗眼角带着明朗的笑意,“我是演员嘛,以前演过骨科医生,多少了解一些。”

夏晴天“哦”一声说,“今天真是谢谢你了,你刚才就那样出现,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吗?”

秦亦朗见怪不怪,“没事,娱乐圈八卦每天那么多,就算被人曝出来,最多也就一两天时间,大家又都忘了。”

“那就好,我真怕连累你。”

秦亦朗扭头专注的看她。自从上次在KTV和叶以深闹的很不愉快之后,他就没有见过夏晴天了,这么长时间,她好像……瘦了很多。

“你是不是在减肥?”秦亦朗忍不住问。

“没有啊。”夏晴天听出了他的言下之意,不敢直视他的眼神,掩饰道,“我前段时间生病了,感冒了好久,没有怎么好好吃饭,所以就瘦了。”

“原来如此,”秦亦朗不再追问,开玩笑说,“你还是胖点好看,你现在这下巴都快要戳死人了。”

“是吗?现在你们娱乐圈不是流行锥子脸吗?”

“流行不一定好看,健康才是最重要的。身体不行,什么都是白搭。”

夏晴天对此话深表赞同。

车子到了上次的那所别墅,秦亦朗要作势要抱她下车,夏晴天连忙拒绝,“不用,我自己走。”

秦亦朗不给她选择的余地,直接将她抱出来边走边说,“你呀,就不要给你的脚增加负担了。”

夏晴天无言辩驳。她是真的不习惯这么亲昵和其他男人接触。

把人放在沙发上,秦亦朗给她倒了杯热水,然后去取医药箱。

夏晴天观察着客厅,和上次来一模一样,除了窗台的那束花从栀子花换成了风信子。

“你家里没有人吗?”夏晴天问远处的秦亦朗。

秦亦朗提着药箱走过来,“我不喜欢人多,平时只有我一个人住在这里。”

“那你吃饭怎么办?”

秦亦朗坐在她旁边,打开医药箱找医用酒精和棉签,“有时间的话自己做,不过大多数都在外面应酬。”

“我看娱乐八卦,你们当明星的都是助理啊经纪人啊保镖啊一大帮子。怎么你就一个人?”

秦亦朗剑眉微挑,嘴唇勾起,“你以前不是不看八卦吗?连电视剧都不怎么看,现在怎么看些了?”

夏晴天没敢说自己和韩晓签约了,干巴巴的笑道,“这不是认识你了嘛,闲的话就看看娱乐新闻。”

秦亦朗对这个答案很满意,拉过她受伤的小手,柔声说,“有点疼,忍着点。”

“嗯。”

夏晴天看着他轻轻的用蘸了酒精的棉签清洗伤口。酒精刺激下是有一点点痛,但还在忍受的范围内。

屋外秋意正浓,微风中夹杂着风信子的香气,宁静又清幽。

这边两人相安无事,网上却炸开了锅,秦亦朗抱着受伤的夏晴天上车的视频被瞬间疯传。粉丝们自然是向着偶像说话,一边倒的刷屏男神路见不平挺身相助,但也有部分营销号带节奏,说秦亦朗和夏晴天认识,说不定这个女的还是秦亦朗的隐秘女友,不然他为什么直接把受伤的女孩抱上车?

叶氏集团。

叶以深埋头工作许久,颈椎酸痛的厉害,于是让秘书送了一杯咖啡,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一边抿一边刷手机休息。

当刚爆出来的娱乐头条闯进他的视线时,叶以深的眼眸阴沉了几分,虽然秦亦朗怀中的女孩看不清楚,但是前面两张倒在地上的却很明显,不是别人,正是夏晴天。

把十秒钟的视频看了好几遍,叶以深一次比一次脸黑,退出消息打电话给秘书,“立刻查一下秦亦朗在市里的住址以及他现在在哪里。”

“是。叶总。”

叶以深将杯子放在办公桌上,拿起车钥匙向车库走去。

夏晴天为什么会倒在医院门口,她去那里干什么?做人流?那秦亦朗为何会刚好出现?难道是两个人约好的?

突然想起前段时间秦亦朗替夏晴天出头喝酒,他就怀疑两个人的关系不一般,难道说……夏晴天肚子里的孩子是秦亦朗的?

一想到这个可能,叶以深的怒火就不断的往上冒,他们两个拍广告相处了那么长时间,夏晴天又是个喜欢勾引男人的贱妇,干出什么不要脸的事情来都很正常。

开车上路,很快秘书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叶总,秦亦朗现在在别墅。别墅地址在……”

“地址发到我手机上。”叶以深打断秘书的话。

“好的,叶总。”

别墅里。

夏晴天手上的伤口清理完了,右脚踝却肿的像个大馒头。

“你这个脚……要不然还是去医院拍个片子吧。”秦亦朗担心的说。

“你不是说没有伤到骨头吗?”夏晴天打趣他。

“我就是学了点皮毛,”秦亦朗皱着眉,“我先给你拿个冰块敷着。”

夏晴天看着他走向厨房餐厅,笑着说,“秦亦朗,你人这么好,是不是有很多女明星喜欢你啊。”

“你算是说错了,大多数女明星啊都是想嫁入豪门的,还有小部分二三线的,都是想和我炒绯闻的,哪里有什么真情实感。”秦亦朗拿着一个冰块走过来。

夏晴天好奇的问,“那你会不会找女明星当女朋友?”

“不会。”秦亦朗回答的很直接。

“为什么?”

“我是演员,知道这一行有多乱有多忙,我不想自己的妻子这么辛苦,一个月连一面都见不了,家里也照顾不上,这样的夫妻有什么意义?”

秦亦朗说着把她的腿捞起来放在自己双腿上,将包了冰块的毛巾敷在肿起来的部位,夏晴天突然觉得这样的举动太过亲密,想要把腿曲起来,“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秦亦朗按住她的腿,“你和我客气什么?”

“不是,我怕压着你。”夏晴天尴尬的说。

秦亦朗笑的风轻云淡,“就你这细胳膊细腿的,压不疼。”

他长得非常好看,再这么一笑,饶是夏晴天这种对颜值不感兴趣的人,也抵抗不了他的温暖和魅力。

就在此时,司机快步走了进来,“老板,叶先生来了。”

秦亦朗一时懵住。“哪位叶先生?”

“我。”叶以深杀气腾腾的进来,瞪着沙发上的两人,颇有几分磨刀霍霍的样子。

秦亦朗心里一跳,脸上却很平静,他把夏晴天的腿放在沙发上,起身伸出手说,“叶总你好,不知道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叶以深没有去握他的手,只是盯着沙发上那个脸色煞白的女人,狞笑道,“你问她?”

夏晴天不想给秦亦朗添麻烦。忍着痛起身,轻声说,“谢谢你了,我先走了。”

“你的腿还没有好。”秦亦朗忙说。

“可以走了。”

“你等一下,”秦亦朗拦在她和叶以深中间,不卑不亢的对叶以深说,“她脚受伤了,需要去医院。”

“这件事就不劳你操心了。”叶以深对他这幅保护者的姿态很愤怒,推开他一把抓住夏晴天的胳膊就往外带,夏晴天脚上有伤,一个不妨被他拽到地上。

秦亦朗也怒了,忙上前扶住她,“叶总,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一个女孩子。”

叶以深居高临下的望着他,冷笑道,“她是我的女人,我想怎么对待就怎么对待,秦先生有异议?”

事情摆到台面上来了,但秦亦朗却一点也不惊讶,上次拍广告的时侯他就有所察觉,只是他不明白,夏晴天为什么要攀上他?她看起来并不是爱慕虚荣的女孩。

“不管她是不是你的女人。身为一个男人你都不应该这样做,更何况她是你的女朋友,脚上还有伤。”秦亦朗替夏晴天不值。

“我想,我并不需要秦先生来告诉我怎么做男人。”叶以深望着他扶着夏晴天的手,语气阴冷,“不过我很好奇,秦先生为什么对夏晴天这么照顾,你们是什么关系?”

“朋友,”秦亦朗审时度势,反问道,“怎么?难道夏晴天连交朋友都不行了吗?”

“朋友?呵。那我为什么从来没有听夏晴天提过你这个朋友?”

夏晴天在秦亦朗的帮助下站起来,强装淡定的看着叶以深,“说了你也不信,有必要说吗?”

叶以深没想到她会在这种场合下反驳自己,更加恼怒,“立刻给我滚回车上!”

夏晴天眼眸颤抖了一下,呵,他真是不遗余力的让她在所有人面前尊严扫地。

“叶先生,请你说话放尊重一点。”秦亦朗如此温和的人也被气到,他真是没有想到表面上谦和有礼的叶以深,私下里居然是这种人。

叶以深气势不减,“我对我的女人如何说话,秦先生也要管一管吗?”

“她也是我的朋友!我不允许你这样对她说话。”

“哈哈哈,”叶以深放声大笑,带着嘲讽和讥笑,“不允许?秦亦朗你以为你是谁?不过一个演戏的戏子,有个几个粉丝,就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吗?”

“没错,我的确是一个演戏的,但是我起码知道尊重女性,你呢?就算你身价百亿又如何?还不是……”

后面的话没有出来,就被夏晴天拉住。她怕他说出什么难听的话,让叶以深下不来台,那最后倒霉的还是秦亦朗。毕竟叶以深在商界翻云覆雨的能力还是有的。

“别说了。”夏晴天小声对他说。

秦亦朗气的脑瓜仁疼,“他都对你这样了,你还替他说话?”

“没关系,习惯了。”夏晴天凄惨的一笑,带着深深的无奈。

叶以深见不得两人窃窃私语,猛地将夏晴天拉到自己身后,冷酷无情的说,“秦先生,我们都是男人。你心里在想什么我清楚的很。我警告你,夏晴天是我的女人,你最好把你的那点心思都收起来,什么朋友?不过都是幌子而已。”

秦亦朗吵起架来也是不落下风,“叶先生心思龌龊,所以以为别人都是你这种人?”

“你再说一遍?”叶以深握紧了拳头,随时都有揍上去的可能。

夏晴天不想事态扩大,替秦亦朗辩解,“我和秦先生真的只是朋友,你想太多了。”

“你给我闭嘴!”叶以深指着她的鼻子冷喝,“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夏晴天打了个哆嗦。还想说什么却硬是咽了下去。

秦亦朗见不得他这么骂夏晴天,又忍不住开口,“叶总,你不觉得自己太霸道了吗?”

“和你有什么关系?”叶以深一句话怼了过去,看对方一脸的怒气,冷笑道,“要不然,你问问她,是要跟我走,还是留在你这里?”

秦亦朗还未开口,夏晴天连忙说。“秦先生,谢谢你救了我,我该走了。”

一个火热的心顿时凉了半截,秦亦朗很想问她一句,到底看上叶以深什么?就是因为他有钱?但出于对种种原因,秦亦朗硬是咽下了这句质问。

“秦先生,现在听清楚了?以后请离我的女人远一点!”说完,叶以深直接拉着夏晴天的胳膊往外走,后者为了不再次狼狈的摔倒,忍着剧痛跟在他身后,出门前转头抱歉的看了眼秦亦朗。动了动嘴皮。

她说,对不起。

秦亦朗听懂了,却更加的疑惑,既然那么不愿意,为什么不离开这个人渣?

夏晴天毫无意外的被摔进副驾驶,叶以深一上车就用手掐着她的脖子,厉声质问,“你和这个秦亦朗到底什么关系?”

“普通朋友关系,就是上次拍广告认识的。”

叶以深显然不信这种说法,“胡说!如果只是普通朋友,为什么他会带你来他家里?”

夏晴天不得不解释。“我在医院门口被自行车撞到了,他刚好看见,就带我过来了,这样也不行?”

“说起医院我正要问你,你下午去医院干什么?”

夏晴天直视着他深不见底的冷眸,良久才说,“既然这个孩子留不住,还是提前拿掉,也免得他受苦。”

“这么有自知之明?”叶以深冷笑,“夏晴天,我一直很想问你,你肚子里的杂种到底是谁的?看秦亦朗这么积极,该不会是他的吧?”

夏晴天面无表情,“我和秦亦朗之间什么事都没有。”

“那这杂种是谁的?”

夏晴天突然一笑,“当然是你的。”

叶以深心神晃动,因为他感觉夏晴天不是在说谎,放开她的脖子,叶以深寒着一张脸启动车子。

“夏晴天,我再说一遍,就算孩子是我的,你也不配生下他。”

“我知道,所以才想去打掉他。再说,”夏晴天瞥了他一眼,不怕死的说,“我也不想生下你的孩子。”

叶以深的表情有刹那的僵硬,“夏晴天,你说这话是在找死。”

“那你杀了我吧。”夏晴天摊手。

“哼,杀了你我玩什么?你就是我的小白鼠,要慢慢玩才有趣。”叶以深笑着说完,油门一踩,车子离地而去。

他曾经说过,他的孩子只能由那个女人来生。虽然她背叛了自己,但这个念头却从未停止过。

车速异常的快,带着叶以深的怒火,夏晴天觉得他在发疯,还不想陪着他死,默默的系上安全带,握紧了车门上方的把手。

终于到了别墅,夏晴天头晕目眩,一下车就吐了,叶以深才不管这些,拉着她往游泳池的方向走。

王管家心道不好,这才太平了两天,怎么又闹上了。怕出什么意外,他赶紧跟了上去。

到了泳池边,叶以深将她扔下,冷漠的说,“既然你的空闲时间这么多,这个游泳池就交给你了,是什么时侯清理干净了什么时侯再吃饭睡觉。”

天气渐凉,这个占地两百多平的露天游泳池已经不用了,但里面的水还没有排,平时换一次水清理一次都是四五个人来干,现在她一个人?

“还有,要把水排完之后,把泳池的角角落落都要擦洗干净,有一点灰尘,你就回去和后院那个畜牲继续待着吧。”

叶以深的最后一句话成功的让夏晴天打了个冷颤,让她承包别墅所有的活都可以,但是去关兽笼……

光是想想她都浑身发冷。

“是,我知道了。”夏晴天垂着眸回答他。

“哼!”叶以深冷哼一声甩袖离开,夏晴天,我就不信治不了你的毛病。

等他离开,夏晴天望着湛蓝冷凉的池水,抱怨道,“平时也就一个人游泳,把泳池修这么大,显摆你钱多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