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发现疑点,没有怀孕/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么大的泳池从哪里清理啊。

夏晴天对此完全不懂,而且她的脚已经肿的厉害。

王管家看她束手无策,走过来指点她,“少夫人,你先把水放了,水闸在那边的小房子,然后在用水管把泳池冲刷干净就可以了。”

“谢谢王叔,我正不知道该怎么办呢。”夏晴天拖着受伤的右腿走向不远处的小房子,王管家看着她一瘸一拐的背影,无奈的遥遥头离开了。

夏晴天推开小房间的门,里面堆着清理游泳池的各种工具,墙上有两个闸,一个是放水的,一个是排水的。

“找到了,”夏晴天欣喜的说,上前几步去拉排水的闸,还没有碰到,脚下被水管勾住,没有站稳,直接摔倒在地上,不巧的是,她的手在慌乱之中碰到了桌子上的杂物,一个铁质水壶砸下来,刚好砸在她的脑袋上……

眼前一黑,夏晴天晕了过去。

半个小时后,叶以深端着一杯清茶站在窗口,想好好欣赏一下某人的丑态,可是目光搜索了一圈,居然没有看到她的身影,而且泳池里的水一点也没有减少。

好啊夏晴天,胆子大了,敢违抗我的命令了。

“王管家,去看看夏晴天到底在干什么?”叶以深打电话给王管家,语气很不爽。

几分钟后,王管家气喘吁吁的跑上来,“少爷。少夫人晕倒了。”

“死了吗?”叶以深面无表情的问。

王管家懵了一下,“这个倒没有,就是她好像去开排水闸门的时侯,摔到了,也不知怎么就晕过去了。”

叶以深放下茶杯,“我倒要看看是怎么个晕法。”

主仆二人来到小木屋,叶以深看到昏过去女人,对王管家说,“打盆水过来。”

“啊?少爷,你要水干什么?”

“王叔,你的话越来越多了。”

王管家擦擦额头的冷汗,不敢再问。转身去端了盆凉水过来。

“泼她。”叶以深双手放在裤兜,一派上位者的气势。

“啊?”王管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天……水很冷的。

“我说,泼她。”叶以深瞥了眼他。

王管家不敢迟疑,照着夏晴天的脸将一盆的水“哗”的泼了过去。

夏晴天被冷水一激,从昏迷中清醒,水呛进她的鼻腔,剧烈的咳嗽起来。

“咳咳咳……”

叶以深冷笑,“夏晴天,不要用这种小把戏逃避惩罚,否则我下次可没有这么好说话。”

夏晴天咳的心肝肺都疼了,缓口气说。“我没有逃避,是真的被砸晕了。”

“我没有时间听你闲扯,你有空在这里解释,还不如现在去干活。”

“是。”夏晴天浑身湿透的从地上爬起来,拉下排水闸门。

王管家有些后悔,早知道少爷要水是这个用途,他就少弄点……也不至于夏晴天如此狼狈。

坐在泳池边看着里面的水缓慢的下降,夏晴天冷的瑟瑟发抖,好想回去换件衣服,但一想到等会冲洗泳池还是要弄湿,一咬牙忍忍算了。

过了会儿,夏晴天发现泳池水的下降速度好像慢了很多,基本上都不怎么动了。

这是怎么了?排水口堵了?

夏晴天起身在诺大泳池转了一圈,找到了泳池的两个排水口,倒霉是,其中一个排水口被一个白色塑料袋塞住了,不知是风从哪里刮过来的。

天呐,今天实在是太倒霉了,老天爷是嫌她还不够惨吗?

一个排水口太慢了,找这个速度,光是把水排完就天黑了。

可是她不会游泳,此时水池里的水至少还有一米六的样子,自己这身高下去,刚好淹过嘴巴和鼻子。

怎么办呢?

灵光一闪。夏晴天突然想起刚才的小木屋,那个里面应该有能用的东西。回去一找,果然在墙角找到一个竖着的竹竿,差不多有两米长。

看到排水口被堵不一次两次的事情了。

搞不懂,叶以深这么有钱,为什么不修一个室内泳池呢?

扛着竹竿来到泳池边,弯腰去挑塑料袋,可是水的压力太大,排水口又有吸力,夏晴天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把塑料袋挑开。

“嘿,这么难弄……我还就不信把你弄不上来了……”夏晴天一边念叨一边低头专注的挑塑料袋。

每次有了一点点希望,水的冲击力就把塑料袋又冲回去,夏晴天想了想,为什么自己要这么蠢劲直挑它,把它拨到旁边然后自己用竹竿按着就可以了。

按照这个思路,塑料袋很快被挪到旁边,水声“哗哗”作响。

“还搞不定你了。”夏晴天直起腰,准备坐在泳池边等水排完,可刚一抬头,低血压低血糖带来的眩晕感席卷而来,眼前一片袭黑,整个人也失去了平衡,接着她“噗通”头朝下栽进了泳池中。

落水的前一秒,夏晴天悲催的想,完蛋,不会游泳啊。

寒冷的池水灌满五官,夏晴天惊慌失措,黑暗中她的脚似乎永远找不到池底,好不容易脑袋挣扎出水面,她艰难的喊道,“救命……”

可是第二声救命很快淹没在水里。

她小时候溺过水,一直记得那种痛苦又恐怖的感觉,所以才一直没有学习游泳,此时,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又回来了。

站在上面,并不觉得泳池很深,可是坠落其中,夏晴天觉得这个泳池有十多米深,她的脚一直找不到支点……

“救命——救命——”夏晴天又喊了两声。

可是声音太微弱,没有人听到她的声音,就连扑腾的水声也被“呜呜”的风声遮盖。

胸腔里的空气越来越少,求生欲让她拼命的向上挣扎,可脚下仿佛有一双手在把她往下拽,她越是想活命,那双手就越用力。

那是死亡之手。

可是她不想死,她还这么年轻,这么死了太不值得。

夏晴天的双手在挥舞,此时她多想能抓住什么东西。哪怕是一根稻草,可是她什么都抓不住,因此只能徒劳的任由自己的身体不断下沉……再下沉……

她几乎能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迅速的流失。

最后一点氧气用尽,夏晴天隔着海水看外面昏蒙蒙的天空,闭眼前的最后一秒在想,淹死在泳池里这种死法,实在是太丢人了。

王管家正在修剪花枝,突然感到一阵心慌意乱,这是怎么了?心跳为什么这么快?

该不会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现在这个时间,能出事的……夏晴天!

忙扔下手中的剪刀,王管家朝泳池的方向疾步走去,看到泳池里的一幕时。彻底慌了,忙朝别墅里大喊,“快来人啊!”

冰蓝色的水面上,夏晴天仰面飘着,长长的头发像水藻一般飘散在水面,又因为她穿的是黑色衣服,配上她毫无血色的一张脸,远远看去,像是一个女水鬼。

“哎呦我的天,怎么会这样呢?快来人,救命啊!”王管家站在池边急得团团转,他如果会游泳就好了。

几个人听到呼救声从四面八方跑来。王管家忙说,“快快,把人救上来。”

“噗通,噗通”两个体壮的保镖跳下去,快速的向夏晴天游去。

楼上叶以深听到下面乱糟糟的声音,来到窗前看了眼,转身下楼。

这个女人又在搞什么鬼?让她清理泳池又不是让她去死。

心里这么想着,叶以深还是忍不住加快了脚步,来到泳池边的时侯,夏晴天已经被捞了上来。

“少爷,少爷……快叫医生吧,没有呼吸了。”王管家急的音色都变了。

叶以深挑眉,“没呼吸了?”

“对呀,我刚试过了。”

“做人工呼吸。”叶以深说完,看站在旁白的几个保镖面露难色,磨磨牙自己跪下开始抢救。

他虽然有时真的巴不得夏晴天死,可她真的死了,他又有些不舍,他把这种不舍定义为没有玩弄的对象了,而绝对不是普通的“不舍”。

抢救了好一会儿,夏晴天还是没有任何反应,这下叶以深是真的有些着急了。扭头对王管家说,“快去叫医生过来”。

“是。”王管家得了命令向别墅跑去。

他上了年纪,很久没有这么跑过了。

叶以深继续做着心肺复苏。心里下意识的默念着“不要死,不要死……”

时间是那么的漫长,每过一分钟叶以深却仿佛过了一个小时般,按压胸口,人工呼吸,不断的重复着这两个动作。

直到他的胳膊都困了,夏晴天还是死气沉沉。

也不知过了多久,叶以深心里的失望越来越重,渐渐的停下抢救。

叶以深愣愣的看着她毫无生机煞白的脸,木木的说,“你就那么想死吗?”

“少爷……医生快来了。”王管家安慰道。

叶以深惨淡的一笑,摇摇头说。“怕是来不及了。”

王管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不,不会的,夏晴天那么顽强的一个人。”

叶以深紧抿着唇,一阵秋风袭来,格外的冷。

弯腰将她抱起来向别墅走,叶以深的心情说不上来的沉重,她就这么死了?明明半个小时前,他还站在小木屋和她说话,告诉她不要耍小把戏。

这次,她倒是没有耍小把戏,而是玩了把大的,好了,把自己也玩进去了。

叶以深说不来自己痛苦还是悲伤,更多的似乎是麻木。

“少爷小心……”王管家在身后提醒,叶以深还是没有注意到经常上的台阶,脚下一拌,整个人向前扑去,手中的人儿没有抱紧,摔在了地上。

这么一摔,夏晴天胸腔的积水猛地呛出来,叶以深脸上一喜,赶紧将她扶起来拍着她的背,帮助她把积水全吐出来。

情况出现了转机,在场的人脸上都露出了笑意,叶以深冲王管家喊,“快问问医生走哪里了,让他快点。”

“是。”

等夏晴天吐完了,叶以深也顾不得她身上的污渍,抱着她向三楼走去。

此时,夏晴天还昏迷着,不过有了微弱的呼吸。

“上来个女仆。”叶以深走到二楼喊道,他要在医生来之前给她换了衣服。

到了卧室,叶以深快速的把她身上湿漉漉的衣服全都扒下来,用女仆递来的毛巾给她擦干,然后给她穿上衣服。

林医生一到叶家。王管家就拽着他往三楼走。

“这次是出什么事情了?”林医生焦急的问。

“少夫人不小心落水了,到现在还没有醒。”

“这么冷的天怎么会落水呢?真是胡闹。”

说着话两个人来到卧室,叶以深坐在床边脸上流露出有少担忧,见医生来了,让开位置。

林医生没有说客套话,上前简单的检查了一番,神色凝重的说,“先打120,她身体里的积水应该还没有排干净,大脑和五脏六腑缺氧严重的话,后果会很严重,我先给她扎几针吊着命。”

“好。好。”王管家转身出门打电话。

林医生从随身携带的医药箱里拿出银针,扎在夏晴天的几个重要穴位上。

叶以深突然想到什么,等林医生扎完针说,“你给她看看,肚子里的孩子能不能保住。”

“她怀孕了吗?”林医生诧异,一边给夏晴天探脉,一边担心的说,“现在能保住大人就不错,孩子怕是……”

话音未落,林医生的表情就变了,抬头怀疑的问,“你确定她怀孕了?”

“确定……是不是孩子没有了?”

“奇怪,”林医生小声嘀咕一句,又摸了下那只胳膊的脉搏,又说,“她的脉搏的确很虚弱,不过……没有怀孕的迹象啊。”

“什么?”叶以深震惊异常,“你说什么?”

“她没有怀孕,”林医生肯定的说。

“怎么可能?她明明已经怀孕两个月了,怎么会没有怀孕?是不是孩子没有了,所以摸不到脉象?”

林医生严肃的说,“就算是胎儿在肚子中停止了跳动,脉象只会不同,而不是没有脉。”

“可是……可是……”叶以深平时精明的大脑此时一片混乱。她怎么会没有怀孕?如果没有怀孕,她为什么会承认,还去医院做人流?

难道她偷偷去做了手术?不可能,自从医院回来,她就一直被关在家里,根本就没有这个时间去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医生看他如此坚定,只好说,“这样吧,等会儿到了医院,可以做一个全面检查,到时候一切就清楚了。”

叶以深坐在沙发上,觉得这件事太可笑了。如果夏晴天真的没有怀孕……那兽笼白关了,家务白干了,还有这次落水,差点搭上了性命……

站在门口的王管家听到林医生的话,也僵住了,不知道该喜还是忧。

一时间,房间一片静默。

救护车的声音由远及近,林医生拔了针,叶以深抱她下楼,心里五味杂陈。

一上救护车,护士就把氧气罩按在了她的脸上,叶以深和方毅坐上救护车,呼啸而去。

苏清雅刚从出租车下来,就看到一辆救护车从里面开出来,她眼皮一跳,谁受伤了?这个时间,叶以深在公司,而晴天早就回来了。

难道是她?

救护车从她旁边过去,苏清雅撒腿向别墅跑去,看到王管家还站在门口,忙问,“王叔,救护车上是谁?”

“是少夫人。”王管家眼中全是关心。

“真的是晴天?她怎么了?上午不是还好好的吗?”

“哎,”王管家叹口气。把夏晴天落水的事情简单说了下。

苏清雅一听这还了得,“去了哪家医院?我也要去。”

“要不,你还是在家里……”

苏清雅打断王管家的话,“不行,晴天受伤这么严重,我怎么能待在家里等消息,我会急疯的。”

王管家拦不住她,只好说,“好吧,我让车送你去,多一个人也好。”

“谢谢王叔。”

很快,苏清雅坐着叶家的车追着救护车向市人民医院赶去。

到了医院。在急诊室苏清雅见到了叶以深和方毅,“晴天呢?她怎么样了?”

“正在里面抢救。”叶以深轻声说。

苏清雅眼泪汪汪,“她怎么会落水?她不会游泳的。”

叶以深搂了下她的肩膀安慰道,“别担心,她会没事的。”

苏清雅顺势倒在叶以深怀中,“我刚在别墅门口看到救护车,双腿都吓软了。”

“好了好了,别着急,一定会没事的。”叶以深安慰她也安慰自己。

急症室的医生护士进进出出,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一个多小时后,一个医生走了出来,“夏晴天的家属?”

“是。”叶以深回答。

“人抢救过来了。不过她的大脑缺氧时间太长,有没有后遗症,还要等她醒了之后才能确定,去办住院手续吧。”医生递给他一张单子,叶以深顺手给了方毅。

“医生,她还有没有其他问题?”

“没有了,对了,她是不是经常不吃饭?”

医生的话让叶以深无言以对,医生接着说,“从化验结果来看,她身体的各项指标都很低,血糖。血压,还有各种维生素,这是属于严重营养不良,长时间下去,会造成厌食症的。”

“我知道了,以后会让她好好吃饭的,”叶以深顺口说了句,又问,“医生,她有没有怀孕?”

“没有。”医生斩钉截铁的说,“想要怀孕,就先把身体养好再说。身体这么虚弱,就算怀孕了也保不住……”

医生后面还说了什么,叶以深一句话也没有听进去,满脑子想的都是她没有怀孕!

旁边苏清雅的震惊不亚于叶以深,她大脑一片空白,呐呐的说,“怎么会没有怀孕?我明明看到……”

说到这,她猛地清醒过来,闭上了嘴巴。

“你看到什么?”叶以深疑惑的问。

苏清雅忙换了个话题说,“哦,那个……我想说,我们都看到她孕吐很严重。而且,她自己不是都承认了吗?”

“是啊,我也奇怪呢,”叶以深看护士把夏晴天推了出来,对她说,“先别管这些了,等她醒醒问问她就知道了。”

“嗯。”苏清雅暗地里喘口气,刚才差点就说漏嘴了。

不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明明看到了那个验孕棒,也看着她走进了医院要打掉孩子。

难道自己眼花了?

等把夏晴天安置在特级病房,叶以深望着她憔悴苍白的小脸,心中有些愧疚,毕竟她能躺在这里,都是因为自己。

“清雅,你先回去吧,我晚上留在医院。”

苏清雅愣了一下,他怎么突然对夏晴天的态度变了?难道就是因为她没有怀孕?

“还是我在这里吧,你一个大男人不方便,我照顾起来能方便点。”

“没关系,有护士在。”叶以深目光落在夏晴天身上,“而且她现在还没有醒,不知道晚上会不会出现突发状况,我在这里放心点。”

“那我也留下来。”

叶以深露出疲倦的笑容,“这里就剩了一张空床。你还是回去吧,明天来的时侯给她带几身换洗的衣服。”

“可是……”苏清雅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就是感觉叶以深对夏晴天的态度不一样了,她有种莫名的焦急。

“别可是了,听话,”叶以深对身后方毅说,“你送清雅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知道了少爷。”

苏清雅不敢再强留,看了眼夏晴天说,“那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嗯。”

病房很快安静下来,叶以深躺在另一张床上休憩。不由地想起前段时间的一件事情,现在想来有些奇怪。

那天他正在公司开会,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说,夏晴天怀孕了,现在准备在医院做人流,对方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因为这个消息太过爆炸性,他没有来得及问对方,就急匆匆去了医院,并且真的在医院见到夏晴天。

现在想想,当时是谁给他打的这个电话?对方怎么会知道自己和夏晴天的关系,而且还知道自己的手机号码?

这一切是不是太巧了?

想到此,叶以深掏出手机翻到那天的通话记录,回拨了过去,里面传来停机的声音。想了想,叶以深又打给了方毅,“我发给你一个手机号码,尽快查查持卡人是谁。”

“好的少爷。”

叶以深是个极度自负的人,他不会允许自己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