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异样,绝对是他搞的鬼/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以深总觉得这件事背后,好像还隐藏着自己不知道的秘密,所以他一定要把这件事情搞清楚。

一整天的折腾让叶以深疲惫不已,躺在床上没一会儿他就睡着了。至于夏晴天的点滴,有专门的护士随时来查看。

迷糊中,叶以深察觉到偶尔进出的脚步声,是前来换药的护士。

只是到了半夜时分,病房突然热闹了起来,叶以深醒来一看,只见夏晴天的窗前围了好几个医生护士。

他一个激灵翻身而起,“怎么了?”

其中一个护士转身神色有些不好,“患者发烧了。”

“发烧?这很严重吗?”叶以深心中一紧,浓黑的眉头紧皱在一起。

“现在说不来,医生正在抢救。”

叶以深看向病床上的夏晴天,先前苍白的脸此时通红一片,仿佛要把被子都点燃,呼吸沉重又急促,像是有人掐住了她的脖子。

医生紧盯着监视器上不断跳动的数字,催促旁边的护士,“B超还没有来吗?”

“来了来了……”门口快步走进来一个抱着简易B超机的年轻姑娘,几个护士赶紧给她让开路。

“快检查一下患者的腹部。”

“好。”

叶以深对医学一窍不通,但看医生和护士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就知道情况不妙,于是一颗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几个医生看着黑白图像低声讨论,叶以深看不懂只能在旁边干着急。

商量了好一阵,只见夏晴天的呼吸越来越急,主治医生终于开口说,“叶先生,手术吧,各项数据显示,患者肺部积水比较严重,必须抽出来。”

叶以深双手骤然紧握,沉声问。“手术风险大不大?”

医生很严谨的说,“每一台手术都有风险,我只能说,现在手术对患者来说是最好的治疗方案,而且这不是大手术,成功率比较高。”

叶以深望了眼夏晴天,沉凝片刻点头说,“好吧。”

主治医生得到他的同意,对其他医生和护士说,“立刻联系手术室,准备上手术。叶先生。等会我们会有一张手术通知单,你签一下。”

“明白,”叶以深顿了顿说,“请务必确保手术成功。”

“我们会尽力而为。”

说完,几个医生离开,留下几名护士做术前准备。

夏晴天被推出病房,一个医生拿来手术通知单,叶以深签下自己的名字,在患者关系那一栏犹豫了两秒,写上了两个字“夫妻”。

医生看到这两个字的时侯,眼底滑过惊讶。没想到这位鼎鼎大名的叶总,居然结婚了,而且还是隐婚。

他还以为这两人是男女朋友关系。

叶以深神色淡漠的把通知单给他,忽略他脸上的诧异,他心里也有些怪异,因为他从未承认过夏晴天是他的妻子,但是从法律层面上来讲,他们的确是“夫妻”。

这种重要时刻,只有他能左右她的生死,他如果不签名,夏晴天或许会死。此刻,他才感觉到这两个字背后的责任和义务。

手术室的灯亮着,叶以深心烦意乱,他从兜里掏出一包烟走到楼梯间,靠着墙角默默的抽烟。

深夜时分,外面黑幕沉沉,远处马路上的车辆极少,偶尔有一辆也是速度飞快,叶以深指尖的烟忽明忽暗。

他恨她吗?

当然恨,然而这种恨是夹杂着他对白依灵的仇恨,尤其是当他听说她怀孕了,这股恨意达到了极点。于是不管不顾的将她投入兽笼,让她吃尽苦头。

可现在,她没有怀孕,他也清楚的认识到,她不是白依灵。她不应该承受自己那么多的仇恨和怒意。

是自己做错了吗?

不知夏晴天此时的境遇,还是夜晚本就是人心神最薄弱的时侯,叶以深心底竟生出一点后悔。

或许当时他理智一点,拉她在医院做个检查,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而她也不用待在手术室,肚子被划开一刀。

都怪自己当时太冲动了。

一根接着一根,等烟盒里空空如也,叶以深才把空烟盒揉成一团扔进旁边的垃圾箱中。

他抽烟,但是却没有烟瘾,像这样一晚上抽完一包烟,只有在看到白依灵和别的男人上床那一晚才有过。

手术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了。

“手术很成功,患者转进ICU观察24小时。”医生神色疲倦的说。

“谢谢。”

叶以深下楼来到ICU,夏晴天身上插满了管子,只有旁白的数字显示着她还有生命。

一场变故让叶以深毫无睡意,换了消毒衣,他进入ICU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脸上的表情很淡漠,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黎明降临,外面的天空渐亮,红彤彤的太阳从东方升起,预示着今天是个大晴天。

苏清雅记挂着医院里的二人,一大早就收拾了夏晴天的几件衣服,带着王管家给叶以深准备的早餐,和方毅来到了医院。

一推开高等病房,两个人都愣住了,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慌张中又来到护士站,“护士,昨天晚上住进来的夏晴天呢?怎么不见了?”

护士指了指对面的ICU,“喏,在那里。”

苏清雅和方毅顺着护士的手指看过去,IUC的病床上躺着一个人,戴着氧气罩看不清面目,但病床边坐着的人却认识,正是叶以深。他似乎在椅子上坐了许久,给人一种老僧入定的错觉。

“护士,夏晴天昨晚怎么了?”苏清雅不解的问,她走的时侯,晴天还在病房啊。

“昨晚患者发烧了。肺部感染严重做了一台手术。”护士一边写着日记一边头也不抬的说。

“手术?”苏清雅惊讶,也就是说,昨晚在她睡大觉的时侯,夏晴天却在手术台上?

方毅显然也很诧异,“不管怎么样,先让少爷把饭吃了吧。”

在他心中,天大的事情,叶以深都排第一。

上前在厚厚的玻璃上敲了敲,叶以深闻声转过头,起身出了重症监护室。

“你们来了。”叶以深揉了揉眉心,眼底有淡淡的血丝。

苏清雅忙问。“晴天怎么样了?”

“昨晚做了手术,还没有醒。”叶以深声音很干涩。

“少爷,你昨晚一晚没有睡?”方毅担心的问。

“睡不着。”叶以深轻声说了三个字。

苏清雅心神一荡,压下眼底的震惊说,“以深,你吃了饭去休息会儿,我来替你吧。”

叶以深看了眼她手中的食盒摇头,“没胃口,也不饿,不吃了。”

“那就去昨晚的病房睡吧,晴天这里我看着。”

叶以深似乎有些不放心。“我还是等她醒来再睡吧。”

苏清雅听到此话心中愈发不是滋味,有种莫名的苦涩,“以深,晴天醒来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你这么熬着身体要垮的。”

方毅也在旁边劝道,“苏小姐说的对,少爷,你还是去休息吧。”

“那好吧,”叶以深终于点头,临走时对方毅说,“我昨天交待你的事情要尽快查清楚。”

“已经去查了。”

“嗯。”叶以深在ICU的透明玻璃处又站了几分钟,才抬脚向病房的方向走去。

苏清雅看着他的背影,发现有什么事情好像在昨夜悄悄改变了。若是往常,叶以深断然不会如此关心夏晴天,想想他把她扔进兽笼,扔进房间好几日不管不问就知道,现在却要执意等夏晴天醒来。

他是……对晴天的态度改变了吗?

这明明是件好事,有利于她脱身,可为什么自己心里这么复杂呢?仿佛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被抢了一般。

为什么会这样?

方毅看着叶以深上床睡觉,关了门来到ICU的外面,对苏清雅说,“今天麻烦你了。中午王管家会送饭过来。”

“晴天是我朋友,这是我应该做的。”

“那好,我先走了,我还有事要做。”

方毅离开后,苏清雅进入监护室,坐在刚才叶以深坐过的椅子上,望着没有一丝人气的好友,心里那点复杂渐渐消失。

这个时侯,晴天能醒来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这一等,直到当天下午。夏晴天才悠悠转醒。

她有些恍惚,竟然不知这是真实还是幻境。她不是在泳池里淹死了吗?

“晴天,晴天,你醒了?”

耳边传来苏清雅的呼唤声,夏晴天吃力的看过去,是好友惊喜的脸。

这么说……自己还活着?

没有丢脸的淹死在游泳池里?

好吧,这就够了。

叶以深正好来看她,听到苏清雅的声音,忙走进来问,“她醒了吗?”

“刚醒。”

夏晴天恍惚间又看到叶以深的一张脸,轻轻的闭上眼睛,她不想见到他。

“晴天,你怎么了?”苏清雅以为她又晕过去了,急忙唤道。

只有叶以深知道,她是不想看到他,她眼底的那抹厌恶掩饰不了。

哼!身体还没有好就如此讨厌他,看来她脑子还没有坏,这应该是个好现象吧。

叶以深拍了拍苏清雅的肩膀,“别喊了,让她再睡会,你去叫医生过来。”

“哦,好好。”

叶以深望着睫毛闪动的某人,似笑非笑的说,“醒了就不要强装了。”

夏晴天睁开眼睛瞪着他,虽然氧气罩遮着她的脸,看不清她的表情,但眼神却清楚的表达着自己的情绪,是愤怒。

叶以深大喇喇的坐在椅子上,淡漠的笑道,“夏晴天,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算起来我还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就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

夏晴天真想“呸”一声。要不是他,自己何至于跌入游泳池,还差点去见阎王爷?

叶以深似乎读懂了她心里的话,说,“我是让你去干活,又不是让你去找死,你自己跌进去关我什么事情?要不是我好心好意把你救上来,送到医院,你还真的就去见阎王爷了。你说,我是不是你的救命恩人?”

“哼!”夏晴天瓮声瓮气的哼了一声,以表达自己的不满。

叶以深看着她。心里的那口气终于松了,比起死气沉沉的躺在这里,他还是比较喜欢这样的夏晴天,至少好玩多了。

很快,苏清雅和医生走了进来,简单的检查之后,医生欣慰的说,“恢复的不错,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不过大脑是否有所损伤,还要等她再康复点。”

“不用检查大脑了,”叶以深声音清朗。

医生有些为难,“万一……”

“她的脑子没有坏,我刚才检查过了。”叶以深淡笑的说。

医生不懂他的意思,不过家属说了好着,这个家属还非同一般,那就等病人好了再观察观察。

医院的IUC很紧张,所以很快夏晴天就被转到了高等病房。

等夏晴天意识清醒后,第一个想到的是肚子里的孩子,她感觉肚皮有些疼,好像被划了一刀,那孩子呢?

叶以深坐在沙发上用笔记本处理公司的文件。苏清雅去上课,整个病房静悄悄的,夏晴天好想问他一句孩子还在不在。

可是张了张嘴,暂时说不出话来。

叶以深察觉到她的动静,抬头幽深的眸子看过来,问道,“哪里不舒服?”

夏晴天用目光示意吊瓶快完了,叶以深起身按下她头顶的通话系统,对护士说,“你好,药快完了。”

“好的。马上来。”

接着他又回到沙发上继续工作,夏晴天侧头看着他,总觉得这次醒来,叶以深怪怪的,对她的态度变了很多。如果是以前,他能在她住院的时侯过来看一两眼就不错了,这次却一直待着,还把工作带过来了。

夏晴天想,要么就是他脑子坏了,要么就是他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思来想去,她觉得奶第一种情况还是比较可能。

他如此自负的人,怎么可能觉得自己错了?

护士拿着药瓶进来换上,临走时偷偷看了眼工作的叶以深,小脸绯红的出去了,只是心里在狂喊,好帅啊好帅啊。

要是夏晴天听到她内心的声音,一定会送她两个字:肤浅。

傍晚,方毅送了晚饭过来,还有煮的软糯的米粥。

夏晴天醒了,看起来也没有傻,叶以深的胃口也好起来。坐在餐桌前好好吃了一顿。

方毅见他没有动米粥,小声的提醒他,“少爷,医生说少夫人可以吃点东西了,这是厨房做的。”

“我知道。”叶以深淡淡的说了句,方毅猜不透是什么意思,却也不敢多问。

等叶以深吃完了擦了嘴,他才端着温热的米粥来到病床前,夏晴天警惕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饿不饿?”叶以深慌不迭的说了这么一句,还搅动着手中的勺子。

夏晴天刚才闻着香味就饿了。更不要说他端着米粥走过来,只是……他想干什么?

“我看你也不是很饿嘛,那算了,倒了吧。”说着,作势要把一碗米粥全倒进旁边的垃圾桶中,夏晴天忙用手抓住他的衣襟,挣扎的说出了醒后的第一个字,“饿。”

叶以深眉梢挑了挑,“哟,你会说话啊,我以为你脑子进水。嗓子也坏了。”

夏晴天气呼呼的瞪着他,你才脑子进水!

天底下有这么虐待病人的吗?叶以深就是奇葩。

叶以深舀了勺米粥,喂到夏晴天的嘴边,“张嘴。”

夏晴天如被雷劈,这家伙脑子真的坏掉了,居然亲自喂自己吃饭?他真的是叶以深吗?她怎么觉得他被白帝附身了?

“怕我放毒?想要你死,我昨天不救你更直接,快点吃。”叶以深不耐烦的说。

夏晴天木木的张开嘴,吃下那勺米粥,只是心里的震撼太过强烈,她没有尝出米粥是什么味道。

方毅脸上的表情也很丰富多彩。回过神时觉得自己站在这里有点多余,悄悄的出了病房。

天呐,少爷这是怎么了?难道他想通了,准备放下过去重新开始了?

那简直不要太好了,这样的话,叶家就太平啦。

他就觉得这个夏晴天比那个白依灵好多了,至于这个苏清雅嘛,少爷从来没有说过要娶她,就算她是少爷的救命恩人,那又能怎么样?

这时,苏清雅提着打包的饭从楼道远处走来。和方毅打了个招呼,刚要进去却被方毅拦住,“苏小姐,你等会儿进去吧。”

“出什么事情了?”苏清雅讶然。

方毅指了指里面,“你自己看。”

苏清雅莫名其妙的扒在门口向里面看了一眼,可是这一眼,却让她浑身僵硬呆滞在原地。

叶以深身子微微向前倾,正仔细的一勺一勺给夏晴天喂饭,他的表情很淡,只是眉目间隐藏的那抹温柔,她却看的清清楚楚。

他……真的……喜欢上夏晴天了?

不可能!

苏清雅表情复杂。他不是讨厌夏晴天吗?怎么会一夜之间就变了态度呢?

而自己为什么要这么难受?明明这是好事不是吗?为什么自己心里却酸酸的,恨不得进去打翻他手中的那碗粥。

她早已习惯了他对夏晴天言辞令色,只对自己温柔浅笑,可如今,这份温柔却分给了夏晴天,让她控制不住的妒意横生。

为什么会这样?她明明喜欢的人是叶星悦啊,怎么看到叶以深对夏晴天如此,她会难受到这种地步呢?

难道……她放弃了叶星悦,喜欢上了叶以深?

想到这个可能,苏清雅靠在墙上,嘴角露出了惨笑,苏清雅,爱上叶以深有什么难?他除了有时心狠手辣点,是那么完美的一个人,他对自己又好,爱上他太简单了。

门外苏清雅思绪万千,却不知里面叶以深的想法很简单。

他纯碎是想起了曾经白依灵也生病了,赖在床上不吃药也不吃饭,他无奈只好哄着喂她,她才勉强吃一点。

至于眉宇间的那抹温柔,那是给白依灵的,而不是给夏晴天的。

一碗粥吃完。叶以深抽了张纸给她。

夏晴天已经回魂,一边擦嘴一边疑惑的盯着叶以深,害怕他又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来,让她难以招架。

苏清雅推门进来,脸上的表情收拾的很好,没有人看出她刚才在门外是如何纠结挣扎。

“晴天,你醒啦。”苏清雅欢喜的说。

夏晴天看她来也很高兴,伸手让她过来。

苏清雅却转身去看叶以深,看到餐桌上的食盒,假装意外的说,“以深。你都吃过了?我还担心你没有吃饭,专门去你平时最喜欢的那家饭店给你带了几个菜。”

叶以深在水池洗了手,脸上带着闲适的笑意,苏清雅很有眼色的抽了几张纸给他细心擦手。

叶以深没有动,任由她用纸巾拭去他手上的水珠,淡笑着说,“你以后不要这么麻烦了,一日三餐家里都会送来的,饭店的油太大,我吃几次就腻歪了。”

“那也好,家里阿姨做的饭菜很合口,我也挺喜欢吃的。”

夏晴天目光淡然的看着餐厅的两人,心里毫无波澜。她早就觉得……这两个人郎有情妾有意,最般配不过,可这个“郎”却非要拉着自己,真不懂他怎么想的。

苏清雅做这一切都是给夏晴天看的,她是想要夏晴天亲眼看看,她和叶以深是多么的适合,她最好自动退出。却不知夏晴天早已对叶以深死了心,根本不会吃醋。

等做完秀,苏清雅才来到病床前,笑容滟滟的说,“晴天,你能醒来真是太好了,昨天吓死我了。”

夏晴天清了清嗓子说,“我……没事。”

苏清雅握着她的手,心疼的说,“你要快点好起来啊。”

病美人点点头。

苏清雅是个很矛盾的人,在夏晴天落难时,她受良心的谴责一定要帮她,也希望叶以深能对夏晴天好点,可如今眼看一切乌云散去,她却见不得叶以深对晴天好。

夏晴天想起腹中的孩子,她难以开口问叶以深,却可以问苏清雅。

“清雅……我的孩子……”

苏清雅脸色一变,抬头看向叶以深,后者听到她的话也正好看过来。

夏晴天一看两人的表情,就知道事情不好,激动之下抓住苏清雅的手,“我的孩子……是不是不在了?”

苏清雅连忙安慰她,“你别激动,听我慢慢说,那个……晴天,其实你根本就没有怀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