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叶以深的好/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雅,你说什么呢?”夏晴天以为她开玩笑,自己也不由的笑了。

苏清雅知道她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却不得不说,“晴天,是真的。”

夏晴天看好友的表情如此认真,心中一紧,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握住她的手紧了几分,“清雅,你刚说什么?我没有怀孕?”

“是的。”

“不可能!”夏晴天断然说,情绪激动异常,“不可能,你骗我,是不是我的孩子没有了,所以你为了安慰我,才编出这个话来安慰我。”

“晴天,是真的。”

“不可能,不可能……”夏晴天摇着脑袋,“我明明用验孕棒测过的,我怀孕了呀,而且还经常恶心想吐……”

叶以深观察她的样子,看来她并没有说谎,而是她自己压根也不知道其实这是个误会。

“你若是不相信,可以叫医生来问问。”

叶以深的一句话点醒了混沌中的夏晴天,她连忙按下呼叫器对护士站说,“麻烦所让医生过来一下,我有要紧的事情。”

夏晴天说完整个人就呆住了,她可以接受孩子流产了,但却无法相信自己根本就没有怀孕,如果是真的,那自己这段时间遭受的一切算什么?

医生以为她出了什么状况,她可是叶以深的妻子,得罪不起,于是连奔带跑来到病房,“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夏晴天攥着被子,小心翼翼的问,“医生,我肚子里的孩子呢?”

医生懵住了。“你肚子没有孩子啊。”

夏晴天的心被猛的一击,“你的意思是,我没有怀孕?”

“我很确定的说,没有。”医生还以为什么重要问题,原来是这件小事,神情镇定了许多,“夏女士,你从送进医院我就是你的主治医生,刚开始就给你做了全身检查,你的确没有怀孕。”

“可是……我用测孕棒测过,是两道红线啊。”夏晴天对此充满疑惑。

“那你有没有做过B超?”

“没有。”

医生笑了,“我们医学上认为,要确定一个人是否有妊娠情况。最重要的就是看B超,有时侯用测孕棒或者验血都不准确。”

夏晴天怔住,“那我为什么会测出两道红线?”

“你的身体比较虚弱,而且胃病比较严重,身体雌性激素在某段时间突然上涨,就会出现这种情况,随着身体的康复,这种情况会渐渐消失,比如说呕吐,这个也会消失。”

夏晴天彻底无言,难怪……她感觉这段时间不恶心了,也不想吐了。

她就说,自己经受了这么残酷的折磨。孩子居然还能保住,她天真的以为,自己的孩子很顽强,没想到……自己根本就没有孩子!

“我的建议是,你的身体还很虚弱,要好好调养一段时间,等身体各项指标都正常了再怀孕……”

叶以深打断医生的话,“谢谢医生,这里没事儿了。”

“哦,那好,有什么事尽管找我。”医生转身出了病房。

夏晴天还愣愣的半躺着,眼镜直直的望着煞白的天花板,似乎还在消化这个消息。

没有怀孕,没有怀孕……

这件事简直太可笑了,那自己这段时间到底是在为什么承受?

此刻,她真的不知是该幸运还是失落,只觉得,自己刚培养起来的一点母爱的情绪被中途打散了,这让她有些难以接受。

苏清雅见她神色不对,轻声安慰,“晴天,不要多想了。”

“清雅,谢谢你来看我,我想一个人待会儿。”夏晴天望着天花板说。

“好吧,那我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

叶以深和苏清雅来到病房门口。她不舍的拉住他的手指说,“要不然我晚上在这里陪晴天吧,你昨晚都熬了一晚上了,今天也没有怎么睡。”

“没关系,你明天还有课,熬夜对女孩子不好。”叶以深困倦的说,“好了,回去吧。”

苏清雅还是有些不愿意,自从刚才认识到自己的心意,她就有些患得患失了,生怕叶以深对夏晴天有了真情。

叶以深有些累,捏捏她的手指问旁边目不斜视的方毅,“我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找到那个男人了,他说当时有个女人给了他一百块钱,让她打得那个电话。”

“什么女人?”

“他不认识,也记不清楚了。”

“我知道了,你送清雅回去吧。”

听着两人的对话,苏清雅开始心慌,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找到了那天给打电话通风报信的人。

可是他找这个人干什么?

苏清雅有些想不通,在车上试探着问方毅,“方毅啊,以深让你找什么人?没准我可以帮上忙。”

“多谢苏小姐,不用了。我们自己能搞定。”

“哦……”苏清雅转头看着外面的华灯初上,心里生出一点点后悔,如果当初光明正大的告诉叶以深这件事,也不至于出现这种麻烦。

万一查到她身上,到时自己该如何辩解?

病房很安静,叶以深知道夏晴天心情不好,也懒得去打扰她,抱着电脑在沙发上处理工作。

两个人,一人想事情,一人工作,倒也相安无事。

良久,夏晴天幽幽的叹口气,罢了罢了,总得来说,是自己搞错了,这才导致了后面发生的这一切。

叶以深听到她的叹息声,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开口说,“夏晴天,你应该庆幸自己没有怀孕。”

夏晴天哑着嗓子说,“是应该庆幸,我就是觉得有些不值,我受了你那么多的折磨,却是白承受了。”

叶以深头也不抬的说,“那只能怪你蠢了。”

夏晴天想起一件事,皱着眉问,“不过我很好奇,这件事我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你是怎么知道的?”

叶以深终于从电脑中抬头。语气凉凉的说,“夏晴天,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你不会派人监视了吧。”夏晴天突然想到这种可能。

叶以深不屑的笑了,“就你?还不至于浪费我的人力财力,你想多了。”

“那你到底知道的?”

叶以深据实以告,“有人打电话告诉我的,我也找到这个人了,他说是你去医院做人流那天,有个女的让他给我打的电话。”

“女的?”夏晴天更加疑惑,这件事她非常的谨慎小心,买测孕棒还专门坐了好几站路,就是怕遇到熟人。难道还是被熟人看到了?

“你知道是谁吗?”叶以深问。

夏晴天摇头,“不知道,猜不到,我没有告诉任何人,连清雅都没有说。”

叶以深没有听到想要的答案,继续埋头工作。

就这么迷迷糊糊在床上躺着,临睡前,夏晴天有些憋尿,这么晚了又不好意思叫护士,想着伤口不是很严重,想自己活动活动,便揭开被子下床。

“你干什么?”叶以深横过来一眼。

夏晴天忍着疼,双腿在床下找鞋。“我想上厕所。”

叶以深看着她白嫩的一双脚在地上摸瞎,把脱鞋越踢越里面,无奈的将电脑放到一边,过来用脚把脱鞋踢出来。

夏晴天下意识的说了声“谢谢”,穿上脱鞋撑着床沿起来,一步一步挪向厕所。伤口扯着有点疼,崴脚的脚踝还没有好,但是她只能硬撑。

突然,胳膊被人从伸手搀扶住,是叶以深。

“我自己能走。”夏晴天嘴硬到。

叶以深不耐烦的说,“废话怎么这么多?我是怕你摔倒了,又要多住几天医院,花的还不是我们叶家的钱?”

夏晴天暗地里翻了个白眼,就知道他没有这么好心,“那你放心,我不会摔倒的。我还想尽快去学校呢。”

“这样最好。”

不再说话,叶以深扶着她一点点走到厕所门口,忽然来了兴致打趣她,“要不要我进去帮你啊。”

夏晴天的脸瞬间就红了,抬头瞪他,“我的双手还没有废。”

“你装什么羞涩,该看的我早就看光了,而且,”叶以深睨笑的眼睛上上下下看了她一眼,冷笑道,“我对你这种女鬼样。一点兴趣都没有。”

“这样最好。”夏晴天用他的话回敬道,然后推开厕所门进去了。

叶以深发现,这女人的身体虽然很虚弱,但是战斗力却提升了许多,正好,给他解闷用。

上完厕所,夏晴天洗了手望着镜子中的女人,脸颊陷下去一截,颧骨高高的凸出,眼眶也很深,显得眼睛更大。

夏晴天被自己吓了一跳,果真如叶以深所说,自己和女鬼差不了多少了。

她才21岁了。应该是充满胶原蛋白的年纪,怎么变成了这幅鬼样子?韩晓看到这样的她,怕是要和她毁约了。

不行不行,她一定要尽快吃胖,变回那个充满能量和活力的夏晴天。

“咚咚咚——”玻璃门被敲响,接着传来叶以深懒洋洋的声音,“喂,我说你该不会想不开想要自杀吧。”

夏晴天拉开门,忿忿的说,“我才没有那么傻,我死了你多开心啊,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你说的对,你死了我怎么玩啊。”

夏晴天差点飙出“玩你妹”,话到嘴边变成了一句冷哼,然后扶着墙一步步走向病床。

她现在太弱了,没有必要和他掐架,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快点恢复健康。

第二天,叶以深看她恢复的不错,拾掇拾掇去公司上班了,对他来说,夏晴天还比不上自己的宝贵时间。这不仅让夏晴天轻松了许多,也让苏清雅松口气。

这天下午,苏清雅放学来医院看她,夏晴天正在病房里活动,她拿了一个苹果削起来,“晴天,医生有没有说你什么时侯可以出院?”

“后天,伤口愈合的比较快,回家养着就可以了,”夏晴天慢慢的走着,好看的眉毛紧皱在一起,“我觉得我今天就可以出院,可医生不同意。”

“那你就听医生的。”苏清雅眼底闪过一道光,看似随意的说,“今天晚上还是以深留在医院吗?”

“应该吧。”这几天一直是他在医院。

苏清雅削苹果的动作动作停了两秒,笑着说,“晚上我在这里陪你吧,我们好久没有一起睡了。”

“好啊。”夏晴天惊喜的说,“我也不喜欢他在这里。正好我们姐妹说说悄悄话。”

“那就这么说定了,等会儿他来了,你和他说。”

“没问题。”

苏清雅把削好的苹果递给她,眼底带着莫名的光,她这几天在别墅,一想到叶以深和夏晴天单独待在一起,心里就难受的紧,如果这样,那她宁愿留在医院,把两人拆开。

晚上六点多的时侯,叶以深回来了,看到苏清雅笑了笑,把西装脱下来扔在沙发上。一派清贵的模样,“你什么时侯来的?”

“下课就来了。”苏清雅看他的眼中带了一丝丝柔情。

夏晴天坐在床边,等他看过来才说,“那个……这几天你太累了,还是回去睡吧,今晚让清雅留在这里,她明天上午没有课。”

叶以深的眼神在她身上停都没有停,直接看向苏清雅,“这里环境没有家里好。”

“没事儿,既然晴天想我了,我就陪她一晚上。”苏清雅笑的云淡风轻。

她的一句话,把所有问题都推向了夏晴天,不过后者这几天有点傻,没有听出来。

叶以深顺势从沙发上捞起西装,没有理会夏晴天,而是和苏清雅告别,“那你晚上早点睡,有事给我打电话。”

苏清雅笑吟吟的点点头,“嗯,我会的。”

夏晴天坐在床边有些许的郁闷,怎么搞得她跟个灯泡一样,是不是应该躲一下,让这两人依依道别。

叶以深亲昵的捏了下苏清雅的小脸,抬脚出了病房,由始至终,没有和夏晴天说一句话。

对此。苏清雅心里乐开了花,脸上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好意思,等叶以深一走,就高兴的说,“好啦,我们今晚可以说说悄悄话了。”

“嗯。”夏晴天点点头,她身体生病了脑子却没有病,看苏清雅的神情……她该不会喜欢上叶以深了吧。

吃了晚上,两人睡在床上,隔着一个走廊聊天。

“清雅,我问你一件事,你可别瞒我。”夏晴天决定问个清楚。

苏清雅的眼皮跳了两下,“什么事情啊。这么严肃的。”

“你上次说和叶以深只是朋友,那现在呢?”

苏清雅两只手揪在一起,翻了个身仰面朝天,沉默良久才说,“晴天,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夏晴天叹口气说,“说实话,我现在对叶以深没有一点感情,如果有,那也是深深的恨意。”

“那你为什么不离婚?”苏清雅脱口而出。

“你以为是我不想离婚吗?”夏晴天苦笑,“起初我是为了夏家不能离,现在……就算我想离婚,也要看叶以深的意思。”

苏清雅愣住,是啊,如果叶以深不想离婚,那夏晴天根本离不掉。

“我想不通,既然你们之间没有任何感情,为什么他不和你离婚呢?”

“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我也不知道他要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干什么。”夏晴天很无奈,难道就是为了折磨摧残她,那叶以深未免太变态了。

不过这样也好,给她去书房留下了时间。

见苏清雅沉默着不说话,夏晴天又提起刚开始的话题,“清雅,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早就对叶以深死心了,如果你喜欢上他,我不会怪你的,只是要提醒你,叶以深的本性非常的残暴,你从我的事情上应该能看的出来,所以你要考虑清楚。”

苏清雅没想到她会说的这么直接,也没有想到她对叶以深是如此态度,如此,那只要自己牢牢绑住叶以深,让他彻底厌恶了夏晴天,那自己就成功了。

想了想,苏清雅说。“晴天,谢谢你善意的提醒,我会好好考虑的。”

“这么说,你真的喜欢上叶以深了?”夏晴天从她的话中听出这个意思。

“我……我也不知道,”苏清雅默了几秒钟说,“我们一起长大,你应该知道,我一直忙于打工赚钱,身边很少有追求者。突然叶以深对我这么好,他的条件又这么好,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王子降临,说不动心是假的,可他是你的丈夫。我不能做那种事情,所以……”

“我理解你的心情,清雅,我不怪你,真的。”夏晴天真诚的说。

“那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吗?”苏清雅突然问。

夏晴天愣住,掩饰的笑笑,“没有,你那么了解我,如果有你是第一个知道的。”

白帝的事情,她不能告诉任何人,因为在叶家只有她见过他,纵使自己说了,清雅也会觉得自己是在编造谎言。

“也对。”

两个人把话都说开了。心情都舒畅了许多,只是夏晴天不知道的是,苏清雅正在考虑着要让叶以深如何更加彻底的放弃夏晴天,还有,她要尽快解决自己的身份问题,这样才能万无一失,让这个秘密永远沉睡。

之后医院的两天,叶以深再未露过一面,哪怕是出院,也是方毅来接。

夏晴天猜不懂这个人是怎么想的,也不想去猜。

再次回到叶家,夏晴天恍若隔世,王管家很高兴。“少夫人,你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这几天多谢王叔送来的饭,身体好了很多。”夏晴天客气的说。

在这个家,除了苏清雅,对她最好的就是王叔了。

“这都是应该的,你快点上楼休息,午饭还得一会儿。”

夏晴天在医院睡得腰都快软了,实在不想再躺着,于是说,“医生说要多活动,伤口长的快,今天天气好,我去花园转转。”

“那也好。您慢点,别摔倒了。”

“王叔,我有不是小孩子了。”夏晴天笑着说了句,慢步走向花园。

好几日不在,也不知能不能碰到他。

正这么想着,夏晴天远远就看见花丛里站在一个挺拔的身影,穿着暗灰色的大衣,低头不知在干什么。

夏晴天心中一喜,加快脚步走过去,那人听到脚步声,抬头看向她,眼中带了抹温柔。

“你出院了,身体怎么样?”白帝迎上来,将她抱在怀中。

夏晴天靠在他温暖的胸膛,呼吸间都是他身上阳光的味道,整个人也温暖起来,“我没事,你别担心。”

白帝轻柔的扶着她的长发,“我怎么会不担心?那天我听说你落水,急得差点跑出去找你,是夜帝拉着我不让我去,我真怕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命硬,小时候死不了,现在更加死不了。”夏晴天开玩笑的说。

“傻瓜,说什么死不死,我们都要好好活着才对。”白帝松开她。用手指勾勒着她脸庞的轮廓,心疼的说,“瘦了好多。”

“我多吃点,会胖回来的。”夏晴天像个孩子般笑嘻嘻的说。

“嗯,要快点胖回来,你脸圆一点更好看。”

“你在这里干什么呢?”夏晴天低头去看,素描纸上是用各色花瓣勾出的人影,约摸看出来是个少女。

白帝浅笑道,“我闲来无事,想用花画出你的样子,正好你来了,去坐到那边。”

“用花也能作画?”夏晴天惊讶之极。

“试一试嘛。画好了,你拿回去风干。”

夏晴天坐在对面长椅上。还爱美的捋了捋头发。

秋日的阳光正好,有轻风吹过,空气中全是花的香味。夏晴天望着面容俊朗的男子,一颗破碎的心渐渐复苏。

虽然长着同一张脸,但是夏晴天从不会把他和叶以深看错,因为他永远是这么温柔,而叶以深眼中永远只有冰冷。

也不知坐了多久,远处突然传来汽车的声音,夏晴天一惊,应该是叶以深回来了,她还没有开口,白帝就说,“这幅画还没有作完,等下次作好了再送给你。”

“你知道是他回来了?”

“我能感受到他的气息,”白帝轻轻的拿着画,低头在她唇上轻吻了一下,柔声说,“多吃饭好好休息。”

“嗯,我知道。”夏晴天脸上带了抹绯红。

“我先走了。”说完白帝快步没入了怒放的各种秋菊中,很快不见了踪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