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她穿婚纱的样子太迷人/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晴天回到别墅,正是叶以深回来了。

她有些好奇,他今天不是要上班吗?怎么现在回来了?

难道是有什么事儿?

夏晴天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叶以深冷眼淡撇了她一下,对迎上了的王管家说,“去库房找幅上好的字画,今晚赵总过寿,我要去。”

“好的,少爷。”

王管家点头,立即离开,叶以深目光才看向旁边养得有几分姿色的夏晴天说,“下午会有专门送礼服的人过来,你晚上陪我一同去。”

“我也要去?”夏晴天愣住,受宠若惊。

“你不愿意?”叶以深眯了眯眼,双眸幽深,带着寒意和不悦,似乎很不愿意听到她这个答案。

夏晴天立即打个激灵,咬了咬唇,犹犹豫豫的说,“我这身体去合适吗?你就不怕我晕倒了?或者……”

叶以深冷笑一声,眼中露出威胁的光,“你就算是想晕倒,也要等到晚宴结束,否则有你好看,自己掂量点。”

“好吧……我知道了。”夏晴天喏喏的说,有些郁闷。

她的确不想去,自己没有见过这种大场合,万一出现了什么纰漏,岂不是给叶以深丢人?丢人不要紧,关键是他会找自己麻烦。

这个男人太讨厌,她不想跟他待在一块儿。

吩咐完这些,叶以深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两秒,钻进车里呼啸离开。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自从那天在医院的被她赶走,他心里就压着一股怒火,就连今天她出院也不去。

总之就是很不爽!

刚才准备去市政府开一个重要会议,脑子不知怎么抽了,让方毅掉头回家。就是想看看她如何悲秋伤怀,没想到她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

他不开心,为什么要让她开心?可恶的女人!

王管家拿着幅字画从库房出来,见夏晴天一个人茫然的站着,急忙问,“少爷呢?走了吗?”

“已经走了。”夏晴天撇了撇嘴。

王管家愣了愣,“怎么都不吃了午饭再走啊?”

“他是个大忙人啊!”

王管家无奈的摇头,“再忙也要吃饭啊。”

夏晴天想到什么,连忙问他,“王叔,少爷刚才说的赵总是谁啊?很厉害吗?”

王管家神色一凛,很尊敬的说。“这个赵总那可不是一般人,生意做的很大,人脉好,年轻的时侯和咱们家过世的老爷关系密切,就算是咱少爷性子如此张扬,见了他也要恭敬的喊一声赵叔叔,所以他的寿诞少爷才会去,要是别人少爷怎么会放在眼里。”

原来是叶以深尊敬的人……

夏晴天了然的点了点头,不过王叔这算是终于公正的说了句叶以深的话,性子张扬。

嘁,何止是张扬,他根本就是嚣张好吗?

可恶的男人!

“不过……”王管家顿了顿后。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夏晴天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王管家连忙笑呵呵的掩饰过去,“少夫人,我挑了一幅徐悲鸿的骏马图,你看看怎么样?要不要换一幅?”

“啊?”夏晴天愣了愣,连忙推辞,“不用不用,王叔,我对这些不懂,看了也是白瞎,就这样吧,不用换了。”

“哦,那我就不打开了,这种画啊,打开一次就损伤一次。”

……

中午吃了饭,夏晴天去房间困了一觉,起来时高级礼服店的店长带着两个员工已经到了,除此之外,还有几个造型师和发型师。

看到二楼诺大的会客室乌泱泱的一大波人,夏晴天的头开始晕了,我的天,这阵仗也太大了点。

“少夫人,我来给你介绍一下,”王管家一一介绍完后之后,笑着对几个人说。“各位,我们少夫人就交给你们了。”

少夫人?王管家的称呼让众人都是一惊,态度也恭敬了许多。

以为只是叶以深的某位女伴,却没想到是正宫。

可是没有听说叶以深结婚了呀,他合适娶了位如此娇嫩的美女藏在家中。

聪明的女店长微笑的说,“请您放心,我们一定让叶夫人成为今晚最瞩目的佳人。”

夏晴天脑袋又疼了,她一点都不想瞩目,只想平平凡凡待着一个角落,平安的渡过今晚。

“叶夫人,我们先看看礼服吧,我们带来了四套。”

说完,礼服店的人将四个大盒子一一在桌上打开,精美的华服映入眼帘,夏晴天只是窥得一角就暗暗赞叹一声。

漂亮衣服是每个女人的最爱,饶是夏晴天也难以抵挡其魅力。

员工将第一件提起来,纯白色的纱裙顺势展开,层层叠叠的纱裙上点缀着一颗颗珍珠,华光流彩,煞是好看,不过,这未免太像婚纱了吧!

“要不然叶夫人试一下,衣服要穿上才能看的出来。”店长热情的说。

夏晴天干巴巴的笑笑,“这样吧,我刚睡起来,蓬头垢面的让你们见笑了,你们先在这喝杯咖啡,我上楼洗漱一下。”

“可以可以。”众人附和道。

夏晴天颇有些狼狈的离开,半路吩咐王管家给客人上点心咖啡和水果,赶紧逃进房间洗澡。

她在医院待了这么多天,身上有伤不能洗澡,又碍于叶以深在,连简单的擦洗也不行,原本想着今晚好好洗一洗,谁成想来了这么一出。

她可不敢就这么去试衣服,太丢人了。

在浴室好好洗了个澡,养了好几天,身上已经有了些肉,脸也没有那么憔悴了,吹干长长的黑发,夏晴天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

会客室,几个人谈笑风生,听到脚步声,抬头去看,只见一个长发披肩肌肤嫩白的美女向他们走来,几人呼吸停了一瞬,造型师对旁边的化妆师说,“看来我们的工作简单了很多。”

“是啊。这皮肤太好上妆了,而且……”

“让大家久等了,真不好意思。”夏晴天抱歉的笑道。

“哪里哪里。”众人客气道。

“那开始吧,”夏晴天刚洗完澡,脸红扑扑的,少女感十足。

礼服店店长立刻站起来,捧着第一件衣服说,“那我们一件件试吧。”

“嗯,也好啊!”

会客室旁边有一间休息室,夏晴天带着她们进去,换衣服根本不需要她动手,两个漂亮的小姑娘服侍的妥妥的。

“天呐。叶夫人,这件衣服穿在您身上,简直太棒了。”店长眼中全是惊艳,纵然她也阅女无数,但像夏晴天这样的衣服架子还很少见,大胸细腰翘屁股。

夏晴天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推开门出去。

一室皆静,几个人不由自主的站起来,眼睛都看直了。

白色的纱裙完美的勾勒出她曼妙的曲线,黑亮的乌发披散在腰间。肤光胜雪,剪水黑眸仿佛一汪潭水引诱着人不断沉溺,粉嫩的双唇如同春天最娇嫩的花瓣。明媚又清艳。

几双眼眸直勾勾的看着她,让佳人有些不知所措,脸颊愈发粉红,似乎只要她点头,就算是把天底下最珍贵的珠宝双手奉上也愿意。

这样美人儿,只适合藏在深闺,如此模样放出去,不知要让多少好男儿争得头破血流。

夏晴天有些不好意思,“那个,我觉得这件衣服……”

“这件衣服不合适,换!”一个清冷的声音从众人身后传来,打破了所有人的痴念,众人回头,叶以深不知何时站在了会客室的门口。

他隐藏着眼底刚才显露出的惊艳,脸色淡漠的走进来。

“叶先生好……叶先生好……”

叶以深漠然的冲大家点点头,一双深邃的眸子望着夏晴天,冷淡的说,“这件不合适,马上换一件。”

夏晴天刚才要说的就是这句话,太像婚纱了,而且长辈寿宴,穿白色总是怪怪的。

转身进了休息室换下一件,叶以深坐在沙发上,插进裤兜里的双手渐渐松开。手心全是冷汗。

他适才进来,刚好看到夏晴天推门而出,那一瞬间,他全身的血液全都冷却,她穿这件衣服,实在和白依灵太像太像,如同一个人。

曾几何时,他陪着她逛街,经过一家婚纱店时,她被橱窗里的一件精美婚纱吸引,笑着说我们以后结婚,我就要穿这件。

叶以深二话不说带着她进店试衣服。那件婚纱穿在她身上给他的震撼,不亚于刚才夏晴天给其他人的震撼。

这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相似的人?叶以深早已查过,两人从未有任何交集,根本不是姐妹,难道世上真的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正神游在外,休息室的门再次打开,叶以深听到旁边隐隐的吸气声。

她身上穿的是一件桃粉色的纱裙,大开大合的裙摆上暗印着大瓣大瓣的桃花,腰肢莹莹一握,衣摆上那朵怒放的粉色桃花被衬得愈发娇艳……

她脸上刚才的绯红还没有落下,又被这么些双眼眸看的更加娇红,眼眸涵水,波光流转,像极了落入凡间的桃花仙。

空气中没有风,众人却仿佛闻到了丝丝花香。

叶以深暗幽的眸子顿时变得有些炙热,一股欲望的火从脚底窜起,好想做点什么啊!

“这件,行不行啊?”夏晴天小心翼翼的问道。

叶以深一锤定音,“就这件了。你们先下去,我有点事情要和她说,等会儿再来化妆。”

“是。”

众人带着心惊匆匆离开会客室,王管家贴心的关上了门。

“什么事情?”夏晴天站在原地一头雾水。

“过来。”叶以深冷声说,却掩不住眼中的那抹炙热。

夏晴天看他眼神不对,心里一跳,转身就往后面的休息室跑,哪知叶以深腿长,很快便追上她,反身将她困在门和自己之间。

“你跑什么?”他邪气的狞笑起来。

火热的气息喷在夏晴天面庞,让她脚底发软。

“我……我没有跑啊……”夏晴天低眉,不敢直视他的眼眸。

“是吗?”叶以深低头在她发间轻嗅了下,邪笑道,“喷这么多香水,想去勾引谁?”

夏晴天猛地转头盯着他,“我没有喷香水,我连那个东西都没有。”

“哦?那我倒要亲自检验一下。”说完,叶以深直接吻上了她的唇。

久违碰触。滋味甜美,叶以深急切的无法控制!

“叶以深,你别碰我……”

夏晴天的唇好不容易被放过,却又被堵上。

叶以深轻哼,双手猛地将她抱起来,随后直接扔到床上。

不等她逃,就再次欺身而上。

“衣服,还要穿啊!”

夏晴天的话音还没有落,就听到裂锦的声音,上万元的高级礼服就在他手中这么毁了。

很长时间没有接触她,叶以深哪里能轻易放过她,于是看着她在粉色的桃花裙中盛开。纯洁又妖娆。

这个女人很美,太美,滋味也很好!

夏晴天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到最佳,自然承受不住,终于扛不住晕了过去。

叶以深最后一次完毕后,倒在她旁边,凝眉望着她,手指一点点挂着她的微汗的鼻尖,轻声说,“你如果是她该多好?依灵……依灵……”

王管家看着渐渐变暗的天色,开始急了,在造型师和发型师再一次幽怨的目光下,他鼓起勇气走向会客室。

里面静悄悄的,应该是完事了吧,一切解决了吧。

“咚咚咚——”是敲门声响起了。

“谁?”叶以深慵懒的声音传出来。

“少爷,是不是该准备了。”

叶以深看了眼还在熟睡的女人,淡声说,“你让他们准备。”

“好的。”王管家语气中带着欢喜。

叶以深起身穿好衣服,这才弯腰来推某人,“别睡了,醒醒。”

没有反应。

叶以深恶作剧般直接捏住她的鼻子,“起床了!”

夏晴天呼吸不到新鲜空气,很快被憋醒,睁开眼。气呼呼的瞪着他,“你干什么?”

“起床,去参加晚会。”

夏晴天双腿酸痛,翻了个身背对着他,赌气到,“我不去了。”

叶以深冷笑,俯身一口咬在她的耳垂上,“还想再来一次?”

“不要!”夏晴天吓得即刻清醒,快速起身,奈何双腿实在没有力气,又扑到在床上。

“夏晴天,你如果再这样。我会以为你在邀请我。”叶以深阴恻恻的笑道。

夏晴天怒道,“还不是你害得?”

叶以深长手一捞,将她从混乱的被子中拎起来,看着雪肌上的青紫,下腹又热起来,但现在时间不多了,否则……

把一件藕粉色的裙装扔给她,“快点穿上,时间不多了。”

夏晴天无可奈何,只好乖乖听话。

这件裙子相对保守,中袖,正好遮住她肩膀上的青紫,只是……

“你帮我拉一下拉链……”夏晴天小声说。

叶以深从窗前走过来,念叨了一句,“真是麻烦。”嘴上这么说,手却没有停,将她长长的头发轻拢到前面,一点点拉上后背的拉链,也将春光全都装进去。

穿好衣服,夏晴天出了房间,化妆师和造型师刚好走了进来,她有些促狭的笑笑。

大家都是成年人,自然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夏晴天觉得很是丢人。

“给你们一个小时的时间。”叶以深若无其事的出了会客室。

一个小时?

这是要命啊。

夏晴天很快被请到镜子前。化妆的化妆,弄头发的弄头发,可谓是争分夺秒。

好在夏晴天的底子好,只是淡妆就惊为天人。

这件藕粉色的裙装虽然不及那件桃花裙,却也非常的精致,配上淡雅的妆容,很有种清水出芙蓉的感觉。

叶以深再次出现的时侯,众人眼中露出亮光,夏晴天轻瞥了眼,心里冷哼,嘚瑟什么,空有一副好皮囊而已。

他没有过多的修饰。只是穿了身剪裁非常得体,价值高昂的西装,里面是一件白色衬衫,系了条银灰色的领带。

“好了吗?”他阔步走过来,眉目很淡,完全没有刚才在床上的狂热和狠烈。

“好了。”造型师最后把夏晴天肩上的丝巾取下。

夏晴天神色恹恹的站起来,却依旧挡不住她的绝色容颜,反而平添了一份慵懒之色,勾的人心痒痒的。

“走吧。”叶以深轻描淡写的看了眼她,示意她跟上,率先出了房间。

两人走到楼下,天色已黑。恰好碰上刚归来的苏清雅。

她先是看到叶以深,眼中全是欢喜,“以深,你这么早就回来了?”

“嗯,”叶以深脸上露出笑意。

苏清雅看他穿的如此正式,笑吟吟的问,“你晚上要出去……”

话说了一半,夏晴天也走了出来,苏清雅愣住,她没有见过这样的夏晴天,太过惊艳和高贵,并不像和她平时厮混的好友。

“清雅。你回来了。”夏晴天微笑着打招呼。

苏清雅回过神,看看叶以深,再看看夏晴天,不得不说,这两人站在一起的确非常的相配,让她忍不住妒忌。

“你们这是……”

叶以深淡声说,“有个叔父过生日,我们出去一趟。”

“哦。”苏清雅眼底有失落滑过,夏晴天是他的妻子,他们一同前去无可争议,可是……夏晴天明明说过,她不喜欢叶以深。为什么还要陪着去?

这时,王管家走过来,“少爷,礼物是徐悲鸿的骏马图,给您放到后备箱了,您和少夫人出发吧。”

“知道了,走吧。”

夏晴天心里有些别扭,想起那晚她和苏清雅谈的事情,觉得有些对不起她,可是她又不能违背叶以深的意愿,只好抱歉冲她笑了笑,跟上叶以深的脚步。

目送着宾利车离去。苏清雅的一颗心彻底被嫉妒的火焰燃烧,夏晴天这个虚伪的家伙,一边说着她不爱叶以深,不在乎所有荣华富贵,一边却享受着叶太太这个身份带来的所有荣誉。

既然她不想去,可以有一万个借口拒绝叶以深,但她还是去了……

夏晴天,我一定要把叶以深夺过来,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人应该是我!

车子在昏暗的灯光下穿梭,夏晴天淡漠的望着飞快倒退的灯火,脑海中是刚才苏清雅的目光。

她看出来了,清雅是在怪她。

可是她难以辩解。

半个多小时候,车子停在一幢别墅前,门口香车美女络绎不绝,门内灯火辉煌热闹非凡。

“等会少说话。”下车前,叶以深交待。

“知道了。”夏晴天求之不得,最好让她一句话都不说。

应侍前来开门,夏晴天从车里下来,绝美的容颜让周围的人安静了片刻,大家心里都在揣测,这位美女是谁的女伴时,叶以深从另一边下车了。

终于当即震惊,这位可不是谁想请就能请到的主啊。

叶以深走到夏晴天身边,低声说。“挽着我的胳膊。”

夏晴天在大家的瞩目下,浅笑着挽上他的左臂,跟着他向里面走去。

看到这么多人,夏晴天开始有些小小的胆怯,可不知为何,只要看到叶以深自信的脸庞,她心中的那点胆怯就消失了。

“哎呦,这不是叶大哥吗?你终于来了,老爷子等你很久了。”门口负责招待客人的年轻男子热情的说。

“有点事情耽搁了,好久不见了,你小子最近没闯祸吧。”叶以深开玩笑,看样子和这个青年很熟悉。

男子哈哈一笑。“叶大哥,星悦不在我和谁闯祸?都是他把我带坏的。”

叶以深表情没有一丝波动,笑着调侃道,“少给星悦找事,你们俩半斤对八两。”

“那是,我们可是铁哥们。”男子的目光在夏晴天身上停留了几秒,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却没有多问,只说,“你快进去吧,老爷子刚才还念叨你呢。”

“那行,有空喝几杯。”

“好嘞。”

叶以深带着夏晴天继续前进,突然侧脸说,“刚才那位是赵家的独子。”

夏晴天懵了一下,他跟自己讲这些干什么?

究竟是什么意思?

“以深!”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来,“你来啦,我还以为你忘了我的寿辰呢。”

夏晴天抬头一看,一个精神矍铄的中年人乐呵呵的走过来,眼中透着精光。

叶以深笑着说,“赵叔叔,就算忘了我自己的生日,我也不敢忘了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