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贪恋,看够了就过来睡/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是你有孝心。”赵先生的目光落在夏晴天身上,眼底闪过和儿子同样的惊讶,故意问道,“这位姑娘是?”

叶以深极为简单的介绍,“夏晴天。”没有说她的身份。

“赵叔叔你好。”夏晴天亲切又礼貌的笑道。

赵先生慈眉善目的笑着说,“你好你好,嗯,看起来是个好姑娘。”

叶以深打断他的话,招手让方毅把礼物拿过来,“赵叔叔,听说你最近喜欢上收藏了?这是徐悲鸿的骏马图,不知道这个礼物你喜不喜欢。”

“哦?真的?”赵先生脸上露出狂喜,“唉呀,以深,你这礼物简直送到我心上了。今天一定要陪我多喝几杯。”

“这是自然。”

这时,从人群中蹿出一个明亮娇艳的少女,直接上来抱住了叶以深的另一只胳膊,“以深哥哥,你好久都没来我家看我了。”

“小蕊,”赵先生语气严肃了很多,“这么多贵客看着,成什么体统。”

“爸爸,我看到以深哥哥高兴嘛,再说以深哥哥不会在意的,哦?”赵蕊眉眼中全是痴恋的笑意。

叶以深拍了拍她的脑袋,语气中带着宠溺,“你是妹妹,我这个当哥敢不在意吗?”

赵蕊表情有一丝不悦,“我已经20岁了,早就长大了。”

“不管长多大,在我眼中都是小妹妹。”叶以深意味深长的说,他是何等聪明的人,自然早就知道了小女孩的心思,可是他对她一点意思都没有,就不会给她一丁点希望。

赵蕊阴郁了半瞬,很快脸就转晴了。眼神凌厉的看向夏晴天,“这个姐姐是谁呀,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夏晴天继续假笑,微微一欠身说,“你好,我是夏晴天。”

“夏姐姐,”赵蕊眸子一转,伸手一把拉过她的手,笑的很是活泼,“走,我带你去玩。”

夏晴天冷不防被一拽,差点被他拉倒。幸亏旁边的叶以深眼疾手快轻扶住了她,下意识的说了句,“小心。”

夏晴天抬头,撞进一双暗沉的眸子中,这家伙演戏挺好的嘛,若是平时,只怕会袖手旁观,站在一边淡淡的嘲笑吧。

“小蕊,不许这么无礼。”赵先生出言训斥,赵蕊还是没有放开她的手,委屈的说,“我也不知道这位夏姐姐如此弱不经风啊。明明没有用力。”

“还说?”

夏晴天赶紧出面解围,“不怪小蕊,是我没有站稳。”

“不许叫我小蕊,小蕊可不是谁都能叫的。”

“……”这小姑娘对她的敌意太明显了,罪魁祸首却一句话都不说。

赵先生似乎对这个宝贝闺女也无可奈何,揉了揉眉心说,“行了行了,你一边玩去。”

“夏姐姐,我们去那边。”

夏晴天苦笑的看着叶以深,见他眼中毫无拯救之意,只好被赵蕊连扯带拉走。

她算是明白了,她今晚陪叶以深来,是为了给他挡桃花来的。

闹心的丫头走了,赵先生似乎送了口气,叶以深淡笑道,“赵叔叔,我看到几个熟人,过去打个招呼,你忙吧,不用招待我。”

“那行,我等会儿找你。”

夏晴天被拉到一处偏僻的角落,赵家小姐的脸色当即就变了,双手怀抱在胸前,敌意很明显。她直直的瞪着夏晴天,一言不发。

夏晴天任由她看着,敌不动她不动。

终于还是小姑娘忍不下去了,气冲冲的说,“你和以深哥哥是什么关系?”

夏晴天惊讶于她态度的转变之快,刚才还喊她“夏姐姐”呢,这会儿就是“你”了。

她浅淡的一笑,摊手道,“就是你看到的关系啊。”

赵蕊用嫉妒挑剔的目光扫视了她许多遍,很不屑的说,“不可能,以深哥哥是不会看上你这种女人的。”

夏晴天在心里给她竖了个大拇指,你说对了,他的确看不上我,不过恰好,我也看不上他。

“赵小姐,你都这么说了,那还把我拽到这里干什么呢?”

赵蕊很傲慢的抬着下巴,像只骄傲的孔雀,“所以我要警告你,不要勾引我的以深哥哥,他是我的。”

“是吗?”夏晴天故意说,“可他刚刚说,你永远是他妹妹啊。”

赵蕊瞬间被激怒,“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

“和我没有关系,你把我带到这里来说什么?”

“你……”赵蕊气的眼红,“你这个女人,反正你不要勾引我以深哥哥,他是我未来的丈夫。”

夏晴天差点“噗嗤”笑出来,可是怕这个千金小姐刁蛮起来,眼神一瞥,玉葱般的手指指着不远处的地方说,“你看,那边才是勾引你以深哥哥的。”

这四个字,说的夏晴天快要吐出来了。

赵蕊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怒气大涨,跺脚说,“这些女人真是不要脸。”

夏晴天很想说,其实你也差不离。

原来,叶以深刚一脱单,还没有走几步,就被几位名媛团团围住,要知道他现在可是最值钱的黄金单身汉,长得又一表人才风度翩翩,哪个女人不喜欢?

赵蕊低声骂了几句,突然抬头问她,“你就不生气吗?”

夏晴天故意说。“生气啊,当然生气,可是我又拦不住,生气有什么用?”

“你真没用!”赵蕊很冷淡的看了眼她,敌意少了许多。

夏晴天笑的很淡。

赵蕊觉得她没有意思,提着裙子走了,方向当然是她的以深哥哥。

这个小丫头,还挺有趣的。

不过她也看的出来,叶以深是真的不喜欢她,要不然今天也不会带她来。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夏晴天没有去找叶以深,而是自己寻了个清闲的地方找东西吃,被某人折腾了一下午。她早就饥肠辘辘了。

然而,她想清净,她的姿色却不给她这个机会。

吃第三块小蛋糕的时侯,一个身穿西装的男子端着红酒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她身后。

“你好。”

一个简单的招呼,却吓到了独自品尝美食的夏晴天,一口蛋糕卡在嗓子眼,上不来下不去,男子连忙将桌边的果汁递上去,“慢点慢点。”

夏晴天端着杯子喝了几口,把蛋糕顺下去后,才发觉男子给她顺着背,她立刻向旁边挪了两步。客气的说,“谢谢你。”

“是我应该说对不起,唐突了小姐。”男子近距离看着她的娇颜,好不掩饰眼中的惊喜。

夏晴天垂眸直盯着桌子上的那块小蛋糕,这款蛋糕真的很好吃,眼前这个家伙到底什么时侯走?她还想再吃一个。

“你很饿吗?”男子温言问道。他在远处观察了片刻,这位美女旁若无人的吃了好几块蛋糕了,和在场的其她女孩绝不碰甜品相比,简直是一股清流啊。

当然,他不知道夏晴天是叶以深带来的女伴。

夏晴天干巴巴的笑了,“是挺饿的。”

“那你吃吧,没关系的。”

夏晴天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大哥,你在这里我怎么吃?

男子看她有些局促,亲自挑了个精致小蛋糕给她,“给,吃吧。”

夏晴天为什么觉得,他有种喂小狗的感觉的?

她很尴尬的接住,用小叉子一点点扒拉着吃。

所有这一切,都落入了不远处叶以深的眼神,他与人谈笑的表情未变,眼底的那股笑意却冻结。

夏晴天,走到哪里都不消停,他还在这儿呢。就着急的勾引其他男人了?

难道今天下午,他没有满足她?

很不满的掏出手机飞快的打了几个字,几秒钟后,他看见夏晴天从手包里取出手机,微笑的脸庞冷住,抬头寻找了一番,接触道他的目光后,立刻和身边的男子说了声什么,然后窈窈窕窕的向他走过来。

而她身后的男子,明显露出失望的表情。

夏晴天微笑着来到他身边,冲周围几个美女点头致意,小声问他。“什么事?”

叶以深皮笑肉不笑的和她咬耳朵,“你忘了自己的身份。”

夏晴天凉凉的看了一眼他不再说话,看来今晚只能跟在他身边假笑了,当然,还要应付不断凑过来的各路美女。

“叶总,这位是谁家的千金,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呢?”一个身穿红色礼服的女人率先发难,眼中那敌视的光没有任何掩饰。

夏晴天扭头看叶以深,却见他像没有听到一般,独自抿着酒,显然是让自己来回答这个问题。

“你好,我姓夏,夏晴天。”夏晴天努力挤出一丝笑。

“夏?”美女和旁边几位名媛交换意见,嗤笑道,“我们可没有听说过有哪家姓夏的是名门望族啊,还请夏小姐赐教。”

“不用猜了,我家没有钱,就是普通小老百姓。”夏晴天直言不讳的说。

对面几个名媛诧异了一下,打头的那个似乎更加不平,“那叶总看上你什么了?”

“他……”夏晴天瞥了眼依旧看戏的叶以深,笑道,“他可能就看上我这张脸了吧,毕竟比各位都漂亮不是吗?”

此话一出,不仅美女们愣住了,叶以深也怔住了,终于看向了夏晴天,眼中带着惊讶和戏谑,把手中的酒杯放下,捏了捏她的下巴,笑意吟吟的,“你说的对。”然后搂着她的细腰离开了这群女人。

“你还真敢说。”叶以深低头在她耳边吐气。

夏晴天微笑着说,“反正丢人的又不是我,为什么不敢说的?”

叶以深突然觉得这个女人,还有那么一点点趣味。

无聊又热闹的晚会终于结束了,两人同方毅返回叶家,路上如来时那般空寂。车辆很少。穿着高跟鞋走了一晚上,夏晴天的腿都快要断了,于是一上车就动手脱了鞋子。

反正……她在叶以深面前早就没有什么形象可言了。

果然,叶以深看到她的举动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想起曾经有人也这么做过。

“赵蕊那小姑娘把你拉过去说什么了?”叶以深突然想起这件事。

“哦,她说你是她的未婚夫,她将来是要嫁给你的,让我滚远点。”

叶以深无奈的叹口气,剑眉紧蹙起来。

夏晴天极少见到他叹气,有些诧异的看他,这世上还有让他头疼的人?看来这个赵家大小姐果然不一般。

若是其他女人,叶以深自然不给眼里放。可这个赵蕊是赵叔叔的掌上明珠,又从小就跟在他身边,多少有点兄妹情意。说的太严厉了,又怕伤害她。再有,赵叔叔嘴上虽然不说,但心底不免存了些想法,搞不好他真想把这个女儿嫁给自己,这才是大麻烦。

而今晚带夏晴天去,也是告诉他们,自己和你家小丫头的确不合适。

也不知他们意会到了没有。

到了叶家,夏晴天拎着两只鞋下车,别墅里很干净,还有地毯,赤脚走根本不是问题。

叶以深望着前面上楼梯的那双小脚,又白又嫩,如玉石雕刻的一样,每走一步似乎都在撩动男人的心弦。

那双玉足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叶以深鬼使神差的跟了进去。

夏晴天警惕的看着他,“你进来干什么?”

叶以深一边脱衣服一边说,“这里是叶家,我想去哪就去哪。”

“今天下午不是……”夏晴天一着急差点说出口,脸颊通红。

叶以深一步步逼向她,声音低沉而充满诱惑,“不是什么?”

“没什么。”夏晴天向后退。

“夏晴天。你难道吃了午饭就不用吃晚饭了?”

“这又不是吃饭?”夏晴天脱口而出。

叶以深眼眸有危险的光闪过,“那你今天晚上和那个男人在撩拨什么?”

“我没有!”夏晴天为自己辩解,“难道别人上来搭话,我转身就走?”

“所以你就不应该离开我身边。”

“那不是赵家小姐把我拉走了吗?”

“然后呢?”

夏晴天语噎,反正不管怎么说都是她的错。

叶以深早就被她一双赤白的小脚撩动了欲火,不再多说,直接把她拉进了浴室。他不喜欢她化妆,还有头发上发胶的味道,先洗干净再吃。

在叶以深这个强大的敌人面前,夏晴天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未免不必要受伤,她只有顺从。

他在床上向来霸道。只图自己爽快,根本不管夏晴天死活,今天尤其如此,也不知想起了什么,恨不得把夏晴天吃了才罢休。

夏晴天只觉得自己在大海上漂浮,一拨快感接着另一波,最后惊呼一声,眼前一白,整个人软了下去,任由叶以深胡乱折腾。

到了后半夜,叶以深最后一次发泄完,草草收拾了一下,抱着夏晴天沉沉睡去。

翌日,夏晴天醒来时,感觉每一根骨头都在抗议,她试了两次,还是决定,再躺一会儿。

今天的课是下午的,完全可以多睡一会儿。

房间里还残存着昨夜欢愉的气息,浴室的水唰唰作响,是叶以深在洗澡。

他居然还没有走?

以往这个时侯他已经再去公司的路上了。

正疑惑,浴室的水声停了,叶以深赤身果体的走出来,宽肩窄臀。每一块肌肉都结实有力,只是……他胸肌上的那几道红痕有些刺目……

这是自己昨晚抓的?完全没有印象啊。

“看够了?”叶以深冷笑,穿上一件黑色衬衣,转身的时侯,夏晴天冷不丁发现他背上的红痕更多。

夏晴天干咳了一声,低下头不说话,只是脸一片通红。

“还不起床?”叶以深穿衣裤,随口问了句。

“你先出去,我再起。”夏晴天垂着眸小声说。

叶以深扭头望了她一眼,带着几分嘲弄说,“现在装什么清纯?也不知道是谁昨天晚上哭着喊着求我再用力一点,再快一点。”

“你胡说。”夏晴天面红耳赤。

叶以深此时穿好了衣裤。赤脚走到她跟前,挑起她的下巴,邪邪笑道,“那要不要再来一次,看你会不会喊?”

夏晴天立刻缩进被子中,闷声大喊,“不需要!”

叶以深看着像鸵鸟般的某人,眼底流露出自己都不曾察觉到的笑意。

在温热的被子里待了一会儿,听到门响,夏晴天才敢冒出头,脸上的红晕还没有褪去。

不能怪她,都是那个混蛋太卑鄙了。

楼下。苏清雅在客厅里看电视,听到脚步声一脸笑意的站起来,“以深,你起啦,快去吃饭吧。”

叶以深昨天晚上食足餍饱,心情自然不错,淡笑道,“不吃了,还有个重要的会要开,先走了。”

苏清雅笑意一滞,还想说什么,叶以深却已经阔步走了出去。

他以前很少这么晚起。更何况还有重要的会议?

她的目光看向三楼,夏晴天,你的魅力居然这么大?纵使他不喜欢你,却还能让他贪恋你的身体?

难道男人的感情和欲、望真的可以分开吗?

那自己……

苏清雅想到一个办法,可是又觉得实在不值得,万一得不赏失怎么办?

现在她明显能感觉到叶以深对夏晴天的态度好了很多,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让他们关系恢复到以前,这样她的机会才会更大。

苏清雅心中开始盘算一个计划。

下午,夏晴天来到学校,为了避免再次被老师斥责,她特意带上了住院证明。老师还未开口,她就把住院证明递了上去。

“这么严重?”老师诧异的问,“那现在身体康复了吗?”

“多谢老师关心,恢复的差不多了。”

“看你瘦的,要多多休息知道吗?”老师关心的说。

“谢谢老师。”

出了办公室,夏晴天松口气,总算没有被骂。

落了好几天的课,夏晴天听起来有些费力,强撑着上完两节课,看时间还早,借了同学的笔记,准备去图书馆恶补。

“你不回家吗?”苏清雅看着她手中借来的好几本笔记。迟疑的问。

“才四点,我去图书馆看会书,这几天落课太多了,都快听不懂老师讲什么了。”

“哦……”苏清雅低头收拾东西,长长的睫毛掩盖住眼底的隐晦。

下午的图书馆很静谧,夏晴天找了个有阳光的地方,接了一杯水翻开书本从落下的那部分开始学起。

阳光在她的发间跳跃,秋日的暖阳勾勒着她的脸庞朦胧而优美,不时有男生从她身边走过,试图引起她的注意,却都徒劳而返。

此时,夏晴天的一颗心畅游在知识的海洋,哪里还会注意到他们。

但总有胆大者。

“这位同学,这里有人吗?”一个温润的男声自头顶传来,夏晴天抬头,他微笑的望着她,有些面熟。

“没有。”夏晴天淡声说,然后又埋头看书。

男生很帅气,干净利落的短发,一件暗灰色的风衣,他在夏晴天旁边坐下,见她没有什么动静,主动开口,“你是不是忘了我?”

夏晴天的目光再次从笔记上挪开。“我们……认识吗?”

男生无奈的苦笑,“看来是我太平凡了,你上次哭的时侯,我还给你递过纸巾。”

夏晴天凝眉想了片刻,终于想起来,对了,上次比赛,是有个男生给她递过纸巾,她当时只顾着难过,根本没有记住对方长什么样子。

“对不起啊,我上次太丢人了。”夏晴天浅笑道,“不过谢谢你的纸巾。”

男生被她的笑容晃了下眼睛。笑容更浓,“不客气……”顿了顿男生鼓起勇气又问,“这段时间,我怎么没有在学校看到你?”

事实上,他还专门跑了几次新闻系特意去找她,都没有寻到她的身影。

“我这段时间生病住院了,这不,”夏晴天指了指桌上一摞笔记本和书,“正在补课呢。”

“住院?严重吗?”男生紧张的问。

“好多了,要不然医生也不会让我出院。”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没有。”夏晴天淡淡的拒绝,她的麻烦,可不是他能解决的。

见女孩的视线又回到了书上,男生不便打搅,也开始低头看自己的书,不过心仪的姑娘就在身边,他哪里还能看的进去,整个心全在她的身上,不时的偷偷看她,她却认真的仿佛身边没有这个人。

这一幕很美好,是校园爱情最单纯的模样,却不知,落在别人的手机镜头里,就成了夏晴天的灾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