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阴谋,他太热情了/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外面的天色一点点暗了,当图书馆的灯亮起来时,夏晴天才懵然回过神,该回叶家了。于是匆匆忙忙的收拾书本。

“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在旁边心猿意马了一下午的男生主动说。

这时夏晴天才想起他,礼貌的拒绝,“不用了,我自己回去。”

男生契而不舍,“或许顺路呢?”

“真的不用,我自己走。”夏晴天有些烦躁。

“那……”男生很受打击,好歹他在学校也算是知名人物。

夏晴天察觉到自己的态度不好,挤出一丝笑容,“对不起,我说话……嗯,太直接了。”

“没关系,”男生受宠若惊的摆手,随即恢复了潇洒自若,“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呢,我叫张远,土木工程系的,今年也大三。”

“你好,我是夏晴天。”

“我知道。”

“那我先走了,再见。”夏晴天不敢再耽搁,回去迟了叶以深又不知会发什么疯。

张远望着她急匆匆的身影消失在图书馆,失落的开始收拾自己的书本。

走在路上,张远一直回想着下午阳光里的倩影,还有她身上淡淡的花香,那种香气很特比,不是香水的味道,更像是女孩身上独有的。

她没有化妆,皮肤透明白皙,似乎一戳就破。

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直到去路被人挡住了才反应过来。

张远淡定的看着眼前的女孩,问道,“你找我有事吗?”

“当然有事,你好。我叫苏清雅。”苏清雅淡笑的自我介绍。

“我记得你,”张远的表情波澜不惊,“上次比赛,你是第二名。”在他心中,夏晴天永远是第一。

苏清雅诧异,然后点点头,也不在乎的笑道,“名次永远不重要。”

“有事吗?”张远直接问。

“有兴趣去喝一杯吗?咖啡。”

张远想都不想拒绝,“没兴趣。”绕过她向宿舍走。

“如果我说……和夏晴天有关呢?”

苏清雅的这句话成功的让他停下了脚步,张远转过身,表情很警惕,“你想对她做什么?”

“哈。你想太多了,你喜欢她,难道不打听一下她最好的闺蜜是谁吗?”苏清雅嘴角噙着笑,眼底却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张远盯着她,他的确侧面打听过,夏晴天在学校最好的朋友就是眼前这位。

“走吧,我不害你,也不会害我的好闺蜜。”苏清雅抬脚向校门口走,几秒种后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不屑的笑了。

学校附近一家很有格调的咖啡馆,苏清雅要杯卡布奇诺,对方要了杯蓝山。

“说吧。”张远不想废话。“什么事情。”他是理科生,不喜欢拐弯抹角的把戏。

苏清雅浅浅的笑,“你了解晴天吗?”

“正在了解,”张远实话实说。

苏清雅扭头看着路边走过三三两两的同学,声音很轻,“如果说这世界上谁最了解夏晴天,那就只有我了。”

张远没有接话,等着她说下去。

“我们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无父无母,孤儿院就是我们的家,彼此就是对方的亲人,我们一起闯祸,一起被罚,一起长大,小时候真的很穷,可也算是穷开心吧,整天乐呵呵的……”苏清雅诉说着曾经的往事,语气中都是怀念。

对面的张远却很震惊,他没有想到,看起来那么完美的夏晴天,居然有这样的童年。可是这也更加珍贵不是吗?

“我们就那样一直长到了18岁,那一年她的亲生父亲找到了她,把她带回了家。离开的前天晚上,她哭的跟个孩子一样。她是个很坚强的女孩,很少哭的,那天我就陪着她哭,我们两哭着哭着就睡着了。”苏清雅凄美的一笑,像是陷入了回忆,不再说话。

张远听的心痒,没有了刚才的倨傲,开口问,“然后呢?”

服务员端上咖啡,苏清雅轻轻抿了口香浓的咖啡,接着说,“我们都以为晴天找到了亲生父亲,生活就会好起来,可事情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她爸爸对她不好吗?”

苏清雅叹口气,“一般吧,她还有一个继母和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她们对晴天的出现充满了怨恨,每天巴不得把她赶出去,她爸爸夹在中间两难,能帮晴天的甚少,她还要经常做饭洗衣服打扫卫生,真是……一言难尽。”

张远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幕画面,夏晴天俨然就是童话里的灰姑娘,心中不禁生出浓浓的怜惜之情,他好想成为那个王子,把她从苦难中解救出来。

“难怪刚才她那么着急的离开了,原来是要……”张远低声说。

苏清雅观察着他的神色,就知道这家伙要当英雄了,这样最好,她省了很多事情。

“张远,听说你家境富裕,我见过很多像你们这种家庭出身的男孩子,大都喜欢玩弄女孩子的感情,如果你也是抱着这种态度接触晴天,请你立刻停止你的想法,作为她最好的朋友,我请求你放过她。她的人生已经很惨了,你不能再给她带来伤害。”

张远着急了,替自己辩解,“你不用怀疑我的真诚,我是真的喜欢她,我可以对天发誓。”

苏清雅用审视的眼神望着他,“你真的会对她好?”

“真的,我从没有见过她那么完美的女孩子,只要能她接受我,我一定会对她好的。”张远的态度异常诚恳。

“可是你的家庭……”苏清雅故意问。

张远认真的说,“我爸妈从来不管我的事情,这些都不是问题。”

苏清雅迟疑良久。似乎在分析他言语的真假,半响才说,“好吧,我暂且相信你。”

张远是理科生,却不是死脑经,自然清楚闺蜜起的作用,讨好道,“苏同学,既然今天把话说到这里了,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情?”

苏清雅挑眉,“什么事情?”

张远坦白的说,“我喜欢晴天。却总是找不到她,你能不能帮帮我?”

苏清雅心里一跳,哈哈,自己还没有说呢,这条鱼就自己上钩了。

“怎么帮你?”

张远的表情有些尴尬,“就是……告诉我晴天喜欢吃什么,看什么电影,她的爱好,以及在哪里能碰到她之类的。”

“这个……”苏清雅表现的很为难,“我不能出卖朋友的。”

“这怎么能是出卖呢?你也想她获得幸福吧,”张远拍拍自己的胸膛,“你放心。我会给她幸福的。”

苏清雅心中嗤笑,幸福?就凭你这个小子?

她假装思虑良久说,“好吧,不过晴天的戒备心很强,你要是半途而废……”

“不会的不会的,我会坚持到底的。”

“那我就相信你一次,只是这件事你绝对不能告诉晴天,否则我会被她骂死的。”

张远脸上乐开了花,似乎夏晴天已经成为了他的女朋友,“这个你放心,这件事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

“还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一下。”

“你说。”张远现在对她可谓是百分百听从。

“晴天的性格呢,比较冷,所以你开始不要太热情,会把她吓跑的,慢慢来,先从朋友做起,这样比较好。”

张远一听很有道理,点头说,“你放心,我不会急躁的。”

“那就好。”苏清雅垂眸喝咖啡,掩饰住眼底的那抹得逞。

“你手机号码是多少,我存一下。”

两人交换了手机号码,事情已经办完。而且意外的顺利,苏清雅也没有待下去的必要,说了声“还有事,以后常联系”就离开了咖啡馆。

夏晴天,不是我太狠心,而是这世上本就是不公平的,偏偏我想要的都在你手里,所以……只能对不起了。

叶家一如既往的沉寂。

夏晴天吃完晚饭就上楼看书了,十点多叶以深大喇喇的走进来,见她窝在沙发上看书,惊讶了一下,随口问道。“你看什么呢?”

“同学的笔记,我这段时间落了很多课。”夏晴天晃了晃手中的笔记本,怕叶以深误会,又加了一句,“女生的。”

叶以深冷哼一声,大摇大摆的进了浴室。

等某人热气腾腾的把她从沙发上拽起来,膝盖上的书和笔记本掉落一地。夏晴天惊呼,“你干什么?”

“大晚上的你说干什么?”叶以深不以为然,直接把她扔上床,开始扒她的衣服。

夏晴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捂着胸前的衣服说,“我还没有洗澡。”

“做了再洗。”叶以深的大手从衣服下摆钻进去,撩起一片火热。

夏晴天浑身颤栗,“你……等会儿,我收拾一下书。”

“明天收拾。”叶以深来了兴趣,怎么会给她的这些琐事让路,三下五除二,夏晴天就被扒光了。

或许是积攒太久,终于可以纵欲了,叶以深就有些迫不及待,还不等夏晴天湿润,就急迫的进去,疼的她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尖锐的刺痛让叶以深愈发激烈,不管不顾横冲直撞。

心里再厌恶憎恨,身体总有自己的反应,动了一阵后,夏晴天渐渐适应了,便好受了许多。

又是一晚的鱼水之欢,夏晴天睡前心想,若是天天这样下去,旁边的人不会肾虚,但她一定会被这家伙榨干的。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课,夏晴天定了闹钟,几乎是和叶以深同时起床。

餐桌上,苏清雅看着两人一同走下来,心像是被刀子捅了一般。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笑着说“早上好”。

吃饭期间很安静,只听得到碗筷碰撞出的清脆声,苏清雅试探着说,“以深,你等会上班捎我去市里,我有事。”

“可以,去哪里?”叶以深淡声问。

苏清雅报了个地址,和学校截然相反的方向。

夏晴天有些惊讶,“早上我们不是有课吗?”

“老师点名的话,你替我答个到,我这个是急事,就是上次那个比赛。报社说让我去面试。”苏清雅的笑容很灿烂,完全看不出撒谎的痕迹。

“哦,好吧。”夏晴天低头继续吃饭,看来,自己要坐公交去了,那要赶快吃,免得迟到。

叶以深很不满的横了一眼,“你吃这么快干什么?没人和你抢。”

“我赶时间。”夏晴天应了声。

叶以深表情平淡的说,“不用,我等会先送你去学校。”

一语既出,一室寂静。

夏晴天的惊喜跃然于面,赶紧放下手中的牛奶杯,“真的吗?”

叶以深给她一计飞眼,没有说话。可是结果不言而喻。

夏晴天偷偷笑了笑,这家伙怎么这么好心了?

与之相反,苏清雅放在桌下的另一只手紧紧攥住,指甲抠入了掌心也没有察觉。

难道……男人对女人的身体可以迷恋到改变本身的情感吗?

那他和夏晴天夜夜笙歌下去,岂不是渐渐要把整颗心都交出去了?

这是她绝对不允许的事情。

学校的清晨是如此的幽静,青翠的草坪中随处可见朗诵英文的学生,夏晴天背着略微有些沉重的书包走向教学楼的方向。

“咦?好巧啊。”身旁出现一个声音,夏晴天扭头,是昨天图书馆的那个男生,叫什么来着?

“你好。”夏晴天放慢了脚步。

张远看似随意的晃了晃手中某家知名连锁餐厅的早点,“吃早饭了吗?”

夏晴天应付道。“在家里吃了。”

“哦,很好的习惯。”张远和她慢步往前走,“你们早上有课吗?”

“很满,而且都是大课。”夏晴天无奈的摇头。

“你落下的课补的怎么样了?”张远笑着问,侧头看她的眼中都是柔情,然而女孩只盯着前方的路,没有任何察觉。

“差不多了。”夏晴天突然看到前面的一个熟悉的同学,冲他抱歉的笑笑,“我先走了,我朋友在前面。”

“再见。”张远不舍的望着她慢步跑上去,轻拍了下前面一个女生的肩膀,然后笑如烟花。

好美。

张远不自觉的跟着走了几步停下来。将手中的早餐扔进了身边的垃圾桶。

看来,买早餐这一套不适用。

满满的两大节课下来,夏晴天困顿的差点睡着,都怪叶以深那个混蛋,昨天折腾的太厉害,自己今天一点精神都没有。

苏清雅不在,夏晴天和几个女生去食堂吃午饭。

中午时分,食堂热闹非凡。

夏晴天打了饭到处寻找同伴,奈何人太多,在诺大的食堂里找了许久才找到她们,巧合的是,仅有一个楼道之隔的餐桌上,坐的是一张熟面孔。

都说,当你不认识一个人的时侯,纵使擦肩而过百次,都不会有任何察觉。而当你认识一个人,似乎随时随地都能碰到。

夏晴天在朋友旁边的空位坐下,张远笑着打招呼,“又见面了。”

“是啊,好巧。”夏晴天不得不承认,这个学校太小了。

张远看了眼她的餐盘,只有两三个素菜,不由的皱眉,“你就吃这么点吗?”

“没胃口。”她是真的没有胃口。眼下她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

夏晴天旁边的几个女生竖起耳朵偷听,见两人不交谈了,这才扯了扯夏晴天的衣袖,挤眉弄眼的问,“晴天,你和张远认识?”

张远?哦,对了,他昨天自我介绍了,好像是叫什么张远。

本尊就在旁边,夏晴天不好意思说不认识,只好点点头,小声说。“见过几次。”

具体来说,现在是第四次。

女生兴奋的说,“他可是咱们学校有名的男神,听说很高冷的,没想到居然主动和你打招呼。”

夏晴天瞄了眼和自己朋友谈笑风生的张远,高冷?没觉的啊,还挺亲切的一个人。

“好了吃饭吃饭,吃完我要找个地方睡觉,困死了。”

女生笑嘻嘻的说,“你昨晚干吗了?刚才上课看你脑袋都快磕到桌子上了。”

夏晴天想起昨晚的火热,脸一红,嘴上淡淡的说。“没干吗啊,就是看前几天笔记看晚了。”

女生们笑了笑不再捉弄她,说起当下最火的几个当红明星。

旁边的张远虽然在和别人说话,但耳朵却留神着这边,听到她朋友说夏晴天上课睡觉,心里不禁也一阵好笑,真是个可爱的姑娘。

十几分钟后,张远和朋友们起身,扭头对夏晴天说声“再见”,夏晴天只是轻轻的点点头。

出了食堂,张远的舍友笑着问,“老大。你是不是对那个夏晴天有意思啊。”

张远笑而不语。

舍友震惊,“真的?她可是出了名的高岭之花,不知有多少男生表白都铩羽而归。”

“别人失败不代表我也会失败。”张远自信的说,他可有秘密武器。

“有志气,等你拿下这朵高岭之花,兄弟们给你庆功。”

“不用,”张远淡笑道,“到时我请你们吃饭。”

“好嘞!”

接下来的两天,夏晴天时常能遇到张远,有时是在外面的奶茶店,有时是在图书馆,她没有任何怀疑。因为好几次都是她去了,他已经在那,搞得她都觉得自己是跟踪别人而来。

一来二去,两个人熟悉了很多。

这天,夏晴天接到了一个特殊的电话。

“找我什么事?”夏晴天的语气前所未有的冷漠。

“夏晴天,有你这么和姐姐说话的吗?”夏薇薇在电话那边冷笑。

夏晴天翻个了白眼,“夏薇薇,何必假惺惺的,有事就说。”

夏薇薇也不在乎她的态度,冷言冷语的说,“我问你,你那个好闺蜜苏清雅。还住在叶家吗?”

“这和你没有关系。”夏晴天不知道她又要耍什么花招,冷声回应。

“臭丫头,现在嘴硬,总有你哭的一天。”

“你到底什么是事?”夏晴天很是不耐烦。

“没事,就是好久没见你这个妹妹了,给你打个电话问候一声。”说完,夏薇薇冷不丁挂断了电话。这个蠢丫头,被最好的朋友卖了还给人数钱呢,活该!

这边,夏晴天看着突然挂断的手机,有些莫名其妙。

“小心!”耳旁传来一声急呼,与此同时,夏晴天的身子被人一拉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回过神时,一辆自行车从旁边“嗖”的飞过,车上的学生还回头抱歉的喊了声“对不起”。

夏晴天心有余蒂,她是和自行车有过节吗?上次在医院门口被撞,这次差点又被撞。

“你想什么呢?车子过来都没有看到?”张远抱着女孩不忍放手,她的身体紧贴着他,纵使隔着好几件衣服,他还是能感受到她的柔软和香滑。一股原始的悸动从脚底窜起,低头盯着她粉嫩的唇,仿佛那里是最甜蜜的所在。

张远努力克制着自己,才没有吻下去。

香玉满怀,此时他终于体会这四个字含义。

夏晴天尴尬的推开他的怀抱。站直上身,后退两步,“谢谢你。”

张远这次不想放过她了,直接问道,“想怎么谢?”

“啊?”夏晴天懵了一下,她只是随口说的,这人还当真了?

“快中午了,这样吧,你请我吃午饭,就当谢礼了。”认识这么多天了,他们还从来没有单独吃过饭。

夏晴天有些为难,但话已经说出口。只好认命,“好吧,想吃什么?”

“出去再说。”张远做了个请的姿势,脸上很平静,心里却早炸成了烟花。

最后张远选择了一家小店,恰巧是夏晴天和苏清雅经常光顾的地方。

“想吃什么?”张远把菜单递过来,夏晴天没有接,笑道,“既然是我请你,你点吧。”

“你就不怕我宰你一顿?”张远调侃了一句,随口点了几道菜。

夏晴天惊讶的问他,“你喜欢刚才那几道菜?”

“对啊,”张远不动声色的说,“你不喜欢吗?不喜欢的话我重新点……”

“不用不用,”夏晴天连忙摆手,“挺好的,我也喜欢。”

看不出来啊,这家伙和自己口味还挺像的。夏晴天心想,不由自主的对他的好感度多了一些。

“你们新闻学毕业后,是要去媒体工作吗?”张远一边给她倒茶水一边找话题和她聊天。

“不一定,毕竟媒体不是那么好进,各企业的宣传口也可以。”

“我觉得你适合去电视台当记者。”张远淡笑道。

夏晴天心中一喜,“是吗?当记者是我的愿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