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出事,意外发生/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清雅接到电话的时候,得意的笑了。

她虽然不是很了解男人,但是她有强烈的直觉,知道张远一定会再来找她,因为他喜欢夏晴天,因为听说他平时为人很仗义,这么一个对别人都出手相救的男人,怎么会忍心看到心爱的女孩遭此劫难呢?

这边,夏晴天被痛经折磨的动弹不得。在梧桐树下休息了好一会儿,才直起腰继续向学校门口走。

她平时来例假肚子也会痛,但是不会痛到哭,看来是身体向她发出严重的抗议了。

一回到叶家,夏晴天就倒在床上,她连抬起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有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隐约的脚步声,睁开眼睛看到那个挺拔的身影,夏晴天虚弱的说,“叶以深,我来例假了。”

所以,不要再折腾她了。

男人怔了怔,脸居然白成这种鬼样子,还以为是胃病犯了,原来是这个原因。

男人没有待多久离开了房间,又过了一会儿,房间再次进来一个人。

“少夫人?”是个女人的声音。

夏晴天忍着疼痛睁眼,好像是别墅里的女仆,她手里还端着东西。

“少夫人,这是生姜红糖水,痛经喝这个会好受一点,我扶您起来。”女仆将碗放在旁边的小桌上,将她从床上扶起来,然后把温热的生姜红糖水送到她嘴边。

一股滚烫甜腻的液体滑进喉咙,热气很快散到四肢,夏晴天整个人都舒服起来,小腹的那股剧痛顿时减少了许多。

“谢谢。”夏晴天喝完满满一大碗,轻声道谢。

“不客气。”女仆将她放回床边,盖好被子,端着碗出去了。

她有些糊涂,少爷对少夫人不是很厌恶吗?怎么还专门下楼吩咐厨房熬生姜红糖水给她喝?

有钱人的想法就是奇怪。

晚上。夏晴天一阵热一阵冷,冷汗出了一层又一层,直到天亮这股难受才缓解。

夏晴天望着窗外的晨光,有种再次活过来的感受。

她这次是彻底知道,痛经是个什么滋味了。

虽然此时小腹还有胀痛,但比起昨天的生不如死已经好很多了。

来到浴室,用温热的毛巾擦拭汗津津的身体,每一个毛孔似乎都被打开,就在此时,脚步声响起,夏晴天回头一看,叶以深神色冷漠的望着她,嘴角噙着一抹冷笑。“还活着?我还以为你昨晚要死了。”

夏晴天盯着他没有说话,生怕他扑进来。还好他只是说了句“下楼吃饭”转身就走了。

这个混蛋……莫名其妙。

今天的早餐有些特殊,平时都是白粥,今天居然在里面加了红枣和枸杞,对此夏晴天很开心。

想到昨晚那晚救命的生姜红糖水,她以为这是厨娘专门为她做的。

尝一口,又软又甜,很好吃。

“谢谢你煮的粥,真好喝。”夏晴天等厨娘送小菜的时侯感谢她。

厨娘脸色有些局促,喏喏的说,“这都是少爷吩咐的。”

夏晴天脸上的笑僵住,叶以深?他这么好心?

叶以深神情自若,淡淡的说。“你不要自作多情,我是看清雅这几做天兼职太累,做给她的。”说完,还特意夹了个虾饺放在苏清雅碟子中,柔声说,“多吃点,最近都瘦了。”

“谢谢。”苏清雅笑吟吟的说。虽然她不知道,他的话是不是真的,但至少表面上要假装开心。

夏晴天不以为意,大口大口的吃粥。

这样最好,她可承受不起叶大少爷突来的关心,会吓死的。

学校里。

好几日不见的张远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整个人瘦了一圈,样子有些颓废,不似以前的意气风发,眼底里全是血丝,眼神透着股悲伤。

夏晴天向后退了两步,淡淡的喊了声“张远”。

张远的眼眸亮了下,挤出一个笑容说,“晴天,我想和你说几句话。”

夏晴天看了眼周围投来的好奇目光,心中叹口气说,“好吧,去哪里说。”

最后,两人来到了操场一棵巨大的榕树下,树叶遮天蔽日。夏天的时侯会有很多鸟儿立在树梢看学生们的踢球,现在是秋季了,鸟儿少了许多。

“说吧,什么事情。”夏晴天神色坦然。

张远鼓足勇气,“晴天,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我可以帮你。”

夏晴天一愣,“你为什么问?”

“那你为什么突然不和当朋友了?”张远的一双目光凝在她白皙的脸庞上,片刻也舍不得离开。

夏晴天垂下眼眸,叹口气说,“张远,我说过了,是我的问题,你是个很好的朋友。是我……没有资格。”

张远心中一痛,隐晦的问,“是因为你家里的原因吗?”

夏晴天以为他是乱猜的,点点头沉默不语。

原本张远对苏清雅的话还有几分怀疑,毕竟现在是法治社会,怎么会存在这种封建社会的做法,看她点头才明白原来是真的。

“晴天,我可以帮你。”张远坚定的说。

夏晴天先是一怔,然后惨淡的一笑,“不,张远,谁都帮不了我。”

“不就是……”张远把最后一个“钱”字咽进肚子里,他想起苏清雅的叮嘱,千万不要再夏晴天提起这件事,就当你不知道,否则晴天的自尊心会受到巨大的伤害,可能再也不会理你。

夏晴天茫然的看着张远,等着他把这句话说完,不就是什么?

“晴天,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帮你的。”

夏晴天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断然拒绝,“不需要,我不需要你的帮助。”

张远脱口而出,“可是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夏晴天懵住,这家伙说什么呢?

“我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上你了,但从来不敢出现在你面前,怕你会拒绝我,直到那次比赛你哭,我才敢站在你面前,你知道吗?你能和我做朋友,和我吃饭,我有多开心……”

“张远!”夏晴天从震惊中回神,阻止他再说下去,冷漠的说,“谢谢你的喜欢,可是我现在最不需要就是别人的喜欢。请停止这种感情,不要再喜欢我了。再见。”

说完,夏晴天心慌意乱的想要离开,她仿佛感觉到无形处,叶以深正用一双讥讽的眼睛看着她,让她后背发凉。

张远追上去,将她一把抱进怀中,胸口上下起伏,激动的说,“晴天,晴天,我是真的喜欢你,不管你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会帮助你的,请让我帮助你好吗?”

夏晴天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用尽力气一把推开他,说了声“张远,请你自重”,然后撒腿跑开。

“晴天,为什么你能接受……”

张远的话飘散在空中,夏晴天没有听全,她也不想听。

此时她脑海中只有一个恐怖的念头,这件事千万不要被叶以深知道,不然她就死定了。前几天还信誓旦旦说她和张远是普通朋友,没想到……

天呐,事情怎么会发生到这种地步?

完全超乎她的意料。

回到教室,夏晴天的心还在砰砰砰的跳,一张小脸跑的通红。跑的太快再加上吸了几口冷气,小腹又开始痛了。

快上课的时侯苏清雅进来了,她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后排的夏晴天,掩下眼中的冷笑,一步步走过去。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苏清雅故意关心的问道。

夏晴天不敢告诉她张远的事情,手捂着小腹说,“来例假了,肚子有点疼。”

“那等会放学你赶紧回去吧。”

“嗯。”

忍到放学,夏晴天害怕张远又从哪里跑出来,一边疾步向校门口走,一边四处张望,只等他出来就狂奔。

还好还好,直到她出租车也没有看到张远的人影。

大大的松口气,夏晴天才回想今天的事情,总觉得有些梦幻,张远居然会喜欢她?

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很有魅力的男生,如果她在大一或者大二遇到他,说不定会喜欢上他,可惜错过了对的时间,再对的人也只有枉然。

后来的几天时间里,夏晴天再没有见过张远,这让她稍稍放心,估计他想明白了放弃自己了。

这样很好,希望他能找到一个配得上他的好姑娘。

以为这件事会悄无声息的过去,张远没有动静。叶以深似乎也并不知道,然而表白后的第五天,在图书馆看书的夏晴天收到一条信息。

我想见你最后一面,在我们第一次吃饭的地方,下午五点,不见不散。这次之后,我再不会打扰你。

落款人是,张远。

夏晴天盯着手机看了许久,迟疑许久,她打下几个字,我不会去。

很快,她收到了回信,你不答应我就去图书馆门口堵你。我知道你现在在图书馆。

夏晴天暗暗磨牙,这家伙居然跟踪自己。他如果真的来图书馆堵她,事情闹开了,她麻烦就大了。

思来想去,夏晴天回了一个字,好。

既然他说是最后一次,那自己就相信他一次,吃顿饭而已,又要不了命。

将手机放进包里,夏晴天想把手中的书看完,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了,她扭头望着图书馆外那两排高大的白桦树,心烦意乱。

约定的时间,相同的地点。

夏晴天叹口气进走餐馆,张远在休息区等待,看到她的倩影,眼睛立刻亮起来随即走过来,脸上带着最温煦的笑容,“晴天,你来了。”

“不来行吗?”夏晴天笑着反问。

“走吧,最后一次吃饭别这样,”张远引着她来到提前预订好的包间,桌上已摆了几道小菜,抽出一把椅子等她坐进去,张远才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张远,有事说事,我没有那么多空余的时间。”夏晴天直截了当,她不想再被叶以深抓住把柄。

张远给他倒了杯茶,给夏晴天倒了杯酸奶,神色很淡定,“晴天,你不用这么紧张,我就是想请你吃顿饭而已,没有其他的企图,吃完这顿饭,我再也不会纠缠你了。”

夏晴天盯着他看了会,没看出什么奇怪之处,心稍稍放下。

其实,张远并没有把她怎么样。他只是喜欢上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

“好吧,我本来就欠你一顿饭,这顿我请,我们也算是两清。”夏晴天淡淡的说。

“你说了算。”张远端起茶杯,“晴天,能认识你很高兴,虽然我们没有缘分。”

夏晴天不得以举起自己的那杯酸奶,和他轻轻碰了下,什么都没有说,喝了几口放下。

张远喝茶的时侯一直盯着她的喉咙,等她喝下酸奶,眼中似乎有什么闪过。

服务员进来上菜,还是上次的那几道。张远则继续给她添酸奶。

夏晴天不疑有他,只是觉得世易时移,上次他们还在这里畅谈梦想和爱好,如今,却只能坐着一个喝茶,一个喝酸奶。

张远打破沉静,为了夹了一筷子菜,一如既往的温柔,“吃点菜。”

“嗯。”夏晴天声音很轻。

张远不再谈两人之间的感情,而是说起了学校最近的趣事,慢慢的,夏晴天的心绪也平静了许多。

夏晴天一边吃饭喝酸奶,一边听着他讲趣闻,偶尔附和几句,气氛还算融洽。

只是不知是最近太累,还是上了一天课太困,她开始不停的打哈气,脑子也昏昏沉沉的。奇怪,平时没有这种情况啊。

难道……

夏晴天猛地冷眼看向眼前这个男人,他的脸在一点点模糊,眉眼不清,只听到他嘀喃的声音,如同摇篮曲。

“张远……你……你给我下药!”夏晴天试图让自己保持清醒,可是药效来势汹汹,她根本抵抗不了。

张远乘机过来将她一把抱住,眼中绽露出异样的光彩。“晴天,你怎么了?”

“你……你这个卑鄙小人!”夏晴天抓住最后一丝清明,想要推开他,朝门口呼救,奈何他的力气太大,紧紧抱住自己,嘴上还在疯狂的说,“晴天,晴天,我会对你好的,你家里的事情我来替你的摆平,你从了我好不好?”

“你给我……滚开。”夏晴天挣扎,四肢虚发无力。原本的呵斥似乎也成了撒娇,没有一点威慑力。

“晴天,晴天,我喜欢你,我会对你好的,”张远垂涎她已久,此时娇人在怀,无法抑制心中的激荡,在她的脸上狂吻起来。

夏晴天要推推不开,气的好想一刀劈了这个伪君子,怒火攻心,眼前一黑,终于沉睡了过去。

张远看她没了动静,知道药效起作用了,低头颤抖的在她唇上重重的吻了一下,女孩嘴边还残留着酸奶的醇香,引得他心旷神怡,恨不得就在这里办了事。

还好尚存着一丝理智,张远强忍着内心的狂喜,架起昏睡过去的夏晴天出了饭店,在路边招了辆出租车,向早就开好的酒店驶去。

女孩的脸埋在他怀中,气息温热,香甜诱人,张远把玩着她的手,想起前几天的事情。

他看到夏晴天坐在梧桐树下哭。整颗心揪着痛,于是打电话给苏清雅寻求帮助。

“我想帮她,可是没有那么多的钱。”张远沮丧的说。

苏清雅故意说,“不能问你父母借吗?”

张远摇摇头,“他们是生意人,不会做这种赔本的买卖。”

苏清雅说出了心中计划已久的事情,“那……如果晴天成为你的女人,而且又怀上你的孩子呢?”

张远震惊的望着她,“这……这怎么可能?”

“你不愿意?”苏清雅挑眉。

“我愿意,我当然愿意,可晴天怎么会愿意呢?”

“事在人为嘛,”苏清雅担心他疑心自己的用意,说道。“与其让晴天嫁给那个五十多岁的糟老头,不如嫁给你,我相信你一定会对她好的。”

“当然,我会把她当公主宠的。”张远急迫的说。

苏清雅在心中嗤之以鼻,脸上却看不出分毫,“我问你,如果你和晴天生米煮成熟饭了,又不小心怀了孩子,你父母会帮你吗?”

张远肯定的说,“会的,我家里三代单传,他们对孩子很重视。”

“那就好,来。我们两好好计划一下这件事……”

听了苏清雅的计划,张远整个人都是懵的,平时聪明的大脑此时全是浆糊,他唯一想到的是,“晴天如果恨我呢?”

苏清雅自信的说,“你放心,我是女孩子,我们女孩子对第一次很重视,一旦给了哪个男人心也就成谁的,再说,事后你把真实意图告诉她,她怎么会恨你?难不成你对自己那么没有信心,还怕自己输给五十多岁的老头子?”

她的一番话说服了张远。说“考虑考虑”。

他还是觉得不妥,于是去找了夏晴天,在榕树下的那一抱让他沦陷,她的身体是那么的柔软,不敢想象,如果她躺在身下是如何的妖娆诱人。

晚上失眠了几次后,张远终于行动了。

出租车在五星级酒店门口停下,张远是有钱人,他珍惜夏晴天,想给她和自己一个完美的体验,自然不会去那种乱糟糟的旅馆。

出租车司机透过后视镜瞄了眼已经下车的男女,冷哼一声摇摇头。

现在这些大学生啊……真是不得了。

在张远看不见的角落,有人拍下最后一张照片。然后在附近的照相馆打印出来……

市中心最豪华的办公楼,叶氏集团。

已接近下班时间,叶以深却还在埋头处理公文,接近年底,各个分公司的年终总结纷至沓来,在诺大的办公桌前堆成了山。

秘书拿着一个白色的信封走进来,“叶总,有你的一封信。”

“放那。”叶以深头也不抬的说。

秘书小心的放在桌边,想了想还是说,“叶总,送信的人说,让您尽快过目。”

叶以深抬起头,眉心紧蹙。伸手拿过信封,“什么玩意儿有这么重要。”

秘书无辜的笑了笑,躬身退了出去。

叶以深揉了揉太阳穴,以及其随意的态度拆开了那个白色信封,那是一叠照片。

照片上是一对年轻男女,男的英俊潇洒,女的美丽清纯,他们一起吃饭,一起咖啡,在校园里漫步,在榕树下拥抱,他抱着她走进高级酒店……

最后一张上面什么没有图案,却印着一个地址,是酒店的地址,还有门房号码。

叶以深的眼眸冷的如同千年寒冰,牙紧紧咬在一起,一句话从牙缝间挤出,“夏晴天,你这次在找死!”

叶以深握着的一叠照片快变了形,怒吼一声,“方毅!”

方毅从门外进来,“老板。”

“备车!”叶以深大步向外走,方毅看他的样子像是去杀人,不敢多问一句,赶紧小跑着去开车。

叶以深太阳穴突突的跳,他猛然想起白依灵。那时他亲眼看到她和别的男人赤裸的交缠在一起,当时他受到的刺激太大,只是愣愣的看着。

没想到,同样的事情还能发生两次,这次,他要亲手杀了这个贱人,还有那个男人!

夏晴天,你好样的,这就是你说的普通朋友?我倒要看看这次你会如何解释。

或许他根本不需要解释,他只想亲手掐死这个女人,都被捉奸在床了,再多的解释都是掩饰。

车里的气氛冰冷到极点,方毅大气不敢喘。生怕叶以深一个不悦抬手废了他,他能做的就是不断加速。

也不知是谁惹到了老板,看来对方这次惨了,他从未见过老板如此凶神恶煞。

半个小时后,车子到达了目的地,还未停稳,叶以深就跳下了车,方毅怕出危险,车子堪堪停住,就把车钥匙交给酒店门口的门童去停车,自己则跑着跟上。

电梯里的人不多,两个女孩起先看到叶以深的面容都惊喜了一下,可是很快就被他身上的煞气骇住,缩在角落默不作声。

“叮——”

电梯停在八楼。叶以深抬脚出去,劲直朝信纸上的房间走去。

经过长长的走廊,叶以深停在门口,磨着牙对方毅说,“拍门。”

方毅领命,用力拍打着房门,半分钟后没有人应声,叶以深早已没有了耐心,怒声说,“撞开它。”

方毅愣了一下,撞门?这门看起来还挺结实的。

不过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方毅向后退了两步,猛地上前,用力的踹在看似结实的门上。

“嘭——”一声巨响,门开了。

叶以深大步走进去,看到里面的情形时,表情僵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