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主动的亲吻勾引/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脸上干干净净了,苏清雅用浴室的吹风机吹干头发,用剩下的另一条浴巾包住身体,赤脚踏出了浴室。

男子看到她出来,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笑道,“你不化妆更好看。”

苏清雅裸露着双肩,都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深秋的温度有些凉意,但男人的目光投到她身上的时侯,是那么的炙热,仿佛要把她整个人烧起来。

“要喝点吗?”男子不知什么时侯倒了两杯红酒,苏清雅为了壮胆,走过去端起红酒杯喝了一大口。

男子饶有兴趣的望着她,“你看起来很害怕。”

“没有。”苏清雅假装镇定的说。

“如果后悔现在就可以走,我从不强人所难。”男子摇晃着红酒杯,俊朗的面容带着笑,看不懂他心里在想什么。

他这么一激,苏清雅却没有那么紧张了,“为什么后悔?来都来了。”

就说她自从做了这个决定,就不给自己后悔的机会,事实上她也没有退路了。

“那好吧,来。”男子将酒杯放在茶几上,顺手也放下她手中的酒杯,将她一把拽到自己怀中,吻了她。

男子的接吻技术很纯熟,没一会儿,苏清雅就被他吻得沉沦。

当两人相对时,苏清雅感觉不舒服,咬牙说,“你轻点,我是第……”

男子一怔,果然是个雏儿。

她的生涩勾起了他所有的兴趣,渐渐的。

就是此刻。

男子一鼓作气,哪怕苏清雅疼他也没有管,现在不是她说了算。主动权在他手中。

苏清雅来时有了心理准备,还是没有想到第一次会这么疼。

渐渐的,疼痛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难以名状的……

“第一次居然就这么缠人,是想要了我的命吗?”男子突然抽身,苏清雅下意识的去抱他,只见男子用手撕开一个东西,一边重重的喘气一边在她耳边说,“急什么?这就来了。”

苏清雅猜的没错,男子第一次整整做了四十分钟才结束。她累瘫了,困得一根手指头也抬不起来。

男子拿过烟盒抽出一根烟点燃,想象着刚才。

苏清雅在淡淡的药草味中沉睡。沉入黑暗的最后一个念头是,她可以去找叶以深了。

第二天,苏清雅醒来,她睁开眼睛,陌生男子正……见她醒来,脸上带着不悦,便低头含住了她的唇。

紧接着,苏清雅再一次沉醉在欲望中,任由他把自己翻来覆去。

再次醒来,室内依旧很昏暗,窗帘拉着,苏清雅居然有种今夕不知是何夕的错觉。

房间里很安静。有男女欢爱过后的气息,男子已经走了,只留她一人睡在宽大柔软的床上。

若不是身体的酸痛提醒了她,苏清雅都觉得昨晚和今早是一场荒唐的春梦。

口很渴,苏清雅伸手去拿床头柜还未开封的矿泉水,突然发现那上面放着一叠钱,除此之外还有一张纸条。

苏清雅的手指像是被那钱烫了一下,愣了许久才拿过纸条来看,上面苍劲有力的写着四个字:房费已结。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字。

苏清雅把纸条团成一团扔到地上,拿过那叠钱,粗略看了眼,差不多有三四千的样子。

这算是……自己的初夜钱?

哈,那个男人把自己当什么人了?

真是可恶。

回想起昨晚的一幕,他们说的话好像还不够十句,可是自己却和他发生了关系。突然觉得,自己都不记得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子了。

这样很好,很完美的一夜情。

难怪很多人沉溺于欢爱中,感觉的确很不错。

实在太疲倦了,苏清雅在床上又躺了一会儿,才拖着酸痛的两条腿来到浴室,身上还残留着陌生男人的气息和痕迹,她要把这些冲净,然后回到叶以深身边。

她现在完全可以是那个救他的女人了。

离开酒店时。已接近中午十二点,苏清雅饥肠辘辘,在附近的餐馆好好吃了一顿大餐犒劳自己。

她一点都不难过,相反有些兴奋。

她没有勾引过男人的经验,要学习的还很多,好在现在互联网发达,不论什么都能轻而易举的找到……

下午回到叶家,苏清雅一进门就问王管家,少爷在哪里?

王管家指了指湖边,苏清雅脚步略微有些沉重的走过去,远远看见叶以深躺在躺椅上看书,旁边是钓鱼竿。

今天是周末,难得看他如此清闲。

“你在这里啊,钓了几条鱼了?”苏清雅笑着问。

叶以深放下书,神色闲适,“两条,天凉了连鱼也聪明了。”

苏清雅挤在他身边,望了眼鱼桶里不怎么欢快的鱼儿,笑着问,“晚上要做鱼汤吗?”

“你想喝吗?”

“想喝。”苏清雅点头。

“那就让厨房做,”叶以深随意的问,“你去看的那个老人身体怎么样?”

“挺好的,”苏清雅面不改色的撒谎,她就是告诉叶以深要去看望王婆婆,所以昨晚才没有回来。

“哦,”叶以深没有再说什么,继续看自己的书。

苏清雅存心想要和他亲昵,蠕动着身子来到他肩头,故意语气软软的问,“再看什么书?”

“经济方面的,”叶以深对她突来的亲热有些诧异,但是并不排斥。

苏清雅的手指若有若无的在他胸口画着圈,“难不难?”

“不难。”叶以深被她的小动作勾的有些冒心火,声音低沉了许多,低头看她,双唇红润,脸颊微粉。

好几天没有碰女人,要挑起他的欲火很快也很简单。

“我看看,”苏清雅故意抬手要抢,一抬头唇碰到了他的嘴角,叶以深没有犹豫,偏头吻了下去。

苏清雅心中一喜,双手环抱住他的脖子,让自己紧贴上去。

叶以深有些疑惑,平时他想要吻她,苏清雅都是一副不愿意的样子,怎么今天这么主动?难道是想通了?

两人激吻在一起,正如胶似漆的时候。王管家突然跑了过来,看到这幅场景远远的干咳了一声。

叶以深离开她的唇,很是不满的瞪着王管家,“什么事?”

“少爷,赵家的赵蕊小姐了。”

“哎呦——”叶以深顿感头疼,“这小祖宗来干什么?”

“她没说,已经进来了。”

王管家的话音刚落,赵蕊清脆的声音就传来了,“以深哥,以深哥——”

叶以深推了推苏清雅,示意她起来,苏清雅边起身心中边嘀咕。他口中的“小祖宗”是谁?

这时,一个身穿浅蓝色香风小套裙的女孩小跑过来,很靓丽清纯的模样。

“以深哥,好久不见,我好想你啊。”赵蕊说着话就扑进了叶以深的怀中,他拦都拦不及。

“你怎么来了。”叶以深语气中全是无奈。

“想你了我就来了,”赵蕊紧抱着他不松手,就像小时候一样。

叶以深拍拍她的胳膊,“松开松开。”

赵蕊不敢放肆,嘟着嘴巴“哦”了一声放开了他的腰,眼睛咕噜噜转到苏清雅身上,眼里立刻带了几分怒意。“以深哥,这姐姐是谁啊。”

“苏清雅。”叶以深简单的说。

苏清雅一看她浑身的服装就知道是哪家不能得罪的大小姐,挤出一丝笑容说,“你好,我是苏清雅。”

赵蕊上下扫了她一眼,很不给面子的说,“以深哥,这个姐姐没有我上次见到的那个漂亮,你什么眼光啊。”

叶以深眉梢一挑,语气中带了低喝,“怎么说话呢?”

“我说的是实话嘛,”赵蕊很委屈。

苏清雅震住,上次那个……她说的是夏晴天?也对,她一直没有夏晴天漂亮,可是被这小姑娘就这么说出口,她觉得很没有面子,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反击回去,指望着叶以深能让她给自己道歉。

哪知叶以深去用曲起的食指敲了下她的额头,教训道,“已经长大了,说话要过脑子,要不然以后工作了怎么办?”

赵蕊吐吐舌头,调皮的说,“知道啦。以深哥。”

叶以深这才给苏清雅介绍,“这是赵蕊,说话没大没小的,你别在意。”

“没关系没关系,”苏清雅忙说,大脑里在搜索,赵蕊,赵家,难道就是生意做的很大的那个赵家?

如果真是,那还真是千金大小姐,得罪不起。

“说吧,来干嘛?”叶以深又问。

赵蕊摊手。“都说了不干嘛,想你了过来看看你。”

叶以深很不客气的下逐客令,“看过了就赶紧回去,我还忙着呢。”

“我不,你明明闲的在这里钓鱼看书,哪里忙了,”赵蕊扭头对王管家说,“王叔叔,我晚上在这里吃饭,要吃松鼠桂鱼。”

“好的,我立刻去吩咐厨房。”王管家领了令赶紧离开。

苏清雅看她把这里当自己家,有些气闷,好不容易把夏晴天关在房间了,怎么又跑出来让这个小妮子捣乱了?

叶以深拿她没有办法,继续往躺椅上一躺,拿起书看。而赵蕊也不介意,拨拉了下他的腿,“以深哥,你给我让块地方,我要坐下。”

苏清雅眼看着赵蕊坐在自己刚才的地方,喜滋滋的看着湖里的鱼。这一刻,她觉得自己有些多余,于是抬脚向别墅走去。

走了几步就听叶以深抱怨,“你别动来动去,把我的鱼都吓跑了。”

“好好好,我不动,我自己玩手机。”

苏清雅气的快要吐血。

赵蕊一边瞄手机一边看苏清雅气急败坏的身影,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就凭你这样的姿色,也敢来勾引以深哥?

奇怪,怎么以深哥的口味越来越差了,上次那个姓夏的好歹长得很漂亮啊,干干净净,清清秀秀。

赵蕊是个坐不住的性格,但是有叶以深在旁边,她竟也安静的待了两个多小时。

天色渐暗。叶以深收拾鱼竿,开玩笑道,“你看,你一来鱼都不上钩了,都是你把鱼吓跑了。”

“赶明儿我请你去钓鱼,我爸买了一个大水库,环境很好,很适合钓鱼,”

叶以深收着鱼线说,“就算去,我也和你哥去,你去就不是钓鱼的。”

赵蕊“嘁”一声。“太小看人了。”

两人说着话向别墅的方向走,赵蕊笑眯眯的问,“以深哥,上次那个夏姐姐呢?你和她分手了?”

叶以深脚步未停,眼眸却冷了几分,“小孩子不要问大人的事儿。”

“我才不是小孩子,”赵蕊忿忿道,“我就是好奇嘛,你很少带女伴出席正式场合,我还以为她是你正式的女朋友。”

叶以深瞥了眼三楼那个已经亮起来的窗户,淡淡的说,“没有什么正式不正式。”

在他心中,女朋友由始至终只有那一个人,尽管她背叛了自己。

赵蕊听不出他是什么意思,到底是分了还是没分,却也不敢多问,跟在他旁边慢慢的走。

叶以深突然想起下午在湖边的那个吻,总觉得没有多大意思,没有夏晴天的唇软,甜,让人吻上就有种想要不断探究的快感,可是苏清雅……

说不来是什么感觉,按说她是自己一直想着的女人,怎么觉得和印象里不大一样。

晚上吃饭。

赵蕊直接一屁股坐在叶以深的身边。往常,那是苏清雅的位置。

看苏清雅盯着自己,赵蕊翻了个白眼,径直问,“你看着我干什么?有意见吗?”

“没什么,”苏清雅浅笑,“觉得你很漂亮就多看几眼。”

“谢谢你的赞美。”赵蕊终于说了句有礼貌的话。

苏清雅在她的对面坐下,脸上始终带着笑容,她是个善良大度的女人,怎么能对叶以深的小妹妹生气呢?绝对不行,她要忍!

叶以深完全没有闻到两个女人的火药味,对赵蕊说道。“不是要吃松鼠桂鱼吗?快吃,吃了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她来到叶家后就直接让赵家的车回去了,他可不想留这个女人。

“以深哥,你送我回去嘛。”赵蕊拉着他的胳膊撒娇,卖萌道,“人家这么久才见你这么一次。”

叶以深被她摇的头疼,“行行,我送你回去,你快点吃。”

小伎俩得逞,赵蕊心满意足的吃饭,夹了一块鱼肉连声赞美,笑眯眯的说道,“以深哥,你们家厨子手艺太好了,比我们家的强多了,我以后要多来你家蹭饭吃。”

“少找借口了,好好读书才是眼下你要做的事情。”叶以深若是不懂她那点小心思就不是叶以深了。

“知道了,你怎么和大哥说一样的话。”

苏清雅吃着饭听着两人的交谈,心里很不是滋味。

饭毕,叶以深依言送赵蕊回家,苏清雅穿上特意买的半透明丝质睡衣,在阳台上等啊等,都到深夜十二点了却还不见叶以深回来,想着以后有的是时间。便脱了战袍挂在衣橱里,上床睡觉。

叶以深送赵蕊回家,却被赵家大公子赵峰硬是拉去了酒吧喝酒。因为夏晴天的事情,他心里总隐隐的不快,喝酒也没有节制。

赵峰看朋友不大对劲,一句话也不说就是喝酒,推了怀中的陪酒女,关切地问,“以深,你有心事吗?看你的表情不对劲啊!”

“没有!!!”叶以深盯着酒杯里的透明液体,淡淡的说。

赵峰能相信他就见鬼了,“还嘴硬。说说什么事,没准我能帮上忙。”

“真没事儿,”叶以深很少和兄弟朋友讲感情生活,这是自己的私事。

赵峰撬不开他的嘴,只能陪着他喝酒,“来来,喝酒,喝醉了就什么烦恼没有了。”

几瓶酒水下肚醉意上头,叶以深站都站不稳,赵峰便安排了酒吧上的客房。

一晚上,叶以深梦中全是白依灵的身影,哭的笑的还有床上的。可渐渐的,又变成了夏晴天,以至于到最后,他都不知道梦里的人是白依灵还是夏晴天。

翌日。

天空下起了淅淅沥沥的秋雨,远处金色的银杏树叶被雨打落了一地,像是在青绿的草坪上扑了厚厚的地毯。

苏清雅化了个淡淡的妆,穿上新买的裙装下楼吃饭,在餐厅没有看到叶以深的身影,以为他昨夜醉酒还没有醒,心思一转,又上楼。

门紧锁着,苏清雅思索片刻抬手敲门。

“以深。起床了吗?”她柔声问。

没有人应答。

苏清雅又敲了几下,还是没有人,她扭动门把,门开了。眼底露出窃喜,正要推门进入,身后王管家的声音响起。

“苏小姐,您是找少爷吗?”

苏清雅咬咬牙,撇撇嘴,再转身时已经满脸的微笑,“我看以深没有下楼吃饭,怕他身体不舒服,上来看看。”

王管家很客气。眼中却带着疏离和审视,“少爷昨夜没有回来,苏小姐不用等了,自己用餐吧。”

苏清雅怔住,“没有回来?”

“是啊,不过少爷和赵家兄妹关系深厚,在赵家留宿也很正常,苏小姐不用担心。”

“哦,好的。”

苏清雅心头像是扎了根刺,留宿?是和赵蕊一起吗?

应该不会吧,叶以深好像把这个赵蕊只当作妹妹啊。

“苏小姐,还有一件事我要嘱咐一下。”王管家叫住心思烦乱的苏清雅。

“什么?”

王管家正色道。“少爷不在的时候,不允许外人随意进他的房间,还请苏清雅小姐谨记这一点。”

他的语气很温和,苏清雅却被那个“外人”刺了一下,好像他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不由的赌气问,“那请问夏晴天可以进去吗?”

王管家微笑,“当然,她是我们叶家的少夫人啊!”

苏清雅气急,深深的看了这个看似忠厚实则精明的老头一眼,拂袖离开。

外人?!

这只是一时的,等我成了这里的女主人,我看你还敢这样说。

王管家走到夏晴天的房门前站了会,叹口气,这个女主人,外面的女人都恨不得把少爷瓜分了,她却还如此静得下心来,每天看书学习。

自从那天夏晴天犯了一次浑差点跳楼后,整个人平静了许多,也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事情,每天吃饭睡觉读书,困了就窝在阳台晒晒太阳,没太阳就吹吹风,小日子过的很是清闲。

没有人身自由。但是她的心是自由的。没有叶以深的骚扰,这段时间反而成了她来到叶家最敞快的。

为了尽快爬上叶以深的床,苏清雅可是下足了功夫,化妆买新衣服,为的就是让叶以深多关注她,却不想有时也会适合其反。

这天晚上,叶以深满身疲倦的回到叶家,今天视察了一天分公司,他很累。

苏清雅端了一杯茶喂到他嘴边,叶以深就着她的手喝了一口,闭着眼睛休息,突然开口说。“你喷香水了?”

苏清雅欢喜的点点头,凑上前去,“嗯,以深,你闻闻,好闻吗?!”

叶以深没有睁眼睛,皱了皱眉头,“我不喜欢香水味,以后不要喷了。”

苏清雅脸上的笑僵住,咬住了下唇,有些尴尬,半响才说,“知道了。”

叶以深察觉到她的失落,本想安慰几句,却累的抬不起手,想了想,也懒得开口,气氛尴尬的沉默。

他突然想起好多天没有见到的那个女人,她身上好像从来没有乱七八糟的香水味,却有种特有的女人香,很好闻,也总能勾起他最原始欲望。

想到此,他的腹部窜起一股火苗,夏晴天……好久没有碰她了,突然很想她柔若无骨的身躯,还有愤怒却难以抑制的娇羞。

“少爷,该吃晚饭了。”王管家过来说道。

叶以深突然起身走向楼梯的方向,摇了摇头,“累了,不吃了。”

王管家只好道,“那……我等会儿给您送宵夜。”

“再说吧。”叶以深语气中透着困意,却没有人知道,他现在脑海中全是夏晴天雪白的叫去。

都说暖饱思淫欲,为什么他又累又饿却还是这么“思”?

一路来到许久没有光临的卧室,用力的拍门,“啪啪啪”,声音很大,完全不像一个疲惫的人。

正在房间看书的夏晴天吓了一跳,这不是送饭的敲门声,王管家从来不会这么大声的敲门。

那只有一个可能,叶以深。

“夏晴天,开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