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情不自禁爱上你/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当真见过?”叶以深凝眉问。

“当然见过,”她冷笑接着说,“后来叶星悦便告诉我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还认定我就是那晚的女人,我就顺水推舟,说我就是那个女人。”

“你这个贱人!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叶以深怒声骂道。

“能进入叶家,还能成为你的救命恩人,这么好的事情我为什么不做?”苏清雅说的很直白,听到叶以深直冒火。

“后来……你对我那么好,那么温柔,”苏清雅眼中浮现一种别样的温柔,她想起了那些曾经两人相处的时光,他对她百般疼爱,现在想来就如同一场梦,“是个女人都会被你感动,我就情不自禁的爱上你了。”

叶以深听到这里,脸上的怒意减少了许多。

苏清雅眼眶一热,眼泪涌了出来,可是她没有管,接着说,“你是晴天的丈夫,我知道自己这样做很不对,很想离开这里,不过这个时侯叶星悦找到了我……他说……”

“他说什么?”叶以深的声音似乎已经没有那么冷了。

“他说,他喜欢上晴天了,而你对晴天又不好,所以想带晴天离开,让我帮帮他。”

苏清雅的这句话似乎在叶以深的意料之内,他的眼眸只是暗沉了几分,只是夏薇薇却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她没想到叶家还有这样的秘闻。

“我当时内心非常纠结,就告诉他我并不是救你的那个人,他也很惊讶,沉默了许久……”

“你是说,叶星悦也知道你是假的?”叶以深突然觉得,自己又被背叛了一次。

“对。”苏清雅点点头,因为这是真的,“最后他说,他不会揭穿这件事。希望我继续假装下去,爱上你,让你和晴天离婚,这样他就能名正言顺的带走晴天,却没想到,晴天根本就没有同意。”

到这一刻,苏清雅不想再陷害夏晴天,她真的只剩下她了。

叶以深压抑着心中的怒气,青筋毕露。

“我当时是真的爱上你了,所以就答应了叶星悦,”苏清雅抹了抹眼泪,哽咽的说,“以深。我做这一切都是因为爱你,我想和你在一起,如果不是因为如此,我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苏清雅一边哭一边说,“我从小孤寂,从未享受过一个男人如此的柔情,你对我越好我就越弥足深陷,我也知道这件事肯定会有被拆穿的一天,但是我不敢告诉你真相,我盼望着你爱上我,不是因为我救过你,而是你真的爱上我这个人……”

叶以深冷淡的说,“苏清雅。建立在谎言上的感情从来就不会牢固。你今天说这些,只会让我觉得你更加令人恶心,我叶以深不需要这样的爱情。”

他的话让苏清雅浑身发冷,忍不住问道,“难道这么久的相处,你对我所有爱,都是因为那一晚,而不是我本身?”

“是。”

苏清雅脚下不稳颤了两下,幸好扶着旁边的沙发靠背才没有瘫软下去,“叶以深,你的心真狠。”

叶以深没有说话。

苏清雅深吸几口气,松开沙发站直身子,似乎接受了这个事情,淡声道,“事已至此,我也无话可说,你说吧,想怎么处置我。”

叶以深又变成了那个杀伐果断,不留任何情面的魔鬼,冷酷的说,“苏清雅,不要怪我狠心,实在是你做的事情已经超过了我的底线。我说过,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总不能是说说而已。”

苏清雅双脚发软,心底升起一股惧意。“你想怎么样?”

叶以深抬起她的脸,冷冷一笑,“你的心坏透了,也只有这张脸勉强能看的下去,这样吧,我有个朋友是做皮肉生意的,你去那里待上半年,没准我的气消了,就把你放出来。”

“什么?”苏清雅瞪大了眼睛,浑身哆嗦道,“你居然……居然让我去……去……”

“放心,我会好好交待我朋友,让他们对你好一点,不要接那么多客,免得我的气还没有消,你就丢了小命。”

苏清雅是彻底害怕,“噗通”跪在地上,拉着他的裤脚哀求,“我错了,求你不要把我丢到那种地方,我求求你,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要去那种地方,我求求你了……”

女孩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的泪珠,叶以深却没有一点同情,脚一抬,将她踢到一旁。

“叶少爷,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你放过我吧……”苏清雅不断的祈求。

叶以深置若罔闻,似乎下定了决心,冲外面大喊,“方毅!”

苏清雅吓得浑身发抖,一双含泪的眼眸突然看向另一个人,带着凌厉和狠决,夏薇薇抖了两下,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在方毅还没有进来的时侯,忙对叶以深说,“叶先生,我想说几句。”

面对夏薇薇,叶以深的态度缓和了许多,“你说。”

夏薇薇吸口气说,“虽然苏清雅有错,但是她是个女孩子,进了那种地方这一辈子就算是毁了,她还那么年轻,这个惩罚实在是太重了,不如……”她顿了顿,虽然她巴不得让苏清雅去死,但是此时此刻,她只能让她平安。否则自己就要遭殃,她继续说,“你就绕了她这一次吧,她也是因为对你的感情才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没有造成多么大的损失,算了吧。”

叶以深讶然,他没想到这个曾经看似娇蛮的大小姐居然转性了,竟替苏清雅求情。

“你不计较她假冒你的名义?”

“没关系,现在事情不是都清楚了嘛,”夏薇薇假惺惺的说。

叶以深陷入沉思,他实在不想饶恕苏清雅,但求情的是夏薇薇,自己又欠她良多。想了想最后说,“苏清雅,今天我看在夏薇薇的面子上放过你,现在带着你所有的东西滚出叶家,这辈子都别让我看到你。”

苏清雅顿时松口气,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她默默的从地上爬起来,深深的看了眼叶以深,转身上楼。

“王管家你去盯着,别让她拿了我们叶家的东西。”叶以深故意羞辱道。

“是,少爷。”

苏清雅心中又是一痛,不敢停留,快速上楼。她在这里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了。

短短一个多小时,叶家就发生了这么一桩大事,而另一个人却还在被窝里睡着,什么都不清楚,也不知道自己即将面临什么样的局面。

苏清雅来到叶家的时侯行李不多,而且大都是旧物,第二天她就把不用的东西扔了,如今要走,柜子中除了叶以深给她买的无数华服,就是价值高昂的包包。

苏清雅只拿了两件换洗的衣服,包包也只拿了最常背的那个,最后又装了洗漱用品,其余的一概留下了,所以行李箱很空很轻。

从自己房间出来,她没有再回头看一眼,这里原本就不是她待的地方。

下楼的时侯,她的脚步僵住,抬头看向夏晴天的房间,那扇门还关着,她突然有些后悔,为她对夏晴天做的所有事情。

晴天,我走了,你要保重。

心里默道了这句,苏清雅下楼,她知道叶以深和夏薇薇就站在客厅的地方看她,但是她没有转头。径直朝着门的方向走去。

踏出叶家的那一刻,她浑身一轻,整个人心情都舒畅了许多。自从来到叶家,她被这种欲望所控制,先是求而不得叶星悦,再是各种奢侈的衣服包包,最后又是叶以深的感情,所有这一切蒙住了她的心。

现在,她又孑然一身了,这样,也很好。

叶以深目送苏清雅离开,夏薇薇揪了一早晨的心也终于放下,她笑着说。“叶先生,那我也先走了。”

叶以深把眼神收回来,诧异的看着她说,“不用走了,就在叶家住下吧,我也能好好补偿你。”

夏薇薇欣喜若狂,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这样……合适吗?我来并不是想要补偿的。”

“非常合适,就这么决定了,你安心住下,”叶以深对立在旁边随时候命的王管家说,“给夏小姐准备一间最好的客房,她想要什么都要满足。”

“是,少爷。”王管家离开去安排。

夏薇薇露出笑容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把这里就当作夏家,千万不要客气。”

夏薇薇故意问,“晴天呢?来了这么久怎么没有看到她。”

叶以深淡声道,“她估计还没有起。”

“哦。”

……

眼下,苏清雅最重要的是租房子,要不然今晚只有露宿街头。

她在学校附近找了一天,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房子,天渐渐黑了,她在面馆吃了一碗面,想着今晚先在旅馆将就一晚。

当然,她不敢住贵的,她钱包里的钱不多,平时要买什么东西,叶以深都是直接刷卡,她也不好意思伸手问他要钱。因此钱包仅有的几千块钱,还是上次一夜情的那个男人留给她的。

她不敢乱花,天黑之后,她朝一条偏僻的巷子走的,那里一般都会有便宜的旅店。

小巷子的路灯很暗,也很旧,光线投在地上印出斑驳的影子,那是灯罩的阴影。

苏清雅沉默的走着,看到不远处亮着一个灯牌,上面只简单有两个字:旅馆,她赶紧加快脚步朝那个灯牌走去。

快到的时侯。从那间旅馆里突然出来了几个男子,深秋季节还穿着单薄的衬衣,花花绿绿的,走路也散漫,还未走近,苏清雅就闻到一股浓烈的酒味,接着她听到其中一人醉醺醺的说,“听说那里的妞最好玩,也不贵,今晚兄弟们要好好放松放松。”

苏清雅一听这话,浑身的血液都僵住了,心跳的厉害,她的大脑在飞快的运转。是要转身离开,还是强装淡定继续往前走。

大脑没有给出决定之前,她脚下一移,将自己隐在黑暗中,希望这四个人没有看到她。

几个人越走越近,苏清雅心中的恐惧也越来越大,恨不得闭上眼睛,掩耳盗铃。

然而,人走背运的时侯,就连喝凉水也塞牙缝。而今天,就是苏清雅最背的时侯。

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眼尖看到了她,嘻嘻一笑,迈着八字步走到她跟前,调笑道,“呦,这是谁家小妹妹,在这里干什么?”

苏清雅脑子“嗡”的一下,瞪了他一眼,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用力推开伸过来的一只糙手,抓起行李箱就往刚才来的方向飞快跑去。

“嘿,小妹妹你跑什么?”那人一看来了兴趣立刻追了上去,其余三人看热闹般也追了上去。

苏清雅拼命的跑,风在她耳边呼呼作响,可她还是觉得自己跑的太慢,因为她已然听到身后不断接近的脚步声。

“救命啊。救命啊,”苏清雅大声喊起来,又惊又怕。

可是深秋季节,巷子又偏僻,根本没有多少行人。

饶是她用了吃奶的力气,却还是跑不过几个男人,刺鼻的酒味和脚步声越来越近,她仿佛听到了男子的呼吸声。

马上就要跑出小巷子时,苏清雅的脑袋被一只大手狠狠的从后面拍了一下,她失去平衡猛地向前摔去,“啪!”骨胳和地面相撞,苏清雅疼的差点晕过去,手中的行李箱也飞了出去。刚好落在巷口的路灯下。

“奶奶的,老子又没把你怎么,你跑什么跑?”出手的那个男人气喘吁吁的骂道。

苏清雅连忙从地上爬起来,一边退一边胆怯的望着先后到来的几人,“我……我没有什么钱,我只是个穷学生。”

“那你跑什么?”男子气的骂道,“害得老子差点跑断腿。”

“你们追我就跑,”苏清雅怯懦懦的说,小心的观察着情势,伺机再次逃跑。

又一个男子眼中突然露出淫邪的笑,堵住苏清雅逃跑的路线,贱兮兮的笑道,“哥几个,这娘们长得不错,要不然我们……嘿嘿,那可省不少钱。”

他省去的那几个字是什么,不言而喻。

此话一出,其余三个男人眼中均是一亮,有人应和道,“说的对,还是个大学生,玩起来一定很爽。”

苏清雅吓得手脚冰凉,瞅中一个空隙奋力向近在咫尺的路口冲去,她记得这条街的拐角处就有一个警卫亭。

她使劲了全身力气,直接将那个挡住她的男子撞倒,但刚跑到路边胳膊却被一只粗糙的大手用力抓住。

“救命啊。来人啊,救……”那个命字还没有喊出口,就被另一只手捂住了嘴巴,那人力气很大,直接又将她拉回了昏暗之中。

那一线生机就在眼前,苏清雅奋力向前挣扎,拳打脚踢,上前想要钳制住她的几个人,脸上都或多或少的被她抓出了伤痕。

“啪!”一个响亮而清脆的耳光甩在她的脸上,苏清雅被打得脑袋嗡嗡作响,嘴里有了血的味道,很像是生锈的铁。

动手的那人捂着左脸,恶狠狠道。“臭娘们,敢弄伤老子的脸。”

苏清雅此时心中全是恐惧和怨恨,嘴巴又被人捂着说不了话,只能用眼睛表达自己的情绪。眼看又一个男人上来要抬她的双腿,苏清雅瞅中那人的下半身,一脚狠踢在他的裆间,只听“啊”一声惨叫,男子捂着下半身倒在地上。

其他几人一看这还了得,又上来一人从侧边抱起她的双腿,向小旅馆的方向快速的走,一边走还一边骂骂咧咧,说今晚一定要让她好过之类的。

苏清雅被两个大男人抬着,没有了反抗之力。眼泪哗的掉落,昏暗的路灯在她婆娑的眼光中被分成了好几瓣。

就在绝望之际,忽听一个暗沉的声音在夜空中响起,“站住!”

几个人均是一愣,回头一看,一个高挺的男人跟在身后不到两米的距离,他的脸隐路灯里,身上的那件白衬衣在夜色中异常扎眼。

“少管闲事!”其中一个小流氓骂道,“否则我们和你一起打。”

男子淡淡的笑了,“我劝你们赶紧跑,我刚才报警了,街角的警察马上就过来。”

几个男人互相看了一眼,只迟疑了两三秒。“噗通”将手中的苏清雅扔在地上,快速的消失在了小巷子中。

穿白衬衣的男子赶紧上前扶起苏清雅,小声问,“你能走吗?”

苏清雅被摔得屁股成了好几瓣,疼的直冒汗,却听这声音很熟悉,抬头一看,这不是他吗?

“你……你……”苏清雅结巴了。

男子笑了,“是我,真是巧啊。”

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那晚酒吧碰上的一夜情。

“能走吗?我们要快点离开这里。”男子扶着她站起来。

苏清雅一边跟着他走一边疑惑的问,“你不是报警了吗?”

“没来得及,我骗那几个人的。被他们发现就不好了。”

苏清雅一听,脚下生风反手抓住男人的手腕,也顾不得身上有多疼,撒腿就往路边跑去。

行李箱还安安静静的躺在地上,苏清雅拉起它,站在最明亮的地方喘着气说,“谢谢你救了我。”

“这么客气,先上车再说。”男子抬脚走向路边停着的一辆黑色小轿车。

等苏清雅坐上车,她的一颗心才放下。

“你怎么会碰上这伙人?”男子启动车子随口问道。

“我想找个旅馆住宿,没想到……”苏清雅轻声说,她一说话,嘴角还扯着疼。

男子蹙眉,“女孩子不要住那种小旅馆。不安全。”

苏清雅惨淡的一笑,五个手指印显得格外刺眼,“我钱不多,不敢乱花。”

男子扭头看了她一眼,上次见她,身上穿的衣服价值不菲,怎么现在说没有钱呢?

不过这是别人的隐私,他不想追问太多。

男子取了一包湿巾递给她,“擦一擦。”

“谢谢。”苏清雅接过,打开纸巾包,抽出一张静静的擦拭被打的左脸。

她没有问男子要带她去哪里,要做什么,能从那四个小混混手中逃出来已经是万幸,她本就浮萍,飘到哪里都是一样的。

车子停在一家高级酒店门口,两人进去开了间房,一路都是默默无语,他不知道她的名字,她也不知道他的,纵使刚才她给身份证的时侯,他也没有低头看一眼,似乎他并不关心。

走进明亮温暖的房间,男子温声说,“你先洗个热水澡,我下去买点东西。”

不等苏清雅回答,男子转身便出去了。

苏清雅将行李箱立在墙角。脱了衣服换了脱鞋走进浴室。

温热的水仿佛有安定人心的魔力,苏清雅强撑的那一点勇敢此刻消散全无。她刚才经历了一场噩梦,梦醒了,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小女孩,无父无母无家无靠。

眼泪混合水哗哗流下,害怕和委屈席卷而来,苏清雅抱着自己在浴室哭了起来……

男子买了东西回来,用房卡刷门进来,看到扔在地上的衣物,便知道女人在浴室,而且她好像在……哭。

那哭声可怜之极,像是一只被抛弃的小猫,蜷缩在冬天的墙角。一声声哀叫。

男子无奈的摇摇头,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愿世人的悲伤和苦涩,那些都只能自己承担。

他没有去打扰她,现在哭一哭总比闷在心里默不作声好,他将手中的东西扔在桌子上,从裤兜里摸出一盒烟和打火机,来到窗边的沙发前坐下,将烟默默的点燃。

浴室里的哭声渐渐减弱,直到最后只剩下流水声,在男人的第三根烟快燃尽的时侯,苏清雅裹着浴巾出来了。

他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打开两扇窗户透气,外面清凉的风吹进来,房间里的烟味顿时散去不少。

苏清雅有些局促的站着,她的眼睛已经哭红,白嫩的左脸高高肿起,手印也愈发清晰。

男子拿过刚买的药膏,拍了拍旁边的沙发坐垫,“过来,我给你涂点药。”

苏清雅依言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他身上还有淡淡的烟草味,混着男子身上的气息,莫名的好闻。

叶以深也是抽烟的,但是她却极少见到。

叶以深……这个人她再也不要想起了。

伤透了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