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反击,狠狠的一巴掌/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子把消肿的药膏轻轻的涂抹在她手上的脸上,苏清雅抬眸看他,他的睫毛很长,一双眸子认真又专注,似乎在修补一件极为珍贵的文物,他的鼻子是高挺的,意外的是鼻梁上有一道小小的疤痕,不知是意外,还是小时候调皮留下的,但这完全不影响他的美貌。

最后,苏清雅的目光定在了他的薄唇上,听说男人薄唇就是感情凉薄,他是不是这样苏清雅不得而知,她只知道,男人的唇吻上去的感觉很好。

突然一股冲动涌上心头,苏清雅猛然凑上去亲他的唇……

男子手中的动作停住,眸下一暗,将手中的药膏随意的扔在桌子上,抱住她的浴巾,重重的吻下来。

其实……他知道今天她情绪不稳,本不想做的,但是既然她这么热情,他自然不会拒绝,他是个随性而为的人。

出乎男子的意料,苏清雅今晚格外的热情,她似乎要把心中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出来,所以很配合也很主动。

男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如此痛快淋漓了,以外的那些女人大都是做到一半就体力不济,哭喊着让饶命,这女人到厉害,一直精神饱满的陪他做到了后半夜,后来两人相拥着沉沉睡去。

苏清雅可谓是身心俱疲,所以这一觉她睡到了第二天的下午才醒来。

枕边早已没有了男人的踪迹,毫无意外的,她看到床边的小柜子上放着一叠现金,上面还有一张纸条。拿过一看,字还是那么的苍劲有力,只有简单的七个字:房间开到了明天。

苏清雅的手颓然垂下,嘴角露出一抹苦笑,至少今晚,她有住处了。

空气中还留着欢愉的气息,她木然的望着天花板回想着昨晚的一切,她简直不敢相信昨晚那是自己,是如此的放荡,如此的……豪放。

天呐,她居然和同一个男人做了同样的事情,自己竟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这简直不是自己。

双腿酸疼的似乎不是自己的了。苏清雅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下午三点了,她勉强爬起来,拖着双腿一瘸一拐的走向浴室。

经过镜子时,她随意的瞄了眼,脸上的瘀肿竟然这么快就消失了,只有嘴角的伤口还有一点,可能是……昨晚亲的太疯狂了吧。

她不得不起床,她要去找房子,要去重新找兼职,自从住进叶家后,她就先后辞了所有的工作。现在回头想想,自己真是蠢!

当苏清雅奔波在找房子的路上时,夏晴天的生活也陷入了另一种混乱。

这种混乱是从苏清雅离开的那个中午开始的。

那天中午,她正在房间里看书,却听到了敲门声,以为是王管家来送饭,打开门一看,王管家手里什么都没有,表情也非常的怪异。

“王叔,找我什么事?”夏晴天看他犹犹豫豫的不说话,主动问道。

王管家为难的说,“少夫人,少爷请你去一趟餐厅。”

夏晴天眼睛一亮,惊喜的问,“叶以深允许我出去了?”

“这个……你去了就知道了。”王管家不好说。

“你等会,我换件衣服。”夏晴天脚步轻盈的跑到更衣室,给宽大的纯白长款毛衣上套了件长外套,然后跟着王管家下楼。

一路上她还在美滋滋的想,一定是叶以深突然想通了,想要放自己出来了,所以才让她去餐厅吃饭。

然而,当她看到餐厅的那个女人时,顿时就愣住了。

夏薇薇?她怎么来了?

夏薇薇嫣笑的望着她,只是那笑容却没有到达眼底。只听她笑吟吟的说,“我亲爱的妹妹,好久不见啊。”

夏晴天从僵滞中回过神,疑惑的看着她,“你怎么在这里?”

“叶先生邀请我来叶家做客啊。”夏薇薇的眼中有很明显的骄傲。

夏晴天看向坐在主位面色冷淡的某人,她好像记得,有次他不是冲夏薇薇大吼,让她再也不要出现在叶家吗?

他这是……又在发什么疯?

叶以深回望着她,很平淡的说,“的确是我请夏小姐来的。”

“亲爱的妹妹,你可以去做饭了。”夏薇薇轻描淡写的说。

夏晴天抚着乱成一团乱麻的脑袋,做了个等等的手势说,“等一下,我凭什么要给做饭?”

“因为我很想念你做的饭,在夏家的时侯就是你做不是吗?”

“可是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夏晴天反问。

夏薇薇笑而不语,眼神淡淡的瞥向叶以深,这时他说,“夏小姐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

夏晴天瞪大眼睛,迟疑了半天,噔噔噔走上前,伸手在叶以深的额头试了试,这个动作让男人先是一怔,可听到她的话后却露出了一丝寒意。

“叶以深,你没发烧啊,怎么糊涂了?”

“你才糊涂了,”叶以深很不悦的说,“快去做饭!”

夏晴天指着一桌的美食,“这桌子上的不是饭吗?”

“我吃不惯,而且姐姐许久没有尝到你的手艺了,很想吃。”夏薇薇娇笑的说。

“夏薇薇,”夏晴天叫停她的话,很不客气的说,“第一,别姐姐妹妹的,我没有你这个姐姐,你也没有我这个妹妹,这是我们早就达成的共识,你现在一口一个姐姐妹妹的,我听着恶心。第二,别那样笑,我看着更恶心。”

“你!”夏薇薇顿时发怒,“夏晴天,别给你脸你不要脸。”

“谢谢,你的脸我要不起,而且我自己有脸。”夏晴天很利索的顶回去。

叶以深在一旁听着,心中不由泛起一点点笑意,虽然他知道自己这时笑很不合适,但他就是忍不住。他还以为夏晴天的刺都被他拔完了,原来还有啊。

这样的夏晴天,比对着他的时侯好多了。

“夏晴天!”夏薇薇轻斥一声,拳头早已握起来。

夏晴天懒得去看他,拉开叶以深旁边的椅子大喇喇的坐下,“你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呢?”

“哪句?”叶以深故意问她,她穿的长款毛衣是低领,露出漂亮的锁骨,叶以深突然想起他那天晚上还在她那里咬了一下,现在看去还有浅浅的痕迹。

“就是,她的命令就是你的命令,什么意思?”夏晴天很懵。她到底错过了什么,为什么一觉醒来,她怎么就跟不上这个叶家的脚步了呢?

叶以深神色不明的扫了眼她的锁骨,淡淡的说,“就是表面的意思,你照做就是了。”

“可……这是为什么啊?”

“我说了,夏小姐是我请来的客人,她以后让你做什么你就去做,不要问理由。”

“不可能!”夏晴天断然拒绝。

她当叶以深一个人的女仆就可以了,难道还要成为夏薇薇的保姆?

“不同意?”叶以深挑眉,语气很冷。

夏晴天直率的说,“当然不同意。她和我本来就是死对头,我落在她手中还能有好下场?”

夏薇薇冷笑,“夏晴天,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你得了吧,少在这里假惺惺的演戏。”夏晴天戳穿她的面具,气的夏薇薇直咬牙。

叶以深不管两人之间的恩怨,依旧是那副冰霜脸,“夏晴天,你没有谈条件的资格。”

夏晴天顿时泄了气,“可是,你总该告诉我原因吧。”

“没有原因。”叶以深又是这一句。

夏晴天呆坐了片刻,她脑子还是乱乱的,总觉得这里好像找了些什么,刚要起身向厨房走,她突然想起少了什么。

“清雅呢?她怎么不见了。”

此话一出,餐厅有瞬间的沉默,尤其是叶以深的脸色,比刚才又黑了许多。

夏薇薇不说话,只是垂眸浅笑望着手中的筷子,似乎那上面雕刻了什么精美的花纹。

夏晴天一眼就看出了不对劲,直觉告诉她,苏清雅出事了。

“叶先生,清雅呢?”夏晴天直直的盯着他,表情很严肃。

叶以深冷声说。“她走了。”

夏晴天惊得从椅子上站起来,“走了?去哪里了?为什么要走?”

“她做错了事,自己走的。”叶以深的解释很敷衍,他是个爱面子的大男人,不会当着夏晴天的面说苏清雅骗了他,那夏晴天还不嘲笑死他。

夏薇薇盯够了那只筷子,开始慢慢的转动把玩。

“她做了什么错事?”夏晴天追问。

“你问这么多干什么?”叶以深很不耐烦的说。

夏晴天径直说,“你不是很喜欢她吗?怎么会让她走呢?”

叶以深咬牙切齿的狠盯着夏晴天,半响才磨出几个字,“是我眼瞎了。”

夏晴天愣愣的看着他,这意思……她突然茅塞顿开,明白了什么。指着夏薇薇说,“你厌倦了苏清雅,又看上了夏薇薇,是这个意思吗?”

叶以深凶狠的看着她,他谁都没有看上,只是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见叶以深默认,夏晴天露出一种痛心疾首的表情,“叶以深,你挑女人的眼光真是……一次比一次瞎!”

夏薇薇的脸色极为不好,“夏晴天你说什么?”

“我说的就是表面意思啊,你连普通话都都不懂了吗?”夏晴天从来不怕她,在夏家早练就了一身吵架的本事,要不然她要被夏薇薇和她母亲羞辱死。

夏薇薇心头涌起一股暴虐之气,甩手就是一个巴掌,“啪”的落在夏晴天白嫩的小脸上。她的指甲很尖很长,从娇嫩的脸颊滑过,留下五道细长的血印。

清脆响亮的耳光让餐厅再次安静下来,夏晴天一时间被打蒙了,睁着眼睛没有什么反应。叶以深骤然坐直了身子,眼底浮现一股怒意,用手掰过夏晴天的小脸,看到那五道带血的红印时,怒意更加明显。

他平时就算再憎恶夏晴天,也不曾对她动过手,这个夏薇薇居然敢动手打她?

若是别人,他定是要加倍还过去,他的女人,只能他欺负,奈何对方是……夏薇薇。他只好忍下来。

夏晴天从木讷中回神,反身就要扑过去打她,但是被叶以深眼疾手快的抱住了腰,夏晴天气的飞起一脚,却没有踢到夏薇薇,她眼红的怒声骂道,“夏薇薇,你在夏家还没有欺负够我。还要跑到叶家来欺负我是吗?”

夏薇薇脸上全是讥诮的笑,“我是在替爸爸好好教训你这个没有教养的丫头,让你知道如何和姐姐说话。”

“你放屁!”夏晴天伸手抓桌子上的碗碟想朝她砸,又被叶以深快速的抱住胳膊,“夏薇薇,你想打我很久了吧,少抬爸爸出来。”

王管家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叶家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女人打架的事情,大都是暗地里耍心眼,像这种明火执仗的真少见,他也算是见识了。

“好了!”叶以深一声怒喝,两个暴躁的女人安分了许多。却都用愤怒的眼光盯着彼此。

夏薇薇陡然娇媚的一笑,“叶先生,是你请我留下来了,不过我看你妻子并不愿意,我还是走好了,免得在这里受气。”

叶以深感觉脸上挂不住,忙说,“不用走,这个叶家我说了算,你尽管住下来。”

女人很是矫情的说,“可是我在这里连一顿可口的饭菜都吃不上,还是算了吧。”

叶以深松开怀中的夏晴天,冷声说,“去做饭。”

夏晴天冷眼瞪着他,这个男人从来都不会帮着她,她也不意外,可是她怎么都想不通,他为什么会看上夏薇薇这种人?

“看什么看?还不快去!”叶以深怒喝,尽量不去看夏晴天的脸,心里却在想,该不会留下疤吧。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夏晴天磨磨牙,走进厨房。

夏薇薇冷笑一声,夏晴天。这次你落在我的手中,我还不整死你。

厨房很大,厨娘坐在角落的小板凳上默默抹眼泪,她在叶家做工这么久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委屈。

夏晴天走过去拍拍她的肩膀,“阿姨,别伤心了,我重新做一桌就好了。”

中年阿姨抬起头,看到她脸上的伤,愣了半秒,叹息一声说,“是我厨艺不佳。”

“她不是冲你。是冲着我来的。你歇着吧,我来做。”

“我帮你。”

夏晴天想冲她笑笑,却只坚持了一秒就放弃了,脸实在是太疼了。

两人重新在厨房忙活开,夏晴天小声问厨娘,“阿姨,刚才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厨娘偷偷的瞄了眼外面的餐厅,见外面没有人了,这才说起刚才的事情。

原来,夏薇薇刚在吃饭的时侯百般挑剔,说这个菜太咸,那个菜太淡,她一点都吃不惯,只夹了两口就扔下筷子不动了。

“要知道,那桌菜可是王管家叮嘱我,让我做的精细一点,我哪里敢马虎啊,没想到她就是不满意。”厨娘吐槽道。

叶以深当然不想怠慢她,就问她想吃什么,让厨娘再做,夏薇薇就说好久没有吃夏晴天做的饭了,想让她做,这不,夏晴天就被召唤下来了。

夏晴天麻利的切着手中剥了皮的土豆。听到这里停下菜刀,凑过去小声问厨娘,“阿姨,你知道上午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怎么苏清雅走了,她来了?”

厨娘皱眉想了想,“我也不是很清楚,当时我在做早餐,只是隐隐听到什么欺骗之类的,其余的就不知道了。”

“哦……”夏晴天好看的眉毛也皱起来,欺骗?谁骗谁?

“少夫人,外面那个是你姐姐?她怎么对你下手这么重?都打出血了。”厨娘看她的脸一阵心疼。

夏晴天冷哼一声,凉凉的说。“她啊,是巴不得我死的那种姐姐,出手能不重嘛。”

“那她什么时侯走?我看不是个好伺候的主。”厨娘很担心的问,看了看去,还是少夫人最平易近人。

“哎……”夏晴天叹口气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啊,真不知道叶以深抽什么疯,就算要找女人,也找个好点儿的,怎么会看上夏薇薇,他的品味简直了。”

厨娘一看她吐槽老板,自然不敢附和说什么。只好默默做事。

半个小时后,餐桌上重新换上了几道菜,相比厨娘的手艺,简直太逊色了。

当然,夏晴天是故意的,她没有好心情怎么会做出美味的饭菜呢?

王管家把叶以深和夏薇薇请回餐桌,男主人看到桌上的菜时,眼皮跳了跳。

清炒土豆丝,家常豆腐,西红柿炒鸡蛋,手撕包菜,香菇青菜。唯一的荤菜是青椒回锅肉。

夏晴天面无表情站在旁边,叶以深想要说几句,看到她肿成面包半边脸,把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夏薇薇明显很不爽,嘲讽道,“夏晴天,你是故意的吧。”

夏晴天摊摊手,“我就会做这些。”

“你胡说!”

叶以深没有说话,她当然在胡说,她做饭是什么实力,他还是清楚的。

夏晴天淡漠的望着夏薇薇,“厨房里就剩这些食材了。你想吃就吃,不想吃就饿着。”

“你……”夏薇薇噎住,气呼呼的瞪着她,“叶先生,你们叶家就是用这些菜待客的?”

叶以深脑袋有些疼,略显不耐烦的对王管家说,“你去看看,还有没有其它食材。”

“是,少爷。”

每天厨房有什么食材,王管家心里跟明镜似的,不去看就知道,但是他还是像模像样的进去转了一圈。打开三开门的冰箱,无视里面新鲜的鳕鱼,鸡肉,大虾等等,出来抱歉的对夏薇薇说,“夏小姐,真是对不起,厨房的确没有多余的食材了,这样吧,您想吃什么,我们下午立刻去准备,晚上一定让您满意。”

夏薇薇不知他说话的真假,但老管家说话了,她也不能太放肆,只好道,“好吧,暂且凑合一顿吧。”

叶以深用目光看了眼身边椅子,淡淡的说,“坐。”

虽然他没有指名道姓,但王管家还不至于糊涂到少爷让自己入座,那他说的就是这个餐厅另一个站着的人了。

而此时,夏晴天的精神全在夏薇薇身上,根本没有听到叶以深说什么,还是王管家拽了一下她的袖子。示意她快坐下吃饭。

夏晴天诧异的指了指自己,王管家点点头,她又看了看叶以深,见他神态自若的吃饭,迟疑了半秒,她拉开椅子坐下,也不管夏薇薇是什么表情,自顾自添了碗饭,埋头就吃。

她刚才炒菜的时侯就差点饿死。

虽然做的是家常菜,也很清淡,但夏晴天的手艺很不错,吃出来别有一番滋味。

至此。一场和午饭有关的闹剧落下帷幕。

任谁都看的出来,夏薇薇是在针对夏晴天,所以她以后的日子一定不好过。

回到自己房间,夏晴天看着镜子中快要肿成猪头的脸,忿忿不平,这个女人,存心是把指甲留那么长吧,就是为了给自己这一巴掌。

王管家敲门而入,手里还拿着一小瓶药膏,“少夫人,这是少爷让我送来的,您快抹点。”

“谢谢王叔。”夏晴天感激的说。

王管家语重心长的说,“少夫人,你以后不要和夏小姐对着干,对你没有什么好处,能忍则忍吧。”

夏晴天忙问,“王叔,上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件事你还是不要问了,少爷吩咐过,谁也不能说,总之你记住我有忠告,别去招惹夏小姐。”

夏晴天郁闷,“我也不想招惹她,可是她要来招惹我啊,我就是躲也躲不掉。”

“那你就忍忍,忍字头上一把刀,你要是忍不住,吃亏的是自己,少爷现在……”王管家顿了顿说,“你们要是起了冲突,少爷肯定是不会帮着你说话的。”

“叶以深不帮我太正常,他从来就没有帮过我,只是……”夏晴天一头雾水,只是他为什么要帮夏薇薇?

看来在叶家她是问不出什么了,还是等儿给苏清雅打电话问问,她一定知道内幕。

王管家换了个话题,“少夫人,少爷还没有解除你的禁闭,所以你除了厨房和这里,您哪里都去不了。”

“你的意思是,今天晚上我还要做饭?”

“的确如此。”

“我就知道,夏薇薇不会轻易放过我。”夏晴天恨恨的说。

若是苏清雅如此对她,她会觉得伤心难过,但这人换成了夏薇薇,她只有愤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