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怀疑,叶以深的新宠/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管家离开后,夏晴天赶紧去给苏清雅打电话,她迫切的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连打了好几个电话,对方都是关机。

她有些担心,苏清雅该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叶以深送来的药果然不错,夏晴天涂上没有多久,就感觉冰冰凉凉的,痛感减少了许多。

傍晚时分,王管家上来喊夏晴天去做饭。

路过客厅的时侯,她和夏薇薇狭路相逢。

她听从王管家的话,不愿招惹坐在沙发上吃水果的夏薇薇,但对方似乎并不是这么想的,淡淡的呵斥喊了一声,“站住。”

夏晴天没有看她,劲直向厨房的方向走,夏薇薇怒了,“夏晴天,我让你站住你听到没有?”

王管家怕夏晴天倔强不肯听,到头来吃亏的还是她,忙拉住她的胳膊,夏晴天无奈只好站住,双手抱在胸前冷淡望着夏薇薇。

“王管家,我有几句话和我妹妹单独说。”

“好的。你们聊。”

客厅只剩下两人,夏薇薇噗的笑了,一边翘着自己的鲜红指甲,一边讥笑道,“夏晴天,没有想到吧,你也会落到我的手中。”

夏晴天的表情很平淡,“苏清雅呢?是你把她赶走了?”

“当然不是我,是她自己自作自受,叶以深让她离开了而已。”

“夏薇薇,直截了当的说吧,你来叶家干什么?”夏晴天直截了当的问。

夏薇薇笑的很阴险,“当然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你脑子进水了吧,叶家怎么会有你的东西?”夏晴天讽刺道。

夏薇薇脸色一变,“是你抢走了原本属于我的一切,如果不是你来到夏家,嫁给叶以深的就是我!”

“疯子!”

“随你怎么骂,现在还不是我说了算?”夏薇薇的表情愈发猖狂,“就算你是叶以深的妻子又怎么样?还不是要给我乖乖做饭?还不是被我打?”

夏晴天冷冷的盯着她不说话,仿佛她真的是个疯子。

“夏晴天,你永远都低我一等,不管是在夏家还是叶家。”

“无聊!”夏晴天不想再听下去,转身要走,却她喝住。

“站住!我让你走了吗?”夏薇薇嚣张的喊道。

夏晴天咬咬牙,咽下脱口而出脏话,尽量语气平静的说,“夏大小姐,你不是钦点我去做饭吗?我难道要在这里做饭?”

夏薇薇走近她,用威胁的语气说,“夏晴天,你最好识相点自己离开叶家,不要让我逼着你走,我怕你这张小脸承受不住我的巴掌。”

夏晴天冷笑,“其实,我原本就是想着离开叶家的,但是你现在这么说,我又不想走了。有本事,你把我轰出啊。”

夏晴天用话激她,她要是能走,早就离开这个地狱了。

“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夏小姐,你何时给我吃过敬酒?”夏晴天看了眼外面的天色,淡笑,“你自己玩吧,我不奉陪了。”

说完转身走人,徒留夏薇薇盯着她的背影生暗气,手中小橘子都捏碎流出了橘汁。

夏晴天,既然你这么不识趣,那我就不客气了。

为了避免夏薇薇再次找麻烦。晚上夏晴天稍微上了点心,做的还算丰盛。

叶以深下班换了便装,来到餐厅,先是在厨房门口瞅了一眼,见夏晴天在里面忙碌,露出的左脸消肿了,眉眼间的神色舒缓了许多,这才移步到餐厅。

吃饭依旧很沉默,只听到的碗筷相碰的声音。

夏薇薇似乎想起了什么,温柔缱绻的对叶以深说,“以深,明天是周末。你有空吗?”

她的一声“以深”让夏晴天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有事?”叶以深态度很温和。

“好久逛街了,你陪我去嘛。”夏薇薇长的有几分姿色,说这话时又带着娇俏,到没有那么讨厌。

叶以深本能的拒绝,“真不巧,明天我有个很重要的视频会议要开。”

夏薇薇似乎很失落的“哦”了下,戳着碗中粒粒分明的米饭说,“那算了,我自己去吧。”

叶以深神色微变,从钱夹里掏出一张银行卡给她,“想买什么尽管买。”

“这个……我有钱。”夏薇薇推辞道,眼睛却灼灼的盯着那张卡。

“拿着吧,给女人买单是应该的。”叶以深淡声说。

夏晴天听到这话不屑的撇撇嘴,他对自己可从没有这么大方。

“那就谢谢啦。”夏薇薇很迅速的将卡收入自己怀中,生怕叶以深反悔又拿回去,她瞅了眼默默吃饭的夏晴天说,对叶以深笑道,“我一个人逛街太无聊了,反正晴天也闲着,让她陪我一起去吧。”

“我忙着。”夏晴天一听就没有好事,立刻拒绝。

“你能有什么事?”夏薇薇的语气很轻蔑。

“我要看书。”

“耽搁你一天时间而已,叶先生,你说呢?”夏薇薇把话头抛给了叶以深。

叶以深开口,“如果你缺一个提包的,我给你派两个保镖。”

“不用,”夏薇薇笑吟吟的说,“我买的都是女孩子的东西,晴天在旁边还能给个意见,保镖都是男的,多尴尬。”

“那好吧,”叶以深想想也是,对脸色很冷的夏晴天说,“你明天陪她去。”

“不去!”夏晴天赌气道。

叶以深的表情很快就变了,很少有人敢这么直接的反对他,“夏晴天,再把那两个字说一遍。”

“我……”夏晴天对上他凌厉的眸子,想起王管家的话,忿忿的说,“好,去就去。”

“那明天就麻烦晴天啦。”夏薇薇笑的像一只狐狸。

叶以深听出了话中的深意,却假装没有听懂,他要还夏薇薇的情分,她的要求当然都会答应。

他是个不喜欢欠人情分的人。

周末,难得的秋高气爽。

夏晴天知道今天是艰苦的一天,特意找了一双平底的运动鞋穿上。

司机把两人放在最高档的购物广场,夏晴天原以为伺候夏薇薇一人就可以了,没想到在商场的大厅看到了陈晓芬。

她诧异之极,难道……这两人约好了?

很快。她的想法被证实。

“妈妈。”夏薇薇欢呼的跑过去,亲热的挽起陈晓芬的胳膊。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陈晓芬满脸笑意的看着女儿。

“怎么会?走,今天想买什么,我请客。千万别给我省钱。”夏薇薇拍着没有几两肉的胸膛说。

陈晓芬看到她身后的夏晴天,冷嘲热讽道,“哼!别以为嫁到豪门就变成凤凰了,野鸡永远是野鸡。”

夏晴天冷漠的没有说话,她不想和这两个女人在大庭广众下争吵。

“妈,她今天是我们的小跟班,你随便使唤。”

“她这种人也只配这种角色,”陈晓芬高傲的转头。和女儿相携的上电梯。

夏薇薇一踏进装修奢华高贵的名牌女装店,就眼花缭乱了,夏家虽然也不穷,但那点资本无法让夏薇薇挥霍,现在抓住机会了,她可不得潇洒一把。

夏薇薇和陈晓芬心中舒畅的试衣服,稍微看的上眼,也不看价格是多少,直接刷卡,接着手提袋就落在夏晴天的手中。

短短一个小时,夏晴天手中已经提了五个袋子,而且看两人的劲头。这场奢侈之旅菜刚刚开始。

夏晴天有些好奇,叶以深给的那张卡到底有多钱。

衣服买了十多件,件件都是五位数,有夏薇薇的,也有陈晓芬的,似乎买够了衣服,两人又开始买鞋。

在一家夏晴天从来不敢进的女鞋店,夏薇薇看上了一双镶钻的水晶鞋,银白色的鞋面,透明的鞋跟,还有那一颗颗闪闪发光的小钻石,只要看一眼。每个女人都会喜欢。

“我要这双,37码。”夏薇薇直直的盯着那双鞋,眼中全是喜悦。

导购员笑着说,“对不起,这双鞋已经被客人预订了。”

“我加钱,”夏薇薇一副暴发户的口气。

“对不起,这个真不行,要不您看看其它的,我们还有很多新款。”导购笑的很温柔。

夏薇薇脾气上来了,“我就喜欢这一双,难道你们只有一双吗?”

“这是限量版,只有一双。”

“那我试试总可以吧。”夏薇薇退而求其次。

导购很为难,“这个……”那位大小姐可不是好惹的,而且她最不喜欢别人碰她的东西。

“试试而已,”说着,夏薇薇直接拿起那双鞋子,导购想拦又不敢。

夏薇薇坐在软榻上,将鞋子给夏晴天,“你来帮我试。”

夏晴天心中憋火,“我双手占着。”

“那就把袋子都放下。”夏薇薇存心让她难堪,自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

夏晴天直直的站着不动,陈晓芬冷笑,“本来就是丫鬟命,还不快点。小心薇薇告诉叶先生,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夏晴天只觉的心里那股火快要喷涌而出,但王叔说的对,忍字头上一把刀,她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愤懑,将十多个手提袋随意扔在地上,屈膝蹲下给夏薇薇穿鞋。

导购在一旁看着这架势,一句话都不敢说。

水晶鞋虽是37码,但版型偏瘦,夏薇薇穿上稍微有些紧,一只鞋刚上脚,店里进来一个穿着纯白色貂皮小坎肩的女人。

“我的鞋子回来了吗?”她没有留意店中的情况,而是直接问导购。

导购一看是她,心中直呼简直怕什么来什么,挤出一丝笑容说,“赵小姐,鞋子回来了。”

“给我包起来。”

夏晴天正要给她穿第二只鞋,忽听这个声音有些耳熟,抬头一看,哈,赵蕊?

她脑海中冒出的第一句话就是,有好戏看了。

导购为难的把目光投向正在试鞋的某人,为难的说,“赵小姐,这位女士也喜欢这双鞋,说想试试。”

正在低头玩手机的赵蕊抬头,脸色很不悦,“我的规矩你不懂吗?”

导购快要哭了,“我知道,可是这位女士非要试,我挡不住啊。”

赵蕊是这家店的VIP,导购也知道她的家世,自然不敢招惹她。

赵蕊冷哼一声,目光冷扫了夏薇薇一行人,视线落在她的鞋子上,生气的说。“这是我的鞋子。”

若是平时夏薇薇是不敢放肆的,可现在有叶以深当靠山,她胆子也大了许多,直视赵蕊的眼睛,“这双鞋子还在货架上,那就代表不是你的,我为什么不能买。”

“我提前一周就交了全款,你说是不是我的?”

“这双鞋子多钱?我双倍加钱买了。”

赵蕊愣住,她定眼看了看夏薇薇,以前在各种名媛聚会中没有见过这号人啊,从哪里冒出来的?

要知道,赵蕊可不是普通有钱人的女儿,而是世家出身,认识的名媛非富即贵。

突然,她看到蹲在地上垂着脑袋的女人,这人倒是好像在哪里见过。

“你把脸抬起来。”赵蕊颇感好奇的说。

夏晴天本想当个小透明,但奈何赵蕊的记性太好,只好站起来,淡笑的说,“赵小姐,好久不见。”

赵蕊诧异,“居然是你?”

“是我啊。”夏晴天没有任何不适。

“你不是……”赵蕊想起上次去叶家就没有看到她,当时想着她被叶以深甩了,现在看这情景。怎么觉得,她像这个刁蛮女人的小跟班。

陈晓芬和夏薇薇没有想到这两人认识,也均是一愣。

“就算你被甩了,也不至于沦落到这种地步吧。”赵蕊问。

夏晴天耸耸肩,“我得罪了人,被逼的。”

“你得罪了谁?”赵蕊很好奇的问。

“你觉得呢?”

赵蕊是个很聪明的小姑娘,瞬间就想通了什么,叶以深很少带女伴出席晚宴,能带她就说明她不一样,但又这么快被甩,很明显她得罪了叶以深。

于是上前一步小声问夏晴天,“这女人是我以深哥的新宠?”

夏晴天笑着点点头。

“靠!”小姑娘难得骂人。又看了眼夏薇薇,语气很是鄙夷,“什么臭眼光,一次比一次差。”

夏晴天差点笑出声,这大小姐很直率,很有趣。

夏薇薇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赵蕊在骂她,怒声道,“你说谁呢?”

“反正没说你,”赵蕊的眼珠子滴溜溜转,一改刚才的态度,“你刚才说要双倍买这双鞋?”

“没错。”话已出口,再改未免太丢脸。

“好吧,既然你喜欢就给你,这双鞋我订的时侯18万,钱已经交了,你现在给我36万,我们银货两讫。”

此话一出,其他人都震惊了,36万?一双鞋?

夏薇薇脸色微变,“你说这双鞋18万?”

“不信?你问导购。”赵蕊双手抱在胸前,一副看好戏的神色,反正她也不是非要这双鞋不可,而且已经被夏薇薇穿过了,她怕染上脚气。

导购上前解释,“18万还是打过折扣的,这鞋子上面的钻石每一颗都要一万,再加上出自著名设计师之手,当然价值不菲。”

夏薇薇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早知道不说那种大话了,36万,她能买好多双好鞋。

“快点,我还有事情没有时间陪你在这耗。”赵蕊催促她。

夏薇薇咬咬牙,拿出卡给导购。

“那18万存在我的名头下,我有空再来挑鞋。”赵蕊很潇洒的吩咐导购。

一下子多了18万的销售额,导购员乐的直笑,连忙点头称是。

等刷了卡,赵蕊还不忘补一刀,“现在看这双鞋,也没有多好看。”

此时,夏薇薇和陈晓芬的脸色都非常不好。

赵蕊临走前,又转过身对夏晴天说,“其实我还挺喜欢你的,要不你和我哥处处看,他人不错。”

夏晴天忙摆手,“赵小姐放过我吧,我高攀不起。”

“好吧,那我先走了,拜拜。”赵蕊刚一出鞋店,就掏出手机给叶以深打电话。

那边,叶以深正盯着手机上36万的短信皱眉,她买了什么居然这么贵?

叶以深不是小气的男人,但也不是冤大头,他还从未见过花钱如此没有节制的女人,不到半天时间,50万已经出去了。

接起电话,叶以深揉着眉心说,“小蕊,什么事。”

“多谢以深哥哥白送给我18万啊。”赵蕊笑的很开心。

“什么意思?”

赵蕊简单讲述了下鞋店的事情,最后说,“以深哥,你的品味怎么越来越差了,那种女人也能入你的眼?”

叶以深无奈,不答反问道,“你怎么知道那女的和我认识?”

“我看到夏晴天了呀,以深哥,你既然不喜欢夏晴天了,怎么还不让她走,还让她干那种事?”

叶以深的眸子暗沉了下来,“她干什么了?”

“蹲在地上给你的新宠穿鞋啊,以深哥,虽然我嫉妒她长得比我漂亮,但这件事未免太过分了……”

赵蕊后面还说了什么,叶以深一个字都没有听清楚,只觉的心里升起一股无名火,烧的他难受。

她给夏薇薇穿鞋?

她给自己都还没有穿过鞋!

叶以深越想越生气,拿起桌上的烟盒,点燃了一支烟。

商场里。

夏薇薇狠狠的盯着夏晴天,“你和她认识?”

“认识。”

“她刚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夏晴天装糊涂,“哪句话?”

“就是……眼光!”夏薇薇咬牙切齿的说。

夏晴天倒是很坦然,“哦,她和叶以深认识,见过叶以深的历届女友。”

什么意思不言而喻,夏薇薇的脸色愈发难看,她没有想到那小姑娘认识叶以深,这么看来家世一定不错。

“你现在是不是在幸灾乐祸?”夏薇薇的目光很凶狠,仿佛对方只要说出一个“是”字,她的巴掌就会甩上去。

“没有。”夏晴天就是觉得好笑。

夏薇薇狠瞪她一眼,抓不住什么把柄,只好继续和母亲逛街。

因为刚才花出去一大笔,夏薇薇怕叶以深追究,后面花钱就没有那么爽快了,但还是买了好几双鞋子和几款包。

夏晴天只有两只手,拎着沉甸甸的东西,累的差点趴到在地上。

周围路过的不少人回头看她,赞叹于她手中的这些奢侈品。

最后,母女二人停在一家内衣店门口。陈晓芬冷声说,“你就站在这里,不用跟进来了。”

夏晴天求之不得,看到不远处有排椅子,连忙走过去坐下休息。

这一天,母女二人花了快有一百万了吧。

真是厉害啊。

两人在内衣店待的时间有点长,夏晴天懒得去管她们在买什么东西,而是在想什么时侯向叶以深求求情,赶紧放她去学校。

再有一个多月就期末考了,她可不想挂科。

等了好半天,夏晴天饥肠辘辘的时侯,母女二人带着喜悦的表情终于从内衣店出来了。手里提着两个包装袋,然后她听到了今天最动听的一句话。

“你给司机打电话,让他来接我们。”

“好的好的。”

夏晴天赶紧给司机打电话,她现在非常想念自己的那张床,只想倒在那张大床上睡个两天两夜。

陈晓芬带着女儿的一大堆孝敬,美滋滋的坐车离去,夏薇薇则和夏晴天坐车回叶家。

夏晴天心想,这一天除了累了点,夏薇薇倒还没有找多少麻烦,应该是被赵蕊把气焰打下去了吧。

傍晚,叶家别墅的灯已经亮起来。远远看去如同华丽的城堡。

夏薇薇看着,心中默道,她一定要成为这里的女主人,也只有她配。

回到别墅。

叶以深坐在客厅看财经新闻,脸上看不出来任何不悦,夏薇薇担心他会生气,满脸堆笑的来到他跟前,“以深,我今天买了好多喜欢的衣服,我换给你看啊。”

叶以深笑道,“不用,你喜欢就好了。”

“可是,我花的有点多……”

“还不到一百万,这点钱对我来说是小意思。只要你开心就好。”

夏薇薇一喜,竟然扑上去抱住他的脖子说,“以深,你对我真好。”

叶以深嗅到她身上的香水味,眉头皱起来,不动声色的推开她,表情相比刚才淡漠了很多,“逛了一天累了吧,休息一下马上吃晚饭了。”

“我不累。”夏薇薇转而紧搂着他的胳膊,这个男人如此英俊,身上的味道也非常好闻,她一定要抓住他。

叶以深眼底浮现一丝厌恶。绕过她看去,夏晴天显然是累极了,手扶着楼梯,缓慢的一节节上着台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